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骚动(万更)

第一百五十四章 骚动(万更)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泷梅国与贵竹国的边界之处

    一匹快马,终于日夜兼程地,赶上了前方的马车。

    “颜惜表嫂~”气喘吁吁的人儿,终于在马车停下休整期间,追了上来。

    朱颜惜狐疑地看着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子,声音,怎么觉得有些熟悉呢?

    “颜惜表嫂~”墨台青青再次眨了眨眼,见颜惜有些迷茫,这才想起自己是易容了的,再看看罗舞等人一脸的戒备,无奈地耸了耸肩,撕下了人皮面具。

    面具之下,墨台青青的脸,也浮现在了面前。

    巧笑倩兮,墨台青青拼命眨了眨眼,嘴角的笑意,难以掩盖。

    “青青,你来做什么?”朱颜惜不解地,看着这墨台青青笑得狡黠,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墨台青青的话语,令朱颜惜扶了扶额头。

    “我是来照顾未来的小侄子的。”

    闻言

    朱颜惜一行人沉默了。

    “你是…”

    “我是怎么知道是不是?我就知道你们会问,是这样子的…”于是墨台青青再次得意地,将始末原由说了一遍。

    朱颜惜目光移到罗舞身上,“唉~”

    对于颜惜的叹息,墨台青青急忙道“这可是元穹表哥的意思哦。”

    言下之意,便是不能随随便便地,把她给赶走。

    “赶紧把面具带上,不然,这引人注目可就麻烦了。”朱颜惜摇了摇头,很是无奈道。

    这罗舞已经是古灵精怪,这墨台青青也不是省油灯,这一行,只怕是要热闹了。

    于是乎,这大部队就自四人,再次增加到了五人。

    而拓跋元穹如果早知道这个决定会成为他以后的噩耗,绝对不会选择,要这墨台青青出现的。

    只可惜,这人生,是没有以后的。

    而泷梅国太子府上,暗卫也早一步地,将颜惜的书信,交给了宗政无贺的手上。

    宗政无贺盯着暗卫,聚拢了眉梢,“书信传递,为何需要如此偷偷摸摸?”

    自然,宗政无贺怀疑着的,不是来者不善,而是这若非有异常,颜惜是不会,要暗卫涉险前来的。就好像刚刚,这两名暗卫,差点就被自己的暗卫给解决了,若不是这两人打斗过程中够机智的低声对自己的暗卫简明扼要地说明,使得一名暗卫偷偷回禀,只怕,都是有来无回了。

    “王妃偷偷前来,为防有人偷看,接连四封书信,都是借以相思为掩书写之,只可惜,了无回音,所以,王妃这才要属下前来,夜探太子府。”暗卫恭敬地回禀着。

    闻言,宗政无贺的眼中,闪动着不容易察觉的怒意。

    “信件是中途丢失,还是在太子府后杳无音信?”

    “准确送达太子府。”

    “很好!”宗政无贺起身,月白色的长袍,在月光下更显得清冷,“你们主子,现在在什么地方?”

    “云岑楼。”暗卫回道“王妃交代了,若太子要前来,她欢迎,若是派遣人前来,敬谢不敏。”

    “哦?”宗政无贺皱眉,颜惜此次前来,看来是有些不对劲呢,如此神神秘秘的,想必事情不简单。

    “王妃怀有身孕,若有伏击,只怕危及性命,所以,王妃要属下带话,请太子殿下小心谨慎。”

    怀孕了吗?宗政无贺心里泛起苦涩。

    “本宫知道了。”

    “告辞!”暗卫施礼后,瞬身消失。

    宗政无贺这才叹了口气,转而严肃地“天辰!”

    “属下在!”侍卫统领天辰单膝跪下,等候太子的指示。

    “去给本宫查出来,什么时候,太子府的信件,会不翼而飞了?”宗政无贺笑着,看似温和的神情,却带着冷意。

    天辰一怔,究竟是什么事情,太子居然动怒了?这么多年,太子一直是喜怒不形于色,永远都是淡淡的笑意挂在脸上,可是,自己却很明白,一旦太子的笑比平时还要再深的时候,就是他动了怒火的时候了!

    天辰退下的时候,已经开始为这不知死活的人默哀了,所幸的是,这前院的护卫,不是自己的管辖范围,否则…

    很快的,天辰就将消息带回会了太子书房。

    宗政无贺拧着眉头,笑意更深。

    “去飞雪院。”

    天辰闻言,开始为飞雪院的侧妃默默哀悼了,这侧妃云飞雪,是皇上下旨赐婚的,虽然,谁也不清楚,为什么皇上会突然不顾太子的不喜欢下旨,可是,自己却很清楚,凭太子对她的厌恶,这云侧妃,一定是使了什么手段,否则,太子不会连一个表面功夫都不屑去做。

    甚至于为了给云侧妃添堵,着意地,收了不少的妾室入府。

    不过,这云侧妃道也是好手段,才入太子府一个月,就已经收了外院的副侍卫长为自己所用,私扣太子的信件,这自己找死,只怕有的是罪受了。

    天辰带着暗卫,隐匿于暗处,而宗政无贺,此刻却噙着笑意,走向飞雪院。

    飞雪院中的云飞雪,此刻听闻太子朝着飞雪院而来,急急忙忙地要丫鬟帮忙梳妆。

    见主子一脸的喜悦,侍女萍儿也开心地,“小姐可要把握好机会了呢,想必太子爷也是看到了小姐的努力呢,小姐天生丽质,就是不施脂粉,也都是美艳动人呢。”

    只见镜子中倒映着的美人,肌肤胜雪,楚楚可怜,确实是美人胚子一个,而云飞雪听到了萍儿的话,笑容,也更加的灿烂。

    这一个月来,太子爷都是从来都不曾在飞雪院出现,却频频地在胜雪院留宿,那些狐媚子,都快翻了天了,如今,太子必然是腻了那些人了,想起自己的好了。

    思及此,云飞雪的脸上,染上酡红,期待的光,在眼里闪烁着。

    翘首以待之中,宗政无贺清冷无尘的身影,这才映入了云飞雪的眼帘。

    “妾身见过王爷!”云飞雪行礼。

    宗政无贺只是笑着,跨步坐在了主位上面,看着云飞雪跪在下方,不出声。

    宗政无贺的异常,令得原本雀跃的主仆二人,此刻的心情,开始忐忑不安了,太子这样的做法,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就在二人饱受煎熬,跪得膝盖发疼的时候,宗政无贺终于开口“云侧妃好大的本事!”

    “爷,你说的是什么?妾身惶恐!”云飞雪心里,有些不平静地,那书信,应该不会被发现才是,这女子都没有可能接触到太子爷的。

    不对不对,若不是因为这个事情,太子爷为什么会这样质问自己?难道是前几天自己给那小妾绝嗣的药汤?

    自己做过的“好事”,此时此刻在云飞雪脑海中不断的倒带,却也都被云飞雪自信地一一否决了。

    “是吗?”宗政无贺笑容浅浅,这一声看似没有怒意的声音,令云飞雪抬起头来,看到宗政无贺的笑容,此刻坐在主位,却依旧如同那一日的相遇一般,如同谪仙下凡,令人迷失。

    “是!”

    “把人给本宫带进来。”

    “是!”只听见侍卫长洪声应和,下一刻,这副侍卫长就被提着领了进来。

    “太子饶命!”已经被打得没有一处好的肌肤的副侍卫长,哆哆嗦嗦地直朝着宗政无贺求饶,自己不过是贪财,这才答应云侧妃帮忙看着这来来往往的人,本来也没有什么,只是谁知道,这居然还有女子,给太子爷寄书信,诉相思的。

    拿人的手短,何况,这女子若是真的和太子爷有什么私情,只怕都不需要如此寄书信吧,于是,自己也就将书信交给了云侧妃,可是,也仅仅是如此,谁能想得到,这个事情,太子殿下会如此的震怒?

    此刻,副侍卫长只想着自己的保命,自然地,一字不漏向太子将事情和盘托出,包括这云侧妃在收了书信后的说辞。

    惨白着的一张脸,云飞雪此刻有些不可置信,居然,是因为这个事情!

    那个女子,必然是和太子很是要好,很重要的人吧?否则,太子如何会如此的大动干戈!

    紧咬着下唇,云飞雪等待着太子的指责。

    可是…

    “有时候,人贵自知。”宗政无贺低笑,“云侧妃如此的妒忌,实在是需要好好的,思过一番,本宫原本瞧着这萍儿很是不错,如今看来,萍儿不适合在你身边了。”

    “太子饶命!”萍儿惊慌失措地,以为太子要将自己处置了,可是,宗政无贺接下来的话语,却令萍儿和云飞雪震惊住了。

    “胜雪院只有三名孺子,也冷清着,萍儿,你愿意吗?”宗政无贺带着和煦如春风的笑容,看着萍儿。

    “奴婢愿意!”萍儿欣喜若狂地,急忙叩头,全然忘记了,自己是云飞雪的贴身丫鬟。

    至于这云飞雪,虽然震怒伤心,却也是个冷静的主,满眼悲切的,“爷,你就是要责罚妾身,也不要拿妾身的陪嫁丫鬟出气来惩罚妾身啊!妾身知罪,可是,妾身也只是对爷过于痴恋啊。”

    云飞雪此话,也是为了告诉萍儿的,萍儿闻言一震,如果,太子殿下只是为了惩罚小姐,那么自己,就是有了这虚衔,也一样是没有好下场的,再者,小姐的毒辣,和她的美貌是截然不同的,若是没有太子殿下的恩宠,自己的日子…

    萍儿突然害怕起来了,自己刚刚那么开心,小姐一定容不得自己了,进退两难!

    “本宫可没有云侧妃这心思!”宗政无贺起身,扶起了萍儿,将人带至身后,这才居高临下地对着云飞雪道“本宫对于萍儿,原本是不好夺云侧妃所好,只是如今看来,萍儿若是继续在你身边,你们,这纯良的美好,可就要被人给污秽了,既然如此,就别怪本宫,不给你留面子了。”

    这一席话,令云侧妃刺痛,却也令身后的萍儿重燃了希望,只要有太子的宠爱,自己,还需要怕什么!

    宗政无贺带着萍儿,离开了飞雪院,徒留下伤心的云飞雪,愤恨不甘。

    难道,太子在这些日子不愿意踏足飞雪院,是因为萍儿吗?

    对的!

    刚刚太子说了,不夺人所好!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因为萍儿,可能太子爷不会不来自己这里,他是担心一旦这样子了,会伤了自己的心?云飞雪不断的自我脑补,而后,将满腔的恨意,都转嫁到了萍儿的身上!

    那贱婢,一定是偷偷勾引着太子殿下才是!

    可怜的萍儿,也全然沉浸在这喜悦之中,宗政无贺看着萍儿的笑颜,心里也也是嗤之以鼻,对主子不忠的人,也不会良善到哪里去。

    这夜

    宗政无贺自然宿在了这胜雪院,只是,却只是燃了一夜的香,以药物,抹去了这处子的标志。

    月光下,宗政无贺对月遥望,思及今日的事情,拉不住心里的担心,跃身朝着云岑楼而去。

    云岑楼作为尘阁在泷梅国的情报接收,自然地,也是最安全的。

    朱颜惜等人如同寻常的客人一般,住进了云岑楼的厢房之内,卸下了厚重的头饰,丝绸般的秀发披落在身后,一袭粉色便服,将朱颜惜映衬得愈加柔美。

    原本平凡的容颜,也因为这气质,而显得有些突出。

    “颜惜!”门口的声音传来。

    罗舞和落雨这才诧异地,望向朱颜惜,这个时候,谁会来!

    朱颜惜只是有些惊讶,宗政无贺会来自己可以肯定,可是,此刻天色已晚,宗政无贺居然来了?朱颜惜朝着罗舞二人点了点头,二人这才打开了房门,而落雨和罗舞,也都被眼前的人所吸引着,白衣翩翩,如玉般的容颜,似不食人间烟火般,翩然若仙。

    “宗政大哥,你这么晚怎么来了?”朱颜惜看着罗舞二人的呆滞,笑了笑,如今的宗政无贺,确实比起古佛寺初见时,还要仙然许多。

    朱颜惜的话,也令得罗舞和落雨尴尬地,收回了直勾勾的视线,这个人,当真是举世无双,二人在心里暗暗赞叹,而后,关上了门,给二人留下了空间。

    “数月不见,想不到,颜惜都已经是为人妇为人母了。”宗政无贺感慨着,没有回答颜惜的问题。

    朱颜惜笑了笑,替宗政无贺倒了一杯茶,“世事难料,颜惜也不曾想过。”

    接过朱颜惜的茶,宗政无贺落座轻尝,看着颜惜的脸上,手直接拉过颜惜的手腕,把起脉来。

    朱颜惜倒也不以为意地,由着宗政无贺,若是不给他把脉,只怕,宗政无贺也是不依不饶地。

    “果然是脉象平稳,看来,颜惜的无精打采,是这孕吐所致。”宗政无贺松下了眉头。

    “可不是,难受死了。”朱颜惜扁了扁嘴。

    “我听师尊说过,你这毒,是会过渡给别人的,你这毒如今重新沉淀,必然是有不得已的情况,才可能如此,甚至于怀孕。”宗政无贺隐晦地说道,心里,也有些担忧,毕竟,对于颜惜的毒,自己在寻找到了师尊后,师尊将这毒分析给自己听就知道了,这毒的原因。

    按照自己对颜惜的了解,还有拓跋元穹对颜惜的感情,只要颜惜不愿意,是不可能将毒素转移压制的,那么,这小孩,就必然是因为某些不得以而为之的事情所触动。

    “知我者,宗政大哥是也。”朱颜惜笑了笑,并未告知缘由。

    宗政无贺也不在意,只是摸了摸下巴“你来泷梅国,一定是有什么大事情,否则,拓跋元穹也不肯要你一个人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于彼此了解的人,就是不需要多了那些客套,朱颜惜也简洁地,将这发生的事情告知宗政无贺。

    “破厄丸?”宗政无贺皱眉“居然在我皇室手中!”

    “恩,我得到的消息就是如此,宗政大哥,你可有什么头绪?”

    “这一点,我倒是没有听说,不过,这就是真的在他们手上,只怕也是滴水不漏的,不会走漏风声才是,你说的司空情,最后是和那些人接触可知道?”

    “只是知道,情儿的目光,最后是放在了三皇子、六皇子和远王身上。”

    “十六皇弟?”宗政无贺提及六皇子宗政无由,有些诧异,若说这三皇兄无俑和皇叔远王,自己都还不会诧异,这十六皇弟,不过是个小孩子,这一点,倒是有些奇怪。

    “怎么了?”朱颜惜看出宗政无贺的异常,皱眉问道。

    “很意外有十六皇弟的名字。”宗政无贺没有隐瞒,“十六皇弟今年才五岁。”

    五岁?

    朱颜惜终于明白,这宗政无贺为什么会那么诧异了,五岁的小孩,究竟是为什么,会被情儿给盯上了呢?

    朱颜惜虽然也诧异,可是,对于情儿和尘阁的判断,自己却是深信不疑地。

    “空穴来风的事情,必然是有需要我们考究的东西。”朱颜惜再次给宗政无贺添了茶水。

    “我会帮忙查的,不过,颜惜你此刻住在这里,也不方便。”宗政无贺道。

    朱颜惜眨了眨眼,“我没有打算住这里啊,不然,我为什么要求救于宗政大哥呢?”

    “穹王妃的算计,我可是敬谢不敏的。”宗政无贺拒绝着。

    朱颜惜可没有理会,“这泷梅国的太子府,一定会是最好的休息之地,也会是这探查抓凶的好机会。”

    “颜惜,这事交给我吧。”宗政无贺有些担忧,毕竟,这颜惜的身子,可是特殊情况了。

    “宗政大哥是藏了娇妻美妾,不给我靠近啊?”朱颜惜取笑着,对于宗政无贺侧妃一事,自己自然也是知道的。

    宗政无贺也看出了颜惜的取笑,无奈耸了耸肩,摊开双手,“我只担心,在太子府,那些牛鬼蛇神对你下手。”

    “宗政大哥,你那个侧妃,不是省油灯,我也不是好糊弄的,更何况,情儿的事情,我必须查个水落石出才行。”朱颜惜收回了开玩笑的嘴脸,一本正经地对着宗政无贺道,脸上的严肃,令宗政无贺明白,颜惜的决心。

    “好吧,你现在的身子也看不出来,这样也好,就以本太子的红颜知己进去,颜惜可介意?”宗政无贺思索了一番。

    “红颜知己?”

    “对!要接触三皇兄和十六皇弟等人,只是贵客只怕接触也不多,但是,要是这红颜知己,我相信,很多人乐于,在你身上下功夫。”

    这下子,朱颜惜算是听明白了宗政无贺的意思了,美眸低垂,望着地板思考着,而宗政无贺,也将头转向另外一处,他承认,他有自己的私心,只是,这主意却也是最好的主意,既然这一辈子都只能是知己惺惺惜惺惺,那么,自己给自己一个记忆,哪怕是自欺欺人,也是好的。

    朱颜惜沉浸在思考中,并未发现宗政无贺的异常。

    “好!”朱颜惜最终开口。

    “不过,你这容颜名字,可就要改改了。”宗政无贺道,“而且,你如今还有身孕,这人皮面具,还是要少带的好。”

    “这个简单~”朱颜惜笑了笑,“妆容,也是可以改变的,只是这名字,就叫夕颜可好?”

    “好!”宗政无贺点了点头,“明日,我亲自来接你。”

    “好!”

    宗政无贺走后,罗舞和落雨这才走了进来,“惜惜,那就是宗政无贺?”

    “果然如你所说,举世无双啊!”落雨赞美着。

    朱颜惜抿嘴一笑,“你们要赞叹,明日之后就有的是时间日对夜对的,如何啊?”

    “为何?”二人异口同声。

    朱颜惜耸了耸肩,“因为,明日便要以红颜知己夕颜的身份,入住太子府做娇客啊。”

    “什么!”再次不约而同的高分贝乍现。

    朱颜惜捂住耳朵,笑容浅浅。

    回到太子府的宗政无贺,一夜未眠。

    当萍儿睁开眼睛的时候,一脸的羞涩,只见太子已经整束了衣裳,娇羞地“太子爷~妾身睡过头了。”

    这一声,打断了宗政无贺的沉思,转头看着萍儿,笑容依旧。

    “无妨,昨夜你也累坏了。”

    下身的酸涩,令萍儿脸上更加的红,只是,却殊不知这不过是宗政无贺施针所致。

    “本宫只有一点不放心,萍儿,你可要仔细听了。”宗政无贺负手而立。

    “是!”

    “云飞雪不是省油的灯,本宫昨夜借此机会将你带了出来,只怕日后,她也不会善罢甘休,本宫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在,萍儿你要学会,保护自己才是。”宗政无贺的声音,温柔缱绻,令萍儿迷失其中。

    虽然太子爷看书云淡风轻,可是,这样对自己的关心,也足以要她心花怒放了。

    “太子爷,您放心,妾身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

    “本宫希望,萍儿你的良善,莫被这污浊所淹没。”宗政无贺转身,对上了萍儿。

    “是~”

    “一会,本宫会安排人来太子府小住几日,但愿可以分走云飞雪在你身上下的功夫,可能会要萍儿委屈了。”

    萍儿一脸不解,但是,却也明白,太子殿下为了自己,似乎有什么打算。

    对于自己的幸运,萍儿也壮起了胆子,“妾身有一事,不知道太子爷能否解答妾身的疑惑?”

    宗政无贺心里,也猜到了什么,随即一笑“萍儿想问,为什么本宫对你,如此优待?”

    萍儿点了点头,眼里,带着期冀。

    “一见钟情!”宗政无贺叹息“本宫无意娶妻,不过是未能遇得到,可是,这遇到的时候,却是在本宫迎娶侧妃之时,上天就是喜欢开玩笑。”

    宗政无贺的话,果然令萍儿相信了,只因为,那一日,自己险些跌倒,而侍卫急忙相扶,如今这宗政无贺一说,自然就认为是宗政无贺授意的了,可是,这侍卫相扶,不过是不希望太子爷闹笑话而已。

    宗政无贺见萍儿的神情,有些不想多呆地,“本宫先走了,好好休息。”

    “是!”此时此刻,萍儿的心里不断雀跃着,或者,假以时日,自己还可以是侧妃,甚至,在太子殿下登基后,成为皇贵妃也犹未可知!

    宗政无贺走出胜雪院,便开始了好心情,一想到颜惜就要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生活一段时间,再思及在贵竹国和苑之内的那些时光,宗政无贺的脚步,也轻快了不少。

    当宗政无贺大摇大摆地前往云岑楼接颜惜的时候,墨台青青愣在了原地,就这样失态地,看着宗政无贺。

    朱颜惜揉了揉眉心,看来,宗政无贺果然是祸害啊。

    只是,却殊不知,这墨台青青一直在追寻的,便是宗政无贺,只当墨台青青和落雨她们一样罢了。

    当朱颜惜等人入府,胜雪院和飞雪院内的女人,都炸开了,只有萍儿,在接到消息的时候,愣了一愣,随即笑开。

    原来,太子爷的说的,就是这个。

    在自己刚刚得到太子爷的宠幸后,这女子的暂居,确实是可以,减轻转移云飞雪对自己的注意力呢,有了太子爷的庇佑,自己还需要害怕什么。

    萍儿此刻,在侍女的服侍之下,华丽的衣服,精巧的发饰装扮之下,却也别有一番小家碧玉的风情。

    “萍孺子,你说,太子殿下为什么那么快,就迎了新人入府啊,你这不是才…”说话的,是平日里萍儿有心栽培的,于是,这顺理成章的,就被要过来服侍自己了。

    “无妨,太子爷的心在我这,就足矣了,其他一时新鲜的,也不足为患。”萍儿一脸的镇静。

    “放心吧,太子爷自有安排,倒是这云侧妃那边,可要多加留意了。”萍儿的笑意中,带着凶狠。

    这些年陪着云飞雪,自己也没有少受气,这云飞雪的手段伎俩,自己至少猜得出七成,加上太子爷的喜爱,自己有的是本事,和她斗,那些受气,也必然讨回来。

    只是,太子爷既然喜欢自己纯良,那么,只要这云飞雪越是毒辣,自己就越是可以得到太子爷的喜爱。

    对于萍儿而言,对于云飞雪有着日积月累屈于人下的旧怨,也有着对于云飞雪容貌的担忧,毕竟,这万一她爬上了太子爷的床,自己,可未必有胜算,所以,在这太子府中,她首先要对付的,必然就是这云飞雪了。

    这一日,太子府内,可是人心惶惶。

    而贵竹国内

    皇位之争,也开始愈演愈烈。

    御书房,拓跋元穹依旧一脸的冷漠,对着拓跋明翰没有什么好脸色。

    含着怒意的声音“拓跋元穹,你别以为朕宠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怒拍桌子的声音,皇帝的震怒可想而知。

    “本王可从来没有觉得,有多宠,或者,本王都不是父皇的儿子,要不,我们滴血验亲一次?本王都觉得,很是奇怪。”

    “朕就知道,你一直耿耿于怀!”

    “是吗?”拓跋元穹无所谓地挑了挑眉头,“本王的心胸,没有父王那么博爱!”

    一句话,再次扼住了拓跋明翰的喉咙。

    “元穹~朕的苦衷,你不明白。”拓跋明翰的语气,终究还是软化了下去。

    “你的苦衷,本王不屑知道。”

    “朕…”

    “你说再多,本王也不屑~你的皇位,留给别人吧,本王不稀罕,你以为本王不知道,你要把皇位给我,不过是为了你的江山可以愈发昌盛,收起你那无比慈爱的嘴脸吧。”拓跋元穹嫌弃地,嗤之以鼻。

    “朕身为皇帝,也必须考虑这一点,不是吗?”拓跋明翰低吼。

    “你考虑你的,本王考虑本王的,没有冲突。”

    “若你不愿意,朕就会将皇位传给巍君!”拓跋明翰带着威胁的意味,赌的,便是拓跋元穹对权利也是在乎的心。

    可是…

    “随便你!”拓跋元穹起身欲走,中途停了下来,拓跋明翰有些欣喜地,难道说,元穹回心转意?

    喜悦没有持续多久,便被一盆冷水浇下。

    “拓跋巍君有本事坐上去,就尽情去。”

    “站住!”拓跋明翰声音再次恢复高分贝,脸也被气成了猪肝红。

    拓跋元穹缓缓转身,“父皇还有何吩咐?”

    “你既然无意皇位,那么,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拓跋明翰气恼的,指着拓跋元穹。

    “字面上的意思~”拓跋元穹低低笑了笑“本王向来知道,父皇为人都是自私的,同样是你的儿子,是不是你爱的人的儿子,就会有不一样的对待,哪怕你的爱,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皇后离世,独留下太子,而作为父皇的你,可曾关心过?不过,本王说这个,似乎也是多余的,这皇后为什么是皇后,只怕父皇比谁都清楚,耽误了人家的一辈子,却依旧毫无愧疚,是本王,天真了。”

    “太子的性格,根本不适合为君。”拓跋元穹的嘲讽,拓跋明翰是明白的,只是,那个时候,自己也只能如此,或者,自己是自私,可是对于墨台岚和纳云儿,自己却是用尽了心力的。

    “本王觉得,他比拓跋巍君,更合适。”

    “你!”

    “道不同不相为谋,若父皇没有什么事情,本王就想告退了。”拓跋明翰看着拓跋元穹,现如今,元穹对自己,连一个儿臣都不愿意称呼了,只怕,这苦衷就是悉数告知,他也是不会觉得自己做得是对的吧。

    “若朕,废了太子。”

    “父皇如果想试试逼宫的滋味,本王不介意。”拓跋元穹拂袖离开,狂妄的话语,没有一丝感情。

    逼宫!

    自己的儿子,居然以此威胁自己,罢了,即便自己扶持了拓跋巍君,元穹依旧有的是办法,将巍君拉下来。更何况,自己从来,就没有想过要他以外的人为君,拓跋巍君心性隐忍,若是上位了,只怕,一山不容二虎,思儿为人宽容,元穹愿意扶持,自然也能够牵制于他,就依他吧。

    拓跋明翰疲惫地,合上了眼睛,却没有发现,奉茶的太监总管,将这一切都听入了耳朵,悄悄地,朝着君王府送去了消息。

    贵竹国的皇室之争,看似平静,却也已经拉开了序幕,太子府上,吴辰也代表主子,偷偷地传送这信息,原本以为拓跋思会有犹豫推脱,可是,却也意外的,一口答应了。

    当吴辰离开,拓跋思这才暗暗叹息,内心的声音,在不断的说着自我催眠与暗示。二皇兄想要保举自己上位,而颜惜,却是母后的女儿,做皇后,就必然和母后一样,如履薄冰,既然二皇兄无意,而四皇兄对于颜惜也是虎视眈眈,那么,自己有必要,为母后守护好颜惜才是。

    自己登上皇位,二皇兄只做他的王爷,自然可以和颜惜鹣鲽情深,而四皇兄,也就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二人了。

    注视着蓝蓝的天空,拓跋思紧紧握住拳头,母后,你在乎的,珍视的,我一定为你守护好!

    这边,是贵竹国暗潮汹涌,而那边,青葵国却也蠢蠢欲动。

    青葵国朝堂之上,独孤铿激动不已地“皇兄,如今我青葵国国力昌盛,若是还只是局限于这一亩三分地,你们,早晚就要被其他国给吞并了,抢占先机,才是如今该做的!”

    “回皇上,此事万万不可!”一老臣急忙阻止,“我青葵国国力日益强盛,人们安居乐业,出师无名,必然被各国所不齿,到时候各国都齐心协力对抗我青葵国,那就麻烦了。”

    “是啊!皇上,何况,这天兰国毗邻我国,与贵竹国关系亲密,若有战事,只怕…”另外一名官员附和着。

    “简直一派胡言!”独孤王爷一派的臣子,也急忙出声“众所周知,这贵竹国原本就是天兰国的国土,若不是因为有人作乱,如今,哪里有贵竹国的存在,这曾经的机缘,如何会因为时间流逝而淡忘,只怕,是不是会出兵相助,还犹未可知!”

    “没错。”独孤王爷点了点头,“就臣弟所知,这淳菊国的摄政王,也是与贵竹国有怨,若是可以和淳菊国形成战线,那么,就更加的牢靠了。”

    此刻,主战派和主和派在大殿之上唇枪舌战地,独孤皇只是一语不发地,看着下面的人。

    沉默了许久后,独孤皇这才开口:“依朕之见,若是皇弟可以和淳菊国联手,那么这一仗,倒是可以考虑。”

    “皇兄圣明!”独孤铿爽朗大笑,这独孤家的血液里,嗜血好战的基因,他自然明白,这提议,可以令皇兄心动!

    而独孤皇的铁腕,也使得他此话一出,再无老臣敢出声阻止,因为他们都知道,一旦皇上下了决定,就由不得一丝另外的声音出现,尽管觉得不妥,却也没有人,敢说一句话。

    当独孤铿意气风发地下朝后,第一件事,就是兴冲冲跑去告诉自己的爱妃,这激动人心的事情。

    此刻的于无垠,正春光无限地躺在床上休息着,她自然知道,这独孤铿今日上朝会去做什么,可是,这谁也不知道,独孤皇的决定会是如何的决定,独孤皇喜怒不定,万一独孤铿在朝堂上被激怒,指不定会迁怒自己,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要那好色的独孤铿,见着了自己就气不起来才好。

    于是,这独孤铿走近卧室,便看到了这满室的春光,好心情的他,色心自然是更快地被这肌肤胜雪,若隐若现所迷惑,只见他粗暴地,覆上了于无垠的身上…

    满室激情之后,于无垠这才窝在独孤铿的怀里,矫情的抱怨这独孤铿的不解风情,不够温柔。

    只是,这娇媚的容颜,自然也将独孤铿软成了棉花。

    当独孤铿得意地说着出兵的计划时,于无垠的眼里,厉色更浓。

    “王爷,妾身的爷爷,也参与这贵竹国的变故呢,妾身想,若是可以知道内情,必然可以帮助王爷你,更加快速打胜仗,到时候,王爷得天下人敬仰,一定很威风,而且…”

    “而且什么?”美人再怀,独孤铿手也没有停下游离。

    “而且,要是王爷去打仗,妾身想王爷了怎么办啊?难道王爷舍得,把妾身丢在这里,守着空荡荡没有王爷的屋子?”

    于无垠的甜言蜜语,将独孤铿哄得团团转,只见他眉开眼笑,一脸得意的“就依爱妃!”

    当独孤铿将这话说出的时候,于无垠就知道,自己成功了,低垂的眼里,复仇的快意,满满布染。

    今天收到好多妹子的祝福卡片,满满的感动,谢谢大家,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