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二十六章 (三更合一)

第二十六章 (三更合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六章

    花御一阴着一张脸看她,好像遗珠欠了他八百吊似的。

    但不管怎么说,他总归是醒了。

    遗珠长长松了口气,好心好意地问他,“殿下到底伤在哪里了?太医还没来,我先帮您看看吧。”

    花御一却别过脸去,不屑道:“用、用不着。”

    遗珠怔了怔,这才发觉花御一发丝凌乱,参差不齐,竟是被人生生削去了一段。

    鲁国人自诩是孔圣人的后代,向来极其看重“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一套思想。想来今日的战况一定十分激烈,以至于花御一连自己的头发都保不住了。

    可遗珠心里隐隐觉得,他好像不仅仅是因为刺客的事情才不开心。

    她想不明白,干脆直接去问:“殿下为什么不开心?”

    她轻轻的声音如同羽毛一样,落在花御一的心上。

    “你、你真的不、不知道么?”

    遗珠摇摇头,想起他背对着自己看不到,忙道:“我真的不知道,是遗珠哪里做的不好,惹得殿下不高兴了么?”

    花御一薄唇紧抿,不知如何开口。好一会儿过去,他才低声道:“你……”

    遗珠见他好半天都没有下文,不由追问道:“我怎么了?”

    “你……那、那时候,为、为什么要逃?”

    那时候是哪时候?

    他这话说得不清不楚的,但好在遗珠今日虽然中了迷药,但还没有被完全迷晕了脑袋。她凝神想了想,猜测道:“殿下是说上午,在树下的时候?”

    花御一轻轻点头。

    “这个……”遗珠却是不知该如何解释是好。

    当时她看到刺客,只以为又是冲着她来的。想到自己上一回在鲁国皇宫害得花御一为她受伤,遗珠心里便十分过意不去。

    所以那个时候,她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想法。就是想着如果离开花御一就能不再连累他,那她跑开就是了。

    却没想到花御一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的一个人,心思却要比她的头发丝还要细腻。

    “本、本王就那、那么没用?”他嘲讽地笑了一声,“还、还是你根、根本不在乎……”

    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

    遗珠百口莫辩,总不能脸大地说她以为那些刺客是冲着她来的吧。

    毕竟在花御一眼中,她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民女,谁会这么大费周章地安排这么多人来抓她?

    她只能强作镇定地说道:“遇到危险便要逃跑,这是本能不是么?再说了,我又不会武功,在殿下身边只会拖累殿下而已。还不如去我爹爹那里,免得殿下为我分神。”

    说完之后,遗珠自己心里都佩服自己,她怎么机智,编出来的理由有理有据,她自己都要信了。

    花御一闻言,将信将疑地看着她。

    或许她从他身边逃走的确是为了不让他分神,可遗珠不知道的是,当时恰恰是她的离去让他分了神,就算打斗之时也惦记着她的安危,没有办法全神贯注。这对习武之人来说,乃是大忌。

    他正要说话,却听门口传来响动。花清词带着太医掀帘而入,一进来就大叫起来,“呀,御一!你怎么倒在地上了?你没事吧?”

    人都爬不起来了,能没事么?

    花御一平日里爱干净到了极点的一个人,此时却是疲倦得顾不上其他,只是乏力地闭上了眼睛。

    他身上受了伤,在遗珠这里呆着毕竟是不方便。很快国强就指挥着几个小太监过来,用担架把花御一抬走了。

    花清词本来也想跟过去,结果被花御一警告地瞪了一眼。她只得委委屈屈地留了下来,坐到遗珠床边。

    花御一走后,花清词请来的那位太医却没有跟着离开。想也知道,花御一那边肯定还有医术更加高明的太医为他诊治。

    留下的太医给遗珠把了脉,和气地说道:“步姑娘没有什么大碍,迷药的分量很轻,药效已经退得差不多了,再卧床休息几个时辰,睡上一觉就好了。”

    遗珠道了谢,又问他,“这位大人可知道我爹爹怎么样了?”

    说起步行云这个江湖大夫,一开始太医们都是拒绝的。可是眼看着他进宫之后,花御一的情况确确实实一日好过一日,太医们也不得不服他。再加上皇后娘娘曾经许诺,如果治好花御一就会给步行云太医令的位置,太医们自然都不愿得罪步行云父女。

    所以面对遗珠的疑问,太医很是耐心地回答道:“不好意思步姑娘,步先生那里另有同僚在诊治,我也不大清楚他的状况。不过想来是无碍的。”

    太医宽慰了她一句,遗珠却还是不放心。她向太医道了谢,将太医送出帐之后,便摇摇晃晃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花清词连忙拦住她,“干什么呀你,没听太医说让你卧床休息么!”

    “我没事的,只是有些没力气罢了……”遗珠冲她笑笑,“多谢郡主关心。”

    “谁、谁关心你了?!”花清词一扭身,咳嗽一声,别别扭扭地说:“我只是不想你死了,没人服侍我罢了。”

    花清词果然不愧是和花御一相识十年的青梅竹马,别扭起来的样子都这么相像。

    遗珠笑了一笑,没有戳穿她,却还是执意要起身。花清词拗不过她,只得搀着遗珠深一脚浅一脚地往步行云那里走去。

    遗珠到的时候,步行云竟然还在昏睡。

    好在他看起来并没有受什么外伤,只是由于迷药的原因,才一直没有醒来。

    遗珠这才将提着的心放回肚子里去。

    不怪她一直这样担心他,毕竟这些年来,她早已经习惯了步行云的陪伴。对她来说,步行云和她的亲生父亲没有什么区别。她完全不敢想象,万一步行云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该怎么在这乱世中生存下去。

    回去的路上,她们路过花御一所在的主帐。花清词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看花御一,可遗珠却是在原地踟蹰着,迟迟不肯表态。

    花清词急了,“哎呀你还犹豫什么嘛,一起去看看他吧!”

    遗珠奇怪道:“郡主不是一向不喜欢我接近殿下么?”

    花清词责怪道:“哎呀今天能一样么!我说步遗珠,你做人可不能这么没良心啊!我刚才去找太医的时候,听人说你和你爹的小命可都是御一救回来的呢!要不是因为你们,他也不会累成这样,受了伤都没办法好好休息,伤口一定撕裂了。”

    遗珠意外至极地看着她,“郡主说什么?是殿下救了我们?”

    花清词点点头,“你不知道么?刚才不是御一带你们回来的?”

    遗珠摇摇头,她是真的不知情。方才在路上,花御一根本就没有提及此事,还凶巴巴地要她闭嘴。

    想起平日里花御一和步行云吵得脸红脖子粗的样子,遗珠真是怎么都想不到,他竟然会为了他们这样拼命。

    倒是冯跃然,当时他载着步行云,让遗珠误以为是冯跃然救了他们。她记得自己还向他道谢来着,却是把真正的救命恩人花御一晾在了一边。

    想到这里,遗珠忽然感到非常愧疚。她的确欠花御一一句谢谢。

    可二人走到花御一帐门口,却是被国强拦在了门外。

    他为难地看着花清词,唉声叹气地说:“郡主恕罪,太医方才说了,殿下伤势严重,需要静养,任何人都不得入内打扰。”

    “可是……”花清词刚开口,就见国强连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我的姑奶奶诶,您可小点声儿,殿下刚刚睡着!这一天折腾下来,可把咱们殿下给累坏了,心疼的奴婢我哟!唉!真是恨不能以我之身,受殿下之痛。”

    花清词一心顾念着花御一,压根没心情听国强在这里表忠心。以她的性格,要是平日里早就冲进去了。可是一想到花御一刚才无力地倒在地上的样子,花清词都不敢造次了,只得好声好气地同国强商量道:“那我不进去,我就在外面悄悄看他一眼,好不好?”

    “这……”国强为难地看着遗珠,企图让她帮着劝一劝安敏郡主,谁知遗珠却道:“强公公,能让我们看殿下一眼么?只要确认他没事,我们就放心了。”

    “哎呀步姑娘,你怎么也跟着郡主胡闹啊……”国强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已经松动了。因为他想着回头要是殿下醒来,知道步姑娘特意过来看他,一定会非常非常高兴的。他已经能想到花御一欣慰地看着他,夸他做得好的样子了。

    于是他伸出一根手指,对着遗珠和花清词道:“那说好了,只看一眼,不许多看哦!”

    见二人点头,国强这才小心翼翼地掀起门帐一角,让她们看向熟睡中的花御一。

    只见一个五官精致、面色却雪白如纸的少年悄无声息地躺在那里,安静得让人心惊。

    遗珠心中突然狠狠一揪。

    国强不愧是“俢仁宫大总管”,他说话算话,说一眼就一眼。

    一息之后,他立刻放下了帐子,做了个“请回”的手势。

    花清词没有办法,只好搀着遗珠回营帐。

    日头已经开始落山了。夕阳西下,天边却不见温暖的橘色,反倒显露出一种阴沉沉的黑。

    遗珠的心情也沉甸甸的。

    她怀着满腹心事回到帐内,还没来得及整理思绪,肚子先咕噜咕噜地叫了起来。

    “呃……”她极其赧然地看向花清词,却见刚才还愁眉苦脸的花清词顿时展颜一笑,“对哦,你应该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饿了吧!正好我中午担心御一,也没吃多少东西,咱们一起用晚膳吧!”

    遗珠的确是饿坏了,面对美食的诱惑,她当然不会拒绝。

    她下肢无力,便仍坐在床上,身后垫了个弹墨大迎枕,乖乖地等着开饭。看着花清词进进出出地张罗晚饭,遗珠有点儿不好意思地说:“辛苦郡主了,这些事情本来应当是由我来做才对……”

    “哎呀,这点小事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花清词十分爽朗地说:“你们身上都病怏怏的,就我一个人没事,总不能叫我什么都不做,就那么呆着吧!那不得闷死我呀!我告诉你,你可别小看本郡主,其实本郡主的能耐多着呢,跑个腿传个话算个什么事儿呀!”

    “是是是。”遗珠应付了一句,便迫不及待地端起一碗火腿玉米汤,一口又一口地喝了起来。

    托花清词的福,今天晚上的伙食还不错。有清蒸肉末蛋,烤鹿肉,鲜蘑菜心和清炖蟹粉狮子头不说,饭后还有酥香柔滑的奶油松瓤卷酥作为甜点。

    两个小姑娘一起,食欲似乎格外得好,直到肚子都撑圆了,花清词才叫人进来撤走碗筷。

    因为遗珠是病号的缘故,花清词今日格外“开恩”,准许她和自己同睡在一张床上。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辰,遗珠因为迷药的缘故,一早就昏昏欲睡了。花清词却因为有心事,一直翻来覆去地睡不着。

    她时不时地就要问遗珠一句,“你睡着了么?”

    几次三番下来,遗珠就是睡着了也被她吵醒了。

    “郡主有心事?”想到昨晚的自己也是这样烙饼似的翻来覆去,遗珠强打着精神问她。

    一片黑暗之中,许是因为知道对方看不见自己的缘故,一向骄傲的花清词难得露出自责的神情来,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女孩,“嗯,我一直在想,前些日子我没有暴露身份的时候,御一一直安然无恙。结果昨天我才来到御一身边,他就出事了……虽说冯将军安慰我说这不关我的事,可我还是觉得,是我给御一带来了厄运……”

    遗珠听她这么说,很是意外地道:“郡主怎么会这么想呢?冯将军说得没错,殿下遇刺是意外,郡主也不想的,是不是?”

    花清词点点头,可她还是难以平静下来,“可那些刺客……是骁国人。骁国人恨死了我爹爹,我是知道的。我很小的时候就会有骁国人跑来骂我,说我和我爹都是叛国贼,一定会不得好死。爹爹把那些人都杀了,可我知道,他们说的是真的……”

    一片黑暗之中,遗珠沉默许久。就在花清词以为她睡着了的时候,只听遗珠轻轻地说:“他们有什么资格怪你?”

    花清词一怔,转头看向遗珠。可帐中没有点灯,月光又难以渗入,屋内漆黑一片,只能模模糊糊地看到她的轮廓。

    “背叛骁国的人是你爹爹,又不是你。当时你只有五岁,你懂什么。”尽管遗珠只比花清词大一岁,此刻却像一个大姐姐般安慰她,“我最讨厌这些分不清主次,殃及无辜的人。更何况他们说你爹是叛臣,那他们又是什么,难道不是背叛燕国的叛臣么?”

    花清词默默品了一会儿她的话,点头道:“你说得有道理诶,大家都是叛臣,谁比谁高贵多少啊?容许他们叛变,就不允许我爹爹另谋新主了?”

    其实对于任何一方的叛变行为,遗珠都不觉得有什么光荣的。只是这个年代,窃钩者诛,窃国者侯,现实如此罢了。就连燕国这些年都承认了赵国和鲁国这些大国的存在,她又有什么好说的呢。

    “别想了,睡吧。”遗珠疲倦又温柔地说。

    花清词只觉得心情好了不少,乖乖答应一声,“嗯!”

    ……

    次日清晨,遗珠一觉醒来,虽然还是隐隐地感到头痛,但是已经可以下地走动了。

    床榻的另一边,花清词早已不见了踪影。遗珠换好衣服,正要去打洗脸水,就见小猴子端着一盆热水进来。看她下了地,便笑着说:“步姐姐早上好!”

    “早。安敏郡主呢?”

    “郡主一大早就去殿下那里守着了。她不放心姐姐,就叫我过来照顾您。”

    遗珠心中一暖,兑了温水在盆中,边洗着脸边道:“难为郡主有心,只是我已经没事了,用不着麻烦你。”

    “姐姐昨天还走不了路呢,当真没事了?”小猴子不放心地问。

    遗珠点点头,“倒是我爹爹,你知不知道他醒了没有?”

    小猴子年纪虽小,但是心细,一早就想到遗珠会问,所以来之前就去打听过了,“醒了醒了,步先生还说要去再找那黑店老板过几招呢!想来已经无碍了,姐姐不必担心。”

    遗珠松了口气,“那就好。”她洗完脸,用布巾擦手的时候,似是随口问了一句,“那……殿下呢?”

    提起花御一,小猴子的声音明显消沉了许多,“殿下他从昨天下午回来起就一直在昏睡,直到刚才我来姐姐这里,他还没有醒来呢。”

    遗珠心头一慌,连忙追问道:“太医怎么说?”

    “太医说,殿下只是体力透支,才会昏睡,倒不要紧。只是左肩上的伤着实有些严重……”他上前帮遗珠打开雪花膏,又拿了梳子和茉莉发油替她梳头,边梳边道:“原本殿下受伤之后,就该留在帐内好好养伤的。可冯将军他们出去找姐姐和步先生,找了好一会儿都没找到。殿下坐不住了,这才又骑了马出去,亲自去找你们。”

    遗珠实在是没办法把小猴子口中的花御一,和她所认识的那个欠揍的结巴联系在一起。

    她忍不住问:“后来呢?”

    “后来我也是听我师傅说的,说是殿下在附近的村庄找到了姐姐和步先生。当时有个坏人正要把步先生绑起来,殿下见了直接就冲上去,和那歹人打斗起来。”

    “那他的伤……”

    小猴子虽然进宫没多久,但他显然非常敬佩花御一这个主子,“是啊,要不是殿下受了伤,肯定一招就把那个歹人制服了。可就是因为殿下的伤,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擒住那歹人。”

    遗珠还是不大确信,“为什么要让他亲自出马,他出去的时候,身边没带人么?”

    “带是带了,可姐姐你想想看,这附近多大啊,要是人全都集中在一处,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姐姐?当时肯定是分散开了的,不然殿下也不至于这样辛苦。”

    遗珠咬着唇,不大自在地说:“那真是不好了,我竟欠了他这么大一份人情……”

    “姐姐不必担心,我师傅有主意着呢。”小猴子笑着说:“他已经替您想好报答殿下的方法了。”

    遗珠怪道:“什么方法?”

    “这还不简单嘛!”小猴子正要开口,却见国强掀帘而入,笑吟吟道:“以身相许呗!”

    “强公公!”遗珠到底是个女孩儿家,听他这么说,不由微微红了脸,“你可不要胡说。”

    国强一脸“反正你俩迟早都得在一起”的表情,自信满满地说:“步姑娘相信我,这绝对是你能给殿下最好的回报。”

    “那可不见得。”遗珠下意识地反驳。

    国强摆手道:“好了好了,那么远的事情先不说。以殿下现在的身体状况,姑娘就是想以身相许,殿下也承受不住。”

    遗珠的脸更红了,“强公公!”

    “闲话不说,姑娘收拾好了没?我守了殿下这么久,一整夜都没合眼,可是快要累死了。”国强试探着问:“姑娘要是没事了,能不能去殿下那里守一会儿?您也知道,殿下不爱让生人近身。”

    “安敏郡主不是已经去了么?”遗珠问道。

    国强摇摇头,“郡主那般吵闹,会打扰殿下休息的。我只让她看了一眼,就让冯将军把她领走了。”

    遗珠不信,“安敏郡主会这么好说话?”

    “哎呀,我也算是和郡主一块长大的,她这个人我最了解了。虽说她看起来吵吵闹闹的,但是她心里其实很懂事的。”

    这个遗珠也觉出来了。

    “而且郡主对待像我和冯将军这种长得好看的人,向来宽厚几分。”国强翘起兰花指,爱怜地抚过自己白嫩无须的脸。

    遗珠看不下去,起身道:“强公公回去歇着吧,我去殿下那里看看。”

    小猴子连忙放下手中的梳子,关切地问道:“姐姐可要我跟着?”

    遗珠还没答话,就见国强毫不留情地揪住了小猴子的耳朵,冲着他的耳朵眼大喊道:“臭小子,你要是敢跟去坏了殿下的好事,仔细我剥了你的皮,今天晚上就吃烤猴肉你信不信!”

    “哎呦,我信,我信,师傅你快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遗珠无奈地看向国强,后者接触到她的目光,连忙放了手,笑嘻嘻地看向她。

    结果等遗珠一出帐,屋里头便传来了拳打脚踢的声音,“臭小子,你以为你攀上步姑娘就了不起了啊?”

    “师傅,徒儿不敢啊……”

    “是挺了不起的,你是怎么做到的?”遗珠看起来挺好相处的样子,但是接触下来就会知道,她总是会刻意与人保持距离,并不容易亲近。

    “……啊?”小猴子一脸懵逼。

    遗珠勾唇笑了笑,提步向花御一所在的主帐走去。

    守门的士兵见是她,什么都没说便放行了。花清词要是看到这一幕,肯定得活活气死。

    进了帐内,遗珠只觉一阵热风扑面袭来。想是国强怕花御一冻着了,点了好几个暖炉。他的心是好的,只是这么热实在是不舒服,也不利于养病。

    遗珠熄灭了其中两个,这才朝花御一走去。

    许是担心闲杂人等打扰花御一休息,在他榻前不知何时摆了一座三扇松柏梅兰纹屏风。

    遗珠绕过屏风,就见花御一仰面平躺在一张檀香木雕花滴水大床上,仍在沉睡。

    细细看来,他面色苍白,唇上毫无血色。眉心似蹙非蹙,显然睡得并不安稳。

    遗珠轻叹一声,拉了张玫瑰椅在他身侧坐下。近手边有个红漆托盘,上面放着个甜白瓷小碗,遗珠打开一看,里面是冰糖银耳羹,还是温的。想来是怕花御一醒来口渴,给他润喉用的。

    她看花御一嘴唇干涩,便舀了一勺,想要喂一点水给他。

    可花御一嘴唇紧闭,一点都喝不下去。遗珠没有办法,只得掏出帕子给他擦了擦脸,又出去向人要了干净的布巾和温水,一点一点地滋润他的唇。

    为什么对他的唇这样执着呢?遗珠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昨日在马背上,她明明记得花御一的嘴唇娇艳欲滴,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好看的紧。

    她不想看到他这么苍白的样子,好像一张残破的水墨画,令人惋惜。

    就在遗珠打算给他上唇蜜的时候,花御一冷不丁睁开眼睛,吓了她一大跳。

    “折、折腾够、够了没有?”

    “你……”遗珠余惊未消,仍然处在惊讶之中。

    “本、本王怎、怎么了?”花御一仍旧是凶巴巴的语气,但因为体虚的缘故,音量小了许多,一点都不吓人。

    “殿下醒啦?!”他没料到,遗珠会忽然笑了起来,如同初绽的玫瑰,明艳不可方物。“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么?渴不渴?饿不饿?”

    “哼。”面对遗珠的殷勤,花御一没好气地说:“关、关、关你什么事?你、你不跑、跑去你爹那、那里呆着,在我、我这儿做什么。”

    遗珠不明白,花御一这语气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呢?她在心里摇摇头,耐着性子解释道:“我听说爹爹已经没事了,倒是殿下,昏睡了这么久都没醒……国强公公守了您一夜,实在是撑不住了,又怕殿下不习惯生人近身,这才叫我来服侍您。”

    “哦!”花御一重重地“哦”了一声,恍然大悟似的说:“原、原来是他逼、逼你来的。”

    “不是不是!”遗珠连忙摆手道:“我是自愿来照顾殿下的。殿下为了我们父女这般操劳,遗珠要是不为您做点什么,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花御一听了这话,心里头才好受许多。但为了找回离家出走已久的颜面,花御一还是拉长着脸说:“你、你说什、什么,本、本王怎么听、听不明白?救、救你的人,不、不是跃、跃然么?”

    为了满足花御一的虚荣心,遗珠开始胡掰乱扯,“不不不,那是误会,误会。这天底下除了殿下您,谁还有那么大的本事啊,受了伤还能策马跑十几里地。可惜遗珠当时晕倒了,不然殿下的英姿,遗珠一定终生难忘。”

    尽管知道她这话真假掺半,可花御一还是挺高兴地微微翘起了唇角。

    “本、本王渴了。”

    遗珠闻言连忙端起白瓷小碗,和声道:“殿下喝点冰糖水吧,还是温的。”

    花御一没好气地说:“先、先扶本王起、起来。”

    “哦哦哦。”她手忙脚乱地放下瓷碗,一只手托着他的脖子,另一只手勾着他未受伤的那一边肩膀,好不容易把人抬起来一点。

    她气喘吁吁地说:“殿、殿下好沉……”说着塞了个青玉抱香枕在他身下。

    这种坐也不是躺也不是的姿势其实一点都不好受,花御一微微沉了脸道:“你、你自己不、不会伺、伺候人,本、本王还未怪、怪你,你、你倒先怪、怪起本、本王?”

    遗珠也很委屈,一边喂他喝水一边道:“我本来就不是侍女嘛,是殿下强迫让我领这份差事的。”

    花御一一想,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可他死要面子,自然不肯承认是自己的问题,“不、不是说,穷、穷人家的女、女儿早、早当家嘛?你、你怎么,这、这么笨。”

    遗珠在心中暗骂“你才笨呢”,却是顾念着花御一的恩情,只能好声好气地说:“这句话没错,问题是殿下哪只眼睛看出来我们家穷了?”

    花御一一想也是,步行云父女虽然是民间来的,但为什么民间来的就一定要穷呢?

    “殿下别看我爹爹那个样子,其实他很会赚钱的。”提起步行云,遗珠的声音里不自觉地带了点小骄傲,“我们在高丽国住的时候,不知道多少达官贵人哭着喊着送金银珠宝给我爹爹,哭着喊着求爹爹给他们治病。”

    “你、你们还去、去过高丽?”

    “嗯,去过啊。”遗珠道:“不仅高丽,这些年我和爹爹走南闯北,从高丽国、燕国、大理国,到爻国、陈国、还有现今的鲁国,我们都住过一段日子。”

    花御一的声音里,突然有几分他自己都未曾察觉到的紧张,“那、那你们……还、还会走么?”

    遗珠一怔,这个问题,她自己也没有想过,“不知道,应该会吧……走过这么多地方,鲁国算是安稳的了,可是……”

    “可、可是什么?”

    可是,对他们而言,没有永远安稳的地方。只有解决了那一个心腹大患,他们才能回家。

    遗珠微微笑了笑,道:“可是爹爹生性不定,不喜欢在一个地方呆太久。至于是走是留,等治好殿下再说也不迟。”

    “我……”花御一忽然觉得浑身上下哪里都不舒服,“我病了。”

    “啊?”遗珠以为自己听错了,向来不肯承认自己有病的花御一,竟然承认自己病了?

    花御一抬眼望着她,眼神清澈,像个无辜的孩子,“左、左臂,好、好疼。”

    唉,想想看也是,真刀实枪地刺进皮肉里,能不疼么?

    遗珠低眸看着他,只见花御一身着一件领口绣着柳叶纹素白寝衣,将那张俊脸映衬得更加白皙,真真是可怜到了极点。

    她真是想不明白,那些刺客是怎么回事,干嘛总冲着他的左手来,两次都差不多伤在同一个位置上?

    她不知道怎么给他镇痛,只好说:“殿下要我去叫太医么?”作势就要起身。

    花御一摇摇头,见她没看见,干脆将她一拉,结果一不小心又牵动了伤口。

    换在以往,他肯定是一声都不会吭的,默默忍了便是。但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却故意叫了起来,“啊……疼、疼!”

    遗珠吓得不敢动了,连忙低眸去看他,只见花御一剑眉微皱,额头上浮起一层虚汗,果真是疼痛不已的样子。

    她心中一软,也顾不上计较花御一拉扯她的行为,只是掏出帕子轻柔地在他额上擦了擦,柔声问道:“殿下还有什么吩咐?”

    想想花御一前后两次受伤,隔了将近两个月,对她的态度却是大不相同。上回他是死活不让她近身,这回却是死活不让她走了。

    他看看遗珠,见她秀丽的面庞上满是关心,哪里疼都好了。只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样还不够,竟然添油加醋地问了她一句,“本、本王的这条手、手臂,要、要是废、废了,该怎、怎么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