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八十七章 游园惊魂

第八十七章 游园惊魂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霸爱之心机嫡女,第八十七章 游园惊魂

    秋高气爽,这天,也蓝的令人的心情,没由来的舒心,慵懒地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的朱颜惜,令宗政无贺舒心一笑,真希望,颜惜的日子,可以一直如此,只可惜,自己明白,这样舒心的日子,只怕,也不久了。舒悫鹉琻

    “闲情逸致,不错嘛。”

    “我这可是劳碌着呢。”朱颜惜头也不抬地,画着图纸。一个一袭白衣,仙气飘飘地漾着笑容,一个是一身浅紫罗裙,一脸认真地提笔作画,在外人看来,怡然闲逸,又有谁会知道,这两人,正笑语盈盈地,讨论着大计。

    “颜惜,你这样,是我的话,可是半分都不相信的。”

    “要的就是这个,你说,这做贼心虚的,都是什么人?畏惧鬼神的,又都是什么人?”朱颜惜停下了手中正描着的笔,意有所指地,抬起了头。和苑的风,轻轻吹着,树叶被吹动的声音,沙沙作响,看书闲暇怡情的二人,却走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这几日,皇宫里,忙里忙外地张罗着每年一度的秋街宴,这阖宫上下一年一度的盛宴,并未随着秋意而显得凄清,相反地,对于后宫中的女人来说,主子也好,宫女也罢,都摩拳擦掌地,为了秋街宴坐着准备。贵竹国的秋街宴,是拓跋明翰登上皇位后特意设立,每年的这个时候,整个皇宫就如同京都繁华的街市般热闹,阖宫上下,宫人均可向尚仪局呈请自荐,在这为时三个夜晚的时间里,如同街市小贩般贩卖货物,而这期间的收入,任何人都不得干涉,这使得不少宫人,也都感念皇帝的恩典,自然,也有不少的人,期盼着在这秋街宴,能一举夺得皇帝或皇子的青睐。

    花灯满城,夜间的秋街宴,倒真似京都的佳节般,人山人海,繁华异常。

    “颜惜,这贵竹国的秋街宴,我倒是一直有所耳闻,今日看来,还真的是叹为观止啊。”宗政无贺轻轻扇了扇折扇,这秋街会,怎么看都觉得,和民间的灯会是一样的。

    “我娘亲,最不喜欢逛的,便是这灯会。”朱颜惜兴奋地像个孩子,母亲每每对着灯会,都会无尽落寞,自己也自然地,不曾参加,而后母亲的离开,将军府的变故,自己也就没有了那份闲情逸致,好好地游赏一番。“这朱颜惜,还真的是花蝴蝶,这边勾引着元穹哥哥,那边,还和这无贺太子眉来眼去的。”云绮远远的,就望见盈白的蚕丝锦裙,银丝勾勒着的云雾图案下,朱颜惜竟令人有种错觉,清丽脱俗,不食烟火般,而一旁的宗政无贺,温柔的笑颜,二人的亲密状,看着就怄气,自己是对宗政无贺没有爱慕之意,却也看不得,如此平凡的朱颜惜,眉眼之间的喜悦!凭什么,优秀的男子,都围着她转。“郡主,不过是一只山鸡,怎么能和你相提并论呢,人家手段有的是,太后娘娘说了,要忍得了一时之气。”韵嬷嬷拦住了急匆匆想去对朱颜惜找茬的云绮,自云绮落水后,自己便被太后安排在了一旁,这后宫,什么人什么手段,自己早就看多了,这云绮郡主冲动刚愎,太后的意思,自己自然是明白的。

    “那你说,要怎么办?”不悦地盯着远处的人,云绮冲着韵嬷嬷,火气十足道。

    “老奴的意思,这秋街宴,穹王爷一定,会为了朱颜惜而来的,郡主你想想,与其咱们去找麻烦,给了王爷心疼佳人的机会,倒不如,顺水推舟地,令王爷看看这水性杨花的人,是如何的佩不起自己的的一片真心?”韵嬷嬷弯着腰,附耳的一席话,令云绮满意地,点了点头。

    艳红的宫装,挡住了颜惜的去路。

    “云绮郡主,真巧。”朱颜惜不卑不亢地,看着来者不善的云绮,浅浅一笑。

    “是挺巧啊,要不是无贺太子引起了众人注目,本郡主都还不知道,你们在这边呢。”一语双关,这云绮导师是嘴上不饶人,言下之意很是明显,若非宗政无贺,你朱颜惜就是丢在人群里,也不会有人注目。

    宗政无贺依旧傲慢地,问候都不问候一声,掏了掏耳朵,似赶苍蝇地,对着前面扫了扫。

    “也是,这郡主没有过来,颜惜也都没有发现郡主呢。”朱颜惜一脸的认真,点了点头地,回应着,宗政无贺倒是毫不客气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青白交替,云绮自然也听出了,这朱颜惜话里的意思,扬手就要教训人时,突然手腕被扣住,对上了,总是一脸温和笑意的拓跋巍君。

    “难道太后没有告诉云绮,这后宫,除了皇后娘娘,还没有谁,有资格动手私自惩罚女官的吗?”拓跋巍君甩下了云绮的手腕,脸色,也没有加以掩饰,就这样盯着云绮。

    “我…”

    “颜惜,你还好吧,云绮没有难为你?”无视云绮在一旁解释的姿态,拓跋巍君的眼里,只剩下一个朱颜惜。

    这拓跋巍君,如今的变化,真是太令自己不适应了,只是,朱颜惜看了看云绮杀人的目光,只怕,自己又被这位云绮郡主,给多上了一份厌恶了,对于拓跋巍君的话,朱颜惜只是静静地,摇了摇头。

    “君王爷倒是急切,这朱宫正和无贺太子你侬我侬地,云绮不过是远远看着,都觉得羡煞旁人,心下想,这无贺太子也不会,令云绮这一巴掌下去的,云绮不过是想看看,这无贺太子的反应罢了,倒是君王爷你,毁了云绮的探知了。”瞥见心上人的身影,云绮倒是很适时地,接下了话。

    拓跋元穹早就看到了这边的情况,这是,这已经得悉了颜惜的想法,倒是很是放心地,慢慢走了过来。

    “元穹哥哥!”云绮作势就要粘了上去,拓跋元穹只是站在原地,冷冷的视线,盯着急急想巴过来的人,浑身散发的冷,令人不寒而栗,委屈地,咬住唇,云绮哀怨地“元穹哥哥如今,不疼云绮了吗?”

    朱颜惜错愕地,看着这一脸娇羞姿态的云绮郡主,这英气的脸庞,怎么看,都觉得变扭,听着云绮的话,朱颜惜也猜到了,这云绮郡主,只怕是半真半假地,想令自己不舒服罢了。

    果然,这云绮的话,倒是令拓跋元穹的脸,冷上了几分,无情冷漠的话,也随之而出,“本王还不知道,除了颜儿,有谁担得起本王一个疼字。”

    云绮的脸上,这下子直接就是一阵惨白,有什么,比得上自己心心念念的男子,对着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得伤人刺骨呢?反观朱颜惜,心里默默骂了拓跋元穹好几遍,这家伙,是嫌自己的日子不够难过不是?

    宗政无贺不以为然地,这拓跋元穹,说的,何止是说给云绮郡主听,更加是,不着痕迹地,说给自己,和这个阴魂不散的君王爷听着。

    “颜儿,本王陪你去那边看看~”拓跋元穹直接无视绕在颜惜身边的人,长臂伸开后,便旁若无人地,将朱颜惜揽在了自己身侧。

    “拓跋元穹,你别得寸进尺了,我可不想被人指指点点的。”朱颜惜咬牙切齿地,以只有两人听得见的声音,低声说道,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手指倒是不客气地,拧着拓跋元穹。

    “本王相信,颜儿绝对不在乎别人怎么看的,何况,本王这也是为了叫那些野心勃勃盯着颜儿的人知道,颜儿心有所属了,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窃窃私语的两人,在旁人看来,只看到了两个人的甜甜蜜蜜。

    “哼!”云绮气冲冲地甩手离开,此时,满街的华灯,瞬间熄灭,而这风,却诡异地,带着寒意。

    黑暗中,只剩下月光的微亮,而半空中,飘过的一抹残影,只见长长的秀发,披着游荡过,骇人的笑声,令人鸡皮疙瘩一阵阵。

    “啊~谁在拉我的脚!”尖细的叫声,在这片漆黑中,显得凄厉。

    “走开,咳咳,有鬼!”

    “一命抵一命,你们怕什么~”幽幽的声音,夹杂着骇人的笑声,四处此起彼伏地尖叫声,朱颜惜摇了摇头,这结果,自己还真的是出乎意料啊。

    混乱中,持续了一刻钟后,这满街的黑暗,终于恢复了光亮,而四周,哪里还有人影,只是,这满地的狼藉,可见这短短时间里的混乱。

    “颜惜,你不害怕?”拓跋巍君关切地,看着一脸的淡然。

    “王爷可曾听过,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朱颜惜笑笑地,看着众多宫人的狼狈,摇了摇头,而云绮,却已经花容失色地,跌在了地上。

    莲步轻移,朱颜惜故作好心地,扶起了云绮,“郡主,你还好吧。”

    “我~我没事。”云绮吓得不轻,哆哆嗦嗦的手,一直颤抖着。

    “谁那么大胆推到郡主的?”朱颜惜皱眉。

    “韵嬷嬷!”云绮怒吼。

    “郡主,老奴一直都不曾推你啊!”韵嬷嬷急忙跪下,而云绮,突然间惊恐地指了指韵嬷嬷后方,直直地,晕了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