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六十四章 如你所料!

第六十四章 如你所料!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贵女邪妃,第六十四章 如你所料!

    “他们想着让你嫁给安逸候的庶子为妻。舒悫鹉琻不过,那位凤良公子在安国公府上见过你,他似乎是对你极有兴趣。所以,你还是要小心了。”无崖一本正经道。

    “你觉得我会栽在那个凤良的手里?”倾城那有些邪魅的笑,再次浮上了脸。

    无崖被噎了一下,顿时便想起了当初她才十二岁在江南的某家秦楼楚馆之中,是如何是虐待那几位纨绔公子的,这样的洛倾城,如何会让别人占了便宜去?

    将一个明明就是喜欢女色的富家公子,竟然是给送到了小倌儿馆里,这还不算,竟然是还真的就让人找来了人来伺候了那人一夜!听说,自那以后,那位公子,可是见到美人儿,不论男女,便是吓得脸色发白,冷汗直流呀!

    再一想这丫头现在恢复了武功,连自己都不是她的对手,更别说那个草包世子了!顿时,原本的担心,烟消云散。松口气之余,更觉得自己是吃饱了撑的,才会关心起了这个疯女人!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倾城打了个哈欠,“困了,我走了。”

    无崖动也没动一下,“那我就开始安排那个凤良的事了。”

    “嗯,记得做的隐晦一些,还有,最好是不要让洛华美太丢脸了,至少,也是洛府的女儿不是!”

    “知道了。我也绝对不会让人疑心到你头上的。”

    倾城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足尖轻点,便出了玉景房。

    身后,无崖眯着一双桃花眼,看不清楚其眸底的深浅,只看其长长的睫毛微动,将心事给遮了个严实!一袭大红的衣袍,将其原本就有些张扬不羁的个性,更是衬地完美中带着霸气!

    看着倾城的身影完全地融入到了夜色中,无崖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淡,凤良吗?敢打倾城的主意,看来,他是觉得这日子太过枯燥无味了!既然如此,本公子就帮帮你,让你的日子五彩缤纷起来。

    倾城身形极快地掠过了几条小巷,眼瞅着就要到了自己的洛府了,竟然是意外地又被人给劫了!

    青鹤飞速现身,将倾城护在了身后,他们的小姐,什么都好,就是有一样不好,懒!即便是与人交手,除非是人家想着取她的性命了,否则,她定然是不会尽全力的!

    倾城一看青鹤出来了,自然是有心要试一试这位冥教教主的身手了,当即双臂环胸,跃上了一棵古树,开始悠闲悠闲地观战了。

    来人正是夜墨,一看到突然现身的青鹤,他的眼中并无意外之色,显然,早已预料到了她的身边还有暗卫,仅凭这一点,就知道青鹤定然不是他的对手。

    二人打的激烈,倾城却是看的津津有味,时不时地,还在一旁指点一二。

    “青鹤,不能跟他比拼内力,他的内力显然是在你之上的。”

    “喂,夜教主,你这一招未免也有些太不光明正大了,可是有偷袭之嫌哦!”

    “青鹤,攻他的左路!”

    夜墨一开始还能忍受倾城的聒噪,可是不一会儿,便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直接一掌劈向了青鹤,这一掌,掌风呼啸,恍若是冬日的西北风一般,还带着浓浓的冰寒之气!

    青鹤暗叫不妙,快速后退,只是可惜了,他这一反应,不过是眨眼之间,便已是拖延了他后退的时间,眼看那一掌就要劈到了自己的颈前,青鹤手伸出了一半儿,正要去挡,却发现身前早已有一双手与其对上了!

    “小姐。”青鹤有些担心,小姐的身手虽然是在自己之上,不过对上眼前之人,怕是胜算不大!

    “退下。”

    青鹤也知道这高手过招,自己在这里,反倒是会给小姐添了麻烦,容易让其分心,遂快速地隐入了黑暗之中。

    数十招后,夜墨似乎是越打越上瘾!这本就寂静的夜里,只闻得二人掌风呼啸,衣衫飘动之声,二人只是过招,几乎就是没有接及一丝内力,否则,怕是将这四周的百姓都给惊动起来了!

    “好身手!上次在锦绣阁没有打过瘾,这一次,咱们就好好儿过过招。”夜墨总算是开口说话了,只是这一开口,就让洛倾城火大了!

    倾城瞪了他一眼,“你有毛病呀?半夜三更不睡觉就是专程为了找人打架的?本小姐还困着呢,没有这个时间陪你疯!你想玩儿就自己去玩儿吧。本小姐恕不奉陪!”

    说着,倾城就要夺路而走。而夜墨,自然是不肯放过好不容易堵到的佳人了!

    夜墨刚才本就是隐藏了实力,这会儿见倾城要走,自然也就不再隐藏,直接大掌一挥,倾城偏身一躲,竟然是直接就躲进了人家的怀里!

    于是,护主心切的青鹤现身时,看到的就是这样诡异暧昧的一幕!

    小姐被那黑衣人给直接揽住了腰身,而小姐正一脸恼怒地瞪着占她便宜的人。

    “色狼!”挣脱开了他的拑制,倾城轻骂了一声。

    夜墨也不辩驳,只是冷冷地看着她,“本座有要事找你商谈,你确定我们就在这里说话?”

    “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洛倾城,你确定你要对付凤家和皇后,不需要本座的帮忙?”

    倾城正欲抬脚离开,听到了这一句,马上就又改变了主意!转头看向他,今晚的月光并不怎么好,几乎就可以说那弯的只剩了一根豆芽儿菜一样的月牙儿,在这漆黑的夜里,几乎就是起不到什么作用!

    所以,倾城看不真切眼前男子的表情,更看不清楚,他眸子中所透出来的深意!勉强借着自己还算是上佳的视力,看到了男子俊逸的五官,那有些冷硬的线条,似乎是在说着,请勿靠近。

    “你有什么条件?”

    “你确定我们要在这里说?”

    倾城四处一看,的确是有些不太合适,看了一眼近在眼前的洛府,黑了脸道,“那就到锦绣阁说话吧。”

    “你的另一位暗卫呢?”

    “与你何干?多管闲事!”倾城的语气极差,因为她本就已是困极,可是偏偏遇上了这么一个瘟神,赶,赶不走,打,打不过,还能怎么办?

    一前一后,悄无声息的进了锦绣阁,倾城的指尖微动,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自她的手中飞出,射向了屋顶的某一处!等二人皆是停下了步子的时候,夜墨发现,先前的那抹极其微弱的暗卫气息,这会儿更是微弱了。显然,应该是被某人给弄的睡着了。

    “你倒是小心,居然是连自己的亲生父亲也要防,你不觉得累?”

    “不觉得!倒是跟阁下一起说话,才是真觉得累人!”洛倾城说完,还不忘了瞪他一眼。

    夜墨对于她的挑衅,似是未见,冷冰冰地在屋子里站了,环视了一圈后,“怎么不见你的那只小宠物了?”

    “你深更半夜跟我至此,就是为了看看那只贪吃的猫?”

    夜墨本就冷峻的脸,此时再冷上了几分,“你确定那是猫?”

    倾城不语,显然是累极,也无心与他兜圈子,“说吧。你到底有什么条件?”

    “你就这么自信,我有能力帮上你?”

    倾城眉眼含眼,丝毫不顾忌形象地就在榻上斜坐了,“堂堂的冥教教主,你的能力,本小姐自然是信的!再说了,即便是你的能力不可信,不是还有寒王殿下的吗?”

    一句话,成功地让夜墨一直是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你竟然是连这个都知道了,看来,本座是不能留你了。”

    “你确定?”倾城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的靠近,甚至是还有些懒懒地打了个哈欠,“真人面前不说假话,寒王殿下,你处心积虑地在外面给自己弄了一个冥教的身分,千万别告诉我,你是为了自己将来能更好的大开杀戒!”

    夜墨的眉宇微动了动,既未承认,也未否认。“本座可以助你一臂之力,不过本座也有一个条件。”

    “什么?”

    “做本座的女人!”

    原本快要睡着的倾城听了,眼睛猛地睁大,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了夜墨,“你疯了吧?本小姐今年才十四!十四!再说了,本小姐对一个面瘫可是没有什么兴趣!”

    “你不想尽快地为你母亲报仇了?”

    “想!不过,没有你的相助,本小姐也一定可以手刃仇人!所以,还是收起你的这个自以为是的筹码吧。”

    “你认为本座配不上你?”意外地,夜墨到了这个时候,也没有摆出他寒王的身分来压制洛倾城,这一点,倒是很让她满意。只不过,为什么觉得屋子里突然就有些冷嗖嗖的了呢?

    “不是配不配的问题,而是本小姐现在不考虑这个!而且,你要明白,即便是没有你的帮助,我也一样会报仇,既然你看到了我的实力,就该知道,我不是在说大话。”

    “那又如何?若是没有本座相助,你的确是可以报仇,无非就是早晚的事。可是若是本座从中相阻呢?”

    倾城的脸上终于是收起了先前的无所谓,一脸凝重地看向了他,这个男人,还真是狂妄自大呢!再次试着想要窥探他的心事,不过,一如既往地,还是失败了!

    该死的!他是自己迄今为止碰到的最难缠的一个家伙,可是偏偏这个时候自己的读心术却是出了问题!这简直就是太没天理了!呃,不对!似乎是自己只要对上这个家伙,读心术就会失灵了?这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多想这个,洛倾城这会儿只想着怎么才能让这个冷若冰霜的男人,打消阻止她的念头。

    “你到底想怎么样?”

    “嫁给我。”

    “不可能。”

    “那么咱们就只能是成为对手。”男子似乎是并不着急,声音虽然仍是冷冷的,可是周身的气势,这会儿已是改变了许多。

    “你确定要与我为敌?”

    “是你要与本座为敌。”

    “你干嘛非要插手我的事?”倾城伸手抓了下头,这与她平里的温婉形象简直就是大相径庭!也是她头一次有了一种抓狂的感觉!有没有搞错?这是哪儿冒出来这么一个男人,干嘛非要跟自己死磕?自己貌似并没有得罪他呀!

    “本座从不插手别人的事!”

    倾城的表情一滞,“那你为何要为难于我?”

    “本座做事,全凭心情。”男子凉凉地吐出来了几个字,差点儿没把倾城气的当场吐血!

    这是什么歪理由?分明就是故意跟她过不去了?

    “你就不怕本小姐将你是寒王的身分公之于众?”倾城的脑子一转,也想到了自己手里头,似乎是也有着对方的把柄。

    “你可试试看。”夜墨的脸色不变,甚至是连眼皮都没动一下,只是轻飘飘地扔出了五个字。

    “你真的不怕?”

    “本座有没有告诉过你,洛华城,也就是你的那位宝贝哥哥,也在冰魄效命。”

    倾城的身子一僵,这是威胁,*裸地威胁!这分明就是在拿她哥哥的前程和性命相要挟!谁不知道,只要是进了冰魄,就等于是将生死尽数交到了眼前的这位阎王爷的手中?

    倾城吞下了一口口水,有心不太甘心道,“除了你刚才的条件,其它的,我都可以考虑。”

    “本座只有这一个条件。”

    “你!”倾城这回是真的怒了!自己怎么就遇上这么一个油盐不进的家伙呢?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

    “本座不急着等你的决定,总之,在你动手之前,如果没有给本座一个满意的答复,那么,本座就会出手!”话落,偏头看向了一脸怒容的倾城,“你该知道,与本座相比,你的那些势力,怕是只有膜拜的份儿!只要本座出手,你必败无疑。”

    倾城这会儿是恨的咬牙切齿,恨不能将眼前的冰山男子给一口强吞入腹!这算什么?趁火打劫?乘人之危?这怎么会是一个堂堂的冰魄首领会干的事儿?可是偏偏这个男人就是这么做了!真是气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呀!

    倾城看他动了身形,急道,“我考虑一下再说。”

    “好,你知道到何处去寻本座。本座恭候你的大驾!”

    好一会儿,倾城才恨恨地拍了一下桌子,咬着牙道,“该死的阎王,竟然敢多管闲事!还说什么只有膜拜的份儿?真以为本小姐是泥捏的不成?简直就是欺人太甚!”

    一想到刚刚那人拽拽的表情,洛倾城就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太过分了!堂堂的冰魄首领,掌管大庆最为精锐的三十万大军,竟然是出言威胁一个弱女子?简直就是太不顾及自己的身分了!

    这一夜,洛倾城注定是要失眠了!

    整整一晚上,都在要报仇和要自由两个之间,来回地艰难抉择着!直到天将明时,才困的沉沉睡去。再睁眼时,已是近午时了!

    “小姐,大小姐派人过来,说是听说锦阁里又出了些新的首饰样子,想着邀您一起过去看看。”

    “锦阁不是父亲的产业吗?再说了,堂堂大姐小姐,何需自己亲自去铺子里选?直接让人带了新样子过来不是更好?”

    “回小姐,大小姐说,最近总是休息不好,心情难免有些沉闷,所以想着出门散散心,顺便再去锦阁逛逛。”

    “嗯,她想去就去,来找我做什么?”

    “大小姐说,三小姐回京后,还未去过锦阁,所以想着请三小姐也一起去,一来是认认门儿,二来也是让那店里的掌柜伙计们也都给您请个安。顺便再挑些趁心的首饰。”

    倾城听了,倒是笑了,“还真是有趣!既然是给我请安,怎么不是让他们上门来,反倒是让我这个堂堂的嫡亲小姐去上门儿!真以为我傻不成?”

    红燕听了,也是觉得不妥,“那咱们就回了大小姐吧?”

    “嗯,不必。就说本小姐和她们一同出门,不过,本小姐要去品香楼,听说那里新进了一批上好的檀香,我去那里看一看,挑选一些适合屋子里用的。如果我没记错,这品香楼与锦阁离的也不远。正好顺路。”

    “是,小姐。奴婢这就去回了大小姐。”

    倾城轻捏了一下眉心,好一个洛华美,这是时时刻刻不忘与自己作对呢!什么一起去逛逛,分明就是存了想要算计自己的心思,真以为自己什么也不懂?堂堂小姐竟然是亲自到了铺子里,然后让掌柜的、伙计们给自己请安?真当是自己傻了?

    不过,她定然是不会就这么一处算计自己的,想来,应该是还联合了其它人吧?比如说,安逸候府的世子,凤良?

    倾城稍微梳洗了一番,这会儿天气已是有些凉了,红燕硬是让她加了一件披风,这才出门。

    等到了门口,看到洛华美打扮的宛若天仙一般!妆容精致,衣着淡雅,就连头饰,也是选了最显气质的玉饰!还真是费了心思呢!这样的打扮,要说她只是去随便走走,洛倾城可是不信的!

    想到那锦阁的旁边,可是一家玉器行,据自己所知,那里,可是安国公府的产业!难不成?

    倾城唇角微勾,看来,她的这位大姐姐,最心仪的,还是安国公世子呢!也是,若是嫁给云墨宸,也许她还有可能搏一个正妻的身分,可是嫁给齐王,怕是能搏个侧妃的位置,就着实不错了!

    不过,她倒是觉得这洛华美胆子不小,竟然是敢跟四公主南宫欣抢男人,有本事!

    也好,就让她看看这两个渣女怎么个斗法?除了可以省省自己的心力外,还能免费看上一出好戏,何乐而不为呢?

    低头对绿莺说了几句,绿莺点头应了,便折了回去,只有红燕一人随她上了马车,出府了。

    马车停在了品香楼,倾城下了马车之后,看到了洛华美和洛华柔所乘的那辆马车停在了不远处的锦阁门前,而旁边,似乎是还有停了一辆看不清楚标识的马车,应该是安国公府的吧?

    倾城笑吟吟地进了品香楼,红燕扶着她上了楼,进了一间雅间儿,很快就有端进了上好的沉香香粉,还有一应的器具。

    雅间儿的门前,燃着一支细细的线香,看样子,像是刚刚燃上不久的,红燕倒也没有在意,以为这品香楼就是如此,还想着这果然是个好地方,主人家竟然是设想的如此周到。

    “下去吧。”倾城自香笼中拿出了一个小香匙,吩咐道。

    “是,小姐。”

    红燕站了一会儿,看着小姐动作熟练优雅的打着香篆,只觉得是有些不可思议!以前从未见小姐做过这些,这香道,她虽然是不懂,可也知道,那也是只有文人雅士们才会摆弄的东西,是既奢侈又文雅的享受!

    红燕的嘴巴呈圆形张着,自己服侍小姐多年,从未见过小姐接触过这些,可是这会儿看小姐做的动作熟稔,优雅好看,如同是行云流水一般,委实是让人觉得有些意外!

    “坐吧,红燕,还有,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舒服。”

    “呃?”回过神来的红燕意识到了小姐说了什么,立马就红了脸,“是,小姐。”刚找了个地方坐下,就觉得自己的眼前的景象开始有些迷糊了,还来不及询问一声,便一头栽到了桌子上。

    “如何?本公子配制的迷香是不是很好用?”无崖也不知是从何处冒了出来,大掌微微一动,那门口的线香便灭了,冒出了一小股的浓烟后,便再没有了烟雾出来!而他也是直接就大咧咧地到了倾城的对面坐了。

    “这种东西用多了会伤脑子。你想让以后我身边儿的丫头都是傻子?”倾城眼睛一直是盯着自己刚刚制好的一个繁琐的福字的香篆看,然后再慢慢引了火折子,轻轻地点燃了。

    “不会!本公子配制出来的,绝对不会!”

    很快,浓郁的沉香味儿,便将这屋子里原本的那种有些惑人的香味儿遮掩了过去。

    好一会儿,无崖才道,“有麻烦了?”

    倾城自点燃那香篆后,便一直是闭着眼,似乎是在一心一意地品着香,其它的都与她无关一样。

    “嗯,而且还是一个不小的麻烦。”

    “可要我出手?”

    倾城摇摇头,“现在,还不是暴露咱们实力的时候。而且,你也不适合现在就暴露在阳光下。”

    “待会儿花楚会来。”

    倾城的眉心微蹙,“他还没走?”

    “你放心,先前你吩咐的事,他已经传信让底下的人先办着了。上次咱们不是意外地发现了七雄帮的事?这会儿,已是顺利解决了,不过,七雄帮目前虽然是狼狈一些,可是实力,并没有损失太多。不过,短期内,他们是没有那个精力去对付花楚了。”

    “所以他就有胆子四处招摇了?”倾城的声音虽然是轻柔,可是语气里的责备,仍然是可以听的出来的。

    “他只是太久没有见到你了,又刚刚才知道了你失忆的消息,难免会有些担心。”

    “你将我受伤和失忆的事情都告诉他了?”

    无崖一脸的无辜,一双桃花眼眨呀眨的,“别这样看着我。就算是我不说,你以为他就不会问青鸟她们?”

    倾城无语了,没错,即便是他不说,别人也会说的。倾城一下子就有些头疼了起来,一想想待会儿要面对的麻烦加别扭的家伙,她就有些头疼了!

    “倾城,刚刚收到消息,凤良也来了这里。这会儿已经被我迷晕了就在楼下,你要不要去看看?”

    “不必了,不过就是一个渣滓罢了,我还没有那个兴趣。”说完,倾城抬眸看他,“母亲的仇,我是一定要报的,所以,凤家,我也是一定要对付的。别玩儿的太过火,至少,别让洛府太丢脸。”

    “放心。”

    “那花楚?”

    “我不等他了。我先要去趟闻风客栈,先去解决我的大麻烦。”

    “要不要我陪你去?”

    “不必!告诉花楚,让他把这个候府世子的位子给我坐稳了,他若是有气,等我得空了,让他冲我来就是,可若是他敢拿着这个世子之位开玩笑,我绝不饶他。”

    “知道了。你去吧。”

    无崖有些无奈地抚额,他就知道,来品香楼,不过就是一个幌子,她真正要去见的,果然是另有其人。

    一想到楼下还有一个渣滓等着他去收拾,顺带着连同曾经欺侮过倾城的那个渣女一并收拾收拾,无崖的心情再度好了起来,能为倾城出口气,也还不错!

    锦阁内,洛华美和洛华柔假意挑选了一会儿,果然就到了隔壁的玉器行。

    一看到正在店中安坐,让人为其寻找一块儿上好的玉石的云墨宸,二人当即便做出了一个好巧的表情!

    云墨宸则是真的没有想到会遇到她们姐妹二人,自然是分外的吃惊,稍稍寒喧了几句后,掌柜的将一个小盒子送了过来,云墨宸便欲离去了。

    洛华美如何肯放过一个如此好的机会,假意道,“久闻云世子于这玉石一行十分通透,所以,小女子斗胆请云世子帮着挑一块儿可用于雕琢玉坠或者是玉牌之用的,不知云世子是否得空?”

    云墨宸一听,原本是有些不愿的,可是一想到这洛华美的身分,也不好直接就拒绝了,免得再伤了与相府的感情,便只好应承了下来。

    “云世子,小女子是想送给祖母的,天气越来越凉,祖母年纪大了,十分畏寒,所以,小女子想寻一块儿暖玉,好让祖母贴身佩戴。”

    云墨宸点点头,这个洛华美倒是有心了,能对祖母如此,也算是个孝顺的姑娘吧,也因此,态度比刚才更为缓和了一些。

    而见此,洛华美便知道自己刚才的话奏效了,眉眼微微含笑,再不说话,只是静等着云墨宸为其挑选玉石。

    “大小姐为何不直接选一块儿现在的玉牌?岂不是更为简单省事?”

    “是这样,祖母的寿辰也快到了,所以小女子想着在上面雕上一只仙鹤,喻以长寿。”

    “原来如此,大小姐果然是孝顺。”

    “云世子过奖了。”洛华美假意谦虚道,头也是微微低下,在柳氏身边耳濡目染多年,自然是知道自己的优势在什么地方,也知道男子看她在哪个角度是最美的!

    她的这个样子,果然是让云墨宸对其多看了两眼,淡雅的装束,简单却精致的妆容,既显出了大家小姐的气度,又不会过分的张扬浓艳,一袭深绿色的衣衫,在这店里,倒是更像极了一块儿上好的翡翠,待人雕琢!

    感觉到了云墨宸打量着她的视线,洛华美的脸色微微泛红,长长的睫毛微闪,云墨宸倒是没有特别地被她吸引,而刚刚进了店的一位青袍公子,则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洛华美看去!

    云墨宸的眉心一皱,“凤世子最近也喜欢起了玉石?”

    洛华美很快回神,连忙转了身,入目的,便是正一脸贪婪地盯着她看的安逸候世子,凤良!

    对于这个凤良,洛华美姐妹二人自然是认识的,连忙福身施礼后,便觉得再留下去,恐有不妥,遂出言告辞,待下次再选。

    洛华美不傻,看到了凤良的那幅色眯眯的样子,便知道他定然是对自己不怀好意了!饶是自己与云世子相处的机会重要,可是也不能让这个凤良对自己起了心思!谁不知道他是京中有名的恶霸?专门欺男霸女,广罗美人儿,简直就是京中一大害!

    姐妹二人急匆匆地出了店,便上了马车,也忘了那品香楼中的洛倾城,直接就打道回府了。

    “姐姐,怎么回事?你不是说那位凤良会在品香楼中去偷窥洛倾城吗?怎么会出现在了这儿?”

    “我也不知道,那人明明就是说要设计三妹妹的,谁知道他会出现在了这儿?”

    凤良看着姐妹二人的马车消失无踪后,才连连摇头,“可惜了,如此佳人,却是再难有缘得见了!”

    云墨宸一看他这样子,便是说不出的厌恶,未曾理会于他,便大步出了玉器行。

    洛华美和洛华柔也不知是不是今日出门没有看黄历,竟然是刚走了没多远,就与四公主的车驾给遇上了。

    姐妹二人自然是只能下了马车在一旁行礼,而四公主那如同蛇蝎一般地目光,则是紧紧地盯在了洛华美的脸上!这个贱丫头,倒是生了一幅好皮囊!

    “公主殿下,奴婢刚刚似乎是瞧见云世子从玉器行出来了,这会儿已上了马车,许是回府了。”

    听着宫婢的禀报,四公主看向洛华美的眼神更是恼恨!这会儿出现在这里,定然就是去想着法子来勾引宸哥哥了,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连本宫的夫婿也敢抢?

    四公主的眼珠子一转,“听闻洛家的大小姐可是十分的孝顺呢,而且还是满腹经纶,博学多才。正巧,本宫要去前面的玉器行挑些东西,就请洛大小姐一并前往,正好,也能提点一二。”

    “这。”洛华美有些迟疑了,很明显,这四公主的语气,似乎是听起来不太好呢。“启禀公主殿下,臣女今日是为了祖母的寿礼才出门寻找一些合适的玉石的。出门前,祖母再三交待,要早些回转,如今,臣女已是出来多时了,恐祖母会担心臣女姐妹了。不如下次再与公主同行,如何?还请公主见谅!”

    “原来如此,那本宫也就不勉强了。对了,本宫听闻你的女红甚好,就照着这个花样子,给本宫绣一面儿插屏出来吧。”

    洛华美接过了一名宫婢递过来的画卷,“是,臣女一定会尽力为公主殿下早日绣好的。”

    “嗯,走吧。咱们待会儿还得去一趟安国公府呢。”

    洛华美总觉得这四公主,是故意将安国公府四个字咬的极重!这是在警告自己么?

    姐妹二人起了身,见四公主的车驾走的远了,才再度走近了马车。

    “洛大小姐请留步!”

    洛华美一回头,见是凤良,当下心中便是觉得一阵厌恶,不过面上却是不敢显露出来的,“原来是凤世子,给凤世子请安了。”

    “在下有礼了。两位小姐,这是要回府了?”

    “正是。我们姐妹几人今日是特地出来为祖母挑选寿礼的。咦,怎么不见三妹妹了?”洛华美故意道。

    洛华柔会意,也故作担心道,“三妹妹不是说要去品香楼吗?姐姐忘了不成?说到这儿,三妹妹生的国色天香,这会儿只她一人在品香楼,身边儿也只带了一个丫头,万一再遇上什么登徒子?”

    这姐妹二人一唱一和,分明就是在暗示给了凤良,洛倾城是姐妹几人当中最美的,今日身边儿也没有带太多的随从,只一个丫环,这岂不是他这个色胚子下手的好时机?

    凤良生性纨绔,又极好美色,这会儿听这姐妹二人一说,才又想起来似乎是原本就打算在品香楼会一会那洛倾城的,怎么竟然是到了一旁的玉器行了?

    洛华美见他动了心思,便小声道,“我与妹妹还有要事急着回府,就请凤世子代为照顾一下三妹妹,待会儿护送三妹妹回府才好。否则,我这个做姐姐的,委实是有些不放心的。”

    “大小姐放心,有我凤良在,哪个还敢欺负到了洛家的三小姐?两位小姐先行,在下这就去看看三小姐。”

    “多谢凤公子了。”洛华美又是盈盈地福了福身,那妖娆的身段儿,直看得凤良是有些想要流口水了!不过,眼下,还是正事要紧,他可没忘记,要对付洛倾城,也是四公主的意思呢。

    上了马车,轻掀了一角帘子,看到了凤良果真是往那品香楼的方向去了,这面上便是一阵得意!无论今日凤良与她是否有什么,只要是凤良招摇过市地一路护送了洛倾城回府,那洛倾城的名声可就是彻底地毁了!

    这凤良是什么人?无恶不作的纨绔子弟,京城里谁不知道他专门是搜罗美人,欺男霸女?有他一路护送回府,京城的百姓们,还有这些贵族高门们,会如何看待洛倾城?

    洛华美打的好主意,只要是凤良一路上缠着她,送她回府,那么,自然就会让人以为这洛倾城与凤良有着什么暧昧的关系了!毕竟,洛倾城是真的长的美!而凤良又是一个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一个美人儿的恶痞,这下子,你还不倒霉?

    却说,凤良再回到了品香楼,可就没有先前那般的好待遇了!一进门,直接就晕了!

    这品香楼是什么地方?那可不是什么风月场所,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这品香楼的主子,据说是位厉害的主儿,这后台也是硬的很,迄今为止,来这品香楼找过茬儿的,总共也就有两位,其下场就是一个被人从某家的溺池里发现了,还有一个,则是被扔进了京城最有名的如玉楼,当然了,不可能是扔进花魁的房间的!而是扔进了如玉楼某位姑娘的屋子里,睡了一晚,就只是单纯的睡了一晚,竟然是被如玉楼的艳娘给敲诈了上千两银子!

    正因如此,凤良到了品香楼,也只是他一人带了小厮进去,其它跟着的护卫,可是都在门外候着呢。谁成想这一候,就候到了人家品香楼打佯的时候了!此事,咱们暂且不提,先说倾城!

    闻风客栈,天字一号房。

    倾城就像是没有骨头一般,懒洋洋地在那一方软榻上躺了,嘴里还不停地数落着,“啧啧!还真是奢靡无度呢!这上好的云锦,别人家用来做衣服都要思索再三的好东西,竟然是就被你这样给做成了垫子?而且上面还再铺了一层上好的蜀锦,这是在向本小姐炫富吗?”

    一旁的八仙桌前,坐着一名身着黑色长袍的男子,不是夜墨,又是谁?

    夜墨凉凉地看了她一眼,对于她口里的碎碎念,根本就是充耳不闻!表情淡漠地喝着自己的茶,只是若是细看,还能看到他的眼角处,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的!

    倾城对于一旁的夜墨,恍若未见,自顾自地发着牢骚,不过始终都没有得到男子的搭腔,这让洛倾城是极为气闷!这个男人,他是聋子吗?要不然就是哑巴!

    终于是感觉到了一个人碎碎念的无趣,剜了他一眼,“喂!跟你说话你都听不到的吗?”

    “你确定你刚才说的那一大堆无用之语,都是对本座说的?”

    倾城顿时气结!这是什么人哪?要么不开口,要么就直接开口气死人!

    “不是你让本小姐过来跟你谈条件的?现在你自己又不出声。”倾城不满道。

    “丫头,本座的条件,一早就已经是告诉你了。”

    倾城的脸上,终于是有了一丝真正的情绪波动。“不可能!本小姐可是向来喜爱自由自在,受不得拘束的,而且,你就确定你的冥教的手下,会同意本小姐嫁给你?”

    “有何不可?”

    “呵!你可知道本小姐的手段?你确定,你的那些手下,以后落到了我的手里,还能善终?”

    “你是指柳氏的死法?”不答反问道。

    倾城的脸上仍是浮着笑,而且是那种极度妖娆的笑!只是那眸底,如同一旁的男子一般,冰寒若雪。

    “你既然知道本小姐的底细,就该知道,娶我,等于是娶了一个麻烦!”

    “那又如何?”

    “喂!你到底听不听得懂我说话?”倾城有些恼了,蹭地一下就从榻上起来,三步两步便到了桌前,与之相对。

    “你以为本王的麻烦少?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夜墨抬眸看她,那一双冰冷如玉的眸子里,却似是泛出了柔情万千!

    洛倾城用力地眨眨眼,自己的错觉吧?冥教的教主呢?怎么可能会有柔情那种东西?

    “既然你坚持你的条件,那我也有条件。”

    “说。”性感的嘴唇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似乎是对于她会提出什么条件,已是胸有成竹了!

    “第一,毕竟是要本小姐托付终生的人,所以,坦言相告你的秘密,不算过分吧?”

    “不算。”夜墨倒是极为痛快道。

    “那好,那就先来说说这一条吧。本小姐洗耳恭听。”

    沉默,令人窒息的沉默!

    不过倾城始终是用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看着他,还时不时地眨眨眼,一幅翘首而待的样子。根本就是料准了,他一定会说。

    终于,就在倾城觉得自己快要打瞌睡的时候,夜墨缓缓开口道,“如你所料!”

    ------题外话------

    感谢大家送上的月票!么么!感谢wyh6066送上的5钻10花和一张五星评价票,感谢黄姐0126送上的3花,感谢西灵春美人送上的28朵花花,亲一个!感谢我是屁巅婆送上的1花100打赏!非常感谢大家!月底了,票票再不投出来就要过期了哦!嘻嘻!妞们儿可以想像一下,我们的女主会提出什么稀奇古怪的条件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