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四十八章 门在哪儿?

第四十八章 门在哪儿?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医妃火辣辣寒门枭士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倾城环视了一眼这屋子,果然是没有找到洛圆圆和洛满满,八成儿是在后头正哭闹着呢!

    正想着呢,就有人急匆匆地进来禀报了,“不好了!堂小姐想不开,投了后院儿的荷花池了!”

    倾城听了,倒是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只是轻挑了一下眉,唇角微微勾了勾,来这一套?哼!还真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着立贞洁牌坊了!洛圆圆跟董俊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南的洛府里头,哪个不知?这会儿来这一套,不用过脑子,倾城就知道,这定然就是张氏使的计了!

    果然,张氏听罢,就开始大嚎了起来!拿帕子掩了面,就追了出去。

    洛永超无奈地叹了一声,“这两个孩子早先在苏州时,便已经是谈婚论嫁了,只是后来因为自己先接到了回京述旨的旨意,可是董宣抚史没有接到,这夫人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将来要远嫁,这心里便不是滋味,所以才耽搁了下来,没成想?”

    话落,洛永超又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显然也是十分地无奈!

    这前厅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静地连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的清楚!

    房氏看了看周围的几人,一下子就觉得自己不访出现在了这前厅,这算是什么事儿?如今这洛圆圆闹着要自尽,这不是明摆着在逼着洛永和来为她出头吗?若是说没有先前洛倾城在江南十年的事儿,依着洛永和的性子,定然是会出面。可是现在?有些不打准儿了。

    洛华宁也看出来有些不对劲,不过他的心思不在洛圆圆和张氏的身上,反倒是仔细地看了洛倾城几眼,这个妹妹每次从外头回来,都让他觉得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就像是现在,不过才几日不见,怎么就感觉比先前,又耀眼夺目了一些?

    察觉到了洛华宁的视线,倾城没有往他的方向看过去,知道他也只是有些惊奇,并没有恶意。淡淡一笑,下巴微收,低眉顺眼的模样儿,差点儿没让洛华宁给笑出来!

    自己便是再不了解洛倾城,也知道她绝对不是一个纯善无害的人!当初那王思语设计陷害自己母亲的清誉时,她可是表现地极为精明的,而且,当时的气场可是强大到了极点,他自认是从未见到过这等气场的女子的!该怎么形容呢?气势很强,尊贵威严,让人不自觉地,就会低头。

    洛倾城眨了眨眼,有些调皮地往洛华宁的方向看了一眼,吐了吐舌头,然后再转头看向了洛永和,“父亲,要不,女儿和嫂嫂先去看看圆圆妹妹?总不能真的让圆圆妹妹去寻死吧。”

    寻死也别死在她们相府,太过晦气了些!当然,这句话她是不能说出来的,心里头想想还成。

    “是呀,这样,堂兄,那我也陪着她们一道过去劝劝,事情总是会有办法的不是?”

    房氏拉了云清儿和洛倾城二人往后院儿去了,这前厅,一下子就只剩下了四个男人,气氛反倒是更为尴尬了些。

    “堂叔,这世上没有空穴来风,堂妹妹既然是我洛家的姑娘,最好还是要小心谨慎些好。这京城不比江南,要知道父亲身为丞相,百官之首,这京城中有多少权贵就等着捉父亲的小辫子呢!这件事儿,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究竟该如何选择,主要还是得看堂叔的意思了。”

    洛永超听了一愣,这是什么意思?有些茫然地看了洛永和一眼!当然,洛华城的这番话着实不客气,他身为长辈,听了自然是有些不舒服的,可是自己的女儿被人说地如此不堪,也是因为做下了有违礼仪之事。他就是想反驳,也是心虚没底!

    “华城的意思,为叔倒是听不明白了。什么叫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不就是小孩子们之间的事?只要是他二人订了亲事,还有什么不妥?”

    “哦?这么说来,堂叔是打定了主意,要站到了七皇子的阵营里头去了?”

    洛永超一听,仔细一想,这董夫人是良妃的亲妹妹,自己的女儿嫁进了董家,自然也就是等于公开地表示,自己是支持七皇子的!可是眼下七皇子虽然是受宠,却是连封王也没有!而且,外界传言七皇子体弱多病,具体是什么样儿的,谁知道呢?

    洛永和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再扭头对洛永超道,“堂弟,事关你自己的前途,还是三思而后行!圆圆如今已是失了清誉,你不会以为,依着董家的门第,就会愿意要一个有损清誉的女子进门为妻吧?那等于是在打董家的脸!董家一门富贵,更是京中的百年旺族,此事,若是发生在江南,或许还好一些,无非是两家交换了庚贴也便罢了。可是这里是京城!”

    洛永超听了,神色微凛,显然,他自己也是想到了什么,神情有些肃穆了起来。

    “堂弟,如今在京城,便是董孝与董夫人应了,怕是董家的老太爷也不会应的!别忘了,董家的老太太是什么人?那可是出了名的极重女子品性的!董家的老太太,可是太后的亲妹妹。如今虽说是太后殁了,可是这董家的老太太可是身有一品诰命,便是皇上,也得给她几分薄面的。你想着让董家应下这门婚事,怕是难了!”

    “这,堂兄,可是事情已然如此了,难不成,您就眼睁睁地看着您的侄女儿去投湖?再说了,她到底也是姓洛的!若是她与董俊的婚事不成,怕是也会连累到整个儿洛家的名声。”

    洛永和的脸一沉,“你知道就好!如此华柔可是皇上下旨册封的七皇子侧妃。若是你的女儿再嫁入了董家,那外人会怎么看咱们洛家?你是觉得咱们洛家的根基太深,齐王扳不动咱们?还是觉得秦王手头的兵力太弱,威胁不到咱们?”

    此话一出,洛永超有些坐不住了。而洛华宁听到此处,觉得自己身为晚辈,而且又没有入朝,不便在此听着,想要起身告退,却是被洛永和的眼神一扫,刚刚离了椅子,便又再度坐了回去。

    洛永和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要好好地培养洛华宁,这个孩子不算,心思缜密,而且文采又好,再加上又得名儒宋先生的指点,将来的前途,必然是不可限量!当然,这前提是,他得学会了为官之道。所以,他才会毫不避讳,就让他在这儿听着,有些事,旁观者清!

    “堂兄,这,华柔既然是皇上下旨封的七皇子侧妃,难道皇上不是要您相助七皇子的意思?”洛永超小心翼翼道。

    洛永和冷笑一声,“皇上的心思,谁能猜的准?早先我洛府还与凤家结亲呢。难不成,本相就要助那齐王?如今凤家垮了,可齐王还没垮。皇上下旨虽然是给七皇子赐了婚。可是也不过就是一个侧妃的位置,再者,只是一个庶女。我的宝贝女儿倾城的婚事,可是还没有着落呢!堂弟,这嫡庶间的差距,你该不会不明白吧?”

    “皇上向来心疼妹妹,不止一次地说过,要给妹妹最好的。虽然是没有明说,可是也已经是暗示了我们,妹妹的婚事,我们是做不得主的。”洛华城适时道。

    “堂弟,你回去自己好好想想吧,这圆圆年纪还小,又未及笄。这会儿订亲,果然就是好了?你们才刚刚回京,就弄出了这么大的阵仗,你可别忘了,你眼下的差事还没有着落呢!洛圆圆的事,怕是急不得!毕竟,圣意难测!”

    洛永超这下子是真的听明白了,只觉得后背一阵发凉,明明就是夏日了,怎么心底里竟然是一阵阵地发寒?后背明明就是被冷汗给打湿了,怎么自己竟然是还觉得如同是坠入了冰天雪地?

    皇上的心思谁能猜的透?洛相在位多年,一直是深得皇上宠信,若是自己这会儿才一进京,就急着站队,这不是明摆着给皇上找不痛快吗?别说是自己的差事了,就连自己的这条命,到时候能不能保住,还是两说呢!

    若是皇上当真相中了七皇子,那也就罢了,好歹自己也算是押对了宝,顺了皇上的意,往皇上中意的继承人身边靠了去。可若是皇上相中的不是七皇子,那自己这才回京几天,就向七皇子那边儿靠了过去,这不是明摆着在攀附权贵?这与洛家百年清誉,可是严重地不符!万一皇上怒了,那后果?

    “堂弟,为兄言尽于此,皇上如今身体康健,春秋鼎盛,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堂兄,一切都是弟弟想的太简单了。还请堂兄指点一二!”

    “要说现在,最好的法子,便是将洛圆圆先送到家庙,或者是城外的庵堂中静修一段时日,等风声过了,再寻个由头接回来。只不过,堂弟可是要想清楚了,弟妹那里,她可会点头?再有,无论是家庙,还是庵堂,日子必然是清苦。堂侄女,可是能受得了这份儿罪?”

    洛永超这会儿哪里还想着张氏和洛圆圆了?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前程和官声了,急忙应道,“此事,弟弟这就去与她们母女说。若是张氏不应,那就让她也一并过去就是。总不能因为这个丫头的过失,害了咱们整个洛府。”

    洛永和不语,洛华城和洛华宁则是相视一眼,眸底尽是不屑!什么为了整个洛府?他们相府的名声,还用得着你洛永超担心?明明就是你自己没有教好女儿,这会儿,眼瞧着女儿犯了错,竟然是又想要给自己冠个好名声,好像是为了洛氏一门,才委屈了洛圆圆似的!这人的脸皮怎么就这么厚!

    洛永超见无人理会他,也只是略有尴尬地点了下头,便急匆匆地出了前厅,往后院儿去了。

    倾城她们几人也只是看了看洛圆圆,哪里就真的仔细宽慰了?做下了这等的没脸之事,房氏都觉得自己的脸上无光!三人只是待了一小会儿,便各自回了自己的院子,不予理会了。

    张氏也就是等着她们走呢!这一走,洛圆圆的眼泪立马也就没了,这原本的哭腔,也是立刻就变了!

    “母亲,现在怎么办?堂伯父可是答应了要为我作主?此事若是没有堂伯父出面,怕是董家根本就不会应了。”

    张氏连忙安慰道,“你先别急,这事儿,我看十有*能成。现在关键地是你自己的表现,千万不能让这府上的人小瞧了你!这里是京城,一旦是有人看轻了你,将来你就等着哭去吧。”

    “母亲,您说的这些我都懂,可是我也没有想到那天不过就是与董俊哥哥说了几句话,就会被人撞见!再说了,那情诗也的确就是董俊哥哥的笔迹,难不成,他还想着不认不成?”

    “你放心,母亲自然是有法子让那董家上门提亲的!污了我女儿的名声,自然是不可能就这么算了的!你父亲这会儿正在前厅跟你堂伯父商议呢,应该很快就会有了主意了。”

    现实的情况是让张氏和洛圆圆失望了!洛永超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她们母女后,两人皆是一呆!怎么可能?

    “父亲,您?您怎么能这么做?您不是也一直是看重董俊哥哥的吗?为何要如此?我不去!我不去家庙!”

    “此事由不得你!”洛永超说完,还不望瞪了张氏一眼,“这就是你养的好女儿!哼!我告诉你,这件事我已经决定了,你若是敢为她求情,你就跟着一起去!”

    张氏被洛永超的这个态度吓得一个激灵!一起去?那怎么成?若是一起去了家庙,到时候连为洛圆圆说话的人都没有了!自己不能去!再说了,自己若是去了,岂不是大大地便宜了那个何氏?如今那何氏又怀着身孕,万一将来再生下一个儿子,那到时候,自己这个正室的地位不保,自己儿子的嫡子之位,怕也是会危矣!

    张氏看到了洛永超如此果决的态度,一时有些弄不明白了。那洛永和一直是一个家族观念极重的人!对于家族声誉,极为看重。按说,他应该是竭尽全力促成此事才对,怎么可能会任由老爷将女儿送去家庙?

    张氏没有想到的是,她琢磨的都对!洛永和也的确就是那样一个人,不然的话,也不会让房氏和洛华宁都住在了自己的府里,当成自己一家人一样地对待着。可是这洛永超一家不同呀!当初他们是怎么欺负自己的宝贝女儿的,洛永和可是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当初自己担心女儿会出事,所以才会极力地隐忍着。如今女儿回来了,而且也是一个相当地独立,无需自己操心的性子,自己又何需再忍?

    洛永和就是想要也好好地欺负他们一回!谁让他们当初让自己的女儿受了那么多的罪?更有甚者,这个洛圆圆还敢将自己的女儿从楼梯上给推了下来?简直就是不可原谅!

    倾城回到了锦绣阁,自然也是知道了洛永超的决定,心下了然,这是自己的父兄在为自己出气了!其实,不过就是一桩联姻,哪里就真的有那般地严重了?不过就是哥哥和父亲故意夸大了其后果罢了!

    一想到他们为了给自己出气,竟然是连这种法子都想的出来,倾城的心间一暖!曾经,她真的以为自己就是一个被父亲遗弃了的女儿,在后来,哥哥时常来‘偷偷’看她后,她就渐渐地明白了,哥哥来看她,父亲一早就知道了,只是故意装作不知道,就是因为不想让自己再度陷入危险之中!只是不想,自己在江南一待,就是十年!

    想到当初自己之所以被送走,竟然是因为苍冥国的沉香国师的话,倾城的心里就微微有些异样!父亲为何要听一位异国国师的话呢?

    “小姐,董家那边儿的消息青赫已经探来了。”

    “嗯,怎么说?”

    青鸟笑道,“青赫说董家老太太第一个不同意!董家老太爷也觉得有失体面,不过,态度倒是没有老太太那般地强硬!倒是董夫人觉得这门婚事不错,一心想要促成了。”

    “洛圆圆是不可能会顺利嫁入董家的。父亲这么做,虽然是有心为我报仇,其实,也的确是为了洛圆圆好。在这种情况下,与董家订婚,的确是有些不太合适。而且,出了这等事,那位董夫人即便是赞成,想来,也不会让洛圆圆为正妻的吧?”

    “小姐猜的没错,董夫人的意思是,纳为妾。等董俊娶妻之后,再纳洛圆圆为妾。”

    “哼!这个董夫人倒是算计的精明!既能拉拢了洛府,又不会让董家跟着丢脸!只不过,她的算盘打的好,咱们洛府未必就会答应!为妾?父亲是果断不会答应的。只要是父亲不应,那么,我敢说,洛永超也是不敢忤逆他的意思的!”

    “小姐,奴婢不明白。反正那个洛圆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为什么就不能让她嫁入董家为妾?她不是向来最瞧不起庶出的吗?那就让她与人为妾,将来她的子女,便都是庶出的,这样不好吗?”

    “我没说不好。只是有些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洛圆圆若是果真入了董府为妾,那丢脸的,可就不止是一个洛圆圆了,而是我们整个洛府!你想想,洛华柔被封为七皇子侧妃,那也是个妾,只不过,因为是嫁入皇室,而且,又是圣旨赐婚,忤逆不得!可是这洛圆圆再入董府为妾,那我们洛府的女子成了什么了?别忘了,当初洛华美嫁入凤家,也是以平妻的身分嫁过去的!平妻,在嫡妻面前,也是要妾自居的!”

    洛倾城眯了眯眼睛,“若是洛圆圆再为妾,那么,我们洛府的女儿,岂不是都成了为妾的命了?简直就是坏了门风!”

    “小姐说的是。只是,那洛圆圆向来对董俊是死心榻地的,怕是为妾,她也是愿意的!再者说了,只要是那位董俊再给两句好听的,怕是?”

    “好听的?怎么给?你以为经此一事那洛圆圆还能再出去?还是那个董俊是个身手了得的,可以自由进出我洛府了?”

    青鸟想了想,“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会儿不管怎么说,二人都还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可若是那董俊铁了心,要纳洛圆圆为妾,定然是会想出一些个不入流的法子的。”

    “这话倒是没错!只不过,有我在,那董俊,就注定只是个挨揍的料!”

    两日后,也不知那位董夫人是如何说服的董家老太太,竟然是遣了人来上门,说是要谈一谈董、洛两家的婚事。那媒人的意思刚一透出来,云清儿便大怒!严厉斥责了一番后,便直接让人送客了。

    董夫人没想到竟然是让自己这边儿的人给碰了壁?要知道,在她的印象里头,那个洛圆圆对于自家儿子,那可是痴迷地很呐!向来都是围着自己的儿子来回打转的,那张氏对于自己的儿子也是极为满意的,怎么这会儿,竟然是说不同意,就不同意了!

    在董夫人的眼里,可以董俊不要洛圆圆,但是绝对不能出现洛圆圆不要董俊的事!这让她想起了当初在苏州的时候,自己在洛倾城那里碰的壁!当初自己的儿子上赶着给她说好话,却是不想她竟然是连一点儿的余地都没有留,直接就给推拒了!为此,自己的宝贝儿子还失魂落魄了好些日子呢!

    董夫人想要再使些什么手段,却发现洛圆圆早已被送到了城外的庵堂之中。

    董夫人和董俊一合计,便又起了歹心,既然是给脸不要脸,那就别怪自己心狠了!只要是让人在庵堂捉住了董俊与洛圆圆秘会,那么,他洛家想不答应也不成!到时候,自己只需要说成是洛圆圆如何地不顾脸面,竟然是写了信,遣了人来请自己的儿子与其相会,以死相逼,那么到时候,自然就是水到渠成了!

    丢人的,是洛家,而占了便宜的,可就是他们董家了!其实这会儿董夫人想的是,若是能算计到洛倾城的头上,就更好了。可是偏偏中间出了洛圆圆这样的岔子,只能是将近着,就洛圆圆了!

    京城的那股流言,其实就是董夫人和董俊二人合计后,找人放出去的。这董家人,早就知道,这洛倾城返京后,一直是颇受疼爱,而且更是皇上跟前的红人儿!

    如今这洛倾城有着相府嫡女的身分,兄长又是在冰魄当差,与寒王走的极近,这样的身世,若是能与董俊相配,自然是再好不过!当然,这只是董夫人和董俊想的好算盘,事实证明,想算计洛倾城,她们的手段,还差了一些!

    入夜,一抹暗影潜入了城外最大,也是香火最盛的一处庵堂,看其身形,应当就是男子!

    倾城隐在暗处,看着那抹身影,显然是练过一些功夫,不过在她眼里,也就是花拳绣腿而已。

    男子刚进了庵堂没几步,就被人给用麻袋套在了头上,挣扎了几下后,就没了动静!

    “小姐,现在要怎么做?”青赫请示道。

    “送去京城的秦楼楚馆就是。记得,别送到咱们自己的产业里头,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比垃圾还不如。本小姐可不想让他污了我们的地方。”

    “是,小姐。”

    看着青赫指挥着人将麻袋扛走,倾城一闪身,便到了洛圆圆休息的地方。轻揭了瓦片,看到里头的人睡的正香,显然是对于外面有人正要算计她的清誉的事情,一概不知!倾城摇了摇头,若不是看在她也姓洛的份儿上,说什么,今晚自己也不会帮她!

    想想当初她是怎么对待自己的?怎么这会儿帮了她,就觉得心里头有些不忿呢?要不,再让人将那个董俊给扛回来?倾城甩了甩头,罢了,就当自己是什么也没看见吧!

    倾城睡不着,就闲闲地开始在城外的林子里晃悠着,漫无目的,一颗心总觉得是有些上不着,下不着地的,悬悬地,空落落地,极不舒服!

    想着那日夜墨说自己的话,想要剖开自己的心,看看它是不是冷的、硬的、还在跳着的!这会儿,她自己也想着看一看自己的心了!

    夜墨不来,她竟然是会想他!可是他真的来找自己了,又觉得自己对他有些不耐烦了。这算是怎么回事儿?

    倾城无意识地瞎晃着,没成想,几步路,就晃到了夜墨在城外的别院附近了。不知道这会儿夜墨是不是也在这别院?要不要进去看看?

    刚靠近了别院,倾城就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了!自己没事儿来看这位活阎王干嘛?难不成,还嫌他对自己造成的影响不够?自己向来是无拘无束地性子,怎么这会儿反倒是想到了那个霸道无情的人?

    不妥不妥!倾城摇摇头,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那个家伙若是知道了,自己出现在这儿,还指不定要怎么笑话自己呢!不行,还是不要再往前走了。

    倾城停在了院墙外,想着自己早先的打算,不就是等报了杀母大仇,然后再诈死离京的吗?怎么这会儿又有些舍不得了?是因为肖雷!是因为母亲竟然是山越族人,而山越族,竟然是被肖雷这个混蛋几乎是尽数诛灭了!

    对,就是因为这样,倾城这样说服着自己,等自己将肖雷杀了,报了灭族之仇,她就可以离开了,不是吗?

    其实,杀肖雷,应该不是很难吧?自己想要取肖雷的性命,方法可是不止一种!可是自己就想着要让他身败名裂,毁了他的什么英勇善战之名!这个事儿,似乎是夜墨已经插手了。要不,自己进去问问他?

    倾城的脑子里还没有做出一个明确的决定,一双腿却是不由自主地便开始移动了起来。等自己完全明白过来的时候,竟然是已经在这别院之内了!

    倾城有些呆呆地看了一眼脚下的瓦片,自己什么时候跑到了这夜墨的寝院里来了?呃,倾城的表情微窘,四下一瞧,还好这会儿身边没有青赫跟着,不然就糗大了!要不,自己还是走吧!万一那位阎王爷正在里面做着一些见不得人的事,自己这样贸然闯入,是不是不太好?

    倾城才刚一转身,见不得人的事?眼睛突然一瞪,比如说,正在和美女拼命肉搏?

    脑子了里瞬间出现了阎王爷和一个*裸的美女纠缠在一起的画面,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恶寒了一把,伸手一摸,胳膊上满是鸡皮疙瘩!要不要这么恶心?怎么就觉得有些不协调呢?

    腿稍稍一抬,然后脑子里就出现了自己和那位阎王爷拥在一起的画面,嗯,这次的画面看着倒是挺唯美,只是,怎么就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呢?

    眨了眨眼,猛地甩甩头!暗骂一声,想什么呢?自己跟那位阎王爷?她脑子没病吧?

    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凡是跟阎王爷有关的的确是都不正常!包括这院子,自己怎么一进了这院子,就开始胡思乱想了?中邪了?千万不能再想下去了,否则自己肯定会被自己的想法给恶心死不可!

    倾城连忙小心地往回走,还是算了吧,关于肖雷的事,什么时候不能问?干嘛非得大晚上的跑来找他?自己果然是脑子不好使了,才会做出这样有失水准的事情!简直就是太丢脸了!趁着还没有发现,赶紧走!

    只是,想像是美好的,现实是悲催的。倾城刚到了房角儿上,看到不远处正有一道黑影,紧紧地盯着自己!倾城瞬间便觉得自己的浑身发毛!像是一个做了坏事被抓包的小孩子,第一个反应,跑!

    大概跑出去了有十数丈!很不幸地,倾城感觉到了身后的风声靠近,还以为是什么暗器袭来,一个闪身,往左侧偏去。这一偏可不打紧,直接就偏到了人家的怀里头了!

    夜墨看着怀里的黑衣人,一双黑水晶一般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如此近的距离,那长长的睫毛,一根一根地,他都是看地清清楚楚!

    夜墨的唇角微勾,这双眼睛与记忆中的那双眼睛一模一样,不差分毫,除了他心心念念的小丫头,还能是谁?

    “找我有事?”

    明明应该是问句,可是说出来的,却偏偏是如此肯定的语气!最糟糕的是,他竟然是只是透过一双眼睛,就能辨别出这个人就是洛倾城!

    原本打算隐藏身分的洛倾城,这下子,垮了一张脸!

    她的第一反应,竟然不是挣扎着脱离他的怀抱,而是有些好奇地问道,“你是几时发现我来了的?”

    “你刚出现在了别院外的墙根下时。那会儿,我闲着无事,正坐在了房顶上看月亮。”

    “呿!看月亮不是应该抬头看天上吗?你家的月亮在地上呢?”倾城毫不留情地就戳穿了他的谎话。

    “嗯,我的月亮,的确是在地上来着。”

    话里有话?这算是甜言蜜语吗?只是,说的这般隐晦,便是让倾城想要羞怯一番,也觉得会不会是自己会错了意?

    “那个,大半夜的不睡觉,你看什么月亮?”倾城咂巴了咂巴嘴,有些底气不足地质问道。

    “你呢?为何来此?”

    倾城犹豫了一下,是呀,自己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挣扎着脱离了他的怀抱,“对了,我是想问问你的人在北地,可是有了什么收获?我的意思是说关于肖雷的。”

    “有,不过还不够,还要再耐心地等。”

    倾城听了,沉默了片刻,听了他的回答,心里一时有些复杂!有喜悦,因为母亲一族的大仇,就要得报了!可是与此同时,又有着一种淡淡的悲伤,自心底弥漫开来,等肖雷一死,她在京城,应该也就是了无牵挂了吧?要用什么样的方式离开京城?失踪?诈死?还是毫无隐瞒地离开?

    离开?只要是一想到了这个词,心底竟然是隐隐地泛疼!为什么?她不知道!是因为舍不得这里的亲人,还是舍不得夜墨?她说不清楚!

    明显感觉到了倾城周身的气息不对,夜墨的眸子暗了暗,自己的丫头又不开心了,为什么?是因为自己的动作还不够快?不能让肖雷尽快赴死?还是说,小丫头在洛府又受了什么气了?

    “丫头,你没事吧?”

    倾城摇了摇头,看了一眼,正深切看着她的夜墨,不知为什么,倾城突然就问了一句,“如果我离开了,你会想我吗?”

    她的声音很低,却也是足以让夜墨听地清楚,他的冷眉一紧,一只手,直接就上前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小手,明明就是夏天,可是她的手,为何却是冰的?

    “丫头,你再说一遍?”

    夜墨的声音,出奇地轻柔,似乎是有着一种让人不可抗拒地魔力一般,引得倾城抬头看他。这会儿的倾城,脸上的面纱早已被夜墨给扯了下来,一张略有些白的小脸儿,在这柔和清皎的月光下,竟然是微微泛着一层暖色的光芒,似是从梦境中走出来的美人儿一般!

    夜墨一时看地有些入神,呆了!

    倾城的眼睑下垂,整个人的神情也有些不对劲,“如果我离开了,你会想我吗?”

    再一次的问话,只是这一次,她的声音才刚刚落下,眼前就是一黑!

    夜墨这一次,吻的有些霸道,有些气恼!他的吻,强势而带了一种惩罚性!第一次,他重重地咬了倾城的唇,直到自己的唇舌间,也弥漫起了淡淡地血腥味儿,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她。

    轻舔了一下自己还带血的嘴唇,淡淡地问道,“疼吗?”

    倾城似乎是还有些懵!傻傻地点了头,“嗯。”

    “丫头,我说过,你是我的。将来你会是我的妻,我唯一的妻。看来,你似乎是从来没有将我的话放在心里。”

    声音清清冷冷地,虽然是听不出喜怒,不过,可以感觉到了夜墨声音中带着一丝悲伤和无助。

    “我。”倾城张了张嘴,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告诉他,自己远离京城,远离权贵,一直都是自己最大的梦想吗?她说不出口!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一瞬间,她有些糊涂了!自己最大的梦想是什么?她竟然是有些彷徨了!一直以来,自己最期望的自由,真的就是自己最想要的吗?还是说,就因为自由在这个时代的珍贵难得,所以,自己才会将这个,做为了自己最大的梦想?

    倾城有些迷茫了!以前的她,很确定,很清楚地知道自己要什么,可是现在,自己的脑子似乎是有些不够用了!

    “丫头,这京城,当真就没有什么是值得你留恋的了吗?”夜墨看着她有些懵懵的神情,心底微紧,再次轻声问道。

    倾城不语,她不知道!这一次,她是真的不知道,难道,自己以前所做的一切,最终的目标,不是为了自由吗?

    看到倾城不说话,夜墨的心底工突然就蹿上来了一股无名火,直把他的一双眼睛也彻底地燃烧了起来,自己辛辛苦苦,一颗心里装满了她,不求她能回报自己同等的心意,可是,连最起码的信任,和一点留恋,也换不来吗?

    夜墨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闭目,体内的怒火宛若是游蛇一般在四处乱蹿,甚至是在叫嚣着!他负在了身后的双手,紧紧地攥着拳头,已然是青白相间,骨骼明显,显然已是在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好一会儿,夜墨才看了一眼仍然是在兀自发着呆,纠结着的倾城道,“你走吧!”

    “呃?”

    这一回,换倾城不明白了,不过,也只是愣了一下后,便点点头,有些讷讷地转了身,一步一步,缓缓离开。一边走,倾城还在一边四处张望着,自己现在是在哪儿呀?这别院的门在哪儿呢?谁能告诉她?

    夜墨看到了倾城竟然是真的就这样走了,双肩一垮,自己,真的是换不来她的一分留恋吗?

    不知道站了多久,夜墨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洛倾城那个没良心的小丫头的背影,给抽干了!正想着要不要追过去,直接把她给强了,这样才好将她留在自己的身边,身后就传来了一道弱弱的声音。

    “那个,虽然是我也不想打扰到你的冥想,可是我实在是不知道你这别院的门在哪儿呢?”

    ------题外话------

    美人们,这一章是两人感情的一个小小转折。。倾城越来越迷茫,那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对夜墨的情感,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只是,夜墨还是要再受些苦,才能,,哈哈,你们懂的。明天开始,继续开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