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末世之圣母系统 > 第44章 易苗受难记

第44章 易苗受难记

作者:请叫我山大王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牧神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州松开易苗的手,站起来弯腰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除了一手的汗之外,并没有被丧尸病毒感染之后发烧的迹象,反而冰凉的有点反常。

    程默检查了一下易苗的伤口,然后就发现了伤口的异常之处,一般来说被丧尸抓伤的感染几率是百分之九十,而被丧尸咬伤,感染几率则达到百分之百,伤口感染之后会变成黑色,血液也会泛黑。

    可是此时程默看易苗的伤口和流出来的血都像是正常伤口,而且此时血已经止住了,他走到床头,掀开易苗的眼皮用手电照了照,发现眼球黑白分明,并没有出现感染的迹象。

    梁州问道:“怎么样?”

    程默沉吟半晌,然后轻轻地吐出一口气来,说道:“看起来没有感染的迹象。”

    梁州脑子里紧绷的那根弦顿时放松下来,这一瞬间几乎有种脱力的感觉,他看着易苗沉睡着的脸,内心的恐惧和绝望仿佛一下子被别的什么东西填满,仿佛第一次感受到从地狱到天堂的滋味。

    站在门口的刘飞飞蓦然抬眼,眼神中的情绪很复杂,说不清心里是庆幸还是失望,或者是两者都有。

    王子轩不安的用气音小小声的问道:“苗苗姐姐不会死了对吗?”

    梁州的喉咙哽了一下,然后缓慢却又坚定地说:“她不会死。”

    然后走到墙角把他的背包提过来,放在床边的凳子上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摆在凳子上,对程默说道:“麻烦你帮她处理一下伤口。”

    程默看了他一眼,眼神里有几分探究,少年还有些稚嫩的脸上却有着远超于同龄人的镇定沉静,更何况他才亲眼见过他方才分寸大乱惊慌失措的模样,在得知易苗已经脱离险境之后却能立刻镇定下来并井井有条的做着这一切。程默不禁有些好奇,是末世太锻炼人,还是天生带出来的?

    程默是处理惯了各种各样的伤口的,但此时看到易苗纤瘦白嫩的小腿上触目惊心的伤口也不禁心里一抽,下手的时候从未有过的小心翼翼。

    他不知道当时易苗是抱着怎样的想法去替自己挨这一口的,但是毫无疑问,她救了他一命。当他看到她的小腿被丧尸撕咬下一大块肉的时候,他先是惊愕、震惊、不敢置信,然后就被心底里突然漫出来的恐惧感给扼住了,他甚至想着,要砍下她一条腿保住她的命,只要她活下来,哪怕她只有一条腿呢。他没敢想她要是死了怎么办。

    把绷带绑紧,熟练地打上一个死结,程默站起来按了下梁州的肩膀:“我去外面抽根烟。”

    梁州点了下头,开始收拾程默留下来的残局。

    程默看也没看站在门边的刘飞飞一眼就走了出去。

    末世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晚上特别安静,特别黑,熟悉了城市里即便是深夜也依旧灯火通明,现在的整座城市却没有一点灯光,只有天上那一轮细细的月亮撒着朦胧胧的一点微光。

    四周很静,几乎听得到烟草被燃烧的声音。

    程默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深深地抽了一口,烟在口腔里慢慢地打了个旋才被缓缓吐出,四下无人的夜里,红色的烟头在烟雾缭绕中若隐若现。

    脑子里杂乱的思绪也慢慢地被捋清了,易苗现在的状况并没有感染的迹象,而且她之前那么笃定的态度,也让程默不得不相信她说的话是真的,她的确就是她说的所谓免疫体,丧尸病毒对她无效。

    他想清这一点的时候九分是庆幸,还有一分却是淡淡的失望,很明显易苗是笃定自己不会有事才替他挨那一口的,这证明他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都是他的自作多情。

    而易苗当时也的确是这么想的,比起程默被咬,然后她抽血暴露自己有“丧尸病毒疫苗”的事,还不如暴露她对丧尸病毒免疫。至于为什么一定要救程默,易苗当时也没想太多,情况紧急根本容不得她考虑,下意识就去做了。

    身后的门突然被推开,程默回头一看,就看到神情慌张的刘飞飞,他的心骤然收紧,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她就说道:“她烧起来了,你快进去看看吧!”

    程默一愣,一按烟头然后猛地起身,快步冲进了里面的卧室。

    “怎么回事?”程默一进卧室就看到梁州正站在床头用湿毛巾给易苗做冷敷。

    梁州的声音有些不稳:“突然就烧起来了,烧得很厉害......”

    程默连忙走过去,用手按住易苗的额头,果然滚烫,程默心里一紧,又抓了一下她的手,同样都是滚烫滚烫的,而被丧尸病毒感染的人最明显的症状就是高烧不退......抱着一线希望,他掀开易苗的眼皮一看,瞳孔却骤然紧缩,易苗之前还黑白分明的眼球上出现了红色的细线,和普通的病毒感染不同,这些红色细线并不是缓慢地游动,而是疯狂的窜来窜去,好像是在被沸水煮一样。

    易苗原本舒展开的眉也紧紧地蹙了起来,似乎在梦里她也很受煎熬,而此时她也的确是在被煎熬着,像是在身体里放了一把火,不是皮肉的灼痛感,而是从骨头里一直烧到表皮几乎感觉到细胞被烧得爆裂,只有一个感觉——痛!

    易苗依旧紧闭着眼睛,眉毛皱的死紧,然而极致的疼痛让她从牙缝里挤出了闷哼声,贴在她身上的衣物此时就像是无数支针在往她身上扎!

    看着易苗从脸上开始一直到全身都开始泛红,她这时候显然极其痛苦,不断地发出痛苦的□□,然后突然开始撕扯身上的衣服。

    上衣一下子被她撕扯下来一半,露出了一边的肩膀,和半边内衣,大片白嫩的肌肤暴露出来,泛着不正常红色。

    梁州这时候也顾不得害羞了,猛地抓住她的手不让她继续撕扯身上的衣服,易苗愈加痛苦的□□起来,梁州眼眶都红了,他的镇定和沉稳此时被易苗轻易打破,他对着程默吼:“怎么办!”

    程默原本按住了易苗踢打的双腿,此时对着在一边被吓到了的刘飞飞说道:“刘飞飞,过来帮忙把她按住!”

    刘飞飞虽然有点怕,但还是过来帮忙按住了易苗的双腿,不让她乱踢。

    王子轩和小梅两个毕竟年纪小,完全被这一幕给吓到了,王子轩想帮忙又帮不上急的直掉眼泪。

    “你干什么?!”梁州看着去而复返的程默愤怒的质问,他手里拿着一捆绳子,正在把易苗的双腿绑在一起。

    “先把她绑起来。”程默飞快的把易苗的双腿绑在一起,然后割断绳子又走到前面来:“把她的手抓到一起。”

    梁州犹豫了一下,还是依言照做了。

    程默手法娴熟的把易苗双手也捆了起来,易苗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地扭动着身子,只是发出无意识的痛苦□□。

    “让开。”程默推开梁州,然后把易苗横抱起来,走了出去。

    “你想干什么?”梁州连忙追了出去。

    程默把易苗死死地抱在自己怀里不让她挣脱,然后一脚踹开浴室的门把她放在了才放了一半水的浴缸里。

    接触到水的瞬间,易苗像是被电到一样,整个人猛地往上一挺,身体垂在水面上僵直了几秒,然后就重新落入了水中,嘴里发出舒服的叹息声......

    程默松了口气,肩膀都忍不住放松垂了下来,看易苗这个反应,这个法子是有用的,把正在往外喷水的喷头取下来,耐心的把易苗身上没有接触到水的地方统统淋湿。

    紧跟着进来的梁州看着闭着眼睛安静的躺在水里看起来不再痛苦的易苗,也跟着松了口气。

    现在已经是五月中旬,天气开始炎热起来,刚刚折腾了这一遭,程默和梁州两人都是一身的汗。

    等缸子里的水满了,程默才关掉水,把喷头挂上去,然后伸手摸了摸易苗的额头,叹了口气,然后对梁州说道:“好像没那么烧了。”

    梁州不放心,也摸了摸易苗的额头,果然没那么烫了。

    程默蹲下身,伸手拍了拍易苗的脸,力道很轻:“易苗?易苗?”发现还是叫不醒她,只能罢手。

    梁州看着整个人都浸泡在水中的易苗,担忧的说道:“就让她这么泡着吗?”

    程默说:“你还有别的办法吗?”说着就下意识的去摸烟,抽出一根烟来,看了看浴缸里的易苗,又烦躁的放了回去,从来没有这么心虚过,好像一把刀就悬在他头顶,摇摇晃晃要落不落。

    程默和梁州就这么站在浴缸前面看着浴缸里的易苗,都没说话。

    梁州每隔那么几十秒就要去摸一下易苗的额头,都把程默给摸烦了。

    梁州感觉易苗的体温一点点的降下去,心里的欣喜一点点漫上来,又心酸的难受,他想起刚刚易苗痛苦的样子,她的手被磨烂了,眉毛也不会皱一下,能那么痛苦的叫出声,可想而知她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他恨不得替她承受这样的痛苦,他从来没见过她那么脆弱痛苦的样子,她一直都是那么强大,好像这世上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她,连笑容都带着一股锋芒。可是他忽然发现易苗原来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所向披靡无所不能。

    她也会受伤,会痛苦......甚至会死。

    如果他可以变得跟叶简或者程默一样强大,她现在就不会吃这样的苦头了。

    “有点不对劲!”程默突然打断了梁州的思绪,只见泡在浴缸里的易苗脸色忽然变得惨白惨白,连唇色都浅了很多,程默伸手覆上她的额头,又摸了摸她的脸,发现冰的有点像是刚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饮料。他几乎没有迟疑,立刻就把易苗从水里抱了出来。

    易苗虚弱的靠在他怀里,牙关上下不停地碰撞,不停地扭动身子想要和程默贴的更紧一点,以便获取更多的热量。

    程默抱着易苗又冲回卧室,把她放在被子上面,然后把被子两边往中间一撵就把她像是粽子一样包了起来,梁州又从柜子里搬出一床厚重的被子铺在上面。

    这个过程中易苗一直在抖,那种冷的瑟瑟缩缩的抖,牙关一直在上下打架。

    易苗此时感觉自己一下子被火烧,一下子又掉进了冰窟窿里,冰火两重天,以前这种苦头她吃过不少,其实认真说起来,还有点习惯了,不过这次好像有些不一样......当她烧的欲生欲死的时候好像有人把她放进了水里,以往那股像是要把她的五脏六腑都焚烧殆尽的火一直要烧够一个小时,这次却很快就褪去了。等她掉进冰窟窿的时候又有人用被子把她厚厚的裹了起来......

    按照易苗以往的经验,火烧一小时,冰冻一小时,这么轮回循环起码要折腾一夜,往往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就有点不成人形了。可是这一次,似乎只持续循环了几个小时,她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程默和梁州也算是弄出经验来了,只要易苗一热就给她泡水,只要一冷就裹被子,就这样在浴室和卧室来来回回不知道多少趟,在凌晨一点的时候易苗裹着厚厚的被子沉沉的睡了过去,再也没有出现发烧的迹象。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见易苗的呼吸平稳,体温也正常了,程默看了一眼疲惫不堪的梁州,说道:“我在这里守着,你带着这两个小鬼先去睡觉。”

    梁州摇了摇头:“我答应她要守着她的。”

    程默有些好笑:“放心吧,我不会砍她的腿了。”

    程默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梁州了,把被子掀开一角,露出了易苗的右腿,刚刚她的伤口不知道泡了多少次水。

    “我来吧。”程默小心的用刀割开绷带,然后轻轻地解开来,果然,伤口都被泡的发白了。

    程默又重新处理了一下伤口。

    刘飞飞从门口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堆衣服:“你们先出去吧,我给她换一下衣服。”

    程默有些意外的看她一眼,然后站起身来往外走去。

    梁州则感激的说道:“谢谢你。”

    刘飞飞把衣服放在床上,说道:“她也等于间接救了我一命,应该做的。”

    梁州看了睡着的易苗一眼,然后说:“麻烦你了。”才把坐在凳子上靠在一起小脑袋一点一点的两个小家伙也带了出去,顺便关上了卧室的门。

    刘飞飞看着关上的门,收回目光,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昏迷不醒的易苗,程默为了救她陷入危险,而易苗又为了救程默而被丧尸咬,她亲眼目睹刚才的一切,知道易苗受了很大的罪,现在对易苗已经提不起半点敌意了,只希望她能平安醒过来。

    这家的女主人显然是个中年妇女了,衣服都是花花绿绿裙子,给易苗换上干净的衣服。然后把他们都叫了进来,帮忙把湿被子搬走,铺上了干燥的被子,把易苗彻底安置好,已经到了快两点了。

    王子轩和小梅两被带到另外一间房间睡觉,刘飞飞其实很累了,但是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

    和程默梁州一起坐在这间卧室里,谁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守着易苗。

    梁州每隔十分钟就要去检查一下易苗的体温,然后延长到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直到天亮了,易苗依旧呼吸平稳,体温正常。

    但梁州和程默还是一直没有放下心来。

    直到易苗缓缓睁开眼的那一刻。

    “醒了!”

    易苗睁开眼的时候意识开始渐渐清晰起来,然后就听到了梁州惊喜的叫声。

    她转头,就看到梁州正趴在她的床头眼眶红红,看着她眼睛里充满着惊喜和红血丝,程默也走了过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刘飞飞也走了过来,表情有些复杂。

    “认得出我是谁吗?”程默弯下腰来靠近了些,深邃的眼睛盯着易苗。

    “程老板。”易苗有些无奈的扯了扯嘴角,扯出一个笑来:“放心,我脑子没坏。”

    程默这才放松的笑了,说:“这是我第一次听你叫程老板叫的那么悦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末世之圣母系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请叫我山大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请叫我山大王并收藏末世之圣母系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