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婚惊情(万更送上)

第一百三十三章 大婚惊情(万更送上)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回和苑路上,拓跋元穹一直没有说话,脸色,也阴翳得吓人。

    楠娴看着一前一后走入的两人,不禁皱起了眉头,这刚刚王爷和小姐出去的时候,看不是这样的,楠娴询问的目光看着朱颜惜,却见她摇了摇头,“楠娴,让人守着,谁也不许进来。”

    “是!”楠娴不敢二话,退了出去。

    而此刻,拓跋元穹也压抑着怒火,坐在一旁,不发一语地盯着颜惜看。

    “元穹,我~”朱颜惜正欲解释什么,却觉得似乎又是多余的,虽然自己说的那些话,是为了试探皇后,可是,却也是最内心的想法,突然之间,自己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见颜惜欲言又止,拓跋元穹眉头紧锁“本王不管,你是为了试探皇后,还是你怀疑什么,那样的话语,本王不想听到第二次!”

    浓浓的怒气,尽管被压抑着,却依旧难掩,朱颜惜能明确地体会到,此刻的拓跋元穹,难以压抑的怒气。

    “我一直不明白,皇后和贤妃,究竟有什么关联,尘阁的人已经去查,我只是不希望,你因为过分的怒意,而错杀了其他人,即便真的是贤妃做的,我却也总觉的,和皇后姨娘有关系,我也担心,如果真真正正的凶手是我姨娘,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不是可以若无其事的,嫁给你。”朱颜惜柳眉蹙起,心里的不安,一直萦绕心间。

    “她说她,你是你,颜儿什么时候,也怎么目光短浅了?”浓重的叹气声自鼻尖而出,拓跋元穹的盛怒,也平复了些许。

    “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有什么东西,是我一直不明白的~”朱颜惜缓缓摇头,今日一事,令自己对于霞贤妃和皇后之间,有着很大的好奇心,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掩盖在太阳底下,就要呼之欲出一般。

    看着颜惜皱眉,拓跋元穹再次不悦地,墨玉般的手指拂过颜惜的眉心,霸道地抚平,见朱颜惜还是忍不住地紧锁眉头,拓跋元穹也紧紧拧着眉头,再次重复了几次,最终气恼的,覆上朱颜惜的唇,略施惩戒地,咬了咬颜惜的唇。

    “疼~”朱颜惜轻呼。

    “哼!”

    见拓跋元穹此刻已经消下了不少的火气,颜惜这才轻问出口“元穹,对于霞贤妃,你会如何处置?”

    闻声沉下了脸的拓跋元穹,危险地眯起眼睛,“我母妃受的,本王自当十倍奉还。”

    朱颜惜叹息,点了点头。

    而那头,黎霞宫内,皇后与霞贤妃,也都聊了许久。

    …

    君王府

    拓跋巍君接到丽嫔的传话后,欣喜若狂地,笑意染上了双眼,这个消息,是对自己而言,最好的消息了,只是…

    想起明日的大婚,拓跋巍君皱眉,思及那日云绮送来的书信,“伟忠!”

    “王爷!”管家伟忠立于一旁,不解地看着自己家主子突然间欣喜若狂,瞬间又忧心忡忡地,不解地等候主子的吩咐。

    “那日,云绮郡主送来的书信呢?”

    “奴才这就去拿。”伟忠急忙退去,寻找着云绮郡主的书信,很快地递了上去,那日,云绮郡主送来书信时,王爷不屑一顾地仍在了一旁,对于郡主话里有话很是不屑,现如今,这又是怎么回事?

    只见王爷盯着书信许久,脸色也难看了许多,而后便将书信烧毁,扬长而去,伟忠有些担忧地,自己跟着王爷许久,都不曾见过王爷像这段时间的反常,对于王爷和颜惜郡主的事情,自己是知道一些的,如今,王爷这样,难道是想饶了穹王爷的婚事?

    思及这种可能性,伟忠的汗滑落,一身冷汗吓了出来,若是穹王爷被饶了婚事,只怕穹王爷的怒气,可不是谁能扛得下的,想到这点,伟忠急急忙忙找来儿子。

    “爹,什么事情?”作为拓跋巍君的贴身护卫伟赫,自然是最清楚拓跋巍君的举动的,此刻被父亲叫了过来,也是满是不解。

    “赫儿,为父有事情交代你,明日穹王爷大婚,给我看好王爷,千万别让王爷做出什么,和穹王爷冲突的事情,否则,王爷就毁了,你可知道?”伟忠看着儿子,语重心长道。

    “父亲多虑了,王爷不是这样的人。”伟赫摇了摇头,对于父亲的杞人忧天不是很认同,“虽然王爷对颜惜郡主很是看重,可是,却不是那种为了儿女情长而不顾自身的,父亲别干涉太多的好。”

    “但愿是我多心了,据说这云绮郡主对穹王爷一往情深,如今,这云绮郡主主动找上王爷,王爷有在大婚前天如此异常,小心驶得万年船。”伟忠摇了摇头,这皇家无情,自己也见识了不少,王爷虽然心思深沉,却也是长情的人,虽然自己不知道王爷隐藏着什么秘密,却也是看着王爷长大的,王爷对颜惜郡主的深情,只怕,未必由得了他的理智所控制,否则,又怎么会为了一个颜惜郡主,甘心入师学艺呢,那可是王爷,最排斥的了。

    “儿子多注意就是了。”伟赫看着父亲的忧心忡忡,只能安抚着父亲,对于明日的事情,也多上了一份心。

    见儿子上了心,伟忠这才点了点头,目光盯着拓跋巍君的书房暗室,满是担忧。

    …

    拓跋巍君难得地,出现在了洁云宫内。

    “君王爷总算是来了,我还以为,王爷不会过来呢。”云绮娇笑,看着拓跋巍君脸色有些难看,视若无睹。

    “哼,你写信给本王,不就是在等本王的消息吗?就是没有本王,你一样会按照你的计划去做的,想不到,这众人以为的毫无机心的云绮郡主,会如此的深藏不露。”拓跋巍君讥讽地看着眼前的人,这云绮,还真是不容小觑,十多年来,众人只当她是被太后宠坏的孩子,蠢笨如猪,谁能知道,这不过是表象呢。

    “呵呵,王爷这话说的,云绮可是不敢苟同,这事情没有王爷相助,只怕云绮可就没有人相助了,王爷与云绮,各有心仪之人,不过是为爱痴迷的可怜人,哪里来的那么多阴谋诡计呢。”云绮笑了笑,米黄色的宫装下,此刻收起了伪装的她,一脸精明算计,哪里还有人前的莽撞。

    “你要本王做什么?”拓跋巍君不多说话,对于云绮,若不是因为皇贵妃的事情,就是被自己看到了这书信,自己也不会和她合作,既然她想利用自己,就别怪被自己利用了。

    云绮勾起嘴角,“云绮素来依附太后生存,要扮演冲动鲁莽的角色,便注定了云绮无法和朝中大臣相互结识,可是,王爷却是有着不小的威望,云绮要做什么,王爷就不需要知道,云绮只要王爷将大臣们,引到云绮身边即可。”

    “你以为,本王凭什么相信你?”拓跋巍君不屑地扫过云绮一眼,居高临下的气息,冷冷的杀意,也令云绮微微一怔,此刻的拓跋巍君,不似以往的温文尔雅,那丝毫不加以掩饰的狠戾感,使得拓跋巍君给自己一种愈加危险的胆寒。

    只是,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云绮也壮起胆子,“王爷不信,我亦是可以做得出来,只不过,大不了最后和朱颜惜都为平妻而已,可是,对于王爷你,可就得不偿失了,王爷了解朱颜惜,若有王爷的相助,相信朱颜惜自然会取消了和元穹哥哥的婚约,如此一来,不是你我都受益匪浅吗?”

    拓跋巍君墨瞳沉了沉,“你就那么确定,你进得了穹王府?”

    “是!”

    “行,本王帮你,但是!”狠历地扫过云绮一眼,“若你自寻死路,令本王或颜惜有一丝一毫的不好的,本王有的的无数种手段,令你生不如死。”

    “王爷想多了。”

    “是吗?”拓跋巍君扣住云绮的手掌,一道风扫过,拓跋巍君满意地点了点头,“云绮,人要得到些什么,必然要付出代价,本王从来只相信自己,这蛊在你身上,本王也就放心了,合作愉快!”

    拓跋巍君潇潇洒洒地离开了洁云宫,云绮大惊,只觉得刚刚风扫过,手上有些发痒,却不知道,这拓跋巍君会对自己下蛊,急忙拉起衣袖,一条小红线,在手臂上妖艳地显示着。

    云绮握紧拳头,这一切,都是为了朱颜惜那个贱人,若不是她,自己的一切,就不会是这样子!诡异的笑,很快在云绮脸上狰狞地浮现,朱颜惜的好日子,自己绝对不予许!所有抢自己东西的,无论人与事,都该死!

    而穹王府此刻,却也没有闲下来,吴辰也警惕地,安排这王府内的一切守卫事宜,对于王妃入府,穹王府上上下下都很明白,王妃之于王爷的重要性,也都纷纷期盼着,这穹王府会有不一样的景象。

    吴辰看着如今喜气洋洋的王府,为了王妃,王爷也刻意地迎合了王妃的喜好,按照王妃的喜好布置了王府,如今的王府,哪里还有之前的冷冷清清,阳刚肃穆,反倒是添了不少的温暖,只是,这王妃,似乎也不是喜爱这些的人,王爷刻意营造这些,也是为了要王妃感受到吧。

    漫长的夜,多少人翘首以盼,多少人通宵达旦。

    朱颜惜在喜娘的服侍下,换上了艳红的嫁衣,些许脂粉的点缀下,更显得明艳动人,此刻的朱颜惜,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却有些紧张了起来,自嘲地笑了笑,还以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要自己心情紧张呢,不过是出嫁,自己倒是心慌意乱地心间七上八下的,真不像自己了。

    楠娴看着一袭嫁衣,在烛火摇曳下一脸娇怯的小姐,笑容也和揉进了蜜罐一样,令人心醉,在皇后进来的时候,楠娴依旧噙着笑意退了出去,只不过,却撞上了墨台昊。

    “王爷赎罪~”今日的楠娴心情格外开朗,对于墨台昊,也是那样巧笑倩兮,却不知道,这样的笑容,却撞进了墨台昊防备冰封的心,那甜如蜜的笑容,骤不及防地撞进了自己的心里。

    原以为墨台昊会戏弄自己,也难得找到机会找自己麻烦的楠娴,却不解地看着墨台昊有些狼狈地“嗯~”

    楠娴不解地看着莫名其妙快步离开的墨台昊,皱着的眉头看着离去的身影,很快又忘在了脑后了,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昊王爷有些神经兮兮的,能离多远离多远。

    对,就是这样子,楠娴确认自己的想法,点了点头地,打起精神等待着吉时的到来。

    而此刻的穹王府,吴辰等人都憋着笑意看着自家主子。

    不喜旁人近身的王爷,此刻却不得不黑着脸听着这些喜娘们咋咋呼呼地忙进忙出,而且,这喜服和礼数也都需要喜娘的时时提醒,这不,喜娘还需要恭恭敬敬地为王爷理着衣裳什么的,王爷那张脸,可是精彩万分,若不是因为王妃是王爷心上的人,只怕,这迎亲,王爷大概会直接一袭黑衣就上马接亲了,哪里还有如今这样的好脾气隐忍着呢。

    好不容易,王爷的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了,喜娘们也终于松了口气退了开来,天知道,这要她们给王爷收拾整装有多么的不容易,只要一看到王爷的脸色,就已经忍不住脚软了,哪里还有伺候其他皇亲国戚迎亲时的利索呢。

    而拓跋元穹此刻,也才脸色好上了许多。

    在这样忙忙碌碌的忙乱中,吉时也很快逼近,吴辰这才看到,王爷的脸上,漾起了丝丝笑意,令人感觉到不同于以往冷漠的温暖。

    吉时一到,穹王府迎亲的仪仗,浩浩荡荡地往皇宫而去,偌大的阵仗与奢华,无不彰显着穹王府对于此次大婚的重视,京都沿路,穹王爷迎亲仪仗所到之处,家家户户门前张灯结彩,一眼望去,好似长长的红丝带,自穹王府连接往皇宫一般,如同长河连绵,延伸过去,看不到尽头,而遍地洒满的红色花瓣,也将这路铺成了红色,奢华耀眼,蒙蒙亮的天,每一段路都有着小小的夜明珠闪闪发亮。

    自然,这极尽奢华对于百姓而言,却破天荒的没有一丝一毫的怨言,都要归功于穹王府上上下下对沿途百姓的沟通和奖赏,这奢华的迎娶,百姓的赏银已足够他们半年开销。

    朱颜惜自然不会知道这迎娶,轰动了整个京都,也传得沸沸扬扬地,飞入贵竹国百姓家。

    对于拓跋元穹而已,即使颜惜是自己的软肋,那又何妨,自己就是要天下皆知,自己的王妃,有着自己无尽的在意与无上的荣宠。

    跟随着迎亲队伍前往穹王府的人,也都瞠目结舌,毕竟,这一夜之间便如此翻天覆地改变了的景象,是谁也不知道的,明明穹王府在昨日,都还是平平静静没有任何动作,除了穹王府张灯结彩,并未见异常,而此刻,就仿佛一夜之间百花齐放一般,如何不令人震撼。

    皇帝和皇后的驾撵,也在花轿进入了穹王府后,才缓缓起驾,一路上的景象,也令帝后二人震惊,只不过,二人脸上的赞许笑意,却是最真心的。

    “皇上,看来元穹这次,真的是情根深种无怨尤呢。”纳昕儿荣光满面,笑容也令皇帝有些痴迷,这样的笑容,有多久,没有在皇后的脸上看到呢,不过,皇帝也很快回神“确实,真的儿子,不愧是朕的儿子。”

    皇帝别过头,看着沿途的风景,心里却也是感慨万千,自己的儿子,至少比自己幸运多了,作为皇帝的无奈,自己无法得到的,元穹至少是心想事成了,开心,自己自然的开心的。

    而皇后开心的,却是拓跋元穹对颜惜的用心与在意。

    有人开心,就有人不开心,云绮对于这满目的红,恨得牙痒痒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原本,该是她的,是的,如果没有朱颜惜,这一切,都是她的。心里恨恨不已,脸上,却是一如既往的平静无澜。

    在众人的艳羡之下,朱颜惜柔若无骨的手,也被拓跋元穹握在手里,温柔地牵着颜惜,一步步走入穹王府的正殿。

    各大臣及家眷,也都纷纷就坐,皇帝与皇后,也很快地,在正殿大厅落座。

    大臣们纷纷叩拜,拓跋明翰心情舒畅地摆了摆手“今日是元穹的大婚,朕与皇后作为主婚人,爱卿们不必多礼,起来吧。”

    “谢皇上,恭贺王爷!”齐刷刷的声音,在穹王府内响起,拓跋元穹嘴角微微上扬,握着颜惜的手,也紧了些许。

    尽管朱颜惜看不到此刻,身旁的拓跋元穹的脸,可是,却能自握着自己的手上传来的力度知道,这个男人,在激动着。红盖头遮住了颜惜的笑,她只能反手也握紧了拓跋元穹的手,回应于他。

    然而,就在此刻,人群中的躁动,却打破了这份美好。

    皇帝与皇后很是不悦地,望向骚动的方向,拓跋元穹只是握紧颜惜的手,冷下脸,看着远处的骚动,安然泰若地,等待着下文,多年的经历,早已令他波澜不惊,这敢在自己的婚宴上如此的甩手段,就是想自寻死路。

    果然,没有多久,几个老臣便急急忙忙的拿着什么东西朝着这边而来。

    “老臣叩见皇上!”于相国和几个老臣恭敬而又严肃地,对皇帝行礼叩拜,手里还捧着一卷旨轴。

    “今日是元穹的大喜之日,有什么事情,结束了再说,你们如此吵吵嚷嚷地,成何体统。”拓跋明翰不悦地呵斥着。

    只是,于相国几人却没有恭恭敬敬地退下,反而壮着胆子,洪钟的声音在这大厅之内响起,“回皇上,今日之事非同小可,老臣冒死,请皇上恕罪。”

    “本王的喜事,于相国开口闭口死字,是寻本王的晦气吗?”冷冷的声音,冷冷的表情,周身不悦而泛起嗜杀的杀气,令于相国身体微微一颤,原本跟着于相国的两三个大臣,也不敢在多说,而于相国却顶着穹王爷的威吓,一脸恭敬“老臣不敢,只是,今日之事涉及太后,老臣只能遵太后遗命,不得不说!”

    这下子,在场的人都安静了下来,众所周知,这今日的婚事,是太后遗命,所以才在太后故去的时间里,按照太后的旨意举办的,如今,这于相国搬出太后,无论是皇上还是穹王爷,自然不能多说什么,皇后瞳孔微缩,掩藏在衣袖之下的手,握成了拳头,今日的婚事,自己不能容忍有变故的存在,可是,此时此刻,却只能静观其变,这样的无力感,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由得了自己控制。

    “说!”皇帝的恼怒,可想而知,最骄傲的儿子和自己这一生最爱的人的女儿,这样的婚事是自己最乐见其成的,自己的缺憾在儿子身上得到圆满,自己是有多么希望,一切在美满上几分,而此刻,这些所谓的老臣,却偏偏的,给自己寻晦气。

    听得出皇帝的怒意,于相国却也没有退缩地,高亢洪钟的声音道:“太后还有懿旨,也是关于穹王爷的婚事,此事关系重大,云绮郡主因为赐婚一事,不敢将懿旨拿出,今日若非郡主看着喜事心怀有感而伤心啜泣,老臣等也不知道,还有太后懿旨在云绮郡主手上!”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震惊不已,原本艳羡的喜事,如同被人泼了冷水一般,这种种令人赞许的美好,此刻却显得讽刺,拓跋元穹面色依旧,只是冷冽的气息却重了许多,红盖头之下的朱颜惜,只是微微一愣,嘴角微微上扬,果然,这树欲静而风不止,皇家,是是非非尔虞我诈,是无可避免的了。

    握着拓跋元穹的手,拇指轻轻摩挲了拓跋元穹的手背虎口之处,如同安抚狂躁的老虎一般,无声无息,却也将自己的情绪,悄无声息地传递了过去,她相信,拓跋元穹必然能够明白。

    原本担心颜惜情绪会受影响的拓跋元穹,感受到软软的手指摩挲着自己,抿紧的唇,微微松动,沉下了眼,心也稍微安定了些许,可是,对于这些扰乱自己的人,事后付出的代价,就必须要承受起来了。

    “什么懿旨?”皇帝冷下脸,盯着于相国的脸,心下烦躁不已,恨不得寻了借口将于相国拉出去处死,却也只能问出口。

    “太后懿旨,云绮郡主乃太后自幼抚养,与穹王爷自幼感情深厚,太后欲将云绮郡主赐婚穹王爷。”于相国言简意赅地将懿旨传达。

    而身后的三名老臣,也已经只能硬着头皮附和,黑国公此刻,早已大汗淋漓,若早知道皇上和穹王爷如此偏心朱颜惜,自己必然不会搀和这趟浑水,怪只怪自己一时不察,只顾悲痛女儿的死,以为可以借此打击皇后,却忘记了,这婚事,绝对不是皇后可以促成的,做出这样事由的,最终还是皇上!这皇上不仅仅偏爱穹王爷,更抬举朱颜惜!只是,事到如今,也只能看情况了。

    朱颜惜故作身子一颤,朝着拓跋元穹靠了过去,极其细微的声音幽幽转出“无论什么情况,我信你。”

    拓跋元穹闻言,轻拍了颜惜的手背,这才松开了握住颜惜的手,朝着楠娴一个眼神,楠娴也急匆匆地,走近自家小姐,扶着小姐的手,退到了一旁。

    “哦?”皇帝还没有出声,拓跋元穹却冷笑,“既然如此,这懿旨,本王倒是要好好看一看了。”

    “是!”于相国战战兢兢地将懿旨递上,拓跋元穹接过于相国递上的懿旨,微微扣住了于相国的手,传音入密地“算计本王,令本王不痛快的,你于府,还是第一个,本王若不好好待于府,就有违了于相国想早死早超生的好意了。”

    没有人知道,于相国为何在将懿旨递给穹王爷后脸色大变,而于相国此刻,却战战兢兢地,不自觉瞥向拓跋巍君。

    楠娴看着于相国的表情,仔仔细细注意着一切动态,小姐看不到的,自己就必须观察入微,做小姐的眼睛,这些算计小姐和王爷的,在大婚之日搞出这样的事情的人,就应该等着小姐和王爷的报复。

    墨台昊轻摇这扇子,这样的事情,拓跋元穹决定处理得来,自己好奇的,是这朱颜惜的反应,此刻,关注着朱颜惜的墨台昊,有趣地看着楠娴,神情轻佻,嘴角上扬,朱颜惜的婢女,果然是不一样,机灵的婢女,天兰国也有不少,忠心耿耿的也不少,只是这楠娴,居然和朱颜惜有些许相似,若自己没有记错,之前在元穹府上,这楠娴不过是这偌大暗卫中的一员,冷冰冰而又榆木脑袋,只会执行才是,朱颜惜调教的,果然不一样,又或者,这才是最本质的面目。

    扇子轻摇,墨台昊此刻却将注意力,只在了楠娴身上,面不改色,观察却不留痕迹,心里不住地赞许着。

    而拓跋元穹看了看懿旨,勾唇一笑,“太后的懿旨,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本王倒是没有丝毫疑虑,不过,本王想知道的是,这懿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吗?”

    “老臣惶恐。”于相国笔直跪下,“王爷的意思,老臣实在不明白。”

    “哦?”拓跋元穹将懿旨递给了皇后,这才转身看着跪在地下的于相国,冷得刺骨的嗓音,缓缓而出:“本王记得,刚刚于相国说,此事事关重大,必须扰乱本王的大喜来禀明父皇,可以有此事?”

    “是!”于相国冷汗连连,有气无力地回道。

    “按照于相国的意思,这太后遗命,非同小可,必须遵循,可对?”

    “是!”

    “那么,于相国可知道,本王今日大婚,是谁的懿旨?”拓跋元穹目光似利剑地,扫过了跪在下方的老臣。

    “回…回王爷…是…是…太后懿旨。”支支吾吾的话语,好不容易才吐出,其他几名老臣,缄默不语,后背已经满是汗水。

    “那么,这云绮郡主今日拿着懿旨哭泣,可曾和你们说起,这懿旨的真假?”拓跋元穹抱胸睥睨着几个老臣,面无表情地问道。

    “元穹哥哥,云绮不是故意的!”云绮此刻哭红着眼,楚楚可怜道“都是云绮不好,饶了元穹哥哥的大喜之日,可是,于相国他们也是一时情急,都是云绮的错。”

    云绮此刻,看似冲动的话语,却也给人一种错觉,那便是这懿旨是真,朱颜惜抢了她的位置,她却无怨无悔,只想忍气吞声,一时间,许多贵妇人都对云绮报以无限同情,就在此刻,皇后温柔地笑了笑,终于出声。

    “云绮郡主向来冲动鲁莽,今日也过于冲动了,元穹对郡主向来如妹妹一般呵护,自然是不会对云绮郡主有所怀疑,既然太后赐婚,以你和元穹的情谊,有什么是需要躲躲藏藏的呢。若说有错,也是错在你的隐瞒,闹了这样的不愉快的事情不是?”纳昕儿笑得温柔,看着云绮的眼光,也是极尽和善,原本对云绮郡主无限同情的达官贵人,此刻也都清醒了起来。

    “确实,你说这云绮郡主,对王爷称呼如此亲密,想必关系也是不错的。”

    “可不是,不过,我听说,这穹王爷对云绮郡主视如妹妹,倒是郡主对王爷痴心不改,难道今日之事,是云绮郡主故意为之?”

    “据说,颜惜郡主和王爷情投意合,王爷曾经为了救她,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呢,宫中一时间传为佳话呢。”

    “可不是,云绮郡主一向霸道蛮横,我们这些宫人也没少被训,颜惜郡主就不是了,温柔良善,之前奴婢得罪了王爷,颜惜郡主不但不畏惧王爷,还直接说王爷的不是,安抚了奴婢,还送了药给奴婢呢。”

    你一言我一语地,在下面此起彼伏地说道,朱颜惜勾起嘴角,这里面某些熟悉的声音,自己自然明白,是尘阁的人,可是,这谁能知道呢,这声音不小不大,但也足以在这四周扩散了,七嘴八舌的三姑六婆多如牛毛,要算计自己的人,只怕得不偿失了。

    微微低头,朱颜惜也对皇后姨娘心生佩服,这个时候,谁说都不合适,王爷开口,只怕被误以为负心云绮,倒是皇后姨娘这一席话,不但给了旁人错觉,便是云绮郡主和王爷感情深厚,也侧面告诉了众人,这云绮郡主今日之事的蹊跷,

    在场的都是在大户内院的人,如何会不明白其中蹊跷,这原本对云绮郡主的同情,只怕此刻,只会是不屑和厌恶了。毕竟,谁也没有那么大度的,能对一个企图利用自己同情心的人有所好感吧,在想想这大喜日子,如此处事的居心叵测,厌恶自然多了几分。

    云绮看着骤然急转的态势,心里悲愤却不敢流露,眼泪汪汪地,“是,皇后娘娘,是云绮天真了,只想着不想元穹哥哥难做,却不曾想过…”

    “郡主是对太后的怀念,才会将这懿旨随身携带,这也是一片孝心,本宫明白,云绮郡主也无需自责了,且看看元穹怎么处理吧。”皇后安抚的拉过云绮的手,出言安慰,而这下子,各人心中也都有了计量。

    细微的声音,在深处响起“传言云绮郡主天真鲁莽,今日看来,未必啊~对太后一片孝心的话,如何会扰了太后对颜惜郡主和穹王爷的赐婚呢。”

    “可不是吗,只怕,这懿旨是之前太后疼宠所以给的懿旨吧,若我真是孝顺,自然明白太后临终赐婚,便是对王爷和颜惜郡主的祝福,这懿旨,如何会留?还在这大喜日子哭泣,这太巧合了吧?”

    一道道质疑的声音传出,皇帝也不说话,对于这些话语,皇帝对云绮也起了怀疑,赞许地看着皇后,处事不惊,如此做,甚好!

    “王爷,老臣知罪。”于相国出声,表面是知罪,实际上,确是提醒着,事情已经出来太后懿旨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王爷必须给出处理。

    拓跋元穹看着于相国,“于相国也不过是,行事冲动,可是这拥戴太后的心,确实可贵,只不过,于相国确实老了,这事情,本无需在本王大喜之日瞎捣乱,太后有旨,本王自然奉行。”

    拓跋元穹的话,令大殿内炸开了锅,急剧扭转的情况,令众人看不明白,于相国也诧异地,看着拓跋元穹。

    “穹儿,你如何看!”许久不出声的皇帝眉头一皱,沉声问道。

    “回父皇,这太后懿旨,不过是希望成全云绮郡主的一片痴心,也希望本王可以代替她,照顾好云绮郡主,既然如此,本王自当遵守,只是…”拓跋元穹拉长了声音,微微皱眉,“太后赐婚,颜儿已是本王嫡妃,原本许她一生一世一双人,如今,本王要遵从太后懿旨,已然是有负颜儿,今日大婚,本也不该提及此事,只是现如今,也只能委屈颜儿,本王想听听,本王的王妃,如何抉择。”

    拓跋元穹的话语,令在场的贵妇们艳羡着,原本只是听闻王爷对颜惜郡主深情,今日看着王爷的迎娶阵仗,也是羡慕,却也不及此刻,王爷亲口说出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哪怕此刻无奈,却也尊重这郡主的想法,如何不令人艳羡呢。

    “既然如此,颜惜,你如何看?”拓跋明翰问道,此刻盖头之下的朱颜惜,自然只能维持原状,在楠娴的搀扶之下,朱颜惜缓缓走近,拓跋元穹也温柔地,自楠娴手中接过颜惜的手,含情脉脉,小心翼翼的,如同呵护易碎的人儿一样,将他对朱颜惜的宠溺,毫不吝啬地展现。

    “王爷,不知道,太后的旨意,王爷心里有何定断?”柔柔的嗓音,不见情绪波动。

    “太后旨意是希望云绮郡主赐给本王为妃。”

    “即是如此,颜惜没有意见,侧妃之位,依郡主的身份,也是匹配的。”

    没有想到朱颜惜会如此,此刻众人心里对于这位颜惜郡主,也是钦佩起来,对于大婚之日的变故,没有丝毫的不悦,却全了太后的旨意,也给足了穹王爷面子,也难怪王爷的心,会被她所收了。

    “既然如此,就依颜儿所言,不过,今日是你我大婚之日,也是太后赐婚,断无同时纳妾之举,何况,太后国丧,若不是太后执意,父皇也不会此刻完婚,今日大婚已经是本王接受的最大限度,纳妾之事,三年后再按太后旨意进行,父皇以为如何?”拓跋元穹爽快答应,而远处的拓跋巍君,却皱起了眉头,即使如此,颜惜的选择,亦是委曲求全吗?苦涩,在心里泛开,既然是如此,自己也无话可说了,但愿有一天,她不会后悔。

    “朕亦是如此主意!”拓跋明翰点了点头,“若非太后临终对元穹与颜惜的婚事耿耿于怀,千叮咛万嘱咐,朕也会要尔等三年后完婚,这婚事已经是朕对太后最大的妥协,太后国丧,确实该如此。”

    有了皇上和穹王爷的觉得,众人也都点了点头,却也为朱颜惜可惜了,好好的大婚,这些事情原本就可以在大婚后再处理,这云绮郡主一闹,美中不足啊!

    云绮闻言,心里有些不甘,却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垂下头,心里暗忖,自己有的是时间,很朱颜惜好好磨。

    而于相国也同时感受到,皇上和穹王爷看自己的眼光,三位大臣此刻,都后悔不已,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要,这一切,已成定局。

    不快的气氛,很快又消失了,当朱颜惜和拓跋元穹在皇帝皇后的祝福下完成了礼数后,众人才开始举筷,而颜惜,也被送入洞房。

    直到几个时辰后,拓跋元穹这才提着心,推开了房门,在喜娘的指导之下,完成了新人应该有的仪式之后,这偌大的寝殿,才恢复了平静,揭起盖头的手,有些颤抖,当盖头被揭开,颜惜的容颜映入眼帘的时候,拓跋元穹却没有由来的一阵紧张。

    七七妹子,生日快乐哈~

    同时,谢谢亲们的长评和礼物~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