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四十四章 明修栈道!

第四十四章 明修栈道!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对了,你今天回去后,找个借口,将那个珍珠放了!”倾城说完,便不再理会夜墨了。

    夜墨一时觉得有些气闷,阴了脸,这丫头,分明就是吃定了自己一定会照办了?放了珍珠?为什么?以什么理由?再说了,若是真放了,皇上那里他要如何交待?这个丫头,还真是从来不怀疑自己的本事了。

    “你要利用珍珠?”想通了倾城从来不是一个热心助人的主儿!不管是做什么,她的目的性都是很明确的,没有好处的事儿,真以为她会干?当年帮了他们一把,落了一个好名声不说,还直接就晋升到了皇商的行列。他敢打赌,她一年的功夫,就把捐出来的那些又都给挣回来了。

    当然,他不知道的是,在倾城的脑子里头,认为有了这样的一个好名声,将来就算是她真的富可敌国了,皇上想要动她,也得先掂量掂量!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倾城就是担心这个,万一哪天自己的财富被人觊觎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而倾城当初肯出手捐助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她想借此来为自己,为自己名下的产业全都给灌上一个仁商的名头!让百姓们不再一想到了商人,就是奸诈、狡猾、唯利是图!事实证明,她做出来的效果,还真是不错!至少,没有人会说天下第一公子,锦绣,是一个唯一利是图的奸商!

    “珍珠要放,可是她的去处,不可能会是香香这里。”

    “你不是答应了她?”

    “我答应放她,可是珍珠自己怎么选,就不是我能左右的了!这样,你明天傍晚时再放她,我会告诉香香他们在寒王府的后门儿不远处看着,让他们亲眼确认,我的确是守信了。”

    夜墨的脸一黑,敢情这是打了这等算盘?这是想要两头儿通吃了!既让香香看到寒王府的确是放了珍珠,同时,她会再派人在中间截住珍珠,另有它用,这个丫头,心眼儿还真不是一般地黑!

    “你自己小心些,别让肖雷盯上你。还有,凤宽和凤谦到现在还没有找到,我担心这一次,他们会趁着齐王娶侧妃,再潜回京城来。他们只要是进了齐王府,我们再想要找他们,或者是动他们,可就是难了。”

    “哦?这天底下,还有事情能难得住你夜大教主?”

    听着明显就是有些打趣的声音,夜墨摇摇头,并不理会她,这个丫头,总是这般地有本事惹毛了他!

    “行了。明日天亮之前,我会让人在后门将她放了。只是,你不担心她会被香香的人直接带走?”

    “不担心!我就是要让她们直接一起逃了!只是,能逃到哪儿,逃多远,也得本小姐说了算!”

    对于那个真正的香铃公主,也就是现在的婢女香香,倾城并没有多少的好感,不过,念在她跟自己也算是有那么一丁点儿的血缘关系,所以,倾城也没打算怎么对付她。再说了一,对于一个被诛了的全族的姑娘来说,她还有什么可以让倾城再打压的?

    不过,要不要收容她,倾城一直是没有想好。香香口中的那个付郎,倾城见到过,人还不错,说不上多好,至少不坏!

    次日天还黑着,不过依稀能看到数丈远,香香和她的情郎付全力,就守在了寒王府后门不远处,没多久,果然是听到了木门的吱呀声,然后,就见一个穿着还算是干净整齐的一个姑娘就往他们的方向来了。

    香香定睛一瞧,正是珍珠!

    三人快步地就往城门口的方向去了,只等着城门一开,三人就往城外走,至于是回倾城的别院,还是去其它地方,他们三人,很快就商量出了一个结果!

    倾城睡的正香,就听到外面似乎是有什么嘈杂声,不多时,倾城也就极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怎么回事?”

    “回小姐,是香香和付全力带着一位自称叫珍珠的姑娘在院门口儿跪了。”

    倾城一挑眉,香香以前是可以自由进出这院子的,今日,看来是青鸟担心那个付全力一介男子若是进了后院儿,会引人注意吧。这样一想,就冲着青鸟努了努嘴,“你倒是越来越心细了。”

    青鸟的脸一红,笑道,“跟在小姐身边儿,若是心再不细,怕是不知道被小姐折腾多少次呢?”

    倾城笑了笑,起身让云姑姑帮自己挽了发,一切洗梳完毕后,倾城才懒懒地吩咐道,“让他们三人到前厅去。”

    “是,小姐。”

    “小姐,堂夫人说是请您得空了,去看看那些绣娘们新绣出来的花样子,看看成不成?”云姑姑先吩咐人摆了饭,然后才对倾城道。

    “这种事情,就让四婶儿做主就是了。你也知道,我素来就不爱这些东西的。看到了那绣花针,我就头疼的很!”

    “小姐,您可是切莫再说这等话了。等明年您可是就要及笄了!哪有大家小姐不会女红的?便是真的不会,也不能嘴上说出来呀!再说了,小姐这般地聪明,只要是肯学,定然是学什么都会极快的!”

    “云姑姑你就别笑我了!我自己是不是那块儿料子,自己清楚。学不来就是学不来,倒是不如让我背书痛快!”

    云姑姑一听,扑哧一声也笑了,再一瞧这屋子里头,得亏了是没有外人在,不然的话,堂堂的相府千金,竟然说是对于女红一窍不通,这要是传了出去,虽然说是不会污了名声,可是到底也是有些不太好听的!

    “小姐,奴婢陪您出府的时候,瞧见苏嬷嬷去了少夫人的院子。可是您吩咐了她去伺候少夫人?”

    倾城一愣,“没有呀!不过,我倒是说了,这府上,她是老人儿了,有什么,就多帮衬着嫂嫂一些。毕竟,我也就这么一位嫂嫂。有苏嬷嬷从旁帮衬着,这府里头的下人们也不敢造次不是!最要紧的,我是担心洛华柔那个蠢的,会去找嫂嫂麻烦。”

    “小姐对少夫人真是好!夫人若是泉下有知,看到你们姑嫂和睦,也就开心了。”

    听云姑姑这样一说,倾城的眼神微微一暗,泉下有知么?不知道,如果母亲知道了自己的族人在害了自己之后,竟然是也没有落得什么好下场,会有什么想法?

    倾城的心里有些纠结,说到底,那个外祖父对于母亲,也不能说是不照顾,至少,没有让她净身出户,没有真的舍弃了她!虽说是母亲因为伤了脑子,对于一切都不记得了,可是外祖父,也还是为母亲安排了新的身分,而且这个身分,也没有让她吃过什么苦!至少,于钱财上,外祖父对于母亲,还是毫不吝啬的!

    可是一想到身为子女,被亲生的父亲抛弃了,这倾城的心里就有些不舒服!虽说自己不是当事人,可是一想到可怜的母亲,竟然是到死,都还不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世,多少是有点儿让人可怜的!

    不过反过来想一想,至少这样一来,母亲不记得了自己的身世,也就不会因为亲人的背弃而伤心难过了!所以说,任何一件事情,不要只是看到它对自己有利或者是有弊的一方面!这一点,倾城自认为,她一直是做得极好的!

    只是让倾城没有想到的是,她原本一早的计划,竟然是因为这三位极品的山越人,彻底地打乱了!

    而且让倾城有些哭笑不得的是,这三人明明就是被自己救了,这会儿,竟然是跪在了前厅,跟自己谈起了条件!

    “洛三小姐,我相信您也是个聪明人。只要是您能在我们杀了肖雷,我们三人,愿意为奴为婢,供您驱使。”

    说这话的,是跪在了中间的香香,也就是香铃公主。

    倾城一挑眉,不容易呀!心底暗叹,能让一位自小就被灌输了身分尊贵的意识的小族公主给自己下跪,还真是,啧啧,该怎么说?自己是不是应该表现得受宠若惊一些?

    倾城想了想,颇有些好笑道,“我为什么要帮你们?杀了肖雷?你倒是敢提!你知不知道,就冲着你的这一句话,我就可以直接将你们三人送去刑部或者是大理寺!肖雷是什么人?战场上虽然是不及寒王殿下,那可也是万里挑一的人物!你让我一个弱女子去杀了他?我该说是你们一早上起来就喝多了,还是说你们的脑袋让门给挤了?”

    青鸟强忍了笑意,小姐损人的功夫果然是又见长了!不知道被阿正和阿邪两位公子听到了,会不会又变了脸色!当下看了一眼廊下,如今自己在这儿守着,倒也不怕这些大逆不道的话让人给听了去。

    底下的三人一愣,显然是没有想到洛倾城会是这个反应!在他们的眼里,洛倾城竟然是接连救了他们两次,怎么可能会只是巧合?要么就是她也与那个肖雷有仇,要么就是她的心眼儿太善,路见不平,才会出手相助!

    而这一次,她提出了让香香配合她的这个条件,更让香香认准了,洛倾城定然是也与肖雷不睦,只是不知道是朝堂上的,洛家与肖家不睦,还是说单纯的,洛倾城与肖家有什么不对付。

    不管是哪一种,在香香看来,这就是一个机会!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那么现在他们三人提出了这个合作的方案,不是应该正中了洛倾城的下怀吗?可是为什么她不但不答应,反而还是要嘲笑了他们三人一番呢?

    相较于香香和付全力的慌张,珍珠倒是冷静了一些。毕竟,她在寒王府的地牢里头可是待了那么长的时间,即便是没有对她用刑,可是每天对着阴冷的墙壁,潮湿的地牢,还有那些面目狰狞的守卫,她的心里就难免会要紧张和恐惧!

    所幸的是,她在那里待了几个月,倒是没有对她用刑,想来是看在了自己的这个有些诡异的身分上了!如此一来,每日对着那些凄惨的号叫声,日子长了,珍珠倒是练出了比较容易冷静的神经了!毕竟,之前的她,就曾经受到过一些不同于普通婢女的训练。

    “三小姐,您为什么要这么说呢?您明明也是很讨厌那位肖雷的,不是吗?”

    看着面色还算是镇定的珍珠,倾城这回是真的忍不住就笑了!

    倾城这一笑,险些没看花底下几人的眼!一个人的笑怎么可以这么美?虽然三人之前都曾见过洛倾城,也都知道她长的极美,可是眼下看她一笑,竟然是恍若云开雾散,朝霞万丈!更似是那晨间花开,晃人眼球!

    就连同为女子的香香和珍珠,也因为倾城的这一笑,而呆了呆!

    “我讨不讨厌她,都与你们没有什么关系吧?再说了,与你们合作?这简直就是今年我洛倾城听到的最大的一个笑话了!我为什么要选择你们?你们能帮我做什么?端茶递水?洗衣捶背?怎么?我洛倾城看起来,很缺下人吗?”

    一番话,将底下的三人是说的面红耳赤!特别是香香,自己身为尊贵的山越族公主,如今卑躬屈膝,小心逢迎,竟然是还入不得一个官家小姐的眼?如此便也罢了,竟然是还被人如此地羞辱!

    看到了香香难堪的脸色,珍珠自然是知道了自家主子为何会如此了!想来主子也是现度想起了自己的身世,好歹也是端木家的嫡女呢!

    可是那又如何呢?珍珠在寒王府的地牢里头住了几个月,脑子里想的,自然也就是与先前不同了。这京城里头,什么最多?权贵最多!可是一个小小的山越族的公主,在这京城里头,还真就是没有人会当回事儿!别说人家洛倾城是相府的嫡小姐了,那就是个普通的四品的京官儿,也不会看得起一个小小的山越族的公主的!

    珍珠深吸了一口气,“公主,要不,我们还是另寻出路吧。”

    “另寻出路?”香香愣了一下,趁着这个空档,珍珠将她扶了起来,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付全力,却像是没有看到两人的互动一般,正低头想着什么。

    对于付全力的心思,倾城自然是明白了几分,心里暗自点头,倒是个不错的,至少,对一个男人来说,他还算是一个有担当的!而且,相对而言,也是比较理智的。

    “小姐,小的愿追随小姐。绝无二心!小姐,您的身边儿的确是不缺奴才。可是小的精通掐丝珐琅之技,要知道,现在整个儿千雪国,也没有几人精通此技,听闻也就只有工部的两位匠作大师才会。小姐,若是您能让小的追随小姐左右,为小姐效力,定然是会给小姐带来好处的。”

    付全力低了头,他不敢将话说的太满,从刚才他听香香和洛倾城的对话中便猜到,这位三小姐,不喜欢太过自大或者是自负之人!所以,才没有说的太大了。

    倾城眯了眼睛,要说的这掐丝珐琅,要是搁在前世,还真不算是什么特别值钱的东西。毕竟,利用一些现代工艺,想要烧制并非是难事。可是这里是古代,而且,正如他所说,整个儿千雪国,也就只有工部的那两位匠作大师会,当然,他们手底下也有徒弟,只是,现在还不成器罢了。

    所谓掐丝珐琅,其制作一般在金、铜胎上以金丝或铜丝掐出图案,填上各种颜色的珐琅。之后经焙烧、研磨、镀金等多道工序而成。掐丝珐琅有着五彩斑斓、华丽夺目的魅力,也是许多皇族权贵们,最为喜爱之物!

    倾城想了想,这掐丝珐琅在苍冥国可是算不得什么太新奇的,虽说不是小民小户们能买得起的,可是这种技艺在苍冥国,可是比较成熟的。当然,若是真的出了上品,自然还是要进贡到宫里头的。难不成,这位付全力去过苍冥国?

    “你在何处习得此技?”

    “回小姐,小的以前跟随长辈去过苍冥国,在那儿待了六年,后来才回到了千雪国。”

    倾城点点头,果然是在苍冥国习得的,只是不知道,他的手艺到底如何,而且,自己有没有必要因为他会此技,就将其留在身边呢?其实她心里很清楚,只要是她想,哥哥李华州,定然是会送她两位匠作大师的,那么,她到底是有没有必要来冒险呢?

    这三人虽然不是什么钦犯,可是珍珠可是在皇上那里挂了号的!她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分这一出儿,还没有跟皇上解释清楚呢,这会儿,虽然说寒王找了一个顶包儿的,可是万一哪一日这个珍珠被认出来了,实在是有些不妥。

    最要紧的是,这个珍珠是个有功夫的,而且,她的心思,这会儿已是比之几个月前,已是大变!这人都是如此,心性自然是会随着环境和人事的改变而改变!现在,在珍珠的眼里,虽然是肖雷仍然可恨,可是,却还不足以让她再去冒了生命危险,去设计一场刺杀了!

    也可以说是珍珠学聪明了,学乖了。知道凭着她们的实力,想要找肖雷的麻烦,太过天真了!所以,才会想到了要借助到她洛倾城的身分。

    倾城莞尔一笑,当自己是什么人?什么人都能利用的?哼!自己不利用你们,你们就该偷笑了,如今竟然是还敢想要对本小姐指手划脚起来了!

    倾城的心念一转,计上心来,“你叫付全力?”

    “回小姐,正是。”

    “开出你的条件吧。”倾城的身子微微一侧,有些不甚在意地说道。

    “回小姐,小的不敢有什么过分的奢望,只望小姐能收留我们三人,不求其它,只求安稳。若小姐肯应,小的愿卖身为奴,永不反悔。”

    对于付全力的回答,倾城是意料之中的,而香香和珍珠二人,则是面色微变,她们没有想到,付全力居然是会为了她们二人,甘愿卖身为奴!

    “很好。本小姐在江南还有一处经营瓷器的地方儿,你就去那儿吧!”

    “多谢小姐。”

    “不!你不能这么做!”反应过来的香香已是蹲到了他的身旁,“付郎,你,你不能这么做!你怎么能?你这是想要我去死吗?付郎!你不能卖身为奴。不值得,我不值得的!”

    看着哭的稀里哗拉的香香,付全力也是红了眼眶,只是脸上却是笑着,“只要是你没事就好。这一次,就听我的吧。我们三人一旦真的离开了此地,怕是不出三日,就会曝尸荒野了。香香,我没有什么其它的本事,眼下能做的,也就只有是能让你温饱度日了。”

    倾城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们三人。珍珠显然也是因为受到了太大的冲击,一时有些回不过神儿来!这个付全力是什么人?那可是曾经族长极力推举之人呢!可是现在居然是要为了她们,卖身为奴?

    “付全力,本小姐,希望你将来做事的时候,也人如其名。”

    “是,小姐。”

    “青鸟,带他下去写卖身契。另外,让他们三人好好歇息,两日后出发,前往江南。”

    “是,小姐。”

    眼看着一切已成定局,香香等人再无力更改。其实她和珍珠的心里都明白,他们三人的身分,太过显眼儿,虽说倾城已经是找了死尸代替了自己,可是自己到底是曾经在人前露过脸儿的,若是没有骗过肖雷,那么,她们三人的确是危险了!更何况,还有一个珍珠!那可是朝廷要犯,若是被人发现,竟然是还好好儿地在外头活着,怕是再被抓到,直接就是碎尸万断了!

    “付郎,是我不好,都是我没用!害你竟然是受此大辱!”

    “香香,别这么说,依我看,这位三小姐人不错,至少,不会太过为难我们。如今,我们的事情败露,身分也是一个忌讳,难得她不嫌我们会惹来麻烦,还肯收留我们,香香,这已经是我们的福气了!”

    香香愣了一下,这才想起,他们是曾经受了别人的指使,到洛府捣乱的!而且,如果那人计成,她和付郎,定然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想通了这一环,香香也就不再坚持了,点点头,出了前厅。

    这会儿的倾城,早已是悠哉优哉地躺在了自己的美人榻上,正琢磨着,怎么让无崖下次厨,又不惹人注意呢!

    “小姐,您怎么还在这儿?堂夫人可是等着您呢。”云姑姑掀了帘子一瞧,自家小姐还在榻上美着呢,连忙提醒道。

    “知道了!这就去。”

    倾城无奈,又往堂夫人教习绣娘的院子里转了一圈儿,象征性地看了看,点了点头,便往外走。只是,刚走了没几步,再一看那绣架,和某几位绣娘手中的绣绷子,眼睛一眯,一条妙计,油然而生!

    “这套鸳鸯戏水,倒真是好看!可以用来做一些寝室里的小装饰。云姑姑,将这花样子,给珍珠和香香送去,两天,务必绣好。”

    “是,小姐。”

    倾城的眼睛里头,闪烁着一抹诡诈的光茫,正想着不知道自己的大礼怎么送进去呢,这下好了!哼,齐王府?我不将你搅个天翻地覆,我就不叫洛倾城!

    珍珠和香香自然是都会一些绣活儿的,而且,香香的绣功,还是着实不错的。倾城将这件绣活儿交给了她们俩,竟然是只用了一天半的功夫,就好了。

    倾城看着她们送过来的绣活儿,满意地点点头,“不错!”

    话落,指了指一旁的一个小筐箩里的绣线和布料道,“再绣一套,记住,要绣的一模一样的。”

    “是,小姐。”

    二人虽然是没有卖身,可是也不傻,她们现在吃的用的,住的,可是全都是人家洛倾城的,这会儿好不容易给了她们点儿差使做,也算是间接地报答了她的恩情,至少,能让她们的心里舒服一些,住的心安理得点儿罢了。

    付全力很快就被送走了,倾城考虑到了三人曾经是在某些人的面前露过脸儿的,所以,自然也就是不能让他们三人一起走,先送走了一个,剩下的两个,只要是她们老老实实的,不随意外出,那么,自然就不会有人认出她们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丫头,怎么可能会被人家给指认出来?

    倾城的眸子里突然闪过了什么,然后让香香先回去,说是有些事想问问珍珠。

    香香不疑有它,只是以为要询问一些珍珠功夫上的事,便点头退下了。

    “还记得你当日刺杀皇上,你的一身装扮,倒是挺让人惊艳的!”倾城伸出右手,无意识地转动着自己手腕上的镯子玩儿,边转,唇角还含了一抹浅浅的笑!

    “回小姐,那身装扮,也是那个人吩咐奴婢这样打扮的。其实,奴婢也不明白为何要让奴婢这样的打扮?”

    倾城看她是当真不知,眼神便更是冷冽了几分,“我再问你,你确定找到你的那个人,就是一个年老之人?”

    “我很确定,从他的声音判断,他的年龄至少也应该是在五十以上。”

    倾城点点头,五十以上,这个年龄的人,可能性就太多了!反正现在凤家是没了,而与齐王合作的,也不过就是那么几家真正有实力的,其它的,倒也不是说就完全没用,可是至少,在争夺皇位上来说,出不了太大的力!所以说,这个在暗中与她们联系的人,就极为重要了!

    能做的如此周密,且能接触到了洛府的书房的,身分定然是不会低!那么,这样逐一排除的话,所剩下的人,也就不多了。

    倾城的脑子里大概也是有了人选,又问了一些可答可不答的问题,这才放了珍珠离开。

    倚在了美人榻上,倾城这会儿是有些得意了!想想等她的大礼送过去以后,齐王府的反应?哈哈!怕是会鸡飞狗跳吧?

    又想了想,不对,这事儿想要能成,还得要靠那位阎王爷帮忙呢!要不要主动上门去找他?嗯,似乎是有些太掉价儿了吧?若是这会儿被别人知道了她的想法,估计得要呕死!那可是寒王!你上门去找他,掉什么价儿?

    其实,倾城没有纠结多一会儿,就不用纠结了,因为她想要找的那位,自己送上门儿来了!

    “好香!”倾城的鼻子动了动,原本闭着的眼睛,也是微微张开,有了一丝光亮,正在四下看着,“奇怪,我明明就是闻到了粟子糕的味道,怎么却看不到呢?”

    “丫头的鼻子倒是灵!”

    倾城一瞧,这第一眼看的,倒不是夜墨的那张有些人神共愤的脸,而是他手里头的那个小食盒儿!

    “还是热的,刚出炉的。吃吧。”

    倾城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了起来,到了桌前,眼巴巴地看着夜墨将食盒打开,再将里头的糕点一一取出,总共是有三碟。形状不一,自然也就是口味不一了。

    倾城接连吃了两块儿后,才顺手就接过了夜墨递过来的茶盏,“你怎么来了?”

    夜墨轻笑了一下,“北地那边儿,我的人已经是处置好了。表面儿上,是武家父子接管了那里,可是实际上,底下的几名校尉、副将等等,都是我的人。”

    倾城一挑眉,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你的动作倒是快!”

    夜墨不语,只是看着她吃。

    “你来的正好,我有事找你帮忙。”

    “什么?”

    倾城将自己的主意跟他说了,夜墨的嘴角抽了抽,这都是什么馊主意?这丫头都是打哪儿学来的这些个有些卑劣的伎俩?呃,不过,好吧,他也是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整人方法,倒也的确是会给了他们一个机会!

    “怎么样?我这主意不错吧?只要是齐王府乱成一团,我自然就有法子再探齐王府后院儿的那处小书房!我就不信,那扇门我进不去!”

    “法子不错,不过,你不许再去齐王府了。”

    “为什么?”倾城的身子猛然坐直了,显然是不接受这样的安排。

    “上次因为你救走了严七,所以,这会儿齐王府的守护定然是要再森严了数倍!丫头,不是我不相信你的本事,而是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担心,万一凤宽也正隐在了齐王府,你去了,怕是不可能会安然脱身了。”

    “你的意思是凤宽已经是成功地潜进了齐王府?并且,还成了齐王的谋士?”

    “我的人收到了消息,凤宽竟然是自毁容貌,戴上了一顶面具,甚至是给自己还冠上了一个冷姓,如今就住在齐王府里。”

    “冷姓?他外祖家的姓氏?”

    夜墨点点头。

    倾城有些麻烦地吸了口凉气,喃喃道,“这个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呢!不过,这一次,他的回归,倒不像是冲着我来的,我看,十有*,是冲着你吧?”

    “嗯,因为凤宽的介入,齐王已经是不再相信我了。”

    倾城一愣,“你的意思是说,凤宽知道当时去晋阳剿灭他们的人,就是你?”

    “应该是吧。”

    “这下子,的确是有些麻烦了。不过不急,这个凤宽便是他不回来,我也正想着找他呢。既然是回来了,那就别想着再安生了!当初我既然是能算计他一次两次,自然是照样能让他再栽在我的手里!”

    看到了倾城一脸阴狠的小模样儿,夜墨的心情竟然是莫名地好了起来,先前因为自己大意,让凤宽逃了回来的事正郁闷着,这会儿,一看到了倾城,便是什么烦心事也都没了!

    三日后,齐王迎娶肖静敏为侧妃!

    当晚,据传,说是新婚当晚,新娘子便浑身都起了小红疙瘩,而且还是奇痒无比!这一变故,让齐王极为不悦,虽说是没有拂袖离开,可是也自去睡到了外间儿。

    当然,这新娘子起这些小红疙瘩,也是在二人圆了房之后的事儿,不过次日,齐王便去了王妃王思思的院子,很显然,是被头天晚上,肖静敏的模样儿,给恶心到了!

    只是齐王不傻,表面上的关切还是要做做的,隔了两日后,肖静敏身上的小红疙瘩,也基本上是都退了,于是,当晚,齐王殿下便再次宿在了肖静敏那儿。

    而诡异地是,当晚半夜,肖静敏竟然是再次发出了一声凄厉地惨叫声后,齐王殿下这会是真的出了屋子,径自回了书房了!要不是顾及到了肖雷的面子,怕是齐王直接就会去了其它的侍妾那里。

    肖静敏郁闷了,虽说是请了太医也看了,也只说是可能是有什么东西不是她能碰的,比如说是花粉之类的。于是,肖静敏当天就让人将屋子里的所有花卉都移到了院子里。

    又过了几天,这齐王殿下再宿在了肖静敏这里的时候,诡异地一幕便又出现了!

    这下子,就连齐王也是不得不重视起来了!为何每次自己一宿在了这儿,这肖静敏便会出现这种状况,而自己一走,过不了两天,她身上便又恢复如初?

    这一回,齐王没有负气离开,而是连夜就让人去请了太医,开始彻查此事!十有*,应该就是后院儿的一些妇人,争宠用的手段了!不然的话,那些人针对的为何是肖静敏,而不是自己?

    肖侧妃这边儿院子里头一折腾,王思思那里自然也就是不得安生了,虽说是大半夜了,可是王爷连太医都让人去请了,她这个正妃为了彰显大度和关心,自然也是要过去慰问一番的。

    王思思一进屋子,便看到齐王正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太医和几位有经验的嬷嬷,正在四处地查验着。再看一旁正在小声哭泣的肖静敏,脸上、手上,又再度起满了小红疙瘩,那样子,倒真是让人看了,倒尽了胃口!

    “王爷,这是怎么了?怎么肖妹妹这脸?”王思思狐疑道。

    “不知道!本王这不是正在查!”齐王的语气不佳,脸色自然也是好不到哪里去。

    王思思自然是不敢与齐王计较,只是看向了肖静敏的脸的时候,眼底还是闪过了一抹解气的神色!哼!侧妃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没有伺候王爷的福气?一次是偶然,两次是意外,那么三次呢?

    这样一想,王思思暗觉不妙!再一瞧着自家王爷的脸色,立马就多了一个心眼儿,再一瞧里头正在四处翻找着什么东西的嬷嬷们,怕是这一回,要有人对自己不利了!送往身旁的嬷嬷递了个眼色,见她出去了,这才稍稍心安。

    “回王爷,找到了。是这枕套和这褥子出的问题。”

    “枕套和褥子?莫不是肖妹妹连这些东西也不能用?”王思思的话,分明就是有了几分的揶揄了。

    肖静敏的脸一红,这是什么意思?可是碍于王爷在这儿,自己又只是个侧妃,也不好与她争辩什么,索性就扮起了可怜!

    “回王爷,这枕套上绣的这鸳鸯戏水的图案,所用的绣线,似乎是有些问题。另外,这褥子上头的这一层,显然也是有些不对劲。看样子,是被人用了胡桃的一些花粉熬成的汁浸泡过的。先前微臣也曾问过了肖侧妃,她说自己的确是对几种花粉会有不适,其中,就有胡桃。”

    齐王的眼神一暗,“这些东西,应该都是王妃安排的吧?”

    王思思一惊,连忙道,“回王爷,这些东西,可都是肖侧妃的陪嫁之物,并非是咱们王府里头的。”

    而与此同时,肖静敏也是觉得有些不对,“太医,还要烦请您再仔细查查了!若是果真如此,那为何我时好时坏?为何有时候有反应,有时候没有呢?”

    其实她是想说,为什么齐王在的时候,她就会这样,而齐王不在的时候,她就不会呢?

    太医一时也是弄不明白了,这的确是奇怪!怎么会这样呢?

    “不对!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是我们肖侧妃的陪嫁。”突然,自里间儿内传出了一道声音。等几人看过去的时候,只见一位嬷嬷已是抱了一只枕头出来了。

    与此同时,没有人注意到,齐王府的后花园儿附近的小书房,还有齐王妃的院子里,同时潜进了两道黑影!

    ------题外话------

    感谢anery02送上的1朵花花,感谢美人们送上的各种票票。恶整肖静敏,只是顺手而为,他们真正要做的,自然是趁乱,然后,。嘻嘻,你们懂的。美人们,凤宽再度回到了大家的视线中,如果你们的票票给力,那么,俺拼了,明天就将他给直接解决掉!你们说咋样儿?嘻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