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贵女邪妃 > 第七十六章 执子之手!

第七十六章 执子之手!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华州一直是在这里等了足足有一个时辰,才等来了倾城和夜墨!

    夜墨一瞧他竟然是让人在这凉亭里备了酒菜,眉心微皱,什么时候他李华州竟然也是能指使他寒王府的人了?

    似是看穿了他的心思,李华州冲着他一举杯,然后一饮而尽,再三回味之后,还不忘了赞上一句,“果然是好酒!想不到,无崖竟然是还藏了这等上好的桂花酿!”

    倾城一听,两只还稍显些肿的眼睛里头便是神采奕奕,“怎么?无崖过来了?”一边儿说着,眼睛还一边儿四下张望着。

    “没有!是无崖身边儿的人送来的。”话落,吃了一口菜后,才慢吞吞道,“我吩咐的。”

    “你吩咐的?”倾城有些意外,“他们怎么会突然听你吩咐了?”

    “我说这是你的意思!你馋酒了,可是寒王府里不给你喝。”李华州一脸理所当然道。

    夜墨的脸顿时就黑了下来,“李华州,这里是寒王府,你最好是小心些。”

    “听听!洛洛,他就是这么对待未来的大舅哥的?洛洛,这门婚事,我不同意!我相信,姑姑也不会同意的。干脆,你就跟我一起回苍冥吧。正好也见见姑姑,她可是做梦都想找到小姑姑呢。”

    夜墨的眼一眯,瞬间似乎就是有了千把冰刀一般,齐刷刷地就袭向了李华州!这等的冷戾气息呀!倾城倒是还好,毕竟夜墨针对的不是她。

    李华州却像是感觉不到一般,反倒是动作极为优雅的再度为自己斟了酒,然后扭头看向了倾城,“洛洛要不要来一杯?听说,这可是你最喜欢的酒。”

    “要要要!当然要!”倾城吸吸鼻子,那桂花酿极为浓烈的香气,钻入了鼻孔,顿时便将她心底的馋虫给勾了起来,丝毫不顾形象地便提裙跑了过来,三步两步就到了李华州的身边坐下,看着他给自己斟满了酒。

    “哥哥,我还真是饿了呢。”先喝了一口杯,果然是让自己极为怀念且熟悉的味道,酒刚刚入喉,李华州便夹了一块儿牛肉地来,“尝尝,这是你最喜欢吃的杭椒牛柳。”

    倾城哪里看到夜墨此时那黑的不能再黑的脸色?直接一口就将他筷子里夹的牛肉给吞了进去,一边儿嚼着,还一边儿道,“真好吃!哥哥,这个味道,好熟悉呢。像,像妈妈的味道。”

    最后的一句,声音压的极低,李华州的眸子微暗了一下,宛若是原本晴空万里的好天气,突然就阴了云,暗了天,布了雨。知道倾城这是想念前世的亲人了,李华州在桌下,轻轻地拉住了她的手。

    “好洛洛,别担心。人各有天命。就似你我,命该如此!他们,也定然是会过的好好儿的。”

    李华州这话,其实是说的明显没有底气,连他自己都是不能说服的!毕竟,他们两兄妹的魂魄都到了这里,真不知道,那个世界里的他们现在究竟是死了,还是昏迷了,亦或者是,被别人的魂魄代替了!

    “也许,上天又安排了别人去替我们守护他们,孝顺他们。所以,洛洛,别担心!我会永远留在这里陪着你,照顾你。以前是我没有找到你,让你吃了不少的苦,以后有我宠着你,断不会再让你受苦了。”

    “哥哥,我没事!”倾城还想说的更多,可是眼睛的余光扫到了夜墨已然是冷着一张进了亭子,便不再说话,而是端起了那杯酒,将剩余的,尽数吞入了腹中!

    “你倒是一点儿也不见外!”夜墨冷冰冰地甩下这样一句话,也在倾城的一旁坐了,似乎是一点儿也不在意,自己坐的位置,是最下首的位置,有失了他寒王的尊贵身分。

    对于夜墨竟然是毫不犹豫地坐在了倾城的下首,李华州还是极为满意的!毕竟,他可是一国之亲王,而且还是千雪国赫赫有名的战神!据闻在宫里头,甚至是连皇上的面子都不给的!这会儿,居然是能自降身分,委屈于倾城之下,倒是让他对这个夜墨,又多了几分的好感。

    “倾城,刚刚关于小姑姑的事,我还没有说完。我之所以认定你是小姑姑的女儿,你们的容貌有几分相似之外,另外,就是后来,我让人细查了关于你母亲的一些细节,从而,才敲定了,她就是我的小姑姑。而你,就是我的堂妹。”

    “哥哥,细节?”倾城刚问完,夜墨就夹了一块儿鱼肉送了过来,“吃吧,把刺去掉了。”

    倾城微愣了一下后,也没有多想,便直接吃了,“味道还不错。”

    李华州看到夜墨甩过来的得瑟的眼神,却是视而不见,反倒是笑道,“我查到了李如意无论是从体形上、年纪上,都是与我皇姑姑出奇的相似,另外,最要紧的,便是气质!这不是任何人都能模仿出来的!”

    “气质?可是母亲逝去多年,你是如何得知她的气质也吻合了她公主的身分的?”

    “我曾让人查探了你母亲的一些生活细节,她不喜繁复,偏爱玉饰,而且,茶,只饮庐山云雾。要知道,这等的上品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喝得到的!你母亲极擅茶艺,偏爱古琴,不喜琵琶。最重要的是,当年凡是见过她的人,无不赞叹其气质出尘,宛若仙子。而且,当年的一些夫人回忆,她们曾与洛夫人一起赴宴饮茶,洛夫人举手投足间,皆是无比的贵气,身上没有半丝的商女之姿,这让出身名门的她们,都是自愧不如!”

    李华州说到这儿,睨了夜墨一眼,“不然,你以为千雪皇,什么样的美人儿没见过,却是独独对一个商户之女,分外地看重留恋?还有,洛永和又是什么人?清流之后,书香门第,若果真是商户之女,又如何能入得了她的眼?”

    “再说你的锦绣阁,那里头的东西,贵气乃其一,哪一件不是处处都透着清雅别致?便是一张绣床都是万般地讲究!还有你锦绣阁里的妆奁,仅仅只是华贵?再看你母亲留下的那些手迹,洛洛,那岂是寻常女子能写得出的?”

    言于此,李华州顿了顿,细心地为倾城盛了一碗汤,再拿了小瓷勺,轻搅了搅,然后才置于她的身前,“小姑姑虽然是离宫甚久,可是骨子里头透出来的皇家之气,却是大方雍容的!而且,自小养成的习惯,也非一朝一夕能改!更何况,后来她的条件得到了改善,即便是失忆了,可是有了丰富的物质条件后,许多事,她都会不自觉地按照本心来做。比如说,她爱喝这庐山云雾,那是因为,皇祖母,我的母皇,还有现在的皇姑姑,人人皆是爱喝!我相信,小姑姑,也是自小受了她们的影响。”

    倾城明白了哥哥的意思,正所谓以小见大,从细节处,看此人的修养仪态,看来,哥哥果然是用了心去查的!难怪上次哥哥来的时候,言辞间便是有些不对劲,这会儿想来,那会儿哥哥怕是已经有了几成的把握,只是尚不能确定,所以才不敢告诉自己,担心令自己太过失望了吧?

    “哥哥,我竟是不知道,你瞒着我做了这么多!你果然还是哥哥!永远都是先考虑到了我的感受,而且将一切都是准备地充分的不能再充分了,才会告诉我。哥哥,你还是这样宠着我!会将我宠坏的!”

    别人可能感觉不到,可是倾城却是能真切地感觉到哥哥在做这些的时候,心里头对自己是极为挂念,极为担心的!因为一直是无法查证到当年突然改变了母亲生活环境的人,到底是谁,如果真的是苍冥国的皇室,那么,若是自己知道了这一切,那么,自己即便是得知了真相,受到的伤害和打击,定然是极大的!

    而现在,虽然是得知了端木家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可是至少,苍冥国的那些亲人,也一直是寻找母亲,并未放弃过任何的一丝机会来寻找母亲。至少,没有因为了长相一模一样的女皇登基,而舍弃了她,这一点,才是弥足珍贵的!

    终于,倾城头一次,在李华州这里,感觉到了外祖一家人,对于母亲的看重,对于寻回母亲的执着!至少,外祖母因为惦念女儿而郁郁而终!外祖父,也曾临着二女儿的模样,画出了小女儿的画像,甚至是时隔多年,仍能对于那痣的位置、大小,都是这般地在意!

    这一切,都足以让她感动,感激!

    “傻丫头!”看着倾城的眼眶再次红红的,李华州的手稍稍用了力,两人掌间的温度相仿,似乎是再度回到了前世两人一起携手游玩的时候。

    而李华州于倾城而言,两世的哥哥,自是感觉更为亲昵,与洛华城在一起时,又是不同!

    “哥哥,你为我做了这么多,辛苦了。”

    “不会!你是我的洛洛,永远都是!不管你是什么身分,在我的眼里,都只是我的洛洛!为你做什么,哥哥都是愿意的。”

    夜墨听着有些怪,可是倾城却是明白,哥哥这是在说两世都是她有缘的哥哥,这让他们二人都是感觉弥足珍贵。

    夜墨看着两人间极为默契又合拍的模样儿,心中有些气恼,若是以前,他或许是还会怀疑他二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关系!可是现在?吃醋吗?似乎仍然是有点儿,可是不似以前那般地烈了!

    “丫头,先吃些东西,有的是时间说话。”

    倾城这才注意到了还有一位冰山阎王爷的存在,连忙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然后开始默默地低头吃了起来。

    夜墨则是与李华州对视一眼,只一眼,两人的视线自空中交汇,电闪雷鸣?没有!反倒是极为的和谐顺畅,似乎是有什么默契,在不经意间,便达成了!

    “此事虽非良妃所为,可是此人其心可诛!”李华州眼睑微垂,这话,却是很明显是说给了夜墨听的。

    倾城微顿了一下,正想着要不要参与意见,一旁的夜墨便将一块儿去了骨头的鸡腿肉,送到了她的碟子里,催促道,“快些吃。用完了咱们小憩一会儿后,我带你去赏景。”

    这话似乎是说的有几分的暧昧,可是倾城却没有仔细听,事实上,她也的确是饿了!干脆,就埋头吃起了东西,奋力地与盘中的吃食奋斗了起来,不再理会他们二人,反正,有什么大事,也有他们二人顶着,自己倒是乐得轻闲自在了!

    “你放心,这一回,良妃注定是要在武贵妃的手上吃亏了。区区一介妇人,不足为惧,倒是那个南宫逸,有些不省心呢。”

    “你是担心他抢了你的皇位,还是担心他抢了你的心上人?”李华州再饮一杯后,直接就笑问道。

    夜墨对于他如此直白的问话,倒也是并不加以回避,只是冷笑一声,“他?本王虽然是知道他优于齐王和秦王,可是想做本王的对手,也只是勉强合格罢了?何惧之有?”

    李华州一挑眉,“刚才寒王殿下,似乎是并非此意吧?”

    “我担心的,从来就不是南宫逸想要抢那个位置,更不担心他会抢走丫头!因为丫头的心里只有我,装不下别人!”

    李华州听了,竟然是做了一个与其优雅高贵的形象,极为不符的动作,撇了撇嘴!然后扭头看向了吃的正欢的倾城。

    “洛洛,他竟然是这么有自信。是不是你给了他什么错误的信号?”

    倾城这回是真没有注意听他们两人在说什么,吃的正满足呢,哪里料到了哥哥会问她话?一抬头,有些茫然地看了二人一眼,然后才弱弱地问道,“什么?什么自信?”

    李华州有些无奈地一抚额,“洛洛,人家寒王殿下都是吃准了,你一定是会成为寒王妃的!你是不是应承了人家什么?要知道,这婚姻大事,可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呐!”

    说着话,那眼神还有些几分威胁地看着洛倾城,分明就是写明了,你要是真敢应承了他什么,信不信我会直接将你打包带走?

    倾城将口中的食物,十分困难地咽了下去,却是发现,自己还没有完全将食物嚼烂呢,一时,竟是给卡在了喉咙处,咳又咳不出来,咽又咽不下去,万分的窘迫呀!

    夜墨看出不妙,赶忙就倒了一盏茶递了过去,“快喝一口。”

    倾城十分感激地睨了他一眼,这会儿的一盏茶,可是胜过万金呐!

    一口气将杯中的茶水饮尽,总算是顺畅了些,却是有些尴尬地看着二人,知道自己这回是出了糗了!还好,除了他二人,也没有别人看到,倒是不算太丢脸!

    “丫头,你可想要报复那良妃?”夜墨不着痕迹地便换了话题道。

    “良妃?算了!这一次,怕是不用咱们出手,那武贵妃也不会轻易地饶过她,毕竟,在武贵妃看来,最有能力与她过招的,也就是良妃了!再说了,明知是武贵妃准备的游园会,却是出现了这等事情,怕是搁谁,谁也得认为是良妃的主意。皇上那里,怕是也会远上她一阵儿了。”

    “洛洛说的没错。那个良妃,就先放一放,让她自己就这样在宫里头熬着吧!这么早要了她的命,反倒是让她解脱了!”

    李华州的话,得到了夜墨的认可,他若是真的想要了良妃的命,自然有的是法子,可是他不愿意动她,一则是为了让她担惊受怕一阵儿,再则,有武贵妃替他出手,而且,还不会暴露了自己,何乐而不为?

    倾城又喝了一碗汤,用了些蔬菜,才惊觉有些不对劲,“你今天为何回来的这么晚?莫不是去找皇上了?”

    倾城想到那日夜墨的话,心里就有些没底,这位阎王爷,不会是直接就因为自己的事,去质问皇上了吧?上次皇上对自己起了杀心,南宫逸能看得出来,那夜墨知道了此事,定然也是猜得出来的!

    “嗯。”没有表情,看不出喜怒,只是微微垂着眼帘,在用筷子拨弄着一支鸡腿。

    很快,去下了一块儿香美的鸡肉,然后再夹到了倾城的碟子里,“快吃。”

    倾城一听他果真就去找了皇上,立马就站了起来,然后上下左右,里里外外,全方位地打量了他一圈儿后,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再坐了下来,左手轻拍了拍胸口。

    “你怎么这样胆大?竟然是敢去找皇上?他可有怪罪于你?”

    夜墨摇摇头,“没有!他不会。”

    “怎么可能不会?身为皇上,他的权威,岂是容许旁人来挑衅的?便是亲子也是不成!你以为,还是莫要再做出这样胆大的事了!太吓人了,万一皇上再恼了你,直接杖责你一顿,那该如何是好?”

    “我说了,他不会。”夜墨仍然是十分执着道。

    而李华州看到自己的妹妹竟然是这般地关心这厮,心里多少是有些吃味儿的,不过,也只是轻摇了摇头,“好了,良妃之事,就此作罢,只一样,若是她再敢作怪,定不可饶她。”

    这话,不必问,自又是对着夜墨说的。

    夜墨点头,算是同意其说法,三人再不多言,开始安静地用着午膳。

    餐毕,夜墨直接就瞟了李华州一眼,“不早了,不送。”

    李华州却是不吃他这一套,反倒是看向了倾城,“洛洛,哥哥有些困了,你说,让哥哥在何处小憩一会儿合适?”

    这会儿倾城自然是看出了两个人的不对头,浅笑道,“这里是远华阁,我是远华阁的客人,能做的主,也就只有这远华阁了。要不,哥哥就歇在此处罢。”

    “不成!”不待李华州说出那个好字,夜墨便直接给回绝了,“这里是后院儿,你别忘了,你还没有及笄呢!”

    “怎么?你这寒王府里头,还能传出什么流言来?若是如此,怕是也早就传出去了!反正哥哥也不是头一次来。”

    夜墨一听,脸色一暗,不过眉梢动了动,勉强咬着牙道,“来人,送李太子去前院儿歇息。”

    “是,王爷。”

    李华州本来是还想着再试着挑战一下夜墨的耐性的,不过看到他身上的戾气,着实不轻,想想还是算了!不过,他可不会将自己的妹妹,就这样放任着,交给夜墨来欺负!

    “青兰、青鸟,还不快去扶你家小姐回去?”

    “是,李太子。”二人应声上前,果真就是扶了倾城往屋里走,刚走出没几步,就听李华州又道,“你们二人看好了门户,这里虽是寒王府,戒备森严,可是也难抵一些宵小之人,还是要守好了门窗,莫要让人坏了你家小姐的闺誉。”

    二人相视一笑,齐齐应道,“是,谨遵李太子吩咐。”

    倾城听了,则是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咬了嘴唇,加快了脚步就往屋里走,这回丢脸真是丢大发了!以后,绝对是要跟夜墨保持一定的距离,哥哥定然还是因为前几日之事,在责怪她举止太过轻浮了的!

    想到前世时,哥哥对于自己的这种事情,就是小心的很,生怕自己再被什么人给欺负了!这一世,自己的年纪,可是比前世坠崖前还要小呢,才十五呢,怎么就这般地不知羞了呢?

    夜墨则是站在了原地,一幅咬牙切齿的模样瞪着李华州!偏李华州还一幅要极为悠哉的模样,简直就是能让夜墨的肺给气炸了!

    “李太子,刚刚才酒足饭饱,不如,活动一下筋骨,如何呀?”这话,几乎就是咬着牙说出来的!细听,似乎是还能听出那细细的磨牙声!

    李华州笑道,“好呀!不过,还是不要打扰了洛洛休息才好。咱们,就去前院如何?”

    “请!”

    “请!”

    两人几乎是同时便离了地,一黑一白,一前一后,直奔了寒王府的前院儿。

    倾城回屋后,心思则是百转千回,她无心去管他们二人是打是骂,只是想着,母亲一生离奇坎坷却又是无比幸运的命运!那个在暗中资助了母亲,却是又最后消失地无影无踪的人,到底是谁呢?

    倾城拧眉不解,很显然,不会是自己的父亲!先不说,那会儿他是否有这个能力,单是母亲当时年少,一人被送出了端木府,这一路上前往京城,又该是何等的艰难?若非是有人暗中相助,母亲那样的相貌,怕是根本不可能会平安到了京城!

    百思不得其解,倾城则是叹气不止,要不要将此事告诉哥哥呢?这样算来,哥哥竟然是成了苍冥国公主的儿子,那血脉,似乎是比在千雪国这相府的嫡子的身分,还要高贵的多了!

    倾城摇摇头,母亲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毕竟,这是牵涉到了两国,而且还是涉及到了苍冥国的皇室,若是一个弄不好,反倒是影响了整个洛家的兴盛了!万一再有什么有心人,在皇上面前撩拨几句,怕是皇上对洛家,反倒是会起了疑了!不成!

    自古帝王多疑心,还是不要冒这个险了!而且,哥哥现在又是千雪国的武将,若是突然被告知,他是苍冥国小公主的儿子,那岂不是会乱了他的心神?罢了罢了!

    再说了,母亲到底是由何人所助,至今尚未弄明白,还是先不要告诉哥哥了。等到一切都弄清楚了,再说。

    一想到了现在哥哥与云清儿过的和和美美的,倾城便有些不忍打扰这样甜蜜幸福的生活。再想想父亲,他这些年来,虽然也是纳了妾,有了别的女人,可是碰她们的次数,还真是有限的!特别是自己回京以后,父亲是一次也未曾在后院儿留宿,一直是宿在了前院儿。怕也是因为看到了自己,就想起了母亲吧。

    父亲对于母亲的感情,这些年来,始终是未曾忘记,这会儿父亲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政事上,不也是一种想要将自己弄的忙碌起来,无暇去思念母亲的法子吗?父亲这般,自己又何需再给父亲的心头上,插一把刀呢?

    如果父亲知道了母亲的身世,必会万般后悔!事实上,他早就后悔了自己最终是没能坚持得守住,一生只她一妻的承诺。若是再被他知道了他自己的妻子,竟然是苍冥国的小公主,怕是心中的愧疚会更盛。

    倾城翻来覆去,思虑不断,不过,许是因为在温泉里泡了些时辰的缘故,竟然是躺着躺着,也就睡着了。

    再说那两位直接去了前院儿活动筋骨的两位,足足是打了一个时辰,才算是罢手休战!

    只是二人所到之处,皆是没有一块儿好地儿了!

    夜墨四下一扫,花卉被毁,各色的花瓣七零八落,想到了倾城爱花,不禁就蹙起了眉,吩咐道,“尽速将这里修整好。别惹得洛小姐不悦。”

    “是,王爷。”

    李华州听了他的吩咐,面上不显,心中却是较为肯定,看来,洛洛的眼光不错!至少,还是有她的心思的。一想到,现在他们二人的身分,竟然是成了堂兄妹,李华州的心底里头,多少是有些不舒服的!

    特别是看到了她和夜墨如此亲密暧昧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更是有些酸涩了!如今,二人用尽全力地打了一场,拼了一回,也算是将心中的不忿、不甘,尽数地撒了出来,舒服多了!

    李华州轻轻地吁出一口气,也罢!这样就好!至少,自己仍然是她的哥哥,是她最亲的人!特别是二人之间,还有着前世的一段缘分,这一点,是任何人都比不了的!即便是夜墨,也是不可能替代他在洛洛心目中的位置的。

    李华州心中稍慰,也不再纠结于此事,只是担心夜墨终究是对那个位置在意的,如此一来,怕是避免不了联姻之类的吧?

    李华州的眉心微微紧起,“寒王殿下,不知可否借一步说话?”

    夜墨睨他一眼,见其面色凝重,不似是先前在亭内的儒雅,也不似刚才的酣畅淋漓,点头,将其请至了书房。

    “孤性子直,便直言了,洛洛性子有些犟,她看似活泼好动,却是最懒之人。而且,她不喜欢麻烦,凡事也是喜静、简。你与她相识也是一年有余,想来也是看出来了吧?”

    夜墨点点头,并不答腔,静等他的下文。

    果然,李华州见他点头,再道,“洛洛将来的夫君,可以不是官侯,可以不是权贵,可以没有财富,可以没有地位!可是独独有一样儿,不能少。”

    “何物?”

    “便是专情专意地待她一生之心!”李华州缓缓地道出,眼睛,则是一眨不眨地盯着夜墨看。心道,只要是他稍有迟疑,这婚事,怕是不成!自己宁愿现在洛洛恨他,也要将其带走,免得将来,让她再痛恨自己当初的愚蠢决定!

    夜墨喃喃道,“专情专意?一生之心?”这不是与先前倾城与他所说的,一生只可得她一人相同吗?遂有些好奇地看着李华州,他不明白,这等事情,洛倾城也是与他说的?两人的感情,似乎是比洛华城与她的还要好!

    “当初我便许了她此事!若非如此,怕是现在,她仍是不肯许我近她一步!”

    夜墨的声音不高,还透着几许的感激之意,也不知是在感激某人,还是在感激上苍。

    “现在想来,当初我能眼睛不眨一下地,直接就许了她这个,当真是我的福气!否则,怕是现在?”一想到了南宫逸那朵碍眼的烂桃花,夜墨就又有些头疼!

    南宫逸可不是无崖,一心只为了倾城好!最主要的是,倾城拿无崖当亲人,当朋友,南宫逸,怕是多多少少,也让倾城心动了一些吧?

    一起到了自己当初在蜀地,接到了夜星的传讯时,险些没有气得跳起来!他自然是知道父皇为何会对倾城起了杀心,那是因为他担心倾城会阻了自己的路,担心自己会被儿女之情所困,为了美人,弃了江山!

    想到南宫逸,竟然是在那种情况下,替倾城解了围,饮了那碗参茶,夜墨的心,就有些堵的慌!

    不该是这样的!倾城的一切都该是自己的!她的一切都该是与自己息息相关的!即便是要代替她做什么,哪怕是死,也只能是自己!他南宫逸算什么?又凭什么?这是迄今为止,最让夜墨堵心的一件事了。

    “洛洛不是一个容易动情的女子,她既然是对你有了心,你便好好珍惜吧。若是你敢伤她一分一毫,孤说过,不管你是夜墨,还是寒王南宫夜,孤都不会放过你!再加上如今她的身分,你也明了,你若是敢让她落一滴泪,即便是将来,孤倾一国之力,也定然是要为她讨回一个说法的!”

    这话就差直接挑明了,你若是敢欺负倾城,我就率军灭了你们千雪国了!

    向来孤傲冷清的夜墨,这一回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屑的神态,他知道,李华州是这世上不可多得的人才,于政务上,他是天才,于军务上,怕也是不输于自己的!更为要紧的是,他之所以会对自己说这番话,那是因为他是关心倾城,是真心的拿倾城当宝贝来疼的!

    虽然夜墨不懂,明明就是一个才刚刚相认了没几天的堂妹,明明就是一个以前十几年都未曾见过的人,他为何就对倾城如此地偏爱了?

    不仅仅是偏爱,还了解地颇多!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倒是你,还是将李如意的身世先藏紧了吧!若是她的身分一旦被揭开,洛家,势必会因此而引起动荡!朝堂上,怕也就是会多了弹劾洛相之人了。”

    “这个无需你操心,孤自有主张。”

    沉默了一会儿,李华州还是开口道,“洛洛的心,有些冷,不是轻易就会感动的人,所以,你。”李华州说到此,止了声,该怎么说呢?刚刚自己还威胁人家不许对妹妹不好呢,现在的要求,要该怎么提?

    “我知道她的心冷,即便是一块儿石头,我自然也是会想法子将其捂热了。”

    没有料到夜墨竟然是会如此回他,李华州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后,突然就弯起了唇角,一刹那间,那有些阳光、有些温和的笑,便迅速地浮上了他的脸!

    果然是没有看错人!这个夜墨,是看着冷,可是心却是热的,至少,对倾城是热的。而倾城,而是人看着热切,心却是有些冷的。这两人在一起,兴许还真就是绝配了!

    李华州总算是少了一件心事,一身轻松地离开了寒王府,对于夜墨,也再没有了要防备的心思了!

    夜墨总算是找到了机会,可以与倾城好好地独处了,心里头自然是大喜!不过表面上,却仍然是一幅冷冰冰的面孔,千年不化的冰山,悄然融了一角,只是若不细看,哪个能看得出来?

    倾城此时早已醒了,夜墨沐浴更衣完后过来,倾城也正好是刚刚简单地梳妆了一下。

    “走,我带你去后花园泛舟。”

    “泛舟?”倾城的眼睛一瞪,“你确定你说的是后花园,不是外头的护城河么?你家的莲花池才那么大,怎么泛舟?一上船,一撑竿儿,就能碰到岸了。”

    夜墨在倾城面前,是从来不会吝啬自己的笑的!清清淡淡的笑,挂在脸上,宛若是那千年雪山之巅上,生出的一朵雪莲!他本就是生得极为俊美的容颜,宛若是那神人将一冰种精雕细刻出来一般的五官,此刻,竟然是泛着点点的柔意。虽然是淡,可是生性敏感的倾城,还是感觉到了。

    一时,倾城看着这般模样的夜墨,竟然是看地有些痴了!

    俊美二字,用在他的身上,似乎是都有些不够用了?该用什么样儿的词汇来形容他呢?气势凌人?这词儿似乎是不适合现在的他!至少,此刻,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丝毫的冷冽气息。

    华丽绚烂?可是这词儿,似乎是用在无崖那样的妖孽身上,才更为合适!

    如玉山上行,光映照人?这个,似乎是用在了哥哥的身上才妥当!

    满脑子里也是再搜不出什么合适的词来形容此时的夜墨了!说他冷?偏偏唇角还有笑!说他暖,可是这周身的气势,便是再怎么柔和,也是与暖暖二字,搭不上边儿的!

    倾城看的入神,竟然是不自觉地便伸手抚上了他的脸,细滑柔嫩的指尖,轻轻地在其脸上滑动着,一脸痴痴的模样儿,倒是让夜墨极为心悦!

    “这样俊美无双的一张容颜,也不知道有朝一日,现于世人眼前,会掀起怎样的一场风暴?怕是要伤尽了天下女子的心了!”

    夜墨微愣,眸底似是碧波荡漾,更添了几分的柔软,大手轻抚上她的小手,轻轻摩挲,“这张脸,便只许你一人看,如何?”

    倾城轻笑出声,“怎么可能?若是他日,你君临天下,难不成,还要顶着这张狰狞丑陋的面具?岂不是将朝臣们都得吓得不敢说话了!”

    “那又何妨?只要是你安心,我如何都成。”

    倾城抿唇浅笑,却是不语。那微微上挑的眼角,以及因笑而半阖起来的眸子,则是说不出的风情华美!看得夜墨,心头便是一动。

    “走吧,不是说要带我去泛舟?”倾城的话,适时地打破了夜墨眸中的旖旎,使其表情略有一变,眸底先前的几分绯色,已是荡然无存!

    夜墨揽了她的纤腰,纵身跃起,几个起落后,便到了这温泉池后头,再隔了一道穿堂的院子!

    一瞬间,倾城便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这哪里是院子?分明就是一处人间难觅的世外桃源!

    郁郁葱葱、苍苍翠翠、百花齐绽,小桥流水,莺歌燕舞,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倾城上前一步,心头的震撼还没有完全被压下去,就见夜墨自身后轻轻环住了她的腰,轻轻呢喃道,“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题外话------

    感谢西美人送上的16朵花花,感谢送上了月票和评价票的亲们,爱你们!集体亲一个!哈哈!听到了夜墨的话,你们激不激动?冷心冷情的夜墨,竟然是也能说出这种话来,不容易呀!嘻嘻。明天,要不要,来一段儿那什么?哈哈!闪。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贵女邪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佳若飞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佳若飞雪并收藏贵女邪妃最新章节