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叔宠娇妻 > 149,惊天动地生包子

149,惊天动地生包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贝儿被送到医院,检测各种的数据,看看什么时候把孩子抱出来最好。不仅要保证两个孩子的健康,还要保住顾贝儿的命。

    顾烁看到顾贝儿身上插了各种各样的检测仪器,满心的疼,疼得不能说话。

    顾贝儿身上有检测胎儿心跳的,有检测顾贝儿心律的,总之各种各样的检测仪器,让人看的心惊。

    触目惊心。

    君南夕已经向军区请假,全程陪着顾贝儿。

    顾烁和杜若男,还有穆老大和宁安琪等全都到了,本来乔子墨也是要过来的,不过,穆老爷子不同意,让她在家里等着,等顾贝儿的孩子抱出来后再过来看看。

    其实,穆老爷子想得更多一些,想着,如果顾贝儿在手术台上出了什么事,他们还可以和大家一起瞒着乔子墨。但是,如果乔子墨在医院守着顾贝儿,如果有什么不好……乔子墨怕也会受到影响,毕竟乔子墨的孩子已经八个多月了。这也不是顾贝儿愿意看到的,所以顾贝儿也希望穆三能够把乔子墨留在家里。

    在家里等着消息就好。

    “嫂子。”顾贝儿拉着杜若男的手,看着她,眼睛红红。她让所有的人都出去,单独的留下了杜若男一个,就是想要和杜若男说说话。

    杜若男的眼睛也红起来,有些酸,却倔强的忍住,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嫂子。如果,如果我去了,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哥哥,他……哥哥为了妈妈和我受了很多的苦。你一定要帮我陪着他,一辈子都陪着他。还有,如果我去了……哥哥肯定会很难过的,你要帮我劝住他,我给他留了礼物和信。嫂子,求求你,一定要照顾好我哥哥。”

    “小贝儿。”杜若男的眼泪哇啦啦的流下来,从脸颊上滴下来,一滴一滴,像断线的珍珠一般,“你一起会好起来的。你哥哥不能没有你,他会疯掉的。”

    杜若男知道顾贝儿对顾烁的重要性,顾贝儿就是顾烁的心脏。看着顾烁这些日子,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好不容易的睡着一会,却也会是噩梦频频。

    顾烁有时候会呆呆的看着窗外,有时候会整天都呆在他妈妈的墓前……

    看着这样的顾烁,杜若男很心痛,却什么也帮不上,只能陪着他。这个时候的顾烁,眼里除了妹妹,什么都没有,就连他自己也没有。

    杜若男看着顾烁在墓园里搂着自己妈妈的墓碑说‘害怕’,她的心也痛的要窒息过去。这个男人没有想象的坚强,谁能想到这个在生意场上无所不能的男人会在妈妈的墓碑前哭得像个孩子?

    随着顾贝儿剖腹的时间拉近,顾烁就越不正常,总会在说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就说到妹妹,会说‘妹妹小时候’‘妹妹也喜欢’‘妹妹很爱笑’……

    杜若男看着顾烁每天的把棒棒糖往家里搬,就难过。如果没有了妹妹,他一定会疯的吧?

    有时候,杜若男看不下去,会从背后紧紧的搂着顾烁,靠在他的肩膀上,想要给他力量,想要告诉他,还有自己。她会一直陪着他的,一辈子,永远……

    那个时候,顾烁就会搂着杜若男,说他害怕。他承受不起没有妹妹。曾经因为他的无能,因为没有钱,他失去了妈妈,但是,为什么?等到他出人头地,等到他有钱的时候,却依然帮不了妹妹,看着妹妹受苦,看着妹妹离死神一线之隔?

    他不明白,为什么?

    顾烁心里恨。

    杜若男也回答不了他的这个问题,只能陪着他。

    “贝儿,一定要好好的。”杜若男握着顾贝儿的手,“嫂子也求你了,为了你哥哥,一定要坚持下来。”

    顾贝儿的眼泪从眼角流下来,点点头,“我会的。哥哥看起来很坚强,其实他的内心很脆弱,不过,他总是习惯性的藏起来,不想让别人担心。他是总觉他是哥哥,是要保护我的,所以,他总是强迫着,让自己强大起来。就算遇到不好的事情,他也不会告诉我,会一个人扛下来。可我希望,以后,你可以陪着他一起。”

    顾贝儿眨眨眼睛里的泪水,哥哥从一无所有到现在B市最有实力的企业家,其中付出了多少不是她可以想象的。顾贝儿知道,哥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为了给她更好的生活,为了让她有更好的未来。

    哥哥在创业的时候,因为有顾正雄的打击,曾经失败过很多很多次,这些,她都从顾若的炫耀中知道,可她只能装作不知道。因为哥哥希望她不知道。

    如果她天真傻,可以让哥哥更幸福一点,那就一辈子都活在天真傻里,又有什么不好?

    “我给哥哥存了一笔钱。如果,如果我不幸真的去了的话,你就帮我收起来,等有一天,哥哥需要的时候,你再拿出来给他。”顾贝儿这些年来,一直都在为哥哥存钱,她一直都小抠门的活着,就是为了可以多给哥哥存钱。

    她有可能这辈子都不能为哥哥存钱了。

    虽然她会努力的活下来,即使是一丝丝的希望,她也会坚持,但是……这个世界总有很多的意外;总有很多的无可奈何;总有很多的残酷现实……

    就像妈妈当初,妈妈也说过要陪着她和哥哥一辈子。

    她相信,妈妈也希望陪着她和哥哥一辈子,只可惜……最后还是离开了他们。

    杜若男的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然后从下巴上滴落下来。顾贝儿这种像是在交代后事的感觉,让她浑身都痛,她知道顾烁会比她更痛。

    她能做的事情,就是不管顾贝儿说什么都答应。

    ……

    顾贝儿明天就要动手术把孩子抱出来了,B市最出名的妇产科医生,最出名的营养专家,最出名的儿科医生和张医生,慕雁,宁安琪等一起的在医院里等待着。

    君南夕的心像是被一根绳子绑着,吊了起来。

    宁安琪的一双手冰冷着,穆老大就坐在她的旁边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穆老大知道顾贝儿对宁安琪的重要性,宁安琪一直都把顾贝儿和乔子墨当成亲妹妹一样来照顾。

    “别怕。会没事的。”穆老大把宁安琪搂在怀里。

    宁安琪没有说话,作为一名优秀的外科医生,什么凶险的事情都见过,却从来没有像这一次的害怕和不确定。

    “靠在我身上休息一下吧。明天才开始手术。”穆老大带着宁安琪是连夜开车回来的,从基地回来就直接来到医院。本来他提前一天回来,就是希望宁安琪可以休息一天的,不过宁安琪却坚持的要守在医院里。

    “我没事。你……说说话吧。”宁安琪看了一眼坐在走廊长椅上的顾烁,他弯着腰,低着头,双手插在头发里,像一个被困的雄狮,随时发怒。

    穆老大知道宁安琪的意思,顾烁这个时候,应该很难受吧。自己一手捧在手心上长大的妹妹,整个B市谁不知道,顾烁是个妹控?

    穆老大走过去,坐在顾烁旁边,用力拍拍顾烁的肩膀,“如果你都不振作,你的妹妹怎么办?”

    顾烁红着眼睛看向穆老大,这段时间,他也瘦了很多,眼睛深陷,眼底乌青严重,哪里还有顾总裁平时的风采?

    顾烁点点头,“我知道。”

    “会没事的。”穆老大也有些为难,他压根就不会安慰人,更不要说是安慰一个男人。

    顾烁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眼泪从里面流出来,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穆老大看着也有些心酸,他没有妹妹,但他曾经亲眼目睹过最好的兄弟倒在自己面前,或许就是那种感受吧。心好像被生生的给掰了一半。

    穆老大不再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顾烁旁边,他实在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君南夕在病房里陪着顾贝儿,看着她,什么话也没有说。

    顾贝儿也没有说话,只是很安静的看着君南夕。要说的话,一早就已经说了,要交代的事情,她也写在了信里,现在的她只想很安静的看着他。

    他比以前瘦了很多,那双眼睛好像更加的阴沉了。她突然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君南夕的场景。

    那个时候,他像是抓着一个小兔子一样的提着她,看着她。

    那时候,她就觉得他很帅,不过可惜太老了。

    那时候,她更不会想到,他会成为自己的丈夫,自己孩子的爸爸。

    缘分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如果当初她没有替墨墨相亲,就不会遇上君大叔。她很庆幸,这辈子能遇上他,一个把她当女儿一样宠爱的男人。

    他对她很好,宠着,护着,像照顾小孩子一样的照顾着她。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被他宠一辈子,爱一辈子。

    君南夕握着顾贝儿的手,好像也回到了第一次见顾贝儿的情景。那时候的她天真可爱,有点小迷糊,精致得像一个水晶娃娃,那双大眼睛里倒影着他的样子。

    清澈,干净,纯美。

    这就是他想要的女人。

    从见到她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想要把她圈养在自己身边。

    可惜,是他没有照顾好她,让她经受这么多的苦难。看着她现在虚弱的样子,他心很痛,很痛,如果可以,他愿意折损十几年的寿命来换她的健康。

    君南夕拉着顾贝儿的手,看着她的眼睛,“小贝儿,我爱你。”很爱很爱。

    顾贝儿微微笑着,好像没有听到君南夕的话,继续目光炯炯的看着她,好像想要把他的模样刻在心里。君南夕看着顾贝儿目光盈盈,眼眶水润,娇滴而倔强。

    君南夕伸出自己的手指头,“答应我,一辈子都陪着我。”

    “好。”顾贝儿的手指头伸出来。

    两个人的手指头缠绕在一起,“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第二天一早,顾贝儿正式手术。

    在进入手术室前,顾贝儿看着围在她身边的人。

    “哥哥等你出来。”顾烁在顾贝儿的脸上亲了亲,低头在她耳边说道,“哥哥等你。”

    “嗯。”顾贝儿看着自己哥哥,她知道哥哥的担心和害怕,她全都知道。他们身上流着一样的血,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往往不用说话,只要一个眉头,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顾烁红着眼眶转过头,在转头的那一瞬间,眼泪流了出来。

    君南夕看着顾贝儿,发着狠,“如果你不在了,我保证会把孩子扔到孤儿院去,让大家欺负,所以,你一定要好好的。”

    ……

    顾贝儿进手术室了,大家在外面等着。

    顾烁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机,手机屏幕是他和妈妈还有妹妹的合影。小小稚嫩的他和妹妹一起躲在妈妈的怀里,笑得灿烂,特别是妹妹,明媚如阳光。

    杜若男坐在顾烁身边,看着他呆呆的看着手机屏幕,暗了在亮,亮了又暗。

    君南夕定定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口,目不转睛的看着那盏亮着的灯,一动不动,好像老僧入定,好像世界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的眼里心里只有手术室里的女孩子。

    宁安琪也已经换上了无菌衣进入手术室,穆老大在走廊的长椅上坐着,也是一脸的凝重。

    乔子墨在穆家的大沙发上坐在,穆三还有穆老爷子都陪着她。

    “墨墨,没事的。我保证。”穆三看着乔子墨苍白着的面色,有些担忧,乔子墨的肚子已经很大了,下个月就要生了。

    乔子墨看向穆三,抿抿嘴,没有说话,眼睛看向家里的电话。自从怀孕后,穆三就把她的手机给没收了,想要打电话,还要经过穆三少的同意,说什么手机辐射不仅会影响他儿子的智商,还会影响儿子的精子质量。

    乔子墨差点要吐血,一个小豆丁而已,还精子?

    “墨墨,要不要看看电视剧?最近有你最喜欢的雷剧。哦,不,是偶像剧。”

    乔子墨轻轻的撇了他一眼,鄙视,*裸的鄙视。亮偶像剧和雷剧都分不清楚。

    “墨墨,要不喝个果汁?多喝果汁,儿子的皮肤好。白里透红,白皙娇嫩。”

    乔子墨真的想要一脚踹过去,她的儿子可不能长成穆三这样的一张漂亮的脸,比女人还要娇嫩,这不是存心的让以后的儿媳妇自卑吗?

    呸。想得可真够长远的。再说她儿子就算漂亮如花,也一定会找到一朵花中之花。

    “墨墨,要不,我陪你在花园里走走?”

    “墨墨,我们玩拼图吧?”

    “墨墨……”

    “闭嘴。”

    乔子墨冷眼瞪过来,这个男人就不能严肃点?这个男人怎么比更年期的妇女还要啰嗦?

    穆三有些哀怨的撇了一眼老爷子,然后默默的坐在一旁削苹果。

    穆老爷子用力的瞪了瞪穆小三。

    哼。重色轻爷。

    乔子墨扁着嘴,整个心都已经提了起来,也不知道小贝儿怎么样了?

    穆三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乔子墨,乔子墨接过狠狠的咬了一口。

    穆老爷子再一次瞪过来,狠狠的瞪着穆小三。

    “我也想要吃苹果。”穆老爷子看着穆小三,小眼神好哀怨。

    穆三抿住嘴,“爷爷,你怎么变懒了?老人要多运动。苹果就在你面前,只要弯个腰就能拿到了。”

    穆老爷子牛眼一瞪,这是弯腰的事情吗?

    “我不喜欢吃皮。”

    “爷爷,苹果的皮很有营养价值很高,含有很多的维生素,吃多了对皮肤好。你看看你,本来就比君爷爷多皱纹,还不愿意去改变。”

    穆小三漂亮的凤眼一闪,表示很不屑。

    穆老爷子被气得差点要吐血,“你那只眼睛看见我比君老头多皱纹了?”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穆小三指指自己的两只眼睛。

    “呸。”穆老爷子冷冷的‘哼’一声,“要么近视,要么老花,要么就是睁眼瞎。我六十岁的年纪,四十岁的皮肤,谁有我保养得好?哼。白痴。”

    “爷爷,你这是恼羞成怒,进行人身攻击?”穆小三很不屑老爷子的表现,“老了,就要承认。不丢脸,反正你快要当曾爷爷了,没有人会笑话你的。安心的接受现实吧。这是事实”

    “呸。穆小三,什么是事实?我比君老头年轻就是事实。你这叫歪曲,懂不懂?都是要当爸的人了,要是眼睛不好就去看医生,这么睁眼瞎,要是把我曾孙子抱错了,我弄死你。”

    “呸。老头你,你想打架是不是?我怎么可能会抱错我儿子?”

    ……

    “不懂尊老爱幼。”

    “为老不尊。”

    ……

    “睁眼瞎。”

    “不敢面对现实。”

    ……

    乔子墨听着穆老爷子和穆小三两个人站在一起面对面的争得面红耳赤,已经习惯了。如果一开始看见这样的场面,还会目瞪口呆一下,然后开始劝说,不过,这几个月下来,她已经完全的接受了这对爷孙的相处状态。

    习惯就好,已经是见惯不怪了。

    乔子墨继续的吃着苹果,没有理会这两个精力旺盛的一老一嫩。

    “爷爷。”穆小三突然的发嗲撒娇,扑上去,抱着穆老爷子,“爷爷,你看在我的老婆儿子面子上,就不能让我一次吗?每次都要欺负我。呜呜,我好可怜的。没有人爱的小草。爷爷,你怎么可以欺负我?呜呜。爷爷……”

    乔子墨眼皮也不抬一下,因为这是穆小三的必备武器,每次吵架吵不过别人的时候就会启动撒娇模式扮委屈,然后哭诉。哭起来,好像被强了没有付钱一般的凄惨。

    “爷爷……呜呜,好可怜啊。一把年纪了,还要被爷爷打击,我不活了,呜呜……”

    乔子墨翻个白眼,对于穆三这样耍宝虽然已经习惯,不过还是很不屑。

    穆老爷子也已经习惯,这样的穆小三已经看了二十多年,这小子挑起眉头就知道他想要干什么了?看着哭的凄惨,眼泪鼻涕一起来的,不过,不用看也不用怀疑,绝对的假哭,心里可能正在想着公司的新项目,或者在想着给孩子起个什么名儿呢。

    这小子想要博同情?

    不好意思,找错人了。

    “差不多就行了啊。我一把老骨头了,还这样扑上来,也不怕闪了我的老腰。”穆老爷子讽刺的撇一眼。

    刚刚还哭得像是被强了一般的穆小三立刻的收住泪水,“哼。”

    乔子墨还真的还佩服穆三的,刚刚哭得那么的大声和凄惨,那眼泪好像雨下一般,居然连眼睛也没有红一下。绝对的影帝,绝对的实力派。

    突然,就摆在乔子墨旁边的电话机响了起来,乔子墨正想要接起来,却被穆三一个箭步的冲了上去,抢先拿起话筒。穆三怕是医院那边打来的,更怕顾贝儿出了什么事,所以先一步的接起电话。

    “喂……老二?哦。知道了。没事?没事,少打电话。别浪费话费。”穆三果断的挂了穆老二的电话。

    穆老爷子和乔子墨都同时的松一口气。

    其实,乔子墨很矛盾。既想要得到小贝儿的消息,又害怕得到。

    穆小三坐在乔子墨身边的沙发上,在最靠近电话的地方,翘着二郎腿,看向穆老爷子,“爷爷,我们家老二说今天晚上要回来吃饭。”

    “哼。我以为他已经不认得回家的路了呢。”穆老爷子戳戳手中的拐杖。自从他开始给老二安排相亲以后,老二就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留在军区里,不回家。

    对此,穆老爷子非常的气愤。

    穆家三杰,现在就剩下老二一个没有人要了,他怎么能不操心,简直就是操碎了心。可惜,那个小子还不领情。

    乔子墨和穆三相视一眼,都明白老爷子为什么会生气。穆老爷子最近见到老战友就问别人家里有没有年轻的没有出嫁的女儿,合适的立刻就想要介绍给穆老二。

    穆老二好像是受够了这种无聊变态的相亲拉郎配,于是奋起反抗了几次无果后,坚决的不回家了。穆老爷子对此很生气,觉得自己的一颗真心被糟蹋了。

    乔子墨和穆三都非常识趣的没有说话,不过却在心里偷偷笑。

    ……

    两个小时候过去了。

    顾贝儿的手术还没有结束,因为孩子太小,想要保住两个孩子和大人,风险太大,太艰难。医生们都在尽全力的和死神拼搏着。

    手术室外的人比手术室内的还要紧张。

    君南夕的双拳紧握着,额头上全是冷汗,仔细看的话,还可以看到他微微颤抖的双手。此时的君南夕红着眼睛,就像一只饿了很久的雄狮,随时的准备着攻击。

    顾烁那双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他的手机屏幕,死死的盯着上面的人看,他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够坚强,希望妈妈能够保佑妹妹。他真的承受不起失去妹妹的重。现在他的心已经被提到了极限,要么彻底的放下来,要么就疯掉。

    杜若男看着顾烁这样子很难受,她甚至都不敢碰一下顾烁,害怕他会发疯,甚至打人。

    穆老大时刻的注意着顾烁,时刻准备着。这是君南夕请求他做的,如果小贝儿有什么事,那就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劈昏顾烁。否则,没有人知道顾烁会做出什么事来。

    君南夕虽然也会很心痛,但他知道小贝儿不管怎么样都不愿意看到她的哥哥受到一点点的伤害。所以,为了小贝儿,他也要照顾好大舅哥。

    即使他也一样的想要发疯。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又两个小时过去了,手术室的灯灭了。

    张医生和宁安琪从里面走出来。

    君南夕的看着他们,眼睛红红,酸酸的,脚下好像有千斤重一般挪动不了。嘴巴动了动,想要问,却发现自己压根就发不出声音来。

    顾烁和杜若男也看向张医生和宁安琪。

    “母子平安,两个男孩。不过因为孩子还很小,才一百七十克左右,必须要在子宫模拟箱里继续成长。小贝儿也很好,不过她还需要继续的观察。不管是孩子还是大人都不能感染到任何的病菌,就算是一个小小的感冒也是致命的,所以这段时间,一定要百倍的小心。”

    宁安琪也累,不是身体的累,是心累。短短几个小时,她已经筋疲力尽的想要倒下了。

    听了宁安琪的话,君南夕‘噗’的一声跪倒在了地上,眼泪也滴了下来,喜悦的眼泪。

    顾烁也抱住杜若男,眼泪唰唰的滴在杜若男的肩膀上。

    “没事了。小贝儿没事了。”杜若男轻轻的拍着顾烁的背。

    张医生拍拍顾烁的肩膀,他曾经欠顾烁一条命,现在已经还了。希望,在以后的日子了可以安心了。

    小小的孩子在无菌室的子宫模拟箱子里,很安静,他们并不知道自己经历过怎么样的一场和死神的赛跑。他们现在就像是在妈妈的子宫里一样,睡着了。

    君南夕看着两个透明箱子里的两个小小的孩子,心里柔软成一片,不过,在看在小小的孩子身上插满的细细的小管子的时候,心也被狠狠揪成一团,好像被一根根的针在刺着,隐隐的作痛。

    “你们要乖乖的长大,爸爸去看妈妈了。”君南夕吸吸鼻子,那种初为人父的喜悦才慢慢的浮上心头。

    顾贝儿的麻药还没有醒,在安静的睡着。君南夕和顾烁消毒后,穿着无菌衣进来看了一眼就被医生赶了出来,只能隔着玻璃看。小贝儿的身体已经虚弱都了极限,所以必须要好好的养着,任何人都不能打扰。不过,这段时间也是最好的养身体的时候,坐月子是女人的第二次重生,做好了,身体从此棒哒哒;不好的话,可能就会体寒,身体发凉无力,易虚等各种问题。

    张医生已经开始准备各种的营养套餐,务必要把顾贝儿身体给养回来。

    乔子墨接到顾贝儿平安的消息,松了一口气,眼泪顿时就唰唰的掉,一边掉一边笑。

    “穆三,快。我们去医院,去看看小贝儿。”乔子墨吸吸鼻子,然后傻笑起来,“小贝儿没事,孩子也没事。”

    “没事。都没事。你也别着急。”穆三搂着乔子墨,就是担心她会太激动。

    乔子墨摸着自己的肚子,“我没事。我就是太高兴了。”

    “你呀。”穆三又开始啰嗦,“你现在不是一个人,要顾及到宝宝的心情……”

    “让管家开车送你们过去,顺便帮我问候一下。”穆老爷子本来也想要过去的,毕竟,穆家和君家的交情在那里。不过想要君老头和君南子的关系,决定还是让管家去跑这一趟,“送些人参和灵芝过去给小贝儿当补品,还有燕窝。”

    “是。”

    管家开着车,穆三和乔子墨坐在车后。

    乔子墨有些激动,握着穆三的手,“好想马上见到小贝儿和她的小宝宝。”

    “很快就可以见到了。”穆三摸着乔子墨的肚子,他对于看别人的孩子没有什么兴趣,他关心的是自己的孩子。

    车里在慢慢的在路上行驶着。管家开车很稳,乔子墨好像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样。

    因为穆家的老宅在军区大院,所以离医院有些远。

    突然……

    ‘嘭。嘭。嘭。’的几声响起,车子被抛了起来,在空中一个翻转,然后落在地上。也幸好管家的开车技术了得,否则非翻车不可。如果翻车,乔子墨……不敢想。

    穆三在车子被抛弃的一瞬间就一把的抱住了乔子墨,并去紧紧的护着乔子墨的肚子。

    “墨墨,墨墨。”穆三白着一张脸看向乔子墨。

    “嘭。嘭。嘭。”

    “三少,快下车,车子很可能会爆炸。”管家率先的跳出车去。

    穆三抱着乔子墨也跳了出去,幸好这是一段绿化景观带,旁边并没有高楼大夏,否则,后果不敢设想。

    穆三抱着乔子墨,用整个身体护着她,然后看着马路上的车辆,一辆接着一辆的爆炸,并且前方火光冲天,尘土飞扬,空气重弥漫着煤气的味道。

    穆三的身体抖了抖,有些不敢相信,肯定是煤气管道爆炸了。

    “三少,我们被堵死了。”管家看着四处逃窜的人群,看着那被掀翻起来的马路地皮,还有车辆。

    穆三紧紧的搂着乔子墨,“墨墨,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没事。穆三,没事。”乔子墨的气息有些弱,声音有些轻,好像风吹过一样,轻飘飘的。

    穆三看着乔子墨苍白的脸,“没事的。墨墨,没事的。”

    “嗯。”乔子墨轻轻的点点头。

    穆三看向管家,“管家,马上去疏散人群,让留在车里的人都出来,车子很有可能会随时爆炸。把所有的人都疏散都空草地上来,还有让大家都不要打手机,更不要用打火机,粉尘也是会爆炸的。让大家尽量的把衣服或者毛巾什么的沾润然后捂住鼻子,找不到水就用口水或者用尿,总之想尽办法,不要让自己吸入太多的煤气和粉尘。否则,没有被炸死,也要被毒死。管家,你自己也要注意……”

    穆三还没有说完,就看见一个人正拿出手机站在车子旁边拍摄,然后‘嘭’的一声,车子爆炸,整个人也被烧了起来。

    周围的人都被吓了一跳,只能看着那个被烧的人‘哇哇’叫,并在地上打滚。

    “管家快去。大声喊。必要的时候出动穆家的威望名声。”

    “是,三少。”管家有些惊奇的看了穆三一眼,怎么都觉得这个时候的三少和一向发号施令惯了的大少很像?

    穆三抱着乔子墨,管家去组织人群逃生。

    烟尘滚滚,尘土漫天飞扬,爆炸造成的浓烟混合着尘土在空中久久不散。

    车祸连连,爆炸声连连。

    因为附近并没有水,所以,穆三用自己的口水把里面的衬衫弄湿一片捂在乔子墨的嘴巴,鼻子上。乔子墨现在是孕妇,如果吸入过多的煤气,不仅仅影响到乔子墨的身体,还有孩子。

    “穆三,穆……三。”

    “墨墨,你怎么样?”穆三看着乔子墨大叫起来,“墨墨……”

    穆三浑身发冷,乔子墨的身下已经湿透了,有羊水,有血水。

    穆三整个脑海里只有一个意识,墨墨要生了。

    “管家,管家,快回来。”穆三用尽力气的大吼一声,“墨墨要生了。”

    “穆三,我痛,肚子痛。好像,好像什么要流出来了。”乔子墨抓着穆三的手,“痛。”

    “墨墨,没事的。没事的。孩子要出生了。”穆三看了周围一眼,四处都已经被车祸给堵死,就算不堵死也没有办法,因为马路都已经被掀开了一层,有些天桥更是直接的断了。他们就被堵在了这里,因为煤气,因为粉尘,更不能直接的出动直升机过来。抱出去,也不现实……

    穆三迅速的做出决定,“墨墨,我们就在这里生。你一定要坚强。”

    “三少。”管家看着乔子墨苍白的脸,心里也咯噔了一下,然后看向四周,除了漫天的尘土,还有就是冲天的火光。这次的煤气爆炸可以肯定绝对是认为的,否则,不可能几个地方同时的爆炸。

    “管家,你去叫几十个人过来,让他们背对着背,围成一个圈的站着,还有让穿着外套的人把外套脱下来铺在地上,再有看看有没有生个孩子的女人,也找来。快。只要他们愿意帮忙,每个人,我给五十万。”

    “好。我马上去。”管家一秒钟也不耽搁,马上行动。

    穆三的手颤抖正,摸着乔子墨的脸,“墨墨,你一定要没事。你还没有知道我的名字呢。”

    乔子墨的意识已经很涣散,她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忍下所有的痛。

    乔子墨咬着自己的唇,告诉自己一定要坚强,连小贝儿都撑了过来,她还有什么不可以的?

    周围的人听说穆家的三少奶奶要在路上产子,纷纷表示都愿意帮忙,更何况管家还说帮忙的人都有五十万的劳务费。

    大家都积极的把外套给脱下来,翻转过来,把干净的那面给扑在草地上,甚至有个穿着长裙的女人,直接的把自己的长裙给脱了下来。

    穆三把乔子墨放在铺着衣服的草地上,看着管家找来的三个生过孩子的女人,“只要你们帮我太太把孩子生下来,我给你们每人一百万,还保你们的孩子前途一片光明。”

    三个女人点点头,就算不为了钱,也要为了自己孩子的前途,孩子的未来尽全力的帮忙。穆家在B市的地位谁不知道?特别是穆家的三个少爷,那可是赫赫有名的。

    二十多个人围成一个圆,把乔子墨给包围起来,并且用外套搭成了一个简易的帐篷,不让灰尘落在孕妇身上。

    “墨墨……”穆三握着乔子墨有些冰凉的手,“墨墨,你一定要坚强。”

    乔子墨咬着唇,嘴唇里已经全是血。

    “啊。”乔子墨大叫一声。

    “宫口已经开了。用力。”其中一个女人说道,她们在生孩子的时候都是顺产,所有还算是有经验的。

    乔子墨觉得自己都快要被痛死了,觉得自己的力气都快要用完了。

    “墨墨,坚持一下。”穆三用力的捏着乔子墨的手臂,尽量的让她的意识保持清醒。

    乔子墨再一次咬着自己那已经破了的唇,把流出来的血吞进肚子里去。

    “用力啊。”

    “穆三。不行了。我不行了。”乔子墨的眼泪流出来,真的好痛,她一定力气都使不上。

    穆三红着眼睛瞪着乔子墨,“乔子墨,你一定可以的。想想孩子,你平时把手放在肚子上,孩子已经跟你打过招呼,你舍得吗?舍得放弃他吗?他那么用力的踢你,那么的健康,甚至长得比我还要漂亮,你舍得吗?墨墨,你舍得吗?”

    穆三已经哭了出来,一把泪水,一把鼻涕的的大声的质问着。

    “墨墨,你是为了去看顾贝儿才出的事,你想想,你要是出事了,顾贝儿还不得要内疚死?还有你哥哥,你想想……墨墨,还有我……墨墨,求求你,再坚持。”

    穆三痛哭着,叫得比乔子墨还要大声,周围不知道的,还以为生孩子的是穆三少。

    “墨墨……为了孩子,坚持。你不是说要给孩子讲故事,要教孩子唱歌跳舞吗?”穆三用力的掐着乔子墨的手臂,那手臂已经被掐出了青紫色来。

    “使劲儿,孩子很快就要出来了。”

    “啊。痛……”

    “脚?”突然一个惊恐的声音叫出来。

    “没事,一定会没事的。就算脚先出来,也一样可以平安的。”一个故作镇定的声音。

    穆三不懂这些,但他能听出这些人的声音里带着惊恐。

    ……

    乔子墨痛的要晕死过去,穆三用力的掐着乔子墨的手臂,让她清醒过来。

    “一双脚都出来了,没事了。”一双脚出来就容易多了,最怕的就是一只脚。

    穆三已经浑身冰冷的抱着同样浑身冰冷的乔子墨,他从来不知道女人生孩子会是这样的惊心动魄,触目惊心,特别是那流了一地的血水,好像掉进了红色的海洋里。

    旁边站着的人也是心有余悸,有些男人甚至还流出了眼泪。他们虽然背对着,看不到发生什么事情,但却能听到。这样的凄厉,这样的悲惨,这样的痛苦……

    ……

    “出来了,出来了。”其中一个帮忙接生的女人高兴得大叫起来。

    围在外面的人也都松了一口气,也觉得很高兴,很荣幸。这样的场景下,漫天火光,漫天尘土下,大家齐心协力帮忙生下来的孩子。就算不是自己的,却也感到一种幸福,一种希望。

    在这样的犹如战场一般狼藉的地方,一个孩子的诞生,真的很激动。

    穆三也很高兴。

    “脐带怎么办?这里没有剪刀,什么都没有,就算有,那也是不干净的。”

    “爸爸咬断吧。”

    “对,口水还有消毒的作用。”

    “快。”

    ……

    穆三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不过,也知道这些人不会害自己的孩子。

    当穆三咬断脐带的那一刻,整个人都瘫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反正整个人已经软掉了。好像踩在了云彩之上,好像漂浮在水面上。

    “孩子为什么不哭?”突然一个很小的弱弱的声音传来。

    大家马上意识到不对。抱着孩子的女人也一愣,这孩子生出来后没有哭,她的面色一白,然后在孩子的屁股上拍两巴掌,孩子还是没有哭。

    “怎么了?”穆三也顾不得其他,看向被包裹在他衬衫里的孩子。

    穆三抱过孩子,孩子的小脸发紫,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一只手颤抖的在孩子的颈项上摸了下……身体差一点软倒跪在地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大叔宠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侍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侍雪并收藏大叔宠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