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八十一章 军师王爷

第八十一章 军师王爷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霸爱之心机嫡女,第八十一章 军师王爷

    “今天出门,看来是诸事不宜啊。舒悫鹉琻”朱颜惜面无表情地,对这司空情道。

    “或者,就不该将这望尘楼,办得如此的风生水起,动不动有人在这边,回去,得好好地,教育下大哥,惜姐姐,你说是嘛?”

    可怜的司空博,被两个女人能赖便赖着,此刻这两个小女人,可没有丝毫记得起,当初是谁,咋咋呼呼地说着,要做最好的酒楼,越多的皇亲国戚来着,越多的贵族消息可以收集的了。

    “情儿,分开走吧,我拖着他,皇宫,我还不信他去得了了。”朱颜惜和司空情,故作谈笑状,对着司空情嘱咐道。

    “那惜姐姐,你自己小心,我回去和大哥说下皇宫的情况。”

    朱颜惜点了点头,二人缓缓走过,朱颜惜一个身子不稳地,撞向了男子的桌子,挡住了男子的视线,司空情也极其快速地,闪身离开了望尘楼。

    “呀~不好意思,这位公子。”朱颜惜连忙道歉着,自己这一撞,可是好巧地,把这桌上的东西,给撞到了男子银白色的长衫之上了,油渍,可是毁了好好的一件衣服,而朱颜惜这自动自觉地帮忙擦拭道歉,可是将这本不是很严重的污渍,给泛了开来。

    勾起嘴角,“本公子好好的一桌子菜,姑娘要如何了了?”自己身旁的护卫,被这两人给点了穴道,这样的动作,自己还不至于愚蠢的,相信是巧合。演戏嘛,谁不会呢。

    “这个,实在是抱歉,公子这酒菜钱,小女子付了,重新给公子再办一桌吧。”朱颜惜一脸真诚的道歉诚意,一旁的人,也都看得真真切切的。

    “就这样?”男子挑眉。

    朱颜惜皱眉,一脸无辜地:“公子也知道的,实在的不小心,我一个女子,手臂还伤着,这也是一个不留神的事情,难道,这赔公子这一桌的酒菜,还不可以吗?”果然,朱颜惜的话,令一旁看着的人们,都指指点点地。

    “这个公子看着衣冠楚楚的,想不到,还是个欺负女流之辈的人。”

    “可不是,你看看人家小姐,这赔礼道歉地,也已经很有诚意了。”

    “是啊,你看看,这手上还绑着绷带呢,受伤的人,难免会不留神,怎么这公子,如此的得理不饶人呢?”

    稀稀落落的话语,自然传入了男子的眼里,而这朱颜惜,还不忘吧嗒吧嗒地,掉几颗眼泪出来,反倒是给人觉得,无限的委屈了。

    “这难道,这位小姐脏了本公子的衣裳,就不需要赔了?”旁人的话,自己可是听清楚了,这个女人,就是故意要自己成为众矢之的的,只可惜,这人的闲话,自己,还真是一点都不在乎。

    男子的话,令朱颜惜皱眉,真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这旁人的指指点点的,换做别人,早就大度地说无妨了,偏偏这男人,还厚着脸皮要衣服的赔偿,都是什么人来的。

    朱颜惜无辜的噙着泪水,“那个,公子的衣服,要不这样,小女子赔公子一身衣服的钱吧。”

    勾起嘴角,男子一脸,你上当了的表情,“如此甚好,本公子这身衣服,可是冰蚕丝做成的,这造价嘛,是多少来着。”故作思考状的男子,突然拍了拍桌子,“对了,是一百两!”

    抽气声,在四周响起,这一百两的衣服,即便是达官贵人,都未必穿得起,这不是,明摆着敲诈嘛~稀稀落落的声音,都在谴责着男子,而朱颜惜,只是低着头,看来,这男子是看死了自己,这时候拿不出这钱了?

    “可是公子,你这衣服,洗洗就好了的,这一百两~”朱颜惜故作为难地,脸上的为难之色,也是恰到好处地表现着。

    “我家公子,从来就不穿这污秽过的衣裳。”护卫淡漠地,替男子出口道。

    朱颜惜咬了咬唇,“这一百两,实在不是小数目,何况,在下只是说,赔偿公子一身新的衣服啊。”

    “此言差矣,本公子,非冰蚕丝不穿,这赔本公子衣裳,不就应该是,本公子穿的衣服,这才算是赔吗?”

    “砰~”一大摞的银票,拍在了桌上,只见深蓝色的长袍,勾勒这麒麟的图案,镶嵌着银色边的人,财大气粗地砸下了银票,“这钱,本世子结了。”

    朱颜惜看着游涛,这一直注意这着来路不明的男子,到真没有发现这涛世子的存在,原本还想着自己搞定的,想不到,这下子,到可以自己看看戏了。

    “世子!”朱颜惜福了福身。

    “你是她什么人?”男子有些不悦地,看着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自己还想着看看这戏,这女人怎么演下去的,现如今,看着女人的架势,可是她看着戏了。

    “本世子是她什么人,与你何干?既然是要赔钱,这不就是了?”转头看着朱颜惜,游涛一改对着男子的傲慢,“颜惜,你的手,没受伤吧?”

    男子挑眉,颜惜?莫不是,街头巷尾议论纷纷的朱将军府的大小姐,朱颜惜?

    只见朱颜惜摇了摇头,一脸的柔弱“多谢世子关心,并未伤及旧伤,只是,这颜惜今日,真没带那么多钱,要不是世子解围,这~”朱颜惜一脸的委屈,看得游涛怒火中烧,而男子,却微微叹气,看来,这个世子,还真是愚蠢啊。

    “本王还以为,这望尘楼,出什么大事了,围着一堆人。”拓跋巍君的声音,也自望尘楼的门口而来,自己一听闻颜惜来了望尘楼,便有意前来,只是,一进门,就看到地围观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还恰巧看到了这游涛,英雄救美的一幕,当下是呕得很呢,这宗政无贺和拓跋元穹,就够自己头痛了,这游涛,还出来瞎掺和个什么劲,尤其是,这游涛,如今可是孤家寡人一个,之前还和颜惜,有着婚约,拓跋巍君的眉头,皱成了一团。

    转头看着一脸邪肆的男子,拓跋巍君眯起了眼睛,在打量了四周,缓缓开口:“想不到,这天兰国的军师王爷墨台昊,这么早,就到达了我贵竹国。怎么也不到驿站,稍事休息?”

    朱颜惜被拓跋巍君的话,微微一怔,这个男子,竟然是天兰国的王爷,那个心思缜密的护*师,天兰国的亲王,墨台昊!朱颜惜此刻微微暗叹,自己真的是时运不济地,什么人不遇,偏偏遇到这个墨台昊,只是,这墨台昊,也太令人奇怪了,别人家的王爷,哪个不是高高在上,不屑在这望尘楼的大厅里用餐,偏偏这个昊王爷,就选择了,在这大厅用餐了,结果,自己和情儿好不容易摆脱的,又遇上了。

    “看来,君王爷倒是好眼力啊,不过了几年前匆匆的一面之缘,倒令君王爷依旧挂心,本王,还真是受宠若惊。”很显然地,对于这拓跋巍君的出现,也是出乎自己的意料,“本王也是想着,多游览下这京都,不巧,和王爷,如此有缘。”

    “看样子,颜惜和昊王爷,可是有误会?”拓跋巍君挑了挑眉道。

    “回王爷,颜惜不小心地,扰了昊王爷用餐,正愁没有银两赔偿,好在,遇到了涛世子了。”朱颜惜行了礼,淡淡地叙述道。

    只是,这随着墨台昊王爷身份的揭开,四周的议论纷纷,可是更加多了起来。

    “想不到,堂堂一国的王爷,竟然如此的小气。”

    “嘘~你小声点,这可是王爷之尊呢。”

    “真是什么人都有啊~”

    “…”

    朱颜惜听着窸窸窣窣的话语,憋着笑意,福身道:“朱颜惜不知道是昊王爷,冲撞了王爷的尊贵,实在惶恐。”

    盯着朱颜惜的墨台昊,把玩这大拇指上的玉戒,这才笑笑地:“既然这世子都已经拿出了赔礼的银两了,那么这朱小姐的赔礼,本王也就收了。”

    全然不顾议论纷纷,墨台昊倒是大大方方地,收下了这赔礼道歉的银两,这个王爷,还真是不容小觑,朱颜惜的心里暗暗定义着。

    本想趁机离开的,却如同被洞悉一般“相请不如偶遇,既然这朱小姐赔了本王一桌子的菜,君王爷、世子和朱小姐,不知道赏不赏脸,陪本王,一起用餐呢?”

    朱颜惜在心里暗骂着,得了便宜卖乖,这样的话,谁能拒绝,何况,还是友邦的王爷,能不应承着吗?

    这样的一餐,朱颜惜吃得是七上八下地,这墨台昊的心思细密,又不按照常规处事,但愿,别成为敌人才好。

    “不知道,朱小姐可否婚配?”席间,墨台昊的一句话,令三人都震住了身子,朱颜惜倒是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微微一笑:“颜惜的婚事,皇上已有安排。”

    而游涛和拓跋巍君,可是一脸戒备地,观察这墨台昊,企图在墨台昊的脸上,看出什么来。

    拓跋巍君最是着急地,这自己在颜惜心目中,本来就大打折扣,若是还插足一个举足轻重的军师王爷,自己,岂不是暗无天日?

    “那还真是可惜了。”墨台昊浅尝了一口汤,这才摇了摇头道。

    留下一脸猜疑的朱颜惜,和两个警惕的男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