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赐婚

第一百一十六章 赐婚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霸爱之心机嫡女,第一百一十六章 赐婚

    (以牙还牙下出现了重复,今天已经更改过来了,大家记得点回上一章节看了哦~)

    皇后纳昕儿微微张启的唇瓣,最终还是合上,颜惜的毒,也许没有那么糟糕,由着她吧,纳昕儿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轻轻拍了拍颜惜的手,便离开了长乐宫。舒悫鹉琻

    皇后一离开,楠娴便走近了颜惜,面带担忧地,轻唤了一声。皇后的话,自己在一旁,听得清楚,小姐的病情,别人不知道,自己,却在长乐宫内,听得清清楚楚,那一日,太后癫狂地高分贝嗓音,自己就是想不知道,都难吧。

    所以,今日王爷提出了婚事,小姐才会那么义正言辞地,拒绝吧,思及至此,楠娴眉宇之间的愁云,也渐渐拢上。

    “楠娴,生死有命,别为我担心~”朱颜惜拉过楠娴的手,笑容浅浅,关于这毒,朱颜惜一贯的无所谓,安抚着楠娴的不安。

    “小姐,你怎么,就那么无所谓呢!”楠娴有些着急地跳脚,对于朱颜惜对自己的身子的无所谓,很是不满。

    只是,朱颜惜闻言,眼里的愁绪,也隐约浮现,“有时候,活着才需要勇气,死,并不可怕。”

    “小姐是累了,所以糊涂了。”楠娴听着朱颜惜的话,刚刚舒展的眉头,又再次聚拢,大小姐的语气,是因为这些年,自己活得太累了,好不容易,找到了真相,却又是如此,太后是死了,可是,对于将军,小姐该如何面对呢?

    楠娴在心里叹了无数次气,心结不解,小姐只怕会更加痛苦,楠娴盯着脚下的鞋,“小姐,将军那边,你就打算逃避下去吗?或者,你面对了,才能释怀。”

    提及父亲,朱颜惜的眼眸里,那抹哀伤,在眼中扩散开来,眼里的迷雾,越发朦胧。

    “走吧~先回和苑收拾收拾,只怕,不想回去也要回去了~”朱颜惜嘴角的苦笑,令楠娴不忍,可是,也只能是不忍,自己,什么都帮不上忙。

    和苑

    宗政无贺已经离开,原本热闹的和苑,此刻,也显得冷冷清清,朱颜惜缓缓走入,却看到了,庭院中伫立的拓跋巍君。

    “见过王爷!”

    “免礼~”拓跋巍君盯着朱颜惜的脸,眼里,有着错综复杂的情绪,在翻滚着。

    良久之后,拓跋巍君这才开口“颜惜,父皇的旨意,很快就会下来,有些话,我现在不问,只怕以后,也都没有时间问了。”

    对于拓跋巍君没头没脑的话语,朱颜惜只是抬眼询问着。

    “呵呵~或许,本王突兀了。”拓跋巍君自嘲地勾起嘴角,这样的拓跋巍君,是朱颜惜所陌生的,这个运筹帷幄的笑面虎王爷,此刻,似乎情绪低落,周身散发着无力感。

    “若是突兀,颜惜觉得,王爷不问也罢。”朱颜惜对于拓跋巍君的戒备心,并未因为拓跋巍君对自己的感情而松懈,只是,语气却不似以往般,充满这讥讽和冷漠。

    这细微的变化,拓跋巍君已然欣喜若狂,俊朗的脸上,笑容,入春风般拂过,“颜惜,你可是,不再那么恨本王了?本王也想不问,可是不问,本王只怕这一生,都会后悔。”

    朱颜惜垂下眼睑,淡淡地“王爷想知道,若你未曾算计颜惜,你和穹王爷,孰轻孰重吗?”

    早在拓跋巍君的神色里,朱颜惜就已然猜到了,拓跋巍君对于自己,是什么情感,自己自然明白,而如今语气落寞,只怕,和今天拓跋元穹求亲有关吧,只是,如今太后离世,举国同哀,这亲事,倒也不需要担心了,三年,或许,自己都已经不在这世间了。

    拓跋巍君担心的,必然是若自己和拓跋元穹成亲,便再也无资格,问出这样的话语了吧,自嘲的“或许,本王问这个,都不配吧~”

    “王爷言重了。”朱颜惜看着原本意气风发的拓跋巍君,此刻在自己眼前的小心翼翼,有些不解,今日的拓跋巍君,很是奇怪,“如若这答案,对王爷而言很重要,颜惜也可以,告知王爷,只是…”

    “只是什么?”见朱颜惜吞吞吐吐的,拓跋巍君有些急切地问道。

    望着拓跋巍君的急切,朱颜惜只是微微皱眉,“只是现实的真相,有时候,会比较残忍~”

    朱颜惜幽幽吐出,白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起伏,今日的她,很是安静,安静得似乎,就在静待最后日子的到来一样。

    小脸昂头看着蔚蓝的天空,微风轻轻吹过,发髻之上的步摇,也微微晃动,拓跋巍君看着朱颜惜的背影,皱眉之际,只听闻颜惜柔软的语调,带着一丝的惆怅“那日,王爷出现在惜苑,以笛声相和,颜惜确实以为,找到了知音了,若不是因为这样,颜惜也不会,走出惜苑相寻。”

    朱颜惜的话,令拓跋巍君心里的苦涩,更添了几分。

    “只可惜,王爷的目的,过于明显,颜惜自幼经历了太多,察言观色,成为颜惜的保护色,而王爷的出现,品茶会的相约,都令颜惜差一点,就将王爷引为知己。”朱颜惜轻笑“若不是涛世子和于无垠的算计,或者,颜惜真不会发现王爷你,有多少的算计,也正是如此,颜惜这才明白,一直以来对于王爷的戒备,不是自己多疑,而是直觉敏锐。”

    果然,随着朱颜惜的话语,拓跋巍君眼底的懊恼,就越发的深,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孽。

    “若本王,有不得已的苦衷,颜惜你,是否还会如此,心有芥蒂?”拓跋巍君带着一丝期盼地,问着朱颜惜。

    闻言,朱颜惜抬起了眼眸,转头看着拓跋巍君,嘴角扬起“很多东西,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存在了芥蒂,就很难去取缔,颜惜也是自私之人,无论王爷有多大的苦衷,王爷却的的确确的,设计了颜惜,也因为故意而为之,令颜惜错认可能是知己,王爷认为,这苦衷,能有多大的扭转之力?”

    朱颜惜的话,虽然没有咄咄逼人,可是,字里行间带着的,都是血淋淋的质问,也是,这个问题,本就没有答案,若自己,没有投其所好,颜惜如何会觉得,自己和她,会是知己,可是,若不是如此,自己,又如何有这如果?拓跋巍君暗暗笑话自己,对于颜惜而已,无论什么苦衷,都和她无关,与她有关的,是自己为了自己的苦衷,而设计了她,这才是她介怀的。

    “本王明白了~”拓跋巍君沉默了许久,这才点了点头,说话之间,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已经匆匆来到和苑。

    一步入和苑,便看到了朱颜惜和君王爷站在那里谈话。

    太监总管手里托着圣旨,恭敬地朝二人施礼“奴才奉皇上旨意,前来宣旨,请朱大小姐接旨!”

    朱颜惜闻言,有些疑惑地,微微蹙眉,这才跪下,等候太监总管宣旨。

    尖细的嗓音,清了清,这才高声念叨“皇上有旨,纳府朱颜惜,德才兼备,任宫正司一任,平定后宫案件有功,太后娘娘甚是喜爱,朕遵太后遗命,封朱颜惜为郡主,赐婚二子拓跋元穹,五日后完婚…”

    太监总管后面说的话,朱颜惜都没有听进去,愣愣地,结果圣旨,才在拓跋巍君的呼唤下回神,眼下太后离世,贵竹国以孝治天下,皇帝的做法,着实奇怪,而这圣旨,居然说是遵太后遗命,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心里带着疑惑,朱颜惜看着拓跋巍君,思及拓跋巍君刚刚的话,“王爷,你早就知道有此圣旨?”

    拓跋巍君点了点头,语气,带着落寞地道:“本王结果御书房,父王正和皇兄在商讨大婚之事,本王便猜到了。”

    “皇弟倒是聪明~”拓跋元穹走入和苑,恰巧听到了二人的对话,语气中,带着喜悦。

    “王爷!”朱颜惜诧异地看着拓跋元穹,如今圣旨已下,皇上断无收回之理,朱颜惜很快就明白,是拓跋元穹做的,只是,这封郡主,又说是纳府,丝毫没有提及将军府,又是为何?心里,有股不详的预感,在翻滚着。

    “皇兄和颜惜,想必许多事情要说,本王就先走了~”拓跋巍君看着二人,收回了羡慕和不舍,再次挂上了笑容,离开了和苑。

    偌大的和苑,再次剩下了朱颜惜和拓跋元穹二人。

    “你算计我~”朱颜惜语带埋怨地,瞪了拓跋元穹一眼,有些生气地,转过身躯。

    拓跋元穹看着朱颜惜气恼地背对着自己,也不着急地,走近了朱颜惜,自背后,抱住了颜惜,“这一点,本王从来没有打算否认,只是~本王不这样做,你是不会妥协的,不是吗?”

    “你~”朱颜惜气恼的转头,却不经意地,唇瓣扫过了将下巴靠在自己肩膀上的侧脸,一瞬间,朱颜惜的脸,染上了蔷薇色。

    明明刚刚,这拓跋元穹并未将头靠在自己肩上的,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朱颜惜咬着下唇,果然看到了拓跋元穹,计谋得逞的笑颜,而自己,怎么都无法将揽在自己腰间的手拉开,挣扎无果,只能瞪了拓跋元穹几眼,便不再说话。

    “颜儿真生气了?”拓跋元穹低笑道,这才松开了朱颜惜,踱步走到了颜惜的面前,捧起朱颜惜脸“本王知道,若不是你的毒,你会嫁给本王!”

    霸道的话,带着不轻易察觉的柔情,肯定道。

    “那你还没事找事!”朱颜惜不悦地,抬眼看着拓跋元穹,眼里的不认可,很是明显。

    “无论你如何,本王的妻子,都只有你一个,未免夜长梦多,本王只能如此,何况,你如今为什么抗拒本王,本王很清楚!”拓跋元穹的话,令朱颜惜蹙眉,但随即摇了摇头,太后的话,只有自己和楠娴知道,拓跋元穹说的,应该是指自己因为中毒过深,不愿意拖累他才是。

    看着拓跋元穹的脸,朱颜惜有些无奈地“王爷何苦呢~”

    “本王也自私的,想要颜惜你,无论生死,都是我拓跋元穹的妻子。”拓跋元穹的话语,依旧霸道,只是朱颜惜去明白,这不过是拓跋元穹安慰自己的借口,这个男人的爱,霸道而内敛,以自己自私为借口,成全了她自己的自私,只怕,也不仅仅是如此吧。

    思及圣旨上面的话语,朱颜惜突然心惊地“王爷,我父亲,怎么了?”

    拓跋元穹自知,圣旨一下,以颜惜的敏锐,自然会发现不同,倒也不诧异,“皇上寻了借口,朱将军包藏祸心,已经革职查办,已经关于在刑部了。”

    这些天,朱颜惜只顾着对付太后,倒是也无暇去分心父亲的事情,也或者说,她有意在逃避面对父亲,不过,就此刻拓跋元穹的话语来看,皇上,只怕也是这短短的时间内,布下了局,要问罪父亲才是。

    美眸中,也才恍然大悟,郡主的封号,是为了给自己依傍,作为纳府的孙女,皇帝钦封的郡主,即便是父亲如何,都牵连不到自己处,也算了,皇帝对自己的,一点补偿,不,是对娘亲的补偿。

    然而,失去了将军府的势力,自己即便有这名头,也仍旧显得孤立无援,拓跋元穹此意,也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自己!

    朱颜惜的眼眶,有些湿润,语带哽咽地“王爷!”

    “现如今,将军府你是回不去了~”拓跋元穹只是搂过朱颜惜,并未在这话题上,多做解释。“本王已经叫人多加照顾,你若要去,本王陪你去!”

    “不!”朱颜惜拒绝道“有些东西,需要我自己去面对。”

    “颜儿~”拓跋元穹有些担心地,看着朱颜惜,这两天,颜惜的神情,明显是不对的,自己如何放心,她一人独自面对。

    看出了拓跋元穹的担心,朱颜惜纤细的手指,抚过了拓跋元穹紧蹙的眉间,“有些不堪,颜惜不愿意,过多人知晓…”

    拓跋元穹拉下朱颜惜的手,轻点了一下头。

    和苑内,依偎在一起的二人,没有看到,云绮恶毒的眼睛,死死盯着二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