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一章 不可思议!

第一章 不可思议!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贵女邪妃,第一章 不可思议!

    “洛洛!洛洛!洛洛!”

    这两个字就像是突然在空中炸开了一样,直把倾城震地僵在了原地一动不动!怎么回事?这个名字?再看看李华州那眼底的一抹温柔宠溺,倾城的眼泪立时便抑制不住了,动了动嘴唇,却是根本发不出一丝的声响。舒悫鹉琻

    这是哥哥吗?怎么会?明明是自己一个人掉下来的呀?可是哥哥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听着坊间的传闻,哥哥定然也是来了这里好久了,可是自己为何以前都不曾察觉过呢?

    泪眼朦胧间,就见对面的洛华城,已是往这边走来。

    李华州也察觉到了别人的靠近,不再说话,看了一眼还带着泪痕的洛倾城,不舍地转了身,抬步上了马车,往驿馆的方向去了。

    “妹妹怎么了?”洛华城借着月光,依稀也看到了妹妹带着泪光的眼角,有些心疼道。

    “没什么,就是刚刚听李太子讲了一段故事,有些感动罢了。”

    “故事?什么故事?”李太子竟然是给自己的妹妹讲故事?还把自己的妹妹给感动的哭了?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就是讲一对兄妹的故事,然后,我就想起了我跟哥哥,所以,就感动地哭了。”倾城这谎话当真是连草稿都不用打,直接就来,偏偏还是眼睛都不带眨的,让人听了,即便是告诉你这是谎话,你都会偏信于洛倾城!

    回到了相府,倾城刚上了二楼,就察觉到了有人在,遂只让青兰跟了上去,其它人都吩咐下去休息了。

    “你怎么这么晚来了?”上楼一看,果然就是无崖正懒懒地躺在了她的美人榻上,一双桃花眼,正眨呀眨地看着来人,显然也是听到了她们的脚步声,知道是她上来了。

    “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无崖调整了一下姿势,面带妖娆道。

    “先说坏消息吧。”

    “坏消息就是,那位厉害的凤宽公子,已经是通过层层的消息筛选,最终确定了,你与凤二夫人和凤成的死有关,只不过,具体怀疑到了哪一层,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这个消息,倾城倒是并不意外,经历了这么多事,要是凤宽一点儿门道也看不出来,他就不是凤宽了!凤宽的思维方式和考虑问题的角度,跟皇后和凤涛等人不同,他们是下意识里,就会小看了女子,或者是小看了一些还未成人的女子!而凤宽不会!这一点,从无崖给她收集来的一些情报上,倾城就能看得出来。

    “那好消息呢?”

    无崖的唇角一弯,露出了一排整齐干净,洁白如玉的牙齿,神情慵懒,笑容邪魅道,“好消息就是,我把这个坏消息给你送过来了,你可以早做准备了。”

    倾城一听,脸登时就黑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聊了?”

    “无聊?怎么会?难道你不认为这个凤宽比起凤成来,可是要难对付的多了吗?我这是为你好,所以才会顾不得夜深露重,冒着会得伤风的危险来告诉你的。”

    倾城对于这厮装傻充愣的本事,是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

    “皇后应该是也怀疑到了我。不过,我倒是想知道,是她自己猜到的,还是有人提醒到的。”

    无崖一锁眉,“什么意思?这凤成也不过就是刚刚得出的结论,应该是还没有来得及送到宫里去吧。”

    倾城白了他一眼,“我在想皇后的身边,难道就没有能人了吗?”

    “你是说她身边的那个内侍大总管?还是那位手段厉害的陈嬷嬷?”

    倾城摇摇头,有些事,现在她还不能确定,所以,也就暂时不打算说。静下心来,倒是宫门口前,李华州的那声洛洛,将她叫得有了几分的意外!加上先前看到的有关李华州的资料,这一次,她有九成的把握,那个人,就是自己的哥哥了。

    看着桌上的一些纸笺,倾城猛然意识到了什么,“金冠太子在苍冥国的拥护者很多吧?”

    “嗯。听说他三年前就帮助女皇处理朝政了,去年女皇生了一场重病,当时海平王几乎是衣不解的亲自照顾,而大部分的朝政都交给了这位金冠太子去做。后来女皇的身体渐渐痊愈了,也未曾收回太子的诸多权利,直至现在,他仍然是在帮助女皇分担国事。”

    “这么说来,这位李华州的确是有着几分的本事了。他的武功如何?”

    无崖听了,面上微窘,“不太好说。”

    “什么叫不太好说?在苍冥国传闻金冠太子的武功高绝,只是具体高到了什么地步,就无人知晓了。很少有人见过其出手。当然了,我也没见过。”无崖耸耸肩道。

    倾城看此时无崖已是站到了她的身后,略一蹙眉,心念一动,便提笔写了一串怪异的符号,然后再叠好了,交到了无崖的手上,“想法子送到李华州的面前,不过,别将你自己给暴露了。”

    无崖拿过来,嘟了嘟嘴,刚才倾城写的时候,他也看到了,可是都是些什么稀奇古怪的鬼画符?竟然是一个也不认识,不过看到倾城也没有解释的打算,只得冷哼了一声,给倾城甩了一张冷脸,便自窗间跃出,没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倾城则是微动了一下眉,“这个死妖孽,脾气还渐长了!”话落,突然就想起了夜墨给他取的那个绰号,叫‘红衣骚包’,还真是生动,这样一想,竟是笑出声来了。

    “小姐,您要出去吗?”青兰在一旁问道。

    “不了,今日太晚了,明日吧。不急!”倾城笑道。

    没有人知道此时的洛倾城的心里,已是掀起了惊天巨浪!如果说自己的猜疑都是对的,那么,明日午时,自己就一定会在那里见到他,如果他不是,那么,一切就当作是自己空欢喜了一场!想想他二人现在的身分、立场。倾城的眸光略有些深沉,还好他们不是敌对的,否则,可就是真的要麻烦了!

    倾城不知道,经过了今晚的这一场宫宴,她已经是在众位权贵们的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特别是在一些贵妇当中,更是开始悄悄地打探起了她的一些生辰八字等等,显然就是打了要将她给娶过门儿的主意了。

    这一晚,倾城很晚才睡着了,不过却是睡的异常的踏实。

    艳阳高照,晴空万里,总算是有了一丝春天的气息。倾城披了一件儿水蓝色的织锦镶毛斗篷,在青兰的陪同下,出了门。

    如今,倾城在府里,可以说是就是老大了!她的行踪,没有任何人敢加以置喙,以前还有个老太太时不时地‘关切’一下,如今,老夫人中了风,已经是口不能言,身不能动了,自己着急都急不过来了,怎么可能会再去担心别人?

    而洛永和,如今因为李太子的到来,更是忙的不可开交,哪里还有心思管教女儿?

    至于洛华城,他就是有时间,也不可能会干涉自己妹妹的行踪的。在他看来,只要是妹妹高兴,怎么着都行!妹妹以前受了十几年的委屈了,现在即便是让她给捅破天了,也有他这个哥哥给她兜着!

    这样一来,倾城整日除了看看府里的帐目,发发对牌,也就没有什么事儿了。不过,倾城可是以懒出名的,如今,这发对牌的事儿,早让她交给了于嬷嬷去办了。府里的一些庶务,也都交给了苏嬷嬷和青姑姑二人打理,她倒是乐得一身轻松了。

    等到了城外的十里亭,这里四周都不见人烟,东面倒是有一处浓密的林子,北面约莫有上六七里地,就是京城了。

    安静清冷的官道上,只有洛府的一辆马车在晃悠着,车内的倾城,表面上看起来神色平静,心底早已是波涛汹涌了!

    他会不会来?又会不会按自己在那纸笺上所写的那样打扮?如果不是哥哥,那他又会是谁?想到这儿,倾城又摇摇头,不会的,能叫自己洛洛,又知道自己最喜欢画迎春花的,一定就是哥哥!不可能会是别人的。

    马车停下,外面传来了车夫的声音,“三小姐,十里亭到了。”

    “知道了,小姐这就下来。”青兰在里面应了一声。

    “你先下去看看,那亭子里,可是已经有人了?”

    “是,小姐。”

    青兰下去看了,很快就在车外道,“回小姐,亭子里有一位身着黑色斗篷的公子。周围还有六名护卫。”

    是他,一定是他!

    倾城心里激动地下了马车,在青兰的搀扶下,进了亭内,冲青兰摆摆手,便退到了亭子外面。

    一个黑色的高大身影,一个水蓝色的娇小身躯,男子看着远方,背对着倾城,可是仅仅是看到了男子那负于身后的手上,竟然是戴了一只精美的女式银手镯,倾城便知道,这个人,的确就是自己的哥哥!

    只有哥哥才会看明白她在那封信笺中所写的内容。那封信她是用英文写的,而里面提到了要让李华州以一种让自己最为惊艳的方式出场,指的就是要让他戴上一款女式的手镯,这是前世她在自己的十六岁生日时,故意整哥哥时,提出来的。这会儿想想,幸好她没让哥哥穿女装出来,不然的话,不知道自己会是个什么表情了?

    倾城的眼泪就像是被冲毁了堤坝的洪水,一发而不可收拾,抽泣了几声后,男子终于是转过身来,正是苍冥太子,李华州。

    “哥哥!”倾城的声音里夹杂着几许的哭腔,轻咬了嘴唇,明明就是激动地想要扑过去,可是两条腿却是沉地像是被什么给定住了一般,一动也不能动了!

    李华州看着倾城哭的稀里哗啦地,眼眶也是一红,抬腿走近了她,再次轻唤,“洛洛!”

    “哥哥!”

    终于,两人紧紧地相拥在了一起。倾城的哭声比之刚才,更大了,也更委屈了几分!而李华州的眼底,则是有激动、兴奋、庆幸等等诸多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了一起,晶莹的眼泪,也在他温润如玉的俊颜上,留下了一道痕迹。

    “洛洛,你可知道我找的你好苦!若不是因为前些日子,国师派人来千雪国为皇姑姑购买一些蜀锦,又怎么会听说了你在安国公府当时做的两首诗?真好!你还活着,真好!”

    “哥哥,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来了这里,哥哥怎么会来了这里?难道你也?”倾城连忙抬起了头,有些责怪地看向了李华州。

    “傻丫头,哥哥没有跳下去。后来,我下山找到了救援队,又报了警,终于在一处河边发现了你,你正好是掉进了崖底的一条小溪,侥幸捡了一条命,不过,你却是始终昏迷不醒。哥哥心里着急,也没有别的办法,爸爸为你请了最好的医生,将你转到了最好的医院,我本来是就在医院陪你的,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遇到了电梯故障,你也知道,前世我的身体不是特别好,有哮喘,所以没一会儿,我就犯了病。再后来,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等再睁开眼,就到了这个世界了。”

    “哥哥!都是我不好,让你们都跟着担心了。”倾城自责道。

    “别这么说!不怪你,是哥哥没有照顾好你。让你受委屈了。哥哥自从知道了那两首诗是你做的,就知道十有*是你在这里,所以便让人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关于你的一些资料。原来,你竟是受了这么多的委屈,吃了这么多的苦!特别是那个狠儿的柳氏,和洛家老太太,简直就不是人!”

    “没事,哥哥,我这不是好好儿的?哥哥倒是好命,竟然是一穿过来,就成了一名太子了。哥哥果然是到了哪里,都是最受人瞩目的。”

    李华州的脸色略红了红,有些不自在道,“就知道拿哥哥开心!”

    “哥哥,如果我能多放些心思在苍冥国,说不定,我早就知道你在这里了,也不会等到了现在,才和你相认?”

    李华州听出了她话中有话,“怎么?表面上你受了委屈,实则是隐忍不发?”

    “哥哥,我不像是普通的大家闺秀看起来那般的柔弱。我也会武的,只是可能没有哥哥的武功好罢了。我一心只想着为母亲报仇,这些年来做的所有事情,无非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强,让自己有能力保护好这一世的哥哥,不让他因我受到连累。没想到,我这一世,竟然是有了两个哥哥!”

    “两个?”

    “当然了,哥哥算一个,华城哥哥也算一个呀!”倾城破涕为笑道,“我应该高兴才是。哭什么呢?真是!”

    李华州笑了笑,宠溺地拍了拍她的头,“才十五呢,还是小孩子,放心,既然是哥哥找到了你,以后有什么事,自然是会有哥哥罩着你,谁也休想欺负我妹妹一丝一毫!洛洛想做什么,尽管去做,自然是会有哥哥为你撑腰,就算是把天给捅破了,也自然是有哥哥替你出头。”

    倾城得意地笑了,“果然还是有一个有势力的哥哥好呀!”

    李华州的眼睛往倾城侧后方看了一眼,再垂了眸,若无其事道,“来,哥哥一收到了你的信笺,便知道一定是你了,所以特意命人备了些你最爱吃的点心,虽然是没有前世的那些现代的糕点房里做的好,可是也别有一番风味,特别是那粟子饼,可是哥哥命人特意按照你的口味做的,这里面没有加糖,只是加了少量的蜂蜜,试试看。”

    “真的吗?哥哥竟然是让人为我准备了粟子饼?太好了!我在这里也吃过不少,可是从南吃到北,也觉得没有前世妈妈做的好吃。”

    前世,兄妹二人的妈妈,可是个出了名的贤妻良母,一手好厨艺,将他们爷儿仨的胃都给养刁了!

    倾城坐下来,赶紧拿起了一个就往嘴里放,李华州再次往那个方向瞄了一眼,面上温和的笑容不变,只是手指微动了动,只见不知何处突然冒出来的侍卫们,将这亭子给围了个密不透风,还好青兰的动作快,不然的话,也要将她给围到了这亭子外面了。

    倾城吃了一大口,一个劲儿地点着头,李华州亲自给她倒了一盏茶,“慢点儿吃,又没有人跟你抢。”

    “好吃!”倾城灌下了一口水,将嘴里的东西咽了,这才赞道,“真的很像妈妈做出来的味道呢。”

    话落,倾城的情绪就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李华州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在她的对面坐了,“洛洛,别担心,他们一定都会好好的!我们在这里,也要好好的。”

    “嗯。”好一会儿,倾城才发出了声音,“我们一定要活的好好儿的,不让他们担心。不过,哥哥,现在我们的灵魂都在这里了,不知道我们的爸爸妈妈,会有多担心我们?”

    “是呀。有时候我也在想,若是我死了,是不是还能再回到前世的那具身体里去?可是我又不敢试,万一我自杀成功了,可是灵魂却是殒灭了,又该如何?我还没有找到你,我不能死。就这样,我就一直撑到了现在。”

    “哥哥,这些年,你在苍冥国还好吗?”

    李华州点点头,“很好。哥哥虽然是自幼没了父母,可是皇姑姑她待我极好!”说完,看到了洛倾城有些迷茫的眼神,笑着解释道,“因为我是随母性的,所以这称呼也都改了,我叫原本的姨母为姑母,其实也不过就是这么回事儿!”

    “哥哥,你们苍冥国竟然是可以有女子为帝,好奇怪哦!”

    “的确是。我一开始来的时候,也是有些不太适应的。苍冥国比起千雪国来,相对而言,还是要更发达一些的。苍冥国的第一女将,你应该也听说过吧?还有,不仅仅是现在的女皇是女子,再往上走,苍冥国,总共出现了三位女帝了。这几位女帝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便是不会好大喜功,不喜战争,没有什么争夺版图的雄心,相对的,也就是成了守业的皇帝了。”

    “这才好!屡屡挑起战端的皇帝,便是成就了千古霸业又如何?终归不过是踩着无数老百姓和将士们的尸体才攀上去的。”倾城倒是极为赞同一些守业心重的想法的。

    两人在亭子里聊的热闹开心,青兰却是听的云里雾里的,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哥哥?而且看自家小姐叫的还挺亲昵的,一点儿别扭的意思也没有。

    青兰这会儿是真的有些头大了,这要是让玉景山的那几位知道了他们就是这样守着小姐的,不知道会不会一气之下,直接都下山来!将小姐惹的这些个烂桃花都给直接剪了!

    而亭子外面,则是有一道已是盛怒地宛若是丢了猎物的狮子一般,几乎就是要抓狂了!特别是看到了二人相拥在一起,而且还痛哭流涕,简直就像是失散了的情人一样的情景时,男子俊美雅致的一张脸上,突然就出现了一丝裂痕!

    这个人,自然就是向来拽拽的,冷冷的夜墨了!很明显,那个李华州发现了他,从他往这里看过来的眼神中,他就能看得出来,看来,这个李华州的功夫,果然是了得!竟然是能发现了自己的藏身之处,此人果然是不可小觑。

    夜墨正想着该如何现身,将倾城给带走,不想,那厮竟然是派出了身边的侍卫将整个亭子给围的密不透风了!实在是可气!

    “哥哥这是做什么?”倾城看了一眼外面的人墙。

    “这会儿虽然是春天了,可是这风仍是寒的很,别再受了凉。再者,这里不是前世那会儿,民风再开放,也不可能会允许男女私相授受的。若是有人看到我们如此私会,你说,会不会以为是我这个太子相中了你?”

    倾城只觉得哥哥说的,做的,都是无比的贴心,竟然是比自己还更要在乎女子的清誉,果然,这世上还是只有哥哥对自己最好。

    “来,将这个戴上,不许摘下来。”李华州将自己手上的镯子摘了下来,直接就套在了倾城的左腕上。

    “哥哥这是干嘛?我现在不穷,这种东西,还真是多的很。”

    “这里是处机关,只要是摁下去,就会接连发出三支细如毛发的银针,关键时刻,可保你一命。”李华州演示了一遍道。

    “多谢哥哥了。既然是这样好玩儿的东西,我就却之不恭了。不过,我也知道,若是我不收,哥哥定然是会不高兴的,对不对?所以,我就勉为其难地收下吧。也免得哥哥不高兴了。”

    青兰听着自家小姐厚脸皮地说着这种事,嘴角是一个劲儿的抽搐着!小姐呀,您对面的这位可是苍冥国人人敬仰的太子殿下呀!人家好心送了防身的东西给您,您直接谢了,不就完了?竟然会还能扯出这么一大堆的东西来,简直就是,呃,太让人有些无地自容了!

    李华州眸光宠溺地看着眼前的小丫头,真好!自己的妹妹还活着,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让他高兴的?自己意外中来到了这里,认命地待了下来,不就是为了寻找妹妹吗?如今看到妹妹平安无事,这会儿便是上天即刻要了他在这一世的命,他也认了!

    二人又山南海北的聊了一通,李华州看天色不早了,便提议送她回去,她却摇了摇头,“不好,哥哥现在的身分尊贵着呢,若是让人看到了你我走在一起,还不知道有多少女子眼红了呢?这样一来,我可就是麻烦大了去了!我可不想给自己树太多的敌人呢,要知道,我现在的对手就已经是很麻烦了!”

    “什么人敢欺负你?”李华州一改往日的温润,脸色突然冷凝了起来。

    “哥哥就别问了,是我自己的事。你放心,若是我有了困难,自然是会找到你的。”

    听倾城这么说,李华州仍然是有些不放心,知道她这是担心自己会被搅进了千雪国的一些皇室争端里,想了想,便解下了自己随身带着的一枚玉佩,“这是我的贴身玉佩,上面还刻有我的字,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只要是拿这来见,便不会有人相阻了。”

    “谢谢哥哥!”

    有了这样一座大靠山,自己以后的日子定然是吃穿不愁了!不对,自己现在也是吃穿不愁呀!对,至少再对上了那个活阎王的威胁,自己不必那么害怕了!自己打不过他,可是不代表哥哥打不过他!

    眼珠儿乌溜溜地一转,“哥哥,你可听说过我们千雪国的寒王殿下?”

    “战神寒王?自然是听过,小小年纪,便执掌千雪国最为精锐的冰魄,这等的才华,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

    “那哥哥觉得,是哥哥厉害一些,还是寒王厉害一些?”倾城的心里开始打起了小算盘,想着自己将来摆脱那个恐怖的寒王时,是不是应该会多了一个筹码!

    “我没有与他对上过,自然是不知道的。”李华州一想起刚才自己发现的那个人,心思一转,“洛洛与寒王相熟?”

    “呃,还好啦!”倾城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他们的关系了。合作关系么?可是那个人似乎是不想承认,一心只想着要自己的一个承诺!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洛洛有心事?”李华州的心里微微有些泛酸了。若是在前世,这会儿洛洛若是春心萌动了,绝对就是早恋呀!

    “怎么说呢?关于寒王,我跟他也算是相熟吧,不过,也不是很熟。嗯,反正我就是觉得他那个人太冷了,让人有些受不住。哪有哥哥好相处?”倾城也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她跟寒王,也就是夜墨的关系。说是合作关系,可是偏偏二人还出现过一些只有恋人才会做的事,比如说亲吻!说不太熟,可是不熟的人,会常常夜半相会?

    关于寒王和夜墨本就是同一个人的事,倾城还是很自觉地,自己知道了人家的这个秘密,也是不能随便乱说的,否则,她可不敢保证,自己和别人的小命儿,是否还能活得过天亮!再说了,便是自己说了,也得有人信哪!

    “洛洛,你还小,这里十六岁及笄,十六岁以前,都不要对任何男子有什么其它的心思。这里的男子,可是过惯了三妻四妾的生活,他们从小所生活的环境,受到的教育,都是以子嗣为重。子嗣兴旺,才能家繁叶茂,所以,洛洛,这里的人,除非是真的碰到了对的人,否则,你很难想像得出,以后你要过什么样儿的日子。”

    李华州的这番话,说的情真意切,的确是处处都在为倾城考虑,她自己也知道这里是男尊女卑的社会,即便是苍冥国允许女子入朝为官,可是为官的女子,也是极少的,再者,就像是那位女皇陛下,也不可能像是其它的男子皇帝一样,可以有三宫六院,只可有一位王夫!可见,这里,是没有什么男女平等的!

    “哥哥,你说的对,我也知道,在这里想要找到自己的幸福,太难了!就像是母亲。”倾城的情绪再度有些低落了起来,“她和父亲明明就是那样的相爱,可是结果呢?父亲迫于老夫人的压力,不得不选择了纳妾,若是他执意不肯,那么母亲就要在府上日日受到老夫人的苛待,该怎么说呢?若是一夫一妻,在这里,似乎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奇迹,一个神话了!”

    “你能明白就好。洛洛,你是我的妹妹,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我都不可能看着你受委屈。洛洛,将来你的夫君必须立誓只能有你一个妻子,再没有别的女人,否则,哥哥便是第一个不答应的。”

    “谢谢哥哥!”倾城说着,便抑制不住心里的感动,又扑进了李华州的怀里,“哥哥,有你在,真好!”

    兄妹二人又说了几句,李华州这才吩咐人们都撤了,然后亲自扶了倾城上了马车,再吩咐了几名侍卫在暗中跟着,这才放心地目送她远去了。

    好一会儿,李华州再次摆了摆手,这十里亭里,也就只他一人了!竟然是连先前的六名护卫,也都不见了。

    一道黑影快速地落在了李华州的身前,二人四目相对,电光火石,猜疑揣度等等,约莫得过了快有一刻钟,李华州才有些受不了这样有些压抑的气氛了。

    “不知这位公子,有何指教?”

    来人竟是夜墨,惯常地一袭黑色上等的云锦,上头隐约可见银丝线织就的暗纹,头发绾起,只一根玉簪插于发间,双手负于身后,说不出的骄傲与清贵,竟是与对面的李华州这一身的贵气,不分伯仲。

    “你与丫头是旧识?”清清冷冷地声音,给这本来是有了几分明媚的天色,竟然是硬生生地抹上了一股子寒意!

    李华州挑眉,“不知阁下说的,可是洛三小姐?”

    “正是。”

    “哦!本宫与她自然是旧识,而且相熟甚早,不知阁下有何见教?”李华州面上的笑意温吞,说出来的话,却是能将夜墨给气个半死!还相熟甚早?这分明就是在戳他的痛处了!

    “她是本座订下的。你最好是离她远点儿!”倏地,夜墨身上的阴寒之气,更重了几分,竟是给人一种天地色变的感觉!

    可李华州是谁?那金冠太子的美名,可不是瞎吹出来的!对于夜墨身上的戾气,他可是丝毫不惧的!

    “可是本宫听说,洛三小姐,至今尚未婚配呢。”

    “她已经是做出了选择,只不过有些事,要等待时机。本座只警告你这一次,再有下次,本座绝不会手下留情。”夜墨说完,似乎是也无意再多做逗留,竟是转身就欲走了。

    “这位公子,你刚才的话,好没道理。本宫与她旧识,难不成,还不能见面了?别说她现在还没有成婚,便是成婚了,谁也不可能阻拦我们二人的相见!”

    这话,李华州可是说的有些歧义了!就见原本是侧转了身的夜墨,这会儿整个脸色都是暗了下来,那一双冷地像冰一样的视线,恨不能将对面的温润男子,直接就给冻成了冰块儿!

    “久闻金冠太子武功高绝,今日一见,倒是有意与阁下切蹉一二了!”

    对于二人之间的战事如何,没有人知道,只是有人知道二人打的难分难解,地上,打到了半空中,再到了亭子上,再到了密林里,最后,夜墨的一片巴掌大小的衣角被削下,而李华州的左袖上则是被刺了两个窟窿。

    对于这场比试,倾城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而她知道后的第一个反应,则是跳起来说两个人不讲义气,不该是他们有架打的时候,没让她来观战!对于她的反应,当时的二人,直接无语!当然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了。

    却说倾城回到了府里,就见皇上身边的内侍大总管于文海带了人来传旨。倾城一瞧,洛华柔和洛华娇也都在,而且是两人都有些眼红地看着院子里的那些红木箱子。一见洛倾城回来了,连忙收了眼神,生怕再惹了她不高兴。

    如今这二人可是想清楚了,这洛府里头最不能得罪的,就是洛倾城了。

    接了旨,于文海笑道,“三小姐昨晚上的表现出众,赢了那清怡郡主,皇上犹为高兴,原本是昨晚就要赏赐您的,后来考虑到太晚了,今儿一早,就让咱家亲自监督着为您挑了这些赏赐。”

    “多谢于公公了。”

    “如今旨意已经带到,那咱家就先行回宫复旨了。”

    “送于公公。”

    “三小姐留步。”于文海跟在皇上身边多年,可是个精明的主儿,眼前这位三小姐,不仅仅是得了皇上的青眼,更重要的是,竟然是入了那眼高于顶的寒王的眼!那寒王殿下是什么人?可是皇上最为看重的王爷!这将来,可是真说不准了。是以,现在对洛倾城客气一些,交来总归是不会吃亏的。

    “三小姐,刚刚安逸侯府的大小姐让人送了消息回来,说是准备明日回门儿。您看?”青姑姑过来请示道。

    倾城这才想起,原本是应该三日回门儿的,可是因为公主中毒一事,倒也是一拖再拖,再加上后来又没了凤二夫人,这一时也顾不上她了,所以才将这回门儿给拖到了这会儿。

    “知道了,让人去准备着就是了,再让人将这个禀报给后头的老夫人知道。虽说老夫人现在是不能动了,可到底也是疼了洛华美十几年的人,洛华美如今成了世子夫人,自然也该是去孝敬他一二的。”

    “是,小姐。”青姑姑自然是明白了她的话,暗道小姐这一招儿真是狠!

    “小姐,经过府医的调理,这两日,老夫人能断断续续地说出一些话了,不过,仍然是有些口齿不清。”

    “嗯,让人好生伺候着,记住,要让一日十二个时辰,老夫人的身边儿都不能断人。眼瞅着下个月哥哥就要成婚了,好日子将近,没准儿,看着哥哥一成婚,这老夫人的病情就能好一些了。”

    “小姐说的是,这民间类似于小姐说的这种情况的,也不是没有。就盼着老夫人也能如此就好了。”青姑姑心里头想笑,却是当着另外两位小姐的面儿,不敢笑,这自家小姐的心也太黑了,明明就是想着让人监视着老夫人不能出什么差错,却硬是能将自己说成一个如此孝顺周到的人,还真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倾城让管家将明日洛华美回门儿的消息告诉父亲,正好是赶上了明日沐休,倒也是巧了,不过,倾城有些担心的是,凤良明日会不会来?按理说这嫡妻死了没几天,虽然说是还没有洞房,可到底是已经拜了堂了,再加上又是皇后赐的婚。只是如今皇上对于凤良的事儿就这样搁置了下来,既没说怎么罚,也没说不罚!这倒是让人有些费解了!

    其实,倾城倒是不担心这个,因为在她看来,皇上定然是不会废了凤良的,只是,皇上这会儿,需要一个借口,而先前的凤二夫人与柳家勾结,再加上她与凤成的自尽,等于是变相地告诉了众人,是因为凤成眼红了凤良的侯府世子之位,所以才会屡屡加害凤良!

    这个理由,虽然是有些牵强,却至少可以让皇上先晾一晾凤家了。特别是听说,皇上曾在朝堂上厉声斥责凤涛,怒指其治家不严!更有数名御史,联合弹劾凤涛,指其家宅不宁,以致害了四公主的性命。如此一来,这四公主的死,倒是与安逸侯凤涛给扯上关系了。

    皇上当然不会是因此而迁怒凤涛,不过,对于凤良的事也绝口不提,这几日,那凤良的日子,可以说是过的战战兢兢的,虽说是皇上不再责怪了,可是他也不敢再胡来了,听说是到了现在,也没有敢跟洛华美洞房呢。

    倾城一想到这儿,倒是有些想笑了,这对洛华美来说,按说应该是件好事儿,就怕她自己不这么想,毕竟,已为人妇,若是没有夫君的宠爱,那她就是一个空有了美貌的花瓶儿了!

    晚上,洛永和便到了锦绣阁来跟倾城说了说话,末了,也将次日的回门儿宴大致的说了一下,意思就是不要太声张,不必太麻烦,最后是能直接就备了素宴。

    倾城明白父亲的意思,这是担心若是他们弄的太大,会引起了皇上和皇后的不满。毕竟,人家才刚失了女儿,你就大操大办,委实是不合时宜的。

    没想到的是,次日一早,倾城就看到了房氏和洛华宁一起来了。而且两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丫头,手里还拎着一个食盒儿。

    “堂婶儿来了,快里面请。”

    “听说今日是大小姐回门儿,我们也知道因为四公主的事儿,这喜事多少是有了些波折,这些是我亲手做的一些糕点,就当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了。”

    “多谢堂婶儿了。快里面坐。”

    倾城看了一眼洛华宁,见其眉宇间比之先前见他时,更多了几分的英气,不由得有些纳闷儿了,这堂哥是个读书人,这眉宇间的英气,又是从何而来?

    似乎是看出了倾城的疑问,洛华宁有些不好意思道,“堂弟这些日子一直在教我射箭,不过,我实在是太笨,总是练不成他那百步穿杨的本事。”

    原来如此!

    “那百步穿杨,岂是一朝一夕可练就?若是堂兄几日便有了这等本事,那哥哥回来就该哭鼻子了。”

    因了倾城的几句玩笑话,这气氛倒是活络了起来。

    “三小姐,大小姐和姑爷一起回来了,如今已是到了门口了。”管家进来禀报道。

    “快去禀告父亲和兄长。青姑姑,你去请二小姐和四小姐过来。”

    凤良竟然是也一起来了?这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凤夫人的意思?

    等她到了门口,更让她不可思议的是,与凤良一起来的,还有一位身材消瘦的青袍公子,看其穿戴,再听到了他唤凤良为二哥,难不成,竟是凤宽?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