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叔宠娇妻 > 119,狗改不了吃屎

119,狗改不了吃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春明看着顾贝儿懵懂的样子,心里就想要骂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一个白痴,傻不拉几的。

    “哈哈。叶春明,你就是热脸贴冷屁股。人家根本就不鸟你。”许娇娇看着顾贝儿傻乎乎的样子,讽刺的笑了起来,“就她那傻样,你还指望她有后台?别说笑话了。”

    “许娇娇,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巴不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是许家的大小姐?但哪个许家?你问问宿舍里的人,谁知道?”叶春明也讽刺回去,“不过就是一个三流都入不了的小家,还好意思在我们面前摆谱?呸。磕碜死人也不知道。”

    “就算入不了三流,我还是四流,五流。你又算个什么东西。”许娇娇翻着白眼,嘴角露出嘲讽的笑容来,“还不是一样的想要贴人家的屁股?”

    “你……你懂什么?无知的白痴。”叶春明看向顾贝儿,“人家小贝儿是顾家的大小姐,也不见得和你这样四处的宣传。”

    顿时,大家的目光都看向顾贝儿,想要求证。

    顾家,是B市的大家,大家就算没有见识过,也会听说过,想不到顾贝儿居然会是顾家的大小姐。

    不仅仅许娇娇愣住了,大家明显的也愣住了。不过,大家也有些疑问的,如果顾贝儿真的是顾家的大小姐,为什么上次被许娇娇还得摔了一跤后,却没有找许娇娇的麻烦?

    顾贝儿眨眨眼睛,“我虽然姓顾,可我也是顾家的小姐,但此顾非彼顾。你搞错了,顾家的大小姐叫顾若。”

    慕雁头也不抬,不过眼尾巴还是轻轻的撇了一下,其实她心里也以为顾贝儿是顾家的大小姐呢。想不到居然不是。不过,是不是和她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哈哈。叶春明,拍错屁股了吧?”许娇娇大笑起来。她就说,如果顾贝儿是顾家的大小姐,上次,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她?她就算不被报复也已经被赶出特训营了。

    叶春明疑惑的看向顾贝儿,顾贝儿耸耸肩膀,她又没有说过自己就是顾家大小姐。难道叶春明是因为这个找自己麻烦的?好像也不是。

    叶春明有些疑惑,其实她也不敢肯定顾贝儿就是顾家的大小姐,不过,她觉得像君南夕那样的男人应该不会找一个小平民的女儿当老婆;

    在B市,能配得上君南夕,又姓顾的女人,就只有顾家的大小姐了。

    想不到,居然不是。

    叶春明对顾贝儿越来越疑惑。这个女人的背后,难道除了君南夕就没有半点的后台?

    “怎么样?叶春明,是不是尝到马蹄的滋味了?想要攀后台,眼睛就要擦亮一点,不要看见个人就贴上去。”许娇娇心情很好。她对宿舍里的人都没有好感,能打击一个是一个,最好全部一竿子给打死了。

    叶春明嘴角冷笑,“就算她不是顾家的大小姐,她的君大叔也能把你的许家给压死。”

    顾贝儿眼睛一亮,好像顿时明白了,许娇娇找自己麻烦,一是因为当初的抢床位,二是因为君大叔。而叶春明……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也是因为君大叔。

    想不到君大叔那个老男人居然还很抢手。不过,叶春明是什么时候喜欢君大叔的?来宿舍那天?一见钟情?

    靠。想不到现在居然还流行一见钟情。

    顾贝儿有些无奈。

    许娇娇这次是实实在在的被叶春明给刺激到了。君南夕是她看上的男人,却被顾贝儿给捷足先登了,真的是可恶。

    顾贝儿继续的远离战场,在偷偷的暗中观察着许娇娇和叶春明。许娇娇就是一个娇蛮的被宠坏了的大小姐,智商和顾若一样,压根就不是她的对手。叶春明倒是有点小心机,不过可惜,这点小心机还用错了地方。

    顾贝儿的嘴角轻轻的冷笑一下,既然这样,那就给她一点教训,让她知道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刚好第二天就有这样的一个机会。

    第二天,有一个自由格斗的课程,说白了就是两个人扭打在一起,虽然教官一直都在讲注意要领什么的。但女人打起架来,哪里还会讲究那些?

    女人都是用生命来撕逼的。

    平时的训练,叶春明一般情况下都会和顾贝儿一组,就是想要暗中的无意的欺负一下顾贝儿。不过,顾贝儿也不是吃素的,一般情况下,她都会看似不在意的云淡风轻的避其锋芒。

    用乔子墨的话说就是,顾贝儿就是一只小狐狸,还是一只聪明的小狐狸。不是谁想要欺负就能欺负的。

    训练开始的时候,叶春明总觉得顾贝儿笑得有些太过暧昧。不过,她自认为对顾贝儿很了解,这个蠢货,一点点小事也会笑得很高兴。有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她在傻笑什么?

    开始,顾贝儿笑眯眯的脸突然的冷下来,叶春明一次次的把她当傻瓜整,还真的以为她没有看到?

    “啊。”叶春明大叫起来,整个训练场上都安静了下来。

    顾贝儿有些无辜的看着叶春明,好像被吓到了一样。

    叶春明咬着牙,刚刚也不知道顾贝儿掐着她哪里了?居然痛的想要晕死过去。

    顾贝儿笑看着叶春明,现在才是刚刚开始。

    “没事,大家继续,记住要领。还有,出手一定要快,狠,准,对待敌人就是要直接的掐住对方的生命线。”教官威严的声音在身边响着。

    顾贝儿完全不管不顾,她把当初跟着宁安琪学的那些全用在了叶春明身上。宁安琪是医生,她清楚人的身体哪个部位最痛而且最不显伤痕。

    叶春明咬着牙,想要死的心都有了。心里在大骂,顾贝儿这个贱人。

    顾贝儿紧搂着叶春明,在她的耳边低语道,“别人欠我的,我都会十倍,百倍的讨回来。不要以为我不知道当初是你让我摔倒的。”

    听了顾贝儿的话后,叶春明已经惊恐得要忘记疼痛了。顾贝儿怎么会知道的?她做得那么的隐秘。

    “你只看见了能看尽的摄像头,却忘记了训练基地怎么可能只有一个摄像头?自作聪明。绿茶婊。”顾贝儿的小手下着死劲儿,嘴里说着气死人不偿命的话。

    “顾贝儿,你公报私仇,我一定要举报你。”叶春明这个时候才明白,原来最聪明的人是顾贝儿。顾贝儿从一开始就不断的示弱,用娇弱示人,然后让大家都对她放松警惕,认为她好欺负。

    “我既然敢下手,就不怕你找麻烦。再说,除非你到医院去拍X光,否则,没有人会知道你身上有伤。”顾贝儿冷笑着。

    叶春明恨不得立刻的咬顾贝儿几口,但,她现在已经痛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也不知道这个死女人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明明就是轻轻的一掐,却能让她痛的死去活来。

    “停。”教官疑惑的看着顾贝儿和叶春明这一组,顾贝儿是平时的一脸娇弱,脸上一片轻松,连汗水都没有,和其他的那些滚打的人简直就是一个天差地别。

    而,叶春明更是夸张,就死尸那样的躺在地上。

    教官都已经叫集合了,还躺在地上,眼睛里流着泪,面色通红,一身的汗水还有泥土。

    “叶春明,入列。”

    “报告,我痛的站不起来。”

    教官看向顾贝儿。

    顾贝儿无辜的眨眨眼睛,“跟我没有关系,我压根就没有用力。”

    教官看着顾贝儿,也不像是下死手的样子,而且凭着顾贝儿的身手,就算是下死手也伤不了叶春明。

    “叶春明,入列。”教官有些生气。

    叶春明咬着牙,她觉得全身上下所有的骨头都在痛,痛出一身的冷汗。

    顾贝儿看着叶春明一动不动,心里冷笑,果然好演技,绝对的实力派影后。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顾贝儿看看叶春明,眼睛红红的,“对不起。”

    叶春明还是第一次知道,顾贝儿也是一个演技派。

    “叫军医。”教官有些不耐烦,在他看来,像顾贝儿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大小姐能把叶春明给打到就算不错了,居然还能把叶春明给重伤?

    军医很快就过来了,在叶春明身上看了看,“报告,没有任何的外伤。”

    “我本来就没用力。”顾贝儿嘟囔一声。

    叶春明咬着牙,拼死的站起来,她这么痛,身上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外伤,在她想来,她身上应该全是青紫的痕迹才是。

    顾贝儿对自己的手法有绝对的信心,再说,就算叶春明真的伤了,君南夕那边也会兜着,她压根就不用害怕。

    军医看了顾贝儿一眼,没有说话。

    叶春明不得已带着痛训练,顾贝儿却像个无辜的小孩子一样,睁着清明的大眼睛,说着‘对不起’。

    活脱脱一个被冤枉的小孩子。

    好不容易一天的训练结束了,叶春明身上的痛不仅没有消除,反而是越加的痛起来,但,她在洗澡的时候,发现身上真的是一点的痕迹也没有,白白嫩嫩的,连一点点的青紫掐痕都没有。

    叶春明恨啊,不过,她再恨也只能把这个死亏给吞下去。有一天,她一定会还给顾贝儿的,太可恨了。

    叶春明想不到,直到特训结束,她也没有机会。因为顾贝儿狡猾的就像一只狐狸,根本就不是她可以对付的,还常常害得她偷鸡不成蚀把米。

    顾贝儿想不到两个月的特训营生活就这样的在不知不觉中结束了,一直到她被君南夕接回到家都有些不真实。

    “君大叔?”顾贝儿的小脚丫在君南夕身上抓抓挠挠。

    君南夕一把抓过顾贝儿的小脚丫,“干嘛?”

    本来是体谅小丫头刚刚从特训营回来,还累着,所以就没有做床上运动,想不到着丫头居然得寸进尺,竟然来勾引他。好吧,小贝儿不承认这是勾引,她不过是睡不着而已。

    “君大叔?”顾贝儿趴在君南夕身上,“好像这床太软了,有点不习惯了。”

    君南夕抓住小贝儿的双肩,轻轻一提,她就压在了君南夕那标准的硬邦邦的八块腹肌上。

    “嘻嘻。”顾贝儿轻轻一笑,然后双手趴在君南夕身上,“君大叔,你打算怎么处理叶春明?”

    君南夕轻轻的摸着顾贝儿的背,“你想怎么样处理?听你的。”

    “我不知道。”顾贝儿觉得叶春明这个人的心机太深,只要不针对她,本来也没有什么的,但,叶春明那个女人竟然处处的针对自己。

    太不爽了。更让顾贝儿无语的是,叶春明虽然在特训营之前就已经见过君南夕,不过也是紧紧的一面之缘罢了。

    又一次,君南夕的一个战友在军区总医院里住院,君南夕去看望,当时的叶春明正跟在主治医生后面,看着君南夕和主治医生谈话。

    就这样的就喜欢上了。

    顾贝儿对于别人的一见钟情,总是觉得莫名其妙。

    君大叔既没有和她说过话,也没有表示任何的对她有好感,甚至压根的就不知道当时的病房里还有那么的一个人。而,叶春明却好像着了魔一样的喜欢上冷漠的君南夕。

    哎。人的感情真的很不理智。

    “君大叔,你确定你当初没有和她说过话?”

    “说什么?她不过就是一个跟着主治医生走过场而已。”君南夕冷笑一声,要不是重新的调查了叶春明,他压根就不记得那次的见面。再说也算不上见面,因为他都没有正眼看过她。

    “看来,君大叔还是很有魅力的。”顾贝儿笑眯眯的扯扯君南夕的脸。

    君南夕把自己的脸从顾贝儿作恶的小手中解救出来。

    “不过,她在军区总医院,你以后要是再去医院,不是还要碰到她?”

    “她已经被军总医给辞退了,现在的她在B市应该找不到愿意聘请她的医院了,除非她到一些小诊所去。”君南夕轻轻的说着,好像这些和他完全没有关系一样。

    “可惜了她的专业。”顾贝儿有些感叹。

    “像她那样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是一个好医生。”君南夕不以为意。

    顾贝儿点点头,“希望她能吸取教训吧。”

    “别想太多,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而已。”君南夕闭着眼睛,一双手正经无比的在顾贝儿的背上顺着。

    顾贝儿撇撇嘴,一只小手在君南夕的腹肌上轻轻的画着,带着些委屈,“君大叔,你都不想我吗?”

    君南夕差点要吐血,“我怎么就不想你了?”

    君南夕睁开眼睛看着顾贝儿赌气的小嘴巴,“嗯?”

    “你,你都不想要我。我们,我们都……都已经两个月没有那个了。”顾贝儿的小脸红扑扑的,趴在君南夕身上,满满的全是委屈,害得她刚刚还把自己洗的香喷喷的,像一个刚刚出炉的小笼包。

    谁知道,端上桌,人家还不享用,弄得她好像很自作多情,很没有魅力……

    “傻丫头。”君南夕真的想要破开她的脑子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会不会全是草?

    他在体谅她,她竟然还在怪自己不懂风情。

    欠收拾的小丫头。

    “人家想你,你却不想人家,人家不想理你了。”顾贝儿说完就要从君南夕身上爬下来,却被君南夕一把的按住,嘴角微扬,然后靠在顾贝儿的耳边低声道,“想我了?”

    “才不呢。”顾贝儿扭过头,伸出小手想要拨开一直在她耳边喷着热气的脸。

    君南夕低低的笑两声,然后咬下去。

    “我的傻丫头。”君南夕一个翻转就把小贝儿压在了身下,“来,我告诉你,我有多想你。嗯。”

    顾贝儿红着一张脸,一双大眼睛骨碌骨碌的转,就是不看向君南夕。

    “为什么不看我?不想看看我有多想你?”君南夕摆正顾贝儿的小脸蛋,看着她的眼睛。

    顾贝儿看着君南夕的眼睛,深邃如井,让人情不自禁的就能溺毙其中。

    君南夕轻轻的摸着小贝儿的脸,大拇指在她的耳坠上轻轻的磨蹭着,“小贝儿,我想你了。”

    “君大叔……”

    两人热吻在一起,释放这对彼此的思念。

    直到顾贝儿要晕倒过去,君南夕还在运动着,耳边还是他的低语,“怎么样?我是不是很想你?感受到了吗?”

    顾贝儿只能傻傻想,还要继续加强锻炼。

    第二天,顾贝儿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的时候,还以为是在特训营。

    “啊。要死了,我起迟了。”顾贝儿一个骨碌的从床上跳起来,迷迷糊糊的就想要跑下床。

    君南夕一个眼疾手快的抓住,“干什么?这么毛毛躁躁,一惊一乍的?”

    “君大叔?”顾贝儿迅速的回过神来,打个小呵欠,然后钻进被子里去,“我就说,怎么会没有听到哨声。”

    “就你这小猪,再大的哨声,你也起不来。”君南夕捏捏小贝儿的小鼻子。

    顾贝儿瞪一眼正在作恶的君大叔,“还不是你,害得昨晚比训练还要累。”

    “亲爱的,我只是在向你证明,我很想你。”

    “呸。不要脸的老男人。”

    君南夕一把的抱过小贝儿,“的确是有些不要脸。不过,脸的确也没有老婆重要。”

    顾贝儿翻个白眼,这个真的就是她的君大叔?怎么越来越不正经了?

    哎。怎么有点怀念当初那个有点冷酷,有点寡言的君大叔了?

    “好了,乖乖的再睡一会,我去做早餐。一会我们还要去疗养院看爷爷。”

    “嗯。我好像很久没有见爷爷了。爷爷还好吧?”

    “还好。”君南夕眼神一冷,如果没有君明辉在一旁胡作非为的话,爷爷的身体一定会很好的。但,就因为君明辉那个烂泥扶不上墙的东西,一次次的让爷爷伤心难过。

    “知道君悦去哪了吗?”顾贝儿趴在君南夕的怀里,小手指在那人鱼线上画着。

    君南夕抓住那根小手指,今天还要去看爷爷,不能再被这个小丫头给玩出火来了。

    “不知道。”

    顾贝儿有些疑惑,君悦能去哪儿呢?莫桑把她的医药费给带走了,也是一个狠心的母亲。

    “她会不会去找莫桑了?”

    “不知道。”

    “她还在B市吗?”

    “不知道。”

    顾贝儿怒瞪君南夕一眼,“一问三不知。”

    “我只要知道老婆在哪就好,至于别人,不感兴趣。”君南夕嘴角冷笑,莫桑和君悦母女最好就不好回来,否则,就不要怪他不给她们留一条活路了。

    “那,爸爸一个人,是不是……”很寂寞?

    顾贝儿后面的话在君南夕的冷眼中慢慢的吞会肚子里去,她知道,君大叔不会叫君明辉爸爸,也不喜欢她叫。

    “以后不许叫那个人爸爸。我们没有爸爸。”君南夕眼神阴冷,要是看在爷爷的面上,他一定会不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君明辉。那样的一个无耻贱男,压根就不配当他的父亲。

    “好。”顾贝儿拉着君南夕的手,把他放在自己的脸上,“君大叔,你还有我。”

    “嗯。我们永远在一起。”顾贝儿的小脸磨蹭在君南夕带着薄茧的手掌上,“还有我们的孩子。”

    “嗯。”君南夕把顾贝儿搂在怀里,“就算没有孩子,我们也要永远的在一起。”

    君南夕看着顾贝儿在说到孩子时候那明亮的双眼,心里有些痛。小贝儿的身体很难受孕,就算是受孕也很难保住。这个在结婚前,君南夕就知道。

    但每次谈起孩子话题的时候,君南夕就会特别的难受。他并不是因为自己的将来可能没有孩子,而是因为小贝儿,他知道自己的小妻子很喜欢孩子,她希望给孩子一个幸福的童年。

    “君大叔,你太用力了。”顾贝儿被搂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嘟嘟嘴,然后双手掐住君南夕的脖子,“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想要谋杀亲妻?”

    “怎么舍得?就算是自杀,也不能杀妻。”君南夕笑眯眯的看着小贝儿,就算没有孩子也没有关系,怀里的小丫头就是他的孩子。他愿意一辈子的宠着她,爱着她,护着她,给她最好的一切。

    “好吧。这个回答正确,恭喜你通关成功。”顾贝儿笑眯眯的皱着小鼻子,“我们起来吧。一起刷牙洗脸,然后一起看爷爷去。”

    “好。”君南夕抱着顾贝儿起来。

    顾贝儿直接的双腿盘在君南夕的腰上,搂着他的脖子,“我还是喜欢在家里,待遇好。连路都不用走。”

    “等下学期暑假,还带你去军区。不过,我让你到特种兵的训练基地去。一起训练。”

    “好。”顾贝儿笑眯眯的咬着君南夕的耳朵,“你就不怕我给你拖后腿,给你丢脸?”

    “不怕。”

    “君大叔,我发现自己真的是踩了狗屎运了。居然能嫁给你。”顾贝儿认真的打量着君南夕英俊刚毅的脸,“我真的很好奇。你长得这么帅,怎么会一直都找不到女朋友?虽然说你是老了点,但你肯定也有过年轻的时候啊。”

    君南夕看着顾贝儿一脸疑惑的样子很无奈。不过,他哄老婆已经有一手了,知道怎么样让小妻子高兴,“当然是为了遇到你啊。”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好吧。君南夕觉得自己对小贝儿的自恋已经到了认跪的地步了。

    两个人一起打打闹闹的吃过早餐,就准备去疗养院看爷爷。

    顾贝儿背着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背的小挂包,“咦?君大叔,我小挂包里的棒棒糖怎么没有了?”

    君南夕有些不好意思,有一天晚上,他在书房里忙着,因为实在是太困了,而又不想喝咖啡,于是就从小贝儿的小挂包里找出了一个棒棒糖。

    于是,他就有些上瘾了。

    “我记得明明还是剩五个才对的啊。”顾贝儿皱着眉头,然后点着手指,“刚买的时候是进特训营的前一天,买回来的时候吃了一个,然后……”

    君南夕看着顾贝儿在一个一个的点着手指头,有些无奈。

    “汪汪。汪汪。”小钱钱围着君南夕跳起来。

    君南夕更无奈,他拿棒棒糖的时候被小钱钱看见了,当时的他还给了小钱钱一根火腿作为封口费的。谁知道,居然在关键时候出卖他。

    “小钱钱别叫。一会,我带你去见爷爷,你一定要让爷爷喜欢哦。”顾贝儿弯下腰摸摸小钱钱。

    君南夕抱起小钱钱,看着顾贝儿,“我们走吧。一会,我再给你买棒棒糖。”

    “好。”顾贝儿摸着小钱钱的脑袋,“一会也给你买根火腿。”

    君南夕和顾贝儿到疗养院的时候,想不到君明辉也在。

    除了君明辉,还有一个让人意外的人在,刘琪。

    “刘琪?”顾贝儿有些意外的看着刘琪,不明白,刘琪为什么会在这里?顾贝儿看看刘琪,再看看君明辉,疑惑的皱起眉头,不会是她怀疑的那种关系吧?

    天哪。这个世界要不要这样小?兜兜转转,全是身边的熟悉认识的人。

    君南夕冷着一张脸,没有理会君明辉,完全当他是透明的。觉得和那个男人说话,都是在降低他的格调。

    “爷爷。”君南夕淡淡的看了君震山一眼。

    顾贝儿走到君震山身边,开始撒娇,扁着嘴,“爷爷,我可想你了。想不想我?”

    “呵呵。爷爷也想小贝儿了。来,爷爷看看。嗯,黑了,不过也精神了。”君震山看着顾贝儿点点头,“不错。好样的。以后继续发扬我们君家的精神。不怕苦,不怕累,努力拼搏。”

    君震山一只手握着拳头,举起来,做个加油的手势。

    “是。首长。”顾贝儿立正,敬礼,有模有样。

    “哈哈。不错。有我当年的风范。”

    “爷爷。你又笑人家。”顾贝儿扑在君震山怀里乐呵呵的。

    “汪汪。汪汪。”小钱钱在一旁不甘寂寞的跳起来。

    顾贝儿抱起小钱钱,“爷爷,这是我养的,叫小钱钱。很可爱吧。”

    “汪汪。”

    “嗯。不错。名字起的好。一定是小贝儿起的吧。”

    顾贝儿扬起下巴,一脸的骄傲,“当然。君大叔怎么会取得出这么好的名字来?如果是君大叔的话,他一定会叫什么旺财之类的。”

    “哈哈哈。”君震山大笑起来。

    君南夕面无表情的坐在旁边,看着自己爷爷和小贝儿耍宝。

    君明辉一脸的不屑,对于顾贝儿,君明辉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配不上自己的儿子。还有一点就是,自己在儿子的这个婚姻中一点好处也捞不着。

    刘琪抿着嘴,看着顾贝儿笑得明媚和灿烂。顾贝儿好像从小到大都是这个样子,总是笑嘻嘻的,没有什么坏心眼,你对她好,她就会加倍的对你好,很简单的一个孩子。

    这样的孩子总是很容易的就让人喜欢。

    人总会对乖巧的孩子有一种特殊偏爱。

    顾贝儿抱着小钱钱和君爷爷玩耍,小钱钱也积极的发挥它的娱乐精神,跳上,跳下,还给君爷爷叼来一个小球,或者四脚并用的在顾贝儿的小挂包里刨啊刨。

    顾贝儿扁扁嘴,“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东西。”

    刚刚在来的路上,君南夕给她买了五个棒棒糖,就放在小挂包里。

    一会儿,小钱钱就从小贝儿的小挂包里掏出一个棒棒糖来,然后献宝一样的递给君爷爷。

    “呜呜。小钱钱,你喜欢爷爷比喜欢我多。我不要喜欢你了。”顾贝儿扁着嘴,看着君爷爷拆开包装纸,吃起来。

    “呵呵。真甜。”君爷爷故意的挑衅的看着顾贝儿。

    顾贝儿冲着小钱钱直瞪眼,“今天回去扣你一根火腿。”

    “汪汪。汪汪。”

    “小贝儿。小钱钱在抗议。”

    ……

    君南夕看着顾贝儿和爷爷在围着小钱钱打闹,心里有些安慰。爷爷的身体本来很好的,不过最近因为君家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所以,爷爷的身体有些不好。前几天还感冒了。

    “爷爷,我们吃饭去吧。”君南夕看了看外面,再看看手上的表,已经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了。

    君明辉也站起来,“对啊。爸,我们就出去吃吧。”

    君震山淡淡的撇了君明辉一眼,“你怎么还没有走?”

    “爸。”君明辉有些不高兴,爸爸在君南夕面前也不给他留点面子,君南夕本来就看不起他。

    君震山却不想多说,“你们回去吧。我和南夕还有小贝儿一起去吃饭。”

    “爸,你……”君明辉是真的有些生气了,这样*裸的被打脸,怎么能不生气?

    刘琪拉着想要发火的君明辉,“明辉,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下次再来看爷爷。”

    “不要乱叫,也不要过来。”君震山直接的给一巴掌的拍回去。

    刘琪的面色顿时就白了起来。除非不得已,否则,谁也不愿意热脸贴冷屁股。

    顾贝儿撇了刘琪一眼,总觉得这样女人有点不一样了。以前在追求哥哥的时候,还扮什么贤良淑德,对妈妈好,也对她好,可是在快要和哥哥结婚的时候,却说什么不想和小姑一起住,不想自己的丈夫对小姑比自己更好……

    呸。幸好,当初哥哥没有娶这个女人,否则怎么会遇到像杜姐姐那样的好女人?

    “小贝儿,我们也很久没有联系了,有时间就找琪姐姐逛街。”刘琪笑着对顾贝儿说道。

    顾贝儿冷笑着,“不用了。有时间,我会和我嫂子一起逛街的。”

    刘琪的面色彻底的不好了。

    如果当初,她没有听信夏满的话,去找顾烁说了那番话,那她现在已经是人人艳羡的顾太太了。压根就不需要和君明辉这样声名狼藉的老男人在一起。

    刘琪不明白顾贝儿为什么会对她有敌意?她还不知道,顾贝儿当初就已经在无意中偷听到了她和顾烁的谈话。

    “不用讨好她。”君明辉看顾贝儿给脸不要脸,有些生气。在君明辉的眼里,刘琪是一个很单纯的女孩,脾气也很好,对自己也是真心实意的。

    现在更是为了和自己这个和她爸爸一样年纪和老男人在一起,而去讨好他的家人,他怎么能不感动?

    “我的女人不是谁都有资格来讨好的。”君南夕的面色冷下来,本来在爷爷面前,他还想要给君明辉三分面子的,想不到,居然有人还不领情。

    哼。既然这样,那就不要脸了。

    “你那叫什么话?我的女人讨好你老婆,你还吊高来买了,是不是?”君明辉冷着脸,开始准备要教训君南夕。

    这是君南夕小时候常有的事情,不过后来君南夕长大了,能力也在君明辉之上,最重要的是君南夕心里压根就不把他当父亲,没有反过来把他教训一顿就已经是给老爷子面子了。

    “你确定这是你女人?”君南夕讽刺的看着君明辉,一脸的挪揄。

    “你……”君明辉咬着牙,“不错,刘琪就是我现在的女朋友,我想要和她结婚。那就是你和顾贝儿的继母。”

    “狗改不了吃屎。”君南夕冷冷的撇了君明辉一眼,吐出来的话,却让君明辉恨不得立刻的就掐死这个儿子,他竟然骂自己是狗?

    “好了。”君震山冷冷的开口,对于自己这个儿子,他一早就已经死心了。

    君明辉看着自己父亲,心里有些不服气,刚刚在君南夕还没有来之前,他就说了想要和刘琪结婚,但父亲却坚决的不同意。

    “爷爷,别生气。我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顾贝儿轻轻的顺着君震山的背。

    “以后,不要再过来。你想要干什么就干什么。”君震山无奈的叹口气。他的年纪已经大了,这样一出一出的闹,他受不了,干脆就眼不见为净。

    君南夕和顾贝儿一起的带着君震山出去吃饭,去的是一家顾贝儿和顾烁常来的家常小炒店,这样的地方虽然比不上大酒店,不过菜式却总有一种家的味道,就像在自己家一样。

    没有大酒店的精致,也没有大酒店的坏境,但却总让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温暖。

    “这里不错。”君震山明显的也很喜欢这里。

    顾贝儿立刻就傲娇起来,好像是在表扬她一样,“是很不错,我和哥哥都很喜欢来这里吃饭。”

    “你哥哥出差还没有回来?”

    顾贝儿嘟嘟嘴,“还没有呢。”

    “你哥哥很能干。”

    “谢谢,爷爷。”

    君震山一愣,君南夕先笑了起来。

    “表扬哥哥就是表扬我,我和哥哥是一体的。我当然要替哥哥说谢谢了。”顾贝儿眨巴着眼睛,“有什么不对吗?”

    “傻丫头。”君南夕拍拍顾贝儿的后脑勺。

    “汪汪,汪汪。”

    “小钱钱又在刷存在感了。”顾贝儿弯腰瞪了小钱钱一眼。

    “南夕,你找人调查一下你爸爸的那个女人。不要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都往家里带。”君震山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教出那样的一个不靠谱的儿子来?

    哎。百年之后,都没有脸面去见老伴子。

    “好。”君南夕淡淡的。对于君明辉的眼光,他是从心底里鄙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大叔宠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侍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侍雪并收藏大叔宠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