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 > V02七十八禁区

V02七十八禁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V027十八禁区

    “喂,你好,请问找季大少吗?”

    黎邀脑袋空白几秒后低声道:“嗯,是的,请问……你是?”

    电话那头没回答,到是语气有些飘忽地问:“你是季大少的妻子?”

    黎邀一愣,从发稍到脚指头都对这个称呼感到陌生和错愕。舒悫鹉琻

    季铭斯刚把本子在她眼前晃了晃,马上就有人问起来,但她只能本能地说:“不……”

    没等她说完,那人又道:“我是看季大少手机号码里写着老婆两个字,所以多嘴问了一下,他在我店里喝醉酒,跟人打架,你快来接他回去吧。”

    黎邀心里一抽,从床上弹了起来:“他没事吧?”

    “还好,就是头破上了点皮,嘴里吐了点血,要不了命。”

    黎邀更紧张了,一边跑出房间一边道:“麻烦你把地址告诉我,我现在就去。”

    “**路**街,一间名叫十八禁区的小酒吧,你拐着进来,再直走就看见了。”

    十八禁区,他竟然在十八禁区。

    黎邀脚步一顿,低声问:“你是安姐?”

    “嗯?你也知道我?”

    黎邀缓了缓小声道:“安姐,我是黎邀。”

    那人轻笑:“黎邀?呵,没想到季铭铭斯老婆是龙太太,有意思。”

    黎邀不知作何回应,去听门口保安突然道:“黎小姐,不好意思,大少吩咐了,您不能出去。”

    黎邀无奈站在原地,想了想,对着电话道:“安姐,我这边临时有事脱不了身,能麻烦你派人把他送过来吗,我把地址告诉你。”

    “行,顺便把这家伙砸场子的费用一并讨回来。”

    “好,没问题。”

    ——

    季铭斯的车子一路横冲直闯,转弯时车轮摩擦的声音比杀猪声还要难听,而他本人坐在车里,一只手握方向盘,一只手夹烟头,灯光微弱照在他算不上白,此时却看起来惨白的脸上,阴森恐怖,嘴角还不时抽上一抽,透过后视镜里看去,顿时让人联想到‘身后有鬼’四个字。

    他心里着实憋屈到不行,他家老头儿说他无非靠着有钱,再加一张帅气的脸蛋诱惑女人,算什么真本事。

    他绝对不会告诉他家老头,不管钱还是脸蛋,要是真有一样能让黎邀那个女人着迷,那他就谢天谢地偷着乐了。

    她哭哭闹闹,软磨硬泡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摆脱他。

    他季铭斯要钱有钱,要长相有钱相,要魅力有魅力,到头来,想留住一个女人竟然要靠武力解决。

    娃儿都生了,证都领了,跟她亲热,她竟然还要跟他讲条件,而且提出的条件是放她走。

    他季铭斯就算再饥渴,再色令智昏也知道这个条件比马关条约还不平等,为才不吃这个哑巴亏!

    他越想越气愤,一掌拍在方向盘上,汽笛声一路鸣叫,使得两旁的路人车辆像惊弓之鸟。

    他又吸了一口烟,烟雾熏得他眼睛半眯起来,也许是眯得过头了,两眼一黑,车子就碰地一声撞到了路过的栏杆上。

    他摇晃着脑袋从方向盘里抬起,再摸额头,指头染红了。

    尼玛,车技一流得完全可以开外挂的季大少生平第一次出车祸竟然是在滴酒未沾四肢健全的情况下。

    这等丑事,打死他也不会说出去。

    他踹开车门下去,头一抬,就见眼前闪烁着‘十八禁区’几个*得节操掉一地的字。

    他心里忍不住低骂:靠!难怪要在这里出车祸!他季铭斯生平最大的滑铁卢就在从这里开始的!并且一滑,就没有再起来过。

    他咬了咬牙,抬步走了进去。

    小酒吧里灯光昏暗迷离,音乐动感,到是没人注意到他英俊无比的脸上挂了彩。

    他在吧台上坐下,手指一敲,调酒师就客气道:“大少好久没来,还是老规矩吗?”

    “嗯。”他心不在焉地点头,目光却索向身后左角落里,那一个不起眼的红沙发,久久不动。

    这一个酒吧十年如一日,装潢摆设从未改变,不管外面的世界如何变迁,而这里面看到不是时光的流逝,而是岁月的沉淀。

    而他这一眼,仿佛看到了六年前蒙头盖面,生怕被要发现的自己。

    那是他第一次来这里,为什么会来呢?

    他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那一年,某天中午,他和往常一样,一个人躲在学校天台睡懒觉,却突然听广播里传来女声的声音:“黎邀同学,请问你被E国皇家音乐学院录取,有什么感想?”

    “没感想,因为我不会去,我喜欢季铭斯,我要留下来,我要追他!”

    他承认他人花开人见人爱,但从来没有人这么高调,利用学校广播表白,人尽皆知。

    他当是一个哆嗦,差点没从椅子上摔下来。

    一个追求者竟然放弃E国皇家音乐学院这么好的机会追他,他实在震惊。

    但一想到,是黎邀那个女人,他又很快平静下来。

    他对她印象深刻,朋克装,比鬼还吓人,眼圈画得都找不到眼珠子,耳朵上的银色圈圈一环扣一环,比赶集还热闹,十个指甲头比身中剧毒的人还要黑,当然这些都是表向,比外表还要让人深刻的是,她每周三的中午都要在对面的天台拉小提琴,搞得他刚睡着又被惊醒。

    更可笑的是有一天中午她竟然为了跟白玫玖那个女人争地盘吵了一架,到后来谁也没谁让,一个拉琴,一个看小说,做干各的,互不干涉。

    自那天表白之后,她就对他展开了强烈的追求攻势。

    每天堵在校门口一句‘我喜欢你’完全无视秦沐言的存在。

    然后再是送花,送情书,送礼物。

    花,情书,礼物,他收到过太多,没看一眼就全扔垃圾桶,直到有一天,他扔情书里,无意中发现,她的手写娟秀漂亮,一看就知道写时很认真,很个子细存,虽然上面的句子全是抄的。

    见字如见人,他实在想不通,一个写得一手好字的人,外表怎么会如此……另类。

    后来,她的每一封情书,他都会悄悄留下来,虽然内容肉麻,没完没有可读性,但那一行行漂亮的手写字,看着总会让人心情舒畅。

    一个月下来,他猛地发现他的抽屉里,竟然塞得满满全是她的信。

    他茫然地眨了眨眼,为了不被人发现,偷偷的放进了小时候藏宝贝小箱子里。

    正当他担心小箱子装不完时,她又突然不写了。

    第二天情人节给他送了一盒自制巧克力,他偷偷尝了一口后,一连跑了几次洗手间差点没上医院,他想:她肯定下药了,她在报复他不理她。

    可没隔两天,她又他教室的窗户下拉起了小担琴,还说这是专门为他写的曲子。

    他虽然表面上没动静,但心里却狂跳不止,晚上他在床上翻来复去怎么也睡不着,他心时一阵惶恐:完了!一定是失眼症复发了!

    她每天拉,他每天都睡不着,不管听秦沐言弹多少遍钢琴他再也睡不着,于是他得出了结论:她的曲子有问题,让他失眠复发了。

    她拉了24天后,就再也没拉,他以为终于可以高枕无忧,才发现躺在床上,脑袋比任何时候还要清醒,因为她已经好几天没出现在学校,像凭空消失了一样,他开始担心,开始着急,唯一的念头是:找到她!

    他悄悄派人跟踪打听,得知她红常去一个名叫‘十八禁区’的小酒吧。

    十八禁区!

    他一听这名字就觉得那不是正常人去的地方,她去干什么?

    于是他鬼鬼祟祟地跟了进去。

    见她一个人没精打彩地坐在吧台前,嘴里叼着烟,黑爪子里还捏着一个酒杯晃来晃去,要多太妹有多太妹。

    他当时就想一把把她揪出去,可再一想,他凭什么?

    于是他找了一个角落偷偷地瞅上一眼。

    可没过一会儿,她就拿着一个杯子朝他走来偏着脑袋说:“这酒味道不错,请你喝。”

    他眯眼看她没答话,她也没勉强耸了耸间道:“我差点忘了,我送的东西你从来不稀罕,我请别人喝。”

    说着就随手抓了旁边一个金毛男道:“帅哥,请你喝酒。”

    他二话不说,拍案而起,抢过酒杯一喝闷了下去,一滴不剩。

    喝完就觉得脑袋发晕,四肢发软意识渐渐模糊,闭上眼前看到的是她乌黑地嘴角得意一勾,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别怪我,你自己送上门的。”

    ……

    是啊,是他自己送上门的,不管以前还是现在,一直都是他送上门被她算计被她利用,是他自己犯贱!

    他一边自嘲地笑,一边把酒当白开水一样不停往嘴里灌,也不知道灌了多少杯,灌得脸上红晕一团,灌得调酒的师傅手软:“大少,您还是别喝了吧……”

    “少废话!快给我倒上!零下七度……”那个女人说味道不错,却没有告诉他名字,他再到这里几乎把所有酒尝了个遍才找出这味酒。

    他就要喝,她不请她喝,他自己喝!

    他喝得肚子掌得老圆,扒在吧台上中场休息,却听身旁有人道:“哟,这不是季大少吗?竟然在这里买醉,啧啧,头上还挂彩了呢,还真是少见。”

    “亲爱的别理他,你不是找安姐吗,我们楼上去吧。”

    季铭斯缓缓睁眼,就见白玫玖和薄焰似笑非笑地站在他跟前。

    这对狗男女!

    季铭斯脑袋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要不是这对狗男女说什么抑郁症复发,他也不会被骗得这么惨,一定是他们故意帮她的。

    他眉毛一扬,双眼一瞪,猛地一个铁拳头朝薄焰的下巴勾去:“小白脸,我说过,再帮她耍花样,看我不弄死你!”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刃上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刃上舞并收藏豪门情夺之黑莲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