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八十三章 宫正司

第八十三章 宫正司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霸爱之心机嫡女,第八十三章 宫正司

    “拓跋~”朱颜惜几欲出口的话语,被淹没在拓跋元穹霸道的吻中,美眸瞪着拓跋元穹,却渐渐地,沉没在深浅不一的吻中。舒悫鹉琻

    良久后,拓跋元穹这才皱眉地松开了禁锢这朱颜惜的手,拓跋元穹的手指,轻轻拂过颜惜红肿的嘴唇,原本只是惩罚性地,想吓吓这个不知道分寸的小女人,如今,倒是自己自讨苦吃了~

    看着朱颜惜一脸的迷离,拓跋元穹失神笑道:“颜儿在这样看着本王,只怕,本王会以为,这是颜儿的邀请~”

    拓跋元穹的话,令朱颜惜的脑子,轰的一下清醒了不少,自己,竟然丢脸地,沉浸在这样的吻中,脸上的绯红,泄露了朱颜惜的情绪,别开的脸,没有好气地“王爷就只会和登徒子一般,对一个女人这样吗?”

    “颜儿可就冤枉本王了,这登徒子,对谁都是如此,而本王,只对颜儿如此,如何可以相提并论呢?”拓跋元穹浅笑,带着无赖的口气,令朱颜惜忍俊不禁,真的很难想象,拓跋元穹这样子,和世人口中的冷面王爷,如何匹配。

    拓跋元穹看着朱颜惜的笑颜,心情,也好上了许多,“颜儿,我们之间,是不是,该好好的谈一谈了?”

    “颜惜不知道,和王爷需要谈什么?”飘移的视线,朱颜惜想要逃离的表情,丝毫没有被拓跋元穹放过,扬起嘴角,如今,这竹楼,倒是不错的地方~

    “颜儿不觉得,自己需要好好交代,这五年前,救了本王为何不愿对本王坦白吗?”拓跋元穹安逸地,在藤椅上落座,好整以暇地,看着朱颜惜。

    果然,就知道这个事情,早晚是会被拓跋元穹给旧事重提的,只是,自己还真没有想过,会来得这样的快。

    柳眉紧蹙,朱颜惜摇了摇头“是不是颜惜救的王爷,很重要吗?”

    “不重要,但本王,从来不喜欢欠着别人。”

    “王爷不喜欢欠人人情,颜惜却不喜欢,收人的人情,若所有的救人,都需要图归还人情,那么,就变了味道了。”迎着小湖吹来的凉风,带着青草的草香味,朱颜惜也稍稍,卸下了一身戒备。

    “颜儿真真正正怕的,是本王对你的感情,是因为报恩而滋生吧?”拓跋元穹坦坦荡荡地,自藤椅上站了起来,与朱颜惜比肩,看着窗外的一池绿水。

    朱颜惜低了下头,没有开口辩驳。

    见朱颜惜沉默了下去,拓跋元穹带着无奈地“颜儿,无论是拓跋元穹,还是天无,都动摇不了,你冰冷的心吗?”

    这是朱颜惜第一次,在拓跋元穹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不安,还有恳切!朱颜惜的心,确确实实被撞击着,心里的波澜,令自己骤然,觉得心慌慌地。

    原本清冷的眼眸,此刻覆上了薄薄的迷茫,微微蹙起的眉头,而后,又是一声的叹气。

    沉默,令这竹楼内,两人的呼吸声,都如此的清晰,拓跋元穹此刻,却不想再给朱颜惜,逃避的机会,与其躲躲藏藏地,去想方设法将颜惜骗在身边,倒不如,解开两人之间,所谓的该死交易,尽管,这之前,只是因为自己害怕,害怕过分的唐突,会将她推离得越来越远,如今看来,若是自己再令交易横在彼此之间,只怕,自己的的心,真被当成驴肝肺。

    牵起朱颜惜的手,拓跋元穹第一次,如此小心温柔地“不管你怎么看,这是我拓跋元穹,生平第一次,被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子,搅得如此的七上八下。”

    深邃如潭的眼眸,情真意切地,令朱颜惜有些怀疑,站在自己面前的,是那个冷漠的拓跋元穹吗?即便是以天无出现在自己的身边,自己也不曾见过,这样不一样的拓跋元穹。

    抽离了自己的手,朱颜惜牵起笑颜,却带着苦涩,“王爷,不应该这样,打趣颜惜。”

    拓跋元穹皱眉,“本王,从来都不开玩笑,尤其是,拿本王的感情开玩笑!”

    “王爷,颜惜也从来,不拿自己的感情开玩笑。”朱颜惜淡淡的话,传入了拓跋元穹耳朵里,“颜惜说的打趣,是因为,王爷说的,不过是一时之感,颜惜不会当真。”

    “朱颜惜,你不是本王,凭什么下定论?”

    “那么,王爷又是因为什么,喜欢颜惜?”清澈的眼眸,对上了拓跋元穹微微恼怒的眼睛。

    “如果感情的事情,说得清道得明,本王,就不需要苦恼了。”

    “颜惜曾经以为,自己喜欢王爷,又曾经以为,自己喜欢天无,甚至于,自己都不明白了,自己喜欢的,究竟是什么?”朱颜惜的话,令拓跋元穹的眼里,闪过惊喜,没有其他女子的扭扭捏捏,说起曾经的朱颜惜,脸上,一直是那么淡淡的笑。

    “只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性格,甚至于曾经,颜惜都以为是两个人,却可以,如此糊涂地,喜欢两人,不是很多情吗?”朱颜惜的话,令拓跋元穹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一开始,就应该在察觉自己情感的时候,表明身份。

    看着拓跋元穹的懊恼,朱颜惜笑了笑:“王爷问我,对于你,或者是你扮演的天无,是不是从来都没有动摇过,那颜惜也想问问王爷,若真如王爷所说的,不知道哪个,才是颜惜可以接受的性格,那么王爷,就必然,是因为那夜的曲子,才开始关注颜惜的了?”朱颜惜挑眉地看着拓跋元穹,在拓跋元穹的点头下,这才叹了口气。

    “王爷知道,颜惜是什么人,也知道,颜惜算计涛世子,用的是什么,所以,才会有了云侧妃的出现,其实,即使没有颜惜的容貌,只需要,和颜惜脾性差不多,涛世子一样的,会被迷惑,不是吗?”朱颜惜过于玲珑剔透的心思,这样的一番解析,已然令拓跋元穹,暗叫不妙。

    “颜儿~”

    “王爷,其实,若那天,换做是别人,又恰巧是良善温婉的女子,也一样,可以打动王爷,颜惜相信,王爷只是因为那夜的琴音而注目,自然,也因为同情颜惜的遭遇,而心生怜悯,若不是有这一切,王爷,你看到颜惜的算计和步步为营,怎么会觉得,颜惜是值得王爷去喜欢的?”朱颜惜没有给拓跋元穹说话的机会,一连串的话语,堵住了拓跋元穹的话。

    朱颜惜的话,令拓跋元穹思及那日,自己因为婢女秋旋,质问颜惜的话,自然地,以为颜惜在意的,还是那次的错怪“颜儿,秋旋一事…”

    知道拓跋元穹误会了,朱颜惜摆了摆手,“王爷~颜惜只是想说,感情,是最靠不住的东西,多少文人雅士,说什么非卿不娶,说什么情有独钟,只不过是美好的愿景,古往今来,何曾有如此美好的东西,王爷说,颜惜是第一个令王爷七上八下的,可是,当今的皇上,莫非曾经,就不曾如此?”

    盯着朱颜惜脸上的质疑,拓跋元穹倒是明白了,颜惜并不相信,自己会是那个,情有独钟的人!也明白了,对于朱颜惜而言,要的,也是这情有独钟四个字,微微皱眉,自己,若不能承诺和践行,就多说无益。

    不知不觉,天已经微微暗了下来,朱颜惜盈盈的身姿,伫立在竹楼外,月光披下的光晕,给人感觉,落寞和孤独,原本沉默的拓跋元穹,心却微微泛起疼痛,自身后,揽过了颜惜,霸道地“谁说,本王给不了你,情有独钟?”

    拓跋元穹感受得到,朱颜惜随着自己的这样一句话,身子,僵硬了起来。

    掰正了朱颜惜的身子,拓跋元穹无奈地“虽然,本王不知道,你童年的阴影,是不是给了你,很到的抗拒,但是,本王已经放不下,你说本王强取豪夺也好,卑鄙无耻也行,本王都不会允许,你怀疑本王的真心,并以此拒绝本王!”

    不习惯拓跋元穹此刻眼里的深情,朱颜惜沉下了眼睛,紧紧咬住嘴唇,好半响后“王爷,让我冷静冷静,好吗?”

    听出了颜惜的妥协,拓跋元穹也不加以逼迫,捧起朱颜惜的脸,果然看到了一脸的茫然和不知所措,“本王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后,本王会找你要答案~”

    当拓跋元穹送着朱颜惜回宫,宗政无贺便看到了,一反常态,一直沉默发呆的朱颜惜。

    本欲追问,便被急急赶来求见的宫正司宫人打断了。

    “太子,宫正司的宫人,求见朱小姐。”侍卫恭敬地,立在一侧。

    朱颜惜这才抬头:“传进来吧。”

    朱颜惜的话后,侍卫看着太子点了点头,这才退了下去。

    “奴婢宫正司女史叶长青,拜见宫正大人!”只见一名身材娇小的宫人,朝着自己行礼,脸上,倒是一脸的担忧。

    “起来吧~本官没有记错的话,目前这宫正司,是交由刘典正暂时代为掌管,若是这宫正司又事情,也该是找刘典正才是。”朱颜惜笑笑地看着叶长青。

    “回宫正大人的话,真是因为,刘典正被木贵人传去季玉宫已经五个时辰,所以~”叶长青没有说完,只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朱颜惜。

    “我知道了。”朱颜惜点了点头,想必,这木贵人第一件事,就是找当初不分青红皂白,就给自己下了罪状的刘典正麻烦了。

    对于朱颜惜这样的回答,叶长青迷惑地,看着朱颜惜。

    “你先下去吧,本官自有办法。”朱颜惜挥退了叶长青,眯起了眼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