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章

    “可不是见鬼了么……”遗珠不解道:“殿下的马车旁边,怎么会有另一辆马车呢?”

    为了装逼,啊不,为了凸显花御一在鲁国队伍里至高无上的地位,花御一的马车位于车队中央,左右没有马车跟随,只有骑马的冯跃然和一些侍卫。

    花御一没多想,随口道:“你眼、眼花了吧?”

    “殿下开什么玩笑呢,那么大一辆马车,能是我自个儿凭空想象出来的?”

    为了证明自己没病,遗珠掀起车帘,对花御一道:“不信您自己看。”

    花御一便往外瞅了一眼,结果什么都没看到。

    他收回视线,呵笑一声,“果、果然。”

    “果然很奇怪对吧!”

    “果、果然胸、胸大无脑。”

    遗珠平时穿的小褂不显腰身,今日这身留仙裙却是束腰的,胸口和腰部的曲线一下子就被勾勒了出来,十分惹眼。

    遗珠连忙将双臂交叠护在胸前,恨恨地瞪了花御一一眼,暗暗骂他“不要脸”。

    她扭头向窗外一看——咦,那辆马车真的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冯跃然见她探头探脑,东张西望的,便夹紧马腹上前几步,靠了过来,“步姑娘可是在寻找什么?”

    “冯将军。”遗珠招呼了一声,问他,“我刚才好像在殿下的马车旁看到另一辆马车,可是一眨眼却又不见了,将军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呀?”

    冯跃然一听就明白了,“我正犹豫是否要和殿下禀明此事,不想步姑娘便问起了。不错,刚才的确有一辆马车靠近。那辆马车的主人,就是赵国的公主。”

    “赵国公主?”遗珠惊讶道:“她是特意来看殿下的么?”

    冯跃然点点头,“据公主的侍婢说,昨日她害得殿下苦等了半日,心中十分过意不去,是特意来向殿下道歉的。”

    “那她怎么还没道歉就走了?”

    冯跃然也不明白,摇了摇头道:“好像是赵国公主说她突然不舒服吧,我也不是很清楚。”

    遗珠暗道一声“奇怪”,但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向冯跃然说了一声“多谢”。

    她正要缩回身子,却突然感到有一股怪力在背后牵引着自己,将她向后扯去。

    遗珠一个重心不稳,就倒在了花御一的怀里,压在他的身上。

    还重重地踩上了花御一的脚趾头。

    “啊、啊啊、啊!”

    花御一惨叫数声,却把遗珠给听乐了,“殿下叫得这么□□做什么?”

    “你你你、你,你说什、什么?!”花御一的脸都紫了,提高了声音说:“谁、谁淫……”

    说到这里,他忽然有点不好意思似的放低了音量,“谁、谁□□了……”

    “殿下你啊。”遗珠从他身上下来,坐回自己原来的小板凳上去,边整理衣物边道:“好端端的,殿下拉我衣裳做什么?”

    花御一气呼呼地说:“谁、谁让你,青、青天白、白日之下,和、和男、男人调、调笑来着?”

    “我和谁调笑了?”遗珠茫然地看着他,一脸问号。

    “你、你还不、不承认?”花御一简直要被她气死了,“刚、刚才你、你不是和跃、跃然说、说话来着?”

    “我不过是问冯将军两句话罢了,怎么就成了调笑了。”遗珠不服气地说:“都说‘淫者见淫’,我看是殿下脑子里龌龊,所以才会看谁都龌龊!”

    “你……”花御一忽然觉得自己很是冤枉,他还没把她怎么样呢,怎么就成了龌龊了?

    不行,他太吃亏了。

    起码要得到一点福利,才能不枉费他担了一回龌龊之名吧!

    他忽然起身,捉住遗珠的手腕,将她提了起来,拽到自己身边。

    别看花御一文质彬彬的样子,想他能一个人对付那么多刺客,便知道他身手不凡。拉起一个遗珠,简直就和提小鸡一般轻松。

    遗珠见他一言不合又动起手来,满是不悦地说:“殿下又想做什么?”

    “你、你不是说本、本王龌、龌龊么?”

    “对呀。”

    “那本、本王就龌、龌龊给、给你看。”

    说完,他忽然捧住遗珠的脸,一点一点靠近。

    眼看着花御一的面容在自己面前一点一点放大,遗珠的心顿时慌了。

    她试着去推他,可是花御一就像是一座高山,而她就像是一只以卵击石的小蚂蚁,根本不能撼动他半分。

    “花御一。”慌乱之间,遗珠第一次当面叫出他的名字,“我问你一个问题。”

    见她如此严肃的样子,花御一不由一愣,“你、你说。”

    “你喜欢我么?”

    “什、什么?他被她突然抛过来的直球砸懵了。

    遗珠勉力维持着镇定,望着他说:“如果你不喜欢我,为什么要亲我?”

    花御一心中一震,忽然触电似的放开了遗珠,“谁、谁喜欢你?谁、谁要亲、亲你了?”

    “那你为什么……”

    “本、本王只、只是想看、看看,你、你的脑壳,是、是不是,坏、坏了!”

    遗珠:“……”

    她竟然无言以对。

    经过这件事之后,马车里的气氛明显变得尴尬了起来。

    花御一一直捧着那一卷书,从清晨到黄昏,都没有翻过一页。

    遗珠原本在给步行云绣一个新荷包,结果一下午扎了四五次手指头,都不用绣花样,可以直接以血为书了。

    偏生她瞎讲究,不肯用嘴去含,只是静静地等血流干,用帕子去擦。当她第六次扎到手指时,花御一终于忍不住了。

    他将手中的书卷一丢,蹲下-身来,抓住遗珠的手。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便将她的指尖含在口中。

    遗珠只觉脑子一木,随后整个身子都麻了,竟然忘记了反抗,就那般呆呆愣愣地望着他。

    花御一见她这么老实,还挺意外的,不禁看了她一眼。

    两人的目光撞在一起,仍旧有些尴尬。可是奇异的是,两个人都没有转开视线。

    “好喝么?”遗珠忽然问他。

    血有什么好喝的?

    花御一摇摇头,将她手中的针抽了出来,小心翼翼地插到线轴里。

    日落时分,晚霞将轻薄的锦绸车帘染红,隐隐透出温暖的橘色光辉。

    花御一半跪在她面前,手中捧着她的手指,轻轻地说:“你、你的问题,本、本王……想、想了很久。”

    遗珠刚想问他是什么问题,就见花御一难得抢话似的快速说:“你、你问本、本王是、是不是喜、喜欢你。”

    遗珠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好像盼望着他说“是”,又盼望着他说“不是”。

    “本、本王现、现在,还没、没有办、办法回答你。”花御一认真地说:“本、本王以为,这是一、一件很严、严肃的事情,你、你说对、对不对?”

    遗珠严肃地点点头。

    “所以本、本王要、要好、好地想、想一想。”

    说老实话,遗珠被他的认真所吓到了。

    她原本觉得花御一只是一时兴起,所以只要她捅破那层窗户纸,就能逼得花御一退后一步。

    却没想到他走了心,反倒趁机更上前了一步。

    她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殿下能答应我一件事么?”

    “好。”

    他不问是什么,竟然直接答应了。

    遗珠有些意外,但还是继续说道:“在殿下想清楚之前,不要和我有肢体上的接触,好不好?”

    花御一一怔,刚才他已经说了“好”,这会儿再质疑似乎有失君子风范。

    可是他靠近遗珠,真的是情不自禁的事情,他恐怕没有办法保证。

    所以说男人都是出尔反尔的动物,好男人也不例外。

    花御一只能叹息一声,有些丧气地问:“你、你不喜、喜欢?”

    “我只是觉得这样不好。”

    在没有弄清楚他的心意之前,遗珠不想再这样暧昧不清下去了。

    她肩上背负的东西太多,如果花御一不是认真的,她不想和他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但如果他是认真的呢?

    她会抛下成见,和花御一在一起么?

    遗珠也不知道,其实她也还没有想好。

    幸好花御一没有立即给出她答案,她还有时间好好思考。

    晚上遗珠和国强交班时,正好是晚膳时间。

    遗珠不想和花御一面对面吃饭,草草扒了两口饭就退了出来,站在营帐门口和国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国强双手交握,捧在胸前,一脸陶醉地说:“步姑娘你瞧见没有,赵国的太子殿下真是太、太、太、太、太帅了!”

    遗珠听了这话,差点被他吓哭,“妈呀,强公公你到底是什么取向?!”

    国强看了她一眼,娇嗔道:“讨厌,这你就不懂了吧!做太监也有做太监的好处。虽然我们不是女人,但也不是男人。到底是喜欢男人还是女人,是我们太监的自由!”

    遗珠为这一番“自由宣言”所震惊,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她颇为无奈地笑道:“你……你这话要是让二殿下听见,恐怕今天晚上他就要睡不安稳了。”

    结果就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声音横插-进来,“本、本王已、已经听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