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司空情的出现

第一百七十四章 司空情的出现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边是萍孺子的小动作,那一边,美媛二人的速度,但也很快,在萍孺子前往书房时,便也前往随园打探。

    作为细作,二人这打朱颜惜身份被确认为未来太子妃,每日的请安风雨无阻,看似恭敬的背后,其实在于每日试探观察!

    而这些日子以来,也确实察觉,这夕颜对太子的不在意和松散。这个女子,对于权利无所求,只是简简单单的,想过无拘无束的松散日子而已,倒是她身边的丫鬟,心思细腻,可以利用。

    毕竟,这几个丫鬟,倒是忠心耿耿,除了青青那个丫头,心高气傲,其他人的,都是护主得很,更何况,这些日子可见,对于这些个贴身丫鬟,夕颜可是很是听取她们的意见的,就她们的猜测,这夕颜小姐,必然是被这几个丫鬟护着的,于是自己的很多东西,未必很自主。

    所以!

    她们要做的,是要这些忠心耿耿的丫鬟,愤愤不平。

    今日的朱颜惜,一袭白衣,素净淡雅的云锦绣着雪白的花色,若不细看,只觉得一身洁白,灯光之下,才能隐约可见那娇艳盛开的花朵。

    昨日的毒发,令她今日有些憔悴,而这憔悴,却也更添了楚楚动人之色。

    “夕颜小姐脸色如何这样难看?”美媛关切着。

    “必然是被昨夜的事情气的吧。”烟文接话,很好地,将接下来的话题开展了起来。

    朱颜惜自然明白,也乐于糊涂,“昨夜?我昨夜只是被孩子折腾的,没有生气,二位孺子说的,好奇怪…”

    “咦?”美媛蹙眉,一脸的困惑,“难道夕颜小姐不知道吗?”

    朱颜惜摇了摇头。

    “二位孺子,我家小姐昨夜身子不爽,我们都没有出门,究竟都发生了什么,还请孺子不要掩藏。”楠娴福身后,有礼道。

    “可不是,我家小姐很多事情未必想得到,若是孺子方便,还请明言。”落雨给二人上茶,顺道接话。

    “哎…”烟文叹了叹气,这次望向了朱颜惜,眼里,满是同情,“夕颜小姐你有所不知,昨夜,太子殿下宠幸了一个侍女。”

    朱颜惜只是轻轻喝着茶水,面容上,并未有丝毫的变化,“太子殿下的私事,本就有他自己的心意,我们无需如此上心不是?”

    美媛此刻也留意着其他侍女的反应,只见楠娴、罗舞等人,都露出了不快,便知道了,这夕颜小姐不在意,有的是人在意,既然如此,就必然可以推波助澜。

    “夕颜小姐大度,可是,我们却是为了夕颜小姐和萍孺子不值得呢,太子殿下对于萍孺子的恩宠,那是不用多说的,可是对于夕颜小姐,更加是尊重,众所周知,这太子妃,便是夕颜小姐,若是有人在这个时候给了夕颜小姐你这一巴掌,那是多没有面子啊?更何况,云侧妃都还虎视眈眈。”美媛在这些日子的接触中,也明白了,这夕颜对于太子无意。

    既然是无意,那么要她气恼,便是不可能的,可是,如今木已成舟,不在意的夕颜,自然有人替他在意,未来的太子妃,若是被人压住了气势,只怕就要等着挨打的份了。

    夕颜的婢女那愤愤不平还有恼怒,她便知道了,这青青的上位,是难如登天了。

    “媛孺子所言极是!”罗舞点了点头,“昨夜,可都还是太子殿下的宴会,虽然我家小姐身子不爽没有前去,却也是个敏感的日子。”

    “只不过,太子殿下自己喜欢上了,却也无话可说,就是不明白,难道太子殿下不知道,昨夜那样子,对小姐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楠娴蹙起眉头。

    见缝插针的美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哎呀,这你就错了,你可知道,有时候男人,是经不起诱惑的,更何况,昨夜太子殿下喝多了,有人有意而为之的勾引,据说可是满堂宾客都看着呢。”

    “什么人,如此放浪形骸?”朱颜惜抬起眼眸,“这宴会虽说是不是什么正经宴会,可是,这都是太子殿下的脸面,萍孺子的处理,出了岔子不成?”

    “这可怪不得萍孺子啊。”烟文摇了摇头,“这日防夜防,家贼难防,萍孺子倒是把这里里外外防遍了,就是防不胜防啊。”

    “哦?什么人,如此大的本事?”朱颜惜一脸的惊讶,看着烟文的脸上,也是有些的担忧,似乎这样子本事的人,对她而言是个困扰。

    “哎,夕颜小姐不知道,萍孺子是防遍了许多人,可是,却没有想过,夕颜小姐你的贴身丫鬟会做如此的事情!”美媛一声长叹,无比同情的目光,看着朱颜惜,“据说,是青青。”

    “青青?”落雨提高了嗓门。

    “怎么可能!”楠娴有些不相信。

    只有罗舞是沉默着的,好半响之后,罗舞才开口,目光也冷冽了不少,“你们想想,昨夜,青青似乎就消失了。”

    “我还以为,是你们找她做什么去了啊。”楠娴皱眉。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也是可以理解的。”朱颜惜缓缓出声,看不出情绪。

    只是,这话语一出,还轮不到美媛二人火上浇油,罗舞便已经气冲冲地:“小姐,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没有错,可是,在这个时候,鬼鬼祟祟做这样子的行径,你认为,还是可以祝福吗?”

    楠娴和落雨纷纷点了点头。

    “小姐,如果说,真的是青青,你会如何处置?”楠娴道。

    “这事情,太子殿下自会处理,算了~”朱颜惜叹气,可是,美媛二人,却敏感的听出了一丝丝的不一样的情绪。

    烟文此刻,乘胜追击地:“夕颜小姐,你别怪我多嘴,其实,楠娴她们都是为你好,你想想,这青青,可曾在你面前说过或者表现过她喜欢太子殿下?”

    朱颜惜闻言,认真思考了一番后,沉重的,摇了摇头。

    “那么,若是如此,就夕颜小姐对太子殿下的了解,你认为,太子殿下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会受到蛊惑的吗?”

    “虽然我和太子殿下认识不久,可是太子很是自律,这一点,我是明白的。”朱颜惜回答,而眉头,也蹙成了川字。

    美媛点了点头,“所以,这青青必然是蓄谋已久了,若不是如此,怎么可能能要太子殿下失了这自律?”

    “媛孺子说的对,我倒是想起,这青青后来做事都懒惰成性,偏偏对于和太子有关的,就殷勤着呢。”楠娴附和着。

    而在美媛等人眼里,此刻,夕颜已经起了变化,那变化,是对于这出卖自己的人的厌恶。

    果然,夕颜接下来的话语,令她们安心。

    “可是,事已成定局,我能如何?”朱颜惜叹了叹气,“既然她蓄谋已久,那么,必然是有了自己的底气才敢如此,若不是,如何会在这个时候,给我一巴掌呢?”

    “那可不是,小姐,你尚且不甘心,萍孺子,如何会甘心?这事情,她青青要飞上枝头变凤凰,也要看看,小姐你和萍孺子答应不答应。”罗舞摇头,转而问向了美媛二人,“不知道二位孺子可知晓,萍孺子的意思?”

    “那是自然,我们也担心萍孺子,一大早就告诉了她,刚刚我们来的时候,她也去了书房呢。”烟文点了点头,对于这个事情,没有必要隐瞒,更何况,如今要的,是她们二人联手,打下了青青的出头天。

    就在此刻,青青被送了回来,嬷嬷带着青青走入,“老奴给夕颜小姐,媛孺子、文孺子请安。”

    嬷嬷身后的青青,穿上的华贵服装,更显得明艳动人,而这萍孺子故意而为的要青青穿戴华丽,为的更是要罗舞等人,对青青愈加的厌恶。

    果然,这一前一后随着太子走入的萍孺子,如愿的,看到了罗舞等人愤愤不平之色。

    “太子殿下怎么来了?”除了朱颜惜慵懒地靠着椅子,其他人纷纷行礼。

    “都起来吧~”宗政无贺连连走近,温柔地问道:“脸色太差了,今天还是不舒服吗?本宫传太医去?”

    “不用了,倒是太子殿下你,昨夜必然喝多了酒,为何不休息多一会?”朱颜惜笑了笑。

    “萍儿送了醒酒汤,已经无碍了。”宗政无贺看似温柔地为朱颜惜调整了靠背,却也意有所指地,朝着颜惜暗示着这鱼已上钩。

    朱颜惜眼眸中闪过戏谑,“看来,昨夜萍孺子可是一夜不得安生啊。”

    此刻,宗政无贺转身坐在了朱颜惜的身侧,闻言一怔。

    这一怔,可是令在场的人,有些诧异,更有着窃喜,看起来,太子殿下对于夕颜小姐,或多或少是在意的。

    “这萍儿可不敢居功,昨夜夕颜小姐不是遣了青青伺候吗,我只是一大早给太子殿下送汤药了而已。”

    “哦?”朱颜惜望着太子,再看了看青青,“太子殿下,即便是青青做得好,也不能逾矩穿戴这些贵人才能的服饰啊,太子殿下如此做,不妥。”

    朱颜惜此话,可谓是大快人心,此刻,看戏的人,可不少。

    “这…”宗政无贺迟疑了许久,只能看了看萍儿。

    “那个,夕颜小姐,昨夜,太子殿下喝多了,青青她,被太子殿下宠幸了。”萍孺子迟疑道。

    “所以呢?”霎时间变冷的声音,在大厅内响起,而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此刻的罗舞,假意的,“小姐,你脸色怎么又不好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萍孺子等人都暗暗赞叹,这夕颜有如此的婢女,确实省心了不少,就如同此时此刻,非常明白如何做,能为自己的主子,带来想要的结果。

    “没事~”朱颜惜摇了摇头,这才继续问道,“既然已经如此,不知道,太子殿下的意思,是什么?”

    有此一个小插曲,太子殿下自然的,也必须在意起夕颜的胎,此时此刻,所有孺子都已经是猜到了太子殿下的举措了。

    “不过是一个酒后失态,青青是你的婢女,如何做,夕颜比本宫更加明白,何况,这后院是是非非,本宫早就说了,太子府的事情,都是夕颜你说了算,如今你有孕在身,萍儿会辅助你,这事情,本宫倒也放心。”宗政无贺的话语,令在场的人,都勾起的唇角。

    只是除了如同在天堂被打落了地狱一般的青青,呆滞在了原地。

    “太子殿下!”柔软的声音,带着些许凄苦。

    可是,罗舞等人却由不得她继续地,“呀,想必青青也累了,小姐,我带她去休息下吧,楠娴,你吩咐下人准备热水吧。”

    就这样,架着不情愿却又不敢有反抗的青青,退了下去。

    朱颜惜只是点了点头,不多说话。

    而后,宗政无贺寒暄了几句,也就离开了随园入宫去。

    留下这一屋子的女人,在继续茶余饭后的笑料。

    迎来送往好一阵子,随园这才恢复了安静。

    此刻,吴辰也带着几名暗卫,回到了随园外围等候。

    “都进来吧。”朱颜惜唤道。

    “是!”吴辰正欲跪拜,便被朱颜惜拦下,“吴护卫,我心急,你直接说吧。”

    朱颜惜的话,令吴辰停下了繁文缛节,一脸正色地“回王妃的话,属下在那边,和尘阁的人,见到了情小姐!”

    “什么!”朱颜惜激动地,站了起身。

    可是,随即在吴辰的脸上,看到了隐隐约约的忧心忡忡。

    朱颜惜在罗舞等人的安抚下,这次坐了下来,平复着情绪,“吴辰,你看到了什么?”

    “属下觉得有些奇怪,这情小姐一开始和远王很是亲密,可是不知道远王说了什么之后,情小姐就很快的,被远王囚禁了起来,看起来,很是怪异。”吴辰竭尽全力,在客观还原看到的一切。

    “你们呢?”罗舞问向了尘阁的暗卫。

    “属下看到的,亦是如此。”

    暗卫的话,令屋内的人,都不陷入了沉默。

    此时此刻,每个人的心里,都有着不一样的感受。

    朱颜惜只是蹙眉,“为什么情儿的书信,没有提及过远王?”

    在场的人,也都是茫然地,面面相觑着,屋内的气氛,也沉闷了不少,这一件事情上,司空情给了大家,太多是奇怪的东西。

    我不会告诉你们,拓跋元穹就要才出现了的~羞射~

    话说,对于司空情,你们说,是不是远王的算计呢?

    话说,云侧妃在下一个章节也是要交代了,会咬人的狗不会叫,可是,这会叫的狗,又会如何呢?

    如今后台很强大,依雪表示,你们的每一个订阅,每一个礼物,我都铭记在心,非常谢谢大家的支持,也开心的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新面孔,很开心~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