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死太监当爹了 > 79 能蔓延整个船队的醋味

79 能蔓延整个船队的醋味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死太监当爹了,79 能蔓延整个船队的醋味

    和语彤被拉开了,楚楚可怜的模样更甚了,大颗大颗的眼泪直往甲板上砸。舒悫鹉琻

    有西亭在,这件事情郑和不能出面,便让王景弘将和语彤带下去审问去了。

    “没看出来啊,郑大人对这个妹妹还挺舍不得,连审问都不敢呀。”待众人散去,郑和还呆在原地,看着王景弘消失在提审的牢狱,若有所思。这个动作让本就不高兴的西亭,愈加的来火,说话都带着火药味。

    郑和一听西亭的语气带着浓浓的酸味,急忙笑着回转身:“多虑了,大明有令,亲眷不得提审。”

    西亭白眼:“怎么,她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

    死太监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她现在火气快要升腾到头顶了,还是早点离开,免得在甲板上丢人现眼。

    火气大了,走路的步子都重了,跺着步子回到舱房,西亭正要关门,郑和半个身子堵了进来:“亭儿,我不是那个意思。”

    “工作期间,请郑大人唤属下西监副。”西亭要关门,可惜力气大不过郑和,被他几下就闪了进来。

    西亭有什么都写在脸上,摆着的脸,熏满屋子的醋味,饶是郑和在木讷,也懂得西亭这是在气和语彤抱住了自己。

    伸手想要拉西亭的手,却被她嫌恶的躲开,盯着他的手道:“别用别人碰过的手碰我。”

    “啊?”郑和瞧着自己抬起的两手,竟是手足无措,女人吃醋了他好像还没听宫子尧教过怎么哄。

    自己发愣看了半天,才抬起头,试探的问道:“我,擦擦?”

    “擦有什么用,谁要是被狗舔了,光擦就不恶心了吗?”

    第一次,郑和算是真正见识到女人吃醋的厉害,看西亭气的背对着她,想伸手又不敢,许久才叹气道:“亭儿,别这么说语彤,事情都还没查……”

    没等郑和说完,西亭猛地转身,推着郑和就往门外赶:“找你的语彤妹妹抱个够吧,别在我这里啰嗦!”

    不由分说,硬是将郑和推出了舱房,气冲冲的关了门,真是气死她了,死太监,连哄都不会。

    西亭倚在门上等着郑和敲门,等了半晌,外头也没动静,悄悄的打开细细的门缝朝外看,竟是一丝人影都瞧不见。

    左右仔细看了看,的确是没有,索性将房门大开,尼玛!舱门外哪里还有死太监的身影!

    “混蛋死太监,你还真走了!走吧走吧,找你的语彤妹妹去吧!”

    郑和的确是走了,但是西亭可是冤枉他了,他去找的可不是和语彤,而是宫子尧。

    “咳,那个,宫,子尧兄。”左右瞧瞧没有人,郑和这才壮着胆子拉了拉宫子尧的衣袖,唬的宫子尧一个激灵,以为来了个断袖太监呢。

    一看是郑和,宫子尧放松了警惕,嗔道:“郑兄什么时候说话也这么阴阳怪气的了,吓我一跳。”

    “抱歉,我,我是有一事想请教。”

    宫子尧点头:“郑兄客气,请讲。”

    郑和踌躇了半天,一直盯着宫子尧看,就是不说话,那小眼神吓得宫子尧不得不离他退了两步:“郑大人这是受了什么刺激了吗?”

    “不是,我,我想问,下,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你被狗舔了,你会怎么做?”

    “啊?你去底舱了?”听郑和一说,宫子尧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去了底舱,不过底舱只有马,没有狗啊。

    郑和也不好意思多说,只说道:“你只要告诉我你会怎么做就成。”

    宫子尧想都没想,说道:“肯定是洗澡,换衣服呗。”

    郑和点头,转身就走,快进舱房之时,吩咐道身旁的小筷子:“本官要沐浴,打些水来。”

    西亭躲在床上生闷气,一刻钟后,舱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哪位?”提不起精神,话都懒得说。

    又是两声敲门声,这才响起郑和的声音:“是我。”

    “我是谁呀,不认识。”切,这都过了半个多小时了,死太监才过来,西亭撇嘴,就不让你进来。

    西亭的气还消,门外的郑和又敲了一次门,讨好的口气说道:“亭儿,别生气了,我刚才沐浴换衣去了,你让我进来,你查看查看。”

    “噗!”这句话倒是逗乐了西亭,纵然是一肚子的气,也被死太监给萌的消散了。

    “进来吧。”到底不是真生他的气,西亭翻了个身坐起来,看着郑和推门进来,果然是换了一身衣裳,不由捂嘴偷笑。

    郑和走至西亭面前,犯错小媳妇似的低声道:“我真的有沐浴了。”

    西亭捂着嘴点头,死太监怎么可以这么萌,这以后还有她生气的余地吗?

    站在一旁看着西亭傻乐的郑和嘴角也勾笑,只是这笑有些不同,带着一丝得逞。

    不把娘子哄开心了,今晚哪能扑倒?

    这边小两口躲在舱房里培养感情,王景弘那头却在苦不堪言。

    对面坐着的和语彤,整个一泪人似的,不管王景弘问她什么,她始终不停的流眼泪,从头到尾一句话:“我是来找三保哥哥的。”

    听听听听,三保哥哥,这称呼一看,就和郑和关系近,偏就三保还把这差事踢给他。这是问又问不出什么,关又关不得,王景弘实在是为难。反复一思量,王景弘冲着身旁的小太监一辉手:“去,还是请郑大人过来一下吧。”

    小太监兴冲冲的跑去找小筷子,小筷子刚倒完郑大人沐浴的水,哪里知道自己家大人跑哪里了。

    四下一寻找,猛听得西监副房内有笑声,似乎还有郑大人的声音,立即上前一敲门:“西监副,郑大人在里面吗?”

    正循循善诱,正要亲到樱唇的郑和闻声,身子一滞,西亭趁机从他怀里溜下去道:“在的。”

    “麻烦通传一声,王副使请大人过去。”

    扫兴,郑和怏怏的看了一眼房门,自婚配那晚到今日,他都还没亲过西亭一回,别说是亲了,抱都没抱过。好不容易得来一次机会,又让小筷子给搅和了。

    “门外侯着,本官就来。”

    不舍的抱了抱西亭,郑和理了理衣衫,开门而出,带着小筷子往牢狱走去。

    郑和的身影刚刚出现,原本有些止住泪水的和语彤突然又嘤嘤的抽泣起来,眼泪再一次不值钱的砸下来。

    “三保哥哥!”一个激动,和语彤再次的想往他身上扑去。

    郑和眼疾手快的一个侧闪,开玩笑,刚刚把西半仙给哄开心了,可不能前功尽弃。

    于是他不仅避开了和语彤,还特地站到了王景弘的后面,让无辜的王景弘站在中间做他的屏风。

    见郑和躲着自己,和语彤伤心的直落大豆豆:“三保哥哥,你不认识我了吗?”

    “那个,语彤,配合王副使的提问,不然,按照军规,会将你守押的。”

    “三保哥哥,你让他们都退下,语彤只愿对你讲。”

    得,王景弘一翻眼皮,合着自己在这就是阻碍事情进展的。不等郑和回答,他一招手,带着小太监下去了。

    一眨眼,屋里就剩下她和郑和,和语彤的眼泪就没停过,抽抽嗒嗒的抹着眼泪:“三保哥哥,语彤好苦,庆寿寺的小和尚不检点,竟然调戏与我,语彤无泪说苦,又不愿呆在庆寿寺,故而出此下策。”

    说起被欺负的事情,和语彤竟是哭出声,好似真的受了多大的委屈。

    郑和到底是心软,一个女孩子家在缝补船上呆了这么久,随即让人将她带了出去,好生照顾着。

    女子生的娇弱也是有优势的,尤其是珠泪连连之时,更是楚楚动人,让人心生怜悯,就这样,和语彤以郑和表妹的身份,在宝船上住了下来。

    留下和语彤,对西亭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不仅多了一个抽抽泣泣,红楼梦里走出来的林黛玉似的,而且还是个情敌。

    对于和语彤的来历,郑和并没有隐瞒西亭。

    和语彤本是宫里的一名小宫女,当年靖难之役以后,宫里的许多宫女太监都没能幸免处死。和语彤是郑和的老乡,当初也有过一面之缘,故而,在和语彤来求情之时,郑和求朱棣饶了她一死,又请求师傅让和语彤暂住寺庙,等待送她回乡的契机。

    “哼,怪不得我当初瞧着她的言行举止不俗,原来是宫里出来的。”

    西亭这几日说话一直酸溜溜的,而且只要郑和一爬上床,她就会一脚把他踹下去,他是有苦不能言,有美人在怀却吃不到肉,真是苦煞了郑大人。

    眼见着苏门答刺都快要到了,两人还没有同眠过,郑和的心就痛。为了让西亭有个酸碱平衡的好心态,郑和最近一直保持着指挥室,书房,舱房的三点一线,尽量避免遇到和语彤。

    当今夜再一次被踢下床的时候,郑和看着床上背对着自己的某女人,暗暗下了一个决定,就在明天晚上,他一定要扑倒某半仙!

    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要想扑倒某只,不是想想就能办到的,郑和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起身去找宫子尧,既然一人睡不着,不如一双睡不着,乃们说对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死太监当爹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鱼蛋豆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蛋豆腐并收藏死太监当爹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