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三十八章 天降妖星!

第三十八章 天降妖星!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什么?”齐王一愣!

    这下子,喜堂上便热闹了起来!要说那王思思的身分不够,这一点,齐王自然是知道的。可是这会儿他没有了凤家的支撑,自然是就更不能再让自己失了王家的支持,而王思思虽实际上出身庶女,却是最得王福清的宠爱,所以,齐王才会同意娶她。可是现在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说是新娘还在将军府,那么,现在的这一位,又是怎么回事?那刚刚跟自己一拜天地的,又是何人?

    “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王说这话时,眼睛却是看向了新娘子的,明显就发现了新娘子握着红绸的手紧了紧,显然,她也有些恐慌了!仅凭这一点,齐王还不足以断定眼前的新娘子是个假的,毕竟,王思思极少出府,若是说被这个消息吓到了,也是有可能的!

    只是齐王明显是奢望了!他的婚礼,还真就是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状况,新娘子,竟然是让人给换了!这还不算,换了他的新娘子的,竟然是他的小姨子!或者说,顶替他的妻子嫁给他的,竟然是他的小姨子!这是什么事儿?

    于是,这一晚,齐王府热闹了,镇国将军府也热闹了!

    皇后赐婚的王家二小姐被人下了药,以身体不适为由,再由三小姐代嫁入齐王府。啧啧,这下子,整个齐王府和镇国将军府直接就成了京城里头最为热闹儿的两家府邸!

    当晚,王家三小姐羞愤自尽,却被人救了下来,当晚连家也未回,直接就被送入了家庙之中,自此长伴青灯古佛。

    当晚,王夫人竟然是连连吐血,昏迷不醒,而王将军,却还是要叫嚷着休妻!

    当晚,王思思到底还是顺利地嫁入了齐王府,只不过,这一晚,注定是要让她独守空房了。因为整个齐王府在这一日成了众人关注的焦点,虽然代嫁之事,并非是齐王的主意,可是不知是什么人,竟然是刻意将齐王也牵扯了进来。竟然是有人还说是王思语之所以会代嫁进府,是因为早已*给了齐王!

    齐王自然是恼怒非常!思前想后,能放出这等于王思语极为不利的流言的,除了王思思,他想不出别人!问题是这样的流言,不仅仅是会毁了王思语,同时,也会毁了他这个齐王!这一点,王思思身为他的王妃,怎么会想不到?可是她为何还要这样做?

    如果不是因为在进入喜房前,听到了几名丫环的窃窃私语声,想必齐王也会以为王思思是被人冤枉的!可是他亲耳听到了这姐妹二人间的矛盾,又听到了说是二小姐对于王思语早就不满了,正好是借着这个机会,直接将她给打发了!

    听到这儿,齐王也未多想,转身就往书房去了!

    简直就是太过分了!便是处置一个妹妹,有必要将他齐王的名声也搭进去吗?这一晚,齐王再加上心思重,多饮了几杯酒,直接就叫了两名侍妾,宿在了书房。

    当然,次日一早,齐王醒过来以后,就察觉出了有些不对劲。王思思便是再不懂事,也不可能拿自己夫君的声誉开玩笑!而且,他常听王福清说这位王家的二小姐,如何的聪明贤慧,此事,怕是另有蹊跷!

    待齐王梳洗了一番,便想到了昨晚上自己宿在了这书房,而且是还宠幸了两名侍妾,这若是被王福清知道了,怕是要以为是他在羞辱他们整个儿王家吧?这可就糟了!

    齐王急匆匆地到了新房,一进门,便看到了新娘子仍然是头上蒙着红盖头,身子歪在了一旁的锦被上,显然是等了他一夜!齐王一瞧,当下就有些心疼了!虽说还不知道这位王二小姐长什么模样儿,可是至少,也是他新娶进门儿的王妃,昨儿晚上,怕是自己宿在了书房的事,她早已知晓了吧?想不到,她竟然是就这样坐等了一夜!

    掀了盖头,四目相对,有些话,不说也罢!

    齐王到底还是齐王,骨子里的骄傲,也是绝不会容许他向任何一个人低头示好!哪怕这个人是能给他带来巨大助力的王家小姐,也一样不能!

    三日后,齐王携新任齐王妃进宫谢恩。

    皇后当天留膳坤宁宫,又赏赐了不少的好东西,以作补偿。只是,只一个王家,又怎么能够?皇后知道自己儿子有几斤几两,自然是更要铁了心思地为其寻找助力。

    十日后,齐王在宫门口,及时救下了快要从马上跌落下来的肖家的小姐,肖静敏!

    这肖静敏乃是威武大将军的嫡女,也是他最为宠爱的一名女儿,如今威武大将军远在边关,未在京城,这位肖静敏小姐又是个性子野的,极爱骑马、舞刀弄枪,对于书画女红,那是一眼都不肯瞧的!不想今日被皇后宣如入宫,竟然是惊了马!也多亏了有齐王殿下在,否则的话,怕是要出大事了!

    众目睽睽之下,齐王将一个大姑娘抱在了怀里头,此事自然是很快就传到了皇后的耳中,皇后是个聪明人,这肖静敏是自己表兄家的女儿,她的父亲肖雷,可是千雪国的一员猛将!如今又是镇守边关,他的女儿,若是出了什么不好的大事,怕是皇上也难以向他的爱将交待。

    皇后特意去了一趟御书房,很快,皇上便下了一道旨意,册封肖静敏为齐王侧妃,择日成婚。

    倾城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只是淡淡一笑,“到底还是忍不住了!生怕她儿子的地位会不稳固,生怕会被秦王抢了风头!这个皇后,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无崖听了一愣,“什么意思?你说这齐王救了肖静敏一事,都是皇后一手安排的?”

    倾城冷哼一声,“那肖静敏自幼便学骑马,不仅如此,还有着一身不赖的功夫,虽不及你我,可是想要从惊马中平安落地,却是并非难事,何需一个齐王多此一举?分明就是他们故意设计了这位肖静敏罢了。只是,许是郎有情,妾也有意!不然,向来桀骜不驯的肖小姐,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让齐王给抱了个满怀?”

    “这么说来,皇后的动作频频,就是想要让齐王利用联姻,来拉拢势力了。只是,这才刚刚娶了王家女,又招惹上了肖家女,这齐王也不怕自己承受不住这美人恩?”

    “他是亲王,便是皇上再赐下两名侧妃,也是没有人敢说什么的!只不过,王家人的心里定然是会有些不痛快罢了。”

    “不痛快又能如何?这便是皇权!皇权至上,谁敢无理?”无崖的话里头,听着多少竟是有些无奈。

    “无崖,你说,那位王思思小姐是不是得更不痛快了?”

    “那是自然!你们女人,哪个不是小心眼儿的很?嘴上说的大度的都快上了天了!可是一转脸儿,就会给那些个争宠的女人们排头吃!说什么贤惠大度,我是不信的。”无崖双臂环胸,有些痞痞道,“不过,那位王家的二小姐,不是说身子不好吗?说不定,是不能满足齐王爷,而皇后又一心想要让齐王尽快地有了子嗣,毕竟人家秦王府,可是已经有了一名小郡主了。”

    倾城白了他一眼,“我们女人小心眼儿,你们男人大度!要不,以后我给你找个有权有势的老婆,然后你们美男成群地去服侍她?”

    无崖的脸上立刻表现出了一阵恶寒,倒吸了一口凉气,“死丫头,我跟你有仇呀?你居然敢这般咒我!小心哪天趁你睡熟了,我也给你下点儿药!”

    倾城则是闲闲地看了他一眼,只一眼,无崖原本是嚣张的气焰,顿时就矮了半截儿!倾城是什么体质?给她下药?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顿时,想起了自己的那个疯子师父,恨不能仰天骂他两句!到底谁是你徒弟呀!怎么自己就是个劳碌的命,还偏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个死丫头,什么也不用做,你还给了她那么多的好东西!

    “行了!别摆一张死人脸给我看!你这张妖孽脸,不适合学夜墨。还是乖乖地扮演好你的妖孽角色就成了。”

    “死丫头,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不许叫我妖孽!”

    “好吧。”倾城耸耸肩,从善如流道,“死妖孽!”

    无崖当真就有了一种要去撞墙的冲动了!自己怎么会被这么个死丫头给救了?而且居然是还好死不死地认了这么个丫头为主?自己这辈子算是栽在她的手里了。

    “行了!别在这儿臭着一张脸了!我问你,我吩咐你下的药,如何了?”

    “放心!只是,丫头,你确定这些东西有用?”

    “当然!皇后年纪大了,这一胎,怕是本就保不住,如果我所料不差,不出半个月,就会传出皇后小产的消息,到时候,倒霉的,定然就是那位武贵妃!”

    “你就这么肯定会是武贵妃?为什么就不是良妃,或者是那个秦王妃?”

    “她想设计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要让武贵妃认为,皇后想设计的人,是她!”

    无崖一怔,一时有些转不过弯儿来,“死丫头,你说话就不能一次说全了?”

    “是你自己反应慢,脑子笨,听不明白怨得了谁?”倾城十分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后,动作优雅地回了自己的屋子。

    无崖一时是又气又急,偏又发作不得!打,打不过她!骂,自己又骂不过她!便是自己最擅长的下药,用在她身上也是白搭!合着自己就是一个天生受气的命!

    无崖气极,一跺脚,冲着那屋子就嚎了一声,“你个死丫头!你就会欺负我!你等着,看哪天花楚来了京城,我看你还嚣不嚣张!”

    其实,倾城并不惧怕花楚,只是面对朋友的真心关切,倾城总是觉得有些招架不住!特别是花楚那种有些异于常人的关切方式,所以,倾城对于花楚,更多的,是无可奈何!

    事实上,倾城的思维的确是与常人有些不同,常常是会跳过几拍,这让她身边儿的人,常常会有些不明白!不过,若是花楚、阿正和阿邪三人也在此,他们四个一嘀咕,也就会将倾城的心思弄个七七八八了!可是眼下,就只有无崖一个,他既猜不透,而偏倾城有时又是不愿意多说,所以,便成了这幅局面了。

    倾城没事儿就住在城外,实在是不想回到洛府,那里处处还是提防着,总是觉得有些不像是自己的家!其实,她也明白,不是洛府的人不好,是她自己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而她又不愿意将这些秘密都呈现给她的家人知道,所以,才会让她觉得在洛府生活有些累。

    入夜,倾城偷偷摸摸地潜进了寒王府,很不幸地,刚进府,就被某座冰山给逮了个正着!

    “丫头,你明知我这寒王府不会对你有什么隐瞒,何必?”夜墨有些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夜行衣的洛倾城,当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了!明明就是给了她令牌,可是她却偏偏不用,非得像是飞贼一般地,这是搞什么?玩儿着刺激?过瘾?

    “知道了,知道了!”倾城也是有些不耐烦了!她就不明白了,不是说这个寒王是苟言笑,不爱说话的吗?怎么到了自己这儿,就常常会觉得他管的太多了?而且,怎么就觉得他越来越唠叨了呢?

    “找我有事?”

    倾城睨了他一眼,“你们皇家寺院里的住持法明大师,跟你的关系不错吧?”

    “你想说什么?”夜墨不答反问道。

    倾城一幅无趣的样子,白了他一眼,“明天晚上,天空会有异象,我想着请法明大师说上几句话,应该不难吧?”

    夜墨略一思索,“既然是涉及皇室,为何不直接找钦天监?”

    “比起钦天监来,法明大师的话,不是更有分量嘛!说吧,这个忙,你是帮,还是不帮?”

    “你想做什么?或者说,你想对付谁?”夜墨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的娇颜,似乎是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一丝的端倪,毕竟,这个丫头是唯一一个让自己动心的,这京城重地,他不能让她以身犯险!

    倾城与他对视了一会儿,感觉到了他幽深的眸子里,似乎是有着一股巨大的吸力,几乎就是要将自己整个人,整颗心都给吸纳进去一般!事实上,倾城的眼神也的确是被他的眸子深深地吸引住了!

    那样墨如夜、亮如星辰的一双眸子,明明就是给人冷冰冰的感觉,可是为什么自己却是觉得心底微微一颤,竟然是还有些微暖的感觉?这似乎是有些太不合常理了!

    倾城感觉到了那双眸子的放大,瞬间便是一个后退!开玩笑!上次被他轻薄一次还不够吗?这一次自己可是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占自己的便宜了!

    “皇后!”终于,倾城的朱唇轻启,缓缓地吐出了两个字。

    “丫头,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这等于是在设计皇族,一个弄不好,被父皇察觉到,你的小命儿便有可能不保!”

    “那就看你了!如果你愿意帮忙,只要是法明大师愿意出面,那么,一切,自然就不会让皇上疑心到你我的身上!这不也正是一个为你母妃报仇的机会?别告诉我,你想要放弃这次难得的机会!”

    倾城的脸色微冷,吐出来的话也是有着几分的无情。

    夜墨的脸色微变,眸底的寒冰急速聚集,“丫头,你非得要惹怒我吗?”

    倾城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有些过了,可是就是不想低头,扭了头,一幅气闷的样子,反倒是让夜墨更加地无可奈何了!

    眼神轻轻地扫过她的侧脸,指责她?他说不出口!打她一顿?可是他又舍不得!夜墨深吸了一口气,“告诉我你的具体计划,我看看是否可行。”

    倾城的眼睛一亮,扭头看他,然后低声将自己的计划都与他说了。末了,还不忘加了一句,“别以为我是好心!帮武贵妃?我现在可是没有那个心情!不过就是利用她一把罢了。”

    “你的意思是,要坐实了武贵妃害得皇后小产?”

    倾城抿唇一笑,冲着夜墨眨眨眼,“你说,武贵妃有没有想过,皇后这个年纪有孕,就没有什么奇怪的?”

    夜墨看着眼前笑得有些奸诈的倾城,竟然是唇角微扬,眸底的寒冰尽化,已是如同暖阳初升一般,暖暖的眼神,如同是一支画笔,细细地描绘着倾城的这张倾城倾国之颜!

    “也罢。那就试试,总归是咱们的机会。不试的话,又怎么知道一定就不能成功?”

    倾城嫣然一笑,宛若是云开雾散,金光乍现!又似是夜去晨来,娇花轻绽,美不胜收!

    倾城不知道自己的这一笑究竟是有多美,可是在夜墨看来,她的这一笑,比之以前的各种温柔、娇媚、妖艳、奸诈等等的笑容是大不相同!今日这一笑,让夜墨有了片刻的失神,竟然是一时想不起,二人将话题说到了哪里?

    倾城也察觉到了夜墨眼神的不同,与之前相比,他的眸底,似乎是又多了几许的迷恋、追随!这让倾城的心里有些不舒服!觉得有些怪怪地,心跳声似乎是也比平时要快了一些,声音似乎都是要大了一些!

    两人之间的气氛,一时有些古怪,有些暧昧,有些僵硬!

    也不知过了多久,还是夜墨先出声道,“我知道了。此事,你放心就是。还有,太过危险的事,交给我来做。你身边的人,能不动,尽量就不要动。无崖,已经是在京城引起了许多权贵的关注,我不想你有事。”

    这话猛地一听,似乎是有些不着边儿!说着说着她,又扯到了无崖,然后又绕到了她的身上。可是倾城听明白了,这意思就是在说,凤家已经倒了,后头主要对付的是皇后,定然是涉及到了宫庭,或者是皇族之间的一些事,他不希望无崖被人注意,主要还是因为担心有人会发现无崖和倾城的关系太过紧密,万一被有心人盯上了,那么,倒霉的,一定会是倾城!

    “我知道了。你放心,对外,无崖不是说是哥哥的好友吗?无碍的。”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一旦你们二人间较为亲密的关系被人发现,难免不会有人大加利用。你的名声若是尽毁,洛府也只会是跟着遭殃。我知道你对于这些身外之物并不在意,可是你总得在意你的父兄和你的亲人吧?”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丫头,皇后已然是盯上了你,这一次,便是我们不对付她,她也不会放过你。如今凤笙的伤,怕是已经养的差不多了。若是皇后将他派出来对付你,我担心你不是他的对手!”

    沉默了一会儿,倾城点点头,有些不自在道,“多谢了。我身边有青鸟和青鹤在,不会有事的。我先走了。”

    夜墨看着她逃也似的离开这里,眼睛直直地看着她离开的方向,许久,才眸底一暗,脸色微沉,“丫头,你还是不信我么?”

    不知何时,他的身后多出了一个人,“阿墨,她不适合你!她的性子太野,你需要的,是一个能静下来好好陪着你,哪怕是什么也不需要她做,至少,不要给你闯祸,惹来麻烦就好。”

    “可我只喜欢她。”夜墨的声音不高,却是透着浓烈的肯定,还有着一抹坚执!

    男子摇摇头,“阿墨,你向来是都是将自己的感情克制的很好,我和你外公也一直以为你做的很好。可是现在看来,你一旦动情,怕是就难以自拔了!阿墨,洛倾城,这个丫头太过强势了!我倒不是说你驾驭不了她,只是,她的心,很显然,并不在你身上。”

    察觉到了夜墨身上的寒意越来越重,男子只好又道,“我能看出她喜欢你,只是,对于你的喜欢,还没有超过她对自由的向往。这样的一个女子,你确定,真的适合留在你的身边吗?”

    “她就像是一只展翅翱翔的凤凰,你非要将她困在你的牢笼里,你觉得她会甘心?像她这样的女子,就该是纵情于山水,四海为家,既是她喜欢的生活,也是最适合她的生活,阿墨,她不适合你。”

    “够了!”夜墨的声音有些冷,“别以为你是我的长辈,就可以对我的事情指手划脚!我喜欢她,也一定要将她留在我身边,哪怕是上天入地,翻江倒海,她也只能是陪着我!”话落,便大步出了书房。

    良久,男子轻叹一声,“难怪当年沉香国师会对他下了那样的一番评判!这个孩子,果真就是如国师所料,竟然真的是天下第一痴情之人!现在,明显看来,那个丫头对阿墨的感情比阿墨对她,可是要浅了太多!阿墨怎么就看不明白呢?”

    似是自言自语,又似是在问一旁的侍卫打扮的人。

    “严七,你说,是不是他无情无爱的时间太久了,所以,突然遇上了这么一个让他有些兴趣的丫头,所以就克制不住自己了?”

    “回公子,主子的事,不是属下能妄言的。”

    男子再叹一声,摇摇头,似是有些无奈,“罢了!罢了!由着他去吧。他的性子,算了,也不知道到底是随了谁!”

    次日子时许,天现异象,于帝王星附近,竟然是出现了一颗诡异地星星,奇亮无比,甚至是远超帝王星的光芒!此番异象,自然是被钦天监的人有所察觉,连夜入宫禀明陛下。

    待皇上也起身出来观星象时,那颗星星亮了没有多久,竟然是像消失了一般,再也探寻不到了!

    “马上着钦天监的人去查!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皇上的眼神忽明忽暗,让人看不真切。要知道帝王星,那可是代表了自己的星辰,怎么会突然就被一颗诡异的星星盖住了光芒?又怎么会突然消失不见?这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一颗星星?

    次日一早,此事就快速地传遍了京城。早朝上,大臣们议论纷纷,无非就是指这本就是一颗鬼星,此异象,定为凶兆!

    退朝后,皇室寺庙的法明大师就匆匆赶来,进入御书房,与皇上密谈了约莫有近半个时辰,才神色疲惫地出宫了。

    法明大师离开后,皇上的神思就有些飘忽,不停地思索着大师刚才的话,难不成,当真是天降妖星,欲毁我千雪国百年基业?不行!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只是,一想到了大师刚才的话,不出十日?果真如此么?皇上一时拿不定主意,便派人宣了寒王进宫。

    寒王听完了皇上的话,神色淡淡道,“既然是大师所言,想来非虚,不过,如果父皇舍不得,那何不依大师之言,静待十日?大师不是说,此妖星便是不必父皇出手,也是定会于十日内现形吗?”

    “可是,若是依大师所言,这后宫之中,有了身孕的,一个是皇后,另一个就是苏贵人。你以为,大师所指的,究竟是哪一个?”

    “回父皇,儿臣不知。儿臣于天象之事,并不精通。若是父皇有疑问,何不宣钦天监的人来问就是!”

    皇上摇摇头,“此事,若是果真应验,那么也是我皇室的耻辱!你想想,堂堂千雪国的皇室,竟然是天降妖星,一旦传了出去,我皇室的颜面何在?不可!不可!”

    “那,就只能是静待其变了。父皇,不如就佯装不知,静观其变就是。若是十日后,妖星未曾现形,父皇再做决定,亦是不迟!”

    皇上也是十分困惑,“也罢,就先等一等吧。此事,定要保密,切不可外传。”

    “是,父皇。”

    虽然是皇上下令保密,可是那日的天降异象,仍然是有不少人看到了,不过,百姓们议论的,自然不是什么天降妖星了,而是这天象突变,到底是吉兆,还是凶兆!

    之后,一连八日,皇上都是夜不能安寝,食不下咽!对于早先宠爱的苏贵人那里,也是一直未曾去看望。而是歇在了武贵妃,或者是良妃那里。

    皇上坐在了御书房里,身子微微后仰,手指在龙案上轻叩,喃喃道,“今日,已是第九日了。若是妖星仍不能现形,那就只能是由朕来动手了。”

    皇上的眉头紧锁,那妖星怎么会是自己的孩子?偏偏现在这宫里头就有两个有了身孕的女子,究竟哪一个才是?自己的子嗣虽然是不少,可是如今人过中年,能再得子嗣,已是不易,又怎么会舍得亲手杀了他们?

    皇上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会不会就是有人故意设了一个局!可是法明大师的身分在那儿摆着,他可是千雪国最为尊贵的法师了,修行多年,不畏权贵,不恋钱势,这样的一个出家人,若说他是别有所图,自己也是不信的!再一想到那日的异象,也是自己亲眼所见,不可不防呀!

    皇上正在琢磨着,若是明日那妖星再不现形,自己该如何处置?是直接将苏贵人赐死?还是再让人赐了红花?皇后那里又该如何呢?按说,她是一国之母,她所孕育的子嗣,当为极为尊贵才是。可是?

    皇上有些犹豫不决,此事不仅仅是牵涉到了自己的皇位,还涉及到了千雪国的百年基业!南宫一脉是否还能继续荣耀,就端看这妖星之祸,是否能解!

    “启禀皇上,坤宁宫传来消息,说是皇后娘娘不好了!如今太医院的太医们都已是陆续赶了过去,武贵妃和良妃娘娘也在坤宁宫侯着呢。”

    坤宁宫?皇上的眼皮一跳!莫不是?妖星?可是想不到竟然会是在皇后的肚子里!

    “摆驾坤宁宫!”

    皇后突然肚子痛,而且是还流血不止,这一突变,倒是让众人皆有些措手不及!

    “怎么回事?”皇上一到了坤宁宫,便先责问道。

    “回皇上,臣妾等也不知是怎么回事,今日臣妾与众位妹妹一起来坤宁宫向皇后娘娘请安,只是不知何故,娘娘突然腹痛不止,臣妾等即刻宣了太医,这会儿,里头正有太医诊治呢。”

    回话的,是武贵妃。皇上看了她一眼,见她的面色有些不太好,再一扫一旁,竟然是看到了同样有孕的苏贵人,她的脸色也不好看,只不过,看样子,倒还算是镇定。

    “皇后的胎儿已有五个月,按说已是稳当了,何故竟是如此?”

    “回皇上,臣妾真的不是有意的。”武贵妃听皇上这么一说,即刻便跪下请罪道,“回皇上,臣妾今日来向娘娘请安,娘娘说是臣妾身上的香味儿清爽,所以臣妾便将随身的香囊解了下来,让人呈到了皇后的手上,谁知皇后身边儿的嬷嬷却说是臣妾的香囊里头,加了夹竹桃的花瓣,可致人小产。”

    武贵妃说到这里,眼泪已是吧嗒吧嗒落下,“回皇上,臣妾冤枉呀!臣妾的确是日日前来请安,所用的香囊,也都是再寻常不过的一些香料,怎地就会突然多了一味夹竹桃?还请皇上明鉴!”

    “皇上,这夹竹桃的味道特殊,奴婢也是服侍了皇后娘娘多年,对于这些东西,也是专门请教过太医的。皇上,还请您为皇后娘娘做主呀!早先的时候也不见武贵妃来坤宁宫请安,可是这近来有一个月了,这武贵妃天天来此,而且还是一坐就是小半个时辰。因为武贵妃的位分高,所以也是离皇后娘娘说话最近的一个!皇上,这夹竹桃,若是用上一两次,许不会出事,可是用得多了,定然是会让人滑胎呀!”

    武贵妃的脸色微白,瞪了一眼那个掌事嬷嬷,“你的意思是说本宫刻意将这夹竹桃的花瓣在身上戴了一个多月?你,你既然是知道,为何不早说?”

    那嬷嬷倒也不急,“回皇上,奴婢是前天才调回到了主殿的,之前因为坤宁宫里的几名宫人犯错,所以,奴婢奉了娘娘的命令,负责教导了一个月的宫女。还请皇上明查。”

    皇上听完,眼神微闪,“武贵妃,事情尚未查明,你先起来说话。”

    “谢皇上。”

    皇上这话,听起来,似是有偏袒武贵妃之嫌了。

    “来人!将太医宣一个出来,看看这香囊里,到底有无夹竹桃?”

    “是,皇上。”于文海很快就从寝殿里头叫出了一名太医,仔细辨认后,才道,“回皇上,这香囊里头并无夹竹桃。里头用的,也不过就是一些寻常的香料,不会致人小产。”

    “怎么可能?”那名嬷嬷大叫一声,“不会的!奴婢不会弄错的!奴婢明明就是闻到了夹竹桃的香味儿。”

    “这位嬷嬷的确是开错了,这味道确有近似,不过,却并非是夹竹桃,而是调香师所调配出来的香味儿。并非是天然花香!皇上若是不信,可再找人来验就是。”

    “来人,再验!再让院首将这殿内的一应东西给朕都搜仔细了,好好儿地查!”

    “是,皇上。”

    话音刚落,从寝殿里头便出来了一名上了年纪的太医,“启禀皇上,微臣等无能,还请皇上下令叫产婆进来吧。娘娘腹中的孩子,已然不保!微臣等刚刚为娘娘施了针,娘娘的凤体,应当是无碍。”

    皇上听了,脑子里头再度轰地一声!保不住了?也就是说,皇后肚子里怀的,果真就是妖星?再一联想到自己发配了凤家满门,而皇后又是凤家嫡女,莫不是她腹中的这个孩子,就是来找朕寻仇的?

    “皇上,臣妾即刻去安排。”武贵妃身上的嫌疑既然是已经洗清,自然就是再度将事情给担了起来。

    “去吧,尽量要保住皇后。”皇上的声音里倦意浓浓,不知情的众人,都以为是皇上听说皇后腹中的孩子不保,心中难过,哪里知道,皇上根本就是这几日日思夜想,如今答案即将揭晓,他又有些不想面对了!

    很快,寝殿里头就传出了皇后凄惨的叫声!坐在正殿的皇上,眉心紧蹙,脸色阴沉!在场众人都以为是皇上心中不悦,痛失嫡子,却是无人得知,皇上则是在想着,如何安置皇后!

    “启禀皇上,微臣刚刚在这一盘点心中,发现了有落胎药的成分。”

    皇上的眼睛微眯,只是看了于文海一眼,立马会意,伸手接过了那盘点心,直接就下去查了!

    不多时,便回报道,“回禀皇上,经查,这盘点心是今早齐王妃进宫请安时献上的。而且,皇后娘娘也的确是用了两块儿。另外,太医院的院首也刚刚看过了,这整盘的糕点里头,每一块儿,都被人下了药!无论是皇后吃哪一块儿,都会滑胎。”

    武贵妃听了,倒吸了一口凉气,难以置信道,“齐王妃?怎么可能?她,她可是皇后娘娘的儿媳妇,为何要害皇后?”

    苏贵人听了,也是一脸的不解,“的确是匪夷所思!哪有儿媳来害婆婆的道理?”

    良妃听了,只是微挑了挑眉,没有出声儿。

    武贵妃往皇上身边儿服侍着的一名小太监身上轻扫了一眼,便听那小太监小声道,“回皇上,听说,前阵子齐王妃因为不满皇后将肖家的小姐指为齐王侧妃,而到坤宁宫大闹了一场。听说,回去后就病了。”

    皇上听了,眉头一锁,“什么皇后指的婚?那分明就是朕下旨赐的婚!简直就是岂有此理!竟然是敢抗旨不成?来人,将齐王和齐王妃宣进宫来,朕倒是要好好地问一问,这点心里头的落胎药,究竟是从何处而来?”

    “是,皇上。”

    “啊!”

    又闻得里头一道尖叫声,皇上的心也是跟着一揪!妖星,快要出来了吧?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如大师所言,是个相貌奇陋之婴?

    “启禀皇上,皇后已经滑胎,皇上放心,娘娘一切安好,如今,已是因为太过体虚,睡下了。”

    太医的话音刚落,便听得里头再度传来了好几道的尖叫声,而且,很明显,不是皇后的声音!

    ------题外话------

    感谢刺骨印柔媚送上的88花花,谢谢亲了!谢谢亲们送上的票票!果然是要开虐,你们才给票票吗?嘻嘻!你们说,皇上会如何安置皇后?皇上又会如何来处置齐王妃?还有哦,夜墨的那位长辈所说的,其实也是蛮有道理的。只是,你们说,到底是谁会先放弃了自己的追求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