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 > 第153章、扬眉吐气

第153章、扬眉吐气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第153章、扬眉吐气

    后院内一抹青影,冷哼:“真会做戏!”

    还能自己戴了一个舍已为人的帽子,句句话说得大义凛然的,弄得城中的百姓还一直觉得之前就是错怪了她,她不仅不计较,还以怨报德!

    青风紧张持着圣姑,说道:“主子,您身子虚!”

    那抹青影已经的咳嗽起来,说道:“我家里带信过来了没有?”

    “还没有!”青风摇了摇头,说道:“这次迟了这么久,属下担心其中有变故,已经派人去调查了!”

    圣姑那张白如宣纸的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底却掩饰着深深的寒意,“如果信使被暴露,直接杀!”

    “属下明白!”青风紧张的扶着他,说道:“主子,现在我们怎么办?青灯教被柳七这么一闹,名誉受到了很大的损害,特别今天这件事情,还被百姓们认为,是你故意做出来针对柳七的!甚至是故意挑战两国之间的关系,还有流言说,北冥大皇子被杀,与青灯教有关!”

    圣姑语气透着肾虚之态,说道:“柳七是一早就有预谋的,不过她应下北冥二皇子应战,我还是觉得挺好奇的,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用什么方法来挑战北冥国的那个二皇子!”

    圣姑说完,气喘吁吁,额上也冒着冷汗,想来这次真是被柳七伤到了元气,没有半个月还真是下不了床,可他才养伤,不过三、四天,青风惊惶,说道:“主子,您还是回去躺着吧!”

    圣姑瞟了青风一眼,拖着重创的身体从墙上掠下,脚步有些浮乱,一双邪邪的眸子里泛着冷锐的笑意,他也很好奇,柳七到底用什么办法战胜那个二皇子。舒悫鹉琻

    第二日,阳光高照,不过寒风却异常的凛冽如刀,柳七一直缩在厚厚的马车里,盯着台上对峙的两国勇士!

    六道本来要回应陵军营的,可是一想到如意的事情,便不愿意放手离开!他脸色一直沉沉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台上的身影,说道:“如果我们赢了两场,第三场,你不用亲自上台,就算是认输,三局两胜,北冥国照样不能拿你怎么样?”

    柳七淡淡的点了点头,说道:“希望如此吧!”她之前的目的也是这样的,既然是三局两胜的方式,她可以不用自己出马!

    六道语气清冽,说道:“如意,你放心吧,我选的人都是青龙军中武功最好的人,再说还有郭雄大哥在呢!”

    柳七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掀帘看着外面的比试,比试的方试是由北冥使臣来决定的,第一项是马上暗器飞镖,郭雄首当其冲,这些东西于他来说,最简单不过!

    结果郭雄将比分的距离拉得很长,北冥使臣派出的应战者,看到郭雄精湛的暗器和马术之后,目光微微一冷,眼看着要彻底的输了,结果北冥的那个勇士突然策马冲过来,郭雄一个没留情,手中的暗器已经飞出再敢收不回来,擂台上一丝血线,北冥应战都落掉倒在地上,手臂间插着一支柳叶飞镖!

    “他娘的!”柳七愤愤的骂道,直接从马车内下来。寒风凛洌,她冷不丁的打了一个寒战!愤愤的冲上前!

    郭雄也是惊呆了,气愤的指着那个应战者,说道:“你他妈的自己撞上我的刀口来是怎么一回事?”

    多桀一脸的冷寒,走上前来的时候,说道:“当初说好,不可伤及对方,又能最快射中场中的刀靶,现在是你们违反了规矩,伤了人,所以你们输了!”

    柳七凤眸轻眯,看着那个倒在地上流了一地血的北冥人,没想到他们这么无耻,眼前着郭雄要赢了,结果却生出这么一手,不惜自残自己,也要拉对手下马!一点比赛的精神都没有,这还怎么比下去?

    郭雄一脸的愤然,说道:“你们这是投机取巧!”

    二皇子也冷冷的上前,说道:“是你们坏了规矩,就是你们的错,说好的不可伤对手,看谁的暗器入靶多,哪方就赢!现在你们的人伤了我们的人!”

    郭雄气愤不已,狠狠的一甩袖中剩下的飞刀,说道:“是你们用了阴险的手段!”郭雄一想到自己如今输得如此的窝囊,心底就有火,愤愤的要发泄,说完抢了一个护卫的刀,气呼呼的冲出过来!

    柳七握住郭雄的手,摇了摇头!缓缓而道:“行,我们输了!”

    郭雄愤恨不已,说道:“小七,他们……”

    “郭大哥,我知道你的能力,根本不可以会输,只不过对方卑鄙无耻而已!”柳七拍了拍郭雄的手臂,将他手中的大刀拿了起来,走到兀湛的面前,说道:“那第二局是什么?”

    “速度!最先拿到驿馆门口的旗子,就算谁赢!不过有个条件,不可以爬上去摘,也不可以拿梯子去取!不可以碰触旗杆。”兀湛语气冷冷!

    “我来!”郭雄一挽袖子!

    兀湛轻笑,瞟了一眼郭雄,说道:“应战的每个人只能参加一场比试,你刚刚已经输了!”

    可惜郭雄郭爷输不得不服气,此时再听到如此无理的要求,更是怒了,铁拳举起,“你他娘的这是什么狗屁规矩?老子就要参加!”以洗刚刚被陷害之举!

    兀湛身边的北冥国太师说道:“柳大人,当初应战书上将细节写得清清楚楚,柳大人若是要破坏规矩?坏规矩者,直接判定为输!”

    郭雄愤愤的站在了旁边,说道:“小七,我们怎会答应他们这帮近乎无耻规矩?”

    柳七摆了摆手,规矩是人家一早就定下来的,而且今天皇上的旨意已经下达,命她尽快破案,朝中大臣一个个的开始对她有微言,请求撤消她青州刺史之职,同时下狱问罪处理!她也不想在这比试的环节中多做什么周旋。

    北冥使臣中走出来一个身材精瘦比较矮小的人,兀湛看着柳七,说道:“你们打算用谁?”

    “我。”六道上前!

    柳七挥了挥手,说道:“行吧,你去!”

    六道认真的说道:“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输的!”都已经输了一场了,若再输一场的话,如意的第三场也是可以不用比的,当然不去比的话,如意便不会有危险!但是六道清楚,这关乎于如意的前途和北冥百姓的拖付,及时盛京皇宫那个的期待!如意就算是退出,北冥国的二皇子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柳七点了点头凤眸幽光闪烁,映入六道那清沉如潭的墨眸里,说道:“小心一点!”

    “嗯!”六道说完,转身。

    一声令响,两人如箭般冲了出去!那北冥使臣团的清瘦男人轻功很好,而且身子灵活,能在大街之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穿梭!甚至还可以使使乱子,拦挠一下赵六道的步子!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六道跑得比马还快,又加上有轻功,速度就更快了,如一阵风似的已经将那名北冥应战者拉得很远!

    然后走到那根旗子的下边盯了半响,不可以用梯子,也不能爬上去拿,又不能碰旗杆,那得用什么方法?思索的时候,北冥的瘦个儿也已经追过来,看了六道一眼,他拳头伸出,整个身子冲入六道,将要将六道撞开,结果砰的一声,六道却纹丝没有动!那北冥的瘦个顿时惊呆了!

    六道捡起了旁边一把斧头!

    北冥的瘦个以为六道要砍他,吓得又窜出老远,谁知六道的斧子不是对准他,而是对准了旗杆,风声响过一声金属破空的声音,旗子应声而断!然后六疼手掌一拂,将旗子抄在了手中,快步的朝刚刚的广场冲去!

    瘦个儿身上的暗器弹出,六道头一低,躲过,那几枚黑呼呼的铆钉便“叮叮叮……”钉在了旁边的木柱!

    此时六道的身影已经走远,一眨眼的工夫,将旗子举到了二皇子的面前,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给你!”

    那个北冥瘦个才刚刚回来,一脸愤愤的盯着赵六道!

    兀湛也是一脸的震惊,打量着六道,觉得他迅速很快,没想到比兔奴的速度还要快!兀湛冷冷的说道:“就算你们赢了这局又何,我和你的比试还没有开始呢!”

    兀湛说完,人已经跳上了擂台,一脸挑衅的看着柳七!

    柳七扶着扶手,沿着台阶一阶一阶的上,结果走到一半,又摔了一跤,如果不是六道扶着,只怕她此时已经从台阶处滑了下来。此时北冥使臣团的人一阵的哄堂大笑!

    城中的百姓看柳七的目光出现了同情,紧张!甚至还有绝望,柳七现在这个样子,跟北冥二皇子对打拳脚,北冥二皇子能用一根手指就将她打倒!

    六道抓着她的手,不让她上台,黑眸望向此时站在擂台之上,正一脸轻蔑看着柳七的兀湛,六道摇头,认真的一字一句,说道:“如意,我们输了就输了吧,大不了回村种地捕鱼去!”

    台上,兀湛看到柳七这般柔弱的模样,哈哈的大笑起来,说道:“柳大人,不如你就认输吧,好歹保自己一条命,这城中的百姓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才能救赎得了的!”

    六道抓着柳七手腕,目光决决的,摇着头!

    柳七手掌覆过来,盖在六道的手背上,说道:“如果我没死,我答应你,和你一起过那种日子!”

    “如意!”六道摇头!

    “心肝儿,你要相信我!”柳七凤眸深深,脸色冷静,一字一句的说道!这前她没想过要上场,现在却不得不上场!

    百姓们突然跪了下来,高呼:“柳大人!”

    您一定要赢啊,虽说我们知道你这个窝囊的样子压根就赢不了,但是绝不能临阵退缩啊。

    柳七拉开六道的手,说道:“我心中只有你!”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先想到你!

    六道坚决的摇头:“不!”

    “六道,你是想否决我刚刚对你说的这句话吗?”柳七微微的扬眉,说道:“因为我心中只有你,所以我会更加珍贵自己!”

    六道一愣,怔怔的松开了手,如果没有她,他便什么也不是,再好的东西,再高的权势地位,都不及她在他的身边!

    柳七慢吞吞的上前,抱揖说道:“二皇子,我们之间比什么?不会是比拳脚吧?”

    兀湛冷冰冰的说道:“没错,就是和你比拳脚。”

    柳七摇了摇头,说道:“打打杀杀的不好,拳脚无眼,到时候弄得满身伤,或者是毁了容岂不是很不划算?”

    “你是怕疼?”兀湛冷冷看着柳七,觉得柳七现在这个样子,他只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将她摁死!“不过你放心,我只要松松一甩,就可以将你甩下擂台,不过我会轻一点的。”

    柳七淡然的笑着,“二皇子看来是误会了我的意思!柳七区区青州一个小官员,身份哪里能与二皇子尊贵的身份相比?我看这拳脚就算了,不如比比二皇子最拿手的!”

    二皇子疑惑看着她,说道:“本皇子最拿手的当然是臂力!”他又盯着柳七那细细的手臂,眼底轻屑更浓!

    柳七说道:“既然如此,比力气如何?”

    底下的百姓一听柳七的提议,很多人都开始绝望了,柳大人那副弱不经风的模样,连上个台阶都走不稳,居然还大言不馋的跟北冥的二皇子说比力气?

    “比谁的力气大!二皇子,你觉得怎么样?这样既不用双方拳脚相加,把对方加得鼻青脸肿,又不会打出血弄脏衣服,影响各大自的形象!”柳七嫣然浅笑,淡淡看着他!

    兀湛一直没有说话,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但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柳七说道:“既然前两局是你们北冥使臣团定的规矩,那么这最后一回,由我们定比试的规矩如何?要说柳七所说的比试正是二皇子最拿手的,为何二皇不愿意,那柳七就只能换上别的比试方法了,不如就比我最拿手的吧,这比如说抚琴招蝶,又或者比记忆力,一柱香的时辰记熟一卷书卷,然后再默写出来!”

    兀湛冷冷一哼,说道:“那好,就比力气!”

    柳七扯了扯嘴角,她初入上石村的时候,村中的牛大强就要跟她比力气,结果牛大强惨败而归!

    片刻,已经五六个护卫抬上两只五六百斤的石鼎过来!

    兀湛看了一眼,不屑的说道:“就这个东西?本皇子可以举起来,绕广场走一圈都没有问题!”然后又挑衅的看了一眼柳七!

    柳七摇了摇头,说道:“绕广场不圈倒是不必!只要将这两只石鼎一齐抬起来便可!”

    兀湛冷哼,走上前去盯着那两只巨大的石鼎,双臂抱上其中的一只,然后一咬牙使劲,脚下沉了沉,颤颤抖抖将石鼎搬了起来,沉稳的走了两步,放下,又去抬另一只!

    柳七淡笑:“二皇子,我的意思是同时将两只石鼎全部抬起来!”

    兀湛怔住,冷冷一笑:“柳大人,你莫非是想捉弄我吧?两只一齐举起,怎么可能?”

    柳七说道:“我们比的是力气,自然要比的特别,如果二皇子不能将两只一齐举起的话,那就没有说服力!”

    兀湛一哼,一手抬着一只,使劲一搬,石鼎移动了一下,却没有被举起来!双手的力气一旦分开,又加上两只鼎的重量,根本是不能举起来,兀湛愤愤的盯着柳七,“柳大人,你是闹着玩的吗?我搬不动的东西,你以为你能搬得动?”

    柳七淡淡一笑,“如若我可以将这两只石鼎一齐举起,二皇子可怎么说?”

    “你若能同时举起两只石鼎,哪里只是一瞬的时间,我也认输!”兀湛脸色愤愤!又看了一眼柳七那单薄的身子!

    柳七说道,“我若赢了,大皇子被害一案拖延十日,而且全权由我来处理,二皇子以及使臣团所有的人理当全力配合我!还有,使臣团对这两天欺负城中百姓之事,当场道歉!”

    兀湛强扯上一抹笑意大利,说道:“一言为定!”

    柳七凤眸扫视过底下围观的百姓以及北冥使臣团的人,说道:“我与二皇子的约定各位都听见了!我若是输了,自然会当场给二皇子磕头认罪,并非向朝中请辞,一辈子不再为官!”

    底下的百姓一阵的紧张,开始有些议论纷纷的,柳七也全然不在意!命南涯准备了粗绳将两个石鼎绑好,又让郭雄在广场旁边的木柱处准备了滑轮放粗绳下去吊住了绑好的两个石鼎!然后柳七走过去拉绳子!

    一旁的兀湛一脸疑惑的看着她,心中不屑,她还真以为当凭一个根绳子就可以将两个一共千斤的石鼎举起来不成?

    柳七顺势拉了拉,使出了吃奶的劲,石鼎纹丝未动!北冥使臣团的人一阵哄堂的大笑,笑声讥讽异常!

    底下的百姓不停的摇头叹息,很为柳七着急,有些不敢看的,甚至已经开始离开了比试现场!

    柳七让郭雄又多套了几个动滑轮,然后站在另一头,微微一使劲,静止不动的石鼎突然动了动,然后随着绳索的拉动,慢慢的升了起来!两只一齐举起,再加上两个百斤的圆形动滑轮,足足超过了千斤不止!柳七双手拉动着绳子,石鼎越升越高,然后在两米高的地方停了下来!

    底下寂静一片,片刻是城中百姓惊喜的欢呼声!

    兀湛那脸色由白转青,愤愤的说道:“你这是投机取巧!”

    柳七一只手拉着绳子,一脸的轻松,缓缓而道:“我怎么个投机取巧法,请二皇子指点一二,若是说得有理,柳七便不予纠缠!”

    兀湛指着柳七,手指都在颤抖!

    柳七又接着说道:“如今我已经将两个石鼎一齐举起来了!二皇子莫非想出尔反尔?当初我们说好比的就是力气,现在二皇子不认帐,这青州这么多百姓以及我北冥使臣团这么多人看着,只怕二皇子这脸面上也过不去吧,二皇子丢的可不是您一个人的脸面。”

    兀湛身边的多桀气愤的冲了过来,手中的拳头便朝柳七袭击过来!一阵迎面冲击而来的劲风冲向柳七面门,郭雄和六道同时出手过去抵挡,郭雄本来就是一身的怒气,此时硬生生的出拳抵挡,六道侧一把揽住柳七,从多桀的攻击范围内跃出!

    郭雄和多桀连连对峙了十多招,招招凌厉如风,不分上下!郭雄巧力,而多桀却是蛮力,若不是空间有限,郭雄也不会因此招式连连受肘!郭爷一身的杀气,愤愤的说道:“他娘的,输了不敢承认也就罢了,居然还出手伤人!老子活了三十多年,第一次见到这么无耻卑鄙的人!”

    多桀被郭雄骂了,也不服气,他那声音浑厚如虎,说道:“你们投机取巧,这样也算赢,夏人才是最卑鄙无耻的!”

    “你们行!你们正气,第一局比试的时候,就不应该为了能赢,舍身自残!”郭雄也是愤怒不已!

    多桀说道:“第一局分明就是你们暗中下的毒手,到头来还不承认!”

    “准许你们投机取巧,就不准我们投机取巧了吗?再说柳七那哪里是投机取巧,她分明就是靠的自己的实力!你们二皇子不是一直都觉得自己力气最大吗?怎么连两个加起来才千斤的石鼎都举不起来?现在柳七办到了,你们又在这里骂骂咧咧,不敢承担责任了吧?”郭雄避开多桀那强劲的拳风,脚下一踢,直捣多桀的下盘!多桀下盘结实,不过还是被郭雄那力道给踢得后退了几步,想要再次冲过来!

    底下的百姓见北冥国输了不敢承认,便也跟着生气了,柳七能一下子抬起两只巨鼎,已经让他们感到震惊了,他们之前的失望、紧张、担忧到现在的重拾信心,也不是随随便便可以任外敌打压的!

    兀湛见群众这么剧烈的反应,而且他们现在身处他国,说出的话,如果不执行,很可能落人把柄,到时候就算自己再无理取闹,不是丢了自己的脸,而是丢了整个北冥国的脸!

    “住手!”兀湛声音清亮!

    柳七弯唇,笑眯眯的看着那个看起来一脸为难的二皇子,等着他做出决定!

    “我们输了!”兀湛此话一说,北冥使臣团的人顿时沸腾了,多桀更是气愤不已,指着兀湛就要破口大骂!若不是兀湛身边的北冥太师阻着,他早就动手了!

    兀湛眸色很冷,盯着眼前这个一脸粗犷,身材高大的多桀,冷道:“大土司是在质疑我的决定?”

    大土司冷哼,“二皇子,我觉得你应该为你刚刚的失败负责!”

    兀湛身边的太师怒道:“多桀,你大胆!”

    多桀沉哼,带着身边的几个护卫扬长而去!

    太师一脸的战战兢兢,说道:“二皇子,大土司他?”

    二皇子愤愤的说道:“这次使夏,我才是整个使臣团掌事之人,他不过是一个陪同者!”

    柳七觉得这二皇子倒还有几分爽朗,输了便是输了,也不像那大土司一样死不承认!柳七上前抱揖行礼:“多谢二皇子宽宏大义!”

    二皇子说道:“我北冥国人做事,向来一是一,二是二,绝不落人把柄,现在我给你十天的时间,如果你再破不了案,那就休怪我们不顾道义,离夏回国,到时候发兵攻夏!”

    柳七认真的说道:“这个是当然,柳七说好的事情,一定会办到,如若办不到,自愿任凭北冥使臣的处置,希望二皇子也是如此!”

    二皇子指着那些个使臣团中闹事的人,说道:“你们,当着全城百姓的面,当众认错!”说完也扬长而去!

    柳七呼出一口气,返身坐回了马车,说道:“先回府!”

    郭雄愤愤的坐在车头赶车,说道:“小七,我们现在虽然拖延了时间,但是案情却毫无进展,现在应该怎么办?”

    柳七抚额,靠在车壁处,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六道坐在外面掀帘看了她一眼,坐了进来,低醇的声音响起:“如意。”

    柳七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六道,散布出去,就说凶手已经找到,现在就关在刺史衙门里!”

    六道墨眸流转,点了点头!柳七将头靠在他的胸口,懒懒的说道:“你刚刚是不是很紧张?”

    “嗯!”六道伸出手掌,拍着她的后背!

    “那你后来也没有拉着我呢!”柳七挑眉,看着他!

    六道怔了怔,说道:“因为相信你!”因为你要做的,就一定会去做,他就算想拦也拦不住!

    柳七呵呵的笑了起来,沁凉的手指伸入六道的脖子里,凉凉的,沁得他直皱眉,倒也没有将她的手掌回来!

    柳七那纤细柔软的指尖抚过他脖子上的肌肤,凑近六道,说道:“心肝儿,要不我们晚上再试试吧!”

    六道惊了惊,眸底闪过一丝尴尬,不过更多的是温柔,他握着柳七的手,说道:“你那连一指都放不了!”

    柳七皱眉,凤眸闪过一丝愤愤的光芒,“你狠狠心,直接进!”

    六道剑眉微蹙,没见过这样的女子,大白天的跟她提这种羞于启齿的事,还教他怎么做,六道摇了摇头:“怕你痛!”

    柳七愤愤的将整个手掌都伸入了他的脖颈,靠近他的侧脸,殷红的小唇轻咬着他的耳垂,说道:“不怕,你就当我不痛就行了!你要是实在不忍心,你躺着,我自己来!”

    六道无奈的将她拉开,抬袖揉着自己的耳朵,说道:“别闹了,郭大哥听见了!”

    柳七撇了撇嘴,“我们在里面说话,声音这么小,郭大哥在外面赶车,风声呼啸的,他怎么会听见?”

    六道抿了抿唇,没有说话!郭雄的是高手,哪怕再小的声音,也能听见吧!

    果然,郭雄在外面说道:“小七啊,我刚刚什么也没有听见!”

    柳七眸光一闪!然后轻哼!

    郭雄又接着说道:“六道,做那事,第一次就得狠心!不然怎么深入?多做几回就好了!我上回给你看的孤本,你不是说都看懂了吗?”

    柳七眉梢一挑,“什么孤本?”

    郭雄驾着车,然后爽朗的一笑,“就是孤本!武功秘籍,郭家十八路刀法秘籍,哈哈……”

    若是别人,说不定还听不懂,不过柳七却听懂了,六道曾经买过一些武功秘籍,什么《玉女心经》《九阴真经》《葵花宝典》……之类,其实全部都是风月小黄书!

    郭雄又接着言道:“我那是剑谱,画得祥细,还是无马的!”

    柳七突然蹙眉,目光锐利的盯着六道,说道:“心肝儿,你还研究过春宫图?”

    六道脸色刹然一脸,愤愤的盯了一眼车前的郭雄!郭雄却不以为然的说道:“不就是几张小黄图嘛,六道也不小了,和他差不多的,有多都成亲生子了!”况且六道还是皇子,皇子十四五岁就已经定了亲事,而且府里还会安排通房丫环,哪里像六道现在这样,什么都不懂,还跟二愣子一样。

    六道垂着头,将柳七的头压在自己的胸膛上,说道:“别听郭大哥胡说!你先睡会吧,到府了,我会叫你!”

    柳七一头墨发被六道弄乱了,她从六道的怀里伸出头来,说道:“你看那东西,没在军中乱搞男女关系吧!”

    六道眼神冷厉,“那是郭大哥!”

    郭雄爽朗的笑了起来,说道:“六道很规矩,小七你就放心吧!现在整个青龙军营,谁不知道六道喜欢的是男人?军妓们都不敢往他身上凑。”

    不过嘛,倒是有几个男人想跟他套近乎,不会乱搞男女关系,不过可能男男关系有些紧张!好在六道一直是个冷僻的性子,而且位高,也没人敢打他主意!更重要的是,柳七的身分地位也不差!

    柳七听见却有些紧张了,说道:“不管了,今天晚上,我们还是把事情办了吧!免得被人抢了!”

    六道瞠了她一眼。

    郭雄说道:“小七说得对,我听说青州底下的官员不知从哪里听说柳大人好男风,正在给柳大人物色男人!”

    六道墨眸里闪过一丝紧张!看着眼前柳七一张隽秀的脸,此时一片狡黠的笑意,六道轻轻一哼,愤怒的看了她一眼,说道:“你敢!”

    你敢收男人?!

    ------题外话------

    太冷了,手指好冷,呼呼,想二更,看群众呼声再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之孤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之孤鸿并收藏娘子咱日子没法过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