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零五章 凶手(中)

第一百零五章 凶手(中)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霸爱之心机嫡女,第一百零五章 凶手(中)

    今日的拓跋元穹,深紫色的衣袍,金黄的丝线勾勒着熟悉的图案,朱颜惜眯起眼睛,这不是自己那日所做的高山流水图?嘴边泛起点点笑意,就连眼眸里,都染上了笑。舒悫鹉琻

    太后等人只是讶异地:“元穹怎么也来了?”

    “今日这后宫热闹繁华,颜儿有所求,本王不来,岂不是要令颜儿失望了?”说着话语的拓跋元穹,眼睛里,却只容得下一个朱颜惜,立于太后身侧的云绮,怒火中烧,又是朱颜惜,自己就是不明白,这其貌不扬的朱颜惜,究竟给自己的元穹哥哥,下了什么药!

    感受到来自云绮郡主的敌意,朱颜惜哑然失笑,“那就有劳王爷了。”

    看着朱颜惜和拓跋元穹二人之间相视的视线,纳昕儿喜忧参半,那是有情人之间的才有的神情,颜惜,终究还是爱上了拓跋元穹,而不是宗政无贺。

    韵嬷嬷和紫琴,也战战兢兢地跟在了穹王爷的身后,警惕地保持着距离,深怕一不小心,碰到了王爷的雷区,会被王爷一个不痛快给了结了。

    而在宫正司内等待的人,什么表情都有,看好戏的,皱眉头的,还有愤愤不平的,脸色凝重的,朱颜惜也就这样,静静地等待着。

    很快地,拓跋元穹健步跨入宫正司,而两只三叶发簪,就这样静静地,静至在两个精致的木盒之中,抿着唇的拓跋元穹,脸上的冷色,也令人觉得冰寒。

    径自地落座在一旁,两个盒子,也被放在了拓跋元穹旁边的木桌上,指尖在木盒上轻轻敲动,在这安静的气氛之下,更添了一丝烦躁。

    朱颜惜福身:“辛苦王爷走一趟了~”

    只见拓跋元穹点了点头,脸上的冰霜,在对上颜惜的时候,瞬间柔和了许多,这些早就听闻穹王爷对朱颜惜情深的后宫妃嫔,以及宫正司上下的女史,都有些呆滞,穹王爷卸下的冰山的脸,更加的拨动人的心弦。

    而此刻,朱颜惜转身前,抛给拓跋元穹的表情,带着狡黠的笑意,也令拓跋元穹的嘴角,勾起宠溺的笑意。

    “如今,这发簪已经取来,就不知道,这拿了贵妃娘娘发簪的人,是不是要出来承认呢?”朱颜惜顿了顿,看着丽嫔和霞贤妃,“若是一切揭晓,只怕就难了。”

    只是,朱颜惜也诧异地,霞贤妃的神色,居然有些兴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朱宫正所说的,不就是三叶发簪吗?就不知道,这三叶发簪害死的,是谁呢?”霞贤妃语气淡然,也没有特别多的情绪波动。

    “下官的娘亲,朱将军府的将军夫人,纳云儿!”提及娘亲,朱颜惜的语气,还是有些波动,只是脸上。却依旧保持着淡淡的笑容。

    随着朱颜惜的话语一出,等在一旁的众人,也都有些不可置信,原以为是这后宫哪位妃嫔,却不曾想到,相差十万八千里。

    而一些老人,也都微微挑眉,却没有那么觉得不可置信,纳云儿与皇上的情分,她们这些人,早在皇上还不是皇上的时候,就已经听闻了关于纳云儿的事情,只是看着皇上与皇后夫唱妇随,相敬如宾,也就渐渐淡忘了,如今,朱颜惜的话语,倒也令她们微微诧异。

    后宫之人杀害朱将军的夫人,简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情杀?众人的心里,都纷纷猜测了起来。

    “王佳~”朱颜惜唤道。

    “见过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女史王佳平静地行礼,便落在了一旁。

    “朱宫正就别卖关子了,哀家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看着朱颜惜,太后还是没有由来地烦躁,对于纳云儿的事情,自己实在不想再多谈。

    朱颜惜点了点头,侧着头唤道“王佳,去看看王爷那边的发簪。”

    王佳应声走近,恭敬地自拓跋元穹的手里,拿过了装着发簪的盒子,只见王佳恭敬地,双手捧着发簪,里里外外地瞧了一遍,又小心翼翼地,将发簪凑近鼻尖,这才放下发簪,打开另外一个盒子。

    只是这一次,王佳却皱起了眉头,半响后,王佳摇了摇头,将发簪,放置回了原位,跪下回话。

    “如何?”皇后含着威严地,询问道。

    “回皇后娘娘的话,左边的发簪,是假的!”王佳的话,一石激起千层浪,原以为应该是直接揪出偷走雨贵妃发簪的贼人,此刻,却还有这样劲爆的消息,假发簪!那意味着什么!

    皇后沉下了脸,太后,却勾起了笑容“假的?韵嬷嬷,给哀家看看,那假发簪,是出自哪个宫?”

    朱颜惜看到,这霞贤妃,脸上的笑容,微微僵硬了下来,眼里的不可置信,较之刚刚的兴奋,转为了疑惑,而自己的姨娘,也极其细微地,朝着霞贤妃,摇了摇头。

    朱颜惜暗暗发笑,果然,皇后姨娘是有问题的…

    韵嬷嬷拱起身子,“回太后,是贤妃娘娘的发簪!”随即将两支发簪递了上去。

    太后手里拿着两支发簪,只见两支发簪上,丽嫔的发簪簪身都是光滑无痕,倒是这霞贤妃的假发簪,刻着霞字,太后眯起眼睛,看着朱颜惜。“朱宫正,这是怎么回事?”

    朱颜惜戏谑地看着霞贤妃,“这就要问问贤妃娘娘了,想不到,这宫正司的耳目,倒是很及时地,将小官的话,告知了贤妃娘娘了。”

    朱颜惜的话,果然令叶长青和晓晨,微微一怔,那日,宫正大人在宫正司内,彻查雨贵妃一事,一脸的笑意,这也在二人的旁敲侧击之下,才知道,这王佳一事。

    也因为这样,自己二人费尽心思在王佳处,终于知道了宫正大人为什么如此的有恃无恐。

    朱颜惜老神在在地,看着叶长青和晓晨的脸色,青白交替,而这霞贤妃,尽管有些诧异,却也没有多少惊慌失措的神色,不知道是过于淡定,还是在就胸有成竹。

    在众人的满是疑惑的目光中,朱颜惜这才走近霞贤妃,“贤妃娘娘很诧异?”

    “朱宫正倒是,很长的心思呢~”霞贤妃笑了笑,对于朱颜惜,却没有怨怼,只是有些无奈。

    “这也得多亏了贤妃娘娘暗中插着宫正司的叶长青和晓晨,若不是她们,只怕下官,都无从下手了~”淡淡的讥讽,在脸上泛开。

    “朱宫正如何就能确认,本宫的发簪,是假的的,紧紧单凭一个王佳,只怕也有些牵强。”霞贤妃冷笑~

    “那是因为,贤妃娘娘的发簪,和贵妃娘娘的发簪,都没有刻字!”朱颜惜的手里,另外一只三叶草发簪,出现在手里。

    太后一个眼神示意,韵嬷嬷也急忙将朱颜惜手上的发簪,递了上去,对比中,太后也皱起了眉头,这发簪,若不是霞贤妃那支刻了字,当真以假乱真了。

    “朱宫正!你是如何知道,这发簪的真假?”太后此刻脸上带着肃穆,而眼里,却有着幸灾乐祸的光芒在闪动。

    “王佳~”朱颜惜朝着王佳点了点头,王佳这才福身娓娓道来。

    “回太后的话,谢才人的手艺,奴婢的知道的,可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一点,却是这发簪,有点不一样的香味,而且是,无论过了多少年,都依旧散发淡淡是香气。”王佳的话,太后也拿起发簪。

    果然,这霞贤妃的假发簪,是没有任何的味道,而另外两支,仔细闻起来,淡淡的清香,传入鼻尖。

    “这发簪,竟然这样独具匠心~”木嫔不忘赞叹道,而这样的话,也引出了朱颜惜的下文。

    “木嫔娘娘说的是,下官也是佩服不已,据说谢才人,所有的发簪都是如此,若是有人不相信,大可以拿出谢才人曾经所做的,一看便知~”朱颜惜的话,将霞贤妃本欲辩驳的话,给咽了回去。

    “哀家看,这一切,也就不需要了~”太后断言,作势就要对霞贤妃进行一番处置,只是,皇后却笑了笑“母后也心急了些~这发簪是假,可是,也不是就这样,一棒子打死呢~”

    一直不开口的皇后,此刻的话语,大有庇护霞贤妃的态势,太后不满的,提高了声线:“哀家知道,皇后与霞贤妃素来亲近,这护短,可不是堂堂国母该做的!”

    太后语带指责,一旁的雨贵妃也嘤嘤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甚是委屈,“本宫知道,皇后娘娘一向不喜欢臣妾,可是,这事关皇上的骨肉,这麝香,只怕也是霞贤妃所为,难道皇后娘娘还要,包庇不成?还是说,这是皇后娘娘的意思?”

    雨贵妃打蛇随棍上,一脸的梨花带雨,却也字字珠玑地,指责皇后。

    朱颜惜看着皇后,只见纳昕儿温婉的笑容依旧在脸上,“雨妹妹这话,可就失了分寸了,宫正司隶属本宫掌管,既然这麝香一事也未解决,本宫自然,要将其揭开,水落石出,也好令有心人,无法遁逃!”

    纳昕儿的语气里,带着肃杀的气息,而面对此事,却是丝毫没有异样,眼里的算计,却是稍纵即逝。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