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 > 第九十五章、来,亲个

第九十五章、来,亲个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第九十五章、来,亲个

    赵六道抱着怀中的少女,心底如潺潺流水般升起一股缠绵如丝的温柔来,此时听到南宫阙在外面打扰,他的脸色突然黑了!心底暗暗的想着:南宫阙真是很讨厌!

    南宫阙见屋内没有回音,眸色微微一沉,“赵公子!小七没事吧?”

    柳七捏了捏赵六道的下巴,然后抬头轻轻的在他的下巴处亲了一下,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迷惑诱人的笑意,“心肝儿,去拿衣服过来!”

    赵六道浓浓的剑眉微微的皱起,厚厚的手掌摸了摸柳七的额头,说道:“你还没有好,暂时不见他!”

    柳七幽深的眸底有着淡淡的笑意,“心肝儿,你把我衣服脱光,难道就想这样……”

    赵六道喉间一噎,拿了薄被替柳七盖上,这才去拿衣服过来!

    门外的郭雄带着大夫赶至,于小含也熬了解暑汤过来,赵六道再将人关在外面也不妥,只好去移开桌子,将门栓打开!

    郭雄一进屋,看到一眼赵六道,喃喃道:“你怎么总喜欢拿桌子顶门!?又不是见不得人?”

    柳七穿着一件深青色的宽袖袍子,袍子宽大,再说她现在也没有束胸,赵六道特意逃出一件大的给她穿上,此时显得她的身子更加的瘦削!

    “小七!”南宫阙冲了进来,便抓住了柳七的双手,伸手拂过柳七的额头,看着她苍白的脸色,眸底一片心疼的光芒!

    南宫阙那手握得急,似乎还有一抹淡淡的疼痛感袭来,柳七深呼了一下,说道:“阙哥哥,我没事,可能就是一冷一热,中暑而已。舒悫鹉琻”

    赵六道将解暑的汤拿过来,沉沉的说道:“喝药!”他又盯了盯南宫阙拉着柳七的那双手,心底有些不舒服!

    “我来喂你吧。”南宫阙伸手过来接六道拿中的药碗,被六道微微的避开。

    六道冷漠的脸上泛着一丝警惕的光芒,说道:“不用!”

    柳七淡笑,伸手接过赵六道手中的药碗,一饮而尽,然后笑眯眯道:“阙哥哥也太担心了,我又没到用不了手的时候,这药可以自己喝的!”

    大夫又过来给柳七把脉,赵六道显得异常的紧张,将大夫挡在了身后,这里是盛京,不比在渔阳县,渔阳县的大夫都可以通过诊脉看出柳七女子的身份,盛京的大夫就更不用说了!再说赵六道如今对任何对柳七有危险的人,都会特别的反感和警惕!

    大夫一脸的疑惑!

    柳七赶紧说道:“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请大夫开副药过来,等下我叫人去药铺拿药!”

    大夫都已经过来了,若是不让他诊病,八成这大夫也会不依不饶!柳七自然知道赵六道是紧张她,紧张到不顾一切后果!

    南宫阙无奈的看着她,想到今天早上他带人找到柳七的时候,那两个护卫就是司徒府的人,想到司徒澄,男子的眼底便泛着深深的冷芒!

    “既然如此,那便请大夫开个药方吧!看诊的银两不会少你的!”南宫阙缓缓而道!

    柳七觉得南宫阙那抹锐利的眸光里有抹让她觉得有些看不清楚的光华,她呵呵的笑着掩饰自己的紧张,然后不动声色的坐在桌边,拿起茶水慢慢的喝着!

    柳七没有束胸,如今又有外人在,赵六道就更加不敢离她半步!柳七可以在他的面前坦胸,但在外人的面前一定要束胸!她刚刚中暑,身体还很虚弱,若是再束胸,恐病情加生重,赵六道自然不愿意这样!

    看到柳七没事,南宫阙才从柳府走出,回到丞相府,男子那步子突然一停!说道:“南涯,你告诉水碧,让她从府中的府库里拿些解暑的药材送去柳府!”

    南涯恭敬的回道:“知道了,大人!”

    一旁的南逸皱眉,脸上露出一抹疑惑,说道:“大人,我总觉得赵公子和柳公子的关系有些奇怪!”

    “怎么个奇怪法?”南宫阙语气清冷!

    “赵公子把门栓住还用门顶着,就是怕我们撞门而入,按说柳公子出事,他应该叫大夫多看看才是,可是他又不准大夫靠近柳公子!”南逸挠了挠头,又缓缓的而道:“我觉得他们两个是不是……是不是有龙阳之癖啊!”

    南宫阙那脸色一沉,想到赵六道的紧张,那一直徘徊在他心底的疑惑又浮了上来!男子淡淡而道:“柳公子的事情,以后不得胡说!”

    南宫阙肯定是不相信柳七和赵六道真有断袖之情的,再说他总觉得柳七应该……或许是……

    那抹想法,刚刚冒出来,他顿时觉得自己有些荒唐,她怎么会是女子呢?若是女子,他问过秦重,秦重也一定会告诉他!可是秦重连半个字也没有对他说,而且还让他支持柳七进刑部的决定!

    南宫阙突然想到,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看到秦重,言道:“秦重现在在哪儿?”

    南涯脸色有些难看,愤愤道:“在百花楼!”

    百花楼是京城的三等妓院,那个秦重又不知道被京城的哪个纨绔公子邀去参加什么艳女开包的竟拍表演去了!京城人流最复杂的要数城中的三流妓院,各种人都有,就连那些异族的黄白碧眼的妓娘也有!也是各种消息都聚集的地方!秦重出入那种地方也不奇怪!

    “把他叫过来!”南宫阙说罢,一拂袖,往主院中走去!

    老夫人院中的丫环匆匆的赶过来,恭敬道:“大人,老夫人请您过去!表小姐和青婷公主来了!”

    南宫阙皱眉,眸色闪了闪,缓缓而道:“就说我没空!”

    丫环脸色惊惶,战战兢兢的跪下:“大人,老夫人说如果大人不去,就将奴婢赶出府!”

    南涯和南逸对视了一眼,又同情的看了一眼南宫阙,南宫阙从来对别人都不屑一顾,独独对老夫人孝顺有加,老夫人提出来的要求,哪怕再难令人接受,他都会愿意去接受,从来不想老夫人伤心!

    南宫阙温润的声音响起,“起来领路吧!”

    丫环脸色一喜,又嗑了几个头,感激道:“多谢大人!”

    南宫阙回眸,对南逸说道:“去盯着司徒府!再去打听今天司吏院考核其他两位考官对各考生的成绩打算作何安排!”

    “是,大人!”南逸颌首,转身退了下去!

    考核的第二天,大司寇岑淳和曹光打算向皇上拟旨将这次司吏院考核的前三全部都推荐到刑部!结果司徒澄坚持反对柳七进入刑部!

    柳七那律法和检尸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的,司徒澄却说柳七一介布衣,不能位居高位!柳七的身份的确是很低,还是由边境一个小县城县衙出示的推荐函,她的身份与贱民没什么区别,身后又无权无势!如此身份低贱,又没背景的人,实在是难以堪当重任!司徒澄觉得既然柳七没有拿出南宫阙写的那份推荐函,他便可以利用这一点,只让柳七在盛京衙门里做个小小的仵作!当然上头还有他管制着,柳七就在他的手心中控制着,他想要整死柳七,简直是易如反掌!

    但是岑淳却不同意司徒澄的观点,就算柳七的身份低贱,但他的确有才华,历代司吏院考核提刑吏官进刑部的时候,从来没有身份地位这么一个要求,其实有很多贱人当中的仵作那验尸手段都是很高明的,毕竟仵作这个行业,原本也是由贱民中兴起的,那些有权有贵的达官贵人是不可能去触摸尸体这种晦气的东西,所以只有由贱民来充当检尸者的身份!直到近代对刑法的严肃,才让检尸的这一行的地位兴盛起来!

    于是两位考官都拥有着自己的意见,甚至还在朝堂之上各抒已见,弄得皇上很是偏头痛,要说提刑吏官只是一个小小的从六品刑部官员,只有非常有才华和能力的人,通过一年的试用期,才可以进而升级至各地当五品推官!

    朝堂上岑淳和司徒澄争得面红耳赤,各自都认为有道理,坐在龙坐上的皇帝轻咳了一声,一挥手,言道:“曹大人,刑部还有什么没有实权,却有同样享有从六品品级的文职?”

    曹光恭敬上前,战战兢兢道:“回皇上,吏部架阁库缺个文书丞整理各地的刑案文件及分类!”

    皇帝微微的愣了愣,说道:“既然如此,就让那个叫什么的考生去架阁库做个文书丞吧!”

    南宫阙微微一愣,本想说句话,突然听到架阁库文书丞的职位,想到那个职位直接受管于大司寇,而且又是个鸡肋的职位,可以糊口却又不会惹到事端,司徒澄若再要针对柳七,也没有借口和机会!于是便上前恭敬的说道:“皇上英明!”

    于是柳七这官职就在这大殿之上被决定了下来!

    司徒澄不想让柳七进入刑部却还是进了,虽说那个架阁库的文书丞根本就是一个摆设,但是整齐和分类各地的案卷,里面也不乏机要的文件要经过她手!若是她真的要查什么事情,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通过里面的机要文件中的蛛丝马迹查勘出来!

    司徒澄回到府里,便一直呆在书房之中,一连半个月皆是如此!晚膳后,春雁的身体也渐好,端着参汤走了进来,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一脸冷冽的男子,将参汤放在了桌上,小心翼翼道:“大人这些天一直呆在书房中办公,奴婢也显少来伺候,如今奴婢的身子也好了,就让奴婢来伺候大人吧!”

    窗外的月光照耀进来,女人半披着衣衫,坐在了司徒澄的面前,手中端着一个青花的玉瓷碗,眼神柔媚温驯!那双柔媚的眼眸里跳动着室内的烛火,迷离又旖旎!

    司徒澄端起她手中的参汤放在了旁边的书案上,伸手将女人揽了过来抱在了旁边的软榻上,夏日衣服穿得少,他轻轻一扯,便将女人身上的衣服脱去,在女子的身上狂野粗暴的吮啃了半天,突然蹙眉,面容嗜血,将女人一把推开,冷道:“滚出去!”

    春雁惊住,抓住落在地上的衣物,略带些吃惊和疑惑的看着他,说道:“大人?”她刚刚摸了半天,男人那处还是一直软棉棉的,没有硬起来!

    司徒澄拂袖,打翻了书案上的东西,眼神冷冽如冰,明明身体躁热得要死,偏偏那个地方就像废了一样,完全举不起来!

    当初柳七那一下,还真是下了狠手!他捂着双腿之间,咬牙切齿,心中的躁火又难以下去,干脆开始摔东西!

    春雁从后抱住了他,安慰道:“大人,你别生气,都是奴婢的错,奴婢替大人找身家清白女子进府伺候大人,请大家不要生奴婢的气,奴婢以后全部都听大人的!”

    春雁还以为司徒澄是厌倦了自己才会如此,却不知道司徒澄真正不举的原因!丫环死死的抱站男人的身体,悲痛的言道:“大人,你厌倦了奴婢没关系的!只要你别把奴婢赶出府就行!奴婢只要一直呆在大人的身边,不管做什么都无所谓!”

    司徒澄心底烦躁至极,甩开女人,冷冷的说道:“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春雁捡着衣服赶紧穿上,眼底有着潋滟的泪水,战战兢兢的说道:“奴婢告退!”

    她刚刚离开院子,司徒澄便拔了书案旁边的剑,走到院子放肆的挥砍着院中的花草树木,脑子全是凌如意的身影,一颦一笑,都像一把锋利的刀子一般,插入他的心口,开始插入的时候冰冷的,有种快感,慢慢的那个快感却痛彻心扉!

    他极尽的疯狂,站在院中,剑气凛冽,刚几个路过的丫环和家奴砍伤,闻到血腥的气息更加冲击着此时他那疯狂的头脑!

    一道闪电迎头劈下,劈开了他面前的一颗大树,火光从树梢处蔓延开来,冷戾孤独的男子站在院子,呆呆的看着被雷火烧掉的大树,一言不发!

    雷声再次响了起来,雨水倾泻而下,给原本炎热的天气里带来一丝凉意!

    于小含跑到院外收着晒在院中的衣服,碎碎念道:“刚刚还有月亮来着,怎么就下雨了!”

    郭雄替她抱了一把衣服,说道:“你刚刚还不是一样在埋怨天热,现在下雨凉快了一些,你怎么又不喜欢了?”

    于小含俏丽的脸上露出一抹尴尬,嘿嘿笑道:“我就是随口说说嘛,好像秦重还没有回来!”

    郭雄轻哼,“这是柳府,又不是秦府,他以前在城中呆着,不是住花楼,就是住妓馆,也没见他没地方睡觉!”

    于小含愤愤的说道:“这个好色鬼!迟早得会精尽人亡!”

    郭雄放衣服放在大堂的椅子上,摇了摇头,说道:“连精尽人亡都懂,看来于家妹子在盛京的这一个多月里,也变坏了不少啊!”

    于小含经常和水碧玩在一起,水碧是丞相府的丫环,又是老夫人院中亲手调教出来的,见多识广,他们俩聊天总避免不了说那些权贵公子世子的趣事,水碧说于小含没来之前,这京中最具风采的是武陵王世子,不过武陵王过世之后,世子顺应去了藩地,承诺了武陵王的爵位,当初武陵王世子赵勋离开的时候,伤了多少京城少女的心!

    然后于小含又会跟水碧提起与秦重去参加各类宴会,见到了权贵公子,说到太子和五皇子的时候,很神秘!说到哪个一品大员家的公子,又很愤怒,说哪个公子纨绔,又玩弄于女子!

    于小含轻轻的一哼,“公子说这叫入乡随俗!”

    郭雄显得无奈的笑笑!

    柳七正坐在廊边,挽着袖子,伸出一节如玉般的藕臂去接屋檐处流下来的雨水!她软软的靠廊坊处,仰头享受着眯着眼睛,说道:“真凉快!”

    赵六道正点着廊道上的夜灯,风雨吹着夜灯摇曳着,入眼的光亮之气是雨水溅起地上水坑中的泥沙翻飞!

    空气里有着泥土和青草的芬芳,柳七看到赵六道认真的神色,挑眉眼底闪过一丝淡淡的恶作剧,站在廊杆上,将赵六道手中的夜灯火苗吹熄!

    四下一片黑暗,赵六道只觉得有暖暖的气息冲在唇角,还有她身上独有和少女体香,像馥郁的夜海棠,亭亭于立,却又暗香涌动。

    少女那低柔缠蜷的声音响起:“六道,吻我一下!”

    赵六道唇瓣突然动了动,虽说漆黑一片,可是他明明听到了郭雄和于小含在大堂的声音,这里离大堂很近,从大堂那边看过来,若是光线明亮,此时一定能看到他们的模样,柳七站在廊栏上,低着头,含情脉脉的看着赵六道!她站得地方很高,她捧着赵六道的脸蛋,迫使他抬头,双唇相碰,两人的气息正好相撞!柳七那蛊惑的柔软声音再次像魔音一样冲入他的耳膜里,“心肝儿,吻我一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之孤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之孤鸿并收藏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