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 > 第123章、示威

第123章、示威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第123章、示威

    一身军服的军人,看起来官职不过兵卒长,但纵使只是一个兵卒长,在苦役营的面前,绝对是可以抬头挺胸的!语气嘛,更是完全可以嚣张狂妄的!

    驻守军里的兵卒长平日对那些佰长和千户长点头哈腰,不过在这帮毫无权势的罪囚苦役面前却是成了大爷!那个开口说话的卒长冷冷的瞟了一眼郭雄旁边的包袱!一般来说,新来的新人,除了个别实在很穷以外,大多数都是有十足的油水的!就算他们不抢,也会被苦役营里的其他罪囚抢了去!

    郭雄收好毯子,将包袱背上了身上!一双冷锐的目光像蓄势待发的野兽,扫过刚刚那个通风报信的瘦小罪囚,那个囚犯冷不丁的打了个寒战,将头埋在脏乱的褥子里!

    柳七漫不经心的走了出去,六道紧紧的拉着她的手,让她也觉得安心些,不过柳七觉得这根本就没有必要,这几个兵卒长不过是仗着自己有些小小的权力能管理六七个新卒,所以就得意忘了形!其实要说真正的实力那是完全没有!

    领头的那个卒长一双阴厉的眼睛盯着郭雄背上的包袱,眼底闪过一丝贪婪,尤其是看到六道身上的衣袍还不错,想必是盛京的大户,这回肯定能捞些油水!卒长带着他们来到一处粪场,指着那个粪坑说道:“你们三个,把这里挑空!没做完,晚上不准吃饭!”

    卒长看到三人只是淡漠的看着他,他那张阴寒的眼底闪过一丝似笑非笑的神色,又说道:“我知道你们是盛京来的!以前是贵族嘛!没做过这种事情,也属于正常,不过只要你们实相一点,给我们点好处,这种事情,我们可以让别人去做。舒悫鹉琻”

    卒长身后跟着的四五个士兵手中都拿着一柄粗厚的木棒,冷冷的看着柳七、六道和郭雄!

    郭雄一声冷哧:“直接说你们想打劫不就完了吗?”

    柳七也跟着淡淡一笑,说道:“郭大哥,低调!谁不知道您天下第一镖局的当家,做事从来都是不出风头的!”

    那个卒长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天下第一镖局?是什么东西?”

    郭雄也跟着哈哈的笑了起来,拍了拍柳七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小七啊,爷已经不当大哥好多年了!不过呢若真有不识好歹的畜生乱吠,爷也不介意动动拳脚,就当热身了!”

    那几个身着驻守军军服的男人相互了一眼,卒长冷冷的一笑,说道:“看来你们是敬酒不喝,喝罚酒!哥几个,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柳七在旁边找了个干净的草丛坐了下来,懒懒的说道:“郭大哥,注意分寸,别打出外伤!免得不好交代,惹些没必要的麻烦!”

    郭雄自然点头,不能打成外伤,便只能打成内伤了,那几个羡卒冲上来的时候,郭大侠一手一个,全部都丢进了粪坑,丢完还拍了拍了,不屑的一笑:“这帮傻缺!给自己挑的地方还不错!”

    柳七站了起来,看了一眼那在粪坑里挣扎着吃粪的几个卒子,挥了挥手,说道:“六道,咱们回了!”

    六道也淡淡的看了一眼在粪坑里挣扎的几个士兵,走到了柳七的身边,说道:“如意,你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全!你等我一下,我去弄些干草回来!”

    柳七突然抓住了六道的手,说道:“这里我们熟,暂时不要乱跑,等晚上郭大哥出去打探了再说!”

    六道眼底闪过一丝警惕,沉默的点了点头!

    郭雄将包袱塞到六道的手里,说道:“还是我去看看弄干草,顺便打探一下军营中的情况,你先小七回去!”

    柳七想了想,点头:“也好!”

    郭雄闯荡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有遇见过,经验比六道丰富,而且该油滑的时候,能油滑!性子也随和,容易与人亲近!

    让六道去,柳七也不是不放心,只是她不希望六道有一丁点儿的差池,而且六道现在这个样子,很显眼!所以回去的路上,柳七在地上摸了一把黑泥,把六道的脸涂黑了!

    六道也是恼火,想着军营里全是男人,如意一个女人在这里,更是万分的小心翼翼!也涂了她一脸的黑泥!弄得柳七一阵的郁闷!

    回到营屋时候,刚刚他们看中的地方已经躺了人,六道皱眉,正要去抢回来。

    柳七扯了扯他的袖子,说道:“没事,我们去那边!”她指了指旁边的角落!

    六道点头,不过目光却冷冷的扫过刚刚那个跑去报信的瘦小囚犯!那个瘦小囚犯缩在褥子里,觉得如芒在背!

    柳七看了一眼角落里发黑的褥子,想着这么脏,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跳蚤,虱子之类的寄生虫!更重要的是不知道有没有传染类的病毒!六道要将脏开的褥子离开,扔柳七握住了他的手,摇了摇头!然后坐在了上面!

    六道见柳七不嫌弃,他也坐在了她的旁边!天色渐暗,整个营室里只点了两盏昏暗的油灯,而且还不能超过亥时就得灭灯,晚饭是每人一个发黑的馒头和一小块咸菜干!柳七咬一口,一股发霉的味道冲过来!

    六道握住她的手,将她手中的馒头拿了过来,从怀中掏出一块红豆糕塞到她的手里,转身便去啃馒头去了!

    柳七看着手中的红豆糕,伸手拍了拍六道的后背,“你把馒头还给我!”你以为你拿个红豆糕就想骗走我的馒头啊!

    六道理都没有理她,两口就将馒头吃完了,把剩下的咸菜放到她的碗里,转身就拿着随身的包袱当枕头枕在头下了!

    “六道……”柳七叹了一口气,说道:“算了,看在你正长身体,要多吃一点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

    六道躺平身子,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柳七,见柳七将糕点吃了下去,他的嘴角才滑过一丝淡淡的笑意,闭上了眼睛睡觉!

    半夜的时候,柳七迷迷糊糊的突然听到一丝轻喘的声音,正要侧头去看,六道握住了她的手,伸出手臂过来将她揽在怀里!

    昏暗的光线下,之前那个报信的瘦小囚犯,被一个粗犷的男人压着,男人正在他的身上奋力的做着运动!瘦小男人咬着牙,不敢吭声,只得闷闷的承受着,旁边那些已经睡着的,就算听到了,也不敢吱声,这种事情天天发生!除了几个长得实在难看的,没有人以逃脱过那些在军中军级高的男人的魔爪!军营里没有女人,所以他们就会找那些长得好的男人泄欲!特别是那些犯了罪的罪囚们!此时罪囚们一个个的都自身难保,谁还会去拔刀相助?这不是找死吗?

    那粗犷的男人发泄完火,伸手大掌拍了拍那瘦小男人的脸蛋,一脸的满足!

    瘦小的男人战战兢兢的说道:“崔佰长,其实今天还来了三个新人,有一个长得很好,就在那边!”男人的声音轻轻的,压得很低,生怕被人听到!指着六道和柳七的方向!

    那名叫做崔佰长的男人咂了咂嘴,凶寒的眸里闪过一丝淫光,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不骗你,三个都是从京城来的,还是富贵人家,不仅模样生得好,穿得也不错,有两个年纪小的,肯定是雏!”瘦小男人的声音里夹杂着一丝痛楚,声音小得很!

    不过那粗犷的男人却听懂了,伸手在瘦小男人的臀部摸了摸,说道:“行,今晚就放过你了!”

    “谢谢崔佰长,谢谢崔佰长……”瘦小男人如释重负!赶紧摸搜着裤子穿了起来!然后缩进了被子里,捂着后臀庭中,全身颤抖不已!

    那粗犷的男人便摸索着走向赵六道,他手中的火折子发出微弱的光芒,照到六道的脸时,不禁惊艳了一把,虽说这脸上沾着黑泥,不过看轮廓就知道是好雏!又照了照窝在六道怀里的柳七,没看到脸不过身材有些瘦削,等会先享受了这个,再来对付他!

    他马上又想想新来的比较烈,万一闹起来吵起来也不好,于是推了推睡在六道旁边的几个囚犯,指道:“你们两个把他们拉开,你们抓住那锦衣少年的手脚,还有你!拿东西堵住他们俩的嘴!”

    囚犯看到这个男人都吓得全身一抖,哪里还会不敢听话!便战战兢兢的走过来就要动手,一道衣袂滑破空气的声音!那几个要打手的囚犯突然倒在了地上,不声不吭!

    粗犷男人只觉得四周的空气寒冷至冷,等他回头的时候,刚刚睡在地上的两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他正要开口,突然觉得后颈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然后全身麻木的倒在地上!

    第二天清晨,便传来了驻守军第三小队的佰长崔大虎被半夜淹死在自己营地的茅坑的事情!由于身上没有任何伤口,就直接被断定为半夜起床解手、结果失足落下粪坑,导致死亡!

    不过苦役营的人却知道,崔大虎之死不寻常!昨天晚上的事情那些醒着的人,虽然没敢看,不过能无声无息的将一个强壮军人不动声色的除去!这个人的能力可想而知!

    那个瘦小男人一整天一直缩在褥子里瑟瑟发抖,昨天他只看到一个黑影迅速极快的进了营墙,然后离开的时候,背着一个重物,那重物在身上突然掉下一个火折子,火折子的微光,正好照亮着崔佰长那张狰狞到扭曲的脸!

    柳七知道别不敢偷看,那个瘦小的男人一定会忍不住好奇来看!所以便故意让郭雄将火折子落下来,照光那个粗犷男人的脸!这招很好,那个瘦小的男人被成功吓着了,这些天也没惹什么事,一直缩在营屋里不敢出去,连被差遣去做苦力,他也是战战兢兢,什么话都不敢说一声!

    柳七正好也清静了几天,郭雄拿出来的驻守军军营分布图柳七已经全部看过,看完之后,就扔给了六道!六道这两天就盯着那分布图,眉头都没有舒展开过!

    由于那天晚上的事情,那些原本还对柳七他们是新来的,想苛刻的囚犯们,便不敢再也柳七他们作对啊!而且很自觉的让出好的地方出来!连干净的褥子也让了出来!郭雄那阴寒凛洌的气质跟杀手似的,谁见都觉得脚底生寒!再加上六道那冷僻的性子,力气又很大,不喜欢的就直接丢开!谁敢再惹?!

    而且柳七他们看到那个报信瘦小的男人这些天都浑浑噩噩的,没有人带头,其他的人自然就清静!

    边塞的寒风呼啦啦的刮过来,苦役营的营屋四处漏风,很多囚犯穿得本来就少,而且还破旧,便缩在一起相互的取着暖!

    六道将身上的外袍裹在了柳七的身上,靠坐在墙边的角落,柳七搓着手靠近,将破被的被子拉了过来,两个人一起盖上,她又朝郭雄招了招手,说道:“郭大哥,你也过来挤挤吧!”

    郭雄摆了摆手,“我不冷!”说着便站在那里打着太极拳!轻缓淡然,动作行水流水!

    柳七推了推六道,低声的说道:“心肝儿,我要放水怎么办?”

    六道那脸色微微一窘,看了一眼四周都缩在一起的囚犯们,营墙的旁边是有马桶的,可是这么多人,他肯定是不能让如意就在那里方便的!再说营地一到晚上,就不准囚犯们四处乱走了,门口还有精锐的军队守着,就是以防有人做乱!当然也要防着北冥的奸细混入囚犯当中,晚上四处打探军中的情况!‘

    当然郭雄除外,郭雄当过镖师,又被误判杀人,逃亡了好些年,那轻功原本就好,再加上他反追踪的能力,自然不会被人发现到!

    柳七哆嗦着,“完蛋了,忍不了了!你帮我把那马桶拿过来,然后帮我挡着,我在角落里解决,不会有人看到的吧?”

    柳七的声音小到只有身边的六道听得见,温软的气流吹在六道的耳边,六道那脸色更加的红了,这是什么馊主意?六道突然站了起来,拉着柳七的手,走了出来,看了一眼守在门口的军队,指了指旁边的一个暗角,那个暗角是巡逻视线死角,他这些天四处走过,很多地方都记得很清楚!

    “好,我去那边,但你呢?”柳七疑惑道!

    六道松开柳七的手,径直的朝那看守的士兵走过来!士兵突然举起了手中的长枪,喝道:“什么人?”

    六道脸上露出一丝怔忡,声音愣愣的,“我想去茅房!”

    那士兵见六道身上虽然有些脏乱,不过穿得还错,想着原来是富贵人家犯了重罪的公子,轻屑的一笑:“里面不是有马桶吗?跑出来做什么?你不知道晚上罪囚是不可以乱跑的吗?”

    六道还是那么呆呆的站在那里,皱着皱头!他不如郭雄以及柳七那般圆滑会做戏,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硬!不过那那帮士兵的眼底,却被看成了贵族公子娇贵的表现,他们笑得更加的轻蔑起来!问道:“那你这几天是怎么解决的?”

    “……”六道愣住,这些天,他小心翼翼的着,生怕如意被暴露,其实他才知道,如意根本不应该来这个苦役营,里面的罪囚全是男人,士兵也全是男人,她一个女子实在是很不方便,就连上茅房这种事情,还要找个没人看到的角落,小心翼翼的解决!

    “去!去!去!你以前是怎么解决的今天就怎么解决!再不回去,小心大爷我把你抓起来,当北冥的奸细论处!”那士兵见六道一直不说话,也觉得没有意思!这种娇贵的公子,他们最看不惯了,看到他们吃瘪,他们心底就特别的解恨,说得不好听一点的就是仇富!

    六道还一直站在那里,重复道:“我想去茅房!”

    其中一个士兵忍不住的冷笑,“你不是傻了吧?在苦役营里呆了几天就变成这样了?果然是贵族子弟,娇贵得很,才几天就经不住了!”

    柳七这前趁着六道将守卫的注意力吸引,自己则顺着墙角,小心翼翼的走到了营墙的后营,寒风瑟瑟吹过来,四周的守军的营帐前面都点着火堆,在这漆黑的夜色里,显得格外的明亮,她解决完便往回走,刚刚拐入营屋内,正好撞上那个瘦小的男人,瘦小的男人眼底有抹阴寒的精光,盯着柳七,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吼道:“来人啊,我抓到一个要逃跑的犯人!”

    突然而来的声音让守卫们瞬间反应了过来,顿时就过来,将柳七给团团围住!

    六道见瘦小男人抓着柳七的手,六道脸色冷了,语气凛洌,冷冷的说道:“放开!”

    瘦小男人被六道那冷厉的目光怔住,战战兢兢的放开了柳七的手,柳七拍了拍被抓皱的衣袖,一脸的平静淡定!

    守卫的士兵一脸的严肃,望着那个瘦小的男人,问道:“你刚刚说她要逃跑?”

    瘦小男人点头:“是啊,军爷,我刚刚看到他鬼鬼祟祟的想从墙跟出去,就一把将他抓住了!我看他肯定是要逃跑!”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之孤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之孤鸿并收藏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