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三十章

第三十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章

    从古到今,激将法就少有不奏效的时候。遗珠这么一说,果然有人忍不住了,“对,我们就是骁国人!怎么了!”

    “我只是想让你们认清楚,自己到底是谁!”遗珠寒声道:“你们口口声声说自己是骁国人,可骁国真的存在过么?”

    “你!”先前花御一怎么打都不出声的那个人,听到这话也忍不住了,“就算骁国被鲁国这群杂种用奸计所灭,你也不能否认我们骁国的存在!”

    另一人附和道:“对!骁国本是中原最强大的国家之一!要不是鲁国人和肖永昌那个卖国贼里应外合,他们鲁国算个什么东西!”

    花御一闻言脸色一变,就要提步上前。遗珠连忙拉住他,安抚地看了他一眼。

    花御一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正在气头上,可是遗珠眼中的从容和镇定似乎感染了他,让他不自觉地听从她的话安定下来。

    “你们说,肖永昌是卖国贼?”遗珠一派天真地问道:“肖永昌是谁?”

    那些骁国人见她年纪轻,又是一副真心求教的样子,便道:“肖永昌你都不知道,就是他们鲁国人封的那个什么瑞安王!他是靠叛国通敌,才当上的王爷,实在该死!”

    “哦……”遗珠做出恍然大悟状,“所以说,你们口中的卖国贼,就是安敏郡主的父亲。因为她的父亲十年前做错了事,你们就去为难一个小姑娘?哪怕她当年只有五岁,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其中一人吞吞吐吐起来,“她既然是肖永昌的女儿,肯定也不是什么好货……”

    另一人却道:“没错!我一家老小全都被肖永昌那个卖国贼害死了,老子杀他女儿怎么了!老子告诉你们,骁国只要还有一个人活着,就不会放过你们这些卑鄙小人!”

    “呵,”遗珠简直被他们的逻辑气笑了,“你们一口一个卖国贼,可你们又没有想过自己是什么?”

    几人一怔,“你这是什么意思?”

    “肖永昌卖国求荣,背叛骁国,投奔鲁国不假。可你们别忘了,不过三十年前,你们骁国的王打着平叛的旗号,带走燕国的三十万大军,与赵国人勾结,自立称帝,我说的可有错?”

    听她这么说,几人的目光明显躲闪起来,“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还提这些做什么……”

    “好,说得好!既然都是过去的事情了,骁国已灭,你们又何必执着于报仇?如果你们真的像自己所说的那么有正义感,为什么还会忍心去刺伤一个无辜的姑娘?如果你们真的那样热爱自己的国家,热爱自己的民族,你们就应该记得,你们原本都是燕国人!花御一也好,花清词也罢,你们同宗同族,又为何要自相残杀?如果当真要追溯责任,追究是谁把这天下搅合得大乱,你们该去赵国!如果当真容不下卖国之人,在报仇之前,你们是不是应该先看一看自己是什么!”

    “……”

    她说到这里,刺客们已是一片沉默。

    可花御一却出声制止道:“遗珠。”

    遗珠知道,他不喜欢她说他们都是燕国人。可她就是忍不住。

    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可她死命忍住了。

    她深深地看了花御一一眼,转身跑了出去。

    遗珠已经许久没有这样不顾形象、这样拼命地跑过了。上一次,大概还是在鲁国皇宫里,她被人追杀的时候。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哭,往脸上一摸,才发现凉凉的全是眼泪。

    她真的是太委屈了!她抬起头看着天空,想问问老天爷,为什么要让她这样畏畏缩缩地活着。为什么不能大声承认自己是燕国人,为什么自己有家不能回,还要看这些叛臣的脸色!

    她跑得累了,就在草地上坐下来,抱住膝盖,埋头痛哭。

    她已经隐忍了太久,终于被这一场又一场的刺杀折磨得快要疯了!

    这个世界已经扭曲的不成样子,所有人都在打着“成王败寇”的名义互相残杀。可是这样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呢,中原大乱,开心的不还是外邦?

    这个道理,遗珠一个小女子都明白,她不信这些统治者不懂。可他们就是宁愿内战,宁愿掀起内乱,争夺地盘,也不愿维护暂时的和平,一致对外。

    她觉得自己的力量实在太过微小了。如果她是男子,或许她还可以利用手中的宝物招兵买马。可惜她不是,她只能仓皇地逃窜,像只见不得光的老鼠。

    她甚至自暴自弃地想,干脆就放下门户之见,将那东西交给燕老贼算了。就算燕堂是叛臣,可他或许有一统天下的本事。

    可是她如果真的那样做了,只怕她原本就死不瞑目的亲生父母,会气得从地下爬出来将她带走。

    遗珠想到这里,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被自己逗笑了。

    她向怀中探了探,想拿帕子擦擦脸。可是没有摸到,想来是刚才跑得太快,不小心遗失了。

    遗珠犹豫地拿起腰间的荷包,里面倒是装着一条帕子,可是她舍不得用。那上面有姐姐的味道,有家的味道。

    她正打算起身,去溪边用溪水洗脸的时候,一方靛蓝色的帕子忽然出现在她眼前。

    遗珠抬头去看,来人竟是冯跃然。

    “步姑娘若不嫌弃,就用我的帕子吧。”

    遗珠怔了怔,伸手接过,道了一句“多谢”。

    冯跃然沉默地在她身侧坐下,看向远处的溪水和岚山。

    天地间一片寂静,使得遗珠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只觉自己的呼吸声都浓重得不像话。

    在发觉她憋气的时候,冯跃然似乎低低笑了一下,又好像没有,“步姑娘是燕国人?”他忽然开口问道。

    “啊……是。”遗珠不打算再对这个问题避而不答了。就像她刚才自己说的,如果一个人连自己的国家都羞于承认,她又有什么资格称之为人呢。

    “我也是。”他的声音低沉而厚重,却听得她热血沸腾,“我来鲁国八年,但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自己是燕国人。”

    他乡遇故知,本是人生一大喜事。

    遗珠侧首看他清俊的侧颜一眼,也禁不住多说了几句,“这么巧。我离开燕国,也是八年前。”

    冯跃然仍旧看着远处的高山,似乎陷入到悠远的回忆里面,“八年前,先帝忽然驾崩,朝中一片哗然……家父与另外几位大人纷纷猜测,此事与燕堂燕大将军脱离不了干系。他们暗中调查此事,不想却被燕堂得知,悉数迫害。死的死,伤的伤,不知多少朝中重臣家破人亡,流离失所。”

    说到这里,他忽然侧首看向遗珠,似乎要将她看穿似的,目光凿凿,“不知步姑娘,是不是也是其中之一呢?”

    他每多说一句,遗珠的心跳便越来越快,直到最后他抛出这个问题时,遗珠只觉自己的心跳如擂鼓一般,砰砰、砰砰地跳个不停,仿佛就要破膛而出似的!

    她勉力镇定下来,扯出一个虚无的笑容道:“冯将军说笑了,遗珠的爹爹是谁,您不是也知道么?遗珠不过一平民之女,怎么可能与朝中重臣扯上干系。”

    “可步姑娘看起来……”

    冯跃然说到这里,忽然欲言又止。

    遗珠奇怪道:“我怎么了?”

    “没什么,”他似乎淡淡地笑了一下,起身道:“近日不大太平,步姑娘还是随我一同回营吧?”

    “好。”冲那些骁国人发泄完了,又哭过一场之后,遗珠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她后知后觉地感到不好意思,同冯跃然说:“冯将军,我哭的事情,您可别告诉别人。”

    冯跃然微微颔首。他向来不是那种多嘴多舌之人,遗珠完全可以放心。

    “对了,倒是有一事忘了问姑娘。”冯跃然道:“姑娘近身服侍殿下,可发现殿下身边有什么可疑之人?”

    遗珠一怔,一头雾水地说:“没有啊,冯将军为什么这么问?”

    冯跃然沉声道:“因为我和殿下都怀疑,我们身边有内鬼。”

    遗珠心中一惊,竟莫名其妙地慌乱起来,“这话怎么说?”

    “那十几个刺客被生擒之后,我明明仔仔细细地搜过他们的身了,根本不可能有利刃藏在身上。”

    遗珠听他这么说,只觉头皮发麻,“将军的意思是,是有人里应外合,偷偷将他们放了出来?”

    “不光如此,那个细作还用调虎离山之计,烧了主帐附近的一个帐篷,使得主账的守卫有所松懈。”

    “难怪……”遗珠见他脸色不豫,便好心劝道:“既然如此,冯将军也不要太过自责了。发生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将军能够预见的到的。”

    冯跃然摇摇头,一点推卸责任的意思都没有,只是肃容道:“不管怎么说,在这件事情上我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待护送殿下回京之后,我自会去向陛下请罪。”

    说话间,两人已回到营地。

    遗珠见他心情沉重,本来想再开导冯跃然几句。结果她还未来得及开口,就见花御一拉长着一张脸站在不远处,紧紧地盯着他们两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