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霸爱之心机嫡女 > 第一百八十二章 宣战

第一百八十二章 宣战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于墨台青青的举动,宗政无贺也是莫名其妙地,急匆匆跟了进去。

    只见匕首一划,青青手掌的血,就这样子流出,而青青也火急火燎地,急忙将血,往两个初生的婴儿口中一送。

    此刻,宗政无贺只是皱眉,盯着那染血的匕首,刚刚,青青行色匆匆,这一刀下去,伤口一定不会多浅。

    紧紧抿着的唇,不发一语地,自一旁的药箱子中,取出白色绷带,在青青结束了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才略微带着蛮力地,将青青拉开,盯着那手掌心的伤口,仔细处理着。

    而朱颜惜也只是虚弱地,看着不远处青青的举动,再看了看宗政无贺,看来,青青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落雨将两个孩子抱到了颜惜身旁,朱颜惜摸了摸两个孩子的脸,幸福的笑容,漾在了嘴边,为人母,方更能去体会,纳昕儿的那个心情,如今的她,或许才真的可以明白,曾经的纳昕儿,为什么会是如此的决定。

    倦意袭来,朱颜惜缓缓闭上了眼睛。

    而那天,宗政无贺有些不苟同地,“你不要命是不是?”

    墨台青青闻言,笑得愈发地深。

    “笑什么?”宗政无贺皱眉。

    “呃,没什么,我只是想送份礼物,给我的两个小侄子,如此而已。”墨台青青没有说什么,只是垂下头看着被宗政无贺包扎得严严实实的手,心里,暗暗窃喜。

    “何必急于一时?人一旦急躁了,就把握不住分寸。”宗政无贺或者是发现了自己的情绪不对,很快地,又恢复了淡然的态度,面色,依旧带着些许尴尬。

    “若不是急迫,我也不会如此。”墨台青青走出了内室,“这血,在初生的婴孩身上,才是最好的,惜姐姐的毒,虽然不会蔓延孩子,可是,却也害怕万一,在最为纯洁的初生孩子身上,这血的功效,才会是最大的,及时被小侄子消化了,也才能,及时地,改变他们的体质,不畏毒,对他们的以后,会很有帮助。”

    宗政无贺看着墨台青青,没有再说什么。

    而对于孩子的出生,屋内的几个人,也都有些犹豫。

    没有消息传出,在随园外的人,多少人暗暗窃喜,以为这难产一事,板上钉钉,却不知道,早就是母子平安,在商谈着对策。

    在若干个时辰后,几个人这才凑在了颜惜的床沿,一边逗弄这小家伙,一边商谈着。

    青青将颜惜生产之时的事情,悉数解说。

    朱颜惜眼里,闪过杀机,“既然那婢女在此之前,就接触最近的,是烟文和美媛,自然可以知道,是出自谁的手了。想要一尸两命,死无对证?”

    “她们是远王的人,这是不争的事实,不过,青青这个棋子,究竟远王会做什么?”罗舞摸了摸下巴,看着青青不解道:“如果只是为了要云侧妃多个帮手,绝对是不可能的,只可惜远王的武功过高,实在无法探听。”

    “这萍侧妃,可不是省油灯,如今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直接拒绝了云丞相的拉拢,倒是很令人好奇。”楠娴接话道,“尘阁的消息是说,这萍侧妃,最近和三皇子和十六皇子频频接触,这一点,也不能不注意。”

    朱颜惜揉了揉眉心,“这些,都还可以有所提防,现如今的一直在担心的,是情儿她,究竟要做什么?”

    是的,跟着情儿的人,只知道她每日不停赶路,却总是不见其他行为,所以,尘阁根本就无法判断,这究竟,是做了什么。

    “此事,若不能一步步拨云见月,只怕,都要步步落入别人的算计了。”朱颜惜眯起眼睛,思索这如今这一步,该如何走,再看了看两个孩子,心里,有了自己的思量。

    宗政无贺对上朱颜惜不怀好意的目光,叹息地摇了摇头,自打怀孕以来,颜惜很多东西,也都柔和了不少,如今,这样子的目光,其中的杀机是为了什么,只怕,也和这孩子有关吧,护犊的姿态,本就是天性。

    宗政无贺无奈地,“说吧。”

    “呵呵,宗政大哥不愧是知己嘛~”朱颜惜眨了眨眼睛,纤细的手,有一搭没一搭地轻拍着安然入睡的孩子。

    “少在那边灌迷魂汤。”宗政无贺白了颜惜一眼。

    “如今,轩澈和清鸿都还没有人得知,我有个想法,可以引蛇出洞,也可以,测一测这萍侧妃,和宗政无佣等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惜姐姐,如今那么多双眼睛盯着你,你有什么主意?”墨台青青好奇地,看着朱颜惜。

    “这夕颜小姐入太子府以来,你们说,是不是顺畅得,令人嫉妒呢?”

    罗舞笑了笑,“可是这萍侧妃,也很是顺畅啊。”

    “相比之下,似乎是这青侧妃,坎坎坷坷,却一直无法真真正正的泄了心里的怨气。”朱颜惜对着青青眨了眨眼,“而这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如今云侧妃的脾性,可是好得天怒人怨一样,这不是有很大的隐情,就必然有不小的阴谋。”

    “预先取之必先予之!”三人不约而同地,脱口而出。

    宗政无贺暗暗摇头,这女人太聪明,果然是可怕的,不过,在这个高墙内瓦之间,若不是如此,只怕,也早已尸骨无存,只不过有些人是为了自保,有些人,却是为了贪得无厌。

    当几个人都步调一致之后,随园之内,只见青侧妃在太子殿下的心疼中,扶着走出,手上包扎得严严实实的绷带,也都令人疑惑。

    疑惑未消,就见宗政无贺脸色很是阴鸷的,对着所有人下令,“即日起,任何人,没有本宫的同意,不得擅入随园,夕颜的一切,只按贵客之礼待之,不得按照太子妃的惯例伺候,至于世子,暂时由夕颜抚育,青侧妃平日多加看顾!”

    “太子爷!”萍侧妃有些不可置信地,对宗政无贺的命令而惊呼,“夕颜小姐究竟怎么了,她…”

    “萍侧妃,本宫希望,夕颜一事,你没有参与,否则,可就当真要本宫失望了。”宗政无贺打断了萍侧妃的话语,拂袖离开,青青在随宗政无贺离开时,与萍侧妃几人擦肩而过,对着萍侧妃,投过去了一个熟悉的眼神,而后扬长而去。

    萍侧妃一个踉跄,所幸的是,被小红及时扶住。

    “主子!”

    “萍姐姐,你怎么了?”烟文一脸的关心。

    “是啊,太子殿下许是有什么误会了,或者是有人,造谣了什么,气消了,自然就好了。”美媛对着萍侧妃一阵安抚。

    “我没事!”萍侧妃皱起眉头,“只怕,这青青的报复,这才是真真正正的开始了,都怪我大意了!”

    云侧妃看着萍侧妃的脸色,心里那个舒畅,自然是不需要说的,只是,此刻的美媛等人,却都面面相觑,那药,不至于失效啊!

    这个时候,楠娴匆匆而来。

    “萍侧妃!云侧妃!”楠娴福了福身,气喘吁吁。

    萍侧妃扶起了楠娴,皱起眉头,“究竟都发生了什么?”

    “萍侧妃,你一定要为我家小姐找出那个恶毒之人的证据啊!如今,太子殿下软禁了我家小姐!”

    “你慢慢说。”

    “小姐生产之时,我们根本就手忙脚乱的,毕竟是中毒早产,本就很是危险,那个时候,明明就是只有青侧妃来过,青侧妃的东西,是有毒的,我们验过了,可是…”楠娴语速很急,可见她的心急程度,这样子的一番表现,自然很好的,蒙蔽了在场的人。

    “因为如此,你们禀明了太子?所以这青侧妃,才会被押入了随园之中?”烟文接话。

    楠娴闻言,连连点头,“可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只不过是禀明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到达到青侧妃被质问的期间,就我们几个在内,为什么,就无毒了!”

    烟文和美媛对视了一眼,心里默默暗笑,这时效性的毒药,并不少见,可是,却也不是没有,看样子,这一次,夕颜等人,是中了青青的计了,只不过,如今的她们,更关心,为什么她们施了的毒,没有见效。

    “然后呢?”萍侧妃脸色大变,被算计得如此,这青青,果然不简单,一箭双雕吗?

    “太子殿下一开始,也是相信其中有猫腻,一怒之下,拔剑指着青侧妃,想要她说出幕后主使,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苦肉计,倒是很敢下功夫!”楠娴说得有些气恼,全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当楠娴将青侧妃自残的以手握紧剑身,朝着宗政无贺楚楚可怜地说着自己的不容易,却动容了太子殿下的心疼,蛰伏了这么久,终究是一击即中要害。

    此时此刻,夕颜之前种种,成为了装傻充愣,而青青到成为了逼于无奈,忍气吞声的受害者。

    而这丫鬟烧好的水,也由于太子殿下的盛怒,而打翻了一地!

    闻言,烟文和美媛只得暗暗可惜了,如今,世子出世,也只能的走一步看一步了,所幸的是,这青青的恶毒,倒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或者,这坐山观虎斗,也犹未可知,毕竟,萍侧妃和云侧妃,只怕都是各有心思。

    各为其主的几个人,心思九转,而随园之内,朱颜惜等人,也没有闲暇下来。

    “罗舞,有个事情,必须你去做了,尘阁之中,必须取消司空情的一切权利,无论事后是什么原因,都必须先如此了,既然青青已经要引远王上钩,那么,无论如何,情儿不能有一丝一毫和远王接触的机会!”朱颜惜抿唇,目光中难掩那一抹忧伤。

    “我明白,这个时候,可不能了青青进去,我即刻就去。”罗舞点了点头。

    而此刻,吴辰也早已飞鸽传书地,将朱颜惜的情况,飞速传递到了贵竹国去。

    当拓跋元穹见到母子平安之后,一贯冰冷的脸上,霎时间柔和了不少,正在议事的拓跋思和拓跋巍君,也好奇地,将信件接过。

    拓跋巍君目光,有些复杂,更多的,却也是欣慰,毕竟,看到母子平安,便是最好了,只是,这一家团聚,才是颜惜最希望的吧。

    拓跋巍君紧锁眉头,“皇兄,这事情,可必须尽快地处理了,颜惜,还等着一家团聚呢。”

    拓跋思也附和地,点了点头,“这些背后设计的小人,可都不好处理,但是若是任由时间长长久久下去,只怕,更加难以端起。”

    “伟赫已经去了一趟青葵国,相信有些东西,也该给我们一个答案了。”拓跋巍君昂起头,如今的贵竹国,稍有不慎,只怕就会国不成国了,这一次,他们赌上的,可是整个贵竹国。

    拓跋巍君三人,纷纷陷入了沉默,但愿,伟忠说的事情,只不过是他们多心了。

    云,渐渐聚拢,遮去了阳光,空气中,有些沉闷得令人喘不过气,书房之中,三个人也都是不敢松懈。

    很多时候,越是平静,就越容易起波澜。

    数月的时间里,明明是无波无澜,可是,当司空情见着了墨台昊之后,却出人意料的,掀起了轩然大波。

    天兰国的大军,在一日之内集结完毕,正朝着泷梅国,大举进发。

    而另外一头,淳菊国也为了世子造访贵竹国被残杀一事,对贵竹国发兵。

    和平是数十年的五国之间的平静,在这一前一后的变化中,巧妙瓦解,贵竹国无暇他顾,天兰国的发兵,也使得再无更多精力去驰援贵竹国。

    原本安分的青葵国,也由于这被残杀的世子乃青葵国皇帝之妹所出,而联合了起来,携手围攻贵竹国而去。

    一时间,战乱纷纷,狼烟四起。

    羞涩地,在明天即将完结请假之际,依雪又来强烈推荐下可爱滴柠檬笑的《女宦狂倾天下》

    大冶国阴狠毒辣的女暗帝,重生为任人践踏的小“公公”?

    玉汝恒表示很蛋疼…

    打人不打脸,谁敢动她的脸蛋试试?

    +

    暴君降临,前世旧仇,灭国之恨,

    她该如何执掌乾坤,一并向他讨回?

    宫闱险恶,人心难测,更是各色美男齐聚,

    且看她如何从一个小“公公”霸气逆袭,

    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司礼监掌印太监。

    +

    只不过,这过程有点…

    +

    精彩花絮《一》

    “小恒子,本宫姿容如何?”

    “回禀公主,您才德兼备、温恭娴熟、仪态万千,实乃公主之典范。”

    …

    实则嚣张跋扈、蛇蝎心肠、阴险狡诈,实乃变态中的极品。

    “既然本宫如此之好,那小恒子便收了本宫吧。”

    “奴才无福…消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霸爱之心机嫡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蝶舞依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蝶舞依雪并收藏霸爱之心机嫡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