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叔宠娇妻 > 130,顾若的死,嫂子

130,顾若的死,嫂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叶春明看着顾贝儿,嘴角冷笑,“就你这样无知的女人也配得上他?”

    “哦?我配不上吗?那你说说看,谁配得上。你该不会想要说是你吧?”顾贝儿天真的看着叶春明,挑挑眉头。

    “就算不是我。你也没有资格。”叶春明冷着一张脸瞪着顾贝儿,“你除了撒娇卖萌,什么都不会。君南想神一样的男人,竟然就被你这样一个一无是处的女人给霸占了……”

    叶春明越想越生气,越说越气愤。简直就是一颗好白菜被猪给拱了。

    “你不是说我会撒娇卖萌吗?怎么又一无是处了呢?撒娇卖萌,也是一门技术,是不是谁都可以的,好不好?起码你就不会。”顾贝儿笑眯眯的围着叶春明转了一圈,“说了这么多,你不过就是妒忌而已。为什么不大大方方的说出来呢?”

    “是。我是妒忌你。”叶春明承认,她妒忌得要发疯。在没有遇到顾贝儿之前,她一直都认为君南夕就是一个很冷的男人,不会爱,不会对那么女人好。所以,她并没有觉得自己那暗无天日的暗恋有什么痛苦。她想着多少和她一样的女孩也在和她一样的暗恋着。

    所以,暗恋并不是一件痛苦的事情,相反,很美妙,在累的时候,受到委屈的时候,她都回想起那个冰冷的背影,想起那个神一样的男人。她都会重新的点燃希望。

    但是,一切都变了。就在刚入特训营的时候,在宿舍里看着君南夕对顾贝儿好,那么那么宠爱的眼神。她远远的看着,默默的妒忌。妒忌到发疯发狂。

    “妒忌我的女人,你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不过,我还真没有想到你会妒忌到这么没有理智,竟然去当我爸爸的地下情人。虽然很不下个承认他是我爸爸,不过,血缘的关系剪不断。”

    顾贝儿皱着眉头看向叶春明,“我更好奇,你怎么会看上顾正雄那样的一个男人?你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不会恶心吗?松弛的皮肤,六月怀胎的肚子。有一句话,你也应该听说过,铁柱磨成针……你真的能得到满足?”

    “顾贝儿。你去死。你这个贱人。”叶春明大叫起来,恨不得立刻的就撕掉顾贝儿这个小贱人。如果不是因为顾贝儿,她怎么会落到今天这样的境地?

    “就算我死了。君大叔也不会喜欢你。再说,你一个被他岳父上过的女人,他看你一眼,都会觉得脏。”

    “呵呵。顾贝儿,你一直都在装可爱,扮无知,其实你比谁都要恶毒。你敢让君南夕看见你现在的这副嘴脸吗?你敢让他听到你刚刚说过的话吗?”

    “我为什么不敢?君大叔喜欢我,就算我的心是黑的,君大叔也一样会喜欢。”

    顾贝儿气死人不偿命。

    “你……顾贝儿,你终于承认了吧。你的心就是黑的,整天扮无辜而已。”

    “是,又怎么样?你来咬我?叶春明,本来你喜欢君大叔也妨碍不了我什么事。男人嘛,太优秀,总会有很多的小蜜蜂缠上来。我也不会太介意。你错就错在,太过自以为是。上次你害得我受伤,我就已经警告过你了。谁知道,你竟然死性不改,还想要害我哥哥。那你就该死。”

    顾贝儿的声音突然的冷起来,她绝对不会让人伤害她的哥哥。平时,她可以柔弱无能,但在碰到哥哥的问题,她就会立刻的化身小超人。

    “我什么时候害你哥哥了?”叶春明有些疑惑。她和顾烁半点交集也没有。

    顾贝儿冷笑起来,“那只能说明你愚蠢。你以为你背后的人想要利用你打通顾氏的运输通道是冲着顾正雄去的?那是冲着我哥哥去的。因为顾氏已经是我哥哥的囊中之物,迟早有一天是我哥哥的。到时候,偷运人体器官,和反社会组织牵连在一起,我哥哥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叶春明惊恐的看向顾贝儿,她并没有想得这么长远,她……

    “其实,你从一开始就是一颗棋子,一颗被弃掉的棋子。你自己好好的想了想,你有那么好的临床手术经验,一个出色的医生,明明就可以拿手术刀的。他们为什么会让你去走运输?还让你去勾引顾正雄那么老的一个男人。不是大材小用吗?”

    顾贝儿层层分析下来,叶春明才明白,原来自己从一开始就进入了别人的圈套中去。对于偷偷贩卖人体器官的人来说,医生应该比运输工更重要,但,为什么那些人会让自己去接近顾正雄?如果他们想,绝对不会缺少靠近顾正雄的女人?为什么会是她?

    叶春明觉得自己陷入了一个怪圈,出不来。

    顾贝儿看着叶春明,“我想你应该知道一些我们所没有知道的细节。”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叶春明笑起来,带着讽刺。

    “因为我可以帮你报仇,因为我比你聪明,因为我有君大叔……你还想要几个理由?”顾贝儿同样讽刺的看着叶春明。

    叶春明抿抿嘴,顾贝儿说的都是实话。

    顾贝儿看着叶春明。

    叶春明同样看向顾贝儿。

    两个女人就这样的相互对视着。

    “如果我不说,你就会用蜜蜂或者蚂蚁还有你的老黄狗来对付我吧。”叶春明叹口气,“顾贝儿,其实你才是最狠的哪一个。大家都被你的外表给骗了。”

    “那不是骗,而是爱。因为爱,所以他们舍不得我太聪明。只有在幸福中长大的孩子才会单纯,而我不想我哥哥觉得他给我的生活还不够幸福。我懂得太多,我哥哥会难过的。”

    顾贝儿想起哥哥创业初期的时候,看着哥哥每天都那么累那么累,她心里很难过,总想着要帮哥哥一些,可她什么都不会。那个时候她觉得自己很没用。

    但,哥哥说,‘我的小贝儿不是没用,而是我只愿意我的小贝儿成为一个只会玩乐,只会依赖我的小宝贝。我的小贝儿只要帮我开心快乐就好。什么都不用做,只要相信我,在我的羽翼下快乐幸福的生活就好。不用觉得自己很没用,因为你的没用是我努力的最大动力。’

    当初听完哥哥的话后,她就哭的一塌糊涂。不过,只要是哥哥想要的,她都会努力去做,哥哥想要的就是天天看到她纯真无暇的笑容,想要的就是她极尽所能的撒娇。

    所有,她只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只会撒娇卖萌。

    顾贝儿明白,在哥哥眼中,她就应该是快乐单纯的,他愿意扛下所有的腌臜和黑暗。只愿意自己最疼爱最宠溺的妹妹在他撑开的保护伞下张扬肆意的笑。

    想起哥哥,顾贝儿的眼睛有些湿润。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哥哥,谁都不可以。

    叶春明没有想到顾贝儿会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

    不得不说,顾贝儿好命得让人妒忌。

    顾贝儿看着叶春明,笑了笑,“你一定觉得我很好命,也很幸运。可是,我经历过的,你又怎么会明白?我跟着妈妈和哥哥一起,一天三餐不继,住在有很多老鼠的房子里,住在下雨就会被淹的房子里。上学的时候要被顾若还有班上的同学欺负,可我一声都不会吭,由着他们欺负……我眼睁睁的看着妈妈因为没有钱医治而去世……你告诉我,我怎么可能真的是单纯的人?”

    顾贝儿的眼睛里有泪,“外面的世界有多残酷,我一清二楚。不过,哥哥给我撑了一片幸福的天,只要躲在那片天里,我就是单纯的,幸福的。”

    叶春明看着这样的顾贝儿有些陌生,她想不到顾贝儿也会有这样成熟的一面。

    “你还是很好命,好幸运。有那样的一个哥哥。”叶春明还是忍不住的妒忌,“还有君南夕。”

    “有舍有得,那是老天给我的补偿。”顾贝儿翻个白眼。

    “你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要套我的话,想要知道,到底是谁利用我,出卖我吗?我很好奇,就连君南夕都没有想到我会藏着某些话不说,你为什么会知道?”

    “因为女人的敏感。我来的路上看了你的审讯报告,很严谨。对于背后的那些人,你一概不知,只知道几个君大叔他们已经知道的黑诊所。不过,我眼中的叶春明可是很聪明的,怎么可能会这么无能,一无所知?”

    叶春明笑起来,“我是不是应该谢谢你的夸奖?顾贝儿,你果然隐藏得深,不错,我怀疑过一个人,不过没有证据。”

    “我不需要证据。我只要你告诉那个人是谁,至于证据,我们会自己找。”

    “那个人,你也认识。张丽丽。”叶春明想起这个就咬牙切齿。张丽丽比顾贝儿还要会装,平时就装傻,那么没有存在感的人却是最熟悉叶春明的一个人。最重要的是,当初是张丽丽让叶春明去哪个黑诊所应聘的。

    “张丽丽?呵呵,影后的殊荣应荣属于她。”顾贝儿嘴角冷笑。那样的一个人还真的很难让人怀疑,平时就躲在叶春明的身后,不声不响的,相信很多人都会忽略她。

    “好了。我们已经聊了这么久了,你应该也渴了吧。我就请你喝蜂蜜水吧。”顾贝儿拍拍小手,看向十三和十七,“我们应该回去了,一会还要陪哥哥吃饭。”

    “是。小夫人。”十三和十七见过顾贝儿的手段后都表示心惊。谁能想到这个平时只会吃喝玩乐的小女娃,居然轻易的就问出了昨晚用刑都不说的事情来?

    顾贝儿一边走一边给君南夕打电话,让他马上派人去查张丽丽,并把她给控制起来。

    叶春明看见抬上来的浓稠的蜂蜜大叫起来,“顾贝儿,你回来。你居然敢骗我。我不会放过你的。你给我回来。”

    ……

    顾贝儿才不管叶春明在里面大喊大叫。

    哼。敢害她,就要承担后果,想要害她哥哥,后果很严重。

    在回去的车上,顾贝儿威胁十三和十七,“记住,今天的事情,谁都不许说。谁要是敢说漏嘴,我就让小钱钱……嘻嘻……你们,懂得哦?”

    顾贝儿笑得一脸的不怀好意。

    十三和十七赶紧点点头,“懂的。懂的。”

    笑话,就算不懂。那也是要懂的。

    顾贝儿很满意十三和十七的表现,“回去,我让君大叔给你们两个加工资。另外,我私人奖励你们一个棒棒糖。”

    十三和十七看着顾贝儿递过来的棒棒糖很无语,小夫人什么都好,就是太过抠门。除了对她哥哥大方,对谁都扣,其中包括了君老大。

    想到君老大,他们心里也就平衡了。人家君老大在小夫人心中的地位还不如顾总裁一根头发丝,他们这些保镖有什么好抱怨的?有棒棒糖就不错了。

    “不用说谢谢。”

    顾贝儿看着十三和十七接过棒棒糖后,厚颜无耻的说一句让十三和十七翻白眼的话来。

    他们真的没有想要说谢谢的,不过挺了这句话后,不得不说一句,“谢谢,小夫人。”

    想到这个时候,叶春明很可能正在和蜜蜂那样可爱的小生灵亲密接触,她就开心得想要唱歌。不过,这种好心情,很快就被破坏,因为君南夕来电话,说张丽丽失踪了,而且还是就在刚刚。

    “你们说,张丽丽为什么会突然失踪?她怎么会知道我们要找上她?她在怎会知道叶春明会暴露她?她为什么不在昨天走,而且在今天,而且就在刚刚?”

    顾贝儿的问题一个接一个。

    十三和十七的眼神也闪了闪。

    “小夫人,可不是我们。”十三和十七赶紧的撇清自己,千万不要怀疑是他们告密啊。

    顾贝儿瞪了他们一眼,“我的智商有这么低吗?”

    十三也觉得很可疑,“小夫人,会不会是叶春明身上装着追踪窃听器?可以植入人体皮肤的……”

    “肯定是这样。”顾贝儿打断十三的话。

    “小夫人,那我们……”要不要回去?

    “算了,这件事就交给君大叔吧。相信君大叔会处理好的。我约了哥哥吃饭,可不能迟到。”

    “是。”

    十三撇撇嘴,在小夫人心里,哥哥就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

    顾若从顾家出来后,直接的就按照顾烁给的地址找上夏满。

    呵呵。想不到夏满居然就躲在顾闪的房子里。

    这个房子是顾闪准备的,她当初想要和夏满从顾家搬出来后就住在这里的,一切都准备好了,不过夏满却执意的要和他离婚。顾闪出国后,这个房子就一直空着。

    顾若没有想到夏满会躲在这里。因为她让人调查的时候,并没有查顾闪名下的房产。她怎么能想到夏满会这么厚颜无耻?都和顾闪离婚了,却还住在顾闪的房子里。

    其实,夏满也是突然的想到的。

    当初顾闪把锁匙给她的时候,她并没有在意,只是随便的扔在梳妆台上。离婚后,本来是想要还给顾闪的,却一时间找不到了,所以就这样的不了了之了。

    不过,却在她最需要的时候,突然的发现了,这锁匙就在梳妆台上的一个化妆包里。所以,夏满就躲在了这里,她做梦也没有想到顾若还是找来了,更加没有想到顾若之所以会找来,是因为顾烁。

    夏满本来就准备在这里呆两天的,晚上就可以乘船离开B市了。她不愿意坐牢,所以只能藏起来,然后离开,再也不回来。如果不是因为有夏家在暗中的出力保护,现在的她就和宋志高一样的坐牢了。

    这个时候的夏满还不知道宋志高已经在监狱里被杀了。她只是不愿意让自己的人生沾上污点,因为经济诈骗而坐牢,这个对于爱完美的她来说,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突然门铃响了起来,夏满有些意外,会是谁?除了妈妈没有人知道她在这里。夏家的人放弃了她,只有妈妈在暗中偷偷的给她一些钱,偷偷的给她一些帮助,今晚的离开也是妈妈准备的。

    门铃一直在响着。

    夏满的心扑扑的跳,双手有些颤抖,还有害怕。害怕冲进来的是警察,然后把她带走。夏满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怎么就就走到了这样的一条死胡同里来了?

    “谁呀。”夏满拿捏着喉咙,轻轻的问出来,人却站在门后的猫眼看。只看见一个穿着工作服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工具箱一样的东西。

    “检查煤气的。整栋楼就剩下你家了。”门外面的人有些不耐烦。

    夏满松了一口气。

    “你等一下。”

    夏满把们给打开,顾若带着几个男人冲撞进来,一脸讽刺的看着夏满,“想不到你还挺会藏的。如果不是顾烁,我还真的找不到。”

    “你说什么?”夏满瞪着顾若,一张漂亮性感的脸变得煞白,“是顾烁告诉你,我在这里的?”

    顾若点点头,“想不到吧?呵呵。你心心念念的人,却恨不得你死。”

    夏满咬着牙,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那长长的指甲插进自己的掌心,却感觉不到疼痛。

    “你想怎么样?”夏满恢复过来,冷眼看着顾若,就是这个女人害死了她的两个孩子。杀死她孩子的凶手就站在自己面前。夏满的眼神变得阴暗,变得狠辣。

    顾若自顾自的坐在沙发上,“当然是来问候你了。你联合宋志高一起的欺骗了我的感情,还想要抢走顾家的一切。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你?怎么可能?”

    “你别忘记了,你杀了我的两个孩子。”

    “那有怎么样,不过就是野种而已。谁知道那是谁的?”

    “你……怪不得陈栩不喜欢你,宋志高也不喜欢你,像你这样的人,一辈子都不会有人喜欢。”夏满恨起来,狰狞着一张脸,“以前,你不过是仗着自己是顾家的大小姐,有顾正雄和顾闪护着你,现在你还有什么?没有了一切的光环,你就等着被别人作践而死吧。”

    “你,你这个贱人。你竟然敢讽刺我。我弄死你。”顾若‘嗖’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冲着夏满就扑过去。

    两个女人就这样的扭打在一起,各种的抓,扭,扯,拧……

    旁边跟着顾若一起进来的男人,有些傻眼的看着两个所谓的大家闺秀,世家小姐。比街上的泼妇有过之而无不及。真的是大开眼界。原来有钱人家的小姐,打架起来,和一般的女人也没有什么不同。平时不过就是装高贵而已。

    “你们都是死人吗?收了我的钱,还不赶快干活。”顾若瞪向自己带来的几个男人,这些都是她给夏满准备的。

    “顾若,我要弄死你。我要给我的孩子报仇。”夏满掐着顾若的脖子。

    顾若的脸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双手用力的扣着夏满掐在她脖子上的手。

    “咳咳。放手。”

    顾若用力的掐着夏满的腰,一点点的肉被掐很来特别的痛。夏满不得不松开一只手去抓住捏着她腰上细肉的手。

    “你们快点。帮我把这个女人给弄死。”顾若看着还一脸呆呆的站在旁边的几个男人,恨得想要骂娘,“你们收了我的钱,敢不办事?我让人弄死你们。”

    “你只说让我们强上一个女人,并没有说要打架。”其中的一个男人说道,本来就收得少,现在竟然还要打架,大家心里都有些不乐意。

    “你,你们……”

    “顾若,你还真的是好样的,你竟然想要找这些男人轮了我?你这个贱人,和你的贱人妈妈一样贱。我今天就弄死你,为民除害。贱人,你去死吧。”

    夏满用力的掐着顾若的脖子,狠狠的掐着。

    “咳咳,唔唔唔。”顾若长大眼睛,死死的盯着夏满,双手在夏满的脸上胡乱的抓着。

    夏满的脸被抓破,火辣辣的疼。

    夏满就坐在顾若的身上,双手掐着她的脖子,“你敢抓我,我掐死你。你还记不记得,你就是这样害得我失去我的第二个孩子的。你还记不记得?顾若,我的孩子来找你索命了。”

    “唔唔唔,咳咳。”顾若的声音越来越弱,慢慢的连手也没有了力气,只能任由夏满掐着。

    夏满咬着牙齿,一张脸狰狞的瞪着顾若,“掐死你。掐死你这个贱人。你还我孩子的命来。”

    “啊。杀人了。”站在旁边的男人突然的大喊起来,然后一窝蜂的涌出去。

    夏满看着一动不动的顾若,吓得直接的跌坐在地上,面色青白。

    “顾若?顾若。”夏满轻轻的叫了两声,顾若还是一动不动的,就连她那睁大着的眼睛也是一动不动,就连那眼珠子也不眨一下。

    这个时候的夏满才知道了害怕。

    颤抖着的手指轻轻的放在顾若的鼻孔出。

    “啊。”夏满吓得后退几步的坐在地上,浑身发冷。她,她真的杀人了。她掐死了顾若。

    不行。不能让人发现。得把顾若给藏起来。

    夏满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颤抖着。虽然她狠,但还是第一次面对一个死人,还是被自己掐死的人。

    不行。刚刚跑出去的那些男人肯定会报警的,怎么办?怎么办?

    逃。

    对。逃跑。

    夏满赶紧的收拾自己的行李箱,然后离开。也幸好她的行李箱本来就为了跑路而随时准备着的。值钱的首饰还有现金等都装在行李箱里。

    正在陪着顾贝儿吃饭的顾烁接到夏满逃跑的电话后,嘴角冷笑,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你打电话报警,然后跟着她。”

    顾贝儿和杜若男同时的看向顾烁。

    “没事。吃饭。”顾烁笑了笑,有些东西不适宜让单纯的妹妹知道,而有些东西更不适宜让杜若男这个女警知道。

    君南夕面无表情的在给顾贝儿剥虾,他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却能猜到。大舅哥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顾若?顾若在小时候可是不少的欺负小贝儿。

    而夏满……虽然没有得罪大舅哥。不过夏家却得罪了他。夏家当初的讽刺、鄙视、瞧不起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那就是侮辱。很多时候,男人比女人还要记仇,顾烁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过夏家?

    君南夕的嘴角笑了笑,刚好,他也想要教训一下,谁叫欺负小贝儿的许娇娇和夏满都和夏家有关联呢。

    夏满从顾闪的公寓里出来,直接的打车去了南城的城中村,那一片的楼房密密麻麻的,就是传说中的蚁居,安防设备也不好。想要找一个人不容易,最适合躲藏。

    躲在其中的一个小房子里,可以躲几天。而,她只要等到妈妈安排好让她离开B市的船就行。

    紧张的夏满完全没有看到有一个男人紧跟着她,如果她看到这个男人,就知道这就是刚刚顾若带来的那些男人中的一个。而且,这一个男人也是给顾烁打电话的那一个。

    顾烁不仅让人跟着顾若,更让人跟着夏满。

    他对夏满一早就已经没有了爱,其实也没有恨。不过他想要报复夏家,就要利用夏满一下。夏满杀了顾若,只是一个意外。顾烁本来只是想要逼着顾若到夜总会接客就行,并没有想过要杀了她。相对于死,他更喜欢让人生不如死。

    不过,现在夏满杀了顾若,效果看起来更好一些。顾若死了,夏满必定要坐牢,然后他就在旁边看着夏家的人折腾。

    过去。

    终于的要过去了。

    他要彻底的告别过去了。

    过去曾经伤害过他的妈妈和妹妹的人,都得到了应有的报应。

    “哥,吃虾。”顾贝儿把君大叔剥好的虾放在顾烁的小碟子里。

    君南夕黑着一张脸。

    顾烁笑着撇了一眼君南夕,“小贝儿,你自己吃吧。你的君大叔刚刚剥虾的时候没有洗手。”

    “君大叔。”顾贝儿扁起嘴。

    君南夕抿抿嘴,“我洗了。真的洗了。要不你闻闻,全是洗手液的香味。”君南夕把手放在顾贝儿的小鼻子旁边。

    “我只闻到了虾的味道。”顾贝儿继续的噘起嘴。

    顾烁笑起来,捏捏顾贝儿的小脸蛋,“好了。骗你的。快吃吧。嗯。”

    “真的?”

    “真的。”

    顾贝儿拿起剥好的虾就吃,然后笑眯眯的瞪了君南夕一眼。

    顾烁的手机再一次的响了起来,也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顾烁的面色黑沉黑沉的。

    “出什么事了?”君南夕看着这样的顾烁,明白,肯定是出大事了。

    顾烁挂掉电话,“夏满就在刚刚被人劫走了。还有,有人把顾氏参与运输人体器官的事情爆出来了。现在很多人围在顾氏大楼前面示威。”

    顾烁擦擦嘴角,“我必须要马上赶过去处理一下。”

    “我跟你一起过去。”君南夕站起来,冲着门外叫了一声,然后一直守在门外的十三和十七走进来,“老大。”

    “十三,十七,我要和顾总裁去一趟顾氏,你们负责送小贝儿还有杜小姐回去。一定要小心。”

    “是。”

    君南夕亲了亲顾贝儿满是油迹的小嘴,“乖乖的听话。吃饱了就跟十三和十七回家。”

    “嗯。你一定要保护好我哥哥。”

    “放心吧。我会的。”君南夕拍拍顾贝儿的小脑袋。

    杜若男看着顾烁,也很担心。好明显,这是有人故意要闹事的。

    顾烁轻轻的抱了抱杜若男,“没事的。放心。”

    “嗯。”杜若男点点头,她相信他一定会处理好的,更何况还有君南夕在。强强两手,所向披靡。

    “你也放心,我会照顾小贝儿的。”

    “好。”顾烁捏捏杜若男的小鼻子,然后看向顾贝儿,“小贝儿,要听话哦。”

    “哥哥。我一直都很听话的好不好。”

    顾贝儿嘟起嘴吧来,“更何况有嫂子看着,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君南夕和顾烁一起的离开了。

    顾贝儿和杜若男继续的吃饭,“十三,十七,你们也坐下一起吃吧。”

    “好。”

    十三和十七坐下来就吃,顾贝儿对他们从来都是和气可亲的。

    “嫂子,你说,会是什么人想要找顾氏的麻烦?”顾贝儿一边吃一边问道。

    杜若男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不应该是反社会组织的人。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机会躲过君南夕的搜查离开B市,要么就是藏起来,绝对不会这杨大张旗鼓的暴露自己。这样的行为倒像是想要引起热闹。明明知道顾烁和那些事情无关,而且有君家和穆家护着,绝对不可能因为这件事就能动得了顾烁,却为什么要要这么做?”

    杜若男也有些疑惑。

    顾贝儿的眉头皱起来,“会不会是有人在暗中的帮助那些人,想要引起混乱,然后逃跑?”

    “有可能。”杜若男点点头。

    “那我们快告诉君大叔和哥哥吧。”

    “不用。你哥哥和君首长肯定也能想到。否则,君首长就不能会跟着你哥哥一起去了。”

    “也是。哥哥最聪明了,我都能想到的事情,哥哥一定可以想到的。”顾贝儿笑眯眯的吃着君南夕刚刚给她剥的虾。

    十三和十七对视一眼,要是君老大在这里听到小夫人的话,一定又要黑脸了。

    “嫂子。我们去逛街吧。”顾贝儿很开心的看向杜若男。今天刚刚见面的时候,哥哥就说了,从今天起,杜若男是她的嫂子了。她决定要送自己嫂子一个礼物。

    “小贝儿,我们还是过几天再逛吧。现在外面很乱,会不安全。”

    顾贝儿想了想,“好。”

    “别不开心,过几天,我再陪你逛街。”杜若男学着顾烁的样子来哄着小贝儿。小贝儿是顾烁的妹妹,也会是她的妹妹。

    顾贝儿嘟起嘴,“本来我想要送你一个礼物的,庆祝你成了我嫂子。不过,要等过几天了。”

    “你呀。你喜欢我,就是给我最大的礼物。”

    杜若男这句话倒是没有说错,顾烁是出了名的妹控,要是顾贝儿不喜欢,就算他自己再喜欢也不会娶的。那就是他,什么都会以妹妹的感受为主。

    他已经习惯的把妹妹放在第一位,习惯了十多年,像是吃饭睡觉一样的自然了,一时间,很南改过来。他也不会去改。

    “嘻嘻。我最喜欢嫂子了。”顾贝儿立刻的从自己的小挂包里拿出几个棒棒糖来,“嫂子,给。这是我最喜欢的。”

    杜若男看着顾贝儿白嫩的小手上的那几个棒棒糖,忍不住的笑了出来,真不知道像君南夕那样冷酷的男人是怎么跟小贝儿相处的。

    “谢谢。”

    杜若男接过顾贝儿手中的棒棒糖,放进自己的手提包里,“走吧。我们回去吧。”

    “好。”

    杜若男和顾贝儿一起的走出饭馆,顾贝儿热情的牵着杜若男的手,像两个最亲密的朋友一样。

    十三和十七在后面跟着,并去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顾贝儿一边走路一边叽叽喳喳的在杜若男耳边说过不听。

    “小贝儿。”远远的一个女人扶着大肚子走过来,笑盈盈的看着顾贝儿。

    “沐雨姐姐。”顾贝儿笑着跳过来,然后一只小手摸在沐雨的大肚子上,“小宝宝好。我是贝儿姐姐。”

    “你呀。他现在还听不懂。”沐雨笑看着和顾贝儿,然后看向杜若男,“这是?”

    “沐雨姐姐,这是我嫂子杜若男。嫂子,这是墨墨的嫂子,沐雨姐姐,还有旁边这位酷男是墨墨的哥哥乔振宇。乔哥哥和君大叔一样是个兵哥哥。”

    “你好。”沐雨亲和的和杜若男打招呼。

    “你好。”杜若男淡淡的微笑着,然后看向乔振宇,“好久不见。”

    “嗯。”乔振宇点点头,没有想到男人婆杜若男会居然和顾烁在一起了。

    “嫂子,你们认识?”顾贝儿眨巴着天真的大眼睛。

    杜若男点点顾贝儿的小鼻子,“我们曾经是战友。”

    “哦。我差点忘记嫂子曾经也是军人了。”顾贝儿一手拉着杜若男的手,另一只手拉着沐雨的,“我们去找墨墨玩吧。”

    “你们去吧。振宇有个老同学刚从国外回来,今天约好了一起吃饭。”沐雨捏捏顾贝儿的小脸蛋。

    顾贝儿是乔子墨的好朋友,所以沐雨对顾贝儿也很熟悉,更何况沐雨和宁安琪还是好同学好朋友,所以沐雨和顾贝儿的关系也很好。

    “那好吧。不过,你一定要找我们玩。”

    “好。你呀。都已经结婚了,还这么调皮。小心,你家首长大屁股。”

    “我这不是调皮,我这是可爱。对了,墨墨也怀孕了。不过她的肚子没有沐雨姐姐的大……”

    沐雨赶紧给小贝儿使眼色,乔振宇因为乔子墨未婚先孕的事情发了一通火,和穆三打了起来。

    本来,乔振宇是想要揍穆三一顿出气的,却想不到居然被一向以娘娘腔闻名的穆三给揍了。

    乔振宇黑着一张脸,穆三那个混蛋,拐了他妹妹也就算了,更可恶的是,居然还让她未婚先孕。更加没有想到的是,穆三的身手居然在自己之上。

    乔振宇越想,脸就越黑。

    “嘻嘻。沐雨姐姐,乔哥哥,我和嫂子先回家去了。你们慢慢玩,玩得开心些。”

    顾贝儿已经敏感的感受到周围气温的下降了。

    乔哥哥那源源不断冒出来的冷气很吓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大叔宠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侍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侍雪并收藏大叔宠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