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大叔宠娇妻 > 188,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188,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穆老二也没有和宁安琪多说,就直接的把淼淼交给了宁安琪,让宁安琪她们带着淼淼逛街。

    穆老二暗中冲着宁安琪使个眼色,让她多留意一下淼淼,试探试探,看看她是什么人?

    宁安琪明白穆老二的意思,也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单纯。宁安琪有些可惜。看来爷爷还要再操心一段时间了。穆老二的女朋友问题,一直都是穆老爷子的心病。

    “子毅,好久不见,一会一起喝杯东西吧。”凌菲看着穆老二,曾经的老同学,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聚过了。上一次见面还是顾贝儿和乔子墨一起办的那场相亲大会上。不过,那一次,她和穆老二也没有时间聊天。

    穆老二想了想,最后点点头,“好。走吧。”

    穆老二看向宁安琪“大嫂。淼淼就拜托你了。”

    宁安琪冲着穆老二点点头,“放心吧。有我和墨墨还有小贝儿在。”

    宁安琪明白穆老二这个‘拜托’中的意思,不仅仅是要给淼淼买生活用品,还希望她能从淼淼的口中套到有用的讯息。对于套话这个技能,在训练基地的时候,她曾经参加过训练。现在刚好的可以用上。

    “穆哥哥,你要走了吗?”顾贝儿看着穆老二,笑眯眯的眨眨眼睛。

    “我还要忙。”穆老二伸手摸摸顾贝儿的小脑袋,像对待一个小猫咪一样。不过,这个动作也是要君南夕不在的时候才能做,因为君南夕在的话,是绝对不会让除了顾烁外的其他男人碰顾贝儿的小脑袋的。

    君南夕对顾贝儿的占有欲已经达到了一个病态的高端。

    宁安琪无奈的笑了笑,要是穆老大在这里的话,一定又要黑脸了,他只比穆老二大几岁而已,他就成了穆叔叔,而穆老二却是穆哥哥。

    这辈分相差太远了。

    穆老大不止一次的说过,让顾贝儿改口叫他哥哥,或者叫姐夫也好。但是顾贝儿却一根筋的叫穆叔叔。还煞有介事的说,他本来就是叔叔。

    每次都气得穆老大说君南夕娶了一个榆木脑袋。

    “二哥,你还是多回家吃饭吧。爷爷,现在整天念叨着你。”乔子墨看了一眼淼淼,然后给穆老二抛个眉眼。

    穆老二当然知道老爷子整天的念叨着他了,不就是想要让他去相亲吗?这个也是他尽量少回家的原因,每次回家,老爷子都会拿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叠的女人照片让他选一个来见面相亲。还说什么,只要看上了,就可以马上的结婚生儿子。

    穆老二每次都哭笑不得。

    “呵呵。我有空就会回去的。”穆老二笑着打呵呵,心里却在想,这段时间坚决尽可能的不回家,就算回家也必须的在五分钟之内离开。

    乔子墨鄙视的翻个白眼,“你怎么不说有心情的时候再回去?”等穆老二有时间,还不如等天下红雨呢。

    穆老二抿抿嘴,觉得乔子墨和穆小三果然是天生一对。

    “呵呵。我先走了。”穆老二知道要是论说话的话,自己肯定说不过乔子墨的,更何况乔子墨身边还有顾贝儿和宁安琪,要是三个人一起的逼着他回家……

    天哪。

    想想就可怕。三个女人一条街啊。

    还是走为上策。

    “宁小姐,再见。”凌菲冲着宁安琪笑了笑,然后跟在穆老二后面离开,她还有些话想要问穆老二。

    “安姐,我怎么觉得这凌菲看你的眼神怪怪的?”乔子墨看着凌菲的背影说道。

    宁安琪白了乔子墨一眼,“你呀。净瞎说。我们还是陪淼淼一起逛街,买一些日用品和必需品吧。”

    “哦。对。”乔子墨一拍自己的脑袋,差点忘记了这里还有一个女人。

    “嘻嘻。你好。”淼淼的脸红红的,有些不习惯乔子墨这样*裸的打量。

    宁安琪很无奈,拉着乔子墨的手,“好了。墨墨,别吓着人家。”

    “我叫宁安琪,你可以直接叫我安琪。这是乔子墨,这是顾贝儿。”刚刚穆老二只给大家介绍了淼淼,却没有给淼淼介绍她们。

    淼淼有些害羞却又有些期待的看着宁安琪,“我也可以和她们一样叫你安姐吗?”淼淼低下头来,继续说道,“我家只有我一个孩子。”

    淼淼有些羡慕宁安琪她们,她从小就是自己一个人长大。在去女子学院之前,她连家门都很少出,更不要说朋友了。再说,每次出门都带着几个凶神恶煞的保镖,谁还敢和她做朋友?

    “当然可以。”宁安琪虽然笑着回答,这个女孩看起来就像是从水晶宫里走出来的一样,那双眼睛很清澈。如果说顾贝儿的眼睛很明亮,像海一样的漂亮,那么淼淼的眼睛就是一条小清溪,干净纯粹。

    “好了。我们逛街去吧。”乔子墨收到宁安琪的眼神,然后搂着顾贝儿的手臂,“小贝儿,你一定要让安姐送一份大礼给滚滚。”

    “必须的。不过,墨墨,你的也不能少哦。”

    顾贝儿笑眯眯的为自己的儿子要礼物。

    ……

    穆老二和凌菲来到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穆老二只要了一杯白开水,这是他的老习惯,在外面只喝白开水。因为白开水能轻易的看出里面是否被添加的某些东西。他在大学的时候,就曾经在外面被人下药,害得他足足在冷水里泡了几个小时。

    从那以后,他在外面只和白开水,当然红楼除外。

    凌菲看着穆老二面前的白开水,有些感叹的说道,“你还是老样子。”这样的男人应该很专情吧。几十年如一日的,都是白开水。

    穆老二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笑了笑。现在的他不知道应该和凌菲说什么,好像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两个人虽然是老同学,不过要说交情,还真的没有多少。以前会给凌菲三分面子,那是因为她和老大恋爱。现在老大已经结婚,宁安琪成了他的大嫂,那么对于老大的这个前任,他就没有必要那么热情了。甚至有些抵触,因为这个女人在当初凌远争夺财产的时候利用了老大还有穆家。

    这是他不能忍受的。

    以前,他不知道老大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和凌菲分手,还是那种不可挽回的决绝。直到那场盛大的相亲宴,凌菲和凌远一起出席,他才明白。

    原来……

    凌菲轻轻的搅着面前的咖啡,有很多话想要说,却突然的,什么也说不出口。

    “很久不见了,你还好吗?”凌菲淡淡的看着穆老二。

    穆老二的眉头不经意的皱了皱,“还好。”

    “我们这些同学已经很久没见了,什么时候有空,大家一起聚一聚?”

    “最近我都会很忙。”穆老二的声音有些硬。他突然的发现,凌菲一点也配不上老大。以前怎么就觉得他们会是天生一对?和宁安琪相比,凌菲不是一点点逊色。

    “哦。对不起。我忘记了,你们最近有军演。”凌菲的脸僵了一下,然后瞬的一下就松开。

    “嗯。”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怎么看也不像是老同学见面,倒像是男女朋友分手前的相对无言。

    穆老二突然的觉得和凌菲一起出来简直就是浪费时间。

    穆老二正想着准备离开的时候,凌菲又开口了,“他,还好吗?”

    穆老二的手一顿,他知道凌菲问的是穆老大。

    “很好。”

    凌菲愣了一下,然后才笑开来,“那就好。”

    明知道答案,却还是很想知道,那个人离开她是否真的就比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更好,更幸福。但是,知道答案的时候,心却那么的疼。

    即使不问,她也知道他很好的,不是吗?

    凌菲有些讽刺的笑了笑。

    穆老二突然的就有些生气。老大好不好和她有什么关系?再说,听语气,像是希望老大和宁安琪不好?

    “他结婚了?”凌菲上次看见宁安琪手上的戒指时,就觉得她应该放下了,那个人已经是另一个女人的了。但是今天却看到宁安琪手指上空荡荡的,心里又再一次的动了。

    她真的舍不得。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爱。

    在国外的时候,她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都会想起那个冷漠的男人,都会想起那张严肃的脸。只要一想起,他们已经分手了,她就会痛彻心扉,痛得好像要死过去。

    “是。结婚了。”穆老二真的不知道原来凌菲是如此的白痴,他刚刚不是叫了宁安琪大嫂吗?难道他会是那种随便叫人大嫂的人?

    不过,他觉得自己更白痴,因为居然会为了什么同学友爱而和这个女人坐在一起。

    “和宁安琪?”凌菲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是。”穆老二看着凌菲苍白的脸,心里默默的叹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别说老大现在有了宁安琪,就算没有,老大也不会和一个曾经利用自己的女人在一起的。

    凌菲的眼泪突然的滴落下来。

    呵呵。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后悔了吗?后悔了吧。

    “我先走了。”穆老二站起来准备离开,却在两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头也不回的说道,“你最好不要对宁安琪动什么心思。你比我更了解老大的脾气。”

    穆老二说完就走了。

    凌菲突然的讽刺的笑了起来。她会对宁安琪动什么心思?她不会。因为她明白,不管她做什么,那个人都不会回头。就算这个世界上的女人都死绝了,他也不会回到她的身边来。

    他当初的离开,就不是因为任何一个女人,而是因为她自己。

    而她也不会让自己成为那种为了男人而算计的不堪女人。

    她,只是还放不下而已。

    苦笑一下,为什么女人总比男人长情?她还在苦苦挣扎,而他却已经迈步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

    鳌拜正在自家的农家院里给院子里的菜抓虫子。这里的菜,他舍不得下药,所有的虫子都是靠他双手人工除去。真正的天然绿色无公害蔬菜。

    一个身穿黑衣的男人正站在他的旁边,恭敬的等着鳌拜。

    鳌拜扔掉手上抓虫用的木树枝,走到菜园子旁边的水龙头处洗洗手,“她在哪?”

    “和宁安琪还有顾贝儿、乔子墨在一起逛街。”

    鳌拜的眼神凌厉的扫过来,“淼淼为什么会和那些女人在一起?”

    在来B市前,他就已经调查了君南夕还有穆子言,更何况他还在B市生活了一段时间,当然知道这三个女人的背后有多强大了。这三个女人代表的是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

    淼淼为什么会认识这些人?

    “是穆子毅送过去的。小姐好像认识穆子毅。穆子毅陪着小姐逛街,遇到了宁安琪她们,然后把小姐留给了宁安琪。”黑衣人如实回答。

    鳌拜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现在晴空万里,但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雨。

    “穆子毅。”鳌拜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淼淼怎么会认识穆子毅?

    “应该是在南郊灾区认识的。”

    鳌拜知道淼淼前几天就在南郊灾区,而穆子毅当时也在南郊灾区带人处理南郊重建的事情。很有可能,他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

    “那就不用管她了。以后也不用再跟着她。”鳌拜了解穆家的人,会照顾好淼淼的。相反,如果他再让人跟着,那么引起了穆子毅的注意,那样反而会害了淼淼。

    黑衣人没有说话,不过其实他心里想,既然小姐和穆子毅认识,那么他们就可以通过小姐获得更多的讯息。

    鳌拜知道黑衣人所想,不过,他是不可能让女儿参合到他的事情中来的。更加不可能会让女儿置身于那样的危险中去。他的女儿太单纯,怎么可能会是穆子毅的对手?相信她还没有得到任何的讯息,就会被穆子毅发现。

    “以后就算遇到小姐,也当不认识。”鳌拜想了想,再说一句。

    “是。”

    “快要下雨了。”鳌拜看着天空,再看看院子里的菜,因为最近几乎天天下雨,院子里的菜长势很好,绿油油的。

    黑衣人看了一眼艳阳高照的天空,心里对于B市的天气有些不喜欢。即使是晴空万里也能瞬间的下一场大雨,然后又瞬间的停下来。

    B市的天气就像一个闹脾气的孩子。

    “那批货怎么样了?”鳌拜走进厅里,坐在那张摇椅上,拿过旁边的一个小小的紫砂茶壶,就这茶壶喝一口茶。

    黑衣人也跟着进来,“一切都已经准备好。线路也已经计划好。”

    “嗯。你办事我放心。还有,黑玫瑰那边谈好了吗?”

    “还没有。黑玫瑰想要五五分账。”

    “呵呵。想不到黑玫瑰比她老爸还要狠,还要贪心。”鳌拜嘴角冷笑,他和李建成合作都是六四分账,他六,李建成四。黑玫瑰却想要五五分?

    好大的胃口。

    “既然这样,那你就让她吃全食吧。”鳌拜冷冷的说道。没有他,黑玫瑰的货根本就不可能送出去。内销能有多少?蠢货。

    “是。”

    鳌拜闭上眼睛,轻轻的咬着摇着,“等黑玫瑰再找上你谈合作的时候,三七分账。我们七,她三。”

    哼。

    “是。”黑衣人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明白过来,贪心不足蛇吞象,只怕黑玫瑰要撑破胃了。

    “你下去了。和李建成的这批货,是我们在B市的第一批货,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成功了,我们将会在B市站稳脚跟,失败了,我们就必须要卷包袱逃离这里。”

    “明白。”如果失败了,就算君南夕那些人找不到他们,李建成也不会放过他们的。他们在B市探了这么久的路,绝对不可能让它功亏一篑的。

    不过,即使是这样的信心满满,他们也在计划着运货的线路的时候,给自己留了一条逃生的路。这是他们的习惯和规矩。每一次的走货都会给自己和手下的兄弟安排一条可以逃生的路线,走货失败了,就会扔下货物然后逃生。

    这也是他们这些人愿意跟着老大的原因。没有人的命是不值钱的。

    鳌拜摆摆手,“去忙吧。”

    “是。”黑衣人转身离开,却没有从门口走,而是走到一个杂物房,然后从地道离开。这个是在鳌拜买下房子的时候,就让人给挖了的,毕竟这么多人出现在农家院,会引起村里人的注意。

    黑衣人离开后,鳌拜躺在摇椅上想着淼淼的事情。

    女儿和穆子毅有交集,在他看来绝对是坏事多过好事,女儿太多单纯,肯定是不出两句就被人家给套了个底朝天。不过,也幸好女儿对他的事情一无所知,一直都认为自己的父亲不过就是一个小商人。

    鳌拜不知道,就算淼淼什么都不知道,穆老二也已经凭着淼淼出现的时间和地点怀疑她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大叔宠娇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风侍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侍雪并收藏大叔宠娇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