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公主难寐 >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抱紧怀里的手炉,竖起耳朵聆听外头的动静。只听冬桃怒气腾腾地道:“你便是魏青吧。”随后秋桃又怒喝一声:“快说,不然小心你脖子上的脑袋。”

    我颇为满意地点点头。

    秋桃与冬桃两人扮演起恶人来果真似模似样。

    魏青的声音颤颤巍巍的,听起来像是被吓唬住了。他道:“是……是,小人就是魏青。”

    冬桃冷笑一声:“看来没有抓错人了,我是来送你上西天的。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杀了我家主子,你这条狗命就甭想留着了。不过你放心,本姑娘向来心善,不会让你独自上路的,迟一些你就会在黄泉路上见到你的家人,一家老少黄泉相聚,也算本姑娘对你的仁慈。”

    魏青道:“小人没有杀人!姑娘的主子是谁?”

    冬桃又冷笑道:“本姑娘的主子姓苏。”

    秋桃道:“瞧瞧他脸色都变白了,果然是他杀了我们的状元爷!”

    魏青道:“不,没有,我没有杀。”

    冬桃道:“状元爷死的那一日你偷偷摸摸地见过他,说,是不是!若敢说半句假话,我便让你人头落地。”

    “我……我……”

    “说!”秋桃喝道。

    “是。”魏青道。

    “果然是你杀的,是你偷偷地在我们状元爷的吃食里下了五石散,对不对?所以状元爷在与明玉公主大婚当日才会做出如此反常之事。果然是你!果然是你!”

    最后四字,我特地交待了秋桃与冬桃两人,要不停地重复。

    人在惊慌之下,特别容易出现纰漏。

    果不其然,魏青道:“不,不是我。”

    “不是你还能是谁!”

    “是我的主子。”

    虽然得到了所想要的结果,但亲耳听见时,我还是怔了怔。

    我已查清魏青不过区区一平民百姓,要杀五驸马他还没这个能耐,他背后定另有其人,且权势定然也不小。既然是周家的车夫,我首先怀疑的不得不是周云易。

    只是我暗中查了许久,周云易与五驸马并没有什么过节,五驸马的官阶比周云易低,在朝堂上也当不了周云易的挡路石,周云易根本没有杀五驸马的动机。

    所以我如今十分迷惑和不解。

    我重重一咳,车夫掀开车帘,我走下马车。冬桃跪下行礼:“明玉公主万福。”

    魏青的脸色瞬间大变。

    我瞥他一眼,端着公主的威仪,淡道:“你家主子为何要杀本宫的驸马?你若全都说出来,本宫尚且能饶你一命。倘若不说,或是有半句假话,本宫便让你们一家死也不得安宁。”

    秋桃的剑往前轻轻一推,立刻见血。

    她附和道:“那一日你做了什么。”

    真不愧是跟了我多年的侍婢,和我特别心有灵犀。

    魏青吓得手脚都在发抖,他的嘴唇也在哆嗦着。

    “小人……小人招了。那一日大人让小人以公主的名义去见苏状元,还带上了苏状元平日里所喜欢的吃食,说……说是公主命人送来的。”

    与五驸马的赐婚圣旨下来后,为表心意,我的确在私下里有让人给他送过吃食,没想到周云易竟然连这一点也知道。不得不说这手段颇为高明,想必周云易是暗中筹谋已久,不然也不会对五驸马如此熟悉。我道:“里面下了五石散?”

    “是。”魏青答道。

    五石散在大安乃是禁物,上次听到五驸马服用五石散过多而亡时,我心中极是震惊。

    我问:“为何周云易要杀驸马?”

    魏青哭丧道:“小人只是听命行事,求公主饶小人一命。”

    我思来想去也想不通为何周云易要杀害五驸马,我又道:“你还知道什么?”

    魏青的面色变了变。

    我道:“本宫给你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

    魏青犹豫了下,方道:“还……还有公主的第三位驸马……”

    我心中一紧,道:“也是周云易动了手脚?”

    魏青说道:“大人在驸马爷的馒头里下了药,随后又买通了验尸的仵作……”

    我登时面色就是一变。

    “为什么?”

    魏青还是那一句:“小人只是听命行事。”

    我百思不得其解。

    可事已至此,我必须要还我这两位驸马一个公道。我对秋桃道:“把他押回宫,本宫要亲自禀明皇兄。此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

    我上了马车。

    此时此刻的我心情颇为沉重,我从未想过我查了这么久,最后真凶却是周云易。明明前些时候他刚与我表白,而且看起来还有几分情真意切。

    我委实想不明白他为何要杀我的两位驸马?

    魏青是他府里的人,断不可能会说假话。且细细一想,那一日我在明玉山庄外碰见玄衣人时,玄衣人正要告诉我真相,周云易就贸然出现了。

    如今想起,已不是凑巧二字便能一笔带过。

    再说,没几日玄衣人就死得面目全非,见过玄衣人的人除了我之外便只有周云易了。

    君青琰望向我。

    我轻叹一声,道:“让师父见笑了。”

    他道:“你可有想过这些都只是魏青的一面之词?你有人证,可你没有物证。虽然目前线索都指向周云易,但你却寻不到周云易杀人的动机。”

    我道:“都过了这么久,怎么可能还有物证留下?”

    君青琰道:“这倒未必,好比如方才魏青所说的五石散,五石散并非寻常之物,在大安又是禁物。”

    我恍然道:“师父的意思是去寻找半年前卖五石散给周云易的人?”

    君青琰颔首。

    我道:“对!还有三驸马,可以寻当时验尸的仵作。现在只有魏青一人的证词,却无物证,周云易若想推翻也是易事。”

    即便我禀明皇兄,没有千真万确的证据,皇兄也无法将周云易绳之以法,且……我还担心一事。

    皇兄有意撮合我和周云易,对周云易又极为信宠,只有魏青的一面之词,皇兄兴许还会不信我。

    .

    回宫后,我换了身衣裳便去了御书房。

    皇兄勤政爱民,除了议事殿和寝宫之外,便只待在御书房里。每次去御书房十有*都能见到皇兄。御书房里只有皇兄一人,见到我,皇兄眼中有了笑意。

    他道:“回来了?”

    我点点头。

    皇兄又道:“你呀,总想着出宫,心都野了。今日又去哪儿了?”

    我道:“就在宫外转了一圈。”我在心中又琢磨了会,方试探地道:“皇兄可记得正道大师曾说过阿妩的面相是极有福气之人。”

    皇兄搁下奏折,道:“怎么突然说起这事了?”

    我道:“阿妩认为正道大师的话还是有理的。”

    皇兄笑道:“我们的阿妩是大安的金枝玉叶,自然是有福气之人。正道所说的不过是一般人都会说的话。”

    我道:“之前阿妩以为自己是克夫之命,还特地去福华寺质问了正道大师一番。可今日阿妩却觉得兴许五位驸马之死不全都与阿妩有关。”

    皇兄面色微微凝重起来。

    他道:“今日你听到了什么?”

    此事我瞒了皇兄许久,本想着等人证物证俱在才禀报皇兄的,可如今见到皇兄关切的眼神,我忍不住了。我将魏青所说的话一一告诉了皇兄,还有我的推测。

    皇兄听罢,却是沉默了许久。

    半晌,他才道:“周卿并无做此事的动机。”

    我道:“可魏青为何这么说?”

    皇兄拍拍我的手,道:“阿妩莫急,朕会查明一切,定还你一个公道。”我松了口气,看来皇兄还是信我的,没有认为我在胡诌。

    有皇兄插手,这事也容易得多了。

    又过了大半月,来见我的人却是周云易。

    一见到他我顿时变得警惕。

    周云易道:“公主为何会质疑微臣的品性?微臣既为大理寺卿,解百姓之冤,又怎会去做如此伤天害理之事,况且微臣与公主的两位驸马均无过节,微臣没有必要杀害他们两人。公主也有所不知,魏青私下里有服用五石散,经常神志不清,微臣怜他家中凄苦才收留了他,不曾想到他却如此污蔑微臣,更不曾想到公主还真的信了魏青。倘若公主还不信微臣的话,大可去细查一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公主难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樱并收藏公主难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