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死太监当爹了 > 49 鬼魂索命

49 鬼魂索命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死太监当爹了,49 鬼魂索命

    来到明朝,第一次这么痛快的喝酒,刚刚醒来的西亭躺在床上翘着二郎腿,心情很不错。舒悫鹉琻一撇脑袋,又瞧见趴在不远处的桌子睡着的郑和,鬼心思又起了,蹑手蹑脚的掀开被子,刚想下床,一阵天旋地转,硬是将她击倒:“哎哟,我的头啊!”

    头重脚轻,她这次可算是真真领教了。古代的酒就特么的纯,哪像现代水里掺酒的“饮料”。喝上几桶你也照样能横着走一圈。

    “醒了?”听到声响,郑和便醒了过来。奔到了床上。

    西亭趴在床沿上,泪水盈眶,郑和以为她不舒服,有点急了,两手从她额头一直摸到屁股,焦急的问道:“哪里不舒服?”

    “你个死太监,现在胆子可真不小,姐不是满大街的塑料模特任你乱摸的!”西亭咆哮,要不是自己现在晕的厉害。看不清他的“真身”,要不然,早就一脚蹬到他脸上去了。

    郑和闻声一怔,还在西亭小PP上的手后反应的快速缩回,目光有些不自然了:“我去打水,你擦把脸。”

    说罢也不管西亭同不同意,跳离了床。

    “啧啧啧,这么可爱的死太监,和小正太有的一拼,如果这些美男都是我的多好啊,天天调戏他们!哈哈哈!”

    估摸着西亭酒还没醒透,YY的厉害。

    清凉的毛巾敷在脸上,再拿开,西亭感觉舒服不少,眼前的事物也不再晃动。一抬头,清楚的看到了郑和的脸,以及……受伤的嘴唇。

    “咦,死太监,你嘴唇怎么了?”西亭好奇的问道。

    她一问,郑和眼睛不由自主的一跳,忙伸手遮掩在唇上咬痕,眼神躲闪,支支吾吾的直喊磕着了。

    不等西亭再问,快速的丢下一句:“还不快起来去钦天监报个到,天色不早,我,我得先进宫了。”

    慌手慌脚的放下毛巾,好似身后有野兽追他似的跑出去了。

    “毛病。”西亭翻了个白眼,回想起昨晚姚广孝说的话,她胸膛的火苗又窜了起来,朱棣居然用暗杀来试探她,只是个卑鄙之人。可翻身再一想,人家是皇帝,天大的权利,就是这个官职都还是他赐的。

    这就像人们常说的,打一巴掌给个甜枣,她还得感恩戴德的受着。

    “得,我就当好他家的宠物算了。”继续翻一个身,西亭刚刚要准备起身,头脑里忽的如雷电撞击在一起,闪过一道亮白的闪电。

    昨天晚上喝醉以后,郑和……

    “啊!死太监,你居然趁我喝醉偷偷抱我!”

    新官上任,穿着明朝的官服,西亭心里有些得意,晃着大步就要踱进钦天监的大门。

    可一只脚刚跨进去,她就停住了,秀眉轻轻蹙在一起。她是正六品的监副,上有正五品的监正,下有比她低品级的下属。若是这么大摇大摆的进去吧,有点趾高气昂,惹了监正可不好。可若是低声低气的走进去吧,又会让下属看不起。

    这不中不出的官阶还真是有点难办了,于是她收回了脚,仔细的酝酿了一番,终于找到了属于她的动作和神情,稳稳的跨进了钦天监。

    进去之后,就有一人迎了上来,那人微弯着腰,开口就是自我介绍:“小的五官司晨侯陆,恭迎监副大人多时。”

    吓,还有迎宾啊。

    侯陆引着他直接去了主簿厅见过了监正,由于是第一天任职,并没有她能上手的工作。侯陆便领着她在钦天监里转了一圈。

    一路走下来,各个部门负责什么事情,西亭算是了解的*不离十了。

    介绍完毕钦天监,侯陆也退下忙他的事情去了,西亭百无聊赖的在钦天监里瞎逛,这里瞧瞧那里摸摸,瞌睡劲居然上来了。

    “宫子尧家的酒怎么这么来劲,到现在都犯酒困!”西亭嘟嘟囔囔的寻了一处幽静的后院,趴在石桌上,朦朦胧胧的睡着了。

    隐隐绰绰间,一阵阵阴风刮卷着地上的尘土腾起,西亭撩了撩胳膊,有些阴凉。皱眉睁眼,一个人影从眼前掠过,惊得她瞪着眼睛跳起来。

    “谁?”

    环视四周,除了花草厚墙,不见一个人影。

    “到底是谁,快出来,我已经看见了你!”西亭的胸口剧烈起伏,强稳着心情厉声喝问。

    后院不大,但是四周围着一圈茂盛的青竹,随着风儿的节奏沙沙摇摆。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被乌云遮日,阴沉的很。

    阴风阵阵,气氛诡异。西亭的心脏噗通噗通跳的厉害,想逃出后院,才惊恐的发现,院门不见了,原本是竹子的四周变成了高大的砖墙,

    心一下子就乱了,吓得西亭紧倚着墙蹲下抱头,口中大念:“妖魔鬼怪快闪退!”

    须臾间,感觉到紧贴的砖墙居然在蠕动,慌忙抬眼,西亭吓得尖叫一声,退爬好远。只见刚才还是白色的砖墙,此时变成了一个穿着白色囚衣的披发之人。

    “小宝贝,可还记得杂家?”如从阴曹地府飘出来的声音一般,带着阴寒直刺进她的耳里。

    “焉,焉,焉公公,公公!”随着那一团白色囚衣展开,长长的头发下露出一张青黑色的脸,一条红且长的舌头垂挂在黑色的嘴边。

    西亭浑身一软,整个身子落在石板上,竟不知疼。身上的神经都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想动却动弹不得。

    她想出声喊救命,嗓子却像被人勒住一般,吐不出一个音节。

    “小勺子,钦天监监副当得可开心?”身体后面突然一阵阴风起,吓得她潜意识的转头,一身*的小善子蹲在她的身后。

    小善子的脸腐烂到极致,有些地方清晰的看到白色的骨架。淡黄色的蛆爬满了他的脸,一只眼睛垂挂下来,另一只眼窝黑洞洞,看不到深处。

    若不是他身上的小太监服,以及浑身散发的阵阵恶臭,她真的认不出这是小善子。

    “小,小……啊!”就在她开口之时,“咚”一声,小善子的头颅突然掉落在地,“骨碌碌”的朝着她滚来。

    西亭慌忙退缩,哪知脚上发软,根本退不远。另一侧的焉公公也垂着手脚,微微离地,朝她步步逼来。

    两人口中阴测测的直唤:“拿吾命之人纳命来!”

    ------题外话------

    男色入怀,妖妻桃花多文/浅灼桃夭

    凌玳墨醉酒推倒美男,不料意外穿越,本以为是相府唯一的小姐,哪知被有心人设计一朝变成弃妇!

    身份的转换反正更有利于她勾搭美男。

    偏偏打算森林从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为啥还一个个倒贴上来?!

    好吧,她承认,心中窃喜!

    想她堂堂中医世家的继承人,

    一根银针在手,医尽天下疑难杂症!向来活得随心所欲,腹黑是本性,狡诈是习惯,左拥右抱,随性不羁!

    什么?这些男人个个要她嫁?开玩笑,怎么可能?她凌玳墨怎么可能为了一片绿叶放弃整片森林?

    她只想赚赚小钱,抱抱美男,合适的时间,养个宝宝,可从来都没有想过嫁人呢?

    男人这种靠不住的生物,还是玩玩儿就好!

    可是,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死太监当爹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鱼蛋豆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蛋豆腐并收藏死太监当爹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