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 > 第七十章、结拜、六道吃醋

第七十章、结拜、六道吃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第七十章、结拜、六道吃醋

    南宫阙顿时觉得眼前这个洛姨娘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他感觉到厌恶,他之前还挺担心她的,出于侧隐之心,不顾一切的跳下去,结果她不仅会游泳,还能救人!

    她是到底有多少的事情瞒着他?南宫阙位居高位,世家出身,高贵优雅,最恨不得有人骗她,而且这个洛姨娘还是他一直都很仇恨的女人!又一而再,再而三的骗了他,这口气让他如何才能忍下去?

    柳七正在岸边收取和南涯和南逸打赌的银子,每人二两!

    之前柳七说要和他们打赌,赌洛姨娘会游泳,两侍卫坚决不相信,所以在要救人的时候,没有下去。舒悫鹉琻他们知道就算自己不下水,自家大人也会下去救,自家大人的水性比他们好,而且还能不弄湿全身,就能将才洛姨娘从水中捞上来,然后用轻功踏水上岸!

    不过他们两个看到南宫阙落水,有些意外!想到大人怕是护妾心切,所以才会慌了神,哪里知道是柳七动的手脚!

    柳七喃喃而道:“他娘的!最近适赌必赢,肯定是遇到贵人了!南涯兄,爷回头请你去逍遥楼快活快活!”

    南涯觉得脊背一凉,脸色也一白,恨恨的看着柳七,眼底有抹杀意!

    南逸推了推南涯,“你怎么了?”

    南涯回过神来,低下了头,柳七现在可是自家大人身边很器重的人,他哪里敢造次啊?一听到逍遥楼二字,南涯就觉得菊花一紧,隐隐的作痛!

    洛姨娘全身*的,颤颤抖抖的站在那里,旁边的冯嬷嬷赶紧递上厚厚的风裘披在女人的身上,紧张不已:“姨娘,天气这么凉,您看您全身都湿了,就算不替自己着想,也要替大人的孩子想一想啊!”

    大人的孩子!南宫大人的孩子!

    这个婆子也是有些心机的角色!想到此时南宫阙已经仇恨极了洛芊芊,所以才刻意的提高了声音,让南宫阙听到,洛姨娘肚子里的孩子,还是南宫阙的呢!就算南宫阙再怎么恨大人,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啊!而且府里的老夫人一直都想着要抱孙子,这个时候好不容易有了,老夫人可是把这孩子看得金贵得很!

    南宫家的老夫人一直都想着让自己的儿子早一点成亲,只不过洛家那小姐实在年纪太小,好不容易等到洛家小姐洛楚楚快十四了,便迫不及待的派人下了聘,张罗着成亲的事!老夫人给南宫阙张罗了不少的通房丫环,没一个怀上孩子,老夫人已经开始急了!

    南宫阙又是一个孝顺的人,自然不敢违背老夫人的意思,老夫人要张罗就张罗,他不讨厌也不反对!除了这个洛姨娘!他明明很讨厌,可是又不得不为了老夫人和洛姨娘肚中未出世的孩子,一再的无视!

    “南逸,送洛姨娘回客栈!”南宫阙冷冷的开口!

    南逸赶紧跑去让抬轿的轿夫过来!

    洛姨娘不甘心的看着南宫阙那张冷冰冰的俊脸,轻轻的哭泣起来。她身边的冯嬷嬷言道:“姨娘,你快莫再哭了,可别伤着孩子啊!”

    洛姨娘娇柔的说道:“大人,奴婢有苦衷!大人听奴婢解释……”

    南宫阙挥袖,语气顿时变得凌厉起来,是连看都不想再看她一眼:“滚!”

    洛姨娘捂着肚子,愤愤的看了一眼柳七,眼底尽是阴毒狠绝的光芒!

    柳七挑衅的望了下洛姨娘,转身将赢来的银子收好!

    她现在虽然不能直接拆穿洛姨娘的真面目,不过她可以一点一点的将姨娘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打破,让她不得不撕破自己的伪装!既要替洛家小姐报仇,可是又不能承认自己就是洛家小姐!柳七在心底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很是无奈和憋屈!

    下午,柳七又在附近的树丛里寻了一圈,找到了一些零碎的骸骨,不过不能确定是谁的!义庄经常会摆放一些无人认领的尸体,特别是年前那一场大雪,冻死了不少的人!野狼们为了觅食,便成群结队的寻到义庄来啃食尸体,有些也会拖回自己的领地里慢慢吃!

    天边的夕阳渐渐的透出一抹红,像少女羞涩的脸蛋般,让人觉得很动人,很美。

    秦重郁闷的抱着一筐的死人骨头,男子将木筐往山地上一放,语气不悦的说道:“我说柳七,你到底有完没完?这筐里的骨头都够拼好几副骨架了,你不要把那些不是洛小姐的尸骨也捡起来好不好?”

    柳七又从枯草丛里找到一根人类的指骨,扔到了秦重身边的筐子里,淡淡而道:“我也不能确定哪一些是洛小姐的尸骨,可是只要有一点点可能,也不能放过,你说是不是南宫大人?”

    南宫阙轻轻的点了点头,“小七,你看!”

    柳七顺着南宫阙的目光望过去,看到草丛里露出一抹淡淡的红色,她走过去,掀开草丛,拿出一只颜色已经变得很淡的绣花鞋,不动声色的递到了南宫阙的面前:“南宫大人,你看,这双鞋好像是女子成亲之时穿的!”

    秦重皱眉,怔怔的看着柳七,眼底有着浓浓的幽光!柳七居然连这招都想好了?不知道她到底要搞些什么名堂!她越是这么做,越是说明她不想让南宫阙知道自己的身份,越是能让秦重证明,柳七就是洛家的大小姐!

    绣鞋上绣着并蒂莲,鞋子里面的鞋垫上还有字!南宫阙看到里面的字后,那双修长如玉的手突然一抖,手中的绣鞋掉在了草丛上!

    男子的眼底透着浓浓的伤心与绝望,就连最后那一点的庆幸和希望也全部都没有了!语气夹杂着痛苦与自责,“是楚楚的鞋子!”

    那鞋垫上面的“楚”字清晰无比!

    柳七看到南宫阙那绝望伤心的模样,心底突然颤动了一下,她皱眉,咬了咬牙,上前捡起那只绣鞋,拍了拍男子的肩膀说道:“南宫大人,节哀顺变!其实这是一早就预料到的事情!”

    当初六道将柳七带回上石村的时候,柳七便想到了,万一家属来认尸,找不到尸体的话,查到上石村怎么办,于是便在一早之前就将那双绣鞋扔到了野狼经常出没的山头!

    柳七和六道曾经在这里布置过陷阱,陷阱的痕迹还在,柳七还有些担心,不过看到南宫阙现在的模样中,肯定也没有心思去思考为什么野狼经常出现的地方会有陷阱?

    秦重叹了一口气,“大人,小七说得没错,怪只能怪洛小姐没这福气,这么年轻就香消玉殒,尸骨还寻不到!”

    柳七赞赏的看了一眼秦重,他娘的!这么久了,他就这句话说得很好!像句人说的话!

    秦重拂袖,又抱起了那筐人骨,言道:“大人,天色已经晚了,要不我们先回去吧!相信小七能将洛小姐的尸骨挑出来!”

    柳七点头:“是啊,南宫大人,我查过义庄这些年来的一些资料了,近十几年来没有豆蔻少女死过,骨头我还是可以能替你找出来的!”

    到时候随便拼副半不久留残的,就将南宫阙给唬弄过去了。

    而且柳七看到南宫阙伤情的模样,实在是有些不忍心,心想着回头一定给你拼副稍微完整一些的,尽量不缺胳膊和少腿的!

    傍晚,乌云开始密布,天空中响起几声闷雷,赵六道将秧田的种子种下去,抬头看了看漫天的乌云,少年的目光一片幽深和暗沉!

    衙门的兄弟们早已经洗洗干净坐在坐在院子里玩骰子、谈天说地!六道嫌他们刨地刨得比狗刨的还难看,精细的工夫便不让他们做了,衙门的兄弟也闲得慌!看到天色快下雨了,也不多停留,玩够了,就全部都回了城!

    赵六道收拾着一帮农具放回院里,在井边打了水将身上的泥泞洗干净,天边已经暗暗的沉了下来,轰隆一声闷雷,一道闪电从天际划过,接着便是豆大颗的雨水从天边砸下来!

    六道那双浓浓的剑眉紧紧的皱着,找到了屋内的一把油伞,想了想又跑到于大娘家借了两把,往树林的方向走去!

    秦重气喘吁吁的抱着一筐死人骨头,语气愤愤的说道:“柳七,我还真是被你害死了!这雨说下就下了!”

    南涯跟在南宫阙的身边,紧张道:“大人,这里离村子还有两里多路,刚刚过来的时候,奴才在前面发现了一个山洞,可以避避雨!”

    雨水从茂密的树荫中落下来,四人身上多多少都被雨水打湿!柳七甩了甩已经湿透的衣服,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胸,还好还好绑得比较紧!

    进了山洞,南涯在洞里生一堆火,众人开始脱衣服烤!

    秦重将身上所有的衣服脱下来,一抬头看到南宫阙和柳七还穿着一身的湿衣服坐在那里,不禁提醒道:“南宫大人,把衣服脱下来烘烘吧,不然感冒了!还有你,小七,赶紧脱了,我帮你烘!”

    秦重哪里有这么好,柳七又怎听不出来他的话,她笑了笑,伸手拧干了衣摆上的水,一双修长的睫毛沾着晶莹的水珠,轻颤诱惑着,少女缓缓而道:“不用了,我看这雨很快就停了!再说天黑之后,会有野狼出没,我们得趁着天还没有全部暗下来,赶紧回去!”

    南宫阙握着手中的珍珠耳坠,脸色冷若寒霜,纵使他知道没有机会,可他还是忍不住的希望有机会,心疼如此,身上的痛苦又算得了什么?

    “南宫大人,人死不能复生!”柳七上前,有些心疼的握住了男子的手!

    南宫阙盯着柳七那张隽秀清雅的面容,眉宇微微的一皱,觉得眼前的少年被雨水这么一弄,竟然眉宇之间露出几分柔软动人来,仔细看她的模样,也之前南涯拿给他的画像,有几分的相似!只不过,眼前的柳七目光自信明亮,透着炯炯有神的锐利光芒!

    “小七,我怀疑楚楚的死因!”南宫阙冷冷的说道,俊逸温雅的脸上透着一股寒意!

    秦重猛然一抬头,很想将事实说出来,咬破了嘴唇,结果没有说出口,他甩了甩湿湿的衣袍,言道:“南宫大人是怀疑洛小姐还没有死吗?可是事实证据已经证明了洛小姐不可能还活着!”

    “洛姨娘一定知道事情的真相!”南宫阙皱眉,想到那个满嘴谎言的女人,那个女人明明会游泳,那么她所说的在花灯节时,不会游泳就跳下河去救洛小姐,肯定是说谎!又说自己当时病了三个月,肯定也是装的!还有那个婆子,一个下等的婆子怎么可能有机会跟着大小姐的送嫁队伍?

    柳七拧着袖口的雨,甩了甩*的头发,缓缓而道:“南宫大人,你不觉得这其中有太多让人感觉到疑惑的地方吗?既然如此,我们不如让洛姨娘将事情主动说出来!”]

    秦重目光一亮,“什么办法?”

    “办法是有好办法,就是不知道秦诉师愿不愿意帮忙!”柳七眼底闪过一丝邪恶的光芒。

    秦重冷冷的打了个寒战,总觉得有哪里不对,柳七这么说是等着他主动跳下她设置的陷阱里面吗?可是如果自己不答应,南宫阙在这里,又会让人觉得他不敢!

    “什么办法?”秦重咬了咬牙!

    “今天晚上回城!我自有办法让她主动将所有的事情给说出来!”柳七站了起来,看了看外面滂沱的大雨,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

    南宫阙那双温暖的手掌握过来,深眸里透着深深的寒意,脱下了自己的外袍披在柳七的身上,虽说他的外袍也是湿的,可是刚刚从身上脱下来,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温暖体温!

    柳七莞尔一笑,“多谢南宫大人!”

    南宫阙淡淡的皱了皱眉,“我叫你小七,你也不必大人、大人的,叫得这么生份,我比你大,你叫我一声大哥便可!”

    秦重在后面阴阳怪气的说道:“大哥?这倒是敢情好,不如拜堂……”顿了顿,扫到柳七那锐利的目光,又接着说道:“我说的是拜堂成兄弟!”

    南涯在身边呵呵的大笑,指着秦重,笑话不已:“秦诉师,男人和男人之间那是结拜成兄弟!”

    秦重拿了烘干的衣服穿了起来,愤愤不平的说道:“我看他们俩拜堂倒是挺合适的!都同穿一件衣服了!”

    南宫阙也冷冽的一笑,“秦诉师这么说法倒是奇特!”

    柳七拍着南宫阙的肩膀,语气清爽豪迈,“大哥,咱结拜吧!都是说兄弟如手足!结拜了,咱们以后就情同手足了!”

    秦重闷闷的摇了摇头,“我随口说说!小七,你不会当真吧?”

    柳七笑道:“干嘛不当真?莫非南宫大人觉得柳七这身份配不上南宫大人吗?”柳七的语气里夹杂着一丝讽刺的意味!

    南宫阙骨子里优雅高贵,可也不是势利、踩低爬高的人,握着柳七的手,走到雨幕中,就跪下,“小七,南宫阙今日就跟你结拜!祸福与共,不离不弃,请天地为证!”

    秦重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脑门上,气得一跺脚,他明明是想让柳七说出自己的真实身份,劝和她和南宫阙在一起的!这倒是真的在一起了,不过没成夫妻,倒成手足了!

    “柳七今日愿与南宫阙结兄弟谊,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依。天地为证!”

    秦重扶额,这下完蛋了,本来他还想着迟早他会揪出柳七的小辫子,让南宫阙看看,柳七其实洛家的小姐,现在这么一闹,完全是没有办法控制了!问题这结拜的事情还是他秦重提出来的!

    南宫阙沉沉的在地上嗑了一个头!柳七见此,也沉沉的嗑了下去,溅起地上的大片水花!

    秦重站在洞中,见他们对天而拜,雨中是两人挺拔的身影,喃喃道:“一拜天地、二拜……”

    “秦诉师,结拜不是这么念的!再说结拜也是八拜之交啊!”南涯打断他的话,看着柳七直皱眉,气恼的说道:“真不明白大人怎么就上了那柳七的当?跟柳七一个乡野的村夫结拜呢?我们大人可是连皇上都要尊敬三分的人啊!”

    秦重也喃喃道:“以后这事情啊,我不管了!真他娘的,越帮越乱!”

    八拜拜完,南宫阙扶起柳七,寒洌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拍了拍柳七的肩膀道:“小七,以后我就是你大哥了,若有什么事,告诉大哥一声,大哥一定全力帮忙!”

    雨水哗哗的下着,迷乱了少女那张清秀绝俗的小脸,少女抹了抹脸上的雨水,笑声清朗愉悦,伸手抓住南宫阙的手,认真又严肃的说道“大哥!既然都是兄弟了,自当相互扶持!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小弟帮忙,小弟一定全力以赴!”

    所以帮你查洛姨娘这事,就不收你工钱了!

    “如意!?”雨幕下,少年撑着伞,修长挺拔的身影站在树荫下,眼底有抹说不出来的光芒,特别是看到柳七一脸甜蜜笑意握着南宫阙手的时候!

    六道以为柳七承认自己的身份了,所以才会这么深情的看着南宫阙,他心里顿时觉得苦涩、痛苦、无措……各种情绪弥漫!

    南宫阙抬起袖子,温柔的替她擦拭着脸上的雨,笑容里一片容宠的光芒,六道就更加手足无措了!

    六道光着脚丫,裤脚卷得老。脸色冷冰冰的,走到柳七的面前,将手中的几把伞塞到了柳七的怀里,沉哑的说道:“我过来给你送伞!”

    说完,转身便走,柳七叫了他许多遍他都没有回头!

    柳七看到冒雨就这么转身离开的赵六道,心底一阵的疑惑,喃喃道:“我做错什么了吗?”

    秦重笑得几分肆意,刚刚赵六道过来的时候,没看到柳七和南宫阙结拜的过程,却看到了柳七和南宫阙相握,四目相对,含情脉脉的过程!

    柳七将伞塞到了南宫阙的手里,“大哥,我先走了!晚上回福满楼,咱们再布置一切!一定让洛姨娘说出洛小姐的真正死因!”

    柳七说完,拔脚去追赵六道了!

    南宫阙俊逸的脸庞一片疑惑,想要追去,被秦重拉住,“南宫大人,我们的马车应该在义庄附近等着,还是赶紧走吧!”

    南宫阙看到柳七走的那一刹那,总觉得心中有什么东西飞走了一样,感觉很奇怪!他也没有多想,沉沉的点了点头!

    柳七踏着一地的雨水急急的追的,气呼呼的吼道:“赵六道!你站住!”

    赵六道正在前面走得飞快的少年,突然停了停,却没有回头,冒着滂沱的大雨接着往前走!

    柳七恼了,真不明白这个少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不过是跟南宫阙结个拜吗?而且还是故意用来打击秦重,这回秦重是自己搬了石砸自己的脚,想拆穿她,也得看时机了!

    天边响过一声闷雷,闪电劈天而过!柳七跑得气喘吁吁,也不知道吞了多少的雨水,气呼呼的一屁股坐在地上,不动了!

    赵六道没听到后面的叫声,脸色微微沉了沉,还是不放心的一回头,看到柳七那瘦削的身影正从山坡滚落下去,吓得他心中一跳,也顾不得生什么闷气了!

    柳七叹了一口气,依然在下坡处滚着,反正也跑不动啊,该死的赵六道,用得着生这么大的气吗?

    “如意!”赵六道急了,从坡上扑了过来,抱住了她的身体,惯力的作用下,两个人一齐滚到了山涧的水沟里!

    “该死的赵六道,你压着老子的腰了!”柳七愤愤的抬起头来,盯着少年深邃幽寒的目光!

    赵六道惊得从柳七的身上爬了起来,脸色一窘,别扭的说道:“你跟南宫阙……你们……”

    “我跟他结拜呢?你生什么气啊?”柳七揉着小腰,愤愤的说道!

    “那……”赵六道不知如何表达,只觉得就算是结拜兄弟,可是那模样,怎么看起来像失散多年的情人重逢呢?

    “骚年,你吃醋了!”柳七邪恶的眨了眨眼睛,抱着六道的脖子,在他的俊脸上亲了一口,笑得邪肆,“好啦,好啦!我跟南宫阙真的没有什么!你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

    赵六道摸着刚刚被柳七亲过的脸蛋,滑动了一个喉结,丝哑的说道:“我没生气!”

    柳七呵呵的笑起来,拉着六道的手,“我知道你没生气,就是吃醋了嘛,你放心!我对你一心一意!你若不相信,今天晚上我们就……睡一起吧!”

    赵六道轻哼,也懒得理会柳七这般玩世不恭的模样,沉沉的说道:“我们本来就睡在一起!”

    柳七停下来,目光税利的注视着赵六道那双墨玉般的眼眸,将少年的手握在手里,十指相扣,“我说的是,我们做夫妻之间的那件事吧!”

    赵六道脸色腾的一下红了,疯狂的摇头,头发上的雨水甩了柳七一脸!

    柳七恼了,气呼呼的将赵六道的手一甩,“你他娘的!老子就这么没有魅力吗?我问你,你到底做不做?”

    “不……不行!”赵六道急了,急急的摇头,“我们……我们……”

    “行了,行了,回家吧,阿——嚏……”柳七抚额,觉得自己若是想将赵六道吃了,还会跟赵六道商量吗?她随便给六道下点刺激性的药物,六道肯定就把持不住!

    赵六道蹲在了柳七的面前,一把将她背在了背上,“我背你!”

    柳七噗出落在嘴里的雨,趴在了六道的背上,伸手从后抱住了六道的脖子,头发上的雨水流入少年的脖颈里,她好奇的吹了吹少年脖子处那如蜜玉般的肌,轻轻的说道:“待我长发及腰,少年娶我可好……”

    赵六道那脚步又顿了顿,然后一声飘渺又低沉的声音。

    “嗯!”

    柳七扬起了眉,露出一抹幸福的笑意,抱着赵六道肩膀,言道:“我们还得回城,我答应过南宫阙,今天晚上替他查出洛小姐的死因!”

    赵六道又皱起了眉!

    柳七揪着他的耳朵,浅笑道:“六道,你别总这么闷好不好?咱们俩之间的关系,那是任何人都不可能破坏了!就算哪一天,我真的做了对你有伤害的事情,也是迫不得已!”

    赵六道想到那个南宫阙,心底的警惕又弥漫起来!他知道自己背上背着的少女,对他意味着什么?他不敢想,更加不敢松手!

    柳七在他的背上轻轻的哼着跑调的歌儿,心情也很好!彻底解决了秦重对她的威胁,现在只要再套出洛姨娘和那婆子的话,查出洛小姐真正的死因,那她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回到城里,城门已经关了!若不是柳七认识不得的守城的士兵,士兵给她开了小门,只怕也进不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之孤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之孤鸿并收藏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