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七十七章 木贵人复出

第七十七章 木贵人复出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霸爱之心机嫡女,第七十七章 木贵人复出

    不同于皇宫内的惴惴不安,朱颜惜倒是好梦地,一觉到天亮。舒悫鹉琻

    嘎吱一声,楠娴推开了内室的门,在颜惜的耳边,轻轻咬着耳朵,主仆二人嘀嘀咕咕了许久后,随着朱颜惜脸上那抹意味不明的笑,楠娴也轻快地,前往宗政无贺的正殿而去。

    朱颜惜寻思着楠娴离去的时间,这才掏出宗政无贺给的药瓶,微微一闻,便重新躺回了卧榻,随着药性的发作,朱颜惜的脸色,果然一片惨白。

    和苑内,朱颜惜苏醒的消息,随着宗政无贺急匆匆的赶来,也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

    浩浩荡荡的人群,朝着和苑而来。踏入卧室,皇帝拓跋明翰携同皇后,便看到了眉头紧锁,守在了朱颜惜床头的宗政无贺。

    “无贺太子,颜惜醒了?”纳昕儿替皇帝,问了出口。

    “嗯哼~就是虚弱了些。”看也不看皇帝,宗政无贺一脸的心疼,看着朱颜惜惨白的脸。

    “太医呢,还不快点为朱小姐诊脉。”皇帝沉着脸,在太医把脉期间,只见拓跋元穹与拓跋巍君,也第一时间赶到。

    三个忧心忡忡的男人,皇帝有些无奈地,这朱颜惜,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魔力。

    随着太医眼中的震惊,太医急急跪下回禀,支支吾吾地“回…回…皇上,朱小姐这是…身重奇毒,能活着…这…这实在是”擦着冷汗,太医这才说了完全:“奇迹。”

    “什么毒!”

    “怎么会!”

    惊讶的声音,同时响起。

    “若不是我泷梅国的散毒丸,颜惜确实,就该香消玉殒了。”宗政无贺瞥了皇帝一眼,不情愿地“下毒下到这和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你们贵竹国,意图毒杀本太子。”

    “皇上~太子~”朱颜惜虚弱的声音传来,有气无力地,撑起了身子。

    拓跋元穹全然不过旁人的眼光,大步跨过,直接介入了朱颜惜和宗政无贺的身边,带着温柔地,将朱颜惜扶了起来,身躯,挡住了其他人的视线,半眯的眼睛,狠狠瞪了朱颜惜一眼,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有拿自己的身体来作为工具!

    反观拓跋巍君,只能讪讪地,将急急踏出的脚,不情愿地缩了回去,挫败地,自己,总是比二皇兄,慢了一步。

    朱颜惜因虚弱而牵起的笑脸,本在于安抚拓跋元穹,反而使得这笑容,落入皇帝等人的眼里,萌生了心疼的感受,这是多倔强坚强的孩子!

    “颜惜还好吗?”皇帝压低声音问道。

    “谢皇上关心,其实,这和苑下毒的,本就不是意在毒害太子。”朱颜惜虚弱地吐出这样的话,令在场的人震惊,拓跋元穹只是安静地,坐在床沿,静看颜惜,究竟要怎么,圆了这捅了下来的篓子。

    “什么意思?”宗政无贺皱眉,双手抱胸地,看着朱颜惜。

    “太子,你可记得,颜惜是吃了什么中毒的?”朱颜惜靠着拓跋元穹,此刻自己是病人,即使抗拒这样的姿势,也无可奈何地,只能如此。

    “冰镇莲子汤!”似是思索了一般,宗政无贺这才皱眉说了出来。

    朱颜惜闭眼,点了点头,“太子不喜莲子汤,而颜惜,确是喜欢得很,每每都会喝得干干净净,而这每日,太子都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求在最是炎热的时候,送来这解暑佳肴,太子认为,这下毒是,是要毒太子,还是朱颜惜?”

    这样的一席话,自然也令在场的拓跋明翰等人,心下暗惊,原本担心的,是这有人意图谋害太子,而朱颜惜,只是误打误撞替宗政无贺受了无妄之灾,这才令太子宗政无贺火冒三丈,一来是心疼佳人,二来,是对于贵竹国的警惕提防,剑拔弩张的局面,竟是一场乌龙,真真正正要毒害的对象,只是一个刚刚入宫的朱颜惜!

    “颜惜,这就是你急急忙忙,找本太子的原因?”宗政无贺挑眉。

    惨白的脸上,那泛起的笑容,看着就觉得随时会晕过去般,朱颜惜笑笑地“太子,颜惜就怕,太子误会,伤了两国邦交,也不希望,有人逍遥法外。”

    “想不到,这贵竹国的后宫,如此的惊涛骇浪。”宗政无贺摇了摇头,“不知道,皇上要给无贺,什么交代?虽说这对象,不是本太子,只是,这万一误打误撞,只怕两国的误会,可就不是那么的云淡风轻了。”

    “无贺太子所说的极是。”

    “颜惜是本太子想要迎娶的太子妃,约期未到,谁也不知道,这以后的事情会如何,本太子只想告诉皇上,今日,若不是散毒丸救下了颜惜,本太子,也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宗政无贺毫不客气地,对着拓跋明翰,盛气凌人地说道。

    拓跋元穹似是毫不在乎地,“太医,颜儿的毒,是否已经清除?”“回王爷,这毒霸道无比,朱小姐的毒,只是解了九成,体内的余毒,并未能根治。”

    “什么!”皇后不淡定地,“太医,这余毒,可有影响?”

    “回皇后娘娘,臣才疏学浅,实在惭愧。”太医低下头,自己行医多年,不曾见过,这散毒丸解了,都不能十足十解去毒性,自己有如何,能准确判断。

    “颜儿,本王,一定会替你,解了这余毒。”拓跋元穹认真的,看着朱颜惜,朱颜惜恍惚地以为,这拓跋元穹,真能为自己,撑起未来,很快地,沉下了心神,暗暗笑道,这拓跋元穹,不过是,配合自己演戏罢了。

    “皇上,颜惜的身体,自己清楚,还请皇上皇后无需挂心,只是,颜惜经过此次中毒,倒是怀疑,当初说,木才人为了诬陷皇后娘娘而害颜惜险些葬身火海的人,似乎,就有些奇怪了。”朱颜惜缓缓地说道;“皇上可还记得,颜惜说过,颜惜是因为听到人议论已故的皇贵妃,才遭遇毒手的?”

    看着皇帝点头,朱颜惜继续道“若不是这才的中毒,颜惜还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若真如护卫所说,这一切都是木才人的指使,颜惜就有几个疑惑了。”

    “什么疑惑?”

    “按理说,颜惜初入宫闱,尚未接触其他人,没有道理,有人如此急迫的,非要置我于死地的,除非,是颜惜的存在,妨碍到了什么,而颜惜细想,除了皇贵妃一事,便是这宫正的官职,而无论是哪一个,都有着,不堪猜测的真相。此外,这木才人,应该已经在冷宫了,若只是木才人指使,那么,也就不该,有这个毒害颜惜的事情出现了。”

    “或者,两件事,是不一样的事情。”皇后皱眉道。

    朱颜惜摇了摇头,“偏偏颜惜出事,是在木才人的宫人,找颜惜喊冤,求颜惜调查后,这就匪夷所思了。”

    皇帝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许久后,终于点了点头,“来人,传木才人。”

    随着皇帝的话,朱颜惜泛起的嘴角,令拓跋元穹暗笑,这颜儿,兜兜转转了怎么大圈,还利用其自己转移注意力去见木才人的篓子,来作为解救木才人的基石,还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那头,在冷宫的木才人,在接到皇帝传唤的旨意后,嘴角的冷笑,都不在如以往般,那么的柔弱。紧随这传旨的公公一步步靠近和苑,木才人紧紧握着自己的手,告诫自己,这是,自己唯一的机会,自己一定要抓牢了。

    一袭白衣,木才人在冷宫短短的几日,已然消瘦了不少,而自从朱颜惜昨夜的一席话,木才人也早早地,精心准备着,如何以最为柔弱无辜的面貌,再次引起皇帝的心疼和怜惜。

    朱颜惜看着走进来的木才人,心里暗暗欣慰,看来,自己没有选择错人,这木才人,已经今非昔比了。

    “木夕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木才人醒着大礼,眼里的泪水,很适时宜地,在抬头的时候,盈满了眼眶,那样的我见犹怜,楚楚动人,朱颜惜都不禁暗叹,这人,容貌真的是,最好我武器,比起自己的平凡,更能令人在意心疼。

    感觉到朱颜惜的情绪微微低落,拓跋元穹环绕这朱颜惜的手,在颜惜的腰间紧了紧。

    朱颜惜抬头,四目相接之间,浅浅的笑容,在脸上扬起。

    “木才人,朕一直宠爱于你,却不曾想过,你会做出,如此令朕伤心之事,今日,朕问你,你为何如此行事?”皇帝的话,木才人瞬间,将充盈在眼眶的泪水,决堤地流下。

    “皇上,木夕是冤枉的,木夕得皇上恩遇,脱离了人下人的卑微,一直都是细心谨慎,何况,木夕无权无势,如何担得起,这样的权数,指使得了人,去陷害比木夕,还要高上许多的皇后娘娘,尤其是,木夕还刚刚,顶撞了皇后娘娘,皇上,木夕不笨的,木夕为什么,要去做这些,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呢?”急急叩头,声泪俱下的木才人,哽咽的声音,令皇帝的眼光微微飘远。

    一个时辰之后,皇帝的旨意,响彻六宫,才人木氏,晋为贵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