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三十一章

    “冯、冯跃然。”花御一不理遗珠,却是对冯跃然道:“你、你好大的胆、胆子!”

    “殿下息怒。”面对花御一的怒气,冯跃然却显得很是平静,“末将擅离职守,请殿下责罚。”说完竟然又要冲花御一跪下去。

    遗珠却是看不下去了,不是说花御一和冯跃然是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么?花御一就这么一直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冲着自己跪来跪去的?

    她伸手将冯跃然一拉,虽然力道不大,但足以让冯跃然停住动作,惊讶地看向她。

    花御一也不可置信地看向遗珠。

    他已经听说,中午遗珠离开主帐,就是和冯跃然一起。他和花清词遭遇凶险的时候,这两个人还不知道在哪里勾勾搭搭!

    这笔账他还没来得及和她清算,结果现在,她惹恼了他不说,还又和冯跃然单独出去,怎么能不让花御一暴跳如雷?

    “步、步遗珠!”他第一次连名带姓地喊她。

    遗珠却不怵他,“讲道理,冯将军是怕我遭遇不测,所以才会过去找我的。何况我们并没有走远,仍旧在他的巡逻范围之内,怎么能算是擅离职守呢?如果殿下想要责罚,就先罚我吧!”

    “好,很、很好!”遗珠却不知道,她这一番话如同水上浇油,简直把花御一气得七窍生烟。他也顾不上自己的伤,蹭蹭蹭地走上前去,一把拉住遗珠,把她往营帐里扯。

    “殿下!”冯跃然吃惊地叫道。

    “闭、闭嘴。”花御一没好气地说了他一句,拉着遗珠头也不回地走了。

    “啊,救命啊!”许是离花御一近了,能够近距离地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愤怒之火,遗珠这会儿后知后觉地开始感到害怕。

    花御一冷笑一声,“你、你就是叫、叫破喉咙,也不、不会有、有人来救、救你的!”

    遗珠心头一惊,花御一这话,怎么那么像话本子里头那些歹人,强-奸民女之前的台词?

    想到这里,她更加害怕了,竟扬声大喊起来,“冯将军,你救救我啊!”好歹她也是为了替冯跃然求情,才会惹怒花御一的好么!

    可帐外的冯跃然,却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遗珠当局者迷,或许不明白。可这几日一件件、一桩桩的大事小情,足以让冯跃然推断出来,花御一对遗珠是有好感的。

    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出面救她,只会更加惹恼花御一,反倒是害了遗珠。

    他只能硬下心肠,对她的呼救声充耳不闻。

    果然,花御一见她叫起冯跃然的名字,恨得连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他将遗珠往榻上一推,紧接着欺身压了上来,捏住遗珠细弱的脖颈。

    因为花清词躺在主帐里养伤的缘故,花御一将遗珠拉进了她所居的寝帐。

    遗珠躺在那里,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生怕自己某一个细微的举动,就会引得花御一一怒之下掐死她。

    花御一盯着她,冷冷地说:“叫、叫啊?怎、怎么不、不叫了?“

    遗珠跟在他身边这么久,还真没发现花御一竟然有这种恶趣味。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果然长得好看的人,都比较容易变态!

    电光石火之间,遗珠脑中闪过无数个念头。除了把花御一骂了个百八十遍之外,她想着自己该说什么,才能让花御一放过她这一回。

    可是她想不出来。

    思来想去,对付花御一这种人,只有一招最为管用——

    “呜……”她哭了起来。

    花御一一怔,手上动作随即一松,放开了对她的钳制。

    “咳、咳……”遗珠咳嗽几声,花御一立马嫌弃地躲开。

    “你……”许是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过了,花御一缓和了语气,不自然地低声说:“你没、没事吧?”

    “殿下刚才好凶……”遗珠飞快地坐了起来,用帕子遮住脸。她又不是戏子,没那么容易哭出来,刚才那一哭只是为了脱身。好在这帕子上还有一些她的泪痕,糊弄花御一不成问题。

    “谁、谁让你乱、乱跑了?”花御一垂眼看着地面,眼观鼻鼻观心地说:“本、本王一、一睡醒,就、就发现你不、不见了……”

    遗珠看向他,想了想才知道他指的是中午她和冯跃然离开的事情。

    想来当时花御一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边的人竟然是花清词时,定然一脸懵逼。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殿下息怒,当时郡主和我说冯将军有要事找我,我也是推辞不过,所以才……”

    花御一冷哼一声,“哼,要、要事!什、什么要事!你、你们把本、本王当、当做傻、傻子糊、糊弄,是、是不是?”

    “殿下这是哪里的话?”遗珠不明白他的意思。

    他不知道她是真的傻还是假装不明白,干脆挑明,“清、清词想、想要撮、撮合你和跃、跃然。”

    遗珠惊讶道:“殿下怎么知道的?”

    “本、本王不、不光知、知道此、此事,还、还知道你,你有一个,未、未婚夫!”说到这件事他就来气!

    遗珠愣了愣,不答反问,“是安敏郡主告诉您的?”

    花御一才不会说出实情,“你只、只要说,是或不、不是?”

    其实是那天在马车外,他自己听到的。

    遗珠不在身边,他不大习惯,就以兜风的名义跑出来看她,谁知道恰好听到了她和花清词的谈话。

    当时他就把她单独叫出来,想要质问她一番来着。可是谁都没有想到,会突然冒出一群刺客,打乱了他的计划。

    遗珠见他如此咄咄逼人,只好老实交待,“什么未婚夫,不过是小时候父母说的玩笑话罢了,也没有媒妁之言,殿下不必放在心上。”

    “谁、谁放在心、心上了?”花御一急忙矢口否认。

    “殿下没有放在心上最好。”遗珠见他似乎恢复正常了,便起身道:“那我先去郡主那里看看,殿下要不要一起?”

    “等、等等!”花御一转过身来看她,沉着脸道:“本、本王让、让你走、走了么?”

    遗珠只好认命地说:“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是、是谁?”他突然没头没脑地问。

    “啊?”

    “本、本王问你、你的未、未婚夫,是、是谁!”

    遗珠还没回答,花御一却是问完就后悔了。遗珠既然是在民间长大的寻常女子,她的未婚夫也无外乎就是个山野村夫。他就是问出姓名了也不知道是谁,能有什么意义?难不成还学那些杀手,派人去杀了他么?

    咦,这似乎是个不错的主意……

    遗珠却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只是万般无奈地说道:“殿下恕罪,我根本就没有什么未婚夫。要不是安敏郡主问起,我都快把他忘了。”

    “此、此话当、当真?”花御一的脸色明显缓和了不少。

    遗珠点点头。

    与此同时,遗珠口中那个“几乎被她遗忘”的人,突然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殿下,您没事吧?”侍从闻声,立即关切地问道。

    那人摆摆手,淡淡地道:“无碍。”

    他倒是没有大碍,可是遗珠这边就不大好过了。

    花御一得到还算满意的答案,本来想放遗珠走。可是就在二人擦肩而过的时候,他突然眼尖地发现遗珠手中的帕子,竟是男人用的款式。

    他拉起她的手,一看就知道,那块帕子的主人是冯跃然。

    一想到他送给她的帕子,被她揩过鼻涕之后就扔进了垃圾桶,冯跃然送给她的帕子,她却紧紧地攥在手里,花御一又是一肚子的气。

    “所、所以,你心、心仪的是跃、跃然咯?”

    遗珠真不知道他是怎么从一块帕子上得出如此荒谬的结论的,“殿下误会了,我从来都没有这样说过,这只是郡主的意思罢了。”

    花御一放开她,提醒道:“记、记住你所、所说的话。”

    老实说,他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逼问遗珠她的私事,遗珠也觉得烦了,“不过这世上一切皆有可能,以后会怎么样,遗珠也说不好。”

    “你!”

    她想起姐姐让人带给她的话,就同花御一说:“我已经十六岁了,迟早都是要嫁人的。至于嫁的是山野村夫,还是冯将军李将军,就不劳殿下操心了!”

    她这话说的相当不客气,本以为花御一又会发怒,谁知却听他紧张地问起:“李、李将军又、又是谁?”

    遗珠语塞,“……我只是举个例子。”

    “哦。”花御一摆摆手,打发遗珠出去了。

    她的话的确让他很是不舒服,但却提醒了他一件事。

    遗珠的确已经到了适婚的年龄。就算对象不是她那个没个影子的未婚夫,或是他的好朋友冯跃然,也会是别人。

    他……真的想让她嫁出去么?

    如果不想,又是为什么不想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