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章 迷局(粽子节万更,求月票)

第一百章 迷局(粽子节万更,求月票)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霸爱之心机嫡女,第一百章 迷局(粽子节万更,求月票)

    楠娴跨入别院,看着大小姐的背影,眼眶有些泛红,只有五年的时间,大小姐必定,也是猜到了自己身体的不适,所以,才会如此心急地,想要查出真相吧。舒悫鹉琻

    自己真是笨,早在大小姐怀疑少爷中毒,趁着夜色开棺的时候,自己还以为是尘阁查出了什么,现在仔细想想,大小姐那段时间,对于毒的研究,只怕,也是为了自己体内的毒吧,自己真是该死的后知后觉!

    楠娴心事重重地,走近大小姐,“小姐~”

    朱颜惜回头,看着楠娴微微泛红的眼眶,关切地“怎么了?怎么眼睛都红了?”

    “没~”楠娴摇了摇头,“我只是有些感伤,看着小姐你这样子,就没有一天活得轻松的,小姐,你自己可有什么想法和向往吗?”

    对于楠娴的反应,朱颜惜只是觉得奇怪,当也并未深究,抬眼望着天空,语气里,带着无奈:“如果可以,我也不想这样子,只可惜,事情不是我想逃避就可以的,楠娴,你知道吗,母亲的死不是意外,弟弟的死也还扑朔迷离,负担着这么多的东西,我又岂能假装不知道?”

    看着朱颜惜单薄的身姿,衣摆随着风而晃动,楠娴的心里,泛起心疼,眼眶再次红了起来,喃喃地轻唤“小姐~”

    转头看着楠娴的模样,朱颜惜勾起唇角,笑得恬然,“小丫头今天很多愁善感啊~其实,待娘亲和弟弟的事情水落石出,还有皇贵妃的事情也告一段落,我还真想,在那水中竹楼里,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呢~”

    楠娴看着大小姐的表情,悄悄握拳,激动地点了点头“楠娴相信,一定很快的~”

    主仆二人正说着贴心的话,便传来了太后召见的懿旨。

    朱颜惜倒也不诧异,想来,这太后回宫至今,也都没有找过自己,今日这雨贵妃一事,太后对于自己的处事毕竟还是满意的,只是,若太后真的对娘亲那么的不喜,只怕,今日不过是找了个由头,来传召自己罢了。

    朱颜惜朝着楠娴使了使眼色,便起身理了理衣裳,在楠娴的陪同之下,前往长乐宫。

    长乐宫的装饰,少了其他妃嫔宫中的浮夸奢华,多了威严稳重,朱颜惜款款步入长乐宫,礼数周全的,朝着太后,行了行大礼:“宫正司朱颜惜,拜见太后娘娘!”

    端坐在正前方的太后,“抬起头来~”

    朱颜惜波澜不惊地,淡然地看向太后。

    只见太后不发一语地,看着跪在前方的朱颜惜,这是自己第一次,仔细地打量着朱颜惜,没有纳府得天独厚的美艳,却有着纳家儿女独有的气息,清灵恬然,甚至于朱颜惜的身上,还带着那么一丝高贵的气息。

    有些不悦地,太后看着这样的朱颜惜,心里莫名地,堵着一口气,而在一旁的云绮,趾高气扬地,看着俯首帖耳的朱颜惜,就凭太后对朱颜惜的厌恶和对自己的宠爱,朱颜惜要和自己抢元穹哥哥,简直是不自量力。

    尽管太后没有吱声,自己却也不会这样,一直跪下去,朱颜惜率先打破了沉默:“不知道太后娘娘召见下官,是否为了雨贵妃一事?”

    原本还想要朱颜惜好好跪上一些时辰,却随着朱颜惜这样的一句话,太后不得不让朱颜惜起身。

    毕竟,此刻的朱颜惜,是宫正司的宫正,并未有任何错处可循,而且这朱颜惜,主动提及雨贵妃一事,自己若是白平无故要她罚跪,不仅仅会传入皇上的耳朵了,只怕更加会给了纳昕儿挑拨离间的机会了,再则,这六宫内,也会对自己,有着指指点点,这是所自己不允许的。

    “瞧哀家这记性,只顾着看看你,倒忘记你还跪着呢~赶紧起来~”太后变脸的速度,也是极快的,朱颜惜只是沉声道:“谢太后~”

    太后的伎俩,自己也不是不知道,不过,就刚刚来看,确确实实对自己的敌意,不是一般的深。

    “哀家就是想了解了解,这雨贵妃一事,宫正司究竟查得如何了,这麝香,又是从何而来?”太后掠下了眼里的敌意,挂上了一脸的慈祥。

    “回太后的话,如今,还需等雨贵妃醒来,才能了解这事情。”

    云绮看着朱颜惜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你宫正司,还真是会推诿,什么叫需要等雨贵妃醒来,分明是在拖延时间。”

    云绮郡主的话,对于朱颜惜来说,心里暗暗嘲笑,这样性子的人,若没有太后撑腰,能成什么事情。

    云绮看着朱颜惜的笑容,更加恼火地“你笑什么,你敢取笑本郡主!”话语将落,云绮的一巴掌,就要挥下。

    朱颜惜巧妙地往身侧躲了躲,冷冷道:“郡主过于冲动了,这性子,只怕是要连累太后娘娘被人说管教不当,纵容郡主你无法无天,还请郡主三思!”

    没有想过朱颜惜会躲开的云绮,此刻更加是恼羞成怒,“你好大的胆子,连太后你都敢教训!”

    对于朱颜惜的反应,太后皱起眉头,这朱颜惜,怎么看都不似外界传言般懦弱良善,任人欺负,何况,这在自己面前,居然也敢如此,自己倒要看看,这朱颜惜能如何。

    “朱宫正这话,是在指责哀家不成?”太后的话语,带着不容置疑的怒气,直盯着朱颜惜。

    “下官不敢。”朱颜惜低着头,嘴边的笑意,很好地被掩饰着“太后执掌后宫,自然明白,这宫正司的女官,即便是主位娘娘,也都不能随随便便要打要罚,更何况,后宫的规矩,打人不打脸~”

    朱颜惜顿了顿,抬头与太后对视,脸上,却依旧是恭敬的神情,“刚刚,若下官不退开,云绮郡主这一巴掌下来,只怕,不仅仅会令后宫人对太后指指点点,甚至某些不了解太后的,会以为是太后的意思,这样,难道不是害太后无端替郡主受过吗?”

    朱颜惜的话,云绮还想插口,却在太后严厉的眼神下,委屈地闭上了嘴。

    “这么说,还是哀家,错怪你了?”太后的脸色,难看了许多,这朱颜惜,果然是伶牙俐齿,这样一番话,自己若是怪罪,只怕,更加是显得自己心胸狭隘了。

    “下官只是怕郡主随性而为,累得太后背上这罪名,熟悉郡主的,会认为郡主率性,不熟悉郡主的,会以为郡主仗着太后的疼爱,连皇上皇后,祖宗家法都不在乎。”朱颜惜一脸的真挚。

    尽管没有主动说太后的不是,可是,这字里行间,无不在透露着,太后的放纵。

    看着太后难看的脸色,朱颜惜故作不知地“就如同下官入宫前,外公和父亲都千叮咛万嘱咐,就是怕下官言行有失,令人觉得管教不善,丢了家族颜面,也令人觉得仗着皇后姨娘的权利,为所欲为,坏了姨娘的贤德名声。”

    被朱颜惜这一席话,太后也只得咽下这股气,这朱颜惜字里行间的话语,看似是在解释自己的行为,实则,却是在警醒自己,即便自己身为女官,也不是她一个太后,能任打任骂。

    此刻的太后,心里在不悦,也必须从长计议,毕竟,朱颜惜若不是有大过,自己轻易去动朱颜惜,便等同于和纳府及将军府撕破脸皮。

    自己在不喜朱颜惜,也不能令皇帝难做,权衡利弊之下,太后的脸上,挂上了原本慈爱的面容。

    “云绮,你可听明白了,这为人处世,可得多向朱宫正学习学习。”太后对着云绮一直教诲,云绮也只能压下心里的怨气,毕竟,太后都这样说了,自己,如何能拂了太后的面子。

    “云绮知道错了~可是,这朱宫正对于雨贵妃的处事,实在是有问题的啊~”云绮咽下怒气承认着错误,却也再次提起朱颜惜的不对之处。

    云绮的话,并未能令朱颜惜出现窘迫的困境,只见她自信满满地浅浅笑着“郡主关心贵妃娘娘的心意难能可贵,却有一点或者没有想到,这众说纷纭,却独独少了贵妃娘娘自己的意见。”

    朱颜惜的话,令太后原本微微舒开了眉头,再次拧在了一起,“朱宫正这话,是何意?”

    “回太后,雨贵妃自从滑胎后,就一直备受指指点点,而太医虽然及时赶到,贵妃娘娘确昏迷不醒,这最大的受害者,其实是贵妃娘娘才是!”朱颜惜陈述着自己的观点,而太后,也认可的点了点头。

    虽然对朱颜惜不喜,可是,目前这后宫中,也就只有她,是公平公正地站在一旁,为雨贵妃说话的,自己不适合过分插手,若是由朱颜惜介入,那便是最好了。

    太后心里有自己的盘算,朱颜惜亦然,尤其是这朱颜惜已经知道了太后是雨贵妃身后的势力,自然地,也想着透过太后的手,来帮助自己,暂时性的获得雨贵妃的信任。

    “哦?大家都认为雨贵妃是害人终害己,朱宫正倒是别有见解呢~”太后佯作诧异地,询问着朱颜惜。

    “太后娘娘,这宫正司,本就是为了查找这后宫的真真假假,赏罚谪罪,保持清醒和旁观者的目光,才能将背后的黑手绳之以法,下官不敢人云亦云。”朱颜惜的一番话,令太后的眉头,重新回到了原位。

    “坐下说话吧~”看着站着回话的朱颜惜,太后这才放软了声音,示意朱颜惜落座,对于太后的转变,朱颜惜掩下内心的喜悦,太后这样,便是认可了自己的话,也就是说,这短暂的联盟,是达成了。

    太后嘱咐着下人上茶,对着朱颜惜,也热络了起来“朱宫正认为,雨贵妃一事,会是什么人动的手脚?”

    “下官也不敢确认,一切,还需要贵妃娘娘的配合,若是贵妃娘娘醒了,愿意事无巨细地告知下官,下官相信,这背后藏得再深的人,有都会露出马脚的,只是~”朱颜惜支支吾吾地,皱着眉头。

    对于雨贵妃的胎,太后寄于了多少希望,如今发生了此事,心里的愤怒,也是极大的,“只是什么?”太后带着急切地问道。

    “太后有所不知,贵妃娘娘和下官,有些嫌隙,下官也不敢保证,这贵妃娘娘,会不会因为此事,对下官有所保留。”朱颜惜叹气道“今日之事,只怕幕后藏得深的人,是想置雨贵妃与死地的。”

    朱颜惜的话,令太后手里的茶,微微洒出了一些,看来,这太后对于雨贵妃,很是重视,越是想要保护一个人,约不能令这个人过分地引人注目,所以,这太后才会费尽心思地,在背后支撑着雨贵妃。

    “今日,不就是这麝香一事么?”云绮在太后的示意下,替太后问了出声。

    朱颜惜摇了摇头,“郡主有所不知道,今日一事的源头,是在于贵妃娘娘宫中失窃,娘娘震怒,宫正司这才派了人去调查,也因为这宫正司的人前去,才会在无意间,发现了麝香。”

    “就是如此,也不能说明什么啊~”云绮否认道“这样,就能成为朱宫正你说的全部矛头直指雨贵妃?”

    云绮口直心快,而太后,却默不作声地,在思考着什么。

    “莫非,这失窃一事,也与雨贵妃有关?”太后在深宫中呆久,对于这后宫的事情,自然的明白的,朱颜惜刚刚所提的,加之这失窃一事,必然是有关联的,只是自己,却想不通,失窃一事,如何能对雨贵妃起到冲击。

    “太后英明~”朱颜惜一本正经道:“许多人,或者以为,这失窃不过是小事,可是太后不知道的是,下官在一起杀人案件里面,发现了这三叶草发簪,皇上密令下官彻查此事。”

    “三叶草发簪?”太后皱眉,“可是紫色三叶草?”

    “正是!”朱颜惜点了点头。

    “那可是,谢才人的手艺~”太后眯起眼睛,这三叶草发簪,自己之所以记得,就是因为当时皇帝对于雨贵妃等的警示,也正是那次之后,自己就明白了,皇帝终究是皇帝,不是谁,都可以恃宠而骄的,这也是为什么,自己后来,需要费尽心思地,去为皇帝张罗可心的妃嫔的原因。

    “太后娘娘也知道?”朱颜惜故作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只见太后点了点头,“当时雨贵妃和霞贤妃闹出的风波,哀家记得,皇帝后来还要谢才人多做了两支发簪,分别赏给了雨贵妃、霞贤妃还有丽嫔呢~”

    “是的,正是这谢才人所做的三叶草发簪,在家母的尸身旁出现了,皇上不忍皇后姨娘伤心,专门默许了下官,彻查此案。”朱颜惜故意将信息,透露给了太后,一脸的悲切。

    太后闻言,脸上的震惊,来不及修饰,对于朱颜惜的话,自己是万万想不到的,这往事,朱颜惜是不知道的,自己却明白,只怕皇帝,不是为了皇后不伤心,而是对于纳云儿,余情未了。

    “纳云儿,不是自尽的吗?”佯作镇定,太后很快地,平复了自己的内心。

    “对外界而言,是的!”朱颜惜语带落寞道。

    “也就是说,是他杀!”太后下着结论。

    朱颜惜点了点头,“正是因为如此,下官才怀疑,有人想要借刀杀人!三叶草发簪一事,下官只在宫正司里面,要求大家留心查案,而这发簪,只能在贵妃娘娘、贤妃娘娘和丽嫔娘娘那里,而这些年,几位娘娘都不曾佩戴过此发簪。”

    太后笑了笑“她们如何会戴呢,为了一只发簪,最终皇上是如了他们的愿,可是,却也宠幸了她们争先恐后索要的,制作了这发簪的人,再好,她们也不会佩戴~”

    “是!所以,宫正司上上下下,才需要费心地,去探查三位娘娘的库房内,是否还有这发簪。”朱颜惜应和道。

    朱颜惜的话,令太后也沉默了下来,若是真的如此,那么,这雨贵妃失窃,丢的东西,难道是!

    看着太后的神情,朱颜惜叹息道:“这一切,还需要多亏了徐美人,若不是徐美人发现问题不对劲,故意演了那么一出戏,只怕,下官还真的,要以为是贵妃娘娘,杀害了家母。”

    “徐美人?”云绮皱眉,“这徐美人,不是口口声声地,在诬陷雨贵妃吗?”

    朱颜惜心下为云绮郡主哀悼,若没有了太后,只怕,这云绮~

    “嗯哼?”太后只是微微哼了一声,挑了挑眉,看着朱颜惜。

    “太后娘娘有所不知,宫正司连夜盘问了贵妃娘娘宫里的宫人,这贵妃娘娘好巧地,不见的东西,便有这三叶草发簪~”朱颜惜抬头看着太后,眼里的坚定,令人看不出丝毫的不实诚。

    朱颜惜也不厌其烦地,对着太后,好好地描述了一遍,这原先将自己扰的七荤八素的事由,自然,也不忘记将雨贵妃失窃后意图陷害自己的事情,有技巧地带过,庞大的信息量,也将太后绕晕了。

    对于太后而言,这一切虽然是杂乱,但是,却也很快地,定下了心神,这一切,环环相扣,确实是心机深沉,这后宫,什么时候,藏了这样的角色,若真是由这样的人存在,自己,也必定容不得!

    看着太后的表情,朱颜惜知道,这徐美人是安全了,而这雨贵妃处,自然会有太后,去为自己打点,幕后操纵着的人,只怕,也要坐不住了。

    “若真是如此,这后面操控的人,可是后宫的心腹大患,宫正司必定要将此人,给哀家掀了出来!”太后一脸正色,“朱宫正大胆去查,此事不仅仅事关雨贵妃一事,只怕,连宫正司都埋有这心思否测之人的心腹,这样的人,若是图谋不轨,可就不好了!”

    “是!”朱颜惜回道“可是太后娘娘,这徐美人,只怕,还得在宫正司一段时间,毕竟,在事情无法真相大白,贵妃娘娘还未能知道实情的情况下,这才是上上之策~”

    思考着朱颜惜的话,太后点了点头,“言之有理,你就按照你的方法去做,哀家,只有一个要求!”

    朱颜惜恭敬地,等候太后的指示,只听闻太后肃穆道“哀家要这势力,连根拔起,不留一丝隐患。”

    “是~”朱颜惜退了开去,缓缓离开了长乐宫,等着外头的楠娴,这才急匆匆地扶上朱颜惜的手。

    “小姐,情况如何啊?”大小姐进去了那么久,自己都担心着太后会不会为难小姐,如今,看着小姐柳眉紧蹙,自己也不由得提着一颗心。

    轻轻拍了拍楠娴的手,“狐狸上钩了,接下来,就等着老狐狸和小狐狸的沆瀣一气,好好地替我们,解答一些东西了。”

    楠娴惊讶地看着朱颜惜,“若是如此,小姐你,为什么还皱着眉头呢?”

    长长的一声叹气声,朱颜惜缓缓摇头,“那是因为,这不过是暂时的,霞贤妃和丽嫔,未必就是凶手~”

    在后宫发生的这段时间里,朱颜惜深深地明白,眼见的未必就是真的,雨贵妃看似陷害自己,却是被人拉出来鱼目混珠,而霞贤妃看似设计了雨贵妃,却也未尝不是,被人所利用,在看着丽嫔,若真的是如同自己的猜想,坐收渔翁之利的,看起来是丽嫔,可是,却也未必。

    朱颜惜头疼不已的,正是这真真假假的难分难舍。

    刚刚回到宫正司,便看到了木贵人慵懒地靠着椅子,闲暇地吃着茶点,等着自己许久。

    朱颜惜微微皱眉,福身想木贵人请安,心里,却困惑着,这木贵人,按理说,是不会和自己多加接触才是。

    看出了朱颜惜的不解,木贵人笑了笑“本贵人奉贤妃娘娘之命,在这里等候朱宫正许久了~”

    木贵人的话,令朱颜惜沉下心思,“不知道,贤妃娘娘可有何示下?”

    木贵人噙着笑意,扫视了四周,“小柳,带他们都退下吧~”

    微微一愣的小柳,很快地遵从了木贵人的指示,带着众人退了下去,楠娴也在朱颜惜的示意之下,守在了门口。

    “不知道贵人主子,有何事示下?”

    “贤妃娘娘要朱宫正你,彻查此事,务必,要将这栽赃嫁祸之人,给查个清清楚楚~”木贵人轻轻挑眉,话语中是传达霞贤妃的事情,可是,这眉宇之间的不屑一顾,确实令朱颜惜看得真切。

    “这个,宫正司自然会处理地妥帖。”朱颜惜径自走向大殿旁的小屋子,木贵人也会意地,跟了上去。

    “只怕,宫正大人,未必能那么容易理得清楚吧~”木才人摇了摇头,若不是自己绊住了朱颜惜,只怕,这谋害雨贵妃的罪名,可就坐实在了朱颜惜的身上了。

    “颜惜还得多谢贵人的帮助~”朱颜惜笑了笑。“不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一点,说实话,我也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贤妃娘娘只告诉我,今夜要离雨贵妃远一点,也尽可能的,离你远一点。”木贵人直白地,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了朱颜惜。

    “这?”朱颜惜皱眉,莫非,这霞贤妃,本来的目标,就是自己?

    “贤妃娘娘的目标,不仅仅是你,还有雨贵妃!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是想要对你下手,不过,你可知道,贤妃娘娘为人处世,都是受皇后娘娘的示意而为?”木贵人语出惊人地,令朱颜惜猝不及防。

    “贤妃的背后,居然是皇后娘娘!”朱颜惜有些不可置信地,“可是,这麝香,难道也是贤妃所为?”

    “这正是我要告诉你的~贤妃娘娘要我转告你的是,叶长青是她的人,晓晨,也是她的人,可是,这麝香,确是有些人故意透露给她知道的~”

    “这点,我倒是不吃惊,叶长青本来是泱嫔他们的人,而泱嫔却是依傍贤妃,想来,这叶长青,早就是贤妃安排在容妃身边的,而泱嫔,早就知道的,否则,也不可能无人发现他们之间的私下往来。”朱颜惜眯起眼睛,如果是真的,那么,麝香和赃物,只怕,才是这重点了,说到底,这三叶草发簪,才是最致命的。

    雨贵妃丧子,若是自己失手,雨贵妃必然不会善罢甘休,而这满园的麝香,却又会令雨贵妃丧子一事,转移了自己的嫌疑,皇上若是追究,只怕,便会成为,雨贵妃杀害自己母亲,意图除去自己,奈何这东窗事发!

    朱颜惜突然一惊,难道,这背后的始作俑者,是皇后!

    丽嫔身边有刘典正,刘典正自然也知道这三叶草发簪,之所以丽嫔不动声色,便是因为,自己留着发簪,所以无惧无畏,而雨贵妃失窃的发簪,只怕,真真正正不见了发簪的,是霞贤妃!

    “木贵人,霞贤妃为什么,要告知我这个事情?”朱颜惜不解地问道。

    木贵人叹了叹气“因为这事情的发展,完全没有安装她预期的去发展,徐美人的歇斯底里,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即便不是你推倒了雨贵妃,也应该是雨贵妃被众人嫌弃,待皇上厌弃啊!”

    “所以,如今的贤妃娘娘,要自保?”朱颜惜挑了挑眉,贤妃原本计划的一切,如今在后宫众人看来,不是雨贵妃活该,那么就是有人陷害,而霞贤妃这一切种种,再加上太后的责备,自然的,也就会被人怀疑,这麝香,是有意而为之,也就是说,自身难保的,还有霞贤妃!

    而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改怀疑的,这害了自己母亲的,岂不就是霞贤妃了!所以,霞贤妃才需要要木贵人来传达这样的消息,那便是,自己也是受害者。

    朱颜惜此刻,对于皇后的怀疑,越发地深~

    只是,这一切,仅仅如此是不够的,三叶发簪,究竟在哪里,没有了这三叶草发簪,而这麝香,又是谁告知了贤妃的,一切种种,并未随着这事情的明了而浮出水面。

    当务之急,便是要找出,这幕后通知贤妃的,究竟是谁,也只有如此,才可以顺藤摸瓜地,找出幕后的黑手~

    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是扑朔迷离,如果真的是皇后,自己实在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木贵人看着朱颜惜的表情,许久后,这才缓缓出声“宫正大人,这后宫,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事情,多如牛毛,你说,你觉得我有你母亲的声音,皇后娘娘是不是也知情呢?”木贵人面若桃花,可是眼里的冷意,却令朱颜惜震惊,随着木贵人接下来的话,朱颜惜的心,也冷下了许多。

    “如果不是宫正大人告诉我,或者,我至今都不会明白,我那刚刚得到的孩子,为何在皇上都不知道的时候,就那么静悄悄地来,又静悄悄地离我而去~”木贵人的话语,带着嘲讽。

    朱颜惜看着木贵人巧笑倩兮,心里也慌了起来,“木贵人,你还好吗?”

    “好~怎么会不好呢~”木贵人笑得有些苦涩,“我一直都不知道,贤妃娘娘为什么对我那么的好,扶持我却还要我一直保存良善,终究是我天真,直到冷宫里,你告诉我那一些话,还有这些时间里,我的怀疑,才证实了,我不过是任人摆布的棋子~”

    “难道,贵人你怀疑皇后?”朱颜惜迟疑了许久,才将皇后二字,从嘴里吐出。

    “或者吧,可能是皇后,也可能是丽嫔,更可能,是雨贵妃~宫正大人,我帮你,不仅仅是为了要活,也是为了,要害我的人,知道什么是害怕!”木贵人笑得凄然,明明是花样年华,却令人感觉,心里沧桑无奈。

    望着木贵人,朱颜惜此刻,却不知道说什么,这个女子,也是被无奈逼出来了吧,自己竟觉得,这木贵人,和自己一样,都是逼于无奈地,做着令自己心力交瘁的事情。

    “木贵人,既然如此,你说,雨贵妃,是你,你救还是不救?”

    “救,为什么不救!”木贵人坚定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能要敌人不痛快的人,为什么要令敌人痛快了?”

    朱颜惜牵动嘴角,认可地点了点头,“那就请贵人,陪我演一出戏,我要知道,霞贤妃的手里,是不是有三叶发簪,还有,还请贵人配合颜惜,圆一个谎。”

    木贵人看着朱颜惜的表情,笑笑地,点了点头。

    只见朱颜惜附在木贵人的耳朵旁,交代着什么,而后,二人这才一前一后地,走出了宫正司。

    送走了木贵人,朱颜惜也急忙召集了宫正司的宫人~

    凌厉地看着跪在地上的众位宫人,朱颜惜也不说话,半个时辰过去了,下面的人,有的目光闪烁,有的忿忿不平,更有的,一脸的不耐烦。

    楠娴看着小姐朝自己眨了眨眼,这才清了清嗓子:“今日,宫正大人召集大家,为的是,这三叶发簪一事,大家都知道,雨贵妃丢失的物品里,正有这三叶发簪,不过,这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偷取了发簪的人,必然为的,不外是两个目的!”

    看着下边的人,楠娴扬起嘴角道:“一个,是这发簪是为了偷给丢失发簪的人,一个,是为了陷害贵妃娘娘,不过,无论是哪个目的,都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宫正司出了奸细!”

    楠娴的话,引起下面一片哗然,朱颜惜看着下方,有的一脸气愤,有的心虚,也有的,勾起嘴角,幸灾乐祸,这些人的表情,还真是丰富极了。

    抿紧嘴唇,朱颜惜这才扶着楠娴的手,站了起身,款款走近跪着的人前方。

    “若本官没有记错,本官早就有言在先,但凡背叛宫正司的人,会是怎么样的下场。”朱颜惜语气中的狠厉,令心虚的女史,打了个寒颤,“机会,本官只给一次,本官手里,这几天护卫跟着你们谁,去了哪,都仔仔细细,清清楚楚,主动认罪的,既往不咎,至于心存侥幸的,大家大可以,尝试尝试是什么样的下场~”

    朱颜惜走到左边最旁一侧,“你先来吧~”

    被朱颜惜点名的女史,此刻战战兢兢地,“回宫正大人,奴婢,从未背叛宫正司,天~天地可鉴!”

    “是吗?”朱颜惜的笑容,极其冰冷,转身叹了口气,便对着楠娴示意:“楠娴,你告诉她,她做了什么!”

    “是!”楠娴可惜地摇了摇头,面无表情地,对着众位女史通告道:“宫正司女史,潘华,一月前私自将刘典正所查案件进展,告知乐才人,二十日前,将宫正司对唯婕妤的觉怀疑,私下告知育嫔…”

    随着楠娴的数落的累累罪状,女史潘华整个人,都瘫软在地,胆战心惊地,这朝着朱颜惜叩头请罪,只是…

    “既然本官给过你机会了,你不愿意承认,那么,就怪不得本官心狠了。”朱颜惜面无表情地,看着潘华,“拖出去,杖毙!”

    自然就这样看着朱颜惜,毫不留情地,说着冷血的话语,这五个字,对于她们而言,有多重,每个人心里都和压着石块一般的,难以透气,而宫正大人,确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云淡风轻。

    “宫正大人饶命啊~潘华只是一时糊涂,再也不敢了~”被拖出去的潘华,嘴里一直念叨着这几句话,而朱颜惜的脸上,却自始至终不为所动。

    “你呢~”众人还在潘华被杖毙的惊吓中,却见她们的宫正大人,一脸淡漠地,对着另外的人问道。

    每个人都胆战心惊地,看着一个个被拖出去杖毙的人,而每一个否认的,所有的背叛,都被简明扼要地宣之于众,而后,就被宫正大人云淡风轻的一句杖毙,结束了生命。

    做了亏心事的人,无不战战兢兢地,心里面,天人交战着,原本以为,宫正大人不过是故意以此来威吓大家,如今看来,确确实实,是掌握这证据的,刘典正也在一旁,七上八下地。

    接连处死了五个女史,朱颜惜也累了似的,靠着椅子坐了下来,“你们,还需要本官,一个个地问,还是自己,主动出来承认罪行呢?”

    朱颜惜的话,每个人都低下了头。

    “也罢,你们背后,或者也是受迫于主子,不方便公之于众,这样子,本官会在偏殿,你们就一个个地,进来和本官说吧。”朱颜惜起身,偏过头“楠娴,你就一个个地,安排进来吧。”

    “是~”楠娴依照朱颜惜的意思,一个个地宣进了偏殿,而又了前车之鉴,这些女史,也都一个个胆战心惊,事无巨细地,向朱颜惜坦诚一切,深怕少说了什么,下场就和之前的五个女史一样。

    最终走进来的,是刘典正,只见这个曾经掌管宫正司的女子,此刻的脸色,比任何一人都要惨白。

    “见过宫正大人!”刘典正的声音,带着颤抖。

    “刘典正坐吧,本官可是等了你,许久。”朱颜惜轻轻啜了口茶,好整以暇地看着刘典正,“若刘典正想告诉本官,你是被丽嫔娘娘胁迫的话,本官可是不相信的,你背后的主子是谁,相信刘典正是聪明人,而本官相信,若是皇上知道,只怕,刘典正的家人九族,未必能安然无恙,毕竟,这一切罪证的收集,都是皇上安排侍卫做的。”

    丽嫔身后无权无势,无所依傍,即便是被于相国所救,也都是丽嫔,在照应着于府,要自己相信,刘典正能被丽嫔所收买,只怕,是背后另有高人才是,否则,这雨贵妃等人,如何收买不了一个刘典正?

    刘典正如此聪明,自然也明白,丽嫔和雨贵妃等人,谁更可以依傍,朱颜惜如今赌的,就是这刘典正身后的人,而为了防止刘典正碍于身后之人的势力不敢妄言,朱颜惜搬出了皇上,毕竟,再大的势力,也不如皇帝来得有威慑力。

    面如死灰的刘典正,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宫正大人饶命!”

    “刘典正,皇上既然给了你们机会,就必然,不会以此处死,你自己,应该明白。”

    “宫正大人,下官不敢隐瞒,只是,君王爷的命令,下官不敢不从!”刘典正的话,令朱颜惜震惊,丽嫔身后的人,竟然是拓跋巍君!

    ------题外话------

    亲们,粽子节,我就苦哈哈在家里万更码字啊,给力了吧,可怜吧,万更了,摸爬滚打求月票捏~

    O(∩_∩)O哈哈~粽子节快乐捏~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