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四十四章 始作俑者

第一百四十四章 始作俑者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清雅苑

    拓跋巍君跨步走入,便看到云绮一脸的笑意。

    “君王爷来了?”云绮的表情,就好似拓跋巍君的到来,是必然一样。

    拓跋巍君在心里嘲讽着,脸上,却依旧维系着笑容,“找本王,所为何事?”

    “呵呵,难道王爷不好奇,云绮说的皇后娘娘对王爷,做了什么?”云绮勾起嘴角,看着拓跋巍君,笑得灿烂。

    “现如今,有所求的是云绮你,本王不觉得,你有资本,吊着本王的胃口~”拓跋巍君优雅落座,居高临下。

    “这秘密,可是王爷一直想知道的呢。”云绮勾起笑容,“关于王爷的身世呢,不知道,王爷觉得,云绮有没有资本,和王爷交易呢?”

    云绮的话,令拓跋巍君心里一紧,只是,却沉默久久,不曾回应。

    拓跋巍君低笑,“既然云绮郡主没有话说,本王也不浪费时间。”

    起身干脆利落,跨步离开的步伐,不带丝毫留恋,拓跋巍君这样的举动,令云绮终究沉不住气地,唤住了拓跋巍君。

    “宫正司的王佳,手里有本郡主的把柄,只要王爷替我解决了这个大麻烦,云绮必将悉数告知,关于皇后娘娘,算计了王爷什么!”云绮语带急切,朝着拓跋巍君道。

    “本王不做亏本生意,皇后与本王是否有恩怨,本王自然会查,不需要和你,做丝毫的交易,更何况,自身难保的人,没有资格,和本王交易。”停下来的拓跋巍君,头也不回道。

    云绮见拓跋巍君要走,声音也大了许多。

    “就连王爷这些年,误以为皇贵妃是你生母,也无所谓吗?”

    云绮的话,令拓跋巍君身子一僵,定在了原地~

    “无稽之谈!”拓跋巍君语气平静,可是,背对着云绮的脸上,却纠结着。

    若不是此时此刻,颜惜的人在盯着,自己已经掐着云绮的脖子了,可是,此时此刻,自己明白,只能否认。

    “想不到,这穹王府今夜,真是热闹。”朱颜惜的声音,带着笑意,一袭白衣,在月光下纯净得不染尘埃一般,而朱颜惜的出现,也令拓跋巍君一愣,不明白,朱颜惜这是闹哪出。

    只是,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就知道,自己也在她的算计之中。

    恼怒和无力感,交集缠绕,拓跋巍君脸色变幻无常。

    “云绮郡主这样的嘴脸,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朱颜惜无视拓跋巍君的脸色,笑容满面地“就是不知道,设计毁本王妃名节,对本王妃下足了媚药,又企图找花匠出现在我天穹院的事情,王爷可曾参与其中?”

    拓跋巍君闻言,气恼的抬起眼!

    只是,这怒视的,却是云绮!

    媚药!

    更重要的是,颜惜怀疑自己!

    果然,一次错,就再也不容易被信任吗?

    罗舞和楠娴跟着颜惜,内心憋着笑意,这小姐明明知道君王爷没有参与其中,却偏偏的,利用了人家不说,还莫名其妙出现活捉,摆明就是告诉君王爷,我就是设计你如何。

    就是这样也就罢了,还偏偏将屎盆子往君王爷头上扣,瞧着君王爷此刻的神情,被算计了,还要自我检讨错误,这爱上小姐的人,还真是倒霉。

    “你来做什么!”云绮暗惊。

    “不过是看郡主寂寞,想过来看看郡主私会的,是什么人而已,顺便,找找我的丫鬟,仅此而已。”朱颜惜落座主座,满脸的笑容,只是这笑意,却未曾抵达眼眸。

    关于拓跋巍君的秘密,颜惜也有了猜测,只是这事关皇后姨娘,还是别越搅越混的好,也正是如此,朱颜惜这才突然出现。

    “你…你胡说什么!”

    “楠娴,给我是搜!”朱颜惜看也不看云绮,只是噙着冷笑,淡漠道。

    这原本就在眼皮子底下的人,自然的,也跑不掉,而拓跋巍君此刻,却只是坐在一旁。

    他出现在穹王府,本就不光彩,如今颜惜出现,自己的尴尬,也是可想而知,只是看颜惜这架势,想必早就胸有成竹了,拓跋巍君苦涩暗笑,二人之间的相处,什么时候,有过简简单单的单纯?

    在楠娴带着盛云出现的时候,盛云的药效,却还没有退去,此刻的盛云,已然被打得体无完肤,那惨状,无不在控诉这云绮的毒辣。

    云绮的折磨,令得盛云在药效的作用下,感觉的气愤难平,看着颜惜出现,破罐子破摔地,一字一句的咒骂,一件件往事的控诉,精彩万分。

    云绮的脸色,却平静无澜。

    只见她安静道“这盛云偷了本郡主的东西,本郡主要佳樱处置,实在不知道这丫头会如此拗,佳樱只得大刑伺候,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只能说,本郡主错在不应该,未告知王妃就如此处事,是本郡主逾矩了。”

    “是吗?”朱颜惜接过罗舞递过来的茶水,安安静静品尝着,大殿内,一片寂静。云绮一口一个本郡主,不就是在提醒自己,她也是主子,有处理下人的权利嘛?

    良久后

    这才听到颜惜的低笑“颜惜倒是不知道,这郡主的权利,还可以伸到皇宫内院,皇后娘娘统管之下的女官身上。”

    “王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是吗?”朱颜惜眉梢扬了扬,转而看着拓跋巍君“就不知道,君王爷如何说呢?”

    “今夜,本就是云绮郡主相邀,本王以为是什么大事,专门前来,哪里知道,郡主是为了要和本王交易,要本王杀人灭口呢?”拓跋巍君倒是大大方方承认,这一点,令云绮预料不到。

    原本以为,拓跋巍君就是人赃并获也不会承认的,毕竟,这一承认,就以为这他和自己的交易被捅破,也意味着,这颜惜对他,误会更重,更意味他精心营造的东西,要重新来过!

    算到了无数个情景,却独独没有想到,这拓跋巍君会如此干脆利落的承认,而且,还只是因为朱颜惜的一句询问,仅此而已!

    见云绮一脸震惊,朱颜惜唇角上扬,皇后带着岚淑妃和王佳,出现在了门口。

    这样戏剧性的一幕,也令云绮害怕了起来!

    皇后为什么,会在这里!

    王佳听到了什么!

    朱颜惜也没有打算给云绮缓口气,思索对策的机会,按照元穹说的,这越是有心机的人,就越应该打个措手不及,方能见成效。

    皇后制止了大家的行礼,单刀直入地,扫视这云绮,威严的声音,震人心田。

    “云绮郡主好本事!”

    “皇后娘娘,你误会了。”云绮慌乱之间,只得硬着头皮否认。

    “哪里误会,本宫觉得,这今日郡主的行为处事,比起十年前对本宫下手那个狠劲与丧心病狂,很是温和呢。”岚淑妃低低笑了起来,柔柔的嗓音,说着震惊四座的话语。

    云绮瞬间瘫软!

    她不是,不愿意别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吗!

    她为什么会和皇后联手,皇后和霞贤妃,不也曾经想害死她吗?

    云绮不可置信的跌在地上,只听见岚淑妃嘲讽的声音在耳边吹过“郡主不知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说法吗?”

    轰的一下子,云绮脑海的坚定崩塌!

    满屋子的人,都在看着自己怎么死!

    不,她不甘心。

    强撑起镇定,云绮笑了起来“证据呢?要陷害本郡主,也要给我证据呢?没有证据,你们以为,想定我罪就定罪吗?我是太后亲封的云绮郡主,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证据,我有!”

    高昂的女声,带着悲愤地看着盛云,自己唯一的妹妹,此时此刻的惨状,脸上那无数道的烙印,都无时无刻在抽着自己的内心。

    王佳满心悲愤,她们姐妹二人,为云绮出生入死,所求的,不过是妹妹盛云的一方安稳,而换来的,居然是这样的下场,这令王佳心如死灰,这样的主子,如何值得自己效忠。

    皇后和淑妃将自己绑了的时候,自己还死守着秘密,不相信皇后给出的信件,而此刻,这一幕幕事实摆在面前,血淋淋地告诉自己,自己说拥护的,是什么主子!

    所幸的是,妹妹一直要自己留一手,对妹妹的在乎和妥协,而使得她留下了证据,竟成了此刻,扳倒云绮的关键。

    当王佳将云绮的信件,这些年雇凶的账本等交给了皇后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云绮的败落。

    木已成舟,云绮的突然间,冷静了下来。

    冷冷地看着朱颜惜,嘴边泛起嘲笑的冷意,再好笑地看着岚淑妃和拓跋巍君,目露冷光,嘲讽的笑意,却越来越大。

    “呵呵,这是好笑,想不到为了一个朱颜惜,这些互相敌对的人,居然都沆瀣一气。”云绮摇了摇头,指了指拓跋巍君,“你现在是觉得,这朱颜惜无事,你就足以是不是?呵呵,若你知道,你这些年冷落自己的母妃,误认了别人的母亲,心心念念地恨错了元穹哥哥,你是不是觉得,生不如死啊?”

    云绮笑得平静,也说得讽刺,而后,转而看着皇后,“你呢?最尊贵的皇后娘娘,相爱却不能相守,很是痛苦吧?报复着皇上的儿子,很是快意吧?”

    云绮的话语,令皇后的身子僵直了起来,她究竟,都知道了什么!

    只是,云绮最终却转向了朱颜惜,看着朱颜惜的眼里,满是仇恨,却又好似在看着一个笑话一般,神秘地“朱颜惜,你知道,为什么我鼓动了太后毒害了你和你弟弟,却又要你弟弟,死在你之前吗?我永远都不会告诉你的,哈哈,我倒是想知道,等你发现真相的时候,会有多可笑!这是你们,欠我和我母亲的!”

    朱颜惜心里一惊,云绮对自己,是彻彻底底地恨入了骨,只是,究竟是为什么!难道说,这一切,都是有意而为之?

    “那本王的母妃,又错了什么!”拓跋元穹含着怒意的声音,出现在了屋内。

    云绮看着拓跋元穹,错综复杂的神情里,有着疯狂的爱恋。

    “元穹哥哥!”疯狂而又痴恋的目光,紧紧盯着拓跋元穹。

    “本王再问你一次,本王的母妃,又错了什么!你恨本王?”拓跋元穹咬牙切齿地,重复了一遍。

    云绮拼命地摇头,泪水,夺眶而出。

    “元穹哥哥,云绮怎么会恨你呢,就是因为不恨,因为在乎,云绮才不得已而为之啊。”云绮很是哀怨,却又带着美好,喃喃自语。

    “云绮一早就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朱隆庆为了一个女人,为了荣华富贵杀害我娘亲,抛弃了我,太后的性子,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附和得了,那是我,最暗沉的时光,元穹哥哥,你可还记得,那一次,我躲在井边哭泣,你告诉我什么?”云绮泪花闪闪,勾起笑颜,“你和我说,这后宫都是这样步步惊心的,有时候,韬光养晦,才可以苦尽甘来。”

    屋内的人,都陷入了沉默,云绮的痴恋,竟是源于此!

    “元穹哥哥,你知道吗,就是因为你,你是第一个,看我的眼光是那么的干净和温柔,那个时候起,我唯一的温暖,就是元穹哥哥你啊,可是,皇贵妃为什么要发现,要发现云绮不是那么纯良的女子,为什么要发现云绮的秘密?”云绮的目光,转而凌厉了起来。

    若不是皇贵妃发现了自己设计了将军府,那种嫌弃的目光,自己如何会设计害死她?她是元穹哥哥的母亲,若不是害怕她会阻碍自己和元穹哥哥,自己如何会下手!

    可是该死就该死在,霞贤妃那样,都无法令她死去,若不是这样,自己就不会是亲手杀害了元穹哥哥母妃的人了。

    不过没有关系,自己会陪着元穹哥哥的,如果不是朱颜惜的出现,自己一定是元穹哥哥,最亲密的人,毕竟,只有自己,是可以近元穹哥哥的身的!

    云绮的一番话,令拓跋元穹杀意泛起。

    “本王对你好,不过是你曾经对本王的善意,本王把你当妹妹看,你却杀了本王的母妃,几次三番要害死颜儿,你确实该死!别用你那肮脏的爱,侮辱本王!”拓跋元穹紧握的拳头,鄙夷地看着云绮。

    “太后的毒,是你怂恿下的,解药呢?”拓跋巍君冷冷道,若云绮不配合,自己有的是机会,利用之前下的蛊,要她生不如死。

    只是

    云绮却了然地,笑了笑“蛊,我早解了,若不是了然这蛊,我如何利用太后,做着报复?”

    “解药,就是有,我也不会给,你们都想救她,我就偏不,死有什么可怕的,元穹哥哥如此厌恶于我,活着才可怕,不过,有你们做伴,黄泉路上,也不寂寞。”云绮笑着,走近朱颜惜,低声在朱颜惜身边笑了笑“我可不是你姐姐。”

    而后,快速地吃下了药丸,笑容,带着诡异。

    这样的结局,令屋内的每个人,都心里沉重着,兜兜转转,这些事情,最终的始作俑者,竟然是一个云绮的报复和痴恋,就连善于谋算人心的皇太后,也是云绮加以利用的棋子,操纵这一切的,居然只是一个如此年轻的女子。

    而她的心思缜密,竟源自于拓跋元穹最初善意的安慰。

    此时此刻,除了凝重和叹息,还有着,各个心思的猜测。

    拓跋巍君思索着,云绮说的话语,误以为皇贵妃是自己生母,也无所谓吗?皇后,究竟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为什么云绮会说,皇后在报复着父皇?

    朱颜惜却一直觉得,还差那么一点点,云绮最后的那句话,在暗示着什么?

    这一夜,注定了许多人无心睡眠。

    很快的,云绮毒害皇贵妃的事情,在京中沸沸扬扬,皇帝下旨,挫骨扬灰。

    这样的大事件,彻底堵住了对穹王府议论纷纷的留言,云绮费尽心思的婚事作罢,死,也不得安宁。

    只是,云绮留着每个人心间的疑惑,也在每人心中不断扩散。

    渣渣已死,可是渣渣留下的问题,却还未揭晓,能猜得到,接下来的吗?请允许我,卖过关子飘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