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十九章 玩儿死你!

第十九章 玩儿死你!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贵女邪妃,第十九章 玩儿死你!

    “胡闹!当我抚安侯府是什么地方?谁都可以任意妄为的吗?”花金辉这回是真的恼了,这个王英还真是不拿自己当外人儿了!竟然是以为这抚安侯府是他王家的地方吗?还敢带人直接闯进来?

    王英一进了前院儿,还没有进前厅,就看到了廊道里的花楚等人,这脸色立时就涨红了!

    “好你个花楚,竟然是敢挑拨妹夫将我侄儿打了个半死!谁借给你的胆,如此来糟贱我们王家的人?”

    王英一边儿说着,一边儿就直接冲到了花楚的跟前儿,抬手欲打!

    花荣立时冲到了前面,将花楚护在身后,伸手挡住了王英的手臂,“王老爷还请自重,世子爷的身分,可不是您能打得了的。ai緷赟騋”

    倾城的眉梢微挑,不错呀!看来,这个花荣还是个知道护主的。有他在身边,自己也放心不少。因为当初担心在阿楚身边儿安排暗卫,会被抚安侯发现。此人疑心极重,万一再对花楚起了别的心思,总归是有些不划算的,只不过,没想到这一次,竟然是让他给受了伤!

    不过,这一回,自己倒是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留两名暗卫给他,也能堵住了抚安侯的嘴。

    花荣的话音刚落,就见花金辉等人出来了。

    花荣一见正主子出来了,立马低了头,再度退回到了花楚的身后。

    “侯爷,这阿崇到底是犯了什么天大的过错?你竟然是将他打的丢了半条命。还说将他的军务全部革除了。今儿我来,也不为别的,就是想问问他到底是犯了什么错?明明就是左锋营的人欺人太甚,打伤了右锋营的人,侯爷为何独独处置了右锋营的人,而没有处置左锋营的人?”

    还有一句话,王英没有说出来,就是你花金辉是不是见左锋营的人大都是你花家的人,而右锋营的人则是有几个王家的人在里头主着事儿,所以才会只罚右锋营的人,不罚左锋营的人?

    花金辉则是直接就沉了脸,“王英,我军营的要务,也是你们能置喙的?”话落,眼睛便扫到了一旁跟着王英一起来的一名校尉,正是右锋营的王佳。

    “王校尉,你身为校尉,却是不知自己的职责所在,不仅仅不拦着花崇去左锋营闹事,如今竟然是还敢公然将军务外泄,你可知自己所犯何罪?”

    王佳的脸色一白,腿一软,竟是单膝跪地,“侯爷恕罪,属下只是担心王统领的伤势,所以才会一路护送了回去,王老爷既然是开口责问了,属下自然是当如实告之。”

    倾城扬了扬眉,还真是不知悔改呢!如实告之?若是当真如实告之,这王英又怎么会闹上门来?分明就是故意挑唆了王英前来侯府闹事,而且,这王英一看到了花楚,便恶言相向,而且是抬手便要打!这是逼着花金辉,处置花楚了?

    “你当真是如实告之了?你跟他说了,他带人到左锋营闹事了?你跟他说了,这王崇在军营里散布了谣言了?还是说,在你的心里头,王崇说的就是事实?本侯何时说过要改立世子了?皇上的旨意也是你们能随意置喙的?”

    王英一愣,怎么又牵扯到了世子之位?还有什么皇上的旨意?

    花金辉一看王英的样子,根本就是无心理会,只是有些不屑道,“莫说是我打了王崇五十军棍,就是直接将他拉下去砍了头,他也没有半分的委屈!不过就是仗着与花家有亲罢了,也不想想平日里作威作福也就算了,本侯睁只眼闭只眼,不与他一般计较,倒是成了太纵着他了?如今,胆子倒是越发地大了,居然敢随意地插手我侯府的事,还敢当着众位将士的面儿,说我侯府要改立一个七岁小娃娃为世子!他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花金辉的眼睛往王氏的身上狠狠地扫了一眼,“莫说本侯没有这个心思,就是有,那也是不可能的!立花楚为世子,是皇上亲自下的旨意。怎么?莫说是夫人了,就连我这个正经的抚安侯都不敢置喙的事儿,想不到你们王家倒是有胆子敢插手?王英,若不是我看在了他是内侄的份儿上,你以为,现在你们还能看见这个王崇活着回去?”

    “藐视圣意,这可是死罪!竟然是罔顾圣意,对我侯府指手划脚,王英,你以为,本侯处置的重了?”

    花金辉到底是多年在外征战的将军,这什么也不做,只是这样静静地站着,便已是自带了一股威仪,再加上刚刚的这番话,无疑于就是一巴掌打在了王家的脸上了!

    王氏听了,当即也就是后

    退了一步,难怪侯爷突然就反悔让自己收花明为嫡子了,原来如此么?竟然是?王氏惨白的脸上,这会儿早已是白地没了一丝的血色!要不是有花丽容在一旁扶着,这会儿怕是早就瘫坐在地上了。

    花丽容这会儿也是吓得花容失色了!想不到那个王崇竟然是散出去了这样的话?这可是大逆不道!往重了说,怕是诛九族都够上了!

    王英的脸色也是有些难看了起来,转头狠狠地瞪了那个王佳一眼,也知道这次自己是被这个王佳给蒙蔽了!可是现在已然如此了,还能如何?总不能就这样儿灰溜溜地走了吧?那岂不是太没面子了?要知道王家,在云州可是有名的名门望族!即便是现在没有多少子嗣在朝为官了,可是老爷子的余威还在,再加上王家的财力和多年的根基在这儿摆着,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招惹得起的!

    “你这混张东西!竟然是敢欺瞒于我?”王英转身冲着王佳就是一脚,将王佳给踢至一旁,这还不解气,似乎是还想着再上前,再补上一脚。却是被侯府的人给拉了。

    这会儿,轮椅上的花楚淡淡出声,“舅舅还请三思而行!这王佳便是再不济,也是我西北军的军营之人,便是处置,也该是交由父亲依军法而论,舅舅并非军营之人,还请莫要逾矩了才好。”

    花楚的声音,清清淡淡,仿若是溪水潺潺,又似是清风微拂,让人闻言,顿时便都冷静且精神了许多。

    倾城则是在他的身侧站了,双手负于身后,一袭淡蓝色的锦袍,将其周身的气质,衬托地更多了几分的儒雅清贵!她本就是生的美貌,如今虽然是扮作了男子,可也是俊逸非凡,芝兰玉树,否则,又怎会得了一个'第一公子'的名头?

    只不过,这会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停在了王英的身上,倒是将他弄得尴尬不已,有些下不来台。

    花金辉,见事情到了如斯地步,也知道不能再给这个王英难堪了,毕竟是大家族的掌权人,又是亲戚,也不好做的太过。

    “都是我的不是!让妹夫见笑了!我这就回去,重重地斥责那个王崇一番,绝对是不会让也再给咱们两家添麻烦就是了。”王英此人,倒是能大能小,能屈能伸!

    倾城看了,只是淡笑不语,这次出了抚安侯府,下次还能不能顺利地进来,怕还是两说儿呢。

    王氏这会儿也明白过来了,眼下自己的计划,是万不能再进行下去了,否则,反倒是会便宜了那个贱人!这样一想,便咬咬道,“都是妾身的不是。竟是不知道娘家出了这么个混不吝的,还请侯爷责罚。”

    花金辉冷冷地瞥了她一眼,眼下有大舅哥在,他怎么可能会真的罚她?

    “罢了,丽容,扶你母亲回去歇息吧。”

    王氏一听这话,顿时也就轻松了不少,至少,自己这个正室不在,当着族老的面儿,花金辉应该是不会选择在今日开祠堂,将花明养在二夫人的名下了。如此便好,只要是还没有改了族谱,那一切,就都还有转还的余地!

    这么快就要走了?那可不成!还有一出好戏没有上场呢,怎么能就这样轻易地散了场?

    倾城看了一眼一旁的王佳,难不成,那边儿的信儿,还没有送到?

    王氏刚走了两步,便听到了前头传来了一阵嘈杂声,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己的侄儿王少华带人直接就闯了进来!不仅仅是闯了,而且是还直接就伸手打伤了侯府的两名下人,再细瞧,手上还个个儿带了兵刃!

    王英一看,这恨不能立时就背过气儿去!这是做什么?

    倾城则是笑了,总算是来了!还以为得再想法子拖上一拖呢,看来,这个王佳办事,还算是不错!回头记得让花楚也提携一二,至于有没有本事往上爬,也得看他自己了。

    倾城睨了花荣一眼,花荣会意,推着花楚的轮椅,就往前动了动,刚刚从门房冲进来的王少华,一眼便看到了姑父身边的那个美貌少年,花楚!

    王少华这个气呀!恨不能直接就挥刀将花楚给砍成了八段!王崇与他向来是亲如手足,这会儿见王崇被打成了那样儿,而且还听人说是花楚设的局,这怒火中烧之下,再有人挑唆一二,自然就闯上了门来。

    王英可是急了,急忙吩咐自己带来的人,将王少华给拦了!

    “孽子!你这是做什么?小孩子打架,用得着如此吗?还不快快将这些兵刃给我

    放下!免得再伤了侯爷。”王英气地几乎就要跳起脚来了。

    小孩子打架?也幸亏王英在这会儿还能想出这样的借口,来为王少华遮掩。花楚悄悄地打量了一下父亲的脸色,果然是气得额上青筋爆起!唇角勾了勾,心底却是将倾城这种整人的法子,给弄的哭笑不得了!

    明明就是漏洞百出的计策,可是偏偏就有这种蠢笨如猪的人上当!能说什么?只能是怪他们这些人太蠢,也太将自己当回事儿了!只要是他们没将他们王家看的太高,能冷静地想一想,便会发现,其实这根本就是一个套儿!可是他们偏偏却都是性子火爆,而且,是听风就是雨,倒是倾城也能想出这等的法子来!可见是将他们的脾性心思,都是拿捏地极准了!

    花楚的嘴角微勾,冲着王少华道,“表弟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不知道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吗?如今你竟然是气冲冲地带了人,甚至是还带了兵器直接就闯进了侯府。表弟想做什么?可是来与我切蹉武艺的?只是,你这架势,怎么就看着不像呢?”

    王少华一听,立刻就意识到这里是抚安侯府,他一介白身,哪里有什么资格来这里耀武扬威?当即这手就软了下来,手里头的兵器,自然也掉到了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

    “表弟,有什么话好好说,王崇会受罚,那是因为他违反了军规,父亲处置他自有他的道理,你不过就是道听途说,难免是会被一些小人给误导了。你说是不是?”

    王少华一听,这原本是灭下去的气焰,登时便又涨了上来!红着眼睛,瞪着花楚,恨不能在他的身上给瞪出几个窟窿来!

    “花楚!你给老子闭嘴!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是敢污蔑我王家的人?我告诉你,你别以为你现在是侯府的世子,我就不敢把你怎么样!惹怒了小爷,小爷这会儿就直接做了你!”

    倾城听了,嘴角抽了抽,强忍了笑,抖动着肩膀,似乎是忍的极其辛苦,而一旁的青鹤则是十分同情地看了外面的那个王少华一眼,暗暗嘀咕着,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这在人家侯府的地盘儿上,你横什么横呀!你不就是仗着京城的那个王家吗?说的再直白点儿,你不就是仗着一个良妃娘娘,一个七皇子吗?可是你怎么就不想想,京城的王家厉害,可是你王少华算是个什么东西呀?

    青鹤这样想着,眼睛往花金辉的方向轻瞄了一眼,发现他的脸色果然是奇差!那脸色阴的,几乎就是能下出雨来!

    再一瞧自家小姐,看她那一幅闲闲的样子,再一直抖动着的肩膀,不由得就抬头望天呐!这辈子一定是得记住了,得罪谁也不能得罪自家小姐呀!那可就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主儿呀!不就是因为打听到早先这个王少华想着对花楚不轨吗?竟然是能想出这样的法子来整他!想到小姐后面的安排,青鹤觉得,这个王少华,悲剧了!

    “你这孽子!你疯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也由得你能胡来!还不快快向你表哥赔礼道歉!”王英心里头这个悔呀!自己怎么就养了这么个不成器的东西?简直就是要气死他了!

    这王少华就跟王英一样,只是知道王崇挨了打,至于为什么,那王崇自然是不肯说实话的,就只是一门心思地想让自己的叔父和堂弟为自己报仇雪恨!可是哪里知道,反倒是让王英和王少华在侯府里头丢尽了脸面!不止如此,怕是从此以后,这抚安侯对于王家,就再无好感了!

    这才是倾城的主要目的!她就是要让花金辉远了王家!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潜意识里头,觉得这个七皇子不简单,而且,他绝对不可能是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体弱多病!虽然,她还从未见过他!

    因为七皇子体弱,所以很少参加宫宴,就连他自己的生辰宴,听说也是办得极其简单,最多也不过就是请了几个兄弟姐妹一起过来吃顿酒,赏赏花。也正是因此,皇上总觉得是自己亏欠了七皇子,才会格外地心疼他!

    虽然是从未见过此人,可是透过良妃,透过那一脉的王家人,倾城知道,这个七皇子,决非善类!其实,说起来,这皇室里头的皇子公主们,又有哪一个是个好招惹的?

    花楚是她的人,所以,她不想让花楚搅进这夺嫡之战中!不管将来是谁登基,她都不喜欢花楚被牵涉的太深!两世为人,她深谙一个道理,那便是,任何人在功成名就之前,都是宽厚大度的!而一旦大业成就,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对于一些曾经鼎力襄助于自己的人,则是会狐疑窦生。

    倾城以为,既然是她将花楚送上了这个位子,那么,她就有责任和义务让花楚的前程一片锦绣,可是这不代表着就一

    定要陷入夺嫡之战中!非但是不能陷入,还要远离!离的越远越好!只有这样,花家,才能走的更远!就像是父亲,在朝堂上始终是不曾加入任何派系,只忠心于皇上。既不会对某位王爷谄媚,也不会对某位皇子落井下石,尽量地做到以极为客观地态度去对待几位皇子。这也正是为何洛府出了两任丞相,虽未封爵,却也是一直荣宠不衰的真谛!

    当然,倾城这么做,可不是真心地为了现在的这个什么抚安侯府,她是为了将来的抚安侯府,是为了将来的抚安侯花楚!

    果然,在王氏和王丽容的颤颤微微中,王英等人都被花金辉直接下了逐客令,王少华虽然是心中有百种不甘,可是也知道,现在花楚是世子,自己不过一介白身,别说是身分上差的太多,就是差不多了,以他的身手,将来想要找花楚报仇,也是绝不可能的!

    想到了床上动弹不得的王崇,看了一眼脸色白地像是鬼一样的姑姑,王少华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子勇气,突然就抢过了侯府护卫的兵器,直直地就冲着花楚袭来!

    这一变故来的太快!众人皆是始料不及!

    原以为这王英都认命地低了头想要往外走,哪成想这个王少华竟然是会有此一举?

    花金辉没想到,王氏没想到,这花楚更是没想到!

    不过,当花楚看到冲过来的王少华的样子的时候,反倒是十分地淡定了!那王少华眼中的一抹迷茫,告诉了花楚,这个王少冲,怕是被人下了药了!至于谁下的?除了那位,他实在是想不出还会有别人!

    侯府的护卫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毕竟,这王少华也是练过几年的功夫的,多少也是有些底子,身法也不慢!等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这王少华已是抢过了兵器急奔了有两丈远了!

    而花荣原本就是退到了花楚的身后,这会儿变故陡生,花荣急忙往前走,护住花楚,只是不想,眼前一黑,竟然是从天而降了两名黑衣暗卫,直接就将那王少华一脚给踢飞了!

    一切不过就是瞬息之间的事!有的人甚至是还没有从王少华抢夺了侯府护卫兵器的事情中回过神来,可是眨眨眼,那王少华,就已经是躺在了地上了!

    王英一看儿子强撑着身子还没有坐起来,就吐了一口血,然后直接就两眼儿一翻,晕过去了。

    王英大急,连忙跑了过去,“少华,少华。你别吓爹爹呀!你怎么样了?”

    “侯爷,少华纵然是有些太冲动了,可是你的手下下手未免也太狠了些吧?”

    王氏一瞧,也缓了过来,急忙吩咐道,“快去请府医。哥哥先别急,快来人先扶到了偏厅,由府医诊治。”

    花金辉既没有阻止他们的救治,也没有理会王英的责难!事实上,他也是没有想到这个王少华竟然是有着这样的胆子,竟然是敢直接就拿了刀过来要劈杀花楚!不过,刚才那王少华眼中的恨意,他倒是看的清楚。难道阿楚上次的刺杀,也是与他们有关?

    这一次,花金辉的疑心,再次锁定了王氏和王家!

    不过,这两名黑衣人的突然现身,还是引起了花金辉的注意,想不到这两名黑衣人现身后,对于王英的责难,非但是没有丝毫的惧怕,反倒是一脸的淡漠冰冷,似乎是刚才他们打伤的人,不是什么世家勋贵,而不过就是路边的一只阿猫阿狗罢了。

    终于,一切妥当,那位王少华最终是被确定没有性命之忧,只不过,接下来的一个月内,是休想下床了。

    这边儿终于妥当了,那头儿王英也总算是定下神来,怒气冲冲地到了正厅,看到了花楚的身后站着那两名护卫,这脸都要气的成了猪肝色了!

    “侯爷,难道你不认为应该给我王家一个交待吗?便是少华一时冲动,做了什么不合礼的举动。侯爷也不该如此让人大开杀戒吧?且不说你这府中的暗卫有多厉害,单凭刚才那个花荣,也足以应付得来!毕竟,就凭着少华的那几式花拳绣腿,哪里能真的伤得了花楚?你们这是想要折了我王家的血脉吗?”

    花楚一愣,想起这王英的膝下,也就只有这一个嫡子,庶子虽然是也有几个,可终归是庶子,哪里像是王少华这般地得了王英的疼爱,就像是以前在侯府,有花楼在,父亲的眼中,就永远都没有他这个庶子!

    “阿楚,这是怎么回事?”花金辉向来多疑,本来也是刚刚觉得这个花楚还算是不错,将来定然是能带领花家走地更高,可是这

    不代表着花楚可以背着他培养一股暗势力。而且还是如此强悍的暗势力!这是他绝对不能容许的!

    花金辉只要是一想到这个花楚竟然是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做出如此隐秘之事,他就觉得遍体生寒!自己究竟是养了一个怎样的儿子?花家的暗卫,多年来一直是掌控在自己的手里,自己也曾多次派了暗卫,跟在他的身边,不过却是始终一无所获,所以,他才会放心将花家交到他的手上,可是如果说,这些势力是自己的暗卫都探查不出的,那么,这个儿子,可以说是就是太让人震惊了!

    “回父亲,他们两人,并非是儿子的手下。”

    王英一听,则是冷笑一声,“简直就是一派胡言!这两人若不是你的手下,为何刚才会突然现身?还有,现在为何又是站到了你的身后?分明就是你的人!”

    王氏似乎是也察觉到了什么,颤着声道,“侯爷,这世子身边儿竟然是有这等的高人,隐匿于咱们侯府,而不被人发现。只是,世子有他们的保护,又是如何会受了伤?而且还是伤的如此之重?难不成,他的这些手下,都是摆设?”

    花金辉听了,眸底一寒,王氏的意思,他哪里会听不出来?分明就是在暗指这个花楚的所谓受伤,不过就是假装的罢了!可是自己也曾命府医看过,绝对是不会有假的!难道是那位神秘的公子?

    花楚面色淡漠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眼底的嘲笑在睫毛的遮挡下,渐渐地消散了,这就是自己的父亲,先前还说要对自己如何如何的器生,如今不过是人家说了几句话,他在这个父亲的心目中,就已经是一个居心叵测之人了!如果自己是花楼,相信父亲不但不会如此怀疑自己,反而还会夸赞自己做的好吧?

    花楚自嘲地轻笑了一声,这就是嫡庶之别!这就是在父亲的眼中,他和花楼的差别!如果不是他在军营里,看到了自己的本事,怕是根本就不可能会因为这一次的事情,则要将王氏认养花明为嫡子的事情,给破坏掉吧?

    花楚刚刚的笑声,虽然是极轻,可是此刻屋内本就是极静,自然是清楚地落在了众人的耳中。

    王英听了大怒!“怎么?你还敢狡辩?还是说你小子不服气?这人证都摆在这儿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分明就是你一直以为狼子野心,想要坐上这世子之位,所以才会一直秘密地培养了暗卫!你可知道,身为花家的子嗣,却是私自培养暗卫,这可是重罪!”

    花楚自然是知道他所说的所谓重罪,是指什么。花家因为有一支极为精锐的暗卫,据说,当年曾救过先皇一命。故而,先皇特意为此而下旨,抚安侯府的暗卫,是可以享受朝廷俸禄的!

    千雪国的大家族里,哪个不是为了自家族人的安危,而豢养一些护卫或者是暗卫?可是都是自己的府上出钱养着,若是没有银子,吃什么?喝什么?兵器又从哪儿来?可是唯有花家的这一支百人的暗卫,是过了明路的!是得到了千雪国皇室的认可的!

    只不过,先皇也是极为精明之人,这花家的暗卫虽然是过了明路,不过,却是又下了一道秘旨,便是这抚安侯享有侯爵,却是不能领导这一支百人暗卫!而一旦是手中握有了这支暗卫,那么这个人,就不可能是抚安侯!不得不说,先皇还是很有先见之明的,就是担心这抚安侯会利用手中的这支暗卫,做出一些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来!

    当然,花家为此,还立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这花家暗卫的首领,除了抚安侯,其它人,都是没有资格知道的!如此,花家一明一暗,才能相互扶持。也正是因此,花家还有一条家规,便是任何花家子嗣,不得私自豢养暗卫,否则,逐出族谱。

    “舅舅这话未免是有些太过牵强了!舅舅可有证据证明我私养了暗卫?即便是有,这也轮不到舅舅来置喙吧!毕竟,这是我花家的事。父亲以为呢?”

    花金辉虽然是不满花楚私养暗卫一事,可是从心底里,对于这个大舅哥,更是厌恶!

    “阿楚说的不错,无论如何,这也是我侯府的事,若是少华能动了,就先回王府养着吧。”

    花金辉肯让王英直接将人带走,已是看在了两家的关系上,否则,王少华,居然敢公然地对侯府世子行刺,这可是死罪!即便是往轻了判,也是要流放的!

    王英一听,脸色就有些不好看,“妹夫的意思是,就这么算了?我儿就要受了这等的委屈?”

    花楚听了则是气闷不已!真是没有见过这等厚颜无耻之人!明明就是他的儿子行凶在前,即便是

    侯府的人伤了他,也是出于自保,难不成,依着他的意思,侯府还得给他个交待?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真真是奇了!本公子见过没脸没皮的,可是似这等的泼皮无赖之人,本公子还真是第一次瞧见!”

    花楚见她总算是肯从外面进来了,笑道,“还以为你不喜欢这里的污浊之气,没想到,你竟是进来了。”

    花楚这话骂的还真是高明!一句污浊之气,便将王英这个外人给骂了进去!可是偏偏他又没有指名道姓,王英便是想发作,也是发作不得!

    “二哥好性子,我也的确是没想着进来的,可是这在外面听了几句,实在是受不了了!明明就是那人不顾身分,行刺侯府世子在先,怎么这么一会儿,竟然是又成了侯府的不对了?本公子听着这意思,怎么着?王老爷还想着要个说法儿不成?”

    “你是什么人?这里也是你能随便撒野的地儿?”王英看他长的倒是俊逸非凡,而且也是一身的华服,不过,看其年纪不大,而且瞧着也是面生,定然也就是云州人了。而京城的一些贵族公子,他自觉已是见过大部分了。对于这突然冒出来的少年,却是一点儿印象也无,自然也就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怎么,你不是想要给你一个说法儿吗?我既然是他们俩的主子,自然就是得出面了。不然,你找谁说去?”

    倾城话落,就见那两名黑衣护卫,到了倾城跟前儿,低头抱拳,“公子。”

    “行了,这儿没你们什么事儿了,退下吧。”

    “是,公子。”

    话落,众人还没醒过神儿来呢,人就没了!

    倾城冲着主座上的花金辉,淡淡施了一礼,“晚辈见过侯爷。”

    “免礼吧,请坐。”不管怎么说,这位华服公子,也是救了他的儿子和二夫人一命,总是不能太过怠慢了的。况且,看他的装扮不俗,举手投足间,皆是说不出的贵气潇洒,定然是非寻常之人了!

    而此时陪在了王氏身边的王丽容瞧见了他,那眼睛几乎就是直勾勾地锁在了他的身上,怎么也移不开了!直想着,这天下间怎么会有如此俊美的公子?比起她的这位二哥,这位公子更是芝兰玉树,风华无双!自己将来若是能陪在这样一位贵公子身边儿,哪怕是仅仅一天,那死也值了!

    “你是什么人?你纵奴行凶,难道就不怕王法?”王英咄咄逼人道。

    “王法?王老爷的意思是说,你的人行刺我二哥,我们不能自卫,不能反击,就是王法了?”

    听他称花楚为二哥,王英的脸色变了变,而花金辉的眸底,则是闪过了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很明显,他也很是好奇这位公子的来历,手下竟是有这般出众的护卫,简直就是难以想像!

    王英的眼珠子转了转,冷笑一声,“这位小公子,你说刚才的那两名暗卫是你的,就是你的了?听你叫他二哥,谁知道你是不是为了帮他躲避侯爷对他的惩罚,所以才会故意帮他认了这两名护卫的?”

    倾城一听,眉头微蹙,上下打量了王英一眼,转头吩咐道,“去,将他们几人都叫出来,就说是本公子想他们了,见见他们。”“是,公子。”青鹤的身形未动,只是走到了门边儿,长啸了一声,这啸声还未落,便看到了几抹黑色的身影闪入!不过就是眨了眨眼的功夫,屋内已是有了八名黑衣蒙面人。

    倾城淡淡地看了一眼王英,此时的他早已是吓得说不出话来了!只是一张嘴在那儿大张着,说不出的难看!

    “刚才出手的那两个留下,其它的各回各处。”

    “是,公子。”

    于是,这屋内再度只剩下了两人,倾城却是冲着王英笑道,“二哥,既然是人家认定了这暗卫是你的,那小弟就做个顺水人情,直接将这两名暗卫送与二哥了!便是直接将这罪名坐实了的好,免得再总是被人刺杀!一次不成,就两次,真以为我二哥的性子软,就是好拿捏的不成?”

    倾城这番话说的很温和,可是这话里的气势却是不低!而且是听在了众人的耳中,则是各有考量!而青鹤听了这话,则是翻了个白眼儿,就花公子?他还是个性子软的?他要是好拿捏,那这天底下就没有不好拿捏的人了!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这花公子可也是位爱记仇的主儿,万一再被他给惦记上,就麻烦了!

    >  倾城说完了,这才转头看向了花金辉,“侯爷,在下只是担心我二哥的安危,送上两名暗卫,不算是违反了你们花家的家规吧?”

    “自然不算!”

    花金辉这样说着,心里头却是偷偷地盘算着这个小公子,到底是什么地方儿冒出来的?竟然是阿楚的结义兄弟?而且,看起来还不像是普通的游学兄弟,倒像是关系极为亲密的那一种!看来,自己还是对于这个儿子,关心的太少了!以至于他在外面结交了些什么人,都是做过什么,竟然是什么也不知道?

    王英还欲说话,倾城却是不肯再给他机会了,凉凉道,“王老爷,我若是你,还是先回府看看的好。本公子在外面刚收到了一条消息,听说,在你们王家的商铺里,竟然是发现了贡品,八宝琉璃樽,还有什么掐丝珐琅等等,这等东西,怎么会出现在了商铺之中?王老爷,你不觉得应该马上去调查一番吗?”

    王英听了,这心底陡然一寒,怎么会这样?这等东西不是应该在库房里头好好儿的存放着呢吗?怎么会突然就出现在了商铺里?要知道这有些东西,可是不能见光的!即便是见了光,也是绝对不能出现在商铺中的!否则,那可是杀头的大罪呀!私藏皇家饰物,现在居然是还被堂而皇之地摆在了商铺里?他王英有几个脑袋供人家给砍?

    倾城见王英的脸色瞬间变白,非但是没有同情人家,竟然是再火上浇油道,“对了!听说,好像是有什么羊脂玉净瓶,还有什么的,竟然是在百姓们打砸商铺时,不小心给毁了!啧啧,真是可惜了那些好东西了呀!”

    “什么?”王英这下子,竟然是连站都站不稳了!砸了?脑子里就只剩下这两个字在反复盘旋着,紧接着,两眼一翻,竟然是晕了过去!

    ------题外话------

    妞儿们,明天倾城就要回京了,首先对上的,就是大家期待已久的夜墨哦!不过,温馨、甜蜜神马的,似乎是于这两人有点儿无缘呐!哈哈!这算不算是剧透了?明天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