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四十六章 凤宽之死!

第四十六章 凤宽之死!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次日,化名为冷先生的凤宽,早早地起了身,便到书房候着,不经意间,便看到了一个小丫环腰里头别的帕子,眼神有了片刻的恍惚,“这位姑娘,可否让在下看看你的帕子?”

    小丫环不明所以,将帕子递上,凤宽接过来一看,眼神立时大变,戴了面具的脸上,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不过这视线,却是明显地阴冷了几分!

    外人不知,他却知道,这凤家的所有主子们用的一些绣品,除了自家的丫环做的,便是出自这家绣庄,而这家绣庄在给主子们绣的时候,则是按了身分、年龄,有着明显的不一样的暗记的!而这方帕子,正是应该是属于他们这一辈的年轻小姐所有,而且从这暗记上来看,还是一位嫡出的小姐!

    不过,凤宽的冷静,明显就是异于常人!即便是得知了是凤家的某位小姐还活着,而且是就在京城,他仍然是小心翼翼,没有亲自出马,而派了王府的一名小厮前去查看。毕竟,按律,凤家的所有人都该是到了苗疆,无论生死,都是不该出现在这繁华的京都的。

    对于凤宽的小心,早在倾城的意料之中了。能经过了这么多的曲折都没有折损的一个人,所凭借的,又岂止是运气二字?

    “小姐,看来,想要将凤宽引出来,仅仅是只凭一方帕子还不够!”青鸟有些担心道。

    “嗯,这是自然,若是如此好骗,他也就不是凤宽了!凤家辛辛苦苦培养的继承人,岂能如此地容易上勾?我先前让你寻的东西,可都寻来了?”

    “回小姐,已经到手了。只是,您确定凤宽看到了这个,就会出了齐王府?”

    “自然不会!我只是要让他知道,即便是他再聪明,再冷静,也必须是做出一些他不想做的事!这才是我想做的。”

    “咝!”一旁的青鸟倒吸了一口凉气,要不要这么狠?让一个聪明绝顶的人,明明知道往前一步就是陷阱,却是又不得不往前迈出这一步!这也太残忍了些吧?当然,做这事儿的是自家主子,那就不是残忍了!定然是那人逼急了主子,主子才会如此,不然,像是主子这般心善的,怎么会做出这等的事?

    “无崖呢?”

    “回小姐,无崖公子这会儿正忙着数银子呢。”

    倾城听了,顿觉满头黑线,不就是几万两银子嘛!至于吗?

    入夜,凤宽在自己的房间里来回地踱着步,细想着这两日见到的那方帕子,那明明就是出自凤家,可是为何会在齐王府的丫环手上?而且,看那丫环的样子,分明也就是一幅并不知情的样子。到底是什么人在故意试探自己吗?想要引自己上勾?可是自己现在毁了一张脸不说,而且还戴了面具换了身分,有着齐王的庇佑,什么人还能查的如此仔细?

    凤宽猛地收住了脚步,寒王!是他,一定是他!当初在晋阳,也是他自凤笙的身上抢走了玉佩,并且是将他们凤家传承了百年的隐秘势力一网打尽!当真是下手无情,那么多条性命,竟然是一个也没有放过!想到当初护着自己离开的那几人,最后也都是遭到了诛杀!自己能再次逃进京城,可谓是难上加难!

    至今都没有凤谦的消息,也不知道他是已经被杀了,还是说他幸运逃过了这一劫,无论如何,自己都不能出这座齐王府,眼下,寒王明显就是查到了自己的身分,想要引自己上勾罢了!

    哼!凤宽冷笑一声,简直就是愚蠢!现在的凤家已经完了,到了苗疆的那些人,也无一幸免,尽数被杀,自己能保全至此,已是极为不易,又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介女子,而将自己置身于险境?

    再说了,自己的身后,可是还有一个齐王呢!只要是自己不出齐王府,那么,寒王想要对自己下手,就很难找到机会!也就是说,就算是有再大的诱惑,自己也不应该踏出齐王府一步!

    寒王身边儿的人手的确是厉害,只是再厉害,也没有胆子公然到了齐王府来杀人,而且,自己也不是吃素的,虽然是身手比不上寒王,可是也还没有弱到连他的一招也抵挡不了的地步!

    凤宽深吸了一口气,已然是打定了主意,只是,要不要将此事报于齐王知晓呢?如果不是为了他,凤家全族也不会遭此大难!可是现在一转眼,齐王的身后就已经是有了王家和肖家两大家族!凤家?怕是如果不是因为皇后姓凤,这会儿齐王的心里头,早忘了吧?

    凤宽的唇角略有一抹讽笑,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自己,还是在嘲讽整个凤氏家族?他们为了拥护有着凤家血统的齐王上位,竟然是搭上了整个凤家,它日身死,如何面对地下的列祖列宗?当下,唯一一个再度振兴凤家的机会,便是全力拥戴齐王,不然,他也不会冒了如此大的风险再回到了京城,并且是成为了齐王身边儿的一名谋士!

    凤宽的心里其实是极为纠结的,早先他就对这位齐王不抱有太大的希望,因为他的心胸狭隘,为人的耳根子又太软,做事不够果决!不过,那会儿他的背后有凤家,有皇后,自然也是信心满满。可是如今,凤宽与齐王接触地越多,越觉得这位齐王,有点儿像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别的不说,就只是说他的后院儿,眼下不过才是一正一侧两妃,便有些搞不定了!而且,对于拢络人心方面,比起皇后姑母来,齐王差的可是太远了!而论起玩儿心计,简直就是连洛倾城,他也比不上!

    一想到了那个绝美却是透着几分诡异的女子,凤宽的眼睛微眯,一抹有些着迷,又有些危险的眼神迸出,下意识地,便将这一次的帕子的事件,与她联系在了一起!难道,这件事,还有她在内?

    凤宽想不透,因为无论是从哪一方面,洛倾城都与寒王没有这种合作的可能。早先也曾听闻寒王曾送了重礼往洛府,并且其中一部分还是指明了,要给洛倾城的!可是那又如何?

    之后,再未曾听说过他们二人之间有什么交集,而且,在一些公开的场合,也未曾见他们二人有过交流!莫说是说话了,连个眼神的交流,他都是未曾见到过!而且寒王是什么人?残暴无情,嗜血成性,又怎么可能会与一个闺阁小姐合作?寒王此人,自己虽然是与他过招不多,不过,可以明显地看出,他是一个极其高傲的人,这样一个高傲自大的人,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与一个小姑娘合作?

    因为有了凤宽的介入,齐王在朝堂中的一切,似乎是顺风顺水,只是除了肖雷,仍然是被皇上晾在了那儿,其它的,再没有什么不妥!相反,齐王提名举荐的一些人,也都是纷纷地被皇上给安插到了重要的位置上,被删减掉的,委实不多!

    这样明显地好转,让齐王大悦,对凤宽自然也就是更为信任了!而凤宽则是因为心系重振凤家之责,自然是做起事来,就更为卖力,当然了,对于其它几位幕僚的排挤,他也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有些事情,他已经是等不了那么久了!因为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身分已经暴露,除非是尽快地帮齐王在朝堂上站稳脚跟,否则,他就一辈子也别想走出齐王府!

    日子一天天过去,而洛永超一行人也已经是顺利进京,并且也是果然如倾城所料,住进了洛府!

    倾城对于这个消息,只是一笑置之,只说是自己身体不好,就在别院将养着,只是将堂婶儿放了回去。毕竟是一家人,总不好都不见面。当然,洛永超一家要想在洛府得到十分热情的招待,显然也是不可能的!毕竟,当初他们一家人是如何对待倾城的,洛永和和洛华城可是都一清二楚的!

    云清儿也自洛华城的口中得知了倾城在江南十年的事,对他们一家人,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了。只不过碍于他们是长辈,做了做表面的样子罢了。对于洛圆圆和洛满满姐妹俩,几乎就是当了透明人儿,见面礼倒也是给了,当然,那是在云清儿得了张氏的见面礼之后,才还回去的。

    洛圆圆和洛满满被安排住进了一处院子,这让张氏有些不满,可是一想到了当初他们是如何对待洛倾城的,自然也就不敢造次了,只好是催着自家老爷,尽快地给工部递折子,申请宅子了。

    洛永超一家的回归,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进了一颗小石子,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反应,洛府上上下下,仍然是一如既往地按部就班地过着日子,洛倾城,始终是都未曾出现在洛府,而这一现象,落在了张氏和洛圆圆、洛满满姐妹的眼里头,自然就是洛倾城果然是个不得宠的!回京好几天了,也没有见过她的样子,十有*,也是被洛相给放逐了!

    倾城这会儿没有心思理会他们这些没脑子的,只是想着如何将凤宽引出来,然后一击即中!

    “小姐,其实,想要引出凤宽并不难,只要是有人在京中散布流言说是齐王府的某位谋士,其实是凤家的落难公子。这样一来,齐王自己也不敢再留那个凤宽了,岂不是再好不过?”

    倾城听了,将手中的书搁下,笑道,“行呀!我们的青鸟小丫头的脑子也好使了!知道是利用流言来逼迫齐王了?不急!这会儿,齐王正因为江南的那些损失跟七皇子较着劲呢,我们再看阵子热闹,也让那个凤宽再得意一阵子。”

    “小姐,奴婢有件事一直想不明白。”

    “哦?何事?”

    青鸟看今天小姐的心情不错,直接问道,“小姐,为何您要让齐王与七皇子对上呢?为何不是秦王?眼下看来,与齐王实力相当的,应该就是秦王吧?那个七皇子,势力本就弱,您就不怕这七皇子没几天,就让那个齐王给灭了?”

    倾城听了低声笑道,“你这丫头,刚夸了你聪明,就又钻了牛角尖儿了!你怎么也不想想,那个七皇子的母妃是什么人?而且,七皇子表面无害,可不代表他就真的无害。”

    “倾城,你这是拿齐王给七皇子将探路石呢?”一抹张扬的大红色,再度出现在了两人的眼前,一张近似于妖孽的脸,此刻正是笑颜如花,那眼睛都快是要因为笑,而挤地睁不开了!

    倾城白他一眼,“就你聪明!就不能让青鸟再多想想吗?”

    面对倾城的不满,青鸟却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小姐,我这脑袋太笨,就是想破了也是想不出来的。奴婢去外头守着。”

    无崖看了一眼青鸟的背影,“其实,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你这是在拿谁给谁探路!表面上看,是齐王的势力更雄厚一些,毕竟有着王、肖两家兵权在握的实力顶着。七皇子的背后,可是只有一个王家呢,而且这个王家,底蕴还是比不得那个镇国大将军。”

    “任何时候,看任何问题,都不能只看表面!就冲着良妃能多年让皇上荣宠不衰,还有七皇子能得到皇上如此的宠爱,都是不简单的!”

    “七皇子?”

    倾城将在西北时,抚安侯府的情况和西北王家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西北王家的落迫,对于七皇子来说,应该是个不小的打击,毕竟没了这边儿的进项是其一,没有了西北王家,也就等于是没有了抚安侯府的支持。或者说,七皇子也可能是从未得到过抚安侯的支持,不过这样一来,想得到抚安侯的支持,就更难了!

    “这么说,在西北的时候,你就想过要找机会试探一下七皇子了?”

    “当然!父亲身为丞相,官居高位,同时也是代表了无数的风险!我总是要对这几位皇子王爷的实力,大概有个认知才好。”

    无崖有些坏坏地看着她,眼底的笑意却是带了几分的痛楚,“死丫头,你确定你这么做,不是为了帮那座冰山王爷?”

    倾城正要去端茶的手一僵,面色微滞,是为了他吗?没有?似乎是有一点点吧?

    看到了倾城的反应,无崖的眼神一暗,头不自觉地微微低下,脸上的表情闪过一丝落寞,不过太快,等他再扬起脸来的时候,一切似乎是又恢复如初,他仍然是那个俊美地宛若是妖孽的无崖!

    “无崖,你的大仇得报,你可还有什么心愿未了?”

    凤家已经垮了,无崖的杀母之仇也算是报了!感觉到了一身轻松的他,同时也是突然就觉得好像是人生中少了一些什么东西!原本是在泥沼中挣扎的一个人,好像突然就上了岸,有些不太真实,自己确定这不是在做梦?

    无崖想了想,“还有一个凤宽,他虽然是没有欺负过我,可是当年他看我的眼神,总是那么的不屑、鄙夷!最重要的是,他若不死,凤家就还有希望。皇后现在虽然是被禁于坤宁宫,可是狡诈如她,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还会再想到了翻身的机会!我的大仇虽报,可是你的杀母之仇,仍然是还没有着落,我不会将你一个人丢在这里的。”

    倾城会心一笑,这就是她认识的无崖,永远不会将自己抛下!

    “皇后那里,你且安心。眼下,我要让她尝尽了失去一切的痛苦!没有了皇上的宠爱,没有了高高在上的尊贵,没有了权势滔天的地位!这还不算!对于皇后来说,最为痛苦的,便是眼看着自己的儿子一步一步地接近着那个位子,却是到头来,换得一场空!我要毁掉所有一切她在乎的东西!我要让她一步一步地感觉到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一点一滴地远离她、背弃她!就像是凤家,她心中最为信任的凤家,一步一步地走向了衰亡!”

    倾城的眼神里,不知何时多了一抹的冷冽!

    “在我父亲的眼里,我的母亲应该是他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女人,可是皇后却是害得父亲这一辈子与母亲天人永隔!而我,当时一个小宝宝,母爱是我这一生中最为珍贵的情感,可是她却是残忍地掠夺了!她毁了我最为珍贵的宝贝,那么,我就让她失去她最在意的一切!这才公平,不是吗?”

    “倾城,你已经是快要成功了。最后一步,只要是让齐王再也与那个位置无缘,那么,这一切,就算是尘埃落定了。皇后的本事再大,也是不可能会扭转乾坤了!”

    倾城听了他的话,却是没有说话,凤琴是个什么样儿的人,她太清楚了!从第一次见面,那个女人,就起了要杀了自己的心思!不仅如此,竟然是还想着将自己送到了寒王的手中,将自己凌虐至死!只是,怕是她想破了脑袋,也不会想到,自己竟然是与寒王,成了合作伙伴吧?

    “齐王最近过的得意的很,你确定还不是逼出凤宽的时候?”

    “快了!”倾城看了一眼手中的茶盏,上面所绘的牡丹花,还真是好看呢!

    “如果不出意外,就是这几天了。我已经跟夜墨联系过了,他的人,应该这两天就会出手了。”

    “他的人?不是我们再想法子逼出他来?”

    “我们?”倾城轻轻一笑,“我说过,我就是要让他知道,往前一步明明就是万丈深渊,可是他却是不得不迈出来!凤宽,饶是你再聪明,再狡诈,我就不信,你还能避得过齐王的手段?”

    无崖一愣!齐王?

    他们不是一伙儿的吗?齐王怎么会故意将凤宽逼出去?怕是有些不太可能吧?

    齐王府,后院儿。

    “王爷,最近王爷在朝堂上一切进展的顺利,妾身在这里先恭喜王爷了。”肖静敏道。

    “嗯,爱妃免礼,过来坐吧。”

    “谢王爷。”

    肖静敏娇笑着,含羞带怯地在齐王的身边儿坐了,使了个眼色,管事嬷嬷便将屋子里的人都打发了出去,自己则是在门口儿守了。

    “王爷,妾身最近刚得了一件儿好东西,特意来送与王爷的。”肖静敏说着,便自一旁的橱阁里取出了一个小盒子,朱红色的,作工极好,显然,里头的东西,自然是更好的!

    “王爷,请您过目。”肖静敏虽然是有些羞怯的姿态,可是眼神里头,却是自信满满。为何?因为这里头的东西,可是她花了大价钱得来了,这其中,自然是不乏自己的娘家出力。原本肖静敏是不想拿出来的,可是自从那晚之后,王爷就再也没有来过自己这里,今日若非是自己主动到二门儿处迎了他,怕是他仍然是不肯过来的。

    其实肖静敏的症状自然是早好了!可是接连三次同房,三次出现了这个样子,对于齐王来说,多少是有些倒胃口的!若非是因为肖静敏还有些用处,怕是这会儿早就将她给贬为奴婢了!

    任谁刚刚完事儿,或者是一睁眼,就看到一个浑身是红疙瘩的人躺在枕边,也是会不舒服的吧?莫说是齐王不肯来她这里了,便是来了,怕是也提不起什么兴趣来!换句话说,这齐王对于肖静敏,那可是有了心理阴影了!

    齐王本是想着直接去王妃那里的,可是一想到最近肖雷在朝堂上也没少帮着自己说话,虽说是现在没有兵权,那也不过就是暂时的,肖雷英勇威武的大名,可不是吹出来的!那可是战场上,实打实拼出来的!这样的一名真正有实力的战将,便是现在被皇上先晾着,早晚有一日,也是会再被重用的!这一点,凤宽对他说了不止一次,他自然也是想明白了!

    所以,今日一看到肖静敏在二门儿那里迎着自己,虽然是不想来,可是一看到她那幅娇艳欲滴的模样,泪眼朦胧地,倒是让他看了一阵的心痒,又想到了肖雷的作用,这才跟了过来。

    当齐王接过了那个小盒子,看到肖静敏微微笑着的模样儿,齐王也只当是她又得了什么宝贝首饰之类的了,不甚在意地打开一瞧,里头竟然是静静地躺着一张纸!

    齐王有些好奇地取出,然后再打开一看!

    蹭地一下子,齐王就站了起来!眼睛瞪的极大,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这东西你是从何处得来的?”

    “回王爷,这是妾身母亲手底下的管事,偶然间听说的,后来禀了母亲,母亲觉得事有蹊跷,所以,这才让管事地盯紧了,然后再设了局,这才将这座矿的地契弄到手了。”

    “好!好!”齐王连道两个好字,伸手一把揽过了肖静敏的腰,“爱妃果然是贤惠!也果然是本王的福星!本王正愁着自己的银钱紧张,想不到,爱妃就给本王弄回来了一座金矿!好!好!”

    “王爷,您先别急着说好呢。这金矿的地契虽然是在这儿了,可是这里头还有一些麻烦呢。本来妾身是想着托父亲去好好解决的,可是最近父亲心烦,妾身一介女子,也是没有法子可想,这才想着,不如就直接交到了王爷手中,由王爷自己烦恼罢了。”

    齐王听了,再度抱着她坐了,伸手挑了她的下巴,心情极好地问道,“哦?还有何麻烦?你且说说。”

    “回王爷,这金矿的地契,现在者是一半儿的,您看,这上面可是写着呢,以何处为界。要说,这整个儿的金矿,原是江南凤家的,对外,也是一直保密着呢。哪成想,凤家出事后,底下的人们竟然是先有了动作,将这金矿给私自作主就倒卖了出去,如此一折腾,倒是没能让朝廷将这金矿给收缴了!可是也给咱们留了一个麻烦,便是当初这金矿,竟然是被两路人给分了。咱们现在得的,只是其中的一半儿!另一半儿,可是还在别人的手上呢。”

    这一点,齐王自然是看到了,“那依爱妃之见呢?”

    “回王爷,这事儿,要说是旁人得了,也没有什么大麻烦,毕竟是王爷的名头在这儿摆着呢!哪个不开眼的敢不给王爷面子?可是妾身打听到,这另一半儿的地契,在早先地服侍凤家的一位老奴的身上。妾身派人去找了几次,可都是不成!那是个死忠的主儿,说是只认凤家人!妾身让人抬出了您的名号,可是那人就是坚决不买帐,说您的身分再尊贵,也不是凤家人!妾身这不是没法子了!”

    “原本还想着弄一处整个儿的金矿献与王爷的,也好帮王爷一解燃眉之急,可是谁知道妾身无能,劝不动那人,而且,现在朝堂上您这会儿正是顺着呢,妾身也不敢来强的,给王爷添麻烦,这才想不出辙了。”

    “好!爱妃想的果然是周到!”要说平时,齐王对于这银钱看的也并不太重!可是自从自己的那枚印鉴丢了,自己前前后后总共损失了几十万两的银子!这可是让心疼了好些时日了!

    几十万两呀!虽说不是自己辛辛苦苦挣的,可是到底也是大把的银子呀!眼瞅着就能养一支私兵了,可是眼下,却是全都成了空的!什么也没了!

    若说是花了几十万两银子买了什么东西,也便罢了,可是偏偏凭白地就损失了几十万两银子,到了,竟然是连根簪子都没有买回来!这不是明摆着就是耍着他玩儿呢吗?

    齐王将这朝中上上下下都猜了个遍,唯一有这个可能与自己为敌的,也就是那个七皇子和寒王了!因为寒王诛杀了凤家的隐秘势力,所以,齐王对于寒王,自然是再无信任!也不会再天真地相信他与自己是一派的了!只是,若说寒王在战事上厉害,这一点,他自然是承认的!可是若说是他想出的这种损招儿,他却是觉得有些不太可能!

    寒王身边儿的都是些什么人?全是一些将军侍卫什么的,有几个是有脑子的?而且,最重要的是,齐王已经想明白了,寒王去灭了凤家,十有*,是奉了父皇的旨意,毕竟,没有一个上位者,愿意有着不明势力一直在潜藏着!

    齐王在想明白这一切后,对于寒王的芥蒂,竟然是又少了几分,对于皇上,又畏惧了几分!一时弄不明白,父皇到底是想干什么了?若是说不满意自己,那么这阵子在朝堂上,对于自己的人,却又是提拔不少!

    对此,齐王的幕僚杨海给出的答案是,去母留子!

    答案很明显,意思就是皇后母族的势力太过强大,这于将来齐王继位,大为不力,极有可能会造成外戚干政!而且,杨海的话里头,隐隐透露出,皇上真正属意之人,就是齐王,这才要趁着还能掌控凤家的实力时,将凤家一网打尽,给将来的齐王,扫除障碍!

    本来齐王还是有些半信半疑的,可是这些日子以来,皇上也的确是在大力地提拔他的人,而且,还让他去主管了吏部,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极好的势头!

    齐王本就是有些疑心七皇子,如今江南那边儿也是很明确,在江南他的大部分产业都到了王家的名下,而且还是良妃的侄子在打理,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齐王亲了一口怀里的美人儿,再看了一眼那张地契,的确只是一半儿,自己损失了那么多的银子,只有一半儿,这怎么可以?那金矿,便是开采,也要人力、物力,而且,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就能开采出几万两的金子!

    “王爷,这凤家的人都被押到了苗疆,王爷要不,还是派人去苗疆打听打听,再寻一个凤家人回来的好。”肖静敏哪里知道凤家的人,早已是被诛杀了,除了明面儿上已经死了的凤宽和凤谦,其它人,早死绝了!

    “放心,本王自有安排。”

    齐王的眸光一闪,去苗疆?拖回一具尸体来吗?再说了,身边儿不是还有一个凤宽吗?将他派出去,自然是最合适不过的!虽说他的容貌毁了,可是声音没毁,再者,他自然是还有别的法子来证明自己的身分,这一点,齐王可是有把握的很!

    齐王与肖静敏腻歪了一会儿,便低声道,“爱妃乖,本王先出去一趟,晚上,本王就歇在这儿了。”

    “是,王爷。”肖静敏的一张脸红的都能滴出水来了,自然是满心欢喜地应了!

    齐王到了书房,让人将凤宽叫了过来,当面一说,再拿了那地契给他看了,直接就吩咐他出面,去将那另一半儿的地契要回来,要知道,这会儿齐王府,可是极缺银子的!

    凤宽听了,眼睛一眯,脑子里迅速地盘算着前前后后!先是让王爷厌了肖侧妃,然后是偷走了王爷的印鉴,让王爷损失了大笔的钱财,这还不算,同时,还让王爷直接与七皇子对上了!这样的招数,不得不说,简直就是太高明了!

    只是,最高明的,还不在此处!那幕后之人,料定了肖侧妃失宠,自然是会想尽一切办法来讨好王爷,那么,在齐王府如今的情形下,什么东西最能讨好王爷?自然是金银了!王爷想要上下打点,拉拢朝臣,没有银子,一切都是白说!

    利用了这一点,然后再拐着弯儿地将自己给套进去,这个人的心,还真是狠呐!

    “王爷,此事太过蹊跷!这凤家的金矿,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在了肖侧妃的手上?”

    不待凤宽说完,齐王便有些不耐烦道,“行了!本王知道你向来是足智多谋,如今这地契可是真的!本王现在急需银子,你也是知道的。别的本王也就不多说了,你快去准备吧。明日一早,马上出发,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另一半儿的地契拿回来。既然曾经是你们凤家的忠仆,由你这个主子去取,再合适不过。你放心,本王一路上,自然是会派人沿途保护,绝对是不会让你有半分的损伤的。”

    凤宽听到这里,大急!“王爷!您听属下说,这根本就是一个局。王爷,这是有人在故意算计属下,想要取属下的性命!”

    “怎么可能?你隐身在齐王府,有什么人知道?再说了,若是果真知道了你的身分,你现在还能好好儿地站在这里?怕是不知道有多少御史要参奏本王了!难不成,你以为,本王收留你,就没有风险?一旦是你被查了出来,那么本王自然是会受到斥责,甚至是责罚!”

    齐王越想越觉得自己说的对,“你所谓的圈套,若是单纯只是针对你,本王不信。想要对付你,无非也就是为了对付本王。若是果真知道你在齐王府,又何必如此拐弯儿抹角?而且,便是将你引出去了,于本王也是没有半分的损伤。你以为秦王或者是七皇子,会这么蠢?”

    这番话,却是将凤宽给堵地哑口无言!的确,从实际的利益上来说,他们这么做,没有道理!可是他就是知道,这就是一个局,一个引自己离开齐王府,步入万丈深渊的一个局,可是王爷不信他!若是自己一再地坚持,那么,怕是齐王反倒是会对他起了疑,这会儿,怕是那几名幕僚,也是一心想着将他给挤兑走呢!

    凤宽的心底苦笑,却是没有任何办法。此时,这书房里,只余了自己一人!

    转身,看了一眼这阔气的书房,凤宽却是有些心底发寒,这怕是自己最后一次,出现在了这里吧?

    次日一早,凤宽在侍卫的催促下,打点好了行装,出了齐王府。

    当晚,凤宽等人急于赶路,错过了驿站,竟然是到了一处荒无人烟之地,凤宽看了一眼,心中警醒,属于武者天生的一种危险认知,这会儿,正在快速地觉醒着!

    “大家小心,恐有埋伏!”

    凤宽说这话的时候,说不清楚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感受!明知这就是一个局,可是齐王在后面盯着,自己不能不来,明知道今日自己一离了齐王府,怕理再也回不去了,可是他却是只能硬着头皮往外冲!

    可悲吗?可怜吗?凤宽自己也说不明白,只是突然就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过的似乎是太过浑浑噩噩!从记事起,便接受着各种地训练,一切都是以凤家的利益为重!为了凤家,他可以舍弃一切!

    现在呢?为了凤家,要舍弃自己的性命吗?凤宽闭了眼,耳朵却是敏锐地听着周围的一切!也罢,死又有何所惧?死了,倒也是可以到地下,与自己的一家人团聚了吧?

    只是,为何会觉得不甘?为何会觉得自己很蠢?

    等再睁开眼睛时,凤宽的身前,已经是站了两名黑衣人,看不清面容,不过看身形,应当是一男一女吧!

    凤宽再看左右,跟来的侍卫,已经全都倒地了!荒野的空气中,还弥漫着淡淡地血腥气!

    “你们是寒王的人?”

    无崖抬了抬眼皮,看了一旁的倾城一眼,不明白他是怎么将这一切想到了寒王身上的,不过,很显然,他也没有打算解释什么,毕竟,到了地底下,他若真是变成了恶鬼,也该去纠缠那座冰山,而不是他们的倾城!

    没有听到回答,凤宽苦笑了一声,再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他很清楚,今日,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想我凤宽,自诩聪明,一直将守卫凤家视为己任,可是我却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毁了!当我重新振作起来,想要扶持齐王,再振凤家,却是不想,竟然是被齐王亲手推出来送死!哈哈哈哈!”

    凤宽连笑数声,不知是不是太过激动,竟然是笑出了眼泪,“也罢!既然是难逃一死,那本公子,也要死的有体面!动手吧!”

    倾城没有出手,不是她不想,是无崖根本就不肯给她这个机会!

    等倾城看着地上,那个躺在了那里,大睁着眼睛不瞑目的凤宽时,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情绪,对于这个男人,她竟然是还有些佩服的,如果他们不是敌人,那么,应该是能成为极好的朋友的!

    倾城轻轻闭目,耳边响起了无崖的声音,“想不到,他竟然是选择了自尽!”

    ------题外话------

    美人们,凤宽终于死了。。。只是,他死的的确是太过可怜!明知是一个局,明知是有人在等着取他的性命,可是他却又是无可奈何,没有选择。。。接下来,要虐的,就是另一个了。。。凤宽死了,他不会知道,他的死所引起来的连锁反应,也是在倾城的算计之中的!!不对,他甚至是到死,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死在了谁的手上!咋有些伤感呢??算了,明天大家就知道后头的连锁反应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