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 > V019跟我回去

V019跟我回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019跟我回去

    程冉走了,黎邀就一个人目无神色地坐在角落里。舒悫鹉琻

    好一会儿,直到一只手放到她肩上,她微微一颤抖,抬头一看,季铭斯站在她身后,声音轻柔:“不是说马上就回来嘛,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黎邀急忙起身:“我只是有点担心新泽……快到10点了,拍卖快开始了,我们过去吧。”

    季铭斯点头:“好。”

    整个拍卖场所就像一个若大的表演厅,灯光,舞台,音乐,主持人,以及座无空席的观众台。

    而被拍卖的少男少女更是被包装得精装出柜的高档货品,争相叫价的声音络绎不绝,男的,女的,年轻的,苍老的各类尽有。

    两人座在前排,近距离地,无比清晰地目睹一笔又一笔天价交易的达成。

    黎邀被这一种黑暗的气息熏陶得心里发堵,一想到新泽也会受到这样的对待,她心里更是愧疚难耐。

    如果不是她和季铭斯纠缠不清,如果色色不是季铭斯的女儿,如果那天她阻止了他,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季铭斯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情绪,拍着她的手背道:“马上就到他了,放心,我一定把那小子给你救回来。”

    黎邀点了点头,没有答话,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

    很快,两名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推着一个透明的玻璃橱窗到达舞台中央。

    银白的灯光笼罩在橱窗的正上方,将被关在里面的皮肤白皙的少年照得极尽童话般的柔弱、俊美。

    黎邀身体一颤抖,紧抓住季铭斯的手激动道:“季铭斯里面的人不是新泽,不是说17号是他吗?新泽哪里去了?”

    身后的观众也渐渐出现不满的声音,虽然眼前这个少年资质不错,拍卖‘物品’昨时调包,是八豪轮上史无前例的事。

    季铭斯眯了眯眼,拉着黎邀的手便往后台闯,正好与匆忙赶来的钱爷撞上。

    “钱多,你敢耍我,人呢,怎么被换了?”季铭斯一把揪住钱多的衣领低哄。

    钱多被揪得脚都踮起来了,连忙道:“大少别急,别急,这事儿我也也知道。”

    季铭斯拎得更紧:“你是这里的负责人你会不知道,少跟我打马虎眼儿,人呢,把人给我交出来。”

    “真不关我事,是我手下一个经理背着我换的,我也是刚知道。”

    “什么时候换的?换给谁了?送里哪去了?马上给我找出来!”

    钱多愁眉苦脸:“这,这……哎,不能说……大少这事儿我劝你还是别管了,那人不是好惹的……”

    季铭斯又一个低吼:“你觉得我很好惹是不是?你说还是不说!”

    钱多无奈,四下张望了一下,对季铭斯招手,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又再三强调:“请大少记清楚,我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说。”

    季铭斯狠狠挖了他一眼拉着黎邀转身就走,而身后几名随从紧跟而上。

    钱多理了理被揪乱的衣服,再清了清嗓子一脸威严地走上舞台:“咳,尊敬的各位来宾,非常抱歉……”

    ——

    黎邀一看季铭斯的脸色就知道事情复杂了,她心里忐忑不安,担心新泽会受到什么样的待遇。

    “季铭斯,你告诉我,新泽怎么样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别担心,我们很快就去找他救回来。”季铭斯低声安慰,面色仍旧严峻。

    他大步前行,黎邀几乎要小跑才能跟上他的节奏。

    金碧辉煌的豪华包间走廊上,羊毛地毯软棉厚实,连一点脚步声也没有。

    几人走了几分钟,就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迎面冲来。

    仔细一看,竟然是季二少。

    他焦急而又激动,额头上都是细汗。

    季铭斯忍不住低呵:“老二,你跑什么跑,来这里干什么?”

    季二少止了步,故作镇定道:“没,没什么,大哥你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季铭斯面色一紧:“快让开,别挡道,我要去救人。”

    然后就推开季二少拉着黎邀继续走直到门牌号为0330的房前停了下来。

    季铭斯给身后的手下人使了个眼色,一名手下会意,便上前两三下捣鼓,门缝裂开,一阵凄惨的叫声当即传来。

    那是新泽的叫声,黎邀心里一颤,硬着头皮就要往里冲却被季铭斯一把拉住:“你在这里等我!”

    黎邀眼泪直流,语气却坚定:“新泽在里面,你让我进去,你让进去!”

    “不行,我带人进去,你就在这里!”季铭斯这一次却没有依她,强势把她留下在外面,自己就进去了,还顺手把门锁上。

    黎邀只觉得全身一阵阴凉,手脚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她慢慢地蹲下身,抱紧膝盖,眼泪像开了闸一样哗哗哗地流。

    她又不傻,怎么会不知道里面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季铭斯才把门打开,肩上扛着用被单裹得粽子的新泽。

    不等黎邀开口,他就对手下吩咐道:“叫直升机,我们马上回去。”

    “新泽,新泽……”黎邀哭着喊他的名字。

    但新泽闭着眼已经昏了过去。

    季铭斯一手扛着新泽,一后揽过黎邀的肩:“好了,他没事,我们回去。”

    她怎么可能相信他没事,她忍不住往房间里看,地板上一个被打得头破血流看不清相貌的男人扭曲地躺着。

    男人……

    新泽,新泽……他才十七岁,他那么单纯,他有洁癖,被女孩子碰一下都会懊恼半天,现在会怎么样?

    她双腿一软,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还好季铭斯死死揽着她,继续往前走。

    ——

    季二少眼看季铭斯没空管他,又放开步子朝走廊的另一端跑了去。

    他费了大把金钱和精力,明查暗访,才查到顾三今晚上船了。

    如果夕夕真是顾三的人,那么,她也可能上船,他当然要跟上来。

    他一上船便四下张望,船上每一个地方都溜达了一遍,终于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和一个金毛男人一起朝这边走,他大步追上来,却没了影。

    他不相信是自己眼花,他对她的身高体重三围了如指掌,甚至她身上的道伤痕,每一颗痣都清楚的记得,怎么可能眼花!

    她恢复了记忆,回到了以前的世界,连一个解释,一个告别都不给他,他怎么接受。

    但同时,他又深深地理解她,她的过去一定异于常人的痛苦和煎熬,她的成长一定伴随着血腥而又残忍。

    她躲着他,是因为他无法面对他,无法让他知道了解真实的她。

    但他要告诉她,不管她做过什么,有什么样的过去,他都不在乎,她永远是他心里那个她是美好的,善良的,可爱的夕夕。

    他要把她抢回来,他要把她从那个黑暗的枷锁里解救出来。

    他加快了步划,一口气冲到甲板上,夜风微凉,微弱而带迷你色彩的灯光在无边的黑夜里撑出一个圆形的光晕。

    成双成对的男女靠在围栏上嬉笑聊天,欣赏夜景。

    他十二万分精神在人群里穿梭,寻找她的身影,直觉告诉他,她就在这里。

    然而找着找着,一张熟悉的面孔却突然挡在了他眼前。

    “二少,真巧啊,我们又见面了。”刑书语举着酒杯优雅地冲他笑,与前一阵子婚礼被弃的落魄梓截然不同。

    季二少冷声道:“麻烦借过。”

    刑书语站着不动:“二少这么着急,该不会急着去找你的小情人吧,不过可惜,人家好像另结新欢了呢,而是一个金长小帅哥哦,而且一看就知道他们年龄相当,金童玉女。”

    季二少厌恶地看了她一眼:“刑小姐与其操心别人,还不如操心自己什么时候嫁得出去。”

    刑书语咬了咬唇声音变得冷凛:“季铭哲,你让我当着全市的面出丑,这笔帐我一定会讨回来的!”

    季二少扯了扯衣角冷笑:“我等着你来讨!你把我和夕夕的事搞得全城皆知,我不过回敬而已,大家礼尚往来,何必恼羞成怒呢?”

    刑书语脸色苍白,后退了一步,不可思异地看着他:“所以,你一早就知道是我做的还假装顺从家里安排跟我结婚,你一开始就抱着悔婚的打算举办婚礼的,如果不是那个女人闹场,你也要悔婚的是不是?”

    季二少同情地看了她一眼:“聪明得太晚。”

    说完就越过她继续找寻。

    刑书语愣愣地站在原地眼底通红一片,她突然想起那天晚上他问她:“如果我真是一个有恋童癖的变态,刑小姐还会跟我结婚吗?”

    她先是一愣,然后笑了笑坚定道:“会!因为我相信,来日方长,二少一定会喜欢上我的,我已经成年了,到时候就不恋童了,你说是不是?”

    季二少也跟着点头笑:“刑小姐真幽默真让人感动,不用来日方长,我已经对你很有好感,我想我们结婚以后会很幸福的。”

    然后她就信以为真,以为他愿意接受她,愿意跟她结婚。

    本来家里安排的婚事,她不乐意的,可第一眼见季铭哲,他笑容浅浅,温和有礼,俊逸非凡,她瞬间就觉得他是自己要嫁的人。

    于是她接受了婚事,可没想到季铭哲却拒绝了。

    她不服气,她相貌才识家境样样优秀,他凭什么看不上她?她要弄个水落石出。

    然后她就发现,他竟然跟一个还未成年,近乎弱智的女人搞在一起,还对她百般温柔顺从。

    这简直是对她莫大的侮辱。

    于是她就买通报社把他和那个未成年的丑事斗了出去,满城皆知,顺利地拆散了他们,和他走到了结婚的地步。

    没想到,从一开始就是一个坑,埋了她所有尊严和骄傲,甚至家里也受牵连。

    “阴险的男人,狠毒的男人,虚伪的男人……”

    她咬着牙齿恨恨地骂,直到一个中年男人挽着她的腰问:“亲爱的,怎么了?”

    她扯了扯嘴角微笑:“没事,风太大,眼睛有点涩,我们下去吧。”

    ——

    通过刑书语的话,季二少更加确定童养媳就在这个船上,身边还有一个金毛鬼子。

    他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可是几乎把甲板搜罗了一遍也没找到人影。

    他有些失落地靠在围栏上,点了一支烟抽起来。

    他其实没有抽烟的习惯,在薄焰和季铭斯长期的荼毒之下他都能洁身自好,可自从童养媳失踪那天起,他发现,烟,其实也是个好东西。

    每一个男人第一支烟背后都有一段悲惨的故事。

    季铭斯的故事从六年前开始的,他清楚地记得,薄焰,就不得而知。

    他掐了烟头,发现精神重新抖擞起来,又有了能量,于是又下了甲板接着找。

    他重新回到走廊,没走几步就见季铭斯肩上扛着一坨白色的东西迎面走来,为了不被数落,他下意识地找了个拐角藏身,直到包公脸的季铭斯和泪人的黎邀走过,他才松了一口气,刚要探出身来,却见斜面对的拐角处,童养媳走了出来,目光紧盯着季铭斯一群人的背影,然后身形一闪,进了其中一个房间。

    他欣喜之余,抬步就追,并且脚步轻快,跟进房间,就见童养媳正从手腕上戴着的手镯里拉出一跟细丝,紧勒地上面目全非的男人。

    “夕夕住手!”

    他大喊出声,可还是晚了,那个人脖子上已经鲜血长流,两眼一翻,死了。

    季二少瞪大着眼,神色复杂多变:震惊,错愕,心痛,自责……

    他的夕夕,他疼到心里的女孩当着他的面双手沾满污秽鲜血,他却没能阻止。

    童养媳见他,目光闪了闪,面无表情地扔出一个带有兰花图案的标志在那死人身上就往外走。

    季二少又跟上前,却见她突地一转身,黑压压的枪口对着他,目光森冷,一脸警惕和防备“再不走,我就一枪毙了你!”

    季二少却更近步抵住枪口,直直地看着她:“夕夕,你真的要杀我?”

    童养媳把枪握得更紧:“你认错人了,我不叫什么夕夕,你要想被人当成杀人犯就继续留在这里。”

    季二少轻笑,伸手把她搂在怀里:“你就是我的夕夕,你在关心我的对不对?”

    童养媳大力推开他,又用枪对着他的头:“你这个变态,再不走,信不信我真的一枪毙了你。”

    季二少一脸无所谓:“除非你跟我一起回去,不然我就留在这里,我大哥把他打得半死,你又把他杀死,我担罪,没什么不好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