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公主难寐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来苍城前并未想过会发生这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如今五月未到,我便已打道回府。回京的路程上,我也懒得让冬桃假扮我了,直接登上车舆,快马加鞭地赶往京城。

    回到京城时,已经是六月上旬,正是一年里头最为炎热的季节。

    往年这个时候我早已穿着轻薄小衫,手执团扇,吃着冰玉露。可如今我穿着春衫也不觉得热,大抵是受了情伤,心冷。

    我押着周云易到皇兄面前,一五一十地将事情告诉了皇兄。

    皇兄晓得周云易是真凶后,震惊得从龙座上弹起,望向周云易的目光也是极其不可思议。

    周云易坦坦荡荡地承认。

    “微臣有愧陛下栽培,公主的驸马们都是微臣所杀。”

    皇兄的目光变得复杂。

    我生怕皇兄会对周云易心软,连忙道:“皇兄,周云易连杀五人,实属作恶多端,且不说其中还有两位是朝廷命官,此罪行不昭告天下难以平息众怒,更难以慰藉五位驸马的在天之灵,也难以让臣妹心安!”

    皇兄看向周云易。

    我从未看过皇兄如此难以抉择的神色,想来皇兄对于周云易是相当信宠的,如今出了这桩事,皇兄会犹豫也是情理之中。

    可我知皇兄是明君,他不会让我失望。

    约摸有一炷香的时间,沉默多时的皇兄终于开口道:“依大安律令处置吧,念在周云易过往所立的功劳,留全尸。”

    处死周云易的那一日,我起了个大早。

    我独自一人去了大牢。

    曾经是京城一绝的周云易在大牢受了半月的苦,此时模样颇为憔悴,眼圈发青,瘦得下巴像是锥子一样。

    不过他的眼神依旧平静如水。

    我问他:“周云易,你后悔吗?”

    他说道:“云易只后悔没有早点功成名就。”

    竟毫无悔改之意!我道:“你喜欢的不过是本宫的身份罢了。”

    他含笑道:“是公主的身份也罢,是容妩本人也罢,不都是公主吗?”顿了下,他又道:“公主能在云易死之前来看云易一眼,云易已经心满意足。”

    我面无表情地道:“这些话你到阎罗殿后好好地跟本宫的五位驸马说吧。”

    周云易说:“公主,云易有句话想与你说。公主可否靠前一些?”

    我打量了下牢笼,谅他也翻不出什么新花样来。我微微挪了几步,弯□子,周云易仰起头,嘴巴凑到我耳边。

    他的声音轻轻的。

    “公主,你不要恨我。”

    .

    周云易行刑时,我并没有去看,而是在青玉宫里看着闲书。桌案上堆了若干盘肉食,还有一壶果酒。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以前。

    没有驸马,没有周云易,也没有君青琰,只有一个天天惦记着肉食的明玉公主。

    可惜时过境迁,心境却再也回不去了。

    我搁下书册。

    有宫人前来禀报:“公主,周云易已死。陛下隆恩,许周家人收尸。”

    我“嗯”了声,道:“你退下吧。”

    周云易一死,所有事情都结束了,我也无需半夜梦醒时分总为自己克夫的命数而耿耿于怀。

    我一放松,当夜便得病了。

    太医过来诊脉,说我是心力交瘁,又感染了风寒,才会病得这么突然。皇兄听后,勃然大怒,斥骂太医无能。

    我重重地咳了几声,咳得脸蛋也微微发热。

    我道:“皇兄,不关太医的事情,是这阵子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皇兄又斥骂冬桃:“你是如何照顾公主的?简直胡闹,公主凤体违和,你们通通是怎么侍候主子的!”

    青玉宫里跪了一地的宫人。

    我这一回没有向皇兄求情,我从锦被下伸出手拉了拉皇兄的袖角:“皇兄,都是阿妩不好,阿妩没有管好下人,青玉宫里才会出现这样秋桃那样的事情,待阿妩病好后定会好好管教下人。”

    我的言下之意是等我病好后,便要在青玉宫里大清洗一番,该留不该留的一一筛选,不过这得先经过皇兄的同意。

    我如今正在病中,我生病时提出的要求,皇兄从未拒绝过。

    皇兄拍拍我的手,道:“你好生养病,管教宫人的事病好后再来也不迟,出了秋桃这样的事,是得好好管教一番了。”

    得到皇兄的首肯,我已经开始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栽培我的人。未料这一场病却拖得有点久,原以为三五日便能好的,岂料都半月了,我还未康复,且还有愈发严重的趋势。

    我烧得头脑发晕,好几日都肚里都只有粥水,如今连做梦也在吃肉,还有……想他。

    这些时日以来我一直在想着其他事情,原以为这样就能忘掉君青琰,未料越是想忘记便越忘不了。

    我这差到极点的记性偏偏这时候不好使了。

    我重重地呼了口热气,口里呢喃了一句:“师父……”

    下一刻,我竟闻到了属于君青琰那一股淡淡的竹香味。我蓦然间想起之前我问过君青琰的一句话。

    时下京中的达官贵人都爱熏香,五花八门的香料熏在衣裳上,隔着老远也能闻到香味。我对各家公子身上的熏香颇为反感,唯独喜欢君青琰身上清新的竹香。那时我在竹秀阁里说:“师父,你身上的香料好特别,像是随身扛了一根竹子似的……”

    我好奇地问:“到底是从哪儿弄来的香料?”

    君青琰说:“周围的翠竹种多了,时日一长,身上便染了竹香。”

    我那时便总觉得师父身上的竹香是独一无二的,每次一闻到这香味儿,不用睁眼我也知师父来了。

    可如今我却烧迷糊了,连嗅觉也出了问题。

    一只冰凉的手掌在我额头一探,凉得我倏然睁开了眼。

    映入我眼底的是君青琰的那张脸。

    我定定地看着他,总觉得我在做梦。

    我是在做梦吧。

    他怎么可能会出现青玉宫?

    我伸手抚上他的脸,说道:“师父,阿妩是在做梦吧。”

    他道:“嗯,你在做梦。”

    我弯眉一笑:“太好了。”

    “嗯?”

    我说道:“我……梦见了师父,在梦中见到了你,这样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说罢,我拉下他的脸,张嘴重重地咬了一口,在他的脸上留下一道鲜明的齿印。

    我哼了声:“让你害得我伤心,我咬你!”

    君青琰哭笑不得。

    紧接着,我的手又轻轻地摸了摸他的脸,说:“师父你害得阿妩伤心了,我是阿妩,不是菀儿。你认错人了,所以……”

    我使劲力气重重一捏,心里还是不解气,伸出另外一只手,捏上君青琰另一边的脸颊,两手一起用力,将他的脸拉得长长的。

    我道:“师父当初若是长这个模样,阿妩也许就不会喜欢你了。”

    说着,喉咙忽然被呛了下,我咳得全身无力,手也缩了回来。君青琰拍着我的背部,给我倒了温茶。

    我喝了几口,喉咙舒服了不少。

    我倚在君青琰的肩上,耷拉着眼皮,虚弱地说道:“为什么你还在?之前我梦到这里的时候你就跟菀儿走了。”

    君青琰叹道:“明玉。”

    我道:“不要,你要叫我阿妩。”

    “阿妩。”

    我满意地“嗯”了声。

    君青琰又道:“你好生照顾自己,为师过几日再来看你。”

    “师父!阿妩有爹有娘,还有兄长,又怎么可能是玉人?阿妩怕痛,若阿妩是玉人的话,每隔二十五年要痛一次,真是生不如死呀……口干。”

    君青琰递上茶,我又喝了几口。

    他说道:“不痛的。”

    我道:“你又不是玉人,你怎么知道痛不痛?师父,为什么在梦中你也这么讨厌,我不想提及任何与菀儿有关的话题,你就不能如我一回意吗?比如说阿妩最好看了,为师心尖上只有阿妩一个,菀儿白琬都是浮云蚂蚁,为师从来都不放在心上,她们连阿妩的一根汗毛都及不上!”

    我的眼皮抬不起来,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见他的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柔。

    “阿妩最好看了,为师心尖上只有……阿妩一个,菀……儿白琬都是浮云蚂蚁,为师从来都不放在心上,她们连阿妩的一根汗毛都及不上!”

    我笑了声。

    这样才是美梦呀。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师父君已经猜到真相了,但是师父君不确定,于是现在师父君好纠结。

    很久很久师父君与阿妩HE了后……

    阿妩提问:“师父,你当初是不是很纠结?”

    师父沉吟片刻:“……还好。”为师坚决不会告诉任何人因为纠结菀儿是不是阿妩,阿妩是不是菀儿这一件事整整失眠了几个月。【饱受折磨的白猫举手:喵~我是证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公主难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樱并收藏公主难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