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叔宠娇妻 > 110,一贱毁终生,爱心小裤裤

110,一贱毁终生,爱心小裤裤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哈哈。君明辉,你说这些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当初是谁不顾我的意愿强的我?是谁,明明有老婆,却依然要和我在一起。君明辉,贱的人是你。你老婆尸骨未寒,就要再婚的人也是你。”

    莫桑有些不管不顾的大喊大叫着。

    家里的佣人纷纷的躲在旁边的角落里偷听。

    “是啊。我不仅贱,我还眼睛瞎了,看上你这样一个下贱的,人尽可夫的女人。我没空跟你废话,一句话,离婚。不同意,你就等着坐牢。”

    君明辉用力的抽出自己被莫桑抱着的脚。

    “不要。明辉。老公,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应该骗你的,我求求你,饶了我,好不好?我再也不敢了,我以后再也不骗你了……”

    “以后?没有以后。莫桑,你让我成为整个B市的笑柄,你知道有多少人在背后笑话我吗?被人带了绿帽子,还要替别人养女儿,你们真的就当我是冤大头?莫桑警告你,你要在惹我,我就让你生不如死。”

    君明辉是真的要气疯了。

    不管莫桑有多么的不愿意,她还是被君明辉带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

    离婚后,君明辉有强迫莫桑签了净身出户的协议书。莫桑是气得直发抖,自己努力的十多年,竟然最后一场空,是个人就受不了。

    不过她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胳膊拧不过大腿,面对君明辉的威胁,她只能妥协。

    莫桑看着君明辉阴冷的脸,不敢想象,这个男人要是气恨了,会不会立刻的就让人做了她。莫闪虽然从来不过君家的事情,不过傻子都能想到,这样的一个大家族,怎么可能是干净的?要是,他们真的想要一个人死,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莫桑是无可奈何。过了十多年的少奶奶生活,她压根就不知道外面的世界。现在被赶出了君家,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可怎么办?就算是想要出去卖,出了这些事,在B市又有那个有钱人敢买?再说,她也不再年轻了。

    莫桑蹲在大街上,痛哭流涕,不过没有人会同情她。君明辉被戴绿帽子的事情已经被炒得沸沸扬扬,莫桑已经成了最强绿茶婊的代名词。

    没有办法,莫桑只能到医院和女儿商量商量。好在,君家的人在君悦刚入院的时候,就已经交了一大笔的医药费,否则,她连女儿的医药费都拿不出来。

    当君悦从自己妈妈断断续续,涕泪交加的表述中,终于听明白,自己不再是君家的女儿,自己被君家给扫地出门了,那个宠她如命,视她为掌上明珠的爸爸,不要她了。

    君悦差点要晕过去。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爸爸……”君悦哭闹着要去找君明辉,她不相信爸爸会这么决绝,就这样的抛弃她,绝对不可能的。

    “妈妈,你在骗我对不对?你一定是在骗我,你在骗我。”君悦撕声裂竭的哭喊着,大声叫着,“爸爸,爸爸。”

    莫桑抱着君悦,“我可怜的女儿,我们什么都没有了,我们怎么办?怎么办?呜呜……小悦,你爸爸不要我们了,他把我们赶出来了。”

    莫桑的脸和眼睛都红肿着,哪里还有以前君夫人的风姿?

    短短的一天时间,她就从天堂跌入了地狱,风光了大半辈子,到了人老珠黄的时候,才一无所有,这样的悲惨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现在,就连医院里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给她们好脸色,有些甚至还嘲笑她,乌鸦永远都是乌鸦,就算飞上了枝头,总一天也会跌落下来。更何况是一个转正上位的小三。

    “看看,那就是以前的君太太。啧啧,要我说啊。那君明辉就是眼睛瞎了,怎么会看上这么丑的女人,看她那脸胖的跟韭菜盒子一样。”

    “要屁股没有屁股,要胸没胸,也难怪要找个野种,否则,这样的女人怎么可能嫁入豪门。”

    “这女人,一看就不是好人,不过,老天有眼。像这样勾三搭四的女人就应该浸猪笼。”

    “她女儿也不是什么好货色,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女儿。你们看了网络上的那些照片和视频没有?啧啧,比那什么苍井空还要开放。”

    “都是不要脸的货,老的不要脸,小的,也不要脸。”

    “可怜了君明辉,娶了一个大贱人,养了一个小贱人。”

    “呸。要说,最贱的还是男人,我可是听说了,那君明辉本来就有老婆的,后来才被这个女人给勾搭上。然后就天雷滚地火,王八对绿豆。给滚到一块去了。”

    “就是。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活该被戴绿帽子。”

    “要我说。就是报应。”

    ……

    病房外面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全都是来看热闹来的,有些人更是目的明确,就像要看看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

    莫桑听着外面的那些话,心里一早就已经麻木了。

    一开始,她也会和他们吵几句的,不过后来,发现寡不敌众,而且那些没有素质的女人干脆就动手,还说什么要‘打死狐狸精’。她是名正言顺,明媒正娶的君太太,不是什么狐狸精,更不是小三。

    可惜,人家压根就不听她的。

    吵,超不过;打,打不过。

    只能躲起来,当他们在集体放屁。如果是以前,谁见了她,不给三分面子?谁不恭恭敬敬的?人生就是这么的现实,墙倒众人推。

    “小悦,你快点好起来吧。妈妈,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办?”莫桑看着面色狰狞的女儿,叹口气。

    “都是因为你。你这个贱人,为什么要这么下贱?你为什么要给爸爸戴绿帽子?我为什么会不是爸爸的女儿?你告诉我,告诉我。你这个贱人,我恨你,你毁了我的下半辈子。没有钱,你让我的下半辈子怎么过?全都是因为你,因为你。你就那么缺男人吗?为什么就要和别的男人一起乱搞,你还要不要脸?”

    君悦像是疯了一样的冲着莫桑大喊。

    莫桑一时间愣住了,没有想到女儿居然会这样骂她。骂得如此的难听。

    “你够了。我这辈子就你爸爸一个男人,我怎么下贱了?你自己有那么多的男人,你就不下贱了?要不是因为你,去追什么男人,还出了车祸,就算你不是君明辉的种,他也会一辈子都不知道。你也还是君家的大小姐。说到底,这一切,全都是你自己作的。老娘下贱?我呸。”

    “你这是死不知悔改。明明就是你对不起爸爸,你却在骂我?我就是找男人怎么了?我又还没有结婚,爱找多少个不行?你已经结婚了,还红杏出墙,你就应该万死。”

    “君悦,我再说一遍,我没有对不起你爸爸。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是君明辉的种。”莫桑也生气,本来这两天因为和君明辉吵架已经耗尽了心力,却想不到自己最宠爱的女儿,居然还这样的指责她。

    她怎么能不心寒?

    “还说你不是贱人?连我是谁的种都不知道。”君悦讽刺的看着莫桑。

    莫桑是真的很气愤,“我再说一遍,我只有你爸爸一个男人。我怎么知道你是怎么回事?”

    “你放屁。你不知道?难道我是石头缝隙里蹦出来的吗?”

    ……

    莫桑和君悦的话,让外面的人震惊得出不出话来,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不知廉耻的女人?

    君悦也意识到自己刚刚的大吼大叫很丢人,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起,更何况,她们也不是不知廉耻的人。就算暗地里不知廉耻,明着也要三分面子。

    “你最好不要闹,你爸爸的手段你知道,再说,还有君南夕。以前他是看在你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不管你。现在你不是了,他还不知道要怎么收拾你呢。你可不要忘记了,你小时候冤枉了他多少次?”

    莫桑可以的压低声音说道。

    君悦冷冷的撇了她一眼,“你以后打算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不过,你长得这么漂亮,赚钱应该不难。你要是能嫁入豪门,我们肯定就又能过上好日子了。”

    君悦一听就明白了,莫桑是想要把她当成摇钱树了。君悦怎么会是这么好哄骗的?君悦的脾气像足了莫桑。她自己一个人过都艰难,怎么可能再带着一个已经半老徐娘的莫桑?

    “那是我的事,不用你管。我问的是你。”

    “我当然要和你在一起。你是我女儿,你有抚养我的义务。”

    “我们有今天,都是因为你。哼。我们以后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断绝母女情缘。”君悦冷冷的,声音里还带着愤恨。换作了谁,都会恨。

    明明前一刻,她还是爸爸在手,天下我有。现在却一无所有,甚至连吃饭住宿都成问题。

    “你……你这个小贱人,怎么可以这么恶毒?我是你妈妈。”莫桑差点要吐血。她宠了十多年的女人居然可以如此冷情的,说出要断绝母女关系的话来。这让她一个几十岁的女人,以后怎么生活?

    她已经老了,出去卖也没有人要。除了勾引男人,没有任何的工作经验。更何况,她已经在君家养尊处优了十几年,怎么还能出去自己一个人养活自己?

    “你没有经过我同意就把我生下来,这本来就是你的错。现在,你更是错上加错。哼。我是不会可怜你的。你这样的贱女人也不值得可怜。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谁也不认识谁。以后都不要说你是我妈妈。我没有你这样的妈妈。”

    君悦冷冷的哼一声,然后带着恨意的看着莫桑。

    莫桑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宠爱的女儿。这真的是她的女儿吗?她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为什么她这辈子要过得如此的痛苦?为什么要经历这些?

    本来以为没有了男人,她还有女儿,十月怀胎生下来,捧在手心的女儿。

    但是……

    想不到,女儿竟然如此的恨她,还说要断绝母女关系。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吗?

    莫桑看着绝情的君悦,想起自己的妈妈。

    她出生在农村,爸爸在年轻的时候出来打工就再也没有回去,听说是在城里找了一个女人。家里就她和妈妈两个人,相依为命。虽然很苦,当妈妈舍不得让她吃半点苦,送她读书。

    但后来,她为了和君明辉在一起,义无反顾的和妈妈断绝了关系。她已经很久没有想起以前的事情了,想不到,在这一刻,她的脑海里全是和妈妈断绝关系的情景。

    那天,妈妈问她一定要和一个有妇之夫在一起吗?如果是,你们就永远不要回去,她就当没有这个女儿。

    她记得那天,她当着村里的人,很镇定很冷静的说,她这辈子都不会回到那个穷山村里去。

    那天村里的人都在骂她,但妈妈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就那样,她离开了那个小山村,再也没有回去。

    现在这一刻,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妈咪当初的悲凉。

    真的是报应吗?

    莫桑看着君悦,“你这样对我,你会有报应的。”

    “你有今天,就是你当小三的报应。我虽然有很多男人,也有有妇之夫,可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拆散别人的家庭,更没有想过要取而代之。”

    君悦不屑的撇了莫桑一眼,“我没有你这样的妈妈。你走吧。以后也不要来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

    莫闪咬着牙,她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她能怎么办?

    “我没有钱,你要给我钱,就当是我生下你的辛苦费。”

    “我没有钱。就算有,也不可能会给你。还有,我还没有向你要精神损失费就已经是客气了。你生我出来,却让我受苦,有本事你就把我塞回去。”

    “噗。”

    “哈哈哈。”

    “这就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贱人也是一代比一代强。”

    ……

    外面的人听着这对母女的奇葩对话,忍不住的要笑出来。

    这个世界,怎么可以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真真的是天下一大奇葩。

    君悦干脆扯过被子,盖过自己的头。

    莫桑看着君悦是打定主意不给自己钱了。突然她想到君悦的医药费,当是的君家人应该交了不少的钱,她可不可以以君悦妈妈的名义帮君悦办理出院手续,然后把剩下的钱拿走?

    要说人愚蠢起来真的是没有要救了。这对母女就没有想到是不是有人在验血的时候动了手脚什么的?特别是莫桑,明知道自己就君明辉一个男人,也没有想要要去别的地方做个DNA检测什么的。

    居然就是这样的在医院里和女儿吵起来。吵的还不是解决办法,而是各自的利益。

    莫桑去给君悦办了出院手续,完全没有理会女儿现在正是需要疗养的时候。莫桑把钱取走后,医院就把君悦给赶了出来。

    君悦恨得直咬牙,那个贱女人,最好不要再让她看到。

    君悦身上有伤,连走路都艰难。

    “需要帮忙吗?”

    君悦抬起头来,就看见一个呆着眼睛的温和男人面带微笑的看着自己。

    君悦点点头,她现在的确很需要帮着,不管是谁,只要能帮她就好。

    男人把君悦重新的送回医院去。

    “你为什么要帮我?说吧。有什么目的。”君悦重新躺在病床上,看着面前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君悦也算是从小就对好东西有着很强个概念,这个男人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高级定制的。

    还有他受手上的表,最少也值百万。

    君悦可不认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雷锋叔叔。就连她自己的亲生妈妈都为了钱对她的生死不顾,居然连她的医药费都拿走了。她明明知道,自己现在还需要住院。

    君悦讽刺的笑了笑,小时候,她妈妈就告诉她,这个世界上能相信的只有自己,果真不错。

    “你很聪明,你安心养伤吧。你的医药费,我已经帮你交了一个月,等你出院后,会有人找你的。”

    君悦笑了笑,毫不在意,“我就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怎么称呼你?”

    “你不用知道。以后,你也不会见到我。不过,你真的相信,你不是君明辉的女儿?”

    “什么意思?”君悦皱起眉头,她妈妈说只有君明辉一个男人,但医院却说她和君明辉的血型不相符,不是父女关系,“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知道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要什么,只能自己去争取。想要知道什么,也只能自己去调查。”

    “我明白了。”君悦点点头,这个男人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在她的身世这件事上有人动了手脚,不过他不会帮她,她只能靠自己。

    “好好养伤吧。”男人说完就走了出去。

    君悦看着那人的背影,嘴角勾起讽刺的笑容,总有一天,她会站在让人昂视的位置,让曾经看不起她的人心生敬畏。

    这几天,君明辉的日子也不好,他总觉得大家都在背后笑话他,弄得一肚子的气,却没有地方发泄。现在老爷子住在君南夕哪里,听说过几天就要回疗养院。

    君明辉本来是想要去看看老爷子,顺便蹭蹭饭什么的,总比一个人呆在空荡荡的家里强。不过,君南夕不欢迎他。

    莫桑离开的B市,君悦还在医院里,君明辉却连知道的兴趣都没有。对于曾经用生命来宠爱的两个人,他也是用生命来恨。他最恨的就是背叛自己的人。更何况还是那么大的一个背叛。

    男人的一辈子对忌讳的就是绿帽子,可恨的是他足足带了十多年。窝囊啊。

    君明辉一个人在外面喝酒,已经喝了两瓶了,脑子却无比的清醒,清醒的看到自己的窝囊还有被人的嘲笑。

    刘琪远远的看着君明辉,嘴角浮起冷笑,然后走了过去。

    君震山在君南夕家里被顾贝儿哄着,心情慢慢的好起来,不过,就是不能提君明辉。只要提起君明辉,老爷子就要发火。当初,他用尽办法的来阻止莫桑嫁入君家,君明辉不听,好像得了魔怔一样的坚持。

    现在看看……

    哎。君震山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强硬一些。

    顾贝儿只能感叹一句,人生,世事无常。谁也没有办法猜到结尾。

    她出了哄老爷子开心,什么也帮不上。不过,她倒是挺佩服君南夕的,整件事下来,都是面无表情的,不管的人谈论得多么的热火朝天,他愣是一句话也没有说过,即使是关于君明辉的话也没有说过。

    好像整件事都和他没有关系。

    知道的人,他是君家的大少爷,君明辉的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君家人不认识呢。就算是不认识的人,也要比他热情一些,最起码会做一些落井下石的事情。

    有时候,顾贝儿会好奇君南夕和君明辉之间的恩怨情仇,也好奇君南夕的妈妈。不过君家的人好像从来没有提起过君南夕的妈妈,好像那就是不存在的一个人。

    “爷爷?”顾贝儿试探的看向正在看军事频道的君震山。

    “小贝儿,怎么啦?吞吞吐吐的。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君震山笑呵呵的。他一把年纪了,一生冷硬,还没有曾孙,至于孙子就君南夕和君悦两个。君南夕从小性格就冷淡,就算是在他身边长大,却也不是多亲近,就更不要说君悦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小太妹了。

    所以,顾贝儿的黏糊,君老爷子还是很高兴的。像所有的老人一样,也变成了小孩子,喜欢和小孩子一起玩。

    “爷爷,我怎么好像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君大叔的妈妈?”

    君震山的脸瞬间变得苍白,还带着一丝丝的哀伤。

    “爷爷,你没事吧……你就当我什么都没有问。”顾贝儿一看君爷爷的面色,就后悔了。君南夕的妈妈难道真的是君家的禁忌?

    “小贝儿,你自己看会电视吧。我累了,去休息一会。”君震山站起来,一向直挺的背却变得微弯,脚步踉跄。

    顾贝儿有些后悔,她真的只是好奇,不是故意的。

    “吴爷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惹爷爷伤心的。”

    管家老吴也谈了一口气,“贝儿,这跟你没有关系。不过,以后就不要再问了。”

    “好。”顾贝儿赶紧的点头。

    老吴跟着君震山走进房间去。

    君震山并没有休息,只是站在窗边,看着外面,“老吴,你说,南夕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不可能。”老吴肯定的说道。

    君震山叹口气,“也对,南夕要是知道了,明辉可能就连命都没有了。”

    “老爷,不要想那么多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再说,南夕虽然冷了一点,不过他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

    “你不懂。他的心冷。不过,也幸好遇上了小贝儿。明天,我们就回疗养院去吧。外面的事情就由着他们,爱怎么闹就怎么闹。我老了,也累了,管你了那么多了。”

    “嗯。好的,我安排一下。”

    “你忙去吧。我休息一下。”

    老吴照顾君老爷子睡下后就出来,顾贝儿还在伸长的脑袋看向君震山的房间,看见吴管家出来,“爷爷睡了?”

    “睡了。小贝儿不是想要看偶像剧吗?怎么还在看军事频道?”

    顾贝儿扁扁嘴,“我就要去什么特训营了。所以看看。”

    “军事频道和特训营是没有任何关系的。B市军区的特训营是给军区的文职军人准备的。文职不用像其他的军人一样强度训练,但也不能什么都不会。所以啊,就设立了这样的一个特训营。”

    “原来是这样。那我就不用担心会倒数第一了。嘻嘻。”顾贝儿兴奋的要跳起来。

    老吴看着活蹦乱跳的顾贝儿笑着摇摇头。

    “吴爷爷,你给我讲讲军区的故事呗。你跟爷爷那个年代的兵哥哥的故事。”顾贝儿坐在吴管家身边,一双大明亮的大眼睛,熠熠的看着老吴。

    老吴想了想,“你怎么不让少爷给你讲?”

    “他讲了。不过,我更喜欢听吴爷爷讲,你们那个时代的故事肯定会更感人。我看过一部电视剧,叫《和平年代》。就是一些兵哥哥刚刚从战争场上回归和平年代的故事。”

    “想不到小贝儿你还看那么老的电视剧?好像已经是十多年前拍的吧。”

    “嗯。的确是很久了。我还是无意中在君大叔的电脑里看到的。我就想啊,像君大叔那么不喜欢看电视的人都喜欢这部电视剧,肯定很好看,所以就看了。不过……”

    顾贝儿扁扁嘴,“我觉得不太好看。都没有现在的那个《特种兵》好看。”

    “呵呵。吴爷爷给你讲一个笑话。”

    顾贝儿立刻的就露出期待的表情,笑眯眯的看着吴管家。

    “不过,你可要答应我,绝对不能告诉你爷爷。”

    “嘻嘻。吴爷爷,你是不是要说爷爷的笑话?”顾贝儿探着小脑袋看向君震山的房间,大眼睛骨碌的转。

    吴管家也回过头来看了看,然后笑着点点头。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吴管家的头微微养着,一脸感叹,好像在回味那个时候的自己。

    顾贝儿一目了然,“很久很久以前?”很多故事都是这样开始的,即使是高大上如《王子和公主》的故事也是这样开始的。

    “嗯。很久了。那时候,你爷爷还没有结婚,也没有认识你奶奶。就是一个有点粗心的男子汉。我和他的关系很好,他是有钱人家的少爷,有文化有知识,而我是从农村出来的,除了一身蛮劲,什么都不会。所以慢慢的我就成了你爷爷的小跟班。关系很好,你奶奶还是我帮他找回来的呢。”

    “哦?真的?”

    “我和你爷爷一起出任务,然后遇到一个姑娘,很漂亮,你爷爷明显的很喜欢人家,不过却不敢表白。然后我就用你爷爷的名义给那姑娘写了一封信。”

    顾贝儿睁大眼睛,“情书?”

    吴管家的面色变得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点点头。

    顾贝儿一看,就知道里面肯定有乌龙,“吴爷爷,你写了什么?”

    看着顾贝儿的大眼睛,吴管家抿抿嘴,“我想和你搞对象。”

    “噗。”顾贝儿笑了出来,要不要这么直白。不是说那个年代的人都很含蓄的吗?

    吴管家也笑了起来,“我不认识字,那几个字还是我变着法子从别人那里学来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学,还别说,直到现在,我也是那几个字写得最好。”

    “吴爷爷,再然后呢。”

    “再然后啊。你奶奶就回信了,说同意你爷爷搞对象。还给你爷爷做了一双鞋垫。可是你爷爷不知道是那个姑娘,于是会回信说,自己已经有了心仪的姑娘。人家姑娘也是个烈性子,一看那回信,当场就怒了。有了心仪的姑娘,还想要和她搞对象,于是就来到了军区投诉你爷爷,说他欺骗姑娘的感情。后来,你爷爷也是见了姑娘后才发现,原来想要和他搞对象的正是他心仪的姑娘。”

    顾贝儿冲着吴管家竖起个大拇指,“吴爷爷,你真厉害。不过,爷爷不知道是你写的信?”

    吴管家有些得意,“不知道。我那时候还不会写字呢。”

    “要是爷爷知道了,肯定会给你一个大媒人红包的。”

    “千万别。你爷爷肯定给我一枪杆子。”

    “嘻嘻。”

    “呵呵。”吴管家很久没有说起这些事情了,心情也很好。他这一辈子都跟在君震山身边,没有自己的孩子,难得的遇上很投缘的小贝儿。

    “吴爷爷,还有什么,你快说说,我喜欢听。”顾贝儿干脆的直接关掉了电视机,像一个听话的好学生一样,认真的看着吴管家。

    “咳咳。我再跟你说一件小事。”吴管家再看看君震山的房门。

    顾贝儿的眼睛闪闪的,里面明晃晃的写着好奇二字。

    吴管家明显的压低了声音,“有一次我在收衣服的时候,把别的战友的内裤给收错了,而且塞进了你爷爷的衣物柜里。刚好那个战友的内裤是他对象送的,上面还绣了一个爱心……”

    那次战友在收衣服的时候,发现自己的爱心内裤不见了,于是问遍的同宿舍的所有人,还到楼下去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于是闷闷不乐的冷着一张脸回来宿舍。

    刚好的就看见正洗澡出来的君爷爷,偏偏的那个时候的天气起很热,大家都已经习惯了,洗完澡后也不穿衣服,就是穿着一条大裤衩就走出来。

    就这样明晃晃的,那个战友看着自己的爱心小裤裤穿在了君爷爷身上,于是就怒了,一直到很久后,大家都在讨论君爷爷的内裤事件。

    君爷爷更被别人称为内裤君。

    更让君爷爷郁闷的是,他压根就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穿了别人的大裤衩?这件事一直到君爷爷当上首长后都还有人提起,当然提起这件事的就是那个和君爷爷军功和能力都不相上下的战友穆老爷子。

    别人可没有那个胆量。

    穆老爷见到君老爷子就调侃他为内裤君,为了这件事,君老爷明显的在穆老爷子面前低一头,所以变着法子的想要找回一局,于是B市军区的两大老首长,从军功开始较量,一直都儿子,孙子,孙媳妇,就没有消停过。

    更让君老爷子郁闷的是,不管是在哪一个方面,穆老爷子都要胜他一筹,好不容易有个让他自豪的孙子君南夕,谁知道,人家的穆家也有一个穆老大,还有一个穆老二紧追其后。

    不过,唯一可以让君老爷子嘲讽穆老爷的就是穆三少的性取向。每次见到穆老爷子,君老爷子就要笑着恭喜穆老爷子,说穆三肯定会给他带回来一个铁骨铮铮的硬汉。

    但,现在,连穆三少都正常了。

    于是,君老爷子就暂时的躲着穆老爷子,想要等自己曾孙子出世后再约穆老爷子喝茶。

    顾贝儿停过吴管家的话后,捂住肚子笑呵呵,内裤君。

    “你们在笑什么?”君老爷子听到笑声后走出来。吴管家立刻的就惊吓出一身的冷汗。

    顾贝儿笑着走过去,搂着君震山的手臂,“爷爷,吴爷爷在给我讲故事呢。说爷爷你的英勇事迹。”

    “那是。小贝儿,我可要告诉你,你爷爷我当年就是有着‘不败战神’之称的美男子,文工团里的多少姑娘对着我抛媚眼,给我送花……”

    顾贝儿憋着笑,撇了一眼,一脸正气的吴管家。

    “小贝儿,来,来,爷爷给你讲故事。我那个时代,就没有人敢跟我比。百发百中的神枪手,别人提起我,就没有一个不竖起大拇指的……”

    君老爷子在滔滔不绝的说着自己的威风历史,说到高兴处还手足舞蹈的。吴管家坐在一旁默默的吐槽,老爷,你说的这个人真的是你么?我怎么不知道?

    顾贝儿一双大眼睛里全是崇拜。君老爷子特别享受这种崇拜的小眼神,说的越来越起劲。

    君南夕回来,就看见自己也正在口沫飞飞的说着他曾经的战斗史。实在是说的太过了,差点就要把他自己说的是能够上天入地的孙大王了。

    君南夕实在忍不住的翻了一个白眼。

    十三和十七一早就已经躲回了自己的房间去。不过他们不给面子,实在是君老爷子说的太假了一些,什么跳战斗机啦,举枪能打落飞机什么的。

    以为是在拍电视剧吗?

    其实听听也没有什么关系的,毕竟当成听故事就好。最遭罪的是,君老爷子每次说完都要说一句,“十三,十七,你们肯定做不到,我那是前无古人后无后者。对了,你们在军区的时候,应该也听说过我的不少事迹,难道没有听说过这个?”

    十三和十七郁闷啊。闷着良心说,“听说过。军区里一直流传着君首长的传奇。”

    其实,他们也没有说错,的确是流传着君首长的传奇,不过此君首长非彼君首长。

    “君大叔,你回来了。”顾贝儿立刻的飞奔过来,跳上君南夕身上,双腿环着他的腰,双手搂着他的脖子,“君大叔。”

    “嗯。”君南夕双手托着小贝儿的小屁股,“在干什么呢?”

    “爷爷在给我讲故事。君大叔,你不知道,爷爷可厉害了。”

    君南夕似笑非笑的撇了君老爷子一眼,“哦?说什么了?徒手打下飞机?”

    “君大叔,你怎么知道的?”顾贝儿疑惑的看向君南夕,那双大眼睛里面全是君南夕的身影。

    君南夕抱着小贝儿坐在沙发上,“当然知道了。我三岁的时候,爷爷说过。”

    “哼。”君老爷子冷哼一声,“你怎么又回来了?”他刚刚说得兴起,最重要的是,他还有很多的故事没有说。

    “我回来,努力的给你生个曾孙出来,让你可以继续讲故事。”君南夕不要脸的说道。

    顾贝儿的小脸立刻就变得通红,然后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狠狠的掐着君大叔的腰。这个不要脸的老男人,居然把生孩子的事情说得更吃饭一样的随意。

    “那就赶紧的。我可告诉你,你要是让穆老头抢了先,我就,我就……”君老爷压根就想不出来有什么可以威胁君南夕的事情。

    “噗。”顾贝儿突然的笑起来,然后偷偷的看向吴管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大叔宠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侍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侍雪并收藏大叔宠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