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死太监当爹了 > 96 偶遇遐旺王储

96 偶遇遐旺王储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死太监当爹了,96 偶遇遐旺王储

    西亭悠悠转醒,屋子里的摆设让她吃了一惊,敏捷的撑坐起来,仔细的一环视。舒悫鹉琻

    极其陌生的摆设,屋子内空无一人,也不见文虎他们。

    “这是什么地方?海盗窝吗?”她掀开被子下床,自言自语。

    “没错,就是海盗窝!”冷不丁的,屋顶上突然传来男人的声音,西亭心中一紧,下意识的后退抬头。

    只听一阵衣袂猎猎声,随着一个旋转的身影落地,她才看清说话之人。

    竟是个俊朗的书生,只是皮肤并不白皙,麦色。

    西亭警觉的问道:“你是谁?”

    陈祖义捋了捋有些凌乱的鬓发,竟行一书生之礼,回道:“在下姓陈名祖义,见过姑娘,不,见过郑夫人。”

    一听来人自报家门,西亭心里一咯噔,陈祖义,难道就是那个串通汉王,冒充大明船队的海上恶霸一一陈祖义?

    再抬眼瞧面前的男人,斯文书生一名,曾记得庄老翁也说,登岸的是个斯文书生。

    心下警铃大作,不由的西亭往后又退了两步。

    “怎么,你怕我?”陈祖义紧逼着往前垮了一步,笑意不明。

    西亭深呼吸两口,说道:“一个强盗,何足惧矣!”

    陈祖义又向前一步:“不怕我,为何连退数步,便是这面上神色,都起了变化的。”

    西亭不想再说下去,只是喉间一动,问道:“你把文虎他们怎么了?”

    陈祖义道:“郑夫人倒是体恤下属,他们只是被我看押了起来。”

    再往前一小步,陈祖义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诡异,声音也有些压低,道:“于我来说,你口中的文虎他们对我无用,反倒是你,我得小心谨慎的照顾,因为你的作用,将会决定一个船队的去留!”

    “你想干什么!”

    陈祖义果真是有野心的,只要听到一丝关于船队的事情,她就自动进入戒备状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恶魔。

    陈祖义摊手,边退边道:“我要做的,便是请郑夫人好生歇着,用不了几天,我们可有段海路要走。”

    陈祖义说罢,收回笑容,就往门外走去。西亭忙追至上前,哪知只扫到了外间的一眼情形,门就被关了起来。

    “唉。”又推又拉的,折腾了几下门,见根本就无法打开之时,她叹着气的回到床边。

    都说祸不单行,此话还真是有些道理,如今连失了两名船员,到底还是落入了陈祖义的手中。

    这匹野心狼会拿她当筹码去威胁郑和吗?

    答案是肯定的。

    该如何逃脱?

    西亭不知,她不是侠女,不会飞檐走壁。不是美少女,一个华丽丽变身就金手指傍身。

    要说她的独特之处,那也就是个穿越女,没有任何金手指,还脸朝地的降落。

    更何况,她现在不是一个人,她的肚子里还装着一个,她得为肚子里的安全着想。

    思来想去,还是得等离开这个房间再去想怎么逃。

    在此之前,她要做的便是一一

    “有没有人啊,我饿了,我要吃烤全羊!”

    “热死了,给我弄些冰块!”

    “无聊死了,跳个舞来解解闷!”

    “……”

    “……”

    西亭的要求越来越多,出其的是,陈祖义居然尽量满足。

    但是卜仁看不下去了,气呼呼的撸着光膀子,嗤吭吭道:“这臭娘们蹬鼻子上脸,一个俘虏,还敢有诸多的要求。头儿,你把她交与我,我保管半日就让她老老实实的呆着。”

    陈祖义听得发笑,眉锋一挑:“你懂什么,她这是吃准了我不敢动她。还真别说,我现在还真不想动她,你也别去找事,她要什么,尽量满足就是,左右不过两三日的时间,等消息一到,咱们就出发。”

    “头儿……”

    卜仁有些不甘心,被陈祖义一瞪眼睛:“莫要愚蠢,坏了大事!”

    又在旧港呆了一日,这一次西亭胆子有些大,直接拍着门高喊:“我要见陈祖义,让陈祖义来见我!”

    声音之大,饶是无人通传,也能在金碧辉煌的别院里回荡一圈。

    不多时,陈祖义居然真来了,嘴角一直噙着淡淡的笑容,可是西亭知道,这笑容里,藏了多少阴谋和野心。

    “找我有事?”陈祖义说话的腔调极其的书生。

    西亭哼道:“你前几日说,文虎他们被关押了起来,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我得亲自看过才能相信你的话。”

    陈祖义嘴角的笑冷了一下,道:“我便是说假有能如何?这几日,狐假虎威的感觉,如何?”

    西亭挑眉,迎着他的目光而望:“能使唤你自然是妙极!”

    “嗬嗬!”陈祖义嘴上笑着,眼睛里却露出了冷光,“有些事情,不能做的太过,小心惹祸伤身。”

    “有你挡在我前头,我为何要小心?”

    “就不怕惹怒了我?”

    这话说的真好笑,西亭抬眼看他:“你舍得杀了我这么好的棋子?”

    她看的明白,陈祖义断然是不会动她这颗棋子的。

    但陈祖义闻言,话说的和她想的截然相反:“你错了,你这颗棋子并没有那么重要,纵然没有你,我也能击败郑和。倒是你,如此高调的在我的地盘大喊大叫,其实就是想告诉别人,你对于我陈祖义来说是个重要的棋子,让别人都不敢伤你不是?如此看来,倒也是个没胆子的。”

    西亭听得唇角发冷:“这要是在半年前,你夸我是个没胆的,我肯定双手高举,赞同你的话。但是你要知道今非昔比,一路上看过了那么多将士流血牺牲,我早已麻木。死是什么?不过就是活的反义词。”

    “说的倒是漂亮。”

    随着不屑的言语,陈祖义的目光似是无意的落在了她的腹部。

    西亭知他的意思,昂着头颅道“别以为一个孩子就能威胁到我,我既然敢一人偷登满是瘟疫船员的船,就没打算活着回去。能治好船员活下来是老天垂怜,观音送子是我救人之报。可我幸运太多,遭坏神仙嫉妒,福兮祸所至,这腹中的胎儿若是保不住,也是他自己的命。”

    西亭说的慷慨激昂,倒是让陈祖义多看了一眼。偷登瘟疫之船,倒真是有点胆识。

    “话题不要给我扯这么远,到底让不让看!”

    西亭一双眼睛紧紧的瞪着陈祖义,见他沉吟了些许时间,一点头,朝外间一声令:“来人,带郑夫人出去。”

    到底是西亭强过了陈祖义,获得了暂时的走动特权。只是这种赢算什么呢?终究没能想到法子逃出去。

    陈祖义倒也守信用,走过一重重楼阁,一座青石垒砌的房子展现在了西亭的面前。

    放眼望去,垒砌成屋的青石个个大入半面小山,这种牢房,即便是现代的炸弹,也不见得能一下子轰蹋它。

    她不得不佩服古代人民的智慧,能造就出这样一座坚如钢铁的牢房。

    一进牢房的大门,没有印象里的昏暗无光,湿冷发霉,却是一盏盏银底的红烛灯。

    倒是够奢侈的,西亭不满咂舌。

    陈祖义似是捕捉到了西亭细小的表情,脸上满是得意的笑:“如何?大明的皇宫是不是也不过如此?”

    “这可没有比头,莫说是大明皇宫,便是行宫,只一间厕所,便比你这满是银的牢房豪华的多。”

    这完全是西亭瞎侃,但是陈祖义的话就是欠讽刺,她张开借此机会,满足他一把。

    陈祖义也不恼,继续向前行,走到一座牢房面前,西亭不禁驻步。

    只见这牢房之内,关押着一位奇装异服之人,脸上虽有黑灰,但大致相貌倒也看得出来,是位俊朗的海外男子。

    再瞧他的穿着,好生的熟悉。

    “这是?”一时半会儿想不出,西亭便试探性的问了身侧的陈祖义。

    陈祖义倒是不避讳,直言道:“郑夫人不认识?这就是渤泥国的遐旺王储。”

    “遐旺王储!”西亭不禁重复了一遍,渤泥王储果然在此处。这个陈祖义果真是狡猾的很,假冒大明船使,掳走了遐旺王储,让渤泥国王以为死太监杀害的,成功的挑起了争端。

    西亭拿眼睛瞄陈祖义,陈祖义也噙着笑回看她,一抬手道:“前面左拐,便是关押你属下的牢房。”

    虽然很想和遐旺王储说上几句话,但是陈祖义长居马六甲,这些海外语言定是十分流利,只怕说出祸端。况且,此时见文虎他们更为重要,西亭想着,脚下便动了起来,往前面走去。

    陈祖义倒是说的真话,文虎四人正一个个盘坐在地,闭目休息。

    西亭悄声走上前,轻声唤道:“文虎。”

    文虎一听自己的名字,立即睁眼,猛瞧见竟是西监副站在牢房外,不禁喜出望外,忙一行礼,道:“西监副,你可算醒了,大伙都担心的很哪。”

    西亭笑道:“谢谢大家的关心,我早已醒了,陈祖义热情款待,感觉还不错。”

    咬着牙,特别加重了“热情款待”四个人,大有讽刺之意。

    文虎刚想接话,西亭却突然伸手阻止,一转身,对着暗影处的陈祖义说道:“还请陈祖义你暂时回避,我有话想对他们说。”

    “有我在不能说?”陈祖义道。

    西亭点头:“还请你回避一下。”

    陈祖义爽快的答应了,在他的地盘上,他并不担心这几个人伤残病弱可以和他的军队为敌。

    待陈祖义走后,西亭还特地追到台阶处查看了一番,又回到牢房面前:“你们切记,一旦有机会,你们就逃出去,唔,对了,记得将那边的遐旺王储也就出来,带回船上去。”

    “西监副,那你呢?”

    “我自有良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死太监当爹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鱼蛋豆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鱼蛋豆腐并收藏死太监当爹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