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闭闭闭嘴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十七章

    “不会的,殿下吉人天相,一定不会有事。”遗珠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心里也没底,于是就问:“殿下的伤口什么时辰换药?要不我替您看看?”

    “不、不用。”要说花御一的伤严重,那的确是挺严重,可要说到了要废掉一条手臂的地步,那纯属胡扯。方才他不过是看她担心自己的样子有趣,故意那么说的罢了。要是让遗珠看了,不过是些皮外伤,还指不定怎么骂他呢。

    遗珠从没想过花御一会特意装可怜,只当他是真的担心自己会变成残废。一想到这里头有自己的因素在,遗珠就特别的愧疚,“殿下放心,殿下的左臂要是真的废了,就让我来做殿下的左手。”

    花御一:“……”

    有她这么安慰人的么?

    两人说了会儿话,小猴子呈了早膳上来,她就和花御一一起用了点儿。

    遗珠特意留了两块牛乳糕塞给小猴子,花御一装着没瞧见,等小猴子端着东西撤下去,他才挺不是滋味地说:“你、你待他,倒、倒是比、比对本、本王还、还好。”

    “有么?”遗珠拉起湖蓝色滑丝薄被,严严实实地盖在花御一身上。“我不过是看他年纪小,想起自己的弟弟罢了。”

    “你有弟弟?”花御一很是意外。

    遗珠话一出口就后悔了,却也只得硬着头皮承认,“额……是。”

    “怎、怎么没、没和你一、一起进宫?”

    “他还太小了,留在家乡里呢。”遗珠算了算,其实弟弟今年也有十二岁,不算是小孩子了。不过在她心里,他永远都是弟弟,是那个需要自己护着的小男孩儿。

    花御一“嗯”了一声,心想这步行云真不是个东西,如今世道这么乱,他不好好在家里呆着守护妻儿,还把幼小的儿子留在家里,真是不负责任。

    可当着遗珠的面,这话他不好说。毕竟经过昨天的事情之后,他已经认清了步行云在遗珠心中有多重要,自己只怕连步行云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

    说起头发丝……

    花御一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自己的头发似乎被那该死的刺客削去了一大块。

    先前他的确是疼,顾不上自己的外表,这会儿见着遗珠,才有些紧张起来,吩咐她道:“去、去拿铜、铜镜来。”

    遗珠一脸不解,不知他突然要照镜子做什么,欣赏自己病若西子的美貌么?但她现在对花御一是言听计从,他让她做什么,她便去做,没一会儿便捧了个螺钿铜镜回来。

    花御一又挣扎着要起来,折腾了一番,好不容易才坐起来一点儿。

    遗珠扶着他,累得满头大汗,“殿下……高抬贵臀啊!”他自己不发力,她实在搬不动一个大男人。

    花御一也很无奈,屁股不是他想动,想动就能动。现在他真是每动一下身子,都有如凌迟之苦。

    最后没办法,遗珠只能往他身后塞了四五个垫子,勉强把人支了起来。然后又搬了张楠木嵌螺钿云腿细牙桌放在榻上,摆上铜镜才算完。

    花御一对镜左右动了动脸颊,只觉自己乌发凌乱,长一块短一块的,看起来十分狼狈。

    他气得抓狂,恨不得把那些刺客全都剔成光头,以解他心头之恨。

    “丑、丑么?”他看遗珠一眼,又飞快地收回目光,低声问道。

    遗珠哪里敢说他丑,况且“丑”这个字,本来就和花御一半点关系都没有。平心而论,就算遗珠和花御一不大对付,但她还是得承认,她是他见过的最好看的男子。就算是妖孽如步行云,也比不得花御一的天人之姿。

    但是这话她不能说得太真诚,她怕花御一太骄傲。

    于是遗珠笑着奉承道:“当然不丑了,殿下丰神俊逸,什么造型都好看。”

    “哼!”花御一气她说话不走心,“那、那本王给你、给你也剪一个?”

    遗珠的笑容一点一点收起,她看了眼花御一狗啃似的头发,又低眸瞅了瞅自己乌黑柔顺的秀发,不迭地摇头,推辞道:“不了不了,这般新潮的发式,除了殿下您,哪有人消化的了啊!不过是东施效颦罢了。”

    明知道她是在胡说八道,花御一还是禁不住微微一笑。

    尽管已经与他朝夕相处了好些日子,面对花御一的笑容时,遗珠还是不禁微微一呆。

    仿佛乌云蔽日已久的天空,忽然云开,月明。他笑起来的时候,天上的月光也不会比他的眼神更加清澈明亮。

    许是喝了水又吃了东西的缘故,花御一的脸色看起来好了不少,只是他的唇仍旧毫无血色。

    正好这里有镜子,遗珠就从腰间的淡紫色素纹香袋里掏出一小盒拇指盖大小的胭脂,扭开盖子问花御一,“殿下要不要抹一点胭脂?”

    花御一怔了怔,像看怪物似的看她,“哪、哪有男、男人用、用这个的?”

    “怎么没有,我爹爹就用啊。”遗珠凑近他,压低声音悄悄道:“我告诉殿下一个秘密,殿下可不要说出去哦。我爹爹早上起来还要上妆呢,您别看他皮肤白,卸了妆之后要比殿下黑一个度呢。”

    花御一内心“卧槽”了好几声,嘴上倒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惊愕地看着遗珠,努力消化这一事实。

    “爹爹没事的时候,还会研究出好多药妆出来,一得空就拉着我和他一起敷脸。只不过我是三天打渔、两天晒网,爹爹却是雷打不动,日日都要精心护肤。”

    花御一徐徐点头,喃喃道:“难、难怪……”

    难怪步行云都三十多了,看起来还如同二十多岁的翩翩少年。

    老实说,刚开始听遗珠唤步行云爹爹,花御一总有一种整个世界都不好了的感觉,仿佛自己也多了一个遗珠这么大的女儿。

    不过看看人家看看他,看起来差不了几岁的样子,人家步行云的女儿都那么大了,他却连个媳妇也没有。难怪皇后都替他着急,盼着他早点迎娶赵国的公主。

    遗珠见他出神,还以为他也想要护肤却不好意思开口,就说:“殿下要是想要,回头我跟爹爹要一些过来。”

    “不、不必了。”花御一听了,颇为自负地说:“本、本王就是不、不保养,也、也比他强。”

    这话是大实话不假,可她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遗珠笑了笑,自然不会勉强他。她收起胭脂、铜镜,又喂花御一吃了药。好不容易把他哄睡着,遗珠正想小憩一会儿,就听见帐外有人低声叫她,“步姑娘。”

    她睁开眼睛,分辨出这是冯跃然的声音。她走出帐外,发现和他站在一起的,还有花清词。

    “御一怎么样了?”花清词一见到她就迫不及待地问。

    “殿下吃了药,刚刚睡下了。”

    花清词点点头,看了冯跃然一眼,又转过头对遗珠道:“冯将军有话跟你说,你去吧。”

    不知怎的,遗珠突然心头一跳,莫名地发慌。

    “可我还在当值……”

    花清词不由分说地道:“当什么值呀,这里有我呢!你快和冯将军谈事情去!”

    “郡主……”遗珠想起花清词说过要给她和冯跃然做媒的话,就浑身的不自在,根本不想离开这里半步。

    可就在这时,冯跃然开口道:“步姑娘,在下的确有要事要和你商议,不妨借一步说话?”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遗珠也没有办法,只好点点头跟他去了。就算等她回来花御一会生气,她也有话说。反正又不是她想要擅离职守,而是官大一级压死人,花清词和冯跃然的话她不得不听嘛。

    冯跃然领着她,穿过数个帐篷,越走越远。

    遗珠错开半步跟在他身后,只见冯跃然穿着件玄青色的菖菖蒲纹杭绸直裰,背影挺拔如苍松,和他的人一样一丝不苟。

    “冯将军,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遗珠不想离开营地太远,生怕出什么意外。

    冯跃然闻言回头看她一眼,淡淡地说:“就要到了。”

    既然他这么说,遗珠也不好再问。好在没过多久,就见身前之人停下脚步,沉声道:“到了。”

    遗珠定睛一看,只觉这间帐子不同寻常,前后左右竟有八人把守。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问,就听冯跃然解释道:“这里关着的,就是昨日企图对姑娘和步先生不轨之人。昨日抓到他之后,我审问了他很久。可是不管我怎么审,他都只有一句话。”

    “什么话?”遗珠不由问。

    冯跃然低眸看着她,神色幽深,“他要和步姑娘,单独面谈。”

    遗珠听了这话,莫名有些紧张,可是又好像早就料到了似的,点点头道:“我知道了。那我现在就进去?”

    冯跃然微微颔首,见遗珠就要入内,情不自禁地嘱咐了她一句,“步姑娘注意安全。”

    遗珠脚步一顿,回过身来,对他感激一笑。

    冯跃然却是没敢正视她的笑容,他在原地站定,声音平稳,不见一丝波澜地说:“我就在这里,等姑娘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闭闭闭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容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容默并收藏闭闭闭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