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六十九章 全都拆穿!

第六十九章 全都拆穿!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贵女邪妃,第六十九章 全都拆穿!

    “怎么回事?”

    “回姑娘,外面有一醉汉正倒在了路中央,幸好是刹住了,要不然,怕是就要伤了人的性命了。舒悫鹉琻”车夫的声音里还能听出一丝后怕来,看样子,也是被吓到了。

    红燕回头见小姐冲自己点了点头,便道,“那就绕道吧。”

    “是,姑娘。”

    改了道,进了一条小巷,就见凤良正优哉游哉地在那儿等着。看样子,像是等的时间不短了。

    马车又停了,这回红燕有些火气了,“怎么回事?你这走走停停的,小姐何时才能回府?”

    “回姑娘,前面儿有凤世子拦了路,小的总不能直接就撞过去吧?”车夫道。

    倾城的眸底泛出一抹精光,原来是在这儿等着自己呢!自己这会儿应该是有些呆呆痴痴的模样,脑袋也应该是懵懵的,最要紧的是,中了那种*香的人,基本上就是无论对方说什么,自己都会点头相应。这会儿,怕是那位凤良就是打了要将自己带走的主意了!而且,还得是众目睽睽之下!

    如此一来,自己在众人的眼中,就成了先与凤良有私,名声尽毁,除了凤良,这京中怕是无人愿意再娶自己了!再一点,自己是相府的嫡女,若是父亲有意向齐王靠拢,那么,也许凤家会给自己一个正妻之位,如果父亲不肯支持齐王,那么,按照这奔为妾,娶为妻的说法,自己就只能是嫁与凤良为妾了!这等的心思,还真不是一般的毒!

    不过,自己是谁?岂是你想算计便能算计的?哼!待本小姐回到府中,再与你们一一的算清楚这笔帐!

    红燕挑了帘子往外看了一眼,担心道,“糟了,小姐,那位凤世子过来了,奴婢看到他身后还跟着有十几个护卫。怎么办?”

    “急什么?他是候府世子,岂会做出一些个让自己没脸的事情来?”

    没有人瞧见洛倾城的手指微动,那原本是停着的马车,瞬间便动了起来!

    正往这边儿得意地晃悠着的凤良,这会儿的脑子里正想着那位洛倾城的倾国之貌,本就有些走神儿了,突然一听这马长嘶一声,吓了一跳!

    还是他身后的护卫眼尖,一把将他给推到了墙根儿底下,然后再听到了一阵的手忙脚乱声,还有人肉撞墙的砰砰声!咝!红燕听着,这会儿也顾不上怕了,就觉得这外面的人,怕是得疼的很吧?

    跌跌撞撞,东倒西歪,总算是出了巷子口儿了,要说这车夫也是个精明的,一开始自然是知道这是惊了马了,刚拉了一下缰绳,就觉得这倒是也还行,最起码小姐是会平安地躲过了这凤良的魔爪了!当下反应过来后,便只是控制着尽量不让这马车撞到人和墙,至于这马跑的快不快,倒是不怎么理会了。

    待要到巷子口儿了,这车夫才开始猛地拉紧了缰绳,担心拐弯儿太快了,这马车会翻了,再伤了小姐,可就是大大的罪过了。

    “小姐,您没事吧。”待马车平稳了下来,那车夫才扯着嘴子问了一句。

    “小姐没事儿,小姐还夸你会赶车呢,说是一会儿回去就赏你一百两银子。”红燕挑了帘子笑道。

    那车夫一听,立马就乐了,心道自己果然是聪明,这做下人的,就得是时时刻刻地琢磨着护着主子,不然的话,别说是打赏了,说不清哪天的小命儿都得给交待了!还得落下个骂名,到时候,自己就是死了,家人也是不得安宁!一百两银子呢!车夫这会儿是真高兴了!自己辛辛苦苦地赶上一年车,也是挣不了一百两银子的,还是小姐出手大方,直接就赏了一百两!

    回府后,红燕便让总管领着那车夫到帐房领了一百两的赏银,这事儿,自然是很快就有人报到了老太太那里。

    洛华美和洛华柔自然是知道洛倾城这一趟的皇宫之行,是要被人算计的。迟迟不见她回来,自然也就以为皇后的计成,毕竟,她们在洛倾城的衣裳上做了手脚,自然是知道皇后是想要做什么的。

    洛华娇和杨氏一屋子里原本也是正想着,这会儿,也许那洛倾城应该正在宫内受罚,丢尽脸面,也算是她们为四公主立了一功,至少,也给自己攀上了一个有权有势的主子,这样,她们的以后,自然是会好过一点儿的。要知道,这洛倾城身上的香囊,可是她们派人,买通了那个只是一句话不对付,就被倾城给罚去了浣洗房的绿莺,让她在里面给加了麝香的。

    她们存的自然是好算计,这绿莺被罚到了浣洗房三日,在那里受尽了欺凌,谁让她的主子本就是不得老太太的青眼呢?再加上她们这边儿的刻意交待,自然是让绿莺恨透了洛倾城,将自己所受的苦,全都怪到了洛倾城的身上!如此一来,她的心里自然就有了怨气,她们母女,再稍微给点儿好处,立马就弃暗投明了!

    可惜了,这两方人马想的都是太过理想了!现实于她们而言,却是十分的残忍的!因为洛倾城不但是没有受罚,反倒是还得了皇后的一大堆赏赐回了府。这让她们如何能够甘心?自然是各自派出了人,先去打探一二!

    这一打探,自然就打探出了那马车受惊,冲撞了凤世子之事。于是,洛华美和洛华柔,自认为是拿到了倾城的短处,都往老太太的院子里去了。

    老太太这会儿本就生着气呢,这洛倾城倒是真大方,平白无故地就赏了那车夫一百两银子,这会儿听了姐妹二人的话,心里头更是怒火滔天!冲撞了凤世子,竟然是还给了赏,这还了得?这不是明摆着在与安逸候府对着干吗?这分明就是在打皇后的脸呐!

    倾城这才刚换了衣裳,就听说是老太太派了人过来叫她,不用想也知道她们这都是存了什么心思,看来,这洛府里头,皇后的眼线,还真是不少呢!

    “云姑姑,就由你去回了老夫人,就说我身体不适,在宫里头受了惊吓,这会儿已经睡下了。皇后因此还特地赏些了些药材,就是专门为了给我压惊的。”

    “是,小姐。”

    没多久,云姑姑便回来了,“小姐,您是不知道,那老太太的脸都快要气绿了!若不是有着皇后党的这些药材,怕是老太太就真能给你安上一个大不孝的罪名呢!”

    “那三姐妹,这会儿也都在那儿守着老太太呢吧?”

    “回小姐,正是,这一次,她们三姐妹倒是出乎意料地齐了心了!也不知道在打着什么好算盘!”

    “还能有什么?无非是都觉得自己找到了这京城里头有权势的靠山了!特别是洛华娇,我这个姐姐,跟四公主比起来,那权势岂不是差了很多?”

    云姑姑听了一惊,“您是说?”

    “我累了。歇会儿。你们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自可以去问问绿莺。”

    “是,小姐。”

    人都退下了,倾城竟也是真的就睡着了,呼吸均匀绵长,看样子,睡的很是香甜。一阵秋风拂过,那窗前的薄纱微晃,这是倾城吩咐人特意在自己的寝室里加上的窗帘儿!这样,有时开窗子,落下了这层薄纱,风也不会太硬,阳光也不会太刺眼!

    屋内的香炉内,那上等的沉香被燃成了缕缕轻烟,在这炉上妖娆地打着转儿,再往上走,慢慢消散不见!只余了这浓郁入骨的香气,让人闻了,是格外地舒心!

    那床前的床柱上,两侧各有几串儿的珍珠帘子垂下,那每隔几颗珍珠,便有一颗比珍珠大上一倍不止的各色琉璃珠子串着,这床或者是床前的纱帐不动还好,一动,便是好听的近似于风铃的声音,清脆悦耳!

    倾城这一阵子,看似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可是实际上,却是在收集大量的各类信息。每天都要在自己的脑子里仔细地来回过过走走的,就是为了能想出一个最好的法子来打击皇后,打击凤家!凤家欠她的,不仅仅是母亲的一条性命,还有当年他们加诸在了无崖身上的各种苦难!

    洛倾城向来是自问自己不算是什么好人,倒也是没有过什么除暴安良的念头,在她看来,这些都不是自己的职责所在!自己的责任,就仅仅是护着自己喜欢的,在意的人!护着那些真心待自己的人,这便就够了!

    连日来的大量用脑,让倾城的确是有几分的疲惫,再加上这锦绣阁,这会儿都是她自己的人,这心里的防线一松下来,自然就是睡的香甜沉沉!

    不知何时,窗前的薄纱微动,一道黑影直接进来,紧接着,便是青兰自房梁上跃了下来,“你是什么人?”

    夜墨看她一眼,简单地看了一眼,略一蹙眉,“你是她的隐卫?”

    “与你何干?此处为小姐闺房,还请公子速速离去!”

    “本座刚刚才在宫里头襄助了她,怎么?这么快,便要翻脸不认人了?”

    青兰一愣,因为主子考虑到了宫里的守卫森严,所以没有让她和青鹤跟着,只是在宫外守候来着,这会儿听来人如此一说,多少有些犹豫了。

    倾城似乎是听到了动静,微抬了抬眼皮,看清了来人后,翻了个身,面朝里,接着睡,嘴里嘟囔了一句,“我现在困极。睡醒了再说!”

    青兰一听,便知道这是小姐认识来人,也不再多说,直接再度隐回到了暗处。而夜墨则是直接就找了一个绣凳坐了,面向倾城!只是可惜了,倾城刚才翻了个身,这会儿,他能看见的,便只有倾城的一个背影,和那一束黑的如墨染了一般的长发!

    倾城这一睡,便又睡了一个多时辰,夜墨也不急,就这样静静地坐着,面上除了面无表情,冷若冰霜外,还真就没有一丝的不耐烦的表情!

    暗处的青兰看了,嘴角一抽,暗道,完了!小姐又招惹了一朵桃花呀!这下可是惨了,要是被玉景山的那几位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剥了她和青鹤的皮!

    这样想着,青兰就往床上睨了一眼,摇摇头,这么多人盯着,小姐到底是怎么惹上的这株桃花的呢?唉!看来,她和青鹤的前途,果然就是十分的堪忧呀!

    终于是等到倾城睡饱了,坐起身子,懒懒舒畅地打了一个哈欠,这才又将自己的枕头和被子归置到了一处,做了一个临时的软枕,微微一侧,右手支在了临时充当软枕的被子上。

    “说吧,找我何事?”

    夜墨的眸底微微一晃,似乎是有什么东西,自他的眼中惊醒,再缓缓绽开,怒放!有那么一刹那,倾城竟是有了一种错觉,就像是看到了夜墨那漆黑如墨的眸子里,绽出了一朵美到了极致的牡丹一般,华而不妖!

    而就在倾城为之觉得震撼的同时,夜墨同样的是心潮澎湃,思绪难平!眼前的洛倾城,因为刚才的小憩,头髻微散,面色潮红,脸上甚至是还能清晰地看到那一道侧躺时压出的红痕!凤目微张,唇色樱红,那眉宇间的神态,是说不出的千娇百媚!与其平日里,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她慵懒的姿态,惬意的神色,让人竟然是不由自主地便想到了妖精二字!没错,就是妖精!是那种可以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

    浅紫色的床单,再配上那金线绣有大朵的牡丹和海棠争艳的深紫色床帷,此时的洛倾城,就像是一个躺在了百花丛中的花妖,不说她是仙子,是因为仙子的那股子清纯透净,是她身上没有的!此时她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就是一种勾魂摄魄的美!一种是媚到了极致的妖艳!说她是花妖,当真是一点儿也不为过!

    倾城哪里知道他在想什么,兀自还沉浸在了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极为惊艳,又让人恍以为是错觉的刹那之间!直到感觉到了有些不妥,再抬眼时,那张俊脸竟然是已近在咫尺,她才有些慌乱地想要坐直起身来。

    “别动了!就这样躺着吧。”意外地,冰山美男的声音这会儿听起来,倒也不是很冷了,反倒是还让人感觉到了一丝的关切!倾城用力地眨了眨眼,再一想不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耳朵,自己刚才的确是没有出现幻听吧?

    夜墨不知其想法,拧眉道,“不舒服?”

    倾城有些呆呆地摇摇头。

    “那你为何一会儿眨眼,一会儿揉耳朵?”此时夜墨已是坐在了床沿儿上,与洛倾城之间的距离,可谓是不算太近,却是比再近些,更让人觉得暧昧!

    “没什么,刚才听到你说话,竟然是在关心本小姐,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夜墨的脸一黑,“这是什么话?”话落,周身的寒气,已是再度恢复如常了!

    倾城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撅了嘴,嘟囔道,“果然是刚才我出现幻听了!我就说嘛,堂堂冥教的教主,怎么可能会关心别人?”

    这话一说完,夜墨的脸更黑了,周身的气势,也是更冷了几分!就连隐在了房梁上的青兰,都是忍不住冷的打了个战!看来,这位夜教主,还真不是什么好惹的主儿呢!不由得,便想到了,若是这位夜教主与玉景山的那几位对上了,会是什么样儿的一种状况?

    搞笑?混乱?火山遇冰川?想想就觉得有些恐怖!

    “你到底来找我干嘛?别告诉我就是为了来这里看我睡觉!”话一说完,倾城就有了一种想撞墙的冲动,这是什么呀?自己怎么就说出这么不知羞耻的话了?

    而夜墨,面色虽然仍然是冷冰冰的,可是其眸底似是有些什么不妥,耳根处,似乎是红了红。

    “你都打算好了?”

    “如果你是指对付凤家和皇后的事,那就算是吧。我也不指望你能帮我,只要你不出手捣乱就成了。”

    夜墨睨了她一眼,“丫头,过河拆桥这一招儿,你倒是用的挺熟呀!”

    倾城有些不太自在地清了清嗓子,自己今天在皇宫里,的确是刚刚用过人家的,这话说的,的确是有些不太厚道了。

    “小心些,凤涛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是吗?我倒是觉得那个皇后才是更难以应对的吧?”

    “总之你自己小心就是。你不是有本座的令牌?无论是宫里头,还是在宫外,如果有急需的情况下,就找冥教的人帮忙吧。”

    “呃?怎么找?”

    “到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了。”

    “哦,对了,我今天看到了那位四公主手上戴的那支镯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属于我母亲的。你当初在这锦绣阁里要找的,可是那个?”

    “不清楚,不是。”

    倾城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了他这回答是什么意思!这是在说他也不清楚那镯子是不是她母亲的遗物。而当初他在锦绣阁里要找的,也不是这样东西。还真是费劲呢!就不能把话说全了吗?

    “皇后在洛府有眼线。”

    倾城点点头,“这个我知道。”

    夜墨的神色微变,“本座指的不是这个。是指你刚回府就打赏了车夫一百两银子的事儿。”

    倾城的身子突然就是一僵,脸色也是有些难看,“你的意思是说,这事儿,皇后已经是知道了?”

    夜墨轻挑了下眉,点点头,“还不算是太笨!”

    完了!倾城这下子才意识到了自己是犯了一个多么荒谬的错误!自己在宫里那样小心地装模作样,就是为了迷惑皇后,可是没想到,自己看似再正常不过的一道指令,竟然是就将一切都给毁了!如此一来,皇后定然是知道了,自己绝对是没有中那*香,也就是说,她极有可能会将自己这个不起眼儿的小小相府嫡女,给提升到了一个足以让她关注的高度!换言之,就是皇后对自己已是看透了七八分了!

    千算万算,倒是没有想到除了这院子里头的几位想要往皇后那儿靠的姐妹外,竟然是还被她给埋了其它的眼线!这下子,怕是真的糟了。俗话说,日防夜防,家贼难防,看来,这一次,自己是真的给自己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正是苦想着对策的洛倾城,没有注意到夜墨是何时离开的。空寂的锦绣阁里,一片沉闷!

    好一个皇后!洛倾城几乎就是咬着牙才不让自己骂出声来!也只能是怪自己蠢,既然是她能悄无声息地在这洛府里串通别人一起害了母亲,那么,自己为何就没有料到她在这洛府里,定然是还会埋了暗线呢?不然,她是如何掌控柳氏及老夫人的?自己这一次,果然是蠢到家了!

    倾城深吸了一口气,环视了一眼自己的屋子,那个冰山什么时候走的?怎么也不知道打一声招呼?真没礼貌!

    “青兰!”

    “小姐。”

    “将这个让人多滕抄几份,然后散出去。记得要在人多的地方儿散。”

    “是,小姐。那这字迹?”青兰犹豫了一下。

    “就按这个字迹来!去找无崖就成了,他自然有办法。”

    “是,小姐。”青兰明白小姐这是又要开始整人了,只是不知道那个被整的究竟是谁?这下子可是惨了!还好自己不会与小姐为敌,否则,可真是不敢想!

    “小姐,您醒了吗?老夫人请您过去一趟呢。”红燕在门外轻唤道。

    “知道了。绿莺呢?”

    “回小姐,绿莺这会儿在院儿里头跪着呢。”

    “嗯,知道了,叫她进来吧。”

    “是,小姐。”红燕和云姑姑等人,自然也是知道这是小姐做给这洛府里的人看的。好让府里头的人都知道这个绿莺做了什么对不起小姐的事,所以这才自己来求罚了!

    绿莺一进来,红燕便眼尖的守了屋子,谁也不让靠近了。

    “委屈你了。跪了多会儿了?这膝盖可还受得住?”

    “回小姐,跪了不到一个时辰,还行。”绿莺回道。

    “今日,我会将你逐出府去,你可是要背上一个恶奴背主的罪名,你可是想好了?”

    “回小姐,奴婢想好了。只要是能帮上小姐的忙,就算是要奴婢的命,奴婢都给!”

    “好绿莺,你放心,我会在暗中派人保护你的。你不会有生命危险,只不过,可能是要吃些苦头的!这里是一百两的银票,还有一些碎银子,自己保管好。我这就去老夫人的院子,一会儿,云姑姑会代替我将你遣出去。你记得一开始要表现得多么委屈一般,到了后来见实在是没有法子了,再表现得要一幅恨我入骨的表情。”

    倾城说着,再从自己的袖子里拿出了一张纸笺,“将这个背过,最后出府前,记得要将这话小声地说一遍,记得说的时候,身边一定是要有人在的时候,最好是两三个人能听见!”

    “是,小姐。奴婢一定会做好的。”

    “行了,你先背着,我这就唤云姑姑进来。”洛倾城说完,便刻意抬高了声调,“你这个贱婢!枉费本小姐平日里对你疼爱有加,原来竟是存了这等的龌龊心思!竟然是背主求荣,如今事发,你再来求我,我又岂能容你?”

    那绿莺倒也聪明,立刻就转成了哭腔儿,“小姐,奴婢真的是被逼的!奴婢也不愿呐!小姐饶命,饶命呀!”

    “来人,将云姑姑叫来!似这等的贱婢,便是与她多说几句话,我都觉得是脏了自己的嘴!”

    倾城话落,这边儿云姑姑就被红燕给请了进来,倾城则是直接就出了门,在门口,倾城又刻意地拔高了声调,“传我的话,自此以后,这锦绣阁上上下下,要是再有一个背主求荣的,我便直接杖毙了事!至于这个绿莺。”倾城刻意顿了顿,“云姑姑,念在她也在江南陪了我几年的份儿上,便直接将她遣了出去就是!我一会儿回来,别再让我看见她,免得污了我的眼!”

    “是,小姐。您放心,奴婢一定办妥。”

    倾城一走,这锦绣阁里头立马就热闹了!云姑姑的指责,徐嬷嬷的厉斥,还有红燕的不屑,苏嬷嬷的鄙夷等等,若非是倾城事先对她有了交待,让她的心理有了一定的准备,否则,怕是这绿莺当场就会将实情尽数说了出来!

    倾城到了老夫人这儿,刚一进门,老夫人就怒了!直接一巴掌就拍在了桌子上,那是嗡嗡直响,看得倾城的眼皮抽了抽,暗道,这老太太的手劲儿不小呀!这会儿,怕是这掌心都红了吧!

    老夫人呲了下牙,不过面上却是怒气不减,倾城自然是感觉到了她脑子里的想法,唇角微微一弯,想笑又不能笑,这种感觉还真是憋屈!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是敢明目张胆的就与皇后娘娘作对,你这是想着将咱们整个洛府都拉给我陪葬不成?简直就是岂有此理!给我跪下!”

    倾城稍动了动眉梢,不急不慌道,“祖母何故生这么大的气?究竟是为了何事?倾城何时就与皇后娘娘作对了?再说了,我一个小丫头,哪有这么大的胆子?”

    看到倾城不以为然的态度,老夫人更是恼了,洛华美这会儿就赶紧地上前扮起了好孙女儿的角色,“祖母您先别急,慢慢问。三妹妹还小,又是刚回京城不久,许多的规矩人情都不明白,也是情有可原的!也许,她是不认得那位凤世子也说不定呢。”

    倾城有些玩味地看向了洛华美,还真是会说话呢,这是摆明了就将自己给扣上一个不懂规矩,冲撞了贵人的帽子了!哼,你想扣,本小姐就一定得戴吗?

    “大姐姐此话何意?什么凤世子?不过就是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恶痞罢了!难道那位恶痞就是凤世子?传说中的皇后娘娘的亲侄子?”

    倾城这话一说,洛华美倒是不知道该如何接茬儿了,怎么接?说那人是凤世子,岂不是就应了那恶痞的名头?虽说他的确就是如此,可是这明面儿上有哪个人敢明目张胆地说出来。可若是不应,那这倾城不过就是对付了一个恶痞罢了,又何来冲撞之说?何来惹了祸事之说?

    “三妹妹这话可不对!”洛华美很快反应过来,“三妹妹如何就肯定那街上的男子是恶痞了?莫不是三妹妹你,在他的手上吃了亏?或者是让他占了什么便宜?”

    此话一出,更是惹得屋内其余众人一阵的鄙视不屑!老太太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若是这丫头果真是让那凤世子给占了便宜,嫁入安逸候府,倒也是个不错的归宿,至少,对洛府来说,不算是吃亏!

    “倾城呀,你受了什么委屈,直接与祖母说明了便是。祖母也不会为难于你,到底是我洛府的姑娘家,祖母还能向着外人,不向着你?”

    看到这老夫人脸色变得如此之快,倾城是真觉得无比的恶心!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一堆亲人!特别这还是自己的亲祖母呢,在她的眼里,自己除了用来稳固洛府的地位,怕也是再没有别的什么作用了吧?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倾城强自忍下一口气,面上浮现点点冷笑,想要掌控我?哼!也得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

    “大姐姐的意思是说,但凡是只要说是哪个人是恶痞,就一定得是这说话之人在他手上吃过亏,被占过便宜?如此说来,那大姐姐往日里也议论过哪些的恶霸,或者是这京中的一些个混混,难不成,大姐姐在他们的手上,都吃过亏?”

    洛华美听了,自然是有些恼怒,倾城不待她反驳,接着又道,“再说了,我刚刚回京,这京中的一些达官贵人认不全又有什么不正常的?自我一进来,你们便口口声声地说我将洛府给拖下了水,给洛府带来了麻烦!如今我倒是想问问了,我到底是做了什么,给洛府丢了脸了?今儿你们要是不给我洛倾城一个说法,我还就是不依了!大不了,今儿一会儿我冒着天大的风险,再进宫走一趟就是!我去问问皇后娘娘,我如何就得罪了她了!再不成,就直接就问问皇上,说起来,这皇上上回在那宫宴之上,对我的印象也还算是不错,本来也就嘱咐着让我无事多进宫,给他讲讲这江南的事儿呢。如今倒也正是一个机会了!”

    看到洛倾城突然就变得如此强势,一时让众人还真就是有些难以接受!特别是老夫人,一下子,就感觉到了像是有什么东西,开始悄悄地变了味儿!自己似乎不再是那个可以掌控洛府万物的老太太了!

    “三妹妹为何要如此咄咄逼人?祖母也不过就是关心你,多问你几句罢了,你何以如此与祖母说话?这是将祖母置于何地?”

    华城冷笑,“关心我?多问几句?你是指一进门就让我跪下?还是指直接就拍桌子吼我?我怎么就一点儿也没有听出这话里头有一丝一毫的关切之意呢?大姐姐倒是个心思玲珑的,要不,你给我解释解释?”

    洛华美表情一滞,她自认自己虽说不能是舌灿莲花,却也是一直口才极佳的,可是这会儿,竟然是接二连三地被这个洛倾城给噎着了!当下脸色便有些难看了起来。

    倾城的明眸微转,流光溢彩,她本就是生的极美,极媚!虽说才十四,可是因为有着前世十几年的生活经验和天赋异禀,她自然是比常人看的要透彻几分。眉眼间所闪现的风华,自然也不像是十四岁的小丫头才有的!只不过就是这么一个细微的动作,却是让老夫人呆愣当场!这样的一个丫头若是待到及笄,该是何等的千娇百媚?

    “两位姐姐,一位妹妹,我还没有跟你们算总帐呢,这会儿,你们倒是先来招惹我了!好呀!那咱们就一笔笔,一桩桩地算清楚了!”

    洛倾城这会儿也是一心想着为母亲报仇,此时既然是宫里头的皇后已然是知道了自己在宫里的表现尽数是装的,定然是会将自己看的更为刺眼,既然如此,有些事,索性倒是挑明了好,至少,也得让她知道,自己也不是一个好惹的!

    “你想如何?”洛华柔最没有骨气,声音有些发抖道。

    “我想如何?你们姐妹二人倒是好谋算哪!竟然与宫里头的皇后娘娘串通好了来陷害与我?怎么?这才几日的功夫,竟然是不记得了?你们找到了我的贴身丫环绿莺,让她在我的裙摆上绣上了那淡紫色的丁香花,究竟是意欲何为?你们以为我不知道那绣香是用*香熏过的?哼!你们以为我在江南十年,吃住都是极差的,自然是对香料一事一无所知,可是你们偏就错了!我对这香料还真就在行的很!”

    洛华美和洛华柔姐妹二人,这会儿已是吓白了脸,各自后退了一步,身形微颤!

    “怎么不说话了?那*香的药量虽然是不大,可是皇后娘娘的偏殿里也是燃了些轻微的*香。许是娘娘原是为了安神之用,可是于我而言,却等于是吸入了双份的*香!两位好姐姐,我倒是要好好儿地问问,你们千方百计地在我的身上做手脚,究竟是意欲何为?”

    “对了,说起来,比起你们的目的,我更好奇,这*香,你们是从何处得来的?毕竟,这可不是寻常的女儿家,该用的东西!祖母,您说是吗?”

    老夫人听了,脸色微变,她也是没有想到这两个丫头竟然是这么大胆,竟然是越过了自己,直接就与皇后串通到了一起,这分明就是为了讨好皇后,再打压倾城了!

    “你们两个!倾城说的这一切可是属实?”

    “哼!你们可以不承认。不过我洛倾城可不是那种只计较个人名声,不理会洛府声誉的目光短浅之人!绿莺已经是被我打发走了。另外,我已经派人将她秘密送出京去,免得再说出一些什么不该说的话,坏了我洛府的名声!”

    老夫人一听,松心之余,对这个洛倾城倒是多了一分的好感了!毕竟,能将洛府的声誉放在第一位,这才是她想要的洛家人!

    洛华娇在一边儿看的热闹,这会儿看她们二人白了脸色,自然是高兴,谁让她们平日里头是那样欺负自己来着?这一高兴,难免就控制不住,竟是笑出声来!虽然是细小,可还是被洛倾城听到了!

    “四妹妹笑什么?她们这样的做法,很好笑吗?”倾城凉凉地问道。

    洛华娇吓得一个战粟,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收了,有些胆怯道,“三姐姐您别恼,妹妹可是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

    “是吗?那就请四妹妹给我解释解释,我的香囊里,为何被人给加了麝香?如果我记得没错,动过我的香囊的,除了我自己身边儿的人,就只有四妹妹你了吧?”

    洛华娇的脸色一白,急摆着手道,“三姐姐,我没有!真的没有!您刚刚不是说那个叫什么绿莺的被收买了吗?也许是她做的也说不定呢!”

    倾城冷笑一声,呵!这脑子转的倒是快!

    “是吗?可是这些香囊向来都只是由云姑姑负责的。而且,那日你来我的锦绣阁,也的确是动过我的香囊,这一点,除了云姑姑外,红燕也看到了。怎么?四妹妹想不认帐了?四妹妹如果没有跟宫里头的四公主联手,那么,四公主又是如何知道我的香囊里头有麝香的?难不成,四公主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倾城看她吓得浑身一直打着哆嗦,又道,“即便是这香囊之事与你无关,那么,我再问你,上次,你擅自决定代我写诗之事,也是偶然?那诗作也就只有你一人见过,不是你送到四公主跟前的,难不成还是我?”

    洛倾城的话当真是字字珠讥,句句诛心哪!这还不算,接下来倾城的话,才是将老夫人吓得几乎就给背过气儿去!

    “你可知道,若是今日真的在我的香囊里搜出了麝香,我会被安上一个什么罪名?”倾城步步逼近于她,一字一句道,“谋杀皇嗣!你可知道,这是要诛连九族的!”

    洛华娇被她这一吓,直接就跌坐在了地上,起不来身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