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狸奴

作者:青青绿萝裙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孟樱生病的意外多多少少给香铺里“同居”的两个人带来了一定的影响,比如孟樱经常半夜点开微博,看着下面的粉丝热热闹闹地呼唤着只出现了两天的“老板娘”。

    她好几次都想回复说那不是她男朋友,可指尖点在屏幕上半天,她还是关掉了页面翻身睡觉。

    还有更多的改变是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就好比她从前睡觉都一定会把门反锁,可这两天霍云松进进出出照顾她,她完全放松了警惕心,已经连续好几晚睡觉没锁门了。

    霍云松似乎也感觉到了她那细微的改变,他不仅没有趁热打铁,甚至还微微后退一步,以免短时间内他靠的太近,令她觉得不适。

    以退为进这一招,真是不管什么时候都好用。

    他稍稍克制,孟樱就把那天他替她换床单的尴尬忘记了。

    他偶尔也会猜测孟樱前世的事,她不肯和他说太多,但以孟樱的性格,如果和左晨旭在一起了,应该会一心一意对他,反而是左晨旭,一开始喜欢她的温柔美好,到后面会不会觉得她淡而无味,不比红玫瑰热烈奔放?

    “阿樱。”他突然问,“你有想过以后吗?”

    孟樱正在浇花,闻言一怔:“什么以后?”

    “你希望和什么样的人结婚,结婚以后过什么日子吗?”

    孟樱低声说:“我不知道,陶柏说,我很容易结婚,但可能很难找到喜欢的人,他说如果不喜欢,宁可就不要结婚,不结婚也没什么,但要多交朋友,以后老了还能一起出去玩。”

    “他说得对。”能左右孟樱的因素太多了,她可能因为长辈的压力结婚,也可能被哄着哄着就松口结婚了,她性格绵软好拿捏,又好骗,娶回家当老婆不必担心后院起火,而以她的性格,就算受了委屈也不会提出离婚,多好。

    可那样,她的一生都毁了,所以还不如不结婚。

    “你也觉得吗?”孟樱面露迟疑。

    实际上,她有件事没有和霍云松说,这两天同学群里不少人都看到了那个帖子,大家为他们义愤填膺,更有甚者直接说“不如你们俩在一起得了”、“孟樱等了你那么多年,早该修成正果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会觉得她和左晨旭是一对,更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在等他,她不断地说“没关系”、“没有这样的事”,可大家就好像没看到一样,自顾自high着出主意。

    更让她心里没底的是,左晨旭竟然也没有直接否认,只是反复强调“这件事是我对不起樱樱,我会补偿她的”。

    可她不喜欢左晨旭,左晨旭也应该不喜欢她,他为什么要那么说呢。

    霍云松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似的,笃定地说:“是,不喜欢就不要结婚,不过,”他顿了顿,孟樱朝他看去,他微笑起来,“不过,选我就不用考虑这些了。”

    孟樱:“……你怎么自相矛盾?”

    “因为或许我没有办法保证给你最快乐的生活,但至少可以像现在这样”他问,“你喜欢现在的日子吗?”

    现在的日子?孟樱想了想,点头:“喜欢。”

    她想不出现在的生活有什么不好的,一日三餐有人操心,家务琐事有人全包,她想画画想养花都可以,随心所欲,自在悠然。

    如果结婚以后过的是这样的日子,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

    可她毕竟不是象牙塔里的小公举,网上隔三差五就有出轨抓小三、勇斗恶婆婆、极品亲戚来我家的好戏,和另一个人在一起生活,谈何容易。

    霍云松说:“如果结婚之前就能看明白,也不至于不容易。”

    “……”孟樱诧异极了,“你是不是会读心术?”

    霍云松忍俊不禁:“是呀。”

    孟樱:“啊?”

    “骗你的。”霍云松笑了笑,“你不是说我观察仔细吗,我是随便猜的。”

    孟樱觉得离奇:“你猜对了。”

    “还想再听听吗?”

    孟樱换了一盆花浇水,五月里,芍药开得花团锦簇,看着就觉得热闹。

    霍云松说:“那我来说说你理想的结婚对象吧。”

    孟樱隐约猜到了他的用意,但她不做声,抿唇笑了笑:“好的呀。”

    他便说:“第一,你不擅长和人打交道,很多事你虽然不说,但并不意味着没有想法,所以和你结婚的人最好要很懂你,有些话你不用说他就知道,这是首要条件。”

    孟樱想,这个世界上灵魂伴侣难得,有一个人能懂你已经弥足珍贵:“这也挺难的。”

    “你不要着急,我接着说第二,”霍云松略一沉吟,道,“你很温柔。”

    “嗯?”她微微侧头,看起来有些许少女的娇憨,“是吗?”

    “当然,”霍云松清了清嗓子,歪头杀是犯规的,他尽力往下说,“很多人会误以为你很温柔所以你会是一个持家的好妻子,但实际上……你不喜欢做饭,不喜欢洗碗,也不喜欢洗衣服,你讨厌做家务吧?”

    这下轮到孟樱不好意思了:“很明显吗?”

    “绝大部分的人都不喜欢做家务,这很正常。”霍云松说,“所以,这个理想对象就算不是特别爱做家务,但至少都会做,不能因为你是妻子就把所有的事都理所当然地交给你一个人。”

    孟樱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还有呢?”

    “很多夫妻感情破裂的原因都是因为没有共同语言,你喜欢画画看书,对方至少要知道四书五经,最好哪天你问起家里种什么花的时候,他可以回答‘梅令人高、兰令人幽、海棠令人艳、牡丹令人豪,但群芳纵好,不及樱樱’。”

    霍云松笑问,“这其三,我说得是也不是?”

    孟樱半晌无言。

    “我说得对吗?”

    “对。”

    “既然我都说对了,那我是不是符合第一条懂你的条件呢?”

    来了来了,孟樱绝对有理由相信他说了那么多都是为了这一句的铺垫,她颇没好气地说:“何止是符合第一条,你怎么不说你每一条都很符合呢?”

    这三条明明都是为他自己量身定制的,说不是自夸她都不信。

    谁知霍云松说:“那倒不至于。”顿了片刻,他又说,“除了第一条,我觉得后面两个条件我都可以做得更好。”

    孟樱:“……”

    “如果你给我机会的话,第一条我也可以做得更好。”他的笑意从唇角弥漫到眉梢,“灵肉合一什么的。”

    孟樱来气:“其实,有第四点。”

    “什么?”

    “第四,我希望他会养猫。”孟樱很喜欢猫咪,但又有些害怕养不好那些毛茸茸的小家伙,不然家里养只猫,冬天的时候可以怀抱着取暖。

    嗯,溪柴火软蛮毡暖,我与狸奴不出门,多好。

    话音刚落,“喵。”

    孟樱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见屋檐上掉下来一只小猫,它在半空中调整了姿势,四足落地,悄然无声。

    霍云松也没说话,他看着那只猫甩了甩尾巴,走过来绕着他的裤脚打转,还喵喵不停叫着。

    孟樱彻底懵了:“你、你这不会……”她只是随口胡说,怎么可能就从天而降一只猫?

    “不是。”霍云松很镇定地把它提起来,“前两天买菜的时候在路边看到的野猫,喂了它几条小鱼,不知道怎么会现在找过来。”

    他素来不信命运,但这只猫在这个时候掉落在这里,不由得他不信天意。

    如果这样的机会都不抓住,他就不是霍云松了:“阿樱。”

    “啊?”她还在迷茫。

    “我们养了它吧。”

    孟樱看了看霍云松,又看了看那只猫,最后决定……蹲下来哄猫:“咪咪,过来。”

    猫没有理她,显然这个陌生人不如那天给它小鱼干的男人亲近,它喵喵地叫着,期待他能再给自己一条小鱼吃。

    孟樱丢掉水壶去厨房里找吃的:“猫都吃什么呀,这个鱼能吃吗?”她说的是中午吃剩的鲫鱼豆腐汤。

    霍云松把这只猫提起来:“不能吧。”

    孟樱问:“那怎么办?”

    “它看起来还很小。”霍云松把它放下,“我去买条鱼来,阿樱。”他叫住准备摸猫的孟樱,语气严肃,“只能用手摸一摸,没有驱虫没有打疫苗,不准抱。”

    孟樱格外听话:“哦。”

    他出去了,十五分钟后提着一条鱼回来,孟樱正蹲在离猫半米远的地方看着它,那只猫也不怕人,自顾自趴在花盆边晒太阳。

    看见他回来,一脸惊奇:“它好瘦好小啊,多大了?”

    霍云松罕见地答不上来,他想想说:“一会儿吃了鱼,如果愿意留下来,就带它去驱虫打针。”

    “如果不呢?”孟樱恋恋不舍。

    霍云松就笑:“你都提了第四条了,我怎么都得养一只才行了。”

    孟樱哦了一声,新奇地伸出手指,轻轻在猫的脑袋上摸了一下,它没躲,这让孟樱受到了鼓舞,她又轻轻摸了一下。

    霍云松觉得,这也许是孟樱最稚气的时候了。

    “阿樱。”他端着蒸好的鱼肉出来,孟樱对他招手,笑容满面:“快来。”

    霍云松把碟子放在猫面前,它一咕噜爬起来,嗅了嗅就大快朵颐。

    “阿樱,”他轻声问,“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留下它,你想给它取什么名字?”

    孟樱不假思索:“狸奴。”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青青绿萝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青绿萝裙并收藏[重生]柴米油盐诗酒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