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 > 第32章 巴山夜雨涨秋池

第32章 巴山夜雨涨秋池

作者:青青绿萝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孟樱一晚上没睡好,有可能是酒店的床太软,有可能是昨天电梯上的突发事件还没有缓过去,不过更有可能是后来的意外太令人措手不及。

    反正她一晚上没睡好,早晨起来的时候眼圈都是青的。

    霍云松看着怪不忍心的:“一会儿回来睡个午觉吧。”

    孟樱看着他心里还别扭,低头没说话。

    霍云松也知道昨天吓到她了,以孟樱的性格,谈恋爱必须循序渐进,可谁能知道昨天会有这么一个猝不及防的意外呢?

    不过事已至此,最好的办法就是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免得她尴尬:“你想好要去哪里了吗,我查一下路线。”

    “不用,我认识。”孟樱收拾好随身带的小包,竭力平静,“走吧。”

    上午逛了两个展览,一个雕塑展一个香水展,看完以后在附近吃了顿简单的午饭,然后回酒店午睡。

    这一觉就睡得十分香甜,醒过来已经三点多了。

    孟樱吓了一跳,问霍云松:“你怎么不叫醒我,我还没有去给阿姨买礼物。”按照原来的计划,她下午睡醒后就去附近的百货商店里买份礼物,不用太贵重,但也要还了那个手机的人情。

    “没关系,还来得及。”她睡得那么好,他怎么忍心叫醒她。

    孟樱赶紧起来洗脸化妆,虽然仇兰桂说只是家常便饭,但既然去长辈家里,还是应该穿着得体。

    她选的礼物是碎钻胸针。

    如果只是去吃一顿便饭,这样的礼物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问题就在于……说好的便饭变成了一个晚宴。

    要不是下车的时候看到来接她的左晨旭,孟樱还以为自己走错了门,她问:“不是……吃便饭吗?”

    “我妈没和你说吗?”左晨旭西装笔挺,语气却有些焦躁,“她可能忘记了,我们家出了点事。”

    孟樱马上说:“那我改天再来拜访阿姨好了。”

    “别啊。”左晨旭几乎是硬把她拽进了家里,低声说,“我妈心情不好,看到你来肯定很高兴,宴会是晚上六点开始,现在还早,拜托你了。”

    孟樱看着来来去去准备晚上宴会的酒店人员,想不明白怎么就和说好的不一样呢。

    左晨旭拉着她上楼,推开一间房门:“妈,樱樱来了。”说罢把她推了进去。

    孟樱不能再走,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仇阿姨。”

    “樱樱来了。”仇兰桂坐在梳妆镜前挑选配饰,看见她还温柔地笑了笑,“比以前漂亮了那么多,我都认不出来了,真是女大十八变。”

    孟樱脸颊微红:“阿姨不要笑话我了。”

    “哪有,我说的是实话,你这孩子啊,就是太实诚了。”仇兰桂拉着她在身边坐下,仔细打量她。

    二十二岁的孟樱年轻漂亮,健康温顺,不争不抢,就好像是每个婆婆都会喜欢的儿媳妇。

    仇兰桂很满意,拍了拍她的手,亲昵地说:“本来呢是想叫你来家里吃个便饭,没想到出了点意外,多叫了几个朋友,你也别在意,阿姨朋友的孩子们也会来,你就当是多交几个朋友。”

    孟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下意识地推拒:“那我改天再来吧。”

    “没关系,都是我们家的熟人,你从小就内向,不都是小旭带着你玩吗。”仇兰桂的语气不容反驳,“怎么,你连阿姨的面子都不给了?”

    孟樱浑身不舒服,还要笑着说:“阿姨别这么说。”

    “那就对了,今天是阿姨的生日,你也希望阿姨开开心心的过,对吧。”仇兰桂抓着她的手出去,把在楼下忙碌的左晨旭叫了上来,“小旭,你带樱樱到处转转,我今天就把她交给你了,要是照顾不好,看我不剥了你的皮。”

    “妈,看你说的,我还能不照顾樱樱啊?”左晨旭拉了她的胳膊,“走,我带你去看看我家的花园,你不是一向都喜欢这种花花草草么。”

    他拉人的力道太大,孟樱赶紧跟着他走了几步:“等等。”她问,“怎么回事呀?”

    左晨旭叹了口气:“我爸昨天在家里放了个大雷。”

    “左叔叔?”

    “嗯,他说他外头有个女儿,想借这个机会带回家里给大家介绍介绍。”左晨旭面无表情地说,“比我才小了三岁。”

    孟樱脚步一顿,难以置信:“叔叔……”

    “我妈气疯了,和我爸大吵了一架,我爸这次态度挺坚定的,他说他一直不知道外头有那么个女儿,还他妈当年的初恋生的,说是有次同学聚会喝多了……当时没在意,不知道那个女人怀了,总之那个痴情的女人等了十几年,现在夏紫薇找上门来了。”左晨旭冷冷地说,“反正我爸是信了。”

    孟樱觉得一时不能接受:“所以……”

    “我爸说,说是私生女是上不得台面,就说是堂妹,想把她拉进这个圈子里来,好以后找个结婚对象。”左晨旭也气得不轻,想不到他爸竟然能办出这样的荒唐事。

    “阿姨同意了?”

    “应该是吧,他们俩昨天说了一夜,好像达成了共识,”左晨旭猜测是他爸付出了不少利益才能让他妈松口,但这个就不必对孟樱提了,“今天早上临时叫人来安排,这么匆匆忙忙叫人家来吃饭,别人猜不出来才有鬼。”

    孟樱沉默了一会儿,轻轻叹了口气:“那阿姨该怎么办啊。”

    “这你不用担心,我妈伤心是伤心,那么多年的夫妻了,”左晨旭带着孟樱在院子里乱逛,“不过她肯定不会被打倒,我妈是个坚强的女人。”

    孟樱想起霍云松对仇兰桂的评价,点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

    左晨旭看起来轻松一点儿了:“一会儿来的都是我们家比较要好的几个朋友,我给你介绍介绍,人都不错。”

    “不用了。”孟樱赶紧说,“我一会儿就回去了。”

    左晨旭不同意:“那怎么行,你难得来一趟,不许再说走了,不然我翻脸了啊。”

    孟樱对他这样最没办法,幸好她也想着还要等霍云松来接她,勉强同意了。

    左晨旭这才高兴起来,带她在花园里转悠,两个人随便聊了聊小时候的趣事,那边就有佣人来说客人到了。

    左晨旭得去迎接,孟樱正巧也累了,干脆坐在花园的秋千上休息:“你去吧,我在这里歇会儿。”

    “那行,你要喝什么吃什么就叫人给你拿过来,别客气,就像以前来我家一样。”

    左晨旭一走,孟樱就想拿手机把事情和霍云松说一声,可谁知道他前脚一走,就有个女孩子后脚跟了过来:“孟姐姐吗?”

    孟樱抬起头,那个女孩对她很客气地笑了笑:“我能坐在这里吗?”

    “嗯。”孟樱给她让了一点位置。

    那个女孩就笑着说:“刚才看你和大哥聊得那么开心,应该就是爸爸说的孟姐姐了。”

    孟樱对她笑了笑,疑惑道:“你是……”

    “我叫余秋池。”她大大方方地说,“就是那个被领进门的小三的女儿。”

    孟樱这下是真的意外了,可她就算心里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也不会表达出来伤害别人,所以只是微微笑了笑:“余小姐的名字很好。”

    问君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名字虽然好,但落在外室所生的女儿身上,怎么都有些讽刺。

    “孟姐姐果然脾气好,怪不得婶婶喜欢你。”余秋池对她笑着说,“虽然爸爸有别的想法,但我倒是和仇阿姨一样,都觉得孟姐姐好。”

    饶是已经听过霍云松的分析,孟樱还是止不住地诧异:“什、什么?”

    “姐姐不会不知道吧?”余秋池更惊讶了,“今天宴会的主角不是我,而是给大哥挑的儿媳妇……仇阿姨应该是看好姐姐的,不过我爸爸有别的想法。”

    孟樱错愕地看着她:“是这样的吗?”

    “原来姐姐真的不知道呀。”余秋池好像很懊悔自己说漏了嘴,“我不是故意的。”她好像很歉疚似的,朝她欠了欠身就离开了。

    孟樱也坐不住了,找了一个卫生间给霍云松打电话。

    听了前因后果,霍云松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我记得三天前你们就约好了吃饭吧。”

    “对,而且是说吃个便饭的。”说好的便饭变成了高大上的宴会,孟樱现在进退两难,愁都愁死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霍云松说:“请你吃饭是真,趁机相亲也是真,但中间肯定发生了什么变故,否则仇兰桂支持的是你,可却让你随随便便上门了,这很不对劲。”

    更不对劲的是,那个余秋池怎么会现在出现?照理说,她应该在十月份后才会出现,是哪里出了变故?

    霍云松知道凡事都有蝴蝶效应,很多事在不知不觉中会发生改变,但他从不干涉左家的事,为什么余秋池会提前出现了?

    “你不用着急,既然你不会做左家的媳妇,那就当个普通的客人就可以了。”霍云松心中的疑惑没有解开,但他还是先安抚了孟樱,“我还是会来接你。”

    孟樱应了一声,却迟迟不肯挂电话。

    霍云松想了想就明白了她的迟疑:“你是担心到时候仇兰桂下不来台?”

    仇兰桂一心扶持孟樱,她却有了男朋友,这样明晃晃的打脸或许会让她很难看,这和孟樱原本想无声无息解决此事的初衷是违背的。

    “阿樱,这没有办法,所有的事都不过是她一厢情愿,她没有提前和你打招呼就让你面临这样的情况,那后果她也要自己承担。”霍云松说,“这是自食其果,你不用愧疚。”

    孟樱轻轻叹了口气:“好吧。”

    挂了电话出去,外面已经有了热闹的说笑声,她给自己催眠,这些事都和她没有关系,她不会介入左家的家事,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客人。

    然而,似乎上天并没有听见她的祈祷,仇兰桂一眼就看到了她,笑语盈盈地叫她过去:“樱樱来,到阿姨这里来。”

    同一时间。

    霍云松在反复揣摩今天的怪异之处,余秋池肯定不是简单货色,她在孟樱面前说的那番话太刻意了,如果孟樱真的对左晨旭有意思,恐怕就要心乱了。

    她的目的是什么呢?觉得孟樱会嫁进左家,提前刷个好感度?有或者是在向仇兰桂示好?

    不像。不管她怎么做,她都是小三的女儿,仇兰桂和她是死仇,于情于理,她都应该支持自己的父亲才对。

    最令他忌惮的是,余秋池出现的时机不对,前世她出现在左家时是九月左父的寿辰,和这一次类似,左父把她带回家中,声称是自己的女儿,并将她带到寿宴上介绍给亲朋好友认识。

    可现在才六月,她这次为什么会提早出现……霍云松疑虑更重,他再度回想了一番孟樱刚才所说的话。

    余秋池的母亲是在同学聚会上和左父好上的,同学聚会?

    他记得没错的话,前世那个捉奸视频爆出来的时候正逢十一,恰好是孟樱和左晨旭的初中同学聚会。

    还记得从前她自嘲过:“我唯一参加的两次同学聚会都好像是我命运的转折点,一次和他重逢,一次嫁给了他。”

    还记得当时网上的评论都是“防火防盗防同学”,所以,一样是同学聚会?

    看来黄璨安排在那一次并不是偶然,对于仇兰桂来说,丈夫在同学聚会上和初恋重温旧梦,还生了女儿,是心里拔不出来的一根刺。

    就在不到一个月以后,孟樱又和左晨旭在同学聚会上被“捉奸”,哪怕那是她看好的儿媳妇,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不仅丢了左家的脸,更在她心里扎了第二根刺。

    如此一来,孟樱或许前世不仅没有得到仇兰桂的支持,甚至这位原本一力主张她嫁到左家的女人,很可能漠视了她的死亡。

    这个黄璨绝不简单,这时机安排得太好了。

    霍云松一直有一个地方想不明白,那就是孟樱一直安分守己在自己的香铺里,为什么会引起那个鹰犬的注意,觉得她手上有振灵香?

    是谁泄露了这个消息?孟家人?不可能,他们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左晨旭?他对香料一窍不通,孟樱不可能会特意提起这件事。

    他始终怀疑那个人是黄璨,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孟樱的命运,不,那不是命运,弱者所谓的命运,不过是强者手里的一局棋而已。

    作者有话要说:  我居然给一个炮灰取了一个不错的名字_(:з」∠)_</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青绿萝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青绿萝裙并收藏[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