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八十二章 还有后招!

第八十二章 还有后招!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贵女邪妃,第八十二章 还有后招!

    “你说什么?”洛华城的脸色此时已是震惊无比,“倾城,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自然知道!那碗参汤,是祖母授意了柳氏,生生地将一碗补药,换成了一碗活血的药。舒悫鹉琻哥哥,母亲刚刚生产完,本就是受了些折磨,再喝下了一碗活血之药,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倾城双眸紧紧地看着洛华城,那话里话外,都是带着浓浓的恼恨,化不开,散不去!

    洛华城被妹妹眼底的那抹恨意所摄,竟然是身子一软,跪坐在了蒲团之上,低喃一声,“血崩?”

    “哥哥猜的不错!正是血崩!哥哥,我知你不信我,因为老夫人待你向来是亲厚,那是因为你是她唯一的孙子,是洛府唯一的血脉。而我,不过就是一个碍眼的嫡女罢了!”

    洛倾城苦笑一声,“哥哥可还记得我当年为何被送往了江南?”

    洛华城眯了眼睛,“外人皆传是因为你有克亲之命,可是极少有人知道,你是因为无意中伤了头,后来被父亲诊出,你的身上竟然是中了一种毒,父亲无奈之下,只得将你送到了江南。”

    “你可知道父亲为何没有下令详查此事?甚至是都没有声张,只是杖毙了膳房的一名管事和两名嬷嬷?”

    “你还记得这些?”

    “自然!”洛倾城的眼神中有着浓浓的悲伤,“我当时还以为是父亲不要我了。他有好几个女儿,不差我这一个,所以,我哭的很是悲伤,紧抓着你的衣角不肯走。”

    洛华城的脸上再度落下泪来,“当时我虽然也是不舍,可是从父亲口中得知了有人要谋你的性命,所以才不得已,要将你送走,远离这些心思恶毒之人。”

    “父亲心中有我,是想着护着我。可是父亲查到了一半儿,这矛头却是指向了老夫人,他终是不忍再查,无论是不是她指使的,他身为儿子,都不能将老夫人如何,只能是采了下下策,将我送走。”

    “妹妹,你是如何得知这些的?”洛华城的脸色突然多了一抹严厉,洛府繁盛百年,尤其是到了父亲这一代,已是贵为丞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这得有多少人在暗中盯着,追着,就等着寻了府上任何一个人的错处,来大做文章!妹妹年纪小,万一是再被人利用了?

    倾城拿帕子拭了泪,“哥哥,我今日还想着要让你见一个人。”

    洛华城一愣,就见不远处的一方墓碑后头,不知何时,多了一个老嬷嬷。而押了她过来的,正是先前出手救了倾城的那名暗卫,洛离!

    洛华城是府上的少主子,自然是对府上的暗卫极为熟悉的。一看到他押了一名嬷嬷过来,眼神微凛,“这是何人?”

    “这是我哥哥,将你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吧。你放心,这里都是我的人,而且,你现在的这幅打扮,你不会以为还有人能认得出你来吧?”

    倾城的声音听起来明明就是温暖如春,而且是整句话说完,并不见一丝的威胁,可是听在了这名嬷嬷的耳中,却是觉得甚为可怕!别人不知道,可她却是亲眼见识过她的手段的!知道这温柔端庄的外表下,分明就是藏了一颗狠毒至极的心!

    “洛公子,奴婢是以前在宫里当差的,十四年前,在坤宁宫,伺候皇后娘娘。”随着那名落魄嬷嬷的句句陈述,洛华城的脸色是白了又白!眼前这名嬷嬷的话,可谓是句句惊心!

    原来,自己的母亲,竟然是被自己的亲祖母联合了柳氏给谋害的!而这幕后的主使,竟然就是宫中的皇后!这怎么可能?皇后为何要谋害母亲?难道就是因为当年皇上多看了母亲几眼?就因为皇上曾有意纳母亲为妃?

    洛华城自然是见过端庄高贵的皇后的,难以想像,皇后竟然会是一个如此狠毒之人!竟然是能布下如此精密的一个局,不仅仅是害死了母亲,竟然是还让自己的亲妹妹背上了一个克母的恶名!更甚至,还授意了柳氏和老夫人,让她们出面,告之了远在千里之个的张氏,对倾城处处为难,苛待难容!这一切,竟然是那个仪态万方的皇后所为!

    “哥哥可是不信?”洛倾城看了一眼,仍然是有些没有消化完这些消息的洛华城,等着他的的答案。

    洛倾城既然是打算将这一切都告诉自己的哥哥,自然就是做了万全的准备,不可能是只带了一名嬷嬷过来,指证这些恶人的。只是,她想知道,哥哥的承受能力到底有多少?自己在哥哥心目中的地位,又有多高?只有是先确定了这两点,她才能将自己的复仇计划,尽数告之,否则,不但是他帮不上忙,还极有可能会坏了自己的事!

    “妹妹,我信你!只是,我万万是没有想到,竟然是会牵扯到了皇后。”洛华城说完,睨了一眼对面的那位嬷嬷。此人,正是先前倾城让夜墨帮忙,从宫里头给盗出来的两个嬷嬷中的一个!

    “哥哥,这是她身上的牌子,在宫中都是有据可查的。”倾城将那木牌子给洛华城看过之后,一摆手,洛离便将人带走了。

    “哥哥,皇后不仅仅是害了母亲,更是屡次三番地想要谋夺了我的性命!她甚至是还动过将我嫁给寒王,让残暴成性的寒王将我虐待至死的念头!这样的皇后,怎么可能会心存仁慈?这一次的刺杀,哥哥现在可是猜到了是何人所为?”

    洛华城想了想,眉宇间闪出一抹了然,“我明白了。此事,定然是祖母让人通知了皇后娘娘,担心你会将母亲当年去世的真相告之于我,所以才向皇后求助,以期皇后能派人来解决了你!只是没有想到,皇后的心思竟然是如此歹毒,不仅仅是想着要了你的性命,更想着将我也一并杀了!好斩草除根!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猜到,派出杀手的人,不是老夫人,而是皇后。”

    “哥哥说的不错!若是老夫人派出来的人,便是只需取了我的性命就是!而你,她是万万舍不得杀的,毕竟你是洛府现在唯一的血脉,你若是死了,那么洛府,可就是真的断了香火,这对将子嗣看的珍贵无比的老夫人来说,自然是不可能会允许发生的!怕是她自己也没有想到,她被皇后给摆了一道了。”

    洛华城突然想到了什么,有些不解道,“不对呀!若是祖母找人去向皇后求助,这一来一回,岂不是要耽搁太久?而且,我们也是在用完早膳之后才提出要到母亲坟前祭拜的,她怎么会?”

    “这个,自然是我身边儿的人,不小心地透露给了她的眼线。她向来是自以为聪明,觉得一切尽在掌握之中,自然是以为咱们不可能会知道她早已安排好了一切!”

    倾城说着,脸上浮上一抹极具嘲讽的冷笑,“说起来,今日早上她所有的表情,也不过就是为了作戏而已!因为她要让我相信,她心里很焦灼,很着急!这样的话,我的心里就舒服顺畅,就一定会早早地跟你一起去祭拜母亲。这样,她向皇后求助来的杀手,才有机会行动。”

    “还真是歹毒!”洛化城恨恨道,两只青筋显露的拳头,足以说明了他现在的愤怒!

    洛倾城伸出手,那柔弱洁白的一只小手,就落在了洛华城紧紧攥着的拳头上,“哥哥,别气!若非是如此,又怎么能看出了皇后的心思呢?她分明就是想着借了这个机会,来一并除掉我们兄妹二人!这于她和齐王来说,可是最为有利的了。”

    洛华城有些不明白,他虽然是历练有成,战场屡胜,可是这为官之道,他却还是不怎么精通的。再加上刚刚回京,对于朝中的局势也不甚清楚,听着自然是有些糊涂的。

    “哥哥,父亲贵为丞相,人人巴结奉承,特别是现在几位王爷皇子都已是成年,或者是很快就要成年了。正是他们各自拉拢势力,纠结党羽之时!偏偏父亲,为人耿直,不肯向任何的一方靠拢,这才是真正地惹恼了皇后!”

    洛华城听到此处,脸色微微泛白,倾城瞧他如此,就知道他定然也是想通了其中的一些关键之处!看到哥哥的反应如此之快,倾城的眼睛弯了弯,眸底,也是一片清亮!

    “我们是洛府唯一的嫡出兄妹,一旦我们出事,最为伤痛的,便是父亲了!没有了儿子,父亲自然是会痛不欲生!一来是因为父亲一直是对母亲不曾忘情,我们兄妹又都是母亲所出,一旦没了,对于父亲的打击,可想而知!而另则,洛府没有了继承人,父亲又怎么可能会还有心情继续在朝为官?即便是继续为官,定然也是会因为丧子之痛,而无法专心于国事,屡屡出错。这样一来,父亲离开丞相之位,甚至是离开朝局,便是指日可待!而丞相这个位子?”

    洛华城说到了此处,便不再言语了,因为他在妹妹的眼底,看到了一抹欣慰!

    “哥哥,你总算是没有让我失望!有你在,以后,洛家定然就是不会垮的。皇后想着借着这机会,除了我们,再伤了父亲,洛家自此衰败,再繁盛的一个家族,若是没有了子嗣,也是不得不逐渐走向败落,皇后的心,还真是狠!”

    “倾城,此事涉及皇家,如今既然是哥哥回来了,这些事,就交给哥哥来做,你就安心在家抚琴赏花,如何?”

    洛倾城抿唇一笑,知道哥哥这是心疼自己,担心自己一介女子若是被卷入其中,便是有所遮掩,也会落下一个恶女之名,这样一来,自己还如何嫁人?

    “哥哥无需担心。妹妹如今长大了,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当然了,更重要的是,妹妹已经是学会了如此以小搏大,有些非做不可的事,妹妹自然也是会考虑周全,绝对不会连累到整个洛府的。”

    “妹妹,哥哥不是这个意思。你还小,而且又是个女儿家。哥哥不能让你以身犯险!你是哥哥唯一的亲妹妹,绝对是不能出任何的岔子,否则,将来哥哥到了地下,又要如何向母亲交待?”

    “哥哥,此事不急,如今我一股脑儿将这些消息尽数透露给你,怕是一时让你也有些难以接受。特别是老夫人,他素来是对你疼爱有加,有些事,怕不是你方便做的!而我就不同了,于我而言,跟这个名义上的祖母,根本就是没有什么关系的陌生人!甚至是连陌生人都不如!对,在我的心里,她只是仇人!所以,做起事来,我反倒是比你要更方便,也更洒脱一些。”

    洒脱?洛华城苦笑一声,她这分明就是在说自己会惧于祖孙的亲情,不好下手了!

    “妹妹,这等的阴毒之事,还是让哥哥来吧。你是一个姑娘家,而且又生得如此美貌,哥哥怎么可能让你落下一个毒女的名声?哥哥多年来都没有照顾好你,害你屡次受伤,常常受欺。如今哥哥回来了,这些个事情,自然是就该由我来处理。保护妹妹,本就是身为哥哥应当做的。怎么能退缩呢?”

    洛华城见倾城还要再说,便伸手制止道,“好妹妹,你听我说,老夫人便是对我再好,她也是我们的杀母仇人!在我的心里,也就只有你这一个亲人罢了!便是父亲,也是不及你我兄妹的感情深厚的!我自然是要护着你,那些个不入流的事儿,就由哥哥来做,也让哥哥,照顾你一回!”

    听着他如此真挚的话,洛倾城一时倒不知该不该继续坚持了!他说的对,他是自己的哥哥,若是寻常人家的姑娘,哪一个不是有事最为信赖母亲和哥哥了?如今,自己依赖他一把,也是应该的吧!只是一想到了皇后的恶毒和凤家人的狡诈,洛倾城又有些犹豫了。不过,她面上仍点了点头,心里头,却是暗自盘算着。

    兄妹二人正在给母亲叩着头,便听到了一阵急切的马蹄声,正是洛永和得到了消息,快马加鞭地赶来了。

    夫人一回头,便看到了他身后跟着大批的护院,与哥哥相视一眼,“母亲的事,还是暂时先别告诉父亲了。不然,我担心父亲会无法承受的住。”

    洛华城点点头,老夫人再坏,也毕竟是父亲的亲生母亲,父亲堂堂一国丞相,人人赞其治国有道,又如何能接受,这后宅之中,竟然是如此地险恶龌龊!

    “你们两个没事吧?”洛永和一下马,就快步过来,仔细看了看两人,看到了洛倾城无碍,华城也只是受了些轻伤,才放下心来。

    一行人一起回了洛府,就见老夫人正一脸焦灼地在前厅等着,一眼便看到了洛华城的胳膊上缠了布,而且外面还渗出来了不少的血,分明就是受伤不轻的样子。

    “不是说只是擦破了点儿皮吗?怎么会伤的这么重?”老夫人也顾不得其它了,眼睛只是盯着亲孙子的胳膊看。

    洛华城面对这样的老夫人,第一次是觉得有些手足无措!这个人,竟然是就是害死自己母亲的凶手!而偏偏这个人,对自己却又是百般地疼爱,怎么能不让自己的内心觉得纠结?

    洛华城的心里复杂,表情却是很淡漠。“我没事,劳祖母费心了。来人,先扶老夫人回去休息吧。”

    “是,少爷。”

    老夫人看到了洛华城那稍有些躲闪的眼神,便知道,自己疼爱的这个孙子,他已经是什么都知道了。

    “父亲,说起来,那些黑衣人还真是可怕,我透过那缝隙,看到他们当真是下手毫不留情,好几次,若不是哥哥闪的快怕是你们就再也见不着我们了。”

    看到老夫人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洛倾城的唇角微微扬起,老夫人,这就受不住了?未免也太不经打击了吧?你没有想到,你一心效忠你的人,不过就是为了利用你,利用洛府吧?

    老夫人的身子一颤,脱口而出,“怎么会?怎么会?明明就应该。”话没有说完,便猛地收了声,抬眼看向了洛倾城,便见她正笑的一脸灿烂地看着自己,脸上哪里有丝毫的害怕的神色?

    老夫人知道自己这回是失言了,慌忙避过了她的眼睛,喃喃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洛永和身为一国丞相,哪能没有听出刚才老夫人话中的不妥?紧了下眉,“先扶老夫人回去吧。府医呢?怎么还不过来?”

    其实府医早就在门外候着了,只是看到主子们在说话,又见少爷的伤口已经是包扎好了,也没有叫他进去,他自然就是在门外等着了,如今听老爷似乎是有些恼了,连忙进来了。

    给洛华城的胳膊上了药,再开了内服的方子,府医退下,华城看到了妹妹有些心疼的眼神,笑道,“妹妹别怕!不过就是些许的小伤,不碍事儿的!在边关的时候,我还受过比这重得多的伤的,无碍。”

    话落看到妹妹的眼神倏地一沉,这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连忙笑道,“妹妹,我真的没事!我保证以后都小心些,出门也多带些护卫,成了吧?”

    倾城点了点头,“哥哥,你如今可是这朝中的新贵,小小年纪,便屡立战功,这京城最不缺的是什么?就是贵人!你才刚回京,就已经是看出了皇上对你的盛宠,所以你定然是要时时小心,处处谨慎些。这京里头,羡慕你的,嫉妒你的,那可是多了去了。你可是不能大意了。”

    “倾城说的对!你如今回京,定要小心些。与那些个公子小将们一起出门宴会之类的,也要少说话,免得一开始就得罪了不知道背后是哪位主子的人。”

    “是,孩儿记下了。”洛华城说完,才道,“妹妹也受了惊吓了,快回去歇着吧,一会让膳房给你送些炖品过去压压惊。”

    倾城一笑,“到底是哥哥疼我,父亲一看到了你受伤,急的跟什么似的,压根儿就没瞧见我。”

    洛永和听了,佯怒道,“你这丫头,连你哥哥的醋,你也吃,简直就是个小醋桶了!”说着,还伸手轻敲了一下她的额头,看着动作挺大,实际上落到了倾城头上的力道却是很轻。

    倾城知道他们还有一些大事要说,自己不便在此,便笑道,“我先回去了。哥哥,你可是要记得按时吃药,莫要嫌药苦,将药偷偷倒掉哦!”

    说完,便提裙出了前厅,往后院儿去了。

    洛华城听了,面上一怔,自己的确是有这个不爱喝药的毛病,而且是还爱将药偷偷倒掉,瞒过下人。这妹妹刚才,究竟是无心而言,还是她的确知道自己有这个毛病?不应该吧?她远在江南,如何会知道自己的这个坏毛病,就连父亲也是不知道呢。

    洛华城哪里知道,他的这个好妹妹,可是没少往京城跑呢!自然也就是逮到了他嫌药苦,将药倒掉的事情了。

    倾城回了锦绣阁,将府里的一应事宜安排了一通,便真地躺在了美人榻上,轻阖了眼,不过,睫毛微动,显然是在想着什么心事,并无睡意。

    似乎是嗅到了一阵暖暖的清香味儿,倾城微侧了一下头,睁开了眼睛,看到了对方的香炉里,轻烟袅袅,娉娉婷婷,宛若是一抹仙气一般,让人神往。

    “这是什么香?”

    “回小姐,这是清合香。是早先宫里头赏下来的。”

    “宫里头?可知道是哪位贵人赏下来的?”

    “回小姐,是前阵子皇上赏下来的。”

    倾城的神色微变,“皇上?”

    苏嬷嬷略有些不自在道,“回小姐,皇上以前也经常会赏赐一些东西,只是后来您去了江南,这锦绣阁一直空着,直到您如今回来,皇上的赏赐才又到了府上了。”

    苏嬷嬷的话无外乎就是向她透露出了两个信息,一个就是说皇上的赏赐,大部分都是进了锦绣阁的,至于为什么,相信她能猜到,而父亲也是知道的。而第二个,也就是在说,这十年来,皇上极少赏赐东西到洛府。可见,皇上对她这个洛小姐还是很看重的。

    “行了,你们下去吧。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是,小姐。”

    倾城起身到了那香炉面前,将香炉的盖子掀开,顿时那香的味道更加浓郁了几分。倾城的脸上,浮上了一层似有若无的笑!香本是好东西,可以在馨悦之中调动心智的灵性,而又净化心灵;还可于有形无形之间调息、通鼻、开窍、调和身心;正是香的种种无穷妙用,使其完全融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才会让某些人行起一些卑鄙伎俩来,更加地不着痕迹了。

    倾城的脸色不见有什么气恼之样,眼睛微微眯着,似乎是有几分的兴趣,只是,她的手才刚刚覆上那香炉,还不待她有所动作,一袭大红色的衣袍就出现在了她的锦绣阁。

    “你没受伤吧?”一进来,就直接问道。

    倾城摇了摇头,而无崖注意到倾城在盯着这香炉看,便深吸了两口气,这才意识到,这香,似乎是有些不对劲了!

    倾城低喃道,“香是自然造化之美,人类之好香为天性使然。这本是再为正常不过。只是,能让人上瘾的香,还真是让人觉得有些生气呢!”

    无崖的眸子一暗,“是那个老妖婆做的?”

    倾城摇摇头,“这香,是皇上前不久才刚刚赏赐下来的。我记得,似乎是还赏下了不少的龙涎香。”

    “皇上?你怀疑?”

    倾城摇摇头,再看了一眼这香炉,右手轻轻地上面一覆,不多时,手再移开时,那香烟早已断了。不过,屋内仍有余香环绕,久散不去。

    “好香不仅芬芳,使人心生欢喜,而且能助人达到沉静、灵动的境界,于心旷神怡之中达于镇定。香气清新,爽神,久用不仅是无害,反而还可以醒脑提神,有愉悦之感,但并不使人心浮气躁;此香的香味醇和,浓淡适中,深呼吸也不觉得刺鼻;香味即使浓郁,也不会感觉气腻,即使恬淡,其香也清晰可辨;原本是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可是这清和香的味道,只是比寻常宫里头用到的,稍稍浓郁了一分!甚至是还不足一分,极难让人察觉到有什么不妥。这味香,显然就是别有用心之人,特地为我准备的。”

    “倾城,你怀疑不是皇上?”

    “不是我怀疑,而根本就不可能是他!不过,能将这手伸到了皇上的内侍省的,你以为会是谁?”倾城唇角一抹灿若阳光,亮如珍珠般一的抹笑,几乎就是晃的让人不敢直视。

    无崖的双唇紧抿了抿,一抹似鄙夷,似愤恨,似不屑的神情浮现于他的俊美容颜之上!

    “有这个手段的,不外乎就那么几人,而有这个动机要害你的,不外乎只那一人了!”无崖的声音突然就像深夜的寒风,冷厉了几分,那骨子里一的抹恨意,似乎是也张扬了几分。

    “我听说花楼来了京城?”

    “花楚告诉你的?”无崖很快明白过来。

    “这个人,于我们也没有多大用了。本来是好心留他一条性命,念在他母亲曾与我母亲也算是闺中秘友的份上,算是让他也能一生富贵,不至太过落魄。可是没想到,他的母亲,也不过就是一个白眼儿狼!哼!花楚说你将东西给了他了?”

    “嗯,花楚只要是给那位尊贵的候府夫人用上,不出一月,定然是会疯巅如魔的。”

    “那就好,花楼竟然是不识好歹,还要与凤良联手来害了花楚的性命!哼!我的人,除了我,谁动都不成!”

    无崖这会儿已经是从自己先前的那抹仇恨中醒了过来,再度有些痞痞地样子,斜靠在了她的床柱之上,“那我呢?”

    倾城睨他一眼,并不理会。“如今凤荷已经是将凤府的后院儿搅的一团乱了!咱们,是不是也得乘机,推上一把了?”

    “什么意思?”

    “呵呵!凤荷对付的人,都是府上的姨娘和几位庶小姐,庶公子。凤良和凤夫人,可是始终毫发无伤呀!”

    无崖的眼睛瞪大了些,看起来也更妖媚了一些,“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凤夫人出身王家,咱们要对付凤家,你以为王家会袖手旁观?倒不如,先将王家与凤家的关系给挑开了!让他们两家的关系再恶化上几分,至少,凤家会倒的更快,而咱们对付起凤家来,也更容易一些。”

    无崖竟然是从心底里打了个哆嗦,他向来是知道自己认的这个主子是个心机深沉,凡事不会流于表现之人!可是这一次,他对洛倾城的崇拜再多了几分,就连自诩向来是最了解她的自己,都没有想到,她的真正目的,竟然是在这儿?

    原先无崖一直是以为倾城只不过就是为了利用凤荷来挑起凤家内宅的不宁,可是并没有想过,这只是她最简单的一个目的!而另一个目的,就是让凤夫人彻底地背上一个恶妇的骂名!要让所有人都以为这一切都是凤夫人所为,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凤涛对凤夫人厌弃几分。同时,将王凤两家的关系,也是挑拨的不再亲密无间。

    无崖从心底里是觉得庆幸,庆幸自己是奉她为主的人,是她的人,否则,一旦与她对上,自己的这条小命儿,怕是不知道被他设计死了多少次了吧?还好,还好!

    “倾城,你这主意虽好,可是你可有想过,那凤荷如何肯甘心亲眼看着自己的母亲被父亲诟病?毕竟,她的心思再恶毒,也是亲眼看到了她母亲为了她失魂落魄之态。她不会眼睁睁地看着凤夫人被人置疑的。”

    “那她又能如何呢?”倾城的唇角弯起,一抹勾人的弧度,不自觉地便浮了上来,只一眼,无崖便有些尴尬的扭过头去,这个样子的洛倾城,太诱人了!

    “如果,我们将她直接送进了皇宫呢?”

    “什么?”无崖这下子再也无法淡定了,身子也是由原来的斜靠惬意姿势,改成了站的笔直。“你开玩笑的吧?”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洛倾城白了他一眼。

    无崖一双妖媚的桃花眼有些呆怔地眨了眨,“我以为你利用凤荷来挑起凤王两家的不和,就已经是够心狠的了,想不到,你竟然是还想着再将凤荷送到宫里头去!她现在是什么模样儿,你不知道吗?这个样子的她,怎么可能能混进宫?宫里各种戒备森严,会允许一名人不人鬼不鬼的女子进去惊吓贵人吗?”

    “所以喽!”倾城笑了笑,“我们无所不能,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无崖公子,一定会有办法的喽!”

    无崖顿时觉得满头黑线,这明明就是恭维他的话,可是此时听起来,为什么会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呢?

    “你想让我给她做一张人皮面具?”

    “有困难吗?”

    “你倒是真舍得!你可知道做这一张人皮颇具需要耗费多少的好东西?你以为是街上的糖葫芦,一买就是一大把?”

    洛倾城嘿嘿一笑,“我也知道难,所以才会拜托你了!”说着,便上前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是别让我失望哦!不需要多美,能看就成。”

    无崖伸手扶额,“我怎么就找了你们这个主子?将那么难弄的东西弄出来,就是为了一个凤荷?”

    “不要用这种鄙夷的口气说她,现在于我而言,她可是最有用的一颗棋子呢!”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帮这么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你就不怕哪一天她再反咬你一口?毕竟皇后那边儿,可是位高权重,怎么比,你都是没有什么什么优势的!在任何人的眼里,跟高高在上的皇后比,你就是一只渺小到了极致的蝼蚁!你以为凤荷不会受到了皇后的引诱,再背叛你?”

    “背叛?这个词用在她身上并不合适,因为她自始至终就不是我的人,何来背叛?一颗棋子而已,实在是不听话了,毁了就是。”倾城话落,似是无意之间,便将桌上的一方宣纸,直接揉在了手心里,再摊开手,躺在手心里的,已经是一堆粉末了!

    无崖轻瞥了她一眼,“你想要将她送进宫去?你到底是打了什么主意?”

    “没什么,只是让她去看望一下她亲爱的皇后姑姑罢了!毕竟都是一家人嘛,既然是没死,总得去探望一番,只是探望了凤府的家人怎么成?要知道,凤家有今日,皇后娘娘可是功不可没呢!她如今没死,是不是也得去感谢一番?”洛倾城笑的极度妖娆,宛若是雨后的海棠,娇艳中透着几分的明媚,让人一眼便是恍若陷入了一片无尽的花海之中,五彩缤纷,绚丽多姿,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无崖呆怔了片刻后,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撇开脸,再不敢看她一眼!生怕自己再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绪,反倒是惹了洛倾城的厌弃!他知道,她就是一朵长在了悬崖上的罂粟花,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将其采下的!而自己和花楚,即便是再得了她的信任和依赖,也不是她最终的那处归宿!

    再想想玉景山里头的那几位,他与花楚就已经是极度地幸运了,最起码,还有机会常常陪在她的身边,能常常看到她笑,陪着她一起面对困难,面对危机。跟她一起排忧解难,比起他们来,他和花楚又是多么的庆幸。

    这样便好!这样只是静静地守着她,看着她,护着她,直到那个真正适合她的人出现,那么,他们的任务也就是算是完成了!只是不知道到时候,看到了那个真正适合她的人出现,他们是否能舍得放手!

    倾城没有注意无崖的神色,而是在暗自思索着该如何让那个活阎王帮忙,将凤荷给弄进去。手轻轻地扶住了下巴,是让花梨跑一趟,还是自己亲自去一趟呢?

    三日后,安逸候府传出消息,凤夫人因丧女之痛,一时精神恍惚,身体不佳,故迁往别庄休养。而府中大小事务,则是尽数交与了府上的三夫人,也就是凤谦的生母来打理。

    而坊间的传闻,则是凤夫人善妒,屡次谋害府中妾室及庶出子女,安逸候屡次劝说无果,只好将其移到别庄,以养病为由,不得任何人探视。明为静养,实为软禁!

    凤夫人的离府,让凤良的心思略动了动,自己与相府的大小姐订了婚事,而且还是娶为正妻。这自然是为了拉拢洛相,可是毕竟只是一个庶小姐,在洛相的心里头,究竟是占了多大的位置?又或者是说究竟在洛相的心里头有没有一丝地位呢?这一点,凤良的心里多少是有些没底的,虽然是柳侍郎一再表示,定然是会通过联姻,再来说服洛相,向齐王靠拢,可是毕竟是还没有说服洛相,而这会儿,母亲又得了父亲的厌弃,自己的世子之位,又是否会受到影响呢?

    其实凤良是多心了!便是凤夫人做的再过火,凤涛也不可能是休妻或者是贬妻的!更不可能是废了凤良的世子之位,毕竟,他的身上还流着王家的血!这京城王家,也不是好得罪的主儿!尤其是现在齐王与秦王暗地里斗的正是热闹,更不可能会真的对凤夫人和凤良如何了!

    凤良左思右想,最终还是提笔给舅舅写了信,再让人备了礼物,偷偷地给王家送去了。

    次日,凤良的舅舅,便上门了!

    而这会儿,坤宁宫里头,正有一个打扮平常,一看穿戴,便知是末等宫女的姑娘,在院子里的八角亭里,擦拭着桌椅栏杆。一举手一投足,竟然是透着几分的优雅贵气,动作看上去并不熟练,可是在她做来,偏偏是极为好看,不像是在做什么粗活儿,倒像是在做一件儿极为高雅之事!

    ------题外话------

    抱歉今天让大家久等了。因为网络故障的原因,飞雪只能是到了公司以后才上传的。抱歉了!

    感谢zengfengzhu送上的18颗钻钻,好闪哦!感谢莲花湖渡、狐狸尾2011、328024231、viviannahsu、zhangxin9352送上的票票,非常感谢!关于更新,飞雪只能说尽量吧。如果今天的码字顺利,那么,明天就多更一些…你们懂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