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零四章 凶手(上)

第一百零四章 凶手(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霸爱之心机嫡女,第一百零四章 凶手(上)

    雨贵妃吃惊的看着朱颜惜,这个人,还是当初在将军府,自己看到的那个唯唯诺诺,一脸恭顺的人吗?

    眼中的狡黠,处事不惊的淡定,大大方方举止,也难怪黑舒云需要写信向自己求救了。舒悫鹉琻

    对于雨贵妃打量自己的眼光,朱颜惜不以为然的,静静的在那里等待着雨贵妃的发话,对上雨贵妃的眼睛,很是平静。

    “朱宫正,你需要本宫如何配合你?”雨贵妃也是能屈能伸,现如今,这是唯一的办法,“只要本宫做得到的!”

    朱颜惜轻笑了出声:“贵妃娘娘认为,偷走娘娘的发簪的人,和意欲何为啊?”

    “这宫中就本宫和贤妃,还有丽嫔有这三叶草发簪,而这偷取本宫发簪的,无非是想要陷害本宫,又或者,就是贤妃或者丽嫔,不见了这发簪,要拿本宫的,充当自己的,毕竟,这宫正司,有这后宫各宫妃嫔多少的眼线,想要知道这消息一点都不难。”雨贵妃一脸的不屑,这样的手段,自己何尝想不明白。

    朱颜惜点了点头“下官自知道,这三叶发簪一事,本来就是下官放出去的消息,娘娘认为,若是这发簪在娘娘面前,娘娘你,还能辨别出是哪一只吗?”

    带着试探,朱颜惜望着雨贵妃,自己只是想在这雨贵妃的口中,

    确认自己的想法,而果然,雨贵妃的话,令朱颜惜的嘴角勾起了幅度。

    “那三叶发簪,是本宫耻辱,本宫怎么会去看它?本宫岂会知道这东西到底如何辨别,再说了,同样出自一个人的手,还能有啥不一样?”雨贵妃一脸的不屑。

    朱颜惜暗暗发笑,看来这三叶发簪,对雨贵妃而言是个不小的打击,以至于,时过境迁提到此事,依旧是是那么愤愤不平~

    “贵妃娘娘,你认为,若是这有人不见了发簪,却要娘娘你做替死鬼的人,她对于发簪,会不会也是如此的不屑一顾呢?”搅动着手里的丝帕,朱颜惜问得小声,而雨贵妃,却也会意到了什么。

    “朱宫正的意思?”雨贵妃此刻眼里的兴奋,已经不再被抑制了,看来自己,很快就可以令皇上重新厚待自己了,若是这朱颜惜能找出始作俑者,皇上必然也会更加心疼自己,加上如今皇上对自己的冷落,一定会更加地内疚的。

    “那就要请娘娘明天,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出风头,所有的事情,下官早有安排,太后娘娘也会尽力配合,若娘娘自己毁了这局,那么,下官也就爱莫能助了,这机会,只有一次,相信娘娘蕙质兰心,必然明白的。”朱颜惜拢了拢额间的发丝,一脸算计的意味。

    “本宫明白。”雨贵妃此刻,对于朱颜惜也是好声好气地,毕竟,能帮自己的,只有她。

    朱颜惜起身,福了福身,“那下官,就先行告退了。”

    在雨贵妃的许可下,朱颜惜慢慢退出了舒雨宫,脸上的笑意,也更加深了,现如今,就等着狐狸上钩了。

    朱颜惜看了看火辣辣的太阳,不知不觉已是正午,这才站了一会,就已经大汗淋漓,唇角勾起弧度,这么热的天,只怕不少人的火气也不小。

    而楠娴看着小姐自信满满的笑容,还带着猎人的气息,看来这今天的好戏,马上就要开场了,自己真期待,小姐能一次性把这些事情都解决了。

    朱颜惜坐上轿撵,对着楠娴吩咐道:“楠娴,去把人,都请到宫正司去。”

    “是。”楠娴应声离开,而朱颜惜,优哉游哉地,坐在轿子里,朝着宫正司而去。

    朱颜惜刚刚到达没有多久,皇后、太后、霞贤妃等人,都陆陆续续地来到了宫正司,此刻的宫正司,真是难得热闹,只不过,一个个的脸上,都不是很好的表情,除了丽嫔和刚刚被皇上晋了嫔位的木贵人。

    太后沉不住气地,“朱宫正,你说的水落石出,究竟是怎么回事?”

    “太后娘娘稍安勿躁,这雨贵妃滑胎一事,都源于这失窃的三叶草发簪,不过所幸的是,这三叶草发簪,只有几位娘娘才有,下官认为,这最先的源头,必然先解决了才是。”朱颜惜福身道。

    “本宫怎么觉得,朱宫正这话,没头没脑的,这失窃事小,怎么就成为了,必须急切查出的源头呢?”丽嫔皱着眉头。

    朱颜惜也不生气,低低笑道:“丽嫔娘娘错了,这贵妃娘娘之所以滑胎,是由于这麝香,可是这麝香,又是因为宫正司的女史而发现,女史能发现,却是因为这失窃,许多人或许会以为这只是小事,但是恰恰是这失窃才是重中之重。”

    “这一点,本宫就奇怪了。”木嫔捂住笑开了,“究竟是你朱宫正无法查出真相,还是说是你宫正司有意包庇罪魁祸首呢?”

    “这点,木嫔娘娘有所不知,这宫正司上上下下有多少各宫主子的眼线,只怕是都如牛毛,而贵妃娘娘失窃的,偏偏就是我宫正司在查的杀人案件所涉及的物件,此事,不是太巧合了吗?”朱颜惜偏着头问道。

    朱颜惜的话,令在场各宫主子的脸色,都有些难看,这朱宫正,是想说,雨贵妃是无辜的,她们这些人,才是有嫌疑的吗?

    众人七嘴八舌地指责着,而皇后,这才出声:“行了,本案件就是由宫正司在审理,你们都给本宫安静点。”

    皇后的威严,果然令得四处都安静了下来,而朱颜惜,这才在皇后的示意下,继续刚刚的话题“想必大家会认为,也或许是贵妃娘娘自己贼喊捉贼,所以才会有此一招吧?”

    朱颜惜满脸的笑意,看着各宫主子,只见大家都轻微的点了点头,目的达到了,朱颜惜自然的转换了语气:“但是大家忘了一点,雨贵妃这么做,是对自己有害无利的事,人都不会这么傻吧,明明知道宫正司在查,却偏偏地,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丽嫔这时候,也开口了“本宫看这宫正大人也忘了一件事情呢,等着宫正司去查和自己先把发簪说不见了,哪一个更能服众了,这查出来了,说明他真是,那么百口莫辩,先下手为强这一点,相信,贵妃姐姐自然也是明白的。”

    雨贵妃本欲教训丽嫔,却想起了,朱颜惜说过的,不要搅了这出戏,于是,硬生生的忍了下来,告诉自己,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下官若是贵妃娘娘必然不会这么做,毕竟这宫正司要查,也是需要时间的,这段时间,在打造一只又如何?”朱颜惜讽刺道“不过,好人有好报,宫正司女史王佳,恰巧和谢才人,曾经是挚友,各位娘娘所不知道的事情,她是知道的,这也是本宫今日需要依仗她来破案的重点。”

    “朱宫正倒是把哀家绕糊涂了。”太后有模有样地,顺着朱颜惜的话语道。

    朱颜惜福了福身,恭敬的对太后说道:“回太后娘娘的话,这一切都是因为贵妃娘娘一直在强调自己是被冤枉的,宫正司做事,本就应该公平公正,在听闻娘娘的话后下官也认为这事情是有蹊跷的。”

    “哦?”太后提高声音,而皇后也抿紧眉头“何来蹊跷?”

    “就如同太后和皇后娘娘所说的,贵妃娘娘滑胎事大,失窃事小,这最应该查的,本就应该是这麝香,可是,宫正司亦会因此,而认为,贵妃娘娘做贼心虚~”朱颜惜停了停,这才叹息道“如此一来,那么贵妃娘娘就做坐实了杀人的事实,我宫正司对于麝香的调查,只怕也都是为了陷害贵妃娘娘的~”

    皇后看着朱颜惜一眼的复杂,随后牵起嘴角,“既然如此,证据呢?”

    “证据就在于,这当初谢才人做的第一支发簪,本不知道会是给那位主子,所以,那发簪上没有刻字,但是在皇上要求谢才人同样制作两只三叶发簪要送给贤妃娘娘和丽嫔娘娘的时候,谢才人也就费心的,在发簪上面刻字。”朱颜惜的话,令众位主子点了点头。

    木嫔笑了笑“那简单,只要派人去把几位姐姐的发簪取来,便知道究竟就发簪上面的时刻的字,是不是丽和霞了。”

    “也就是说,这是还是不是,只需要派人取来几位姐姐的发簪,就能水落石出了,偷了发簪的,必定也来不及,刻字呢。”

    朱颜惜点了点头,皇后这才沉声,“紫琴,你亲自去取。”

    “哀家看,韵嬷嬷也跟着去,免得这中途有什么人,做了手脚,可就不行了。”太后别有深意地说道,而皇后,倒是不以为然地,“宫正司也派个人去吧,这样子,倒也比较妥帖。”

    “那不如,本王一起前往。”宫正司的殿门口传来。

    “穹王爷!”

    “元穹!”

    后宫重地,本不是哪个人都可以进来的,只是,这拓跋元穹,却是皇帝纵容的,众人惊讶的,是这冷情王爷,居然也出现在这个节骨眼上。

    “见过太后,母后~”拓跋元穹冷冷地请安。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