69书吧 >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 > V017知道我爱你?

V017知道我爱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017知道我爱你?

    其实从季铭斯的角度而言,他巴不得那个臭小子人间蒸发,一根毛也长不到,那样就没有人跟他抢女人和孩子。舒悫鹉琻

    可如果真这样,黎邀肯定会守着他哭,说不定还做出什么过激的事,那是他绝对不愿意看到的。

    找就找呗,就算那个臭小子三头六臂也没能力从他手里把人抢走,他又何必惹黎邀不高兴,刺激她的情绪。

    说来也憋屈,他堂堂季氏掌门人竟然轮到到受一个腐朽未干的小白脸的白眼,忍气吞声不说,还得做马前足,为他的人生安全保驾护行……

    已经晚上12点,季铭斯派出去的人找了两个小时竟然一点消息也没有。

    周二的住所,诊所,都不见人影,连带周二也一起消失无踪。

    他不由得看看了靠在自己怀里浅浅入睡的黎邀,轻轻地下床,又轻轻地走出房间把门合上,整个过程比做贼还小心。

    只是他关上门的瞬间,黎邀还是睁开了眼,面无表情地望着天花板,久久不动。

    季铭斯觉得那个臭小子虽然人讨人厌,但还不至于这么快就招人绑架啰嗦,又或是惹上什么横祸,问题多半是出在周二这个流氓身上。

    据说两人这两天每天下午都要去医院看林四,林四也不是个简单的东西。

    所以他到了另一个房间关上门,马上就用手机拨通安五的号码,很快便有人接。

    “喂,安五,你家二哥丢了,你不知道吗?”

    “大少什么时候关心起别人丢不丢来了?”

    “少啰嗦,你到底知不知道,有没有线索?”

    “他丢不丢我顾不上,不过,下午有人暗杀林四到是真的,就不知道这两者有没有关系。”

    季铭斯愣了愣:“暗杀?死了没?”

    “没,只怕又得躺一阵子了。”

    季铭斯不耐烦了:“我管他躺一阵子还是躺一辈子,先找人,你不会只顾那个活死人不顾活人吧,好歹他也是你哥。”

    安五轻笑:“大少要我帮忙就明说,何必拿他做借口。”

    “借口你妹,我是在帮你找台阶,总之我们分头找,越快越好,晚了找到一具尸体有你哭的!”

    然后嚓地一声挂了电话。

    电话那头,安五摇头:“到底我是流氓还是他是流氓?”

    辛梓一在旁边恭敬道:“五爷,从本质上而言,他比你更具流氓特性。”

    安五嘴角勾了勾:“找得怎么样了,有消息吗?”

    “没有。”

    “让他们继续找,找不到别回来见我!”

    “是。”

    ——

    季铭斯这边挂了安五电话,又让手下人从医院着手。

    两个大活人总不能凭空消失吧,总得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果然,不一会儿,下手人便报告:根据监控录像显示,周二和新泽少爷两人急急忙忙上车之后便唰地一下开走了,好像是在追赶什么人。

    追赶?

    季铭斯皱眉沉思了一会儿,便让人继续追查车子行踪。

    回到房间,刚一开门,黎邀就扑了过来抓住他的衣服一个劲地摇:“季铭斯,你去哪里了,新泽出事了对不对,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

    季铭斯,看她眼泪珠子大颗大颗往下落,光着脚连鞋也没有穿,眼底全是沉痛,横腰把她从地上抱起往床上走:“不是叫你休息吗,怎么又起来了。”

    黎邀轻微地挣扎:“新泽出事了,我怎么睡得着,你让我去找他,一定要把他找回来,不然我没法向他爸交代的……”

    季铭斯却把她抱得更紧:“胡说什么呢,他跟周二胡闹去了,不会有事的,我一定把他给你找回来还不行吗?别紧张啊,乖,听话。”

    “季铭斯……你一定会找到他,一定不会让他出事的对不对,我少知道你不喜欢他,可这几年,他对我和色色比亲人还亲,他要是出事了,我该怎么办……怎么办……”黎邀靠在他怀里,哭泣得全身抖动起来。

    季铭斯闭眼:“我发誓言!我发誓一定毫发不少地把他找回来可以吗?相信我!别哭,别这样,我看了心痛……”

    黎邀安静下来,靠在他怀里不再说话。

    季铭斯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坐回床上,也没把她放下来,继续搂着她,像抱婴孩一样,轻轻地拍着他的背,却怎么也没能把她哄睡。

    她静静地靠在他情里,睁着眼,目光明亮,直直地盯着某一点,仿佛陷入了自己的世界。

    季铭斯不时亲吻她的额头想要转移她的注意力,可她只是睫毛轻轻地颤了一下,并没有太大反应。

    他又覆在她的耳边轻喊她的名字:“小邀……小邀……不要胡思乱想,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她终于抬头看他,目光淡淡,面色平静地说:“季铭斯,等找到新泽,我就带他回M国好不好?”

    季铭斯抱着她的手一抖,一时没了声,与她对视的眼里全是纠结与复杂。

    这一个两人一直避而不谈的话题,她竟然直接了当,毫无掩饰地说了出来。

    可‘不好’两个字硬生生地卡在喉咙他却吐不出来。

    她伸手环上他的脖子,脸蛋亲昵地靠在他的胸膛,能感受他暖暖的体温和加快节奏的心跳,继续道:“季铭斯,我答应了新泽的爸爸要把尽心尽力照顾新泽和龙氏,我不能失信,我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必须回M国,季铭斯……我知道你爱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但是现在交通这么发达,飞机很快就到了,你可以来M看我们对不对?我们仍然可以经常见面,分不分开没有多大差别对不对?季铭斯……你就答应我吧,我求你了,你这么爱我,一定不会让我左右为难对不对……”

    她平静地说着,声音低弱,但每一个字却是铿锵有力,伴着冰凉的液体,像冰忍一样扎在他的心里。

    他抱着他的胳膊越收越紧,呼吸越来越急促,声音低哑却又抖动地在她头顶响起:“你知道我爱你?”

    “嗯,知道。”她点头。

    是的,她的知道。

    从自他第一次闯进她家里问她洗发水什么牌子以后,他的家,还有顾宅都是同一个牌子,他身上每天都是那种味道。

    她说他和许多男人上过床,他说洗洗就干净了,怎么能洗得干净,只是他不在乎,就像她不在乎一样。

    他哄她,讨好她,因为薄焰无厘头地吃飞醋,甚至大打出手。

    他为了救她,甩下手下人员,只身赶到车库,甚至明明能躲,却还想把手赔给她,如果不是秦冕改变主意,他已没了一只手。

    他还说如果不知道色色是他女儿,他就以为这辈子无儿无女,那是因为他认定了她一个人,而她,知道她再也不能生孩子。

    他这么爱她,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他顿了顿又问:“你知道我舍不得你?”

    “嗯,知道。”她仍旧点头。

    “知道你还要带着女儿一走了之,你就忍心抛下我?”他的语气更加激动起来,带着强烈的愤慨。

    “季铭斯,我……”

    他一口堵上了她的嘴,把她压在身下,吻得也喘不过气才放开她,声音低沉道:“很晚了,休息吧,什么都不要说……”

    “新泽……”

    “我会帮你找到,我保证。”

    ——

    第二日季铭斯的手下在码头找到周二的破车,而车上空无一人。

    大帮人手开始以码头为中心扩散范围四处搜寻。

    而与此同时,安五的人手也赶到,两帮人马海上,陆上合力搜寻,终于在海上飘着的一块浮木上找到了被海水灌得肚子高挺的周二。

    救护人员按了好一会儿,吐了几大口水和两条小鱼,就差做人功呼吸的时候,周二终于要命地咳了几声,重见光明。

    季铭斯收到消息便立刻出门,刚走几步,又转身回来,黎邀的情况她实在不放心,可又不能把她带去,必须只找到周二,新泽仍旧没有半点踪影,他想了想,他只得以妈咪心情不好为由,吩咐小色姑娘时刻守在她身边,讨她开心,这才出门。

    小色姑娘一听妈咪心情不好,就一脸担忧地蹿到她跟前,大眼珠子忽闪忽闪:“妈咪,色色和奶奶学了一只减肥舞,很好看的哟,我跳给你看好不好。”

    也不等黎邀回应,她就肚儿挺挺,屁股翘翘地摆动起来:“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

    黎邀淡淡一笑,朝小色姑娘招手:“色色乖,妈咪没事,妈咪要处理工作,你去陪奶奶好不好?”

    小色姑娘眨眼:“可是高大黑说你心情不好啊?”

    “哪有,那是你爹地想太多了,你看妈咪好好的是不是?听妈咪的话,快去找奶奶玩吧,不会奶奶会寂寞的。”

    小色姑娘抱住她的脖子,在她脸一个劲地蹭:“妈咪……色色也怕你寂寞啊。”

    “有色色在身边,妈咪永远不会寂寞的。去找你奶奶吧。”

    “哦……知道了妈咪。”

    小色姑娘听话地退出了房间。

    黎邀神色淡然地吐了一口气,望向窗外沉默不语。

    ——

    周二被安五安排在离码头最近的一间小屋里,季铭斯赶到时,远在门外就听见周二的咆哮声:“TMD都给老子让开,谁也别挡道,老子要去弄死那个死混球!叫你们让开听到没,听不懂大爷人话,要不要我的猫来给你当翻译,一个二个,猪脑子!”

    季铭斯挠了挠耳朵,抬步走进去,就看见两人挡在周二跟前,而周二挣得脸红脖子粗也过不去。

    季铭斯挥了挥手,那两人便退了出去,周二却又不急着出去了,一屁股坐到坐到床上拍着膝盖骂:“那个混账东西,敢把老子扔海里喂鱼,还好老子福大命大,不然老子做鬼也不放过他!”

    季铭斯只当没听到,不耐烦地问:“那个死小子呢,不是跟你一起吗,哪里去了?”

    周二猛一抬头,木愣地看了季铭斯一眼,再猛地拍膝盖:“坏了,那个女人还白的臭小子多半要被卖了!”

    季铭斯瞪眼:“说人话,不然把家那只肥猫宰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周二委屈地撇了撇嘴,四十五度斜望,陷入了深深地回忆——

    因为他躺了六年的兄弟林四奇迹般地苏醒过来,但由于挺尸挺了太久,语言能力和运动能力都还没能恢复。

    他这个做哥哥的当然要一表爱心咯。

    爱心,当然要爱心营养滋补汤咯。

    爱心营养滋补汤他不会做,当然只有让住在他家里的臭小子做咯,为此他还不惜血本换了一台全新的抽油烟机,那臭小子一感动,就一口答应了,连高档的材料都是那臭小子出钱买的,他只负责拧回家。

    昨天二人老妈子似的伺候林四喝完烫出走医院,无意中发现两个黑衣人越过他们冲过车里,吱地一声车子一溜烟飙走了。

    两人同时揉了揉眼,再深情对视一秒后瞬间反应过来,那一个瘦小的身影不是季二少的小媳妇儿童养媳还能有谁?

    关键是,和她在一起的那个黄毛小子,竟然是顾三身边那个叫怀克的洋鬼子。

    周二的第一反应是:跟着那个黄毛子把顾三和秦冕那个变态挖出来。

    新泽少爷的第一反应是:那个笨蛋怎么会跟那个人在一起,到底怎么回事。

    于是两人头一次空前合拍地上车跟了上去。

    幸好周二年轻时做过流氓追人逃命开车技术有一把手,一路跟到马头也没被人发现。

    天色微暗,童养媳和那个叫怀克的洋鬼子下了车,便四周张望,小心翼翼地上了一艘小船,朝海里驶去。

    周二和新泽少爷再次对视一眼后同时点头,鬼鬼祟祟地偷了一条小船跟上去。

    大概划了大半个小时,就到了岸边的一座小木屋,而童养媳和怀克的船也留在海里随着浪涛一荡一荡。

    两人悄悄把船停下,悄悄爬上岸,再悄悄爬到小屋边,借着门缝往里瞧。

    还没瞧见什么名堂,就听啪地一个耳光响了起来,紧接着是女人嘲讽谩骂的声音:“贱人,怪物,你不是很厉害吗,不是掐我的脖子要杀我吗,连一个废物都杀不了,比废物还废物,果然是猪脑子!真不知道穆少爷养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