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公主难寐 > 第四十九章

第四十九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咳了几声,他又对一旁的侍婢说:“快去把大夫唤来,说是退热了。”

    大夫很快便来了,一诊我的脉搏,松了口气,说道:“烧退了,就没什么大碍了,好好休养半月便能痊愈了。”

    我病得多了,无需大夫多说,我也知道我肯定是感染了风寒,然后引起发热。想来是那一日偷偷离开元山门,下山的时候受了蝎子群的惊吓,出了身冷汗,被抓回来后也没注意,于是便感染风寒了。

    若是搁在以往,我也不担心。

    因为我知道病几个很快便能好了,可近两年来,我只要一得病,在榻上便躺得越来越久,即便是小病。最开始是小半个月,之后一两月,最近一次病了一回,痊愈后夏天都过了。

    这一回也不知要病多久。

    我叹了声,现在是想逃跑也逃不成了。

    元祁担忧地问:“你还有哪里不舒服?”

    他看我的神情就像是在看一样宝器,仿佛我生个病,宝器便不能用了。我懒得理他,加之头还是昏沉得厉害,双眼一闭,没一会又睡过去了。

    待我再次醒来时,外边的天已经黑了。

    侍婢问我要不要喝水,我清清嗓子,说:“也好。”

    我又问:“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我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现在我全身无力,像是好几天没进食过一样。侍婢正要回我,倏有银光闪现,她被定在地上。

    我一怔,抬眼绕过侍婢望去,见到一抹熟悉的人影。

    我心中一喜,正想用力从榻上坐起时,君青琰已经奔到我身侧,他扶起我,我倚在他的怀中。他说:“是为师来迟了。”

    他握住我的手,道:“元祁虐待你了?”

    我摇摇头,说:“他当我是玉人,不敢待我不好。”我又咳了几声,君青琰给我倒了一杯水,我喝了几口,嗓子方舒服了一些,我道:“元祁想拿我换龇麟。”

    君青琰握紧我的手:“你先养病,其他事无需多想。养好病才是正事。至于元祁,等你病好了再说。”

    我看了看他,问:“师父,你是不是生气了?”

    每次君青琰一生气,就会摆出这样的神色。君青琰拍拍我的手背,道:“为师只是在生自己的气,一时疏忽又让人掳走你了。”

    我笑道:“明明是第一次……”

    君青琰道:“是为师记错了。”

    师父来了,我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头也没那么沉了。不过我是万万不愿再留在元山门了。我撑着眼皮,说:“师父,我们离开南疆吧。”

    君青琰道:“等你养好病后再离开。”

    我摇头道:“可阿妩不想留在这里了。”

    他道:“阿妩乖,等你的身子再好一些就离开。”我侧过头,咬上君青琰的唇,说:“师父,阿妩好想你。”

    君青琰的眼里有柔色浮起。

    他回亲了我一口。

    我问:“师父想不想阿妩?”

    他说:“你一直在为师心里。”

    我满意极了,只是同时的又有些苦恼,我道:“师父,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病?怎么近几年每次病的时间都越来越长?”若是再多几次,一病几年的话,那还用活的?

    君青琰垂首亲了亲我的额头:“别担心,有为师在。”

    有他这一句话,我也安心了不少。

    .

    君青琰易容成了元山门的一个小厮,夜里便控制侍候我的侍婢,在我身边照顾我。有君青琰在,我的心情也大有不同,虽然还躺在榻上,但是精神好了不少,不过还是下不了榻。

    我清醒的时候听侍婢说近来元山门很邪门,藏书阁无端端就走水了,更邪门的是门主住的院落闹鬼,说是有长舌女鬼在门主榻前飘呀飘,不过门主英明神武,自然不怕鬼神之流。

    她们话是这么说,但我这几日见到元祁的时候,他双眼无神,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显然是吓得不轻。以至于后来元祁也病了,大半月没过来看我。

    夜里时,我问过君青琰,是不是他干的。

    君青琰咳了好几声,说:“不是。”仿佛怕我不信,他又添了句:“为师像是会做这种偷鸡摸狗之事的人吗?”

    与师父相处这么久我哪里会不知他一说谎就咳个不停,不过我不打算揭穿他。

    我笑了笑,说:“嗯,是不太像。”

    说着,胸口忽然一闷,不由重重地咳了好一阵子。君青琰拍拍我的后背,把案上摊凉的药喂我喝了。我歇了半会,方舒服了不少。

    “师父,最近可有皇兄的消息?”

    离宫后,我心里始终挂念着皇兄,尤其是生病之后,格外想念皇兄。我今日才发现侍候我的侍婢早已换下薄薄的春衫,穿着轻薄凉快的夏裙了。

    我离开大安已有整整半年。

    我这一回竟然真的病了很久很久,体内似有什么将要呼之欲出一般,夜里也总在做奇怪的梦,梦境光怪陆离,可是我醒来后却一点也不记得,只记得心口在呼哧呼哧地疼。

    君青琰的沉默让我多了几分慌张。

    我问:“皇兄怎么了?是不是皇兄出什么事情了?”

    君青琰轻声道:“没有,远在南疆,大安的消息难以打听。”顿了下,他又道:“不过你放心,你皇兄是九五之尊,断不会出什么事情。”

    我松了口气。

    此时我也有些乏了,君青琰说:“睡吧,为师等你睡后再离开。”我合上眼,一会后,我又睁开眼,抓住了君青琰的手,说:“师父,等阿妩病好后,回大安吧。阿妩想家了。”

    半晌,我才听到他说了句。

    “……好。”

    .

    我能下榻时,夏天已经过了。虽然我还未完全康复,但能走能跳的,就是偶尔会有点头晕。不过也不要紧,我想快点离开南疆。

    在我的坚持之下,君青琰妥协了。

    夜黑风高之时,我们详细地密谋了一番,决定后日便离开元山门。后天是元祁的生辰,我听侍婢说,每逢门主生辰都会大办,正是元山门守卫最放松的时候。

    元祁还不知我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加上我这么听话配合地在元山门待了大半年,元祁早已对我没有了警惕之心。

    到时候便是我与君青琰离开的最佳机会。

    .

    夜色临近,我听到烟花在夜空中炸响的声音,想来是在庆贺元祁的生辰。此时,门被推开,两个侍婢端了饭食进来,一侍婢走到我身边,问:“姑娘,今日的身子可有好些了?”

    我咳了几声,道:“你们过来。”

    另外一个侍婢也走上前。

    在她们站定时,我将君青琰交给我的两个蛊虫迅速送入她们的体内,随后我一翻身,麻利地溜了出去。走到院门时,君青琰已经解决了门口的两个护院。

    “师父……”

    君青琰牵上我的手:“我们走吧。”

    一切都如君青琰所料那般,因元祁的生辰,一众护院都放松了警惕,守卫也松了许多,君青琰与我轻而易举地走出了元山门。

    抄了一条近路,约摸走了一刻钟,不远处的树下出现了君青琰早已备好的马车以及两匹马,还有两个老仆。

    我认得他们的,是西京府邸上的老仆。他们对我抱拳,喊了一声:“容姑娘。”

    我对他们点点头,君青琰扶我上了马车。

    君青琰坐在赶车的位置上,对老仆使了个眼色。他们两人明了,迅速翻身上马,扬起马缰,跑得飞快。在我与君青琰的计划中,两个老仆乃是起诱敌之用。

    元祁他们定会以为我们赶时间,选择的逃跑方式定会是骑马,而非马车这么悠哉游哉的像是出游一般。到时候元祁发现我不见了,肯定会先去追两个老仆,到时候我与君青琰早已离开南疆了。

    车窗外的景致不停地后退,马车跑得平稳,虽是山路但也不会颠簸,如在平地上行走那般。

    我喉咙有点干,轻轻地咳了几声。

    君青琰立马问:“是不是喉咙不舒服?包袱里有水囊。”

    我掀开车帘,钻出马车,与君青琰坐在一块。他有些紧张,说:“外头风大,进去坐着。”我挽住他的臂膀,说道:“阿妩没事,病也好得七七八八了。”

    君青琰还想说些什么,我抢先说道:“阿妩想和师父一起坐着。”

    每次我这么一说,君青琰就拿我没辙。这一次也依旧如此。我说:“师父,阿妩想时时刻刻都和你在一起。”

    君青琰说:“傻丫头,现在不就跟为师一起了吗?”

    我道:“我想和师父待久一点。”

    他无奈地道:“就坐一会,要是再咳嗽就得进去坐着。”

    我挽紧他的手臂,说道:“好。”

    时值秋末,秋高气爽,夜色如墨,依稀能见到大雁南飞,一切的一切再寻常不过。可我却看得入神,许久,我对君青琰道:“师父,我们不回赵国了,我们回大安吧。我……我想见皇兄。”

    君青琰的手臂微僵。

    半晌,他轻叹一声,道:“也好。”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菌还在黑屋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公主难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淡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淡樱并收藏公主难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