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 > 第25章 梅苏丸

第25章 梅苏丸

作者:青青绿萝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已经一点多了,可孟樱还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距离微博发布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她可以看到评论不断地增长,但她一条都没有看。

    按理说,她是该恼恨霍云松写的那句不是告白胜似告白的话的,君不见微博底下已经炸了锅。

    可她竟然犹豫再三,都没有删掉它。

    孟樱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她干脆拉亮了床头灯,把塞在抽屉里的一张纸抽了出来。

    纸上是霍云松写的那首诗。

    孟樱不相信这只是随便写写的游戏之作,这首诗里的指向性太强了。

    曾见仙人海上来……少年慕恋不知起,这明显是化用巫山神女的典故自比,那是他的初恋吗?

    不过奇怪的是后面几句,孟樱的指尖久久停留在“仙人辞去二十载”边,看后面的三千红叶沉碧海和梦魂访蓬莱,那个爱慕的女子应该已经去世了才对。

    可霍云松年纪才多少,二十年……不会,难道是虚指?如果是虚指,十年百年不是更好?

    偏偏是二十年。

    想不明白。

    还有前面的晨钟暮鼓,是指出家吗,那更不像了。

    或许真的是她想错了。

    孟樱咬了咬嘴唇,啪一下拉了灯,睡觉睡觉,不想了。

    第二天她起迟了,一直到九点多醒来她还以为才七点,外头灰蒙蒙的,她打开了窗才发现下起了不小的雨。

    春天已经结束,梅雨也该来了。

    孟樱顿时把昨晚的纠结抛到了脑后,江南的梅雨天,谁过谁知道,衣服永远晾不干,被子都是潮嗒嗒的,一不留神衣服鞋子毛巾家具全要发霉。

    霍云松就看见孟樱今天大变样,早上起晚了不说,匆忙吃完早饭就出门去了超市,回来拎了一大袋子的东西。

    “你买了什么?”他替她拎过袋子。

    “除湿剂。”孟樱拆了包装袋,先把除湿盒放进衣柜鞋柜里,又去书房理书,全部铺上旧报纸后还要塞几个除湿包。

    可就算是这样,每年还是有不少书受潮,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梅雨一开始,潮湿的空气就无孔不入,楼层高还好一点儿,可像是香铺这样临水又低矮的房型,绝对是受潮的重灾区。

    孟樱把试图跳上书柜的狸奴抱下来,下定了决心:“我要去买一台烘干机。”

    霍云松:“……噢。”生在干燥北方的人不懂梅雨的痛。

    “你去理一下看看还有多少香料没有卖完。”孟樱微蹙眉头,“不知道有没有受潮。”

    相比于其他人更不幸的是,香料也会受潮,如果发霉那就乐子大了。

    幸亏六月份准备的是炉瓶三事,否则炮制好的香料也许要废掉不少。

    不然……“我再买个除湿机吧。”孟樱转头又去淘宝上下了个订单。

    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一上午,霍云松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笑着试探:“是不是昨天没睡好,今天不怎么精神的样子。”

    “没有啊。”孟樱花了一上午解决掉了梅雨季的烦恼,不免又重新想起昨天晚上纠结的事情来。

    她不想去看他的眼睛。

    霍云松猜想她大约是不开心了,可昨晚上还好好的……果然还是他昨天晚上自作主张惹着她生气了?

    “昨天是我不好,我现在就去删了好不好?”

    “发都发了,删掉不过是欲盖弥彰。”孟樱淡淡说,“我去画画了。”

    嗯,这下确定是真的生气了。

    霍云松点开孟樱的微博,昨天发的那一条微博下面的评论已经有两千多条,虽然有“厨房很有李安《饮食男女》里的那种烟火气”这样正常的评论,但更多的是“虐狗”OR“狗粮”。

    孟樱生气是应该的,但霍云松以为她会真的是纯粹因为他多加了一句话而生气,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摸不准缘由。

    不过,也不要紧,少女心事虽然比国家大事还要难猜,但要哄却没有那么难。

    五月正巧是梅子熟透的季节,可以做梅苏丸来吃。

    “乌梅肉二两,干葛六钱,檀香一钱,苏叶三钱,炒盐一钱,白糖一斤,共为末。乌梅肉捣烂,为丸。”

    霍云松其实并不是特别擅长做这个,如果说做素斋是出家后才学会的,那很多孟樱以为他很熟练的食物,都是他第一次尝试,梅苏丸也一样。

    类似的药果脯从前家里也有,他爷爷就喜欢清晨起来含一颗,生津补肺,很有好处,只不过那方子是相熟的老中医开的,据闻是清廷秘方,与这广为流传的自然又不相同。

    大众版有大众版的好处,至少容易做,霍云松做完后还在外面包了一片薄荷叶。

    他把这新零嘴端去书房讨心上人欢心。

    孟樱瞅了瞅他,不吃。

    “阿樱。”他笑盈盈地喊她名字,“尝一尝。”

    她看了他一眼,勉为其难,拈起一颗放进嘴里,酸甜的味道顿时席卷了味蕾,他问:“酸不酸?”

    “还好。”

    “那就好,我从前家里有,但没有亲手做过。”霍云松不露声色地试探着,孟樱果然转过头来,努力装作不在意似的问:“你从没有说起过以前的事。”

    霍云松知道症结在哪里了,他眨了眨眼:“过去的事都已经过去了,提起来也没有意义,无论我从前过的是什么生活,以后我只想和你一起。”

    孟樱扭头,当作没有听见。

    然而,霍云松怎么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慢悠悠地补上,“不过,如果是阿樱问,那也是应该的。”

    不等孟樱否认,他便说,“我是家里最受宠的孩子。”霍家仍然保留着传统世家的许多规矩,或者说是陋习更为恰当,他是家中的嫡长孙,一出生就被抱到当家的祖父身边教养,与父母感情疏离,父亲不仅有情人,还有一个私生子和一个私生女,母亲都知道,但冷眼旁观,从不作为。

    她心里门清,只要霍老先生健在,那些人再蹦跶也碍不着儿子什么事。

    不过,她儿子现在已经“死”了,霍家应该洗过一轮牌了吧,也不要紧,毕竟是门当户对的联姻,霍太太永远是霍太太,他的弟弟妹妹们进了门也得不认生母。

    呵,这也是霍家的“规矩”,姨娘永远是姨娘,霍太太可以换,扶正是不可能的,多有趣呀,还像是《红楼梦》里的时代。

    孟樱看霍云松只说了一句就沉默下去,还以为是自己问错话了,毕竟“霍云松”从前如何,现在都犹如泡影,他一无所有了。

    想到这里,她马上就笑着说:“这是乌梅做的吗,吃起来又不大一样。”

    霍云松微微一笑,算是谢过她的关心,但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宠爱的另一面是期待,长辈都对我寄予厚望,可我却让他们失望了。”

    继承人是传承之本,否则偌大一个家族就会乱套,他从小就被祖父带在身边教育,一言一行都必须合乎身份,君子六艺,哪怕传到现代有所改动,射从射箭变成了枪械,御从骑马变成了开车,本质并没有改变。

    他所有的课程都由私人老师教授,完成后再去考外头被大众所认可的学历。

    五岁启蒙,没有同学,没有朋友,只有老师一对一授业。

    如果说老师仅仅能交给他知识,长辈传授的是智慧。

    霍老先生与朋友喝茶也好,赏花也罢,都会把他带在身边,他替长辈们奉茶倒水,陪坐一旁,一字一句体会他们看似随意实则并不简单的对话。

    聊天结束后,霍老先生会亲自考教他今日所得,虽然从无谩骂,可谆谆教导背后,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压力。

    十二岁,终于进入中学念书,走上与常人看似并无不同的升学道路,可他自己知道那是不一样的。

    水手会羡慕船长的威风,却很难想象船长的压力,要带领一个家族继续走向辉煌,谈何容易?

    家族培养继承人也不容易,可倾注了二十多年心血的继承人,“死”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大概算是一个不孝的人。”他说,“可是,我还是那么做了,你会觉得我做错了吗?”

    孟樱皱眉苦思,在她知道的剧本里,霍云松家破人亡,他可以选择去北京求助,卷土重来,报仇雪恨,可他没有,他选择了避居在此。

    所以她说,“没有对或者错吧,既然是你的长辈,应该希望你过得好,只要你觉得现在过得好,那就不算错。”

    她不觉得非要大富大贵振兴家族才算是成功,如果霍云松不喜欢的话,和她在这里有什么不好的呢?

    “那就好。”霍云松轻笑起来,“和阿樱在一起,我觉得是最好的结果了。”

    是啊,和阿樱在一起才最重要,是以谁的身份……那并不重要。

    可他对霍家真的就那么无情吗?那自然未必,是霍家养育了他,给予了他一切,如果霍云松出身在平民之家,焉能有今日之底气?

    他能保证的是,不管未来他是否会恢复身份回去,现在他的“死”对霍家而言利大于弊。

    只不过,恐怕是回不去了。

    想要和孟樱在一起,想要她快乐幸福,霍家的枷锁就不能套在她身上,那太沉重了,她承受不起。

    今生,我愿为你隐姓埋名,只求你长命百岁,平安到老。

    作者有话要说:  一直想不好后面要不要回霍家,好纠结啊_(:з」∠)_</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青绿萝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青绿萝裙并收藏[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